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从木叶开始逃亡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分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元宝小说网

    “这就是传闻中的世外孤岛吗?比老夫想象中更要气派。”

    金碧辉煌的建筑,虽然只是浓缩在极小的一座岛屿内,但气派的建筑物,很多都是采用上好的玉石进行铸造。

    大野木扫视着这里的一切,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慨声。

    如果将建造这座孤岛的金钱,全部用来投入军事生产中,那么,不敢想象忍者村的发展,可以提升到什么程度。成为忍界第一也不是梦想。

    但随即想到这里的财富,之后要进行四家平分,大野木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村子里先是五尾失踪,得意弟子迪达拉在村子里大肆破坏了一通,不知所踪,最近都是传来这样的坏消息,让大野木十分郁闷。

    如今瓜分了孤岛的财富,大野木内心的心情才稍微平衡了一些。

    这些钱可以用来培养出大量精锐的忍者,包括扩编爆破部队这个计划,也可以提前提上日程了。

    “但也因为这样,才会引来无数人的觊觎吧。说到底,只是一群在大国之间左右逢源的商人罢了,宛如无根浮萍。”

    在大野木的身旁,是雾隐四代水影矢仓。

    周围不断传来厮杀声,大量的雾隐和岩隐忍者,和孤岛的忍者部队开始交火。

    起爆符,忍术的轰炸声,使得不少建筑物倒塌下来,引起岛屿震动,卷起浓厚的灰尘。

    大野木和矢仓镇定自若站在路中央,扫视战局,孤岛的忍者部队迅速溃败。

    虽然这是孤岛商人联盟的心血之作,但终究缺乏根基,比起五大国的正规忍者部队,两者的战斗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更何况,这次被带上孤岛的,都是村子里的精英上忍和中忍,战斗几乎呈现一面倒的趋势。

    这种情况下,完全不需要身为土影和水影的他们亲自动手了。

    之所以他们要亲自来到这里,不过是为了镇压孤岛之后,那一份庞大的收益罢了。

    否则,身为五影的他们,没有必要亲自来到现场,派遣联军部队,就足够消灭这里的反抗力量了。

    “只是这样一来,之后的国际形势也会有所改变吧。不知道,水影阁下是怎么想的呢?”

    大野木身体悬浮在半空,但浮起来的高度,也只是和矢仓的身高持平,看向矢仓问道。

    “土影阁下的意思是?”

    “你不觉得最近鬼之国风头太过强势了吗?波之国,雨之国,现在轮到了这种法律无法管辖的三不管地带……下一个目标,鬼之国会放在哪里呢?”

    大野木心中不知为何有种十分强烈的危机感。

    而这股危机感的来源,便是鬼之国。

    和如今的火之国不同,鬼之国的顶尖忍者,都太过年轻了。

    无论是白石,还是另外的宇智波琉璃和日向绫音,都拥有以一敌千的强大能力,而且年龄都未超过四十岁。对于忍者来说,这个年龄段,正是一名忍者春秋鼎盛之际,可以发挥出全盛时期的力量。

    相比之下,木叶和岩隐,顶尖忍者都快要步入老年化,或者已经到了该退休的年纪。

    这正是大野木所担忧的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雷之国也值得忌惮。

    不同于鬼之国,雷之国的云隐行动都是隐藏在暗处,在忍界各地四处收集强大的秘术和禁术,并且发展军费一年比一年高,即使是和平年代,云隐村也在不断扩张兵力,让邻国十分担忧。

    雷之国在好斗方面,比鬼之国丝毫不差。

    过去只有一个雷之国,各国忍一忍就过去了,现在鬼之国似乎也加入了行列之中,大野木就感觉有点坐不住了。

    “我们雾隐远居海外,对于大陆各国的局势,并不想参与。不过,根据我的判断,鬼之国之所以这么做,恐怕是想要尽快获得第六大国的地位吧。毕竟现在忍界中,所承认的大国,依旧是五大国,而不是六大国。”

    矢仓思考了一会儿,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矢仓和大野木内心的想法基本相同。

    雷之国渴望得到忍界第一大国的名号,所以这次加入了联盟,为的是站台鬼之国,让鬼之国和火之国相斗,削弱火之国的力量,并且破坏掉火之国在波之国与孤岛的一系列谋划。

    而鬼之国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想要通过削弱作为第一大国的火之国力量,增加声望。

    打败风之国,逼退火之国,到那个时候,即使各国不想承认鬼之国的第六大国地位,恐怕也不行了。

    在这场争斗中,鬼之国和雷之国都是迫切希望火之国势弱下去的国家。

    只不过,协助鬼之国,制衡火之国,大野木有点拿捏不定,这种倾向是好是坏了。

    只是如今岩隐和土之国已经加入了进来,短时间内没办法反悔了。

    否则面对的不只是鬼之国,还有雷之国的发难。

    “真是的,现在的忍界,让我这个老头子越来越看不懂了。”

    大野木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眼里的凝重没有减弱分毫。

    矢仓看了大野木一眼,说道:“让鬼之国一家做大,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不过,现在不太适合出手。如果雨之国和波之国的问题解决后,鬼之国还是没有收手的打算,继续在别国煽风点火,那个时候,我们再做安排吧。这种时间点,雷之国明显是支持鬼之国的。”

    比起让鬼之国坐上第六大国的宝座,雷之国更期望自己得到忍界第一的名头,成为忍界的中心。

    因此,打击火之国,这是雷之国和鬼之国合作的根基。

    “有水影阁下这句话,老夫就宽心了。”

    大野木微微一笑。

    能当上五影的家伙,都是不简单的人物。

    矢仓的想法和他不谋而合。

    现在不宜触碰鬼之国和雷之国的眉头,如果鬼之国在处理了雨之国和波之国的事情后,还不打算收手,那个时候,雷之国也不太愿意让鬼之国太好受吧。

    大国与大国之间,无论是出于商业竞争,还是直接的军事竞争,局势平衡是最好的结果。

    再怎么说,像忍者之神千手柱间,以及宇智波斑那样可以以纯粹武力打破一切平衡的强大忍者,这个时代已经不存在了。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忍界的幸运。

    ……

    从登陆孤岛到作战结束,一共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这个时间,在白石和其余五影眼中,是十分合理的时限。

    这次投入进来的都是各国的精锐忍者,总兵力达到一千五百人以上,不要说是一座孤岛,就算是一个国家,也可以快速攻陷。

    但这次行动的重点,并不是攻占孤岛,而是攻占孤岛之后,清点物资行动。

    被俘虏的人员超过六万人。

    其中少部分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富商,剩下的由忍者,工作人员,奴隶组成。其中奴隶的人数超过了总数的七成。

    虽然按照国际法,任何国家都禁止买卖人口这种事,但在法律所约束不到的黑暗世界中,人口买卖的关系网,依旧遍及忍界各地。

    不过,在这里集中了数万的奴隶,依旧让以白石为首的联军忍者们感到吃惊。

    将这座孤岛称之为忍界最大的奴隶集中地也不为过。

    原本是顶级商人用来展开会议的大厦顶层,现在成为了白石等人的临时会议室。

    白石与其余几位影,在这里汇合。

    带来的部下,对整个孤岛进行再次扫荡,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四代雷影身后的上忍希,这时站了出来,拿出一个统计报表,说道:“根据我们现在搜查到的,被俘虏人员一共六万之鱼,但整个孤岛都被严禁封锁起来,在日向一族的白眼协助下,找到剩下来的逃亡人员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各类物资也统计出来了吗?”

    大野木问道。

    “还没有,有些仓库藏得十分严实,撬开需要一点时间,加上价值估算也是一个难题,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具体统计出来。那个时候,才能进行安排。”

    希上忍回答。

    大野木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话。

    孤岛已经被攻陷下来,在这里稍作逗留,也没有关系。

    希继续开口说道:“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了大量毒品,这些东西,请问要怎么处理?”

    “毒品?有多少?”

    “种类繁多,大约一万箱,总重量在五十吨左右。”

    希看了一眼报表上的数字,脸色肃然。

    “啧,这些毒品,估计能换来不少钱吧。”

    大野木笑了笑。

    这句话,引来了四代雷影的敌视,冷哼一声说道:“别在这里说风凉话,土影,黄赌毒,都是我们忍者的禁忌,会严重侵蚀忍者的精神。希,吩咐下去,这些毒品全部集中起来,进行销毁。”

    “我只是随口一说,别发那么大火,雷影小子。销毁这些毒品,老夫也是同意的。”

    大野木笑道。

    “我也同意。”

    矢仓点了点头。

    “附议。”

    白石也选择支持销毁这些毒品。

    “那么,在物资清点出来之前,现在要解决的是这六万多名俘虏了,这个要怎么处理?”

    希抛出了一个难题。

    虽然忍者的战斗,经常会波及到普通人。

    可是,现在并非是战争期间,何况,这里面大多数奴隶,都是被迫卷入进来。

    即使让他们下手,也很难彻底狠下心来吧。

    “有家的,提供路费,让他们回家继续生活。那些无家可归的,我们四国进行平分,引渡到自己国内,让官员进行安排。”

    白石提议道。

    这个提议,也是雷影几人认可的方法。

    既节省了大量开支,也为自己国家增加少许人口,想必身后的大名们也不会拒绝。

    “被抓的富商和忍者也要进行同样处理吗?”

    希问道。

    这么多富商俘虏,全部交给一个国家是不行的,那么,唯一可行的方案,也只有平分这一条选项了。

    “问题较轻的富商稍作警告,问题严重的富商,直接监禁起来,进行审判。至于那些被俘忍者,需要控制,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我希望接管这些人,我这边会支付一些足够的代价,让三位满意。”

    “哦?”

    大野木几人看向了白石。

    “我们鬼之国近几年有几个巨大工程要同步进行,这些忍者如果只是监禁,是一种资源浪费。鬼之国政府部门会对这些忍者俘虏,进行印象深刻的劳动改造,重新做人,不会成为忍界和平的隐患。”

    “没问题,但是拥有血继限界的忍者不能全部交给你。”

    四代雷影指出了这一点。

    孤岛商人喜欢收集拥有血继限界的忍者,先不说血继限界的稀少,这些拥有特殊血脉的忍者,本身就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如果能够编入忍村体系之中,也算是一种资源合理利用了。

    因此,血继限界忍者,云隐村也是势在必得,不会进行转让。

    比起金钱,云隐村更注重血继限界忍者带来的研究和战斗价值。

    “可以。”

    白石没有反对,随后,他看向大野木和矢仓,问道:“两位意下如何?”

    大野木和矢仓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我们的意思和雷影一样,除了血继限界忍者,鬼之国可以拿走全部忍者俘虏,届时支付合适的报酬就行了。”

    谈妥了所有的事情,接下来的会议气氛就变得十分融洽。

    虽然在座的人都知道,这样的融洽,也仅限于这一次的行动。

    瓜分孤岛之后,下一次再见面可能不会再是朋友,而是敌人。

    12月10日。

    一份急报打破了火之国境内的平静。

    雷之国云隐村派遣两千名忍者入驻汤之国与火之国边界,对外宣称在汤之国国境内进行军演活动,并表示自己无意冒犯火之国和木叶忍者村无需担心。

    只是这样的解释,并未得到火之国大名府和木叶村的谅解。

    云隐已经将刀刃放在了火之国的门口,虽然在火之国与汤之国边界处,是有木叶驻军存在的,但是驻军的忍者数目堪堪几百人,若是云隐有意图入侵火之国,那么,摆放在边境的五百名木叶忍者,根本无力抵抗云隐村的先锋部队。

    只不过这样的谴责,对于云隐和雷之国来说,只能说是不痛不痒。

    虽然入驻汤之国境内的云隐部队,距离火之国十分接近,只有几公里的路程,但严格来说,那依然属于汤之国的领土。因此,云隐和雷之国并未破坏掉几年前和木叶、火之国签订的停战协议。

    这样的谴责声虽然声音很大,但也没有让雷之国和云隐损失什么。

    毕竟云隐的这次军演活动,已经征得汤之国大名同意,在大义上,云隐这次军演行动,是能够站住道理的。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并没有多做犹豫,召开高层会议,并以最快的速度,派遣一千余名木叶忍者,前往火之国与汤之国交界位置,死死盯住在汤之国境内进行军演的云隐部队。

    尽管日斩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云隐村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但不妨碍日斩对云隐的警惕。

    相比起鬼之国,云隐村的侵略性更加猖獗。

    从云隐村在忍界各地收集秘术和禁术,就应该明白一点,雷之国的云隐忍者十分热衷于厮杀和战争。

    历代雷影,也都是态度强硬的主战派,这就导致云隐村内部的主和派人员十分稀少,而且担任的也都不是什么重要的职位。

    即使在几年前和云隐签订了停战协议,但纸面上的协议,其实约束力十分有限。木叶也未天真到,用一纸协议就可以真的让云隐村收敛野心。

    “云隐在汤之国执行军演的原因,还是没能探查到什么吗?”

    三代火影召集了暗部部长旗木卡卡西,以及上忍班长奈良鹿久,让他们赶到这里进行商议。

    “十分抱歉,火影大人,暗部对这方面没有得到丝毫的音讯,云隐的军演行动,是突然之间进行的。我想云隐将军演行动保密到这种程度,短时间想要扯清楚原因,即使是暗部,恐怕也调查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卡卡西实话实说。

    “在云隐的间谍人员呢?他们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吗?”

    日斩询问。

    各国忍村都有在对方忍村安插间谍人员,木叶在云隐自然也安插了间谍,其中有几名间谍,已经成为了云隐的上忍。

    虽然并没有在上忍众占据一席之地,但已经能够打听到一些重要的事情了。

    就算打听不到,也该得到一些风声才对。

    “有一件事比较奇怪。”

    卡卡西想起了什么说道。

    “什么?”

    “那就是从半个多月前开始,处理云隐村政务的并不是四代雷影本人,而是他的秘书麻布依。虽然麻布依对外宣称,四代雷影在修炼某种厉害的忍体术,暂时无力处理云隐政务。但眼下云隐出现这样的异动,我觉得四代雷影很可能并不是在修炼忍术,而是已经离开了云隐村。”

    卡卡西说道。

    “情报来源可靠吗?”

    “火影大人,这只是我的一些猜测,具体情况我也不知。因为涉及到四代雷影的事情,基本上只有雷影的亲信知道内部真相了。”

    日斩斟酌了片刻,点了点头,看向鹿久问道:“鹿久,你觉得卡卡西的判断怎么样?”

    “卡卡西的话有一定道理,但是,如果四代雷影真的离开了云隐,那他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离开云隐又去办了什么事。眼下我们所知道的,也只有云隐在汤之国进行军演这件事而已,情报方面还是太少了。”

    鹿久皱着眉头回答。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做好和云隐作战的准备。卡卡西,之后记得传令给在外面活动的暗部,尽快和自来也和纲手联系,现在村子需要他们的支援。”

    日斩面色严肃。

    “是,火影大人,之后我会尽快安排。”

    卡卡西点头保证。

    这时,鹿久想起了什么,用试探的口吻说道:“那个,火影大人,您觉得云隐的突然行动,会不会和雨之国的事情有关?”

    “雨之国?”

    日斩微微一愣,关于这样的联系,他并没有进行猜测。

    “是的,根据暗部收集到的情报,之前入驻在雨之国境内的岩隐忍者,已经全军撤离出雨之国地界。现在云隐又开始在汤之国边界活动,这样的安排是不是太过巧合了呢?”

    “云隐……不,雷之国为什么要那么做?”

    日斩面容严峻,这种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

    “试想一下,岩隐突然撤兵,云隐又随之出兵,一旦局势呈现出这样的结果,火之国和木叶的力量注定会被分散开来,无法集中起来。这样的局面,对哪一个国家最有利?”

    鹿久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也害怕得到这样的答案。

    经过鹿久的提示,日斩脸色一沉。

    “鬼之国!”

    千叶白石!

    如果真如鹿久所说,土之国和雷之国的突然举动,都不是出自于偶然,而是早有预谋,那必然是有人在里面在针对火之国和木叶。

    在鬼之国中,日斩能想到的,且有身份和能力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千叶白石一人。

    说起来有点可笑,对方出身于木叶,但在木叶的情报系统中,他却是一个充满神秘的谜团人物。

    “这是我的个人猜测,火影大人。但雨之国和波之国,现在都被鬼之国关照了,鬼之国不想和火之国正面冲突,又必须达到自己的战略意图,那么,联合其它国家,对火之国和木叶施压,无疑是很精妙的一步。因此,这种猜测,我认为可能就是事实。”

    虽为敌人,鹿久也不得不钦佩白石的外交手腕。

    想要联合不止一个大国,不仅需要对国际环境拥有充足的了解,还要了解自己与对方的优缺点,对症下药。

    他不知道白石用了什么手段联合了土之国和雷之国,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国家参与,即使不是忍者,作为敌人而言,对方也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如果是这样,要怎么破局?你有办法吗,鹿久?”

    日斩看向鹿久。

    鹿久苦笑一声,回答道:“虽然并非没有挽回的余地,但想要解决这样的困局,摆在我们眼前的最大矛盾,还需要解决。”

    “什么矛盾?”

    “木叶做出来的决定,大名那边全力配合吗?木叶只能代表火之国的军事力量,无法介入大名府的决策当中。”

    很多时候,忍者村和大名府都是在互相提防。

    这种既是伙伴,又像是敌人的关系,让鹿久看清楚了,火之国和鬼之国的真正差距。

    不,这种差距并不是火之国和鬼之国对比才有。

    是忍界现存的所有国家,和鬼之国相比,都存在这样的缺陷。

    而且,这种弊端,还无法祛除。

    一旦想要改变这样的格局,到时候发生的就不只是忍界大战,而是世界大战。

    日斩哑口无言,深深吐了口气。

    “你说得对,但是,现在不是互相猜忌的时候。我相信,大名现在需要我们木叶的帮助,木叶也需要大名的帮助。鹿久,你跟我一起出发前往大名府,我去亲自去说服大名。”

    日斩从座椅上站起来,下定决心说道。

    “是。”

    鹿久点头。

    “卡卡西,村子里的事务我会暂时交给两位顾问处理,但暗部的决策,不要听从他们的安排,你自己做主就行,我临时给予你独自决断的权力。”

    日斩对卡卡西说道。

    自来也和纲手如今不在村子里,团藏秘密前往了雨之国,一旦他这个火影离开,那么,村子里能够做主的,也只有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两位顾问。

    尽管相信这两人不会在他离开期间,在村子里乱来一通,可是暗部,必须要掌握在火影手中。

    卡卡西郑重点头。

    “请火影大人放心,暗部我会处理好的。”

    看来这次可以多安插几个线人进来了,暂时先将他们安排在后勤部门吧。卡卡西心中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