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大唐小无赖

大唐小无赖

危险的世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世草根宅男因一场意外而魂穿大唐,成为了大唐太子李承乾,穿越开局他身处盛世,上有流传千古的帝王亲爹,下有万世人镜魏征,还有一个被传颂千古的贤后母亲,外加一个万世老魔程妖精,然而在这个满目繁华的贞观盛世里,李承乾不想当明主,也不想被世人传功送德,他一心只想当一个吃喝玩乐的纨绔皇二代!

主角:李承乾   更新:2022-07-16 02: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承乾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唐小无赖》,由网络作家“危险的世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世草根宅男因一场意外而魂穿大唐,成为了大唐太子李承乾,穿越开局他身处盛世,上有流传千古的帝王亲爹,下有万世人镜魏征,还有一个被传颂千古的贤后母亲,外加一个万世老魔程妖精,然而在这个满目繁华的贞观盛世里,李承乾不想当明主,也不想被世人传功送德,他一心只想当一个吃喝玩乐的纨绔皇二代!

《大唐小无赖》精彩片段

李承朝已经在崔判官的大殿上站了一个多小时,虽然阴魂状态是飘着的,并不累,可到底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给个痛快不行么?

在李承朝忐忑的期待中,判官大人盯着生死簿终于还是说话了,只是舌头有些大,而且一开口满大殿都能闻到一股浓郁的酒气:“你是李承朝?”

“小可正是,不是判官大人将小可引来有何要事?”一个多小时的等待让李承朝也是紧张的要命,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小期待,比如勾魂勾错了啥的。

可崔判官的回答却让李承朝有心灵被***践踏的感觉:“哦,没什么,就是叫你来聊聊。”

聊聊?把人叫到到阴曹地府聊聊?你怕吓不死老子是吧?李承朝心里吐槽,但话中却不敢有一丝不敬:“那,判官大人想聊什么?小可是否还能回去?”。

“回去还是可以的。”崔判官琢磨了一下,拿起一道令箭,醉眼朦胧的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上‘李承乾’三个大字,随手交给边上的一个小鬼,然后对李承朝说道:“你跟他走吧,让他送你还阳。”

“如此,多谢判官大人,多谢判官大人。”能活着谁特么想死,李承朝乐的屁颠屁颠的对判官行连连行礼,随后跟在小鬼后面就要离开。

“对了,小友有何愿望没有?”就在李承朝要离开大殿的时候,崔判官又问了一句。

崔判官的话让李承朝眼前一亮,还有愿望可以实现?那这一趟地府可真没白来,当下问道:“判官大了可以帮小可实现愿望?”

崔判官斟酌了一下,缓缓说道:“你且说说看,如果本官能办到,可以帮你一下。”

其实崔判官也是有些为难,这次要不是因为酒喝多了,看错了时辰,误将李承朝的魂魄提前80多年勾进地府中来,自己何必如此低声下气。不过好在这小子也是个糊涂鬼,竟然没有多问,要不然闹将起来又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失误,半年的俸禄怕是得飞了。

原来只是‘如果’,李承朝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忽的想起后世的一个段子,犹豫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良田千倾靠山河,

父做高官子登科。

妻妾成群子孙多,

长生不老总活着。

“带他去还阳!”沉默良久之后,判官大人很无奈的摆摆手说道。

李承朝被带了出去,大殿中判官揉着酒后发涨的脑袋低语:“人不大,心可不小。真要有这好地方,老子还特么想去呢。”

思前想后觉得没什么破绽的崔判官,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但到底哪里不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正打算回后堂去睡一觉,看看酒醒之后能不能想起来,余光掠过签筒中的令箭时突然一道灵光闪过。

刚刚在令箭上签的是什么?好像是那小子的名字李承乾吧!

李承乾?崔判官摇晃的身体猛的顿住,脸色变的煞白,酒劲也霎时被吓醒了一半。回身扑到案几之上,手忙脚乱的翻开生死簿,找到被他误勾的那一项,定睛细看之下,不由失神的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那生死簿上竟赫然写着:李承朝,生于公历1983年XX月XX日,卒于公历2086年XX月XX日,享年103岁。

担心李承朝或者李承乾的魂魄到地府来翻案的崔判官不知道,他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真正的李承乾小屁孩魂魄此时已经被李承朝干掉了,而且雀占鸠巢的李承朝也在担心崔判会找他的麻烦,如何会再到地府去翻案。所以故事就这样阴差阳错的进行了下去……。

刚穿过六道轮回,还阳的李承朝就发现自己的身体里竟然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孩,难道是孤魂野鬼打算借尸还魂?这事情可是绝逼不能忍,就算是小孩也不行,身体必须抢回来,要不然自己成孤魂野鬼了。

抢身体的过程没啥可说的,小孩三拳两脚就被李承朝干趴下了,最后融合进他的魂魄。再后来李承朝就发现,地府的官员和现代公务员都特么一个怂样,都是那么不靠谱。因为他抢到的身体根本就不是他的,而是那个小孩的。

而最关键的问题还是这个小孩叫李承乾,身份是个太子,他还有个叫李世民的爹,主要工作是——皇帝!

李世民是谁知道不?在现代没人不知道吧?所以李承朝很纠结,一方面他觉得崔判够意思,竟然真的可以满足他的愿望,虽然不知道长生不老这事儿能不能成,可就算不能至少也比那些穿越之后还是草根的兄弟们强吧。

另一方面他也想着在现代的父母双亲,根据小孩的记忆,现在是武德九年,算算时间,距离他原本生活的时间,足足差了将近1400年。

回只怕是回不去了,就算现在拿刀抹脖子,那也是魂归地府,可别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老爸老妈没见着,还把命也搭进去。

想及父母双亲,二老含辛茹苦拉扯自己和妹妹两长大成人的一幕幕,如电影片断般在李承朝的眼前掠过,让他忍不住有些黯然神伤,就连穿越成太子的喜悦都被忘到脑后。

“太子殿下,您怎么了?为什么哭了?”正在李承朝感怀再也见不到父母双亲之时,一个清冷的女声在他身边响起。

“嗯?!”被女声惊醒的李承朝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却是一个大概13、4岁的小丫头,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没什么,思及先人,有些感怀而以!”李承朝轻轻抹了一下眼角,心中和自己的前一世做了道别,只希望妹妹能在二老床前多多尽孝。

“嗯。奴婢不懂太子的话,但还请太子殿下保重身体,莫要太过伤感。”李承朝不想说,小丫头当然也不敢再问,只是小心的劝慰。

李承朝摇了摇手,并没有多说其它,所谓言多必失,他刚刚融合了以前李承乾的魂魄,很多事情都是模模糊糊不甚清楚,说多了万一被人看出破绽,只怕小命堪忧。

将小宫女打发到一边之后,李承朝起身来到所居宫殿的大门口,看着夕阳西下,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即将落下去的太阳摆了摆手。他在向以往的自己告别,从这一刻开始,他是大唐太子李承乾——一个8岁的小屁孩!

 


既然要做李承乾,那就必须和从前做个彻底的了断,否则被人揭穿的话,就算老李同志再疼自己的儿子,也会挥起屠刀。

第99次在心中默念‘我是李承乾’之后,李承朝就开始借着夕阳,仔细打量起自己所处的这一处院落,从这一刻开始,他就要叫作李承乾了。

破败的宫墙、残缺的假山、斑驳的廊柱、芳草萋萋的院子,这地方不去拍倩女幽魂都有点可惜了。怪不得日后老子会变的心理扭曲,正常人天天住‘兰若寺’心理不扭曲才是怪事儿。

真想不到,历史上声名赫赫的太极宫竟然是这个样子。李承乾摇了摇,有些失望,大有不过如此之感,想想后世哪怕日子过的再不好,也不至于院子里全是草吧?这日子怕是有的熬了。

可事实上他的看法还是有些片面,如果他肯整理一下自己的记忆就会发现,除了东宫,整个太极宫完全可以说是富丽堂皇,必竟是一国之皇城,就是建国之后再困难也不能苦了皇上吧。

至于说东宫为什么会如此破败,那可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待日后有机会再与读者分说。

“太子殿下,夜了,回屋吧,莫要受了风寒。”就在李承乾心中感叹之际,刚刚的小宫女再一次到了他的身边,轻声对他说道。

李承乾扭过头,认真看了看这个小丫头,心理年龄23,实际年龄8岁的他不觉有些郁闷,一个13、4的小丫头片子,都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理想中的纨绔生活啥时候才能开始啊。

“你叫什么名子?”李承乾心里郁闷,但这并不耽误他调戏宫女儿。

“奴婢春晓。”被李承乾的目光盯的有些不好意思,小丫头低下头,轻声回答道。

“哦?春晓,春晓!”

春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

花落知多少。

在小丫头惊讶的目光中,一首孟浩然在鹿门山隐居时所作的春晓自李承乾口中吟诵而出,完全没有考虑孟浩然的感受。在李承乾的印像中没了春晓,大不了老孟同志以后再写一首夏晓或者秋晓啥的,自己这样作还是变相为中国的诗词文化作了贡献呢。

“太子殿下大才!”小丫头久在深宫,如何吹捧这些公子王孙自是信手拈来,虽然她也不知道这首诗到底好在哪里。

“哈哈哈……”被小丫头一捧,李承乾立刻眉开眼笑,他现在越来越喜欢大唐了。

“这首诗的名子就是《春晓》,你喜欢就送给你吧!”李承乾将双只稚嫩的小手背到身后,回身走进寝宫,完全没有看到小丫头已经羞红的面颊。

待得李承乾在寝宫的矮榻上盘坐了好久之后,春晓才扭捏着走了回来,待看到他的坐姿之后,面色一变说道:“太子殿下,还是快快坐好,如此坐姿被孔师看到怕是又要则罚殿下了。”

“啊?!这也要罚?”李承乾不是没试过跪坐,只是不到一分钟就受不了了,所以才改成盘坐,被春晓这一提,霎时脸色就是一白。

春晓口中孔师的古板面孔浮现在李承乾眼前,打手板、罚抄、告家长老三样在他的记忆中一一展现。

“那孔老,孔老师还能到我的寝宫来不成?”李承乾有些哆嗦的问道,他本身不怕,但是继承了李承乾记忆的他多少会被影响一些。

“为何不能?天家无小事,天家无私事。”春晓一句话击碎了李承乾的所有幻想。

这还有什么说的,如果不想跪坐,那就站着吧,李承乾不想被罚抄,也不想被打手板,更不想被告长家。

驴拉磨一样的在屋子里转着圈子,看的小宫女春晓头晕目眩的时候,李承乾猛的一拍大腿,喝到:“来人,给我找个木匠来。”

“喏!”门外的侍卫答应一声,快步而去。

“殿下,您这是要做什么?”春晓有些迷惑的看着李承乾,不知道这位殿下要发什么疯,这天都黑了,还传木匠来作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作椅子,咱总不能一直跪着吧,总是跪坐会影响我的血液循环,会让我没办法长的更高,而且坐姿不好那个地方会得病”李承乾说完还朝自己的屁股指了指,引的春晓又是一阵脸红。

小丫头明眸皓齿,梳着包包头,脸红起来煞是可爱,所以现在的李承乾总是喜欢逗她。

“所以说,坐的问题必须解决,这关系到我能不能长的更高,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而且人类进化的第一步就在于可以直立行走,既然站起来了,那就不能再退回去改成跪着……”李承乾喋喋不休中,春晓小丫头的目光越发的茫然,直到侍卫将木匠带来之后,才得以解脱。

“见过太子殿下。”气喘吁吁的工匠弯腰对李承乾行礼问好。

“免了,免了!”唐时不兴跪礼这一点李承乾还是知道的,也正是他想要吐槽的。

后世宋代的程朱理学这套东西到底是好是坏,作为一个草根他说不清楚,但过份强调封建伦理纲常,束缚人们思想这一点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

所以自唐以后,华夏就慢慢的失去了进取之心,再也不复往日的荣光。外国人再也不会用强大这样的词汇来形容我们,中国在他们的眼中变的可以肆意欺凌;可以予取予求……。

不过木匠却不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李承乾已经转了如此多的念头,只是直起腰,询问道:“不知太子殿下需要小人做些什么?”

“椅子知道么?”8岁的李承乾努力的挺直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看上去更加高大一些。

“椅子?”木匠低头沉吟一下,抬起头疑惑的说道:“不知殿下所说的‘椅子’是何物?”

李承乾原本充满期待的表情瞬间崩塌,努力的在心中组织语言,想要表达的更加清楚,但最终他还是一把扯起木匠的衣袖,将他拖进屋里,指着矮榻上的小桌子道:“就是这东西,把它的腿加长,要加到……这么高。”

李承乾原本想说500mm的,但话到嘴边及时停住了,在大唐除了他只怕没人知道毫米是什么单位,所以最后只能无奈的用手在地上比划了一下高矮。

 


“殿下说的可是胡凳?”看着李承乾比划了半天的木匠终于露出恍然之色。

胡凳是个啥东西李承乾可是一点印像都没有,为了不露怯,还是大度的一摆手说道:“不管是什么东西,你先去作一个出来。”

“是,殿下稍等,此物简单,很快就会弄好。”

直到此时李承乾才体会到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作二代、三代,因为这感觉简直太爽了,不管需要什么只要一句话,立刻就会有人去办,而且还是无条件的去办。

而且现在整个大唐好像没有比自己更牛逼的X代了吧?皇X代嫡长子,我去,多牛逼啊,比官X代,富X代牛逼太多了。

纨绔,必须当纨绔,没记错的话今后这皇位好像应该和自己无关,如果一来再怎表现好像都没啥用处。所以当纨绔吧,历史上就算是李承乾某反他老子都没杀他,所以当个纨绔应该问题也不是很大。

再说皇位是那么好争的么?弄不好掉了脑袋怎么办?李承乾对自己的能力知道的很清楚,肯定不是什么当皇帝的料。再说历史上那些好皇帝哪个当的都不轻松,起的比鸡都早,睡的比狗都晚,好不容易当了一次皇X代,再过这样的生活那不是白穿越一回了么。

所以既然穿越了,那就要住最好的房子,喝最美的酒,吃最美味的食物,骑最彪悍的马,找最漂亮的女人……,至于敌人?最好还是不要有,否则凭借老子的现代知识玩死丫的。

就在李承乾回想着大唐初期美女都有谁的时候,一只小手在眼前挥过,清脆的女声也在耳边响起:“殿下,殿下,殿下您怎么了?”

从YY中回过神来的李承乾摇了摇头,发现春晓一脸焦急的站在自己跟前,一只小手不停的在他眼前挥着。

“殿下,您刚刚怎么了?口水都流出来了。”见李承乾回过神来,小丫头春晓有些着急的问道。

“口水?”感觉嘴角湿答答的李承乾伸手在自己嘴角摸了一下,可不是么,果然一手的口水。

赶紧三两下擦干净,李承乾正色说道:“本宫只是一时思及先人,有些感怀而以!”

春晓突然觉得殿下今天有些奇怪,和以往不大一样,说话总是神神叨叨,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且思及哪位先人需要流口水呢?

能想明白就想明白,想不明白就不要想,皇宫里规矩多,春晓也明白,所以放下心思,对李承乾说道:“殿下,按时辰您要去丽正殿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请安?”李承乾心中陡然一惊,虽然极力避免但终究还是躲不过去,占了人家儿子的身体,这特么要是被人家老娘看出来,可就彻底完犊子了。

“是的,而且殿下的晚餐也是安排在皇后娘娘那里。殿下莫不是忘记了?”春晓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以往太子殿下可是从不会忘记的。

“这怎么可能忘记,本宫只是想把椅子做好,拿到母后那里去展示一下,现在看怕是来不及了。”李承乾被春晓的问话惊出一身的冷汗,心思电转之下勉强找了一个能说的过去的理由。

“嗯,殿下还是不要等了,要不娘娘那里怕是要着急呢。”李承乾的说法春晓可以理解,一个8岁的孩子做了一些事情当然要去父母那里表现一下。

“嗯。那我们走吧,让母后等我确实不该。”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长孙皇后早晚都要见,反正老子把那小屁孩的记忆都继承过来了,照着他以前的作法来就是了。

在两个提灯宫女的引领下,李承乾出了自己的居所——宜秋宫,然后就是承恩殿、天光殿、丽正殿。李承乾拖着8岁的小身板,走的呼哧带喘,在心中咒骂被后世的那些电视剧给误导了,皇宫里真的可以随便坐轿子?那老子走的这么欢实是为什么?

借着灯火隐隐看到雄伟壮阔的太极宫一角,李承乾更觉得无比的憋屈,这么大的皇宫,哪里都漂亮气派,可为啥老子的宜秋宫修的跟‘兰若寺’一样?整个大唐难道就差除草和刷涂料的钱?

在一路‘见过太子殿下’的问候中,李承乾总算是到了长孙皇后所居的丽正殿。

“儿臣给母后请安。”看着眼前20多岁的年轻少妇,李承乾小小的身体散发出阵阵孺慕之情,血肉至亲的情感完全不受身体中20多岁的灵魂所控制。

面对着这个20多岁的美丽年轻女子,李承乾一声母后叫的并不似想像中那般艰难,而且女子眼中的舐犊柔情,也让李承乾想起自己后世的母亲,不自觉的眼睛发红,鼻子一酸,险些流出泪来。

“高明我儿,快起来,可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原本坐在矮榻上做着剌绣的长孙皇后见李承乾泫然欲泣的样子,心中一痛,站起身来瞥了他的侍女春晓一眼后,蹲下身子将李承乾扶起来,轻声问道。

“没,没有受委屈,只是见到母后在做绣活儿,心有所感而以。”李承乾也是被逼的没招了,总不能说我想我妈了吧?所以只能使出撒手锏:心有所感!

“哦?不知我儿心中所感为何?”长孙皇后可不是宫女春晓,对自己的儿子可以没有任何顾及的追根问底。

“呃~”李承乾的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必须尽快想出一个合理的说法,要不然只怕眼前这一关很难过的去了。

几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首曾经读过的七言诗如闪过脑海,在长孙皇后越来越凝重的目光里,李承乾说道:“儿臣想到一首七言诗,一时觉得有些生涩,才斟酌片刻,这便与母后诵来”。

“哦?我儿有何诗作?且诵与为娘听听。”听李承乾自辨有诗作问世,长孙皇后也有些好奇,不由催促道。

来不及为自己的急智与记忆的超强感到惊讶,李承乾轻咳一声,缓缓诵道:

三载绨袍检尚存,

领襟虽破却余温。

重缝不忍轻移拆,

上有慈母旧线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