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现代都市 > 畅销书籍空降外科主任,他是我年少的初恋

畅销书籍空降外科主任,他是我年少的初恋

小今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空降外科主任,他是我年少的初恋》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小今”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夏静南知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空降外科主任,他是我年少的初恋》内容介绍:心外科空降副高,只一眼,他又一次对她心动了。十年前,他误以为,放话三个月把自己追到手的人是她,可左等右等没见行动。在晚自习前的傍晚,他拒绝别人的表白后,发现了偷听的她……既然她不行动,那就只好自己追了。而十年后的今天,他又一次紧追不舍,他们之间会再次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主角:夏静南知   更新:2024-04-13 22: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静南知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书籍空降外科主任,他是我年少的初恋》,由网络作家“小今”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空降外科主任,他是我年少的初恋》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小今”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夏静南知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空降外科主任,他是我年少的初恋》内容介绍:心外科空降副高,只一眼,他又一次对她心动了。十年前,他误以为,放话三个月把自己追到手的人是她,可左等右等没见行动。在晚自习前的傍晚,他拒绝别人的表白后,发现了偷听的她……既然她不行动,那就只好自己追了。而十年后的今天,他又一次紧追不舍,他们之间会再次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畅销书籍空降外科主任,他是我年少的初恋》精彩片段


医院与医科大学隔着一条街,以往这个点,马路边会有很多出校门的学生。

而今晚因为下雨的缘故,街上人影零星,处处都显得寥落。

封呈一路开上高架,路况很好,他将速度开得很快。

扑进来的劲风让陆亦舟有些睁不开眼睛,他偏过头,看向从出来以后就不发一语专注开车的男人,“你今天怎么了,心情不好?”

封呈修长的指搭着方向盘,眉眼深沉:“换你车被磕了,你能心情好?”

“得了吧,上次那辆古斯特被撞也没见你这么不爽啊,”陆亦舟直觉今天封呈十分异常,“说说,究竟怎么了,你从下午就一直这样。”

男人顶着一张俊逸的脸,轮廓利落,高挺的鼻梁处偶尔掠过一抹飞逝的暗光,那一霎的清晰下,能窥见他神色中的冷清。

然而他沉默如石。

陆亦舟也不在乎他回没回答,自顾自说着:“你不会真让南医生全额赔吧?不走保险得把她底裤都赔掉。”

话音刚落,原本盯着前方的封呈忽然瞥了一眼过来,那一眼眼神森然,像是凉飕飕的寒风。

陆亦舟一哆嗦,莫名其妙:“干嘛,我又没说错,你不让人走保险这不是欺负人吗。”

封呈压了下呼吸,神色转暗:“我还不至于看得上她那点赔偿。”

陆亦舟:“得,明白了,你就是莫名其妙心情不好,正好南医生撞在了枪口上。”

“……”

陆亦舟呵笑一声,转头欣赏起雨夜的街景,封呈没再理他。

窗外清风夹着雨丝扑进来,带着细微的凉意。

陆亦舟搭着窗沿哼了会儿歌,忽然又道:“说实话,你刚才有点过了。 ”

封呈目视前方,嗓音冷淡:“哪里过了。 ”

“南医生人挺好的,你们以后又会经常合作,你刚才那态度,多少有点不留情面。”

见某人无动于衷,陆亦舟继续说:“刚才你非要人家私了,我感觉她都快哭了。”

封呈目不斜视,唯有绷紧的下颌线条让人感觉出他的冷漠,“我不是说过赶时间?”

“能有多赶,老爷子不至于半个小时都要催吧。”

封呈沉默。

真要说,确实也没什么好急的。

他只是见不得那女人淋雨的狼狈样。

看着心烦。

两人停止闲聊,又沉默地开了几分钟,陆亦舟看着窗外逐渐变得稀疏的车流,“呈儿,你这别墅离医院也太远了,我说你干脆在医院附近弄套房子吧。”

陆亦舟知道封呈在听,继续说下去:“有个印江澜,是两年前的楼盘,户型小点,其他都很不错,你要有想法,我去找南医生打听打听。”

封呈眼尾很快一掀:“问她?”

“南医生就住印江澜,物业好不好、居住体验如何问她总没错。”

说到这,陆亦舟又带了点不解地抱怨起来:“嗐,要不是你刚才得罪了南医生,说不定还能让她带咱们——”

“不用。”

封呈忽然沉了语气,清冷的嗓音透着警告意味:“别多事。”

-

南知把车送去了维修店,九点多才回到家。

空荡的房子很冷清,只有暖黄的灯光带给她一丝安宁感。

南知洗完澡出来,发觉雨似乎变大了。

她钻进卧房,将脸埋进柔软的被子里,枕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很快进入浅眠。

回忆冲入梦境,多年前的和刚发生的,混乱糅杂在一起,变成默影无声加载。

梦里,是高一刚开学不久,本该是做操的课间,因为下雨,课间操免除,学生们一下子多出来半小时的活动时间。

青春期的男生精力无处发泄,将篮球在教室的地板上拍得哐哐作响,走廊上挤满了人,处处都是嘈杂的人声。

空气是潮湿的,气温却不减闷热,南知呆在教室受不了,撑了伞去学校后门的小书店。

雨天的小书店门可罗雀,南知走过最前排的教辅书籍货柜,在无人的角落,盯着一排排书脊寻找当月的《萌芽》。

受众不大的文学杂志被店主放在货架的顶端,南知踮着脚尖去够,却始终差了点。

她缓了缓发酸的手臂,正要再试,忽听见身后有脚步声。

余光里光线被遮挡,鼻息间闻到很淡的洗衣液清香。

她正诧异,只见两根素白的手指从斜侧探来,松松夹住《萌芽》,再轻轻一带,将其从货柜顶端抽了出来。

南知吃惊抬眸,穿着校服的少年与她肩并肩,略微低头,漫不经心看她。

只一眼,她慌乱说了句:“谢谢。”

声音细如蚊蚋。

少年好似听见了,又好似没听见,什么都没说,只是将杂志往南知面前递了递。

南知对他的观察,始于这只清厉漂亮的手。再往上,白皙的腕骨从校服袖口露出,是线条流畅又不失力量的手臂。

她情不自禁移动目光,定睛落在他的眉眼处,眼眶狭长,双眼皮线条折出漂亮的形状,一双眸子黑得纯粹,神态却很淡薄,减轻了眼型带来的凌厉感。

清冽又凛然,像雪一样的少年。

“还要什么?”

低沉的嗓音唤回南知心神,她猛地垂落视线。

那是她从未体会过的心跳,她只能从玻璃反射中看到他的身影,带着不为人知的颤动与慌乱接过他手中的《萌芽》。

“没有了,谢谢你……”

两只手隔着微小的差距交接而过,有人从书柜另一边逛出来喊他:“室内篮球场开门了,去不去啊封呈。”

猝不及防的第三人闯入,南知像被抓到犯错的小学生,飞快收回手,连告别的勇气都没有,匆匆结账,撑伞跑入雨中。

细长的雨水如一道道银色的弧线,轻巧的在伞面滚落,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南知却好似听不见,因为有更猛烈的声音盖过了这场雨。

下了台阶,她隔着三角梅,回眸眺望小书店。

清俊挺拔的少年懒散与同学交谈,一侧头,望过来的视线若有似无。

南知吓了一跳,再次没出息的落荒而逃,一直到跑进连廊,这才停住。

她失魂落魄站了好久,直到铃响才想起自己要做什么。

她往教室走,步伐起初迟缓,随即逐渐轻盈,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心里却莫名填满了喜悦。

“封呈……”

南知将音节轻轻含在齿间。

轻快而隐秘的少女心事,灌满那年潮热的夏天。

小说《空降外科主任,他是我年少的初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南知怎么也没想到,楼上的新住户会是夏静。

她忽然想起,几天前,在食堂的时候神外的陆亦舟确实找自己问过一嘴印江澜的情况。

当时她只以为是陆亦舟自己想了解,完全没把这事和夏静联系在一起,现在想想,陆亦舟明明在南区买了房,何至于又来印江澜买一套。

他来打听印江澜的情况,显然是帮刚回国的夏静问了。

南知顿时有点后悔和物业上楼。

可现在的情况,也不容她退却。

夏静在问过那句话后,楼道里便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物业小姑娘左右看看,见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南知这会儿反而半个字都不说,挠了挠头,试探着打破平静:“封先生,这位是楼下6082的住户。”

夏静瞥眼物业员,淡淡道:“行,你走吧。”

物业一愣:“啊?”

不是调解矛盾吗?

夏静并不再回答。

南知想了想,和前男友变成邻居的这种发展太过狗血,她不想被第三人听到拿去当谈资,于是也说:“这里我自己跟他谈,你回去吧。”

物业员反应过来,左右看了看两人说:“噢……那,我就先下去了,南小姐封先生,你们……慢慢聊。”

说完,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很快,门口就只剩下南知和夏静。

南知心里琢磨着如何开口,夏静视线懒懒往她脸上一搭,没什么情绪地往里让了让:“进来说。”

南知没动。

她盯着夏静那双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睛,开门见山:“你为什么在这儿?”

这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夏静。

虽然知道有些事光是想想都很荒谬,但南知觉得世界上的事再巧也不至于巧成这样。

夏静侧身站在玄关里,扭回头望着她。客厅落地窗就在斜后方,他披着那层日光,埋在阴影下的眸底,是无法让人探究的神情。

“南知。”

沉默片刻,他开口,冰冷的声线牵动出各自不为人知的情绪,“你不会以为,我是故意打探你的住址吧?”

南知不说话。

夏静双手插兜,略显冷淡的视线依旧盯着她没动,过了几秒,倏而轻笑了声。

“据我所知,附属医院不少医生都在这里租房,环境好,出行便利,我为什么不能住这里?”

男人眉宇之间带着倦懒,唇角弧度似是嘲讽,盯着她慢慢开口:“所以你大可不必对我避之不及。”

“楼上楼下而已,能发生什么?”

他把关系摆得立场分明,仿佛生怕南知产生多余的联想。

南知心头颤了颤,脑海里的各种思绪都随之湮灭。

“确实。”

她慢慢点了下头。

十年前的事,或许在两人的心中,都留下了疤。

但以南知对夏静的了解,他那样骄傲的人,就算愤慨于自己提出分手,也不至于无聊到想要报复她。

更别说复合。

那是自重逢以来,南知从不敢奢望的事。

可就算甩人的是自己,却不代表她理亏到能一直忍受夏静无所不在的轻慢与嘲讽。

在医院尚且可以容忍,但脱下洗手衣后,她不认为自己还处于受制于他的地位。

“如你所说,楼上楼下而已,根本不会发生什么,我今天上来也不是为了和你进行不必要的寒暄。”

南知抬眸,表情是一惯的温软,眼底却冷静而平淡,“只是作为邻居,我认为还是需要互相体谅,你在休息日搞装修制造噪音给我带来了很大困扰,虽然我们不需要深交,但至少邻里间的和睦还是需要维持的,你说是吗?”

“……”

夏静看着她,眼神中没什么情绪。

好像自重逢以来,两人只要一接触,气氛总会变得剑拔弩张。

说完这席话后,南知浑身的力气忽然一泄,觉得以后的日子,大概不会轻松了。

她撇开眼,嗓音比刚才淡了很多,“希望你下次装修的时候顾及下邻居的感受,我没别的事了,今天打扰了。”

“进来说。”见她要走,夏静猛地抓住她手。

南知身体一僵:“放手。”

夏静深深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放了。

刚才的肢体接触太过短暂,但仅仅是那一秒,却让两个人同时都沉默了。

片刻后,还是男人率先开口,声线散漫拖腔带调:“话还没说完,急什么。”

南知转身,面无表情:“以我们的关系,似乎没有——”

“撞了我的车,不打算赔了?”

“……”

一句话轻飘飘的将人拿捏。

南知哑了两秒,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反正你有我微信,直接把车辆定损发给我就行,我会转账给你。”

至于进前男友的家门,她才没这种闲情逸致。

她说完就转身下楼了,夏静站在门口,没有再说什么,就这么看着。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间,他才垂下头,漫不经心从兜里摸出手机。

乌黑的碎发盖在眼前,遮盖住沉冷的眸色,他将一条信息从微信里发出,懒洋洋地看了两秒,才轻轻掩上门,回了房。

而楼下,南知还没来得及进屋,手机便“叮”了一声。

她将钥匙和手机一起摸出来,一边开门一边解锁。

夏静给她发了一张图片,点开放大,是一份车辆定损报告单。

南知扫了眼维修表的金额,需要她支付的部分已经标了出来。

她看了一眼,怀疑自己眼花,又多看了两眼。

再三确认没数错,顿时就有些上头。

刚拉开的房门被她重重推了回去,发出“砰”的一声。

南知只觉气血上涌,什么都顾不得了,原路又回到了6092门前。

6092的房门虚掩着,仿佛刻意为谁留着门。

她盯着那一线门缝,在敲门与破门而入之间仅犹豫了0.5秒,便直接抬手将门拉了开来。

室内干净整洁,装潢精致有品味,是极简的白灰。

落地窗前的阳光洒了满地,男人站在光里,身形高大,眉眼如墨,手里捧着一个玻璃水杯,毫不意外地望过来。

四目相对,他浑身透着淡漠,“还有事?”

南知终于卸下平静的伪装,连基本的礼仪都顾不上了,开口便是:“夏静!你看我很像冤大头吗!”

小说《空降外科主任,他是我年少的初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