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现代都市 > 全文章节爱有深浅

全文章节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梦澜薄彦商,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主角:江梦澜薄彦商   更新:2024-06-18 19: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梦澜薄彦商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章节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梦澜薄彦商,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一夜错乱迷情,她以为他不在意,那她也假装自己不在意;后来,他成了她的老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备至。或许,这就是他的性格吧……对谁都很妥帖,挑不出错儿来。他闻言暴怒:傻瓜,你一直是特别的,我的好意只对你啊!...

《全文章节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可是做饭对她来说,太难了,那些视频她看了一遍又一遍,学了一遍又一遍,还是不会,学了那么多天,只学会了做米饭不再夹生。


眼见周末就要来了,她只好在公司旁边的一家进口食品超市买半成品,都是做好的,只要回家加热既可以,这家食品超市卫生有保证,至少比外卖好。

薄彦商答应温兰去吃饭,下班后,便开车与温简一同前往,在十字路口等红灯时,便看到了江梦澜,拎着大包小包往地铁站走着,包里是一盒一盒的速食包装。

“在看什么?”温简问,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车前走过的江梦澜,她的心刺痛,从未见过他有这样的眼神,专注甚至是痴迷,直到江梦澜的身影消失在地铁口,已经是绿灯,后车按喇叭的声音才把他叫回神。

一路上,他很沉默,与她几乎零交流。其实她这次回国再见面之后,薄彦商与她只论公事,很少有私人的交流,他们曾是无话不谈的知己啊。他态度的转变,她一直以为是因为林之侽的原因,原来江梦澜才是那个真相。

只是温简也不明白,他与江梦澜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哪一步了?看着就像陌生人一样,毫无交集,可他看江梦澜的眼神....

很多次了,在江梦澜不知道的地方,薄彦商总是像刚才那样看着,专注而沉迷,这很不像他。

温简与温兰住在市中心的一套公寓里,是薄彦商之前帮温简找的房子,就在他除夕带江梦澜来过的那套顶层房子的下面一层。

那时,他并不知事情会变成如此不可收拾。温简是他多年的好友,也是事业上的得力帮手,她回国的临时住所在他家楼下,况且离卓远科技很近,上下班方便,所以并无不妥。

她们这套房子的户型与他家的一样,只是少了露台。

温兰早已经准备好了一桌饭菜,都是薄彦商在国外时爱吃的。温兰的厨艺很好的,在国外的那几年,不愁吃穿,养尊处优,闲着没事就报各种班,插花,泡茶,烹饪,反正跟一群中国太太们有固定的组织与活动。

薄彦商进门入座,有礼有节,风度极好,他这人,从小被老爷子带着去见各种有威望的长辈锻炼出来了,在这种场合,表现得体。

温简是知道他的,他并不一定走心,所有得体都是出于他的修养。

温兰自然也是知道的,但,有这修养的男人,品行就差不了,很可靠。

“你眼光一向不错,禹安是难得的,你要抓紧了。”

“我知道。”温简当然知道,从在栖宁高中第一次见面时便知道了。温简早熟,高一时看同级男生都是一群毛头小子,唯独薄彦商与众不同,稳重而克制,从第一眼,她就沦陷了。

“小简,光知道没用,你要付出行动,这都多少年了?有一点进展吗?”温兰看着温简,像是看着不开窍的榆木。

温简语塞,她一直在很努力让自己变好,让自己能配得上他,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她确实做到了,他看到了她,肯定了她,把她当成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从头到尾,你的方向就错了。你再努力,也只是成了他的事业伙伴,却不能成为生活伴侣,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在他面前,没有表现出女性特有的魅力。”温兰一针见血。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梦澜,洗手吃饭。”

没听见,不想理,继续埋头工作。

薄彦商又叫了她几次,她嫌烦,索性抱着电脑到客房办公桌上工作,只差没有反锁门了。薄彦商随后也跟了进来,弯腰看了一眼她的电脑屏幕,继续说道

“吃完饭再工作。”

江梦澜真烦了,她报价单还没梳理好,涉及到项目成员,出差费用,调查公关费等等问题,一个头两个大,旁边又是薄彦商锲而不舍叫她吃饭的声音,不由抬头看他

“你能先出去吗?我不饿。”

许是从来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他脸色一沉,伸手把她的笔记本电脑合上,不容置疑道

“先吃饭!”很是霸道。

江梦澜心里的小火苗也噌一下燃起来,正想发火时,薄彦商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往外走

“吃完,我帮你改。”

一听他的话,江梦澜不由抬头看身侧的人,质疑道

“你帮我改?你知道我做的是什么标书吗?”

“卓远科技周一的招标会。”他带着她到了餐厅,替她拉了椅子坐下。

江梦澜将信将疑,如果薄彦商肯帮忙改,哪怕是给点意见,无疑是最有价值的,姑且相信他一次。

因着这一点,她格外乖顺,他夹菜给她,她悉数吃下,以至于有点吃撑了。

“下楼走走吗?”薄彦商问。

“不要。”她坚决拒绝,一是两人这种关系,她不想被人看到,二是更不想让他找借口不帮她改标书。

他洗碗的功夫,她噔噔噔跑回书桌把电脑抱出来站在他的身后等着,薄彦商一转身便看到她巴巴看着他,样子倒是很乖巧,像小学生等着讲台上的老师答题解惑。

“我看看。”他从她手中接过电脑,就近坐在餐桌旁,转着鼠标从第一页滑到最后一页。江梦澜拿着笔跟纸本子严阵以待,准备连薄彦商一个表情都不能放过,都有参考意义。

接过,他快速翻到最后一页,只说了一句

‘“很好,不用改了。”

什么?江梦澜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所以她又被他骗了是吗?他怎么可能真的帮她改标书。

她气到失语,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男人。偏偏这个男人面不改色,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以你的水平,确实已经足够好,非常完整,该涉及到的内容都提到了。”

江梦澜被惹怒了,像个炸毛的小狮子:

“不要以我的水平来判断,我要的是意见,你的意见,你的要求,你的想法。”她原本就知道他公私分明,所以最近即便天天在一起,她也从未求助过他,但刚才是他主动提出帮她改。

她在吼,薄彦商也不生气,反而像顺毛一样抚摸她的头发,却依然坚持到

“对自己有点信心,你的这份标书已十分完美。”

江梦澜无语,想从这个男人身上占一点便宜是不可能,愤愤然抱着电脑准备起身离开。

“如果非要有建议,便是最后的报价,不必那么详细,因为有些公关费用,是你无法预料到的,只需要一句话即可解决,公关费以实际产出为准。”

所以,他确实有认真看她的标书?也一眼就看出她一直纠结的点在哪里?江梦澜的脸色这才好一点,又放下电脑,按照他说的把最后的报价算好,不再纠结,直接邮件发给肖主任。

她的标书,肖主任并不会用,只是起到一个参考作用,但她依然会认真对待,呈现给肖主任的东西,就是能直接呈现给客户的标准。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爱有深浅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山谷君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爱有深浅》这本爱有深浅现代言情、霸总、HE、佚名现代言情、霸总、HE、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霸总、HE、并且是现代言情、霸总、HE、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番外之有声剧10,写了2609931字!

书友评价

作者文笔也不错,不想一些网文一味的夸大,也不同于寻常的烂大街的霸总小说。男主卓禹安虽然有些强势,但在因为他强大的自尊心气不过女主的行为后还是会有些卑微的回来。女主虽然正直善良但从来不是白莲花,也很有自己的主见,会在生气时耍小脾气…两个人都有各自的小缺点,这也让他们的形象更加饱满立体。不是烂大街的霸总娇妻老搭配,更不是强势总裁和白莲花的狗血故事。她们会嫉妒、会生气、会吃亏、会彷徨,我觉得作为一个这种题材的小说已经写的很好了。 再说情节,故事情节很饱满。后面的每件事前面都有迹可循,所以当你在前面看到一些不合理的东西的时候你后面都会为此感到心疼。这不是作者鄙陋的圆bug,而是早已设定好的故事背景,早已设置好的时间线和故事线。总之,很推荐。

这两天把顾阮东和垚垚的章节又过了一遍,太爱他们了,写的真好!

太喜欢顾阮东了。东土大糖。好喜欢💕

热门章节

第524章:书桌夫妇婚礼5

第525章:陆垚垚做个记号

第526章:陆家春节

第527章:陆阔换我追你

第528章:给我们垚垚的压岁钱

作品试读


“你对舒听澜是真心的吗?还是只玩玩?”


“我没时间玩感情游戏。”

“所以是真心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会保护好她?”

“嗯。”

办公室外的电梯间人来人往,卓禹安与林之侽站在那里聊天,声音压得很低,表情各异,最容易引人猜测。

很快的,公司上下已传开,卓总跟女朋友林之侽吵架了,卓总正低声下气哄女朋友,有图为证。

王岩也看到了员工偷偷拍的照片,他长年潜水在员工私下建的小群里看八卦,看得不亦乐乎。

“这次卓总是来真的啊!他这么公私分明的人,为林之侽破例多少次了?”

“我看那个林之侽倒是很会利用资源,心里不见得多喜欢卓总,上周我还在酒吧看到她跟一个男的喝酒。”

王岩在卓禹安的办公室,一条一条念给卓禹安听

“是真的吗?你真的喜欢林之侽?”

“没有喜欢。你很闲??”

“是很闲,新品刚上市,我们技术部可以好好休息到年后。”

卓禹安冷眼瞟了他一眼,冷哼道、

“看来是太闲了,明年的产品开发计划,这周五提交规划给我。”

“要不要这样压榨我。”

“资本家的本质就是压榨,这不是你的口头禅?”

“不,这是Jane的口头禅,与我无关。”王岩说完,一溜烟跑了。笑话,他可是订了一个豪华旅游团,整个技术部门提前放年假出国旅游,他可是一位大方、体恤员工的好领导。

舒听澜乘肖主任的车一同回律所,因为年关将近,之前在各地出差的律师们基本都回律所坐班,做年底总结报告,肖主任带的并购组,前所未有的热闹。

肖主任年后最大的项目就是卓远科技收购胜普瑞智能,分公司的审核工作已经基本完成,等春节之后,便是全部驻场到胜普瑞在森洲的总部进行尽调工作。

开年终会时,肖主任言简意赅把明年的规划与重点工作都安排妥当。她是项目总负责人,周铭,舒听澜,嘉佳等人也分工明确。

周铭带着他的团队,主要负责胜普瑞内部的调查,例如核对原件,审查尽调清单上的内容,例如公司的出资,变革,股东权益,财务各方的报告,以及过往签署的合同等;

嘉佳则负责胜普瑞外围的调查,例如社保,工商,不动产登记,以及与别的中介协调等等;

舒听澜则是负责尽调报告的整理以及与客户也就是卓远科技汇报每日的进展,作为三方的传话筒。

肖主任是按每个人的特点与专长来安排的工作,十分合理,大家都没什么意见。

“那就这样,这一周大家把该收尾的工作都收尾,不要松懈,下周正式放年假,正月初八回来上班。”

散会后,大家纷纷开始讨论过年要去哪里旅游,他们平日太忙,一年到头,只有过年这几天才能真正放松。

肖主任:“回家陪父母。”

嘉佳:“我们全家出国旅游,好烦,跟长辈出去旅游等于受刑。”

周铭:“听澜,你呢,过年什么计划?”

舒听澜:“还没想好。”

其实她没地方可去,母亲住的医院没有特殊情况不让探访更不让出院,所以这几年的春节,都是独自一人在家里过,林之侽每年都会邀请她跟她回老家,她都拒绝了,人家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她去了凭空给人添麻烦。

一个人也已经习惯了,订一份饺子就着春晚看,等到主持人报倒计时,她关了电视,然后睡觉,这一天很稀疏平常,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大约也没想到会议室有外人,看到肖主任江梦澜等人,眉毛轻微抬了一下问,

“在开会?”

“开完了,不是下周回国吗?怎么提前回来了?”王岩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问,到了门口才回头,

“肖主任抱歉,我们再联系。”

“好,你先忙。”

虽然真正想拜访的是薄彦商,但眼下,薄彦商刚回国,显然不是拜访的好时机。

看到薄彦商,江梦澜的内心已毫无波澜,本就与陌生人无异。现在想起来,值得庆幸的是薄彦商也把她当成陌生人,刚才连一个眼神都未放在她身上。最好一直如此,因为肖主任难得肯亲自带她参与项目,她并不想失去这次学习的机会。

王岩的助理送她们到电梯间,电梯间人有点多,好像是因为薄彦商回来,正召集科研部的员工开会。

等进了电梯,周铭低声说,“薄彦商本人比照片上更帅,真是年轻有为。”

回到宏正律所,江梦澜开始整理今天在卓远科技收集的信息,以及相关行业信息。等整理完资料,回到家已是晚上10点。

她家在近郊的普通住宅区,森洲市的房价惊人,是当初母亲倾其所有替她置办的两居室,她拒绝要,但母亲说,“这是我这辈子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电梯往上的数字不停跳动着,她靠在电梯墙上,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母亲说的这句话,精神有点恍惚,所以直到出了电梯,到家门口时,才看到她家门口倚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她顿住,楼道上的感应灯忽明忽暗。

“卓总?”

不知他为何会出现在她家,而且看似等了许久。薄彦商也朝她的方向看来,手里拿着手机漫不经心地转着,也不说话,就是那么看着她。

江梦澜被他看得心里有点慌,手里拽着钥匙犹豫要不要往前走,以他上回视频通话以及今天在卓远科技时的态度,无法理解他忽然出现在她家门口的原因。

“不回家?”薄彦商的声音传来。

“回。”她回,而后拿钥匙开门,但并未打算邀请他进门,所以站在门口问

“卓总,有事?”

她严肃又一本正经,薄彦商忽然笑了,

“生我的气?”

像是被戳中心思,江梦澜微不可察地挺了挺脊背,站得笔直回视他,只是因为身高的差异,她的气势明显弱很多。

薄彦商抬手揉了揉她头发,忽然说:

“把我微信删了?”

什么?

江梦澜微愣,一会儿才想起在栖宁那家粉店,她把ZYA这个微信删了。所以,他今晚特意把她堵在家门口,就是因为被删了微信?

“我没加过你微信,怎么可能删?”

她装傻,反正谁知道ZYA这三个字母就是他呢?

“好,那现在加,手机拿来。”

薄彦商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展示给她,江梦澜则不情不愿地拿出手机扫码,看到名字还要佯装恍然大悟

“原来这是你的号?”

“嗯”

薄彦商顺手把自己的微信名由拼音缩写改为了:薄彦商。

把他删了有点心虚,所以开门后出于礼貌邀请他进去坐,薄彦商很自然地进了她家,只是站在客厅中z央,忽然定住。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她便松了口。


周瑾瑜订的酒店是栖宁最大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并且还是顶层的总统套房,既豪华,私密性也极强,从专属电梯出来,踩在软绵的地毯上,谢锦澜一直紧绷的心终于松弛下来。

从茶楼一路到派出所,甚至直到刚才,她不过是靠心里那口气强撑着罢了,并不如外表看着的那样无畏无惧,被徐涛碰过的地方也早已如上百只虫子爬着让她恶心。

周瑾瑜走在前面,在进房门之前,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谢锦澜,

“今天如果我晚去一步,你知道后果吗?”

“知道,但工作职责所在。”她点头。如果今天不是周瑾瑜犹如天降,她这辈子可能就毁了,被徐涛强迫,然后投诉无门。

“今天谢谢你。”她在人情方面嘴巴很笨,特别不擅长表达情绪,谢谢两个字就是她能说出口的。不过一切都放在她的心里。

周瑾瑜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变了,似发怒

“谢锦澜,明知道有危险,你为什么要去赴约?今天如果我没有临时改了机票提前回国,没有来栖宁,又或者没有看到你那条朋友圈的定位,你说你怎么办?如果你出事了算什么?宏正律所会给你颁奖?还是你们肖主任会给你补偿?你这不叫工作尽责,你这叫愚蠢。一切不顾自己安危的行为都是愚蠢至极...”

他本有一大堆话要骂,但见谢锦澜红了眼眶,又生生咽了回去。

“进来吧。”

他开门进去,然后径直朝浴室走,给谢锦澜放了热水,命令

“去洗澡。”

谢锦澜听话地进浴室,关门的刹那,所有紧绷的情绪以及后怕才全部涌上来。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躲进浴缸里泡了许久,直到身上发红,她才慢悠悠出来,情绪也已经恢复如初。

她穿在身上的浴衣有些大,松松垮垮的包裹着她,白皙的皮肤带着一点点粉,整个人都是羸弱的。

周瑾瑜在客厅阳台上打电话,听到动静回头看了她一眼,眉心紧皱,也不知是生她的气,还是生电话那头的气。

电话是他父亲卓闳打来,威严而严肃,质问

“你好端端跑到栖宁去做什么?”

“成天在外胡搞,我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但你不该动用你章叔叔的关系,他一辈子清廉惯了,更不曾动用任何特权,如今你一个电话,让他破了自己的原则,为你欠了这份人情,以后那些妖魔鬼怪以此要挟,他如何处理?你这是给他添乱。”

卓闳怒不可遏,章文铂是他当年在栖宁的旧部,也不说清楚是什么事,只说周瑾瑜跟一个姑娘在栖宁惹了一方恶霸,被关在派出所。

周瑾瑜任由父亲发火,并未回应。

“那个姑娘是谁?”

“一位同事。”

“同事?同事值得你动用章文铂的关系?你在外胡搞,我不管,但是想进卓家的门,必须家世清白。”卓闳狠狠挂了电话。

周瑾瑜收回电话,转身看谢锦澜时,布满阴鸷的眼神渐渐柔和下来,推开阳台的门大步朝她走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谢锦澜以为徐涛那边又出事了。

“没有。”他从谢锦澜手中把吹风机接过去,

“把头发吹干,一会儿吃饭。”

他很认真给她吹头发,发丝在他指间飞扬洒落,谢锦澜的心终于渐渐平静下来,窗外已是万家灯火,星光璀璨,只觉人生境遇是一场虚幻,虚虚实实不必当真。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梦澜爬了一天山有点累,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个男人可真好,从头到脚,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缺点。


第二天是大年初二,江梦澜一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动动脚,还好除了有一点酸以外,并不疼。

“早!”薄彦商也醒了,侧躺着看她,嗓音低沉迷人朝她。

两人又是近距离,四目相对看着彼此。

“今天什么安排?”她问。

“这个安排。”他说着,翻身把她困在怀里,清晨总有无限旖旎。

整整一天,两人都没出门,江梦澜甚至没有离开过她的卧室,一直陪着薄彦商发疯,有点像在栖宁的那个周日,除了疯狂还是疯狂,以至于江梦澜精疲力尽,心想还不如去爬山,在家比爬山还累。

到了大年初三,家里的冰箱弹尽粮绝,还有某计生用品也弹尽粮绝,不得不出门采购。薄彦商跟不要钱一样,一个小时不到,推车上已堆满了各式各样食物。

“你是打算储备到明年吗?买这么多吃不掉啊。”

“吃不掉再说,买了放在家里,有备无患。”

江梦澜不置可否。在电梯时,忍不住问:

“你什么时候回自己家?你真的确定不用陪家人过年?”。

薄彦商这次犹豫了几分钟后说道

“抱歉,今晚的飞机回京,要给老爷子拜年。”

实际上,他跟父母原本是在除夕夜要回去陪老爷子过年,不过他父亲临时要留在森洲主持工作,所以延迟到大年初二。而薄彦商则是能拖就拖,老爷子那边已经打了多次电话要他回去,再不回去,就要亲自来森洲看他。

老爷子脾气硬,说到做到,他一出动,事就闹大了,薄彦商只好答应回去。

江梦澜原本也只是随口问问,听他真要走,心里闪过一丝丝的失落。

“你一个人可以吗?”他问。

“可以,我又不是小孩子。”

薄彦商揉了揉她头发

“我尽量争取早点回来。否则我怕你再把厨房烧了。”

“我哪有烧厨房。”

“也差不多了。”

薄彦商说着便起身到厨房。

“你做什么?”

“给你做饭。”

“刚吃饱。”

“做明后天的,这几天外卖不好叫,以免你饿死。”

“我自己会看着办,不要你管。”

“三餐都吃面包?”

“饿不死。”

薄彦商摇头,也不管江梦澜说什么,他只顾着做,做好之后,该冷藏的冷藏,该冷冻的冷冻,按照一日三餐标注好时间的先后顺序。

他一个人在厨房做得专注而认真,仿佛手中的不是一日三餐,而是科研产品,是他钟爱的事业。

江梦澜倚在厨房门口看得出神,直到他抬头问

“微波炉会用吗?”

“啊?哦!”她大脑还在放空。

“过来,我教你。”他带她站在微波炉旁边告诉细心告诉她怎么操作。

“我知道怎么用。”她拒绝被他当成幼儿或者智障一般照顾。

“行吧,你要是不懂,随时给我视频。”

“你快走吧,别晚点了。”

“来得及。”他说来得及就是来得及,不紧不慢去浴室洗了澡,出来时又抱着江梦澜缠绵许久才松手赶往机场。

“江梦澜,我会想你。”

江梦澜点头,送他到电梯间,转身回家。关上门的刹那,看着冷冷清清的家,心里忽然空落落的,仿佛丢了一块。她急忙转身跑到电梯间,她想对他说“我也会想你。”然而电梯早已经下行,不见薄彦商的身影。

她正失望之际,仿佛心有灵犀,另一部电梯的门开了,薄彦商拎着行李箱从里边走出来。江梦澜欣喜迎了上去: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烧了。”着实松了口气。


“昨晚谢谢你。”鲁雨薇也恢复了理智,不就一个温简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吴靖宇送鲁雨薇回家。

“今天在家好好休息一天,别去上班。”他嘱咐,自己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似乎想留下来陪鲁雨薇。

“吴靖宇,我们就到这吧,以后不要再见面了。你留在我家的东西,今天有空收拾一下拿走,如果不想收拾,我找人收拾好给你送过去。”

鲁雨薇平平静静地说着,没有任何波澜,就像是对普通的室友说话。

“什么意思?”吴靖宇微愣,不明所以。

“我说的很清楚了。”

鲁雨薇只想过平平静静的生活,只想远离温简,逃不掉还躲不掉吗?与温简有关的人,她都不想有任何牵扯。

从父亲舒明海去世之后,她无数个日日夜夜都在想,父亲到底是更爱她还是更爱温简?因为没有答案了,她会不自觉想起从小到大与温简的每次矛盾,父亲的立场。这种比较让她一度迷失了自己,她好不容易从温简的阴影里走出来,过上正常的生活,她不想再回去。

吴靖宇与温简有这么多年的感情基础,又是利益共同体,无需问他的选择。

哪怕他一时错位选择了自己又如何?

温简会从他身边消失吗?不会!

难道她要为了吴靖宇,再把自己陷入与温简的竞争之中吗?

不要,坚决不要。

所以她选择退出。

“鲁雨薇,到底在你眼中,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之于你是谁?”

本已经放弃当佛系的鲁雨薇到他的问话,没忍住问:

“那你呢?在你心里,我与温简谁轻谁重?我昨天其实已经表明过我的立场,我与温简,你只能选一个。”

其实她心里有隐隐的期待,期待吴靖宇会笃定选择她,笃定站在她身边,跟她说温简不重要。

“鲁雨薇,这是两码事,你与温简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存在,没有必要比较。”

“不一样的存在?一个是白月光?一个是朱砂痣?”她真的烦透了与温简牵扯到一起。

人生已是云泥之别,她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温简早已经功成名就了。

她逃不过,还不能躲吗?

不再给吴靖宇说话的机会,她转身进房间,从衣柜里把他的衣物一件件塞进行李箱里,卫生间里他的洗漱用品一股脑扔进袋子。

怎么会这么多他的东西?明明没有住几天,怎么他的东西占满了角角落落,一个行李箱根本不够。

“鲁雨薇,你冷静一点,我们好好谈谈。”吴靖宇拦住她,牢牢牵制住她的手,完全不知她到底在闹什么?

“没什么可谈,我们之间还没到那一步,不过是睡了几次,互有好感,现在算是及时止损。”

吴靖宇被她的话伤到,拽着她手腕的手渐渐发白。

“原来在你心中,我们的关系不过如此!”

“不然呢,我说难舍难分?你信吗?”鲁雨薇已经把他的东西全部收拾好,放到了门口,给他开了大门,做出赶客的姿态。

她觉得自己做得真棒,果断,快刀斩乱麻。

吴靖宇也是真的被气到了,被伤了自尊,低眉垂目良久,未拿行李,大步从她身侧离开。

请了一天假后去上班,肖主任看到她甚是恼怒:

“你昨天怎么回事?知不知道你的行为给律所带来多少不良影响?”

“肖主任,对不起。”她昨天确实情绪化了,多年不见温简,乍然见到整个人都失控,现在想起来,太不职业。



能力嘛,也一般,否则不会毕业工作三年了,还跑到律所来,从新人开始做起。


性格更是沉闷,少言寡语,只会埋头干活,不懂交际。

嘉佳看她各种不顺眼,看不上,不是一个阶层的。偏偏因为长得好看,有周律师撑腰,肖主任也有心栽培她而忽略自己。

嘉佳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凭什么啊,她家世背景,学历背景,工作能力都比舒听澜强了不止百倍,凭什么舒听澜能受重用,她只能做一些边缘的工作?

“嘉佳,我不想跟你吵架,今天是出来办公的。”

一句话,就把嘉佳噎住。她有时候说话是很气人的,这句话的语气里就透着她宽宏大量不跟嘉佳计较,也透着她认真专业,不会不分场合地吵架。

两人已走到胜普瑞的办公室内,不便再说话。

绿茶!嘉佳心里暗骂一句。

胜普瑞总部的人,按照之前的尽调清单,把她们要的资料,合同与各类证件都准备好了等她们来拿。

舒听澜按照清单,一一核对,画勾。嘉佳负责把她画了勾的资料与证件放进箱子里一会儿带到卓远科技。

“麻烦你们了,这些都是公司重要的资料,按说我们是不允许你们外带的,但既然上边同意了,请你们务必小心,不能丢失。”对方人员再三叮嘱。

这些资料,合同与各类证件,都是公司核心东西,丢一件都是大事,很麻烦的。

“好的,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妥善保管,核查完之后会第一时间返还回来。”

舒听澜承诺着。

把资料带走,确实很麻烦,并且责任重大,她也很希望是在胜普瑞的办公室里办公,随用随还,不用承担这么大的责任。但没办法,卓远科技或者胜普瑞不知抽什么疯,有了这个不合理的安排,她们很被动。

为了避免混乱,舒听澜计划按批次搬到卓远科技,审核完一部分,还回来,再搬另外一批。

这次只搬了尽调清单前两页的内容,但也整整两大箱子。舒听澜没有车,嘉佳的车今天限号,所以喊了网约车来送。

舒听澜搬一箱,嘉佳搬另外一箱,在胜普瑞门口等了将近十分钟,网约车才到。这期间两人全程无交流。

舒听澜满脑子工作计划,肖主任自然不会做这些基础性的工作,周老师也是,他负责统筹安排,实际具体的工作,是舒听澜,嘉佳以及另外几位律师完成。

嘉佳呢,满心的抱怨,这些箱子很重的,她从来没干过重活,手臂酸疼,正巧旁边有个垃圾桶,她便把箱子放在垃圾桶的上面,单手扶着放松。

目光忽然落在了箱子里面,最上面的是一本公司章程。有时候人的邪念就是一瞬间的,她随手便把那本章程拿出来扔进了箱子底下的垃圾桶里。

今天来胜普瑞取资料,是舒听澜的责任,她只是被周律师派过来帮忙的,出了任何问题,与她的关系不大。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不过几秒钟而已,网约车来了,她脸不红心不跳地与舒听澜上车。

这边卓禹安与胜普瑞的老总开了个会,并未商谈具体的收购问题,就是带温简过来看看胜普瑞的产品线,温简是这方面的专家,她的意见对之后收购谈判时,很具有参考性。

胜普瑞老总知道这两人一个比一个精明,自然不敢掉以轻心,避免被抓住不利因素,将来谈判时很被动,一被动,价格自然就低了。



“你恨温简?为什么?她很多年没回国。”


言语里,已是偏袒温简,颇有点她无理取闹的意思。

江梦澜抬着下巴看他,眼中的光渐渐暗了,点了点头道

“我知道了。”

答案很明显,她于他不过是有一丝好感的睡友,温简是陪了他多年,一起打天下的战友亦或者有更深的关系。傻子才选她吧。

“江梦澜,你与温简如果有误会或者矛盾,告诉我前因后果,我帮你处理好吗?”

“不必了,我累了想休息,你请便。”

她不想跟任何人讲她与温简的关系。说她父亲搞外遇了,还有一个私生女?而她与母亲像个傻子一样以为父亲是位好老公好爸爸?甚至帮着父亲照顾她们?

在她与温简的吵架中,被父亲逼着的每一次退让,每一次道歉,都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画面。她从小没有温简的圆滑与世故,即便她说了,人们也一定会说:

“那是上一代的恩怨,温简也是受害者,她没有错。你该大度一点接受这个与你有血缘关系的姐妹。”

薄彦商会例外吗?

当然不会。

江梦澜真的好累了,合衣躺在床上,心里庆幸妈妈住院了,看不到温简,不必再受刺激。父亲死了,这些事啊,便没有了可宣泄的地方,连问都无从问起,把他挫骨扬灰又有何用?压在心里久而久之便成了疾病。倘若他没有死,你可以骂他是畜生,骂他是渣男,可以折磨得他生不如死,把所有伤害都加倍还回去,至少能宣泄一些。

可惜他死了,死在江梦澜的面前。

那天高考完,她参加高中毕业聚会,从KTV通宵回来,刚走进小区的中心,一个不明物体伴随着沉闷的落地声,砸在了她的面前。

她被吓傻了,顿住脚步,只见一汩汩的鲜血蔓延到她白色的帆布鞋,白色帆布鞋渐渐染成了红色。

地上睁着双眼死不瞑目的人是她的父亲,她以为是做梦,一直站着不动,等着梦醒,梦醒了就好了。

围观的人涌上来

救护车呼啸的声音传来

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来

她依旧是一动不动,很多天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在梦境之中,直到灵堂前,温简母女的到来,她才感觉到心痛。

没有人知道,父亲是死在她的面前,没有人知道那双血红的白色帆布鞋再也洗不干净,永远带着红褐色。

此时的她,全身都冷极了,双手紧紧抓着被单,不停地发抖,周边全是血,全是血。

“江梦澜...”

“江梦澜...”

有人在喊她,轻轻拍打她的肩膀,她蓦然睁眼,看到了一脸焦急的薄彦商。

“你发高烧了,我带你去医院。”

她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连发丝都是湿的,人却发起了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的没有力气。温简像是一个开关,把过去的厄梦打开,全部朝她涌了过来。

薄彦商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抱起她送医院进急诊,她也无力反抗,很累,全身都无力,脑子也是浑浑噩噩的。

急诊走了一遍,除了发烧没有任何问题,大约是受了刺激,身体的应激反应。薄彦商执意给她安排住院,找了一间VIP病房,输液退烧,镇定剂,她终于一夜无梦沉沉睡着。

第二天醒来,除了身体有些虚之外,已无任何异常。薄彦商趴在她的病床前睡着,听到她的动静,他猛然清醒,第一时间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程知敏听着,真心夸到


:“这倒是,禹安这孩子从小没让我操心过。就是不走他父亲安排的路,颇让我们操心。”

“这有什么可操心的,孩子走正道比什么都强,况且他事业做那么大,不瞒你们说,我家新房所有智能设备,全是用卓远科技的产品,回头让禹安给我个内部价。”

程知敏谦虚:“他那就是小打小闹,上不了台面。”

“程老师要求太高,卓远科技都做上市了。”

“就是,这辈孩子里,当属禹安最有出息,以后只要娶媳妇时,找个门当户对的不拖后腿,您就等着享清福吧。”

“说到门当户对,程老师,这个您可要好好把关,咱根正苗红的,别让外边那些乱七八糟爱慕虚荣的野丫头给祸害了。前边孙家的事,你们听说了吧?”

孙家儿媳妇在网上炫耀豪宅,名包,名车,现在被人扒了个底朝天,连带整个孙家都被关注,上边可是重点指明要彻查。

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程知敏当然早有耳闻。

“孙家原来多低调啊,再过一年,任职到期便退休了,一辈子清廉,名声也好。结果就是任由儿子娶了这么一个爱慕虚荣的媳妇,整天在网上炫耀财富能不惨死吗?当初要是肯娶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家教好,见过世面,知轻重,能沦落至此吗?”

其中一位女家属发表完言论,剩余的几位都心有戚戚焉,如今网络的舆论可不比从前,压是压不住的,孙家被连根拔起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程知敏是高知识份子,在教育部任职多年,自有一份清高与高傲,平日与这些官太太的来往不多,嫌她们聒噪。但关于门当户对这一点,她深表同意。

所以这次回京,她有另一个安排,私下物色了几位女孩,让卓禹安去相亲。相亲这事,是老爷子与卓闳都一致赞成的,女方也是层层筛选出来的。

卓闳与老爷子的原话是

:“他不从政,那就找个家庭相当的太太。等将来我们百年之后,他好有个庇护,别人不敢动他。否则这些年,我们得罪的人对他不利。”

“让知敏去物色物色。”

“好的,爸。”

其实卓家人心知肚明,让卓禹安政治联姻,一方面确实出于对他未来安全的一个考虑,另一方面也是目前当务之急的,便是对卓闳的事业有帮助。卓闳如今在森洲有了辉煌的政绩,但还差一个契机调回京,老爷子马上要退了,虽有几位亲信,但难免将来人走茶凉,他需要更加稳固的关系支持。

大年初五,卓禹安陪老爷子下了一天棋,累得腰酸背痛,老爷子却正好相反,越下越精神矍铄,直到傍晚,卓闳来书房找老爷子,他才得以解脱。

“孙老爷子来了。”

“知道了,让他来书房。”

卓禹安见他们像是要商谈正事,便打算退了,他对这些不感兴趣。

“禹安,你也坐着听听吧,孙家媳妇的事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你比我们懂网络,看看能不能出点主意。”

“好的,爷爷。”卓禹安本不想淌这浑水,但既然爷爷发话了,他听着便是。卓家与孙家颇有交情,两位老爷子当年可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原本卓闳要从森洲调回京,孙家也能有一席话语权,结果现在弄得自身难保,指望不上,算是失去了左膀右臂。

孙家祖孙三代都来了,孙老爷子威严依旧在,见到卓禹安打了声招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