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重生嫡女娇又飒

重生嫡女娇又飒

柿饼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方念惜是名门贵女,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她却因为爱错一个男人,害得满门惨死,从此她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再睁眼,她发现自己重生在了过去,一切都还有补救的机会。这一次,她誓要血债血偿,神挡杀神,佛挡诛佛。可在复仇路上,方念惜一不小心招惹了个麻烦家伙。凌慕寒是本朝天师,鬼魅邪气,肆意妄为,非说要娶她!

主角:方念惜,凌慕寒   更新:2022-07-15 21: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念惜,凌慕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嫡女娇又飒》,由网络作家“柿饼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方念惜是名门贵女,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她却因为爱错一个男人,害得满门惨死,从此她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再睁眼,她发现自己重生在了过去,一切都还有补救的机会。这一次,她誓要血债血偿,神挡杀神,佛挡诛佛。可在复仇路上,方念惜一不小心招惹了个麻烦家伙。凌慕寒是本朝天师,鬼魅邪气,肆意妄为,非说要娶她!

《重生嫡女娇又飒》精彩片段

元前十六年,刚结束天下大乱,改朝换代,推翻了暴君统治。

新帝登基,封后大典,举国同庆。

此时。

皇城内,冷宫中。

“方念惜,朕再问你一遍,东西你藏在何处?”

叶怀尘俊眉凌冽,声音淡漠,眼前匍匐的女子仿佛只是一个陌生人,没有丝毫的怜悯,“如果你再这么不识好歹,就别怪朕不顾往日情谊了!”

往日情谊?

这四个字,宛如魔咒般回旋在方念惜的脑海中,甚觉悲凉:“我们之间何来往日情谊?叶怀尘,由始至终你根本都只当我是一个棋子,当你和这个贱人串通背叛我时,我们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了!”

听见她的话,站在叶怀尘一侧的女子款款走了过来,目露忧虑说道:“姐姐这话可不对了,要不是本宫慈悲为怀,陛下早已将你处死了。”

语气轻和,却字字诛心。

方念惜笑了,一路走过来的时光恍如梦境,就是这对狗男女,害她家破人亡,最后还落得如此下场。

面前这两人,一位是她年少欢喜,情根深种的未婚夫。一位是她芝兰之交,幼时便养在家中犹如嫡亲姊妹。曾一度觉着自己幸福的宛如梦境一般,可如今看来却是她太过愚昧蠢钝!

想到以往的种种,方念惜原本灵动的眸子此时染上了一层阴霾,藏着深深的恨意,突然扬起笑脸,语气似乎带着几分妥协:“好啊,你过来,我告诉你东西在何处。”

听言,尤秀媚和叶怀尘同时一喜,“姐姐,早知如此,何必受这么多皮肉之苦呢,早些识趣不就好了。”说着,尤秀媚从叶怀尘的怀中离开,迈着碎步走到方念惜身前,半蹲下细听,“姐姐,请说吧。”

方念惜低垂着眸子,像是怕极,嚅嗫开口,声若蚊虫。尤秀媚不奈烦的凑近,却压不住眼底的得意,这幅丧家之犬的样子,哪有往日方大小姐的高傲模样!

突然,方念惜扬起满是血迹的小脸,露出一抹森冷的笑意,洁白寒森的牙齿狠狠地朝着尤秀媚的耳朵咬去。

“啊!!”

仇恨让方念惜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竟然生生将尤秀媚的半只耳朵给咬了下来。

血,溅了满地。

方念惜苍白的唇染上了鲜血,显得极为妖冶,原本清澈灵动的桃花眸似乎枯竭了,满是死灰与恨意“我诅咒你们,生生世世,不得善终,不得好死!”

“啊!皇上,我的耳朵!”尤秀媚吃痛大叫,一脚狠狠的踹在方念惜胸前。方念惜被严刑拷打之后重伤在身,身子早就垮了,被这一脚踢翻在地,一口心血直直喷出,落在脸上。

眼前是漫天散落的红色,好像她十三那年的梅花雨。苏念惜泪水早就干涸掉了,一滴血泪沿着颌角缓缓划下,周围的景象好像变得飘渺无比。

“方念惜?念惜,我错了,你不是最爱我吗?东西在哪?你说啊,你说啊。”耳朵传来叶怀尘慌张的声音,“太医!给朕救人。”

急匆匆的脚步传来,只可惜她心己死,这具身体已经无力回天了。

是她的错,误把长安纵马的风华少年当作真命天子,一见误终身!

是她的错,误将豺狼作宝,引狼入室,亲如姊妹,却落得家破人亡!

是她的错,是她害死了阿娘,害死了大哥,害死了方家满门!

一念之差,一生之痛,阿娘,念惜来找你了。满脸血污的女子闭上双眼,大殿中的慌乱与她再无关系......

黑暗,漫无边际。

“大夫,我们家念惜怎么样了?为什么这么久了也没醒过来?”

一道慌乱的老声响起,让方念惜心中一揪,这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得她日日梦回,以至于后面有人回答的声音都飘远了。

那是她的姥姥,方家的老夫人。

可是姥姥早在三年前叶怀尘正式起兵谋反的时候,方家被满门抄斩时就死了。

老了,也不得全尸。她这种人,死后一定是进十八层地狱吧。方念惜心中苦笑,耳边清晰的声音却让她的心越来越慌。

“眼睛动了,眼睛动了。”

方念惜睁开眼睛,床头飘荡的紫色流苏一时间晃得她有些恍惚。

这是......她未出阁的闺房?床前的人渐渐清晰起来。

方念惜目光扫过床前面容焦急的老夫人,姿态端庄眉头紧皱的蕙兰面上,什么冰凉的东西顺着眼角划过鼻尖,慢慢的爬下来,痒痒的。

看到宝贝孙儿流泪,方老夫人还以为方念惜是因着方家阻拦她与二皇子叶怀尘订婚,连忙道:“念惜啊,我的乖孙女啊!你如果真的想要和叶怀尘订婚可以告诉姥姥啊,姥姥不拦你了好不好?何苦害了自己身子!”

“你这孩子,太不懂事了。”蕙兰满眼含泪,一脸庆幸后的恼怒,“就算你钟意二皇子,难道他比你的家人更重要吗?”

蕙兰难掩差点失去女儿的慌乱,声音凌厉,却拉住了方念惜茫然的思绪,只觉得格外亲切。

和叶怀尘订婚?投湖?

她重生了!

回到了还没嫁给叶怀尘的十五岁!

方念惜身体不住颤抖,泪水将面前的视线模糊掉。

姥姥还在,娘还在!方家也还在!


方念惜看着方老夫人,家人都安在,不禁红了眼眶。

“看你,把孩子都吓到了。”方老夫人见方念惜泪流满面,不由得责怪一旁的方夫人。蕙兰此刻也疑心她是不是说了重话,心中愧疚,上前一步坐在床沿边,掏出手帕擦干了方念惜面上的泪水,轻声道,“好了,别的事你若是想要,我们也不拦你,从小到大哪件事没依你,容我再与你父亲商量商量。”

“乖囡囡,可心疼死我了,先趁热把药喝了,老身好歹也是皇命亲封的浩命夫人,去向皇上讨个恩典也是有资格的。”

角落里,尤秀媚听见方老夫人和蕙兰的对话,低垂的美眸中闪过一丝嫉恨和计划得逞的满意。

而一幕完完整整地落入方念惜眼底。

接过蕙兰端来的药,方念惜也不矫情,将苦药一口饮尽,一旁的丫鬟体贴递上蜜栈,方念惜含在口中,直到口中苦味散去,方念惜突然道:“姥姥,娘,我不想和他订婚了。”

她的一番话,直接将房间内剩下几人惊得抬起眸看向她。

方念惜看去,如今的尤秀媚尚且年幼,因此脸上惊诧的神色没有遮掩,眸底也隐隐露出嫉恨的意味。

方念惜心里冷笑,难怪尤秀媚在她耳边不停的念叨着二皇子如何优秀,甚至不断给她制造危机感,引得她跳下镜明湖,若非重来一世,她是如何也察觉不到尤秀媚这这么早的时候便与叶怀尘勾搭在一起,算计着她。

方老夫人踌躇了半响,试探性地问道:“乖孩子,你想好了吗?二皇子未必是你的良人,如果你真的想开了,日后姥姥定会为你挑选称心的夫婿。”

然而尤秀媚却有些沉不住气,诧异地问道:“姐姐,你是不是高热一场,糊涂了?你,你不是告诉过秀媚,非二皇子不嫁的吗!”

听见她的话,方老夫人和蕙兰都不禁蹙紧眉宇。

“这话若是传出去,念惜一个未出阁的少女如此说,怕是会招惹闲言碎语,尤姑娘慎言!”方老夫人严声道。

方念惜将一切看在眼里,不禁轻笑,

“姥姥,娘,鬼门关里走过一趟,我想明白了有些事情不可强求,而且在我心里你们比二皇子重要多了,你们不同意,我便不嫁。”

“而且尤妹妹,你也不必那么用力撮合我和二皇子了,我已无心于那人,妹妹还是省省吧!”

此时,尤秀媚一愣,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只得淡淡嗯了一声。

她疑心有什么地方变了,正要开口,门外却传来一阵喧哗。

一身青翠服饰的丫鬟快步走了进来,在方老夫人面前行了一礼,开口道:“老夫人,夫人,小姐......二皇子和诸位世子来了,请求探望小姐。”

“......”

方老夫人很是为难,方念惜跳湖的原因就是为了要嫁给二皇子,结果现在对方带着人来说是探望,但谁又知道是不是为了看笑话呢?

方夫人蕙兰轻声说:“娘,人来了,总不能晾着二皇子......”

方老夫人自然懂分寸,望向方念惜道,“念惜,你在床上好好休息,我们去待客便是。”

方念惜点点头,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尤秀媚,只见尤秀媚清秀的黛眉下那双灵动的眸子闪过几分阴沉。

上一次,二皇子正是借着探病的由头邀请她参加悦城花宴。

花宴,是悦城百年来的传统,悦城里只要未婚男女皆可参加,名头是打着聚会,实则为相亲宴会。

上一世,她满怀期待的应邀,却不知谁泄露了她为了二皇子跳湖的消息,花宴上众多世家公子都乐得看她笑话,她衣裳被污,狼狈之极,成为贵族公子姑娘中的笑柄。

想至此,方念惜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房间中的方老夫人等人及尤秀媚已经去了方家大厅迎客,她素手披上一旁的雪织素衣,下床穿上罗锦吊海兰珠缎面鞋,尽管脑中仍有片刻晕眩,仍咬牙坚持走了去。

叶怀尘和一众少爷们走进方家大厅,看着方老夫人一众人来了,朝着方老夫人和蕙兰夫人轻轻一鞠躬,轻声说:“听闻方小姐跌入湖中,故而前来探望,打扰还请见谅。”

“二皇子客气了,亲自探望小女是方家殊荣。”方老夫人不慌不忙的打着官腔,抬手示意丫鬟等人添茶。

叶怀尘不动声色的打量了方老夫人身后,不见方念惜,谦逊开口,“不知方小姐在房中,怀尘能否探望念惜妹妹。”

方念惜一未出阁的少女,二皇子见面本多有不便,但叶怀尘一声念惜妹妹,表明他只把方念惜作妹妹看待,化解了男女之别,再拒绝多也不便。

方夫人蕙兰面露难色,她自是不希望在这异常的时刻让叶怀尘见到自家女儿,万一二皇子示好又勾起女儿情愫,她自是不乐意看见,只是也不好得罪二皇子。

正在万般纠结犹豫之际,一道清丽的女声传来,尤秀媚面色一怔,众人目光向屏风后走去。

“我来迟了。”

一道素色身影显露出来,面色白如脂玉,唇色淡如粉桃,身量纤细,如清水芙蓉无它雕饰。

这?是方念惜?一时间众人有些呆愣。

方家宠女儿的名头可是整个悦城知道,是已方念惜娇蛮任性,刁钻跋扈的名头是出了名的,眼前这看起来虚弱的美人儿可不像。

“囡囡。”方老夫人目露担忧,惠兰赶紧过去扶住方念惜,略责备道,“你身体虚弱就不要走动。”

“姥姥,娘,我没事。”方念惜淡笑着安抚下姥姥情绪,目光又落在面前的二皇子身上,她屈身形行礼,叶怀尘赶紧道,“方小姐体虚,不必多礼。”

方念惜坚持行完礼,望向面前面如玉冠的少年,前世的种种犹如走马观花一般在她眼前浮现,面前看似温润如玉的少年君子与那冷酷无情的帝王相重合,她微微晃了晃,一旁的尤秀媚赶紧上前一步扶住她关切问道,“姐姐没事儿吧。”

方念惜不着痕迹后退一步推开尤秀媚出来的手轻摇头。

叶怀尘身后一众世家公子把方念惜的神情收在眼底,不约而同露出一抹好笑,这方家小姐喜欢二皇子一事果然不假,连见个面都如此欣喜激动。

众人神色各异,方念惜压下心中的波澜,暗暗握拳,掩住眸中的恨意。

“此次来,特地带了一株上好的千年人参,以及雪国传来的南海珍珠。”这两份礼品贵重,二皇子面色淡淡的,却引起周围的人一阵小小的惊呼。

一旁人捧来礼盒。

这南海珍珠看着色泽明亮,圆润硕大绝非凡品。二皇子竟然如此大方。

虽然方家并不缺好东西,但带礼上门,也显现出了二皇子的诚意,方老夫人的面色缓了缓。

“不必了,多谢二皇子好意。”方念惜稳住了心神,目光扫过散发温润光芒的珍珠上,淡声拒绝。


“昔日是小女子心智不成熟,给二皇子造成了诸多困扰,也给家里添了很多麻烦,日后我便不会缠着二皇子不放。”

方念惜一股脑地说出心中所想,断掉叶怀尘的如意算盘。

周围一片寂静,像是不相信方念惜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二皇子送礼,往日一直黏着二皇子不知廉耻的方念惜居然还拒绝了,怕不是落水淹傻了?

方念惜无视周围奇怪的目光,转身回到了方老夫人身边,一副乖巧的模样,丝毫不看叶怀尘。

叶怀尘微怔,目光落到立于对面目不斜视的方念惜身上,神情不变,“既然如此,就不叨扰方小姐病体了,十日之后便是悦城花宴,想来方小姐定不会缺席。”

“自然。”方念惜声音平静,这次花宴,她必参加。

叶怀尘带着一众人告辞离开,目光平静,离开时嘴角却不由挂起一丝不屑的笑。欲拒还迎的新手段?若非看到方家的权势上,他根本不会特意上门。

见人离开,女儿对二皇子态度也不似那般热络了,蕙兰松下一口气。

“好了,念惜还得修养,都散了吧。”方老夫人威严的声音传来。

这是在逐客,尤秀媚听得分明,却不敢反驳方老夫人,只能用期待的目光看向方念惜,希望她能留下一下自己。

今日事情变化太过突然,她心中慌乱,还想再试验方念惜一番。

只是,她期待的目光直接被方念惜忽略了,只见她含笑点头:“谢谢姥姥,姥姥也休息吧。”

“好,好。”

方老夫人被方念惜体贴的话哄得眉开眼笑,扫了尤秀媚一眼,“秀媚啊,既然念惜要休息,你也回了吧。”

“是,秀媚先告辞了。”

尤秀媚鞠躬,轻声说:“念惜姐姐,我明日再来看你。”

谁知,方念惜直言道:“不必了,我这段时间打算闭关好好歇息,你不必来了。”

“......”

尤秀媚不可置信地看着方念惜,要知道她借住在方家,与方念惜同吃同用,关系很好,哪听过方念惜的拒绝。

她装作委屈,呢喃问:“念惜姐姐,你可是怪我没及时救你,我也不会游泳......”

不等她说完,方念惜已经不耐地摆手:“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安静一段时间,思考一下人生,暂时不想见任何人而已。”

“这......”

尤秀媚还想说什么,蕙兰却感应到了女儿对尤秀媚态度的改变,冷声道:“尤小姐还是回院休息吧。”她向来不喜这个借住在府上的相府庶女,老夫人的远亲。

“......”

尤秀媚万万没想到,明明跳湖之前,方念惜还对自己言听计从,怎么现在态度却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

难道跳湖摔到脑子了?

她死都不会想到,方念惜已经重来一世了。

无奈之下,尤秀媚只好告辞回了梅花小院。

方老夫人和方夫人蕙兰也随后离开了。

四周寂静无人,方念惜转身回房,阳光从廊顶落下,刺人眼目。

她微微晃神,直到这时候,她才有时间好好整理一下记忆,突如其来的重生让她措手不及,不知是该兴奋还是该流泪。

熟悉的方家,幼年的宠溺,像是大梦一场。不过,哪怕是梦,她也要在梦里亲自让叶怀尘和尤秀媚生不如死!

前一世被你们耍得团团转,这一世我一定要亲手毁掉你们最在乎的东西。帝位,叶怀尘这辈子想都别想!

方念惜足不出院,养了好几日,才逐步适应了回到十二这年。

天明,今日正是悦城相庆的花宴。

早早的,马车就在外面等候,还有等候了多时的尤秀媚。

上一世,尤秀媚在她醒来后,知道要参加花宴时,就出谋划策要她在花宴上给叶怀尘表白。

这一世,她没给尤秀媚开口的机会,她居然不死心的在这里等着她?

“念惜,终于等到你了。”

尤秀媚笑得明媚:“这些天你一直在闭门谢客,想找你说些体己话都不行。”

经过这些天的思考,方念惜已经能控制心中滔天的恨意,此时只是淡淡地问:“找我做什么?”

马车缓缓向皇城行驶去。

尤秀媚敛去眸底的恨意,故作委屈:“这不是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法子帮你,一定可以让二皇子对念惜姐姐倾心的。”

方念惜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秀媚妹妹啊,我对二皇子无兴趣,你不必再作这些幺蛾子。”

尤秀媚笑容一僵,“姐姐真会开玩笑。”

“听不见?那我就再告诉你一遍。”

马车的了狭小空间中,方念惜凑近尤秀媚耳边,一字一顿,清晰无比地道:“我不想嫁给二皇子了,听懂了吗?”

尤秀媚瞪大了眼睛,看着神情冷漠,宛如变了一个人般的方念惜,不知该做何反应!

不等尤秀媚反应过来,方念惜率先下了马车,往花宴举办地点而去。

尤秀媚在后面,圆润的大眼浸出泪水,委委屈屈的跟在方念惜身后,看起来分外惹人怜爱。

泪水之下,她眼中划过一丝不解,方念惜怎的突然气势这般凌厉?难不成她看出了那日她有意引她跳河。

两人一前一后,这模样却落入有心人眼中。

皇城威峨肃穆,宫人低头不语,引着公子小姐穿过朱红的宫墙,跨入富丽堂皇的大殿之中。

大殿呈四方,柱头雕刻着浮龙,紫色檀木桌摆列整齐,上面点心瓜果,应有尽有。这之中已经坐着不少人,皆是打扮精致的官家小姐,气宇轩昂的世子少爷,谈笑风生,气氛融洽。

太监上殿一步高宣,“悦城三司司空方家小姐到。”

太监声音尖细,席上的官家少爷小姐却似没听到一般,依旧谈笑风生,没有一人看向大殿之中的身影。

太监不免浮起一丝尴尬,若是有世家小姐进来,出于礼节众人都注目侧礼,哪知这方小姐进来众人都是装没看见。

方念惜自然知道不可能等到有人逢迎,她摆手示意旁边的小太监下去,抬步走到殿上,目光扫过这些席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