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倾世狂妃

倾世狂妃

会云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惊鸿本是二十七世纪的外科圣手,谁知一场预谋已久的谋杀将她带到了三千年前,成为了众人眼中满腹草包且貌丑无盐的呆傻质子公主楚惊鸿。一场意外相遇,让她与传闻中冷酷无情又孤高自傲的战神将军御龙渊之间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当她手握绝世医术华丽转身之时,她成为了举世闻名的女神医,同时也成为了御龙渊放在心尖上的挚爱……

主角:楚惊鸿,御龙渊   更新:2022-07-16 01: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惊鸿,御龙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倾世狂妃》,由网络作家“会云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惊鸿本是二十七世纪的外科圣手,谁知一场预谋已久的谋杀将她带到了三千年前,成为了众人眼中满腹草包且貌丑无盐的呆傻质子公主楚惊鸿。一场意外相遇,让她与传闻中冷酷无情又孤高自傲的战神将军御龙渊之间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当她手握绝世医术华丽转身之时,她成为了举世闻名的女神医,同时也成为了御龙渊放在心尖上的挚爱……

《倾世狂妃》精彩片段

急促的脚步声,刺耳的鸣笛声,隐忍的嘤嘤啜泣声,还有各种呼救声。

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让人不难想到,这是一间医院的急救中心。

“董事长,找......找到......找到楚博士了!”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上气不接下气的朝着眼前的男人禀报着。

“人呢?!”被称呼为董事长的男子,名唤御龙章,是首屈一指的财团大佬。此刻听到手下人的禀报,他急切握住西装男的手臂,力气之大几疼他忍不住咧了咧嘴。

“在......就在后面!”

听到手下人这么说,御龙章微微松开手,就在他还没想好应该摆出惊喜还是愧疚的表情时,那黑衣男口中的楚博士踩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哒哒哒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楚惊鸿,是这个二十七世纪首屈一指的外科圣手,她是最优秀的,没有之一。

看着楚惊鸿一身标志性白大褂,却配了一双银光闪耀的高跟鞋,御龙章知道,她应该是被从哪个宴会上强拉出来的。

楚惊鸿经过御龙章,一个眼神也不屑给他,这是曾经是她的未婚夫,却为了家族利益娶了抢救室躺着的那个女人,缪梦。

“楚博士,患者缪梦,23岁,身高163cm.体重55KG,无烟酒史,无过敏史,一年内没有动过大型手术。受伤位置于心脏,子弹穿过她衣服配饰,射入右心房,由于配饰降低了子弹的穿透速度,所以子弹没有穿透心脏。”

手下助理医生简明扼要的介绍着患者的伤情,楚惊鸿一边听着一边任由助理帮她换上手术服。

“只在右心房,这样的手术你们也能做。”楚惊鸿的语气带着几分漫不经心,跟她雷厉风行的工作态度截然不同。

助理医生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开口道:“抱歉楚博士,子弹距离主动脉弓太近了,院里医生都不敢轻易下手,所以才请您回来。”

楚惊鸿斜眸看着责任医生,也不开口说话,甚至连眼神都不锋利,可助理医生仍旧觉得脊背发寒,咽了咽口水说道:“是龙董事长点名要您来为龙夫人手术。”

楚惊鸿嗤笑一声,阔步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除了准备就绪的五个助手之外,什么工具都没有。

因为众人知道,所有医疗器械,楚鸿都会带在身上,因为她是整个世界唯七的医疗空间携带者,编号DT0827C。

楚惊鸿神识一动,附着于手腕内侧的医疗空间瞬间发出一道绿色冷光,光线所及之处,出现各种手术仪器及耗材。

助力们虽然羡慕,却不敢嫉妒。

被选中与医疗空间融合的人不下千万万,可活下来的,只有七人。

......

手术很顺利,这种程度的伤势对于楚惊鸿来说简直跟切黄瓜一样简单,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那边缪梦的情况刚稳定,一把沾着血的手术刀,却刺入了她的心脏!

楚惊鸿惊讶的抬头看着刺杀她的人,这是跟了她五年的助理医师,也是刚刚向她禀报缪梦伤情的人。

楚惊鸿下意识问了一句很没营养的话:“为......为什么?”

助理医师开口道:“龙董事长吩咐了,缪梦小姐不能活着出去。”

楚惊鸿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一副什么表情,只在意识消散之前,说了一句:“她不能活,你杀她啊,你杀我做什么!”

楚惊鸿就在自己玩笑一般的话中死去了,外科圣手,死在自己的手术刀下,本以为人死如灯灭,可她却没想到,还有更大的一个玩笑等待着她。

——

强烈的失重感让昏迷的楚惊鸿从黑暗中猛地惊醒。

映入眼帘的便是碧蓝如洗的天空,楚惊鸿的大脑里闪过一个可笑的年头,那就是这阴曹地府,竟然环境还挺好?要知道二十七世纪已经没有这么蓝的天空了。

然而这种可笑的感慨也不过就是一晃而过,楚惊鸿很快意识到自己在极速坠落,耳畔寒风猎猎刮的她脸颊生疼,可是意识到又如何,她完全无力反抗啊!

“啊——”伴随着她生理性的尖叫,她砰的一声摔落在地面上。

地面上?

楚惊鸿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个地面软软的,一点也不疼,只是有些粘腻。

楚惊鸿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令她难以想象的恐怖画面。

若不是她做了外科医生多年,若不是她还有个做法医的闺蜜,她此刻一定会直接被吓死过去的。

眼前看起来是一个人,一个全身上下都是血的血人,不仅如此,他还睁着眼睛定定的看着她,而他那眼眶里,本应该黑白分明的眼球此刻是血红一片。

这......这是一个被扒了皮,血肉模糊,死不瞑目的人吗?

楚惊鸿觉得手心一片粘腻,连忙收回手,不意外的看到满手鲜红的血液。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她似乎是摔在了这个扒皮人的怀抱中。

楚惊鸿感觉一阵恶寒,连忙就要起身离开,然而忽然觉得腰上一紧,这死人竟然扣住了她的腰。

这是死了还是没死啊?饶是见多了血肉模糊的场面,楚惊鸿还是觉得眼前的景象太惊悚诡异了。

“抱着我!”一道低沉中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从眼前的扒皮人口中流出。

楚惊鸿觉得自己身上的冷汗肯定比眼前人身上的血还多。

她僵硬的不敢动,可那血人似乎有些不满她的反映,伸手捏了一下她腰上的软肉。

“啊,抱抱抱!你别动!”楚惊鸿连忙忍着恶心,双手勾住血人的的脖颈,可是身体仍旧僵硬的和他拉出一点距离。

血人本来呼吸有些急促,似乎在极力隐忍着痛苦,伴随着楚惊鸿的手掌落在他的肌肤上,他的呼吸也渐渐平稳几分。

但只是这样,却无法满足他身体的渴望。

“抱紧些。”

楚惊鸿一脸黑线,这血人是要临死之前做个风流鬼么?一身粘了吧唧的血,谁要抱紧他啊!

见楚惊鸿没有回应,那血人立刻将手更加捏紧几分,可是却没有别的举动。

但是他手劲儿太大了,捏的又是楚惊鸿腰身那种软软的地方,直接让她又疼又痒的缴械投降了。

“啊!行行行!你松开点!”


感受到腰上的力道确实放松了几分,楚惊鸿认命一般撑起身子,索性直接从横坐变成的跨坐在他的腿上,双臂用力一搂,揽住那血人的脖颈,直接将那血人的头搂在怀中,紧紧的相拥。

血人身子明显抖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女子这么大胆,竟然用这种姿势拥抱他。

下巴被迫压在她的颈窝处,血人闻到了一股好闻的气息,有点像薄荷叶的清凉气息,又有点像栀子花的甘甜香气,将他身上浓重的血腥气驱散了大半。

嘴唇滑过了她脖颈细腻的皮肤,让血人心中生出一抹奇怪的感觉,仿佛嘴下面的不是人,而是一颗好吃软嫩的糖果,让人忍不住想品尝更多。

血人喉头滚动了一下,却无法压制住张开嘴的冲动,他薄唇轻启,轻轻吸住了楚惊鸿的脖颈,然而他行动受到束缚,能做的也仅此而已,连伸出舌头舔骶一下似乎都做不到。

然而伴随着这种亲密的拥抱,血人身体的僵硬开始渐渐缓解,体表的疼痛,也慢慢褪去。

就在他觉得自己可以稍微活动一下身体的时候,猛地感觉脖颈一阵轻微的刺痛。

刺痛过去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晕眩感觉,意识朦胧中,血人听到了楚惊鸿最后一句话:“差点让你咬了啊,呼......还好我机智。不管你是人还是鬼,你都好好睡一下吧,本小姐没时间跟你耗了!”

话音落下,血人软软的倒了下去,而楚惊鸿则是站了起来,重重松了一口气,她刚刚换做这个姿势,就是为了方便从医疗空间里拿出镇静剂。

还好还好,在眼前这个怪物要吃了她之前,她先把他放倒了。

只是不知道这怪物是怎么回事,医疗空间明明对他没有任何提示,这说明他根本没有受伤,可为何他全身都是血呢?

难不成是吃人的时候沾染到别的人?

想到这里楚惊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拔腿就跑。

——

半个时辰后。

两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拿着干净的衣衫还有干净的帕子来到血人面前,看到血人昏迷不醒的样子,两个男子顿时大惊失色。

“王爷!”其中一人连忙冲向那被称呼为王爷的血人,下意识伸手探向他的鼻息。

然而还不等他手指靠近,就感觉手腕一紧,竟然被那血人攥住了。

“王爷!您怎么能动了?您怎么样了?”另外一个黑衣人连忙伸手去搀扶他。

血人挥挥手,拒绝了侍卫搀扶,他盘膝而坐,一层白雾浮现在身上,两个暗卫连忙退后几步,白雾附着于血人体表,片刻后将体表的血渍都凝结成冰,又过了一会儿,血冰一片片迸裂脱落,露出血人那本来的肤色,竟然看起来没有半点脏污。

待全身都干净之后,血人才从暗卫手上接过帕子,擦了擦脸上遗留的碎冰。

此时此刻,他双眼中的血色也退去了,剩下的只有黑白分明清透冷冽的双眼,和犹如神仙雕刻一般的俊颜。

若是刚刚他以这付令天地失色的容貌去面对楚惊鸿。楚惊鸿一定不会用镇静剂撂倒他的!

“本王无事!”原来这一身血的怪兽,竟然是大周的战王——御龙渊。

“王爷,您怎么能动了?今日似乎还不到时辰!”暗卫风行有些担忧的问着。正常来说这血咒发作,应该是从子时开始,午时结束。

怎么能动了?御龙渊忍不住想起那个从天而降落在他怀里的大胆女子!

他也不明白,为何碰到她,就能动了,一开始只是是手指能动,可是等她完全将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开始回笼了!疼痛的感觉也瞬间消减大半。

她是什么人?为何能缓解他身上的血咒?

“去查一个女人!”御龙渊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只是他没想到,他和这个女人很快又再见面了。

——

楚惊鸿脱困之后,几乎是拔腿就跑。因为在刚刚和那血人纠缠的过程中,她的脑海中已经涌入了大量的信息。

只是这信息越多,楚惊鸿越怔愣。

她......她竟然穿越了?

楚惊鸿是相信科学的,但是也相信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比如第六感,又比如平行空间。

有句话不是说的挺好的么,迷信科学也是一种迷信,既然都是迷信,那就不分彼此了。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种玄学的事情,会落在她身上。

这里是三千年前,但是却不是她历史课本上学过的那个西周。

这是空间轨迹上另外一条支线,这里是她完全陌生的世界,这里叫做——九方大陆。

在这里存在着五个国家,东夏,西赵,南秦,北楚,还有一个大商。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独立于皇权之外的城池。

而五国当中,以大商为首,其他小国各自为政,却要年年上供,还要送质子到大商,以表俯首称臣之心。

而楚惊鸿好巧不巧的,就是五国中最弱的北楚,送到大商的质子,北楚皇帝的第七个女儿,惊鸿公主。

她九岁入京城,如今已经过了六个年头了,十五岁的楚惊鸿,刚刚及笄不久,可在这个时代却已经算是大姑娘了。

不是楚惊鸿不信啊,是她看到小河里倒映出自己这付穷酸的样子,实在难以和公主两个字联想到一起。

面黄肌瘦,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最重要的是满脸的胭脂水粉,堆了得有半斤吧?指甲轻轻一刮,都能刮下来一层的那种。

这样子是公主?楚惊鸿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想这个年代对公主的要求竟然比前世KTV里还低。

按照她的记忆,昨天是东夏公主,温凉玉的生辰,温凉玉在行宫设的小宴席,众人纷纷去道贺,她自然也不能失礼。

可后来是怎么了......

她好像喝多了,然后就被人抬走了,再然后就被从山顶推下来了。

原主胆小怯懦,不等摔死就先吓死了。

这才有了楚惊鸿的穿越。

楚惊鸿撇撇嘴,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催的,穿越到一个质子身上已经身不由己了,而这个质子还惹上了杀身之祸。

这以后还能有消停日子么?那些对她下杀手的人,一次不成,不会来第二次么?她这是挡了谁的路了?


“人在那!快抓住她!”

一道怒吼声,打断了楚惊鸿的思绪,还不等她看清楚是谁在大呼小叫,周围便唰的一下围上来一大群的侍卫。

“大胆楚惊鸿,竟然敢趁行宫设宴,与野男人私奔,你是不要命了还是不要脸了!”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穿过层层围守,刺入楚惊鸿的耳道中。

质子没有皇帝准许,是不可以离开京城半步的,这楚惊鸿光是踏出城门一步,就已经是死罪了,再加上一个与野男人私奔的屎盆子,简直罪加一等。

眼前这声音刺耳的女人还真是怕逼不死她啊!

楚惊鸿不厌其烦的挖了挖耳朵,这声音的主人她认得,南秦送来的质子公主,袁霏雨,大家都是人质,也不知道她一天天哪来这么多优越感。

“二皇子殿下,您看雨儿说的没错吧,她果然逃出城外了,还害的咱们找了她一整夜。”

二皇子?楚惊鸿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下,这个二皇子好像是和她有婚约的,若说婚约也有点牵强,因为大商皇帝没有答应这桩亲事,是她北楚那个便宜爹,主动说将她送给二皇子,及祭之后便成亲。

眼下她已经及笄两个多月了,二皇子压根儿就没提过这件事,嫌弃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

楚惊鸿撇撇嘴,对二皇子不太抱有希望了。

人群被侍卫分开到两边,空出一条路来。

楚惊鸿顺着这条路,看到了阔步而来的三个人。

左边女子一袭粉衣,娇俏中带着几分居高自傲,就是那南秦公主袁霏雨了。右边女子一身温柔的鹅黄色襦裙,看起来端庄得体,是东夏公主温凉玉,也就是昨天摆生辰宴的人。

至于中间这个一身绛蓝色锦袍的男子......

楚惊鸿看到男子样貌之后顿时怒不可遏,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冲上前去,动作之快周围的人都来不及反应!

“御龙章,你个王八蛋!”

啪!话音一落,便是一声脆响!

一个脆生生的大巴掌稳准狠的甩在了眼前男子脸上,直接将他的头打的歪在一侧。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楚惊鸿一巴掌打完之后根本不泄愤啊!

御龙章与她都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却在订婚典礼上被缪梦抢走,然后他又点名道姓让她在自己二十四岁生日当天,去为情敌手术。

行吧,医者仁心,她救了,可御龙章呢?竟然买通她助理医生来杀她。

这个渣男!!

楚惊鸿抬起手,立刻就准备再来一个反抽,然而这次男子反应迅速,唰的一下扣住了楚惊鸿的手腕!

“楚惊鸿你发什么疯!”男子双眼中熊熊怒火几乎要夺眶而出。

楚惊鸿刚想反驳,就听见温凉玉的声音:“惊鸿妹妹,你怎么能打二殿下呢?知道你昨夜失踪的消息,二殿下可是带人找了你整整一夜啊!”

温凉玉十分担忧的看向大商的二皇子,御衡,也就是楚惊鸿名义上的未来夫君。

听了温凉玉的话,又看了看眼前男子的打扮,楚惊鸿猛然意识到......

她......她认错人了!

见楚惊鸿愣住了,二皇子御衡用力将她推开,楚惊鸿一个没稳住,摔坐在了地上。

突然袭来的疼痛,让她本来犹如火山即将爆发的怒火,迅速平息下来。

她仔细想了想,没错,这大商的二皇子她是见过的,容貌确实和那个王八蛋御龙章一模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前世今生的宿敌么?!

楚惊鸿低着头,不停的给自己心理安抚,反复告诉自己,眼前已经不是她生活的那个世界了,这里是皇权在上的地方。

她刚刚拿一巴掌,足以让她死十个来回了。

混蛋啊,她要怎么才能脱身呢?装昏迷行不行?

楚惊鸿用眼神瞥了一下周围虎视眈眈的侍卫,心想装昏迷这招怕是行不通,万一这贱男人下令打醒她怎么办?她可是很怕疼的!

装昏不行,那就只能装傻了!

只是还不等她有什么反应,御衡便走到她面前,居高令下的冷声道:“你是想装昏,还是想装傻?楚惊鸿,收起你的小心思,别试图引本殿的注意力,本殿是不会娶你的!”

御衡揉着脸上的巴掌印,终究还是忍下了抽回来的冲动,他是皇子,还是太子的热门人选,不能做当街打女人这种事,想收拾楚惊鸿,来日方长!

御衡的前半句话,还让楚惊鸿觉得眼前这个二皇子是个聪明人。

可这后半句话......直接让楚惊鸿满头黑线嘴角抽搐,这人能不能要点儿脸?她哪里像要引他注意的样子?

楚惊鸿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虽然高度仍旧不及御衡,可说话的气势一点也不弱:“二皇子殿下,您没听袁公主说的话么,我是去私奔未遂,您想想啊,我连私奔的心思都有了,怎么可能还怀着高攀的意思啊?殿下过虑了!”

楚惊鸿翻个白眼,那模样分明就在说“你以为你是谁啊,本小姐看不上你!”

御衡被楚惊鸿说的一愣。

这个女人爬他的床都爬了三次了,现在忽然这样说,这是什么套路?欲擒故纵?没错了,肯定是这样!

御衡冷笑一下:“哦?私奔?那本殿倒要看看,你跟谁私奔?谁有这么大胆子带着北楚的质子私奔!”这可是欺君之罪!

楚惊鸿冷笑一下:“啧......殿下这么咄咄逼人的询问,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在吃醋呐!”

御衡被楚惊鸿这付破罐破摔的态度气着了,她以前都是乖乖怯怯的,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么!

“不知羞耻!今日你若不把奸夫交出来,本殿就在这城门口砍了你的脑袋,北楚也不敢说一个不字!”

楚惊鸿看的清楚,这御衡眼中的杀意没有丝毫作假,无论是恼羞成怒,还是本来就对她恨之入骨,眼下这种杀意都会给她带来威胁。

楚惊鸿抿了抿嘴,对自己刚刚的冲动有几分后悔了。

可初来乍到,让她一下从万众瞩目的楚博士变成做小伏低的质子公主,她真的需要一点时间适应呐!

啧啧......麻烦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