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重生只撩薄先生

重生只撩薄先生

清歌渺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慕浅浅错爱渣男,最终因为渣男的设计利用,落得一个众叛亲离,凄惨而死的下场。再睁眼,慕浅浅不仅重生回到了过去,还被云城第一纨绔薄靳晏给救了。人人都说薄先生是个绝世渣男,渣出天际,身边莺莺燕燕不断。只有活了两辈子的她知道,薄靳晏将对自己的深情藏在多情的面具之下!

主角:慕浅浅,薄靳晏   更新:2022-07-16 01: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浅浅,薄靳晏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只撩薄先生》,由网络作家“清歌渺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慕浅浅错爱渣男,最终因为渣男的设计利用,落得一个众叛亲离,凄惨而死的下场。再睁眼,慕浅浅不仅重生回到了过去,还被云城第一纨绔薄靳晏给救了。人人都说薄先生是个绝世渣男,渣出天际,身边莺莺燕燕不断。只有活了两辈子的她知道,薄靳晏将对自己的深情藏在多情的面具之下!

《重生只撩薄先生》精彩片段

慕浅浅刚有点意识,就感觉身体正在不断下坠!

‘哗啦’一声巨响……

她重重跌入水中,海水顷刻将她整个人淹没。

她呛了很大一口水进肺里,随之而来,是窒息的感觉。

慕浅浅顾不上挣扎,整个人还沉浸在浓烈的震惊之中……

几分钟前,她的新婚丈夫——顾廷瑞,趁着度蜜月之际,将她从海边悬崖上,重重推下。

“诗瑶已经怀孕,我答应娶她进门。慕浅浅,我从未爱过你!过去几年,你不过是我跃入上流社会的垫脚石!如今的顾家,已经成为云城五大世家之一,我得感谢你的帮衬!若不是慕家那庞大的家业,成为我的基石,我不会这样顺利!所以,我会让你走的痛快些!”

耳边,还回荡着顾廷瑞温润如水的声音。

可他的行为,却宛如厉鬼,绝情、冷酷地对新婚妻子,下了这样的狠手。

慕浅浅红了眼眶!

她掏心掏肺,不顾家人反对爱了六年,甚至不惜将全数家产交给他打理的男人,竟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她恨极了自己的眼瞎,为什么没早点看清这个狗男人的真面目。

巨大的悲伤,占据了慕浅浅的心脏,随之而来的是滔天的恨意。

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她要活着!

她不能如了顾廷瑞的意!

慕浅浅下意识挣扎起来。

然而,海水铺天盖地的涌来,灌入她的鼻腔,困住了她的呼吸。

她越挣扎,身子越下沉。

慕浅浅有些绝望,挣扎到最后,只能任由意识渐渐远离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

一道由远及近的嗓音,焦急地传进慕浅浅的耳朵里,“浅……浅浅……醒醒,你别吓我啊……”

慕浅浅呛咳一声,缓过气,徐徐睁开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俊脸。

男人近在眼前,一双漂亮的凤目狭长深邃,眼尾微微上挑,显得多情又迷人,漆黑的眼珠,如墨玉般黝黑深沉,长长的睫毛上,沾了水珠,一头利落的短发,正不断地往下滴水。

他五官精致完美,如造物主精心雕刻而成,面部线条硬朗,俊美如神。

这会儿,他正倾身覆在自己身上,修长的双手,轻巧地捏着自己的鼻子和下巴,一副准备做人工呼吸的姿势……

慕浅浅眨了眨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

眼前的画面……怎么有些眼熟?

男人见她醒来,反应倒是很快,迅速松开她,对着旁边的季若晴,淡淡道:“她醒了。”

季若晴扑过来,紧紧抱住慕浅浅,情绪激动地大哭,“浅浅,你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我差点以为你要葬身海底了……你要是有个万一,我怎么跟叔叔阿姨他们交代?!”

慕浅浅被勒得差点无法呼吸。

可她却顾不上推开季若晴,只在意眼前的情况。

此时的画面……的确是似曾相似!

五年前,她和顾廷瑞订婚的前一周,曾和闺蜜进行了一趟三天两夜的‘海上游轮’脱单之旅。

但是途中,她不小心掉入海中,差点淹死。

后来被救上来,睁开眼所见,和刚才如出一辙!

慕浅浅猛地一个激灵,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但是,似乎又重生了!

重生到了五年前订婚之前!!!

“看来,老天待我不薄……”

慕浅浅悲喜交加,嘴角明明扬起喜悦的弧度,眼中却是泪如泉涌。

季若晴赞同地点点头,“是啊,老天有眼,没让你出事!浅浅,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回去后,一定会和顾总和和美美一辈子的!”

说完,她胡乱抹了两下眼泪,将慕浅浅扶了起来。

慕浅浅坐起身,心头止不住冷笑。

和顾廷瑞和和美美一辈子?

不,既然重活一世,那她便不会重蹈覆辙。

这一世,她不仅要远离顾廷瑞,还要复仇。

她要顾廷瑞,一无所有!!!

慕浅浅下了决心,这才抬眸,看向之前救了自己的男人。

——薄靳晏!

云城第一世家薄家四少,人称薄四爷,以纨绔、玩世不恭出名,成天游手好闲,领着一群豪门子弟,花天酒地。

传闻,此人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快,穷奢极欲,简直是上流社会‘浪荡子’的代表人物。

人人避之不及!

然而,没人知道,这人其实还有另一面!

智商如妖,玩弄权势的手段一流,是整个薄家不世出的经商天才!

不过,上一世这个时候,她对薄靳晏还只停留在表面上的了解。

以至于醒来,瞧见他要对自己做人工呼吸,第一反应,就是甩了巴掌过去。

这一世,她没动手,反而粲然一笑,对着浑身湿漉漉、却透着说不出的性感的薄靳晏,道:“多谢薄少出手相救,若不是你,我差点就要葬身海底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薄靳晏似乎没料到她会对自己道谢,还愣了下。

他虽救了人,但对于自己的风评,却清楚得很。

也做好了被冷眼相待的准备。

万万没想到,慕浅浅会是这个反应。

他迅速回神,出言就是一句吊儿郎当的调戏,“没下文了?我以为慕小姐下一句会是‘唯有以身相许’呢?”

慕浅浅还没回答,季若晴率先怒道:“薄少,请你自重!虽然你刚救了我们家浅浅,我很感激你,但是,她不是你那些玩过的女人,她有男朋友了,而且,下周就要订婚,你若是想占便宜,找错人了!”

薄靳晏闻言,眉梢微微挑起,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弧度,哼笑道:“男朋友?是说顾廷瑞吗?说句实话,我自认为,我并不比顾廷瑞差……反倒是慕小姐,看人的眼光很有问题。”

慕浅浅愣了愣,隐约觉得这话有些耳熟。

上一世,薄靳晏在被自己扇了一巴掌后,愤然离去,走前,留了句话,“我以为慕小姐和别人有所不同,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差别,看人的眼光很有问题。”

当时,她以为,薄靳晏是指责自己,看待他的眼光有问题。

现在才知道,他指的是顾廷瑞有问题!

那时候,薄靳晏恐怕早就知晓顾廷瑞是个什么样的人,才会好意提醒自己。

是自己蠢!

被顾廷瑞装出来的假象,迷了眼睛!

慕浅浅忍不住自嘲一笑,道:“薄少教训得是,我看人眼光,的确很有问题,经常看走眼。就好比你!看似恶劣成性,实际为人热心!救命之恩,确实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话一出,薄靳晏再度愣了!

季若晴也是一脸懵逼。

回过神后,反应格外激烈,“浅浅,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可是快要和顾总订婚的人了!而且,你知不知道这是谁?这可是薄渣男!传言女人换了无数的无耻之徒!”

季若晴根本顾不上会不会得罪薄靳晏,只想提醒闺蜜,此‘渣男’不能招惹。

特别是,她知道慕浅浅有多喜欢顾廷瑞。

对薄靳晏说出‘以身相许’的话,莫不是跌进海中,脑子进了水?

慕浅浅却非常清醒。

薄靳晏渣不渣,她不知道。

但顾廷瑞有多渣,她却一清二楚!

她没理会季若晴的劝告,只看着薄靳晏妖孽的容颜,认真道:“我说真的,我可以考虑对薄少以身相许!毕竟,薄少刚才亲了我……这要换做在古代,薄少可是得娶我进门的。”

薄靳晏听言,终于回过神。

一双狭长的凤目,略微复杂地看着慕浅浅,道:“慕小姐,我建议你还是先让医疗团队过来检查一下,别是掉下水的时候,摔坏了脑子!以身相许这种事,我就随口说说,你倒也不必当真。”

话落,他又是一声哼笑,作势要起身,准备离开。

慕浅浅眨了眨眼睛,伸手拽住他的衣领,将人扯到跟前。

两人距离很近,甚至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薄靳晏眯了眯眼睛,目光幽深,“慕小姐……你这是?”

慕浅浅与他对视,郑重道:“我当真了!薄少怎么能出尔反尔?”

她语气带着淡淡地质问,薄靳晏着实惊讶。

因为,慕浅浅看起来,不像说假。

传言说,慕家小姐对顾廷瑞爱之入骨,唯一的心愿,就是和他长相厮守,一辈子都不分开。

可眼下这大型‘劈腿’现场,算是怎么回事?

季若晴也是呆若木鸡,“浅浅,你别闹了……”

她还想劝说两句,但慕浅浅打断她的话,“我没闹,我从未这样认真过。”

她语气坚定,直勾勾看着薄靳晏,诱惑道:“薄少,敢不敢和我谈一场恋爱?我保证,绝对刺激、有趣!”

薄靳晏盯着她,神情变得有些玩味,“看不出来,慕小姐竟喜欢玩恋爱游戏?虽说,我名声不太好,但真不是来者不拒!至少……有主的女人,我不会碰。”

慕浅浅闻言,也想起了薄靳晏这项原则。

她并不介意,反而认真道:“我很快就会和顾廷瑞取消婚约!薄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说到这,她忽然从脖子上摘下一条项链,递了过去,“这是给你的定情信物!我从小戴到大的凤佩,是慕家的传家宝!劳烦薄少帮我好好保管,回头我解决好一切,会亲自来找你要。”

说完这话,慕浅浅直接起了身,扬长而去。

季若晴见状,连忙跟过去,神情焦急万分。

疯了疯了!

浅浅脑子是真进水了,居然连慕家的传家宝都给出去了!

而且,居然还说要和顾廷瑞取消婚约!!!

她是真昏了头了吧???

慕浅浅并没理会闺蜜的崩溃,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选择薄靳晏,是为了更好的报复顾廷瑞。

若他真不同意,自己也不强求!

总之……和顾廷瑞,他们只能不死不休!


傍晚,三天两夜的海上之旅,圆满落幕。

游轮在北城最大的港口停泊。

慕浅浅和季若晴混着人流,下了船。

一上岸,就收到顾廷瑞发来的消息,“宝贝儿,我在一号出口等你,晚点一起吃饭,我订了你最喜欢的餐厅,不见不散!”

慕浅浅扫了眼开头的称呼,就被恶心得有些反胃。

顾廷瑞极少这样腻歪地称呼她,除非带着目的!

她记得上一世,就是因为这顿饭,慕家损失了一个巨大项目。

那是顾廷瑞蚕食慕家的开端!

可当时,她什么都不知道,还因那称呼,幸福得差点晕过去。

现在想来,简直蠢透了!

慕浅浅收起手机,装作没看见,带着季若晴绕路,从别的出口离开。

季若晴看到了全程,很是不解,“浅浅,你和顾总,是吵架了么?不然……你怎么不回信息?要是以往,顾总来接你,你肯定会高兴半天……可现在,我有点看不懂你了!还有白天在游轮上,你和薄靳晏的对话,是……假的吧?”

慕浅浅看着闺蜜一脸纠结的模样,没任何犹豫,反问,“若我说的是真的呢?”

“为什么?”

季若晴满头雾水。

她记得上游轮时,慕浅浅还憧憬着婚后的生活,甚至议论过,要和顾廷瑞生几个孩子。

可现在,慕浅浅却好像变了个人!

慕浅浅一脸冷笑,“因为,顾廷瑞不配!”

不配她的好,更不配她掏心掏肺付出所有。

“若晴,或许你会很奇怪我的转变,但是我这样做,有我的理由。我只能说,顾廷瑞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个样子,他……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而我,不会再被他欺骗罢了。”

说完这话,两人已经来到路边。

慕浅浅瞧见旁边停了不少的士,随手开了一辆,坐了上去。

季若晴被慕浅浅的话,震得愣在原地。

她似乎没听明白慕浅浅这话的意思!

顾廷瑞是众所众知的温柔绅士!

性格温润如玉,与人和善,又有上进心和不俗的经商能力。

在圈子内,名声极响!

在这之前,慕浅浅没少炫耀他的优秀。

一些名媛千金,更是羡慕她能找到这么完美的男友。

可现在,她却说,顾廷瑞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季若晴差点以为自己的听错了,直到出租车司机问她,“小姐,您上车么?”

她勉强回神,连忙应,“上……”

接着,将行李交过去。

上了车后,她有心想追问点什么,但慕浅浅却不想再说了,“若晴,我人还有点不舒服,休息一会儿,到家后,你喊我。至于我和顾廷瑞……你别再问,不久后,你就会知道发生什么了。”

说完,不给季若晴反应的机会,便闭上了眼睛。

季若晴见状,只能带着满心疑惑,叹气道:“好。”

……

与此同时。

薄靳晏正在一众狐朋狗友的拥簇下,缓步走出一号出口。

这群人,游手好闲惯了,才刚从游轮上下来,就意犹未尽地议论着晚上继续去哪家会所玩乐。

薄靳晏神态慵懒的听着,满脸兴致缺缺,“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这几天没睡好觉,白天还干了体力活,累得慌!”

平日和薄靳晏关系比较好的陆北寒闻言,立刻调侃,“不就跳海捞个人吗?有什么好累的?那慕家千金,才多重?就您这身板和体力,下海救十人,再绕着游轮游十圈都不带喘的!别拿这为借口,我不信。”

其余人听了,跟着起哄,“是啊,薄少,您可别糊弄我们了!今晚再战啊!听说新会所有好多正点的妹子,去了,兄弟们让你先挑。”

薄靳晏听了,忍不住扬唇,笑得宛如妖孽,“你们玩得开心!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从今天起,我要开始洁身自好了。”

“什么鬼?”

陆北寒一脸错愕,“你要为谁洁身自好?总不能是慕家千金吧?怎么着?这一捞,难不成还捞出感情了?”

“诶,说起慕家千金,你们看那边那位,是不是顾廷瑞?那位我爸妈和爷爷都要夸上天,实际道貌岸然的小白脸?”

“哦,真是他!估计是来接慕小姐的,一副人模狗样的!难怪圈子里的长辈,对他赞不绝口呢!”

“你别说,我看他就来气,我爸整天拿我当反面教材,和他对比,我快恶心吐了。”

“话又说回来,慕千金不是走在我们之前么?应该比我们早一步出来才对……”

众人议论间,倒是将薄靳晏的目光也吸引了过去。

顾廷瑞被人盯着看,似有所觉,移来视线,顿时就和他打了个照面。

顾廷瑞明显愣了下,但还是彬彬有礼地冲他点头,打招呼。

薄家势大,哪怕薄靳晏是个纨绔子弟,表面样子,要是要做!

薄靳晏一脸玩味,手插在裤袋中,把玩着慕浅浅送的项链,片刻,直接无视他,只对身边的狐朋狗友们道:“我快谈恋爱了,回头介绍女朋友给你们认识!”

说完,扬起手挥了挥,便上了路边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

身后一群人,愣愣站在风中凌乱,“我靠……他刚刚说什么?他要谈恋爱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