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腹黑王爷的财迷妃

腹黑王爷的财迷妃

杜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最近京城中出了一个大新闻,太子爷与九王爷同时迎娶白家千金,原本应该普天同庆,可九王妃却因为旧情未了跳河自尽。事后没多久,九王爷率三军支援边关,三年后,得胜归来,荣耀无限。而那位原本早就应该死去的白家小姐,此时却正在外面逍遥自在。殊不知,此时白若溪的躯壳里,已经换了一个灵魂……

主角:白若溪,慕千疑   更新:2022-07-16 00: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若溪,慕千疑的女频言情小说《腹黑王爷的财迷妃》,由网络作家“杜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近京城中出了一个大新闻,太子爷与九王爷同时迎娶白家千金,原本应该普天同庆,可九王妃却因为旧情未了跳河自尽。事后没多久,九王爷率三军支援边关,三年后,得胜归来,荣耀无限。而那位原本早就应该死去的白家小姐,此时却正在外面逍遥自在。殊不知,此时白若溪的躯壳里,已经换了一个灵魂……

《腹黑王爷的财迷妃》精彩片段

天圣二百二十八年,皇家太子慕千傲与九王爷慕千疑于同日迎娶白家二位千金,本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事,却在两位王爷身上体现得截然不同。

原本该嫁给九王爷的白家二小姐,因旧情未了,心有不甘,在成亲当晚跳河自尽,天下皆知。

其父因觉有愧于九王爷,便将手中兵权相交,望女儿日后能在九王府存有一足之地。

然,事实难料。

大婚当晚,边关告急,九王爷慕千疑深受皇命,带领三军前去支援,这一去,便是三年。

天圣二百三十一年,慕千疑平定边关,凯旋归来,举国同庆。

皇都城外,一青衣男子翘首以盼,来回踱步,紧张地张望着。

待见到一辆通体漆黑的马车款款而至,青衣男子脸上蓦地扬起了笑容,即刻上前相迎。

“时隔三年,王兄总算是回来了!”

马车停下,不一会儿,里面传来宛如寒铁般无情的声音。

“十六弟,好久不见。”

语毕,车帘撩开一角,青衣男子嘴角擒了笑,身子轻飘飘一跃,便钻入了马车内。

车内,身着玄袍的男人正襟危坐,双目微瞌,他半张脸隐于黑暗之中,给人一种生冷之感。

“九王兄,这么多年,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慕千景打量着经战争磨砺过的男人,眉宇之间尽是敬佩。

“十六弟一样没变,还是如此轻浮,”慕千疑睁开眼,双眸漆黑如墨,却闪着如星辰般的光芒。

慕千景挠了挠后脑,嘿嘿一笑:“就知道九王兄回来不会有旁人知晓,所以我一早就在此地等着了。”

见慕千景如此自豪,慕千疑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继续闭目养神。

“九哥,你这冰冷的脸,该换一换了,”慕千景皱缩着鼻子,很是费解他这么多年来只保持着一个表情,是如何做到的,“九王兄,为了替你接风洗尘,今日特地定了个好地方,王兄去了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

慕千疑依旧闭目,好似根本就没听见慕千景的话一般。

不反对便是默认,慕千景探出头,对车夫吩咐一声,马儿嘶鸣,驰骋而去。

皇都城最为繁华的街道,酒肉飘香,人来人往,一派歌舞升平之景。

“咳咳!”一头戴面巾的女子站于精致的阁楼前,清了清喉咙,“来一来看一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刚研发出来的玉肌霜,女的涂了美容养颜,男的抹了容光焕发,老少皆宜!”

女子的高叫,引人注目,不一会儿,阁楼前便围了不少群众。

“明月,你这又是什么稀奇玩意儿?”阁楼旁名为“翠满楼”的门口,身着艳丽的女人挥动着手帕,“有什么好东西,应该先给我们翠满楼的姑娘才是。”

被称作明月的女子,捏了捏鼻子对女人说道:“花妈妈,你们家的姑娘已经够香了,再用了我的玉肌霜那岂不是要变成香饽饽?”

众人一阵哄笑,花妈妈甩着香肩,水蛇腰一扭,进了自家楼。

明月双眸弯弯,继续叫到:“有哪位客人愿意上来试一试吗,本产品今晚就上架,想要的可以交定金哦!”

随着她的话音刚落,已有好几个女子挤了过去,纷纷要试一试明月口中的玉肌霜。

“我这眼角的纹能去吗?”

“我下巴长疮!”

“我有麻子能去吗?”

“狐臭……”

明月被几个女人团团围住,一一解答。

“秦夫人的眼纹呢,可以试试本店的弹弹露,王夫人的疮首推本店莲子茶,张夫人的麻子我建议呢使用本店的消散露,至于李夫人的狐臭,你应该去下条街的刘氏医馆看看。”

“所以你这玉肌霜有什么用啊?”众女子齐问。

明月打个响指,对后方的小姑娘眨了眨眼,道:“虽然我这玉肌霜没有除纹祛斑消痘以及去狐臭的功能,但是它能让你们的肌肤变得水润滑嫩,就跟新生儿的肌肤一般,不信你们看!”

说着,明月便涂了些玉肌霜在女子们脸上,揉匀之后,让她们亲自感受。

“真的哎,脸摸起来真的很舒服!”

“天呐,我感觉自己年轻了十岁!”

“我要一瓶!”

“我也要!”

明月与小姑娘对视一眼,已经准备好了纸笔。

“想要的朋友们在这里交定金,后天就可以来拿货了!”随着明月一声叫,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只希望能够抢到一个名额。

发财了发财了!明月数着银子,眼看就要堆成小山丘,她的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不远处,通体漆黑的马车内,一双眸子轻描淡写地看了眼前方,淡淡道:“庸俗。”

“九王兄是在说明月姑娘吗?”慕千景倒是兴致盎然,撩着车帘不断往外看,“王兄你这次可是说错了,明月姑娘不但多才多艺,而且人还十分有趣!”

慕千景让车夫往前驶,停在了阁楼前。

“王兄,到了!”

说完,慕千景人已经跳下了马车,轻车熟路地进了阁楼。

慕千疑犹豫半晌,跟在慕千景的身后,朝着阁楼走去。

这是一栋非常精致但造型又十分罕见的阁楼,分为三层,每一层面积依次递减,独立而不突兀。

待慕千疑看了阁楼上挂着的牌匾后,嘴角忍不住一抽,对这阁楼好不容易产生的一丝好感消失殆尽。

“青楼……”

“此清非彼青,”慕千景暗中偷笑,随后指着牌匾的一角,“王兄且细细看。”

在牌匾边上,有三个并不怎么清晰的点,因其颜色与牌匾十分相似,很容易让人忽略。

“故作聪明,”慕千疑眸光微动,直接走进了阁楼。

慕千景满意一笑,双手负于身后,活脱脱一个阔绰公子的模样。

进了阁楼,里面的装饰更是令慕千疑感到惊讶。

这种浮夸的装饰,他从未见过,就算是真正的青楼,恐怕也是望尘莫及。

阁楼中央,是一个圆形舞台,上面的女子穿着暴露,扭着腰,大展身姿。

舞台的边缘挂着各色的纱幔,让其中舞动的女子显得很不真实。

本以为是个男子喜好的地方,客人却大都是女子。

“荒唐!”慕千疑看着眼前这一幕,做出了第三次评价。


听说今日来了贵客,明月把外面的事交给小姑娘后,就进了阁楼。

没错,她就是这阁楼的老板娘,一个三年前穿越过来的新生人类。

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明月现已是皇都城内数一数二的富婆,这几乎满足了她在现代的所有幻想。

扭了扭细腰,明月露在面纱外的双眼眨了眨,已经看见了那位贵人。

“慕公子,今日怎么有空来了?”明月身着淡粉色长裙,腰间佩戴一块墨绿色的玉佩,肩上披着丝巾,若隐若现,令人浮想联翩。

她的头发很是随意地在脑后梳了个简单的发髻,其余的垂落于腰间,宛如上好的绸缎,随着她的动作,发丝微扬,十分调皮。

明月眨着她那如明月般的眸子,打量了眼慕千景身边的男子。

第一眼,她惊艳了。

第二眼,她震惊了。

明月见过许多当红小鲜肉,什么小奶狗小狼狗,应有尽有。

可独独面前的男子,周身散发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霸道之气,宛如帝王。

这个男人,一定很危险。

这是明月得出的结论,同时她也微微向后退了两步。

“给明月姑娘介绍介绍,这是我九哥,”慕千景当然没注意到这细节,可慕千疑,却尽收眼底。

九哥?他就是三年前带兵出军的九王爷慕千疑?

明月眸光微转,掩饰住自己的诧异。

“原来是慕公子的兄长,怪不得跟慕公子有几分相像,”明月说着,素手一扬,露出半截白玉般的藕臂。

接着,一个身着青衣的小姑娘手持镶着金边的本子跑了过来

“今日慕公子与兄长要体验哪一种呢?”明月打开本子,里面写满了各式各样的条例。

慕千疑对本子上的内容并不感兴趣,反倒是这个明月,他似乎更有兴趣。

这女子见到他的第一眼,跟其他女子眼中流露出的神色不尽相同,可之后,她双眼中一闪而过的恐慌,又是怎么回事?

虽只有短短的一瞬,但已经足以让心思缜密的慕千疑注意到。

明月指着本子上的一个个名字,却有些心不在焉。

她偷瞄了慕千疑一眼,见他正打量着阁楼的装饰,心中呼出了一口气。

还好,没认出她。

不过转眼一想,她为什么要怕这个男人?

“真难选,不如明月姑娘推荐一个?”慕千景纠结地皱着眉,啪地一声合上了本子,把这个难题交给了明月。

“既然这样,就给慕公子来个日常方吧,”明月抱着本子,转而看向慕千疑,“这位公子虽看起来神采奕奕,可虚有不足,想必是缺少睡眠所致,不如就来个安眠的方?”

“就这么定了吧,”慕千景领着慕千疑上了阁楼的三楼,从上往下看,又是别有一番景象,“九王兄,这里还行吧。”

慕千疑双手负于身后,俯瞰下方,并未言语。

“走吧,我们进去等着就行了,”慕千景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慕千疑跟在其后。

这房子的装修与外面截然不同,雅致大方,让人不禁心神安宁。

屋子中不仅有几张躺椅,还摆放着床,好似一间卧房。

屋内点着檀香,从那若有若无的香气来判断,应该是上好的檀香。

檀香价值不菲,如此点燃,更是浪费。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慕千疑见慕千景已经躺在了躺椅上,便也走了过去。

“王兄你有所不知,这几年皇都城内发生了不少的变化,其中这清楼,便是最大的变化之一,”慕千景满脸带着笑意,可以看得出他很喜欢这个地方。

正当二人聊天之时,猛然响起一阵敲门声,随后两个小姑娘一人端着一个木盆从门外走了进来。

“慕公子,这是您的普通药浴,”身着淡黄色的小姑娘十分有礼,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让人看了心情也变得极好。

“这是另外一位公子的安眠药浴,”另一个小姑娘同样,声音细细软软,惹人疼爱。

慕千景坐正了身子,看着长相俊美的小姑娘已经迫不及待了。

“滚!”

一声怒喝从身旁传来,吓了慕千景一跳。

同时,那个给慕千疑脱鞋子的小姑娘更是吓得脸色苍白。

“王兄,你这是作何?”慕千景没想到慕千疑的反应如此之大,不过也是,他向来不喜与人接触,“你先下去吧。”

小姑娘眼泪都被吓出来了,抽抽搭搭地跑出了门外。

“王兄,这是足浴,足浴,你不脱鞋子,怎么浴?”慕千景觉得好笑,他的王兄,把这里当什么不正经的地方了?

“若是这位公子当真嫌弃我楼中的姑娘,那小女子亲自来可行?”

不慌不忙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宛如出谷黄鹂,悦耳至极。

明月听见楼上的大怒之声便迅速跑了上来,虽知道自己不应该与慕千疑接触,但生意要紧。

更何况慕千景可是她们这里的超级VIP,自然不能得罪他的。

“明月姑娘,你是认真的吗?”慕千景面带欣喜,差点跳了起来。

明月微微点头,走到了慕千疑的身边,道:“春天洗脚,升阳固脱;夏天洗脚,除湿祛暑;秋天洗脚,肺润肠燥;冬天洗脚,丹田温灼。”

“公子,我们这里只是做足浴生意,望公子不要多想才是,”明月说着,已经蹲在了慕千疑的面前,面纱外的双眼,格外明亮,“若是公子不喜,也不强求。”

她看着慕千疑,慕千疑也正看着她,两道目光对峙着,像是在进行一场无声的较量。

一旁的慕千景看着这一幕,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当今世上敢如此与九王兄对视的,恐怕这明月是第一人。

“试试又何妨?”慕千疑薄唇轻启,说出来的话却也是冰冷薄凉。

明月只觉得浑身冷了冷,随后她抬起纤纤素手,帮慕千疑脱了鞋子。

“明月姑娘好生偏心,为何都不帮本公子?”慕千景十分羡慕,虽如此言语,心中却并无此意。

“你,帮他洗,”慕千疑冷冷地对黄衣姑娘开口,是命令。

明月心中腹诽,这个男人一定有超级强的控制欲,不行,她得想个好办法才行。

“明月姑娘可有心事?”慕千疑盯着明月,赤裸裸的,毫不避讳。

“并没有,”明月暗自咬牙,这人是属蛔虫的吗?


不得不说,明月的手法是十分娴熟的,就算是向来不与生人接触的慕千疑,也很意外,觉得体验还可以。

二人舒舒坦坦地离开了清楼之后,明月也开始收拾收拾准备回去了。

“小姐,今天赚了好多钱啊,”溪玉捧着账本,跑到明月的身边。

“溪玉,要出大事了!”明月抓住溪玉的肩膀,耷拉着脸,那模样好似要哭出来了一般。

溪玉疑惑地看着明月,不懂她的意思。

“九王爷,他回来了!”明月咆哮出声,索性这里没有别人在场,否则一定以为她是疯子。

溪玉听后,脸色大变,惊恐的模样不比明月少。

“小姐,怎么办,怎么办,王爷知道我们在这里,一定……”

一定会杀了她们!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回去,”明月换了身衣裳,拉着溪玉就往九王府的方向冲去。

没错,她就是九王妃,当初在大婚之夜跳河自杀的白若溪!

不过此时的白若溪已经不是当初的白若溪,她来自二十一世纪。

二人的速度很快,赶在了慕千疑回去之前。

溪玉被白若溪拉着,整个人懵懵的,也不知道是被这个震撼人心的消息吓傻了,还是被白若溪这么一路拖着拖傻了。

“溪玉,溪玉?”白若溪叫了好几声,溪玉才猛地醒过来,瞪大着杏眼,望着白若溪。

“小姐,我们要逃吗?”

“逃?你能逃到哪里去,”白若溪一个弹指赏在了溪玉的额头上,疼得她捂头,差点流出了眼泪。

现如今最好是不要让慕千疑回来,否则看见王府这般模样,一定会杀了她的!

“溪玉,逃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能逃的!”白若溪想清楚了,她要找慕千疑拿到休书,只有这样,她在这个封建的古代才是自由的。

看着白若溪自信满满的模样,溪玉很想提醒她,切莫要鸡蛋碰石头!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人影闪过,白若溪已经冲出了落月楼,溪玉紧跟其后,生怕白若溪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自从三年前白若溪醒来之后,就宛如变了个人,疯疯癫癫的,不过相比于之前,溪玉更喜欢现在的白若溪,亲切,热情,而且还赚了好多好多银子。

“小姐,你等等我!”

“麻溜的快点!”

白若溪前脚刚到九王府的大门,慕千疑后脚就来了。

“恭迎王爷回府!”白若溪见马车停在了门口,夸张地大叫着,“王爷,臣妾真是想死您了!”

车内的慕千疑猛地一震,似乎在思索着外面的人是谁。

“王爷,是王妃,”不知何时,马车内出现一身着黑衣的男子,他半张脸戴着玄铁面具,宛如夜叉。

“知道了,”慕千疑起身,下了马车。

见来人,白若溪叫得更加卖力,顺势就朝着慕千疑扑了过去。

谁知慕千疑身子迅速一闪,白若溪直接扑了个空,而且没有刹住车,摔了个狗吃食。

可恶!

她在心中咒骂一声,但脸上依旧洋溢着热情的笑容,不顾形象地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朝着慕千疑扑去。

只是她还未靠近,慕千疑长手一伸,直接扣住了她的喉咙。

“本王今日回皇都一事并未告诉他人,你是如何知晓的?”

慕千疑眸中闪着冰冷的杀意,只要他轻轻一用力,白若溪的脖子就可以直接搬家了。

“臣,臣妾思念王爷,所以在听闻王爷胜仗归来之后,就天天等在了此地,”白若溪面色煞白,她抓着慕千疑的手,已经快不能呼吸了。

看着这张谄媚的脸,慕千疑心中生出一股厌恶,这是对白若溪所特有的厌恶。

他猛地一松手,白若溪就像是一只无力的娃娃,滑落在地。

慕千疑不但没有丝毫的怜惜,反而拿出手帕擦了擦被白若溪触碰过的地方,最后嫌弃地丢在了地上。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溪玉急忙跑上前扶起白若溪,十分担心。

“以后叫我王妃!”白若溪干咳两声,一把捡起慕千疑丢的手绢,咬咬牙,跟了上去,用她自己都恶心到不行的声音叫着,“王爷您等等臣妾!”

慕千疑走得极快,一路上根本就没有搭理白若溪,这个女人在他的眼里,出了恶心,就是恶心。

白若溪跟了一路,却始终没能追上慕千疑,她气得直接用跑的,却不料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前扑了过去。

“嘶啦……”

一声脆响,接下来世界宛如安静了一般。

“靠!”白若溪摔得生疼,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了个矫健的光背。

她看了看慕千疑裸露在外的背,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布条。

这是个意外!

“王爷,我……”

“白若溪,没有本王的允许,你不得靠近本王十步以内!”

慕千疑这话几乎是用吼出来的,他猛地回头,那一瞥宛如死神的宣言。

白若溪被吓得愣在了原地,与其说是被慕千疑的吼声吓着了,她更多的是被他的眼神所吓。

那种充满着杀意危险的眼神,白若溪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殊不知,慕千疑这一瞥,成了她心中的噩梦。

“碰!”

猛烈的关门之声,把白若溪的思绪拉了回来,她低头看着手中的破布,魂不守舍地朝着自己的落月楼走去。

不远处溪玉看着这一切,深深地替白若溪捏了一把冷汗。

“小……王妃,你没事吧?”溪玉安慰着白若溪,见她低着头,面无表情,心中也开始难受了起来,“王妃,没关系……”

“死慕千疑臭慕千疑,居然敢凶老娘,看老娘不整死你!”

溪玉错愕地抬头,看着白若溪那比翻书还要快的脸,嘴角微微抽动着,神色有些不对劲。

她果然还是小看自家小姐了,若是她能如此轻易被打败,那也就不是白若溪了。

白若溪撸起袖子,大步往前走去,既然慕千疑如此讨厌她,那她就用自己无限的魅力让他更加厌恶自己。

到时候休书一拿,两手一拍,她白若溪还是一条好汉!

不对,好女汉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