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帝王狼帅

帝王狼帅

云舒云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封宇犯下滔天大祸,只能背井离乡,在北境,他冒死拼杀,靠着赫赫战功活了下来。过了今晚,封宇就可以一举攻破北国帝都,可目前他却无心战况,远在千里的姐姐,如今正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唯一的亲人生死不明,他保了国,却没能护住家,有何脸面活在这世上?边疆狼帅重回都市,定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主角:封宇,封若瑄   更新:2022-07-16 02: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封宇,封若瑄 的女频言情小说《帝王狼帅》,由网络作家“云舒云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封宇犯下滔天大祸,只能背井离乡,在北境,他冒死拼杀,靠着赫赫战功活了下来。过了今晚,封宇就可以一举攻破北国帝都,可目前他却无心战况,远在千里的姐姐,如今正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唯一的亲人生死不明,他保了国,却没能护住家,有何脸面活在这世上?边疆狼帅重回都市,定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帝王狼帅》精彩片段

北疆,军营。

血狼大旗扎于边境,只一面旗,就让整个北疆固若金汤,如无敌之城。

军营内,众人看着桌上整整齐齐的敌国投降血书,甚至还有敌方大旗,一个个群情激昂。

“启禀狼帅,十万血狼军已连破五地,抵达北国帝都外,只等狼帅指示。”

“当日北国虎视眈眈,竟敢试探我国,偷袭犯境,好在有狼帅带领,现在他们已奉上血书投降,只求保住帝都一城!”

十余名战将欣喜若狂,有人眼带泪珠,有人悠悠长叹,但都看向首席之位的黑衣男人,神情满是敬佩之意。

就是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以一己之力颠覆了北境战场的局面,反败为胜。

更是一人杀了北国中流砥柱的八大战神,出入北国如无人之境!

破北国帝都,收一国之城,这是全龙国至高无上的军功荣耀!

过了今晚,狼帅与血狼军就是历史的开创者!

此刻,众人纷纷请战,唯独封宇闭目养神,姿态悠闲。

拿下北国对他来说不过是囊中取物,关键是那位他还看得上眼,封宇必要他甘愿臣服。

“咣当!”

就在这时,作战会议室的门被一把推开,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只见,一个冷艳女子迅速走进。

她身着一袭黑色皮衣,将那傲人的火爆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配一张冷颜,一如傲世女王!

血玫。

全北疆唯一一名的女性战王!

一直跟着封宇,立下了赫赫战功。

“狼帅……”

跪地禀报,血玫少有的眼神闪躲,支支吾吾的不敢看向封宇。

封宇这才抬眸,一瞬便眼眸微眯,看出了端倪。

一定是大事,才会让雷厉风行的血玫如此行事。

“说!”

一个字掷地有声,蕴含的冰冷与威严不容置喙。

闻声,血玫低着头,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她不敢说,只怕狼帅会起滔天大怒。

“是,是……”

“是您的姐姐她……”

一瞬间,封宇骤然起身,周身满是杀气。

“她出了什么事?!”

血玫咬紧红唇,不敢再说下去,右手中的平板电脑藏在身后,久久不敢拿出来。

她生怕这万里河山,都将因他一人血流成河!!

“拿出来。”

封宇抬眸看着她,声音死寂。

恍如暴风雨来临前的最后沉寂。

“这是军令。”

闻言,血玫心下一沉,身体哆嗦。

她清楚,一旦狼帅动怒,就是老天爷也压不下来!

可狼帅的命令,她绝对不能违抗。

血玫狠狠咬牙,才将平板电脑拿出来,摆在了会议桌上。

一瞬间,封宇双目通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宛如一头濒临爆发的野兽!

一股冲天的杀意,仿佛要贯穿房顶,直冲云霄!

而刹那间,满座久经沙场的战将,也不由为女子的惨状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平板电脑上,女子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

浑身上下满是血淋淋的各式伤口,平日白皙的肌肤,现在连一块好地方都没有!

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娇弱女子到底经历了何种地狱般的折磨。

“咔嚓!”

封宇大脑一片空白,无尽杀意和人弥漫,直接将钢制的座椅一把捏的粉碎。

缓缓起身,封宇简直难以呼吸。

而众将领更是瞳孔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狼帅。

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此刻如山的脊梁,已经弯曲。

在女子血淋淋的伤口面前,狼帅那么无力,那么苍白!

惊慌之下,他们清楚,此刻即便是龙国最高领导在此,也承受不住狼帅的怒火啊!

狼帅为国效忠,姐姐却遭此横祸。

这北境的天,怕是要塌了!

血玫额头上汗水淋漓,却强定心神开口。

“都是属下的错,您姐姐的消息我们一直在定时打探,可今日她突然失踪……”

“她被人扔在了垃圾车里,发现时,她身上有七八十道伤口,体内器官尽数衰竭,生生受了凌迟、鞭笞等酷刑,现在只怕活不过一个小时……”

“备战机,回林城。”

抬头,封宇青筋暴起,瞳孔已满是血丝,依旧是那个所向披靡的龙国狼帅!

这逼迫而来的威压更是让众人惊惧万分,他们只觉似泰山压顶,连呼吸都停滞了几分!

他一字一句都带着滔天怒意,封宇双拳紧握,恨不得立刻飞奔到姐姐身边。

心脏更是如同被人狠狠捏住。

他恨,恨姐姐生死之际,自己竟然远在千里!

一名战王惶惶站起身,浑身哆嗦,却还是冒死开口。

“狼帅,过了今晚,我们可就攻破北国帝都了啊!您若在此时离开,岂不是军心大乱!”

“龙国还需要您来……”

话音未落,封宇利刃般的冰冷目光扫向对方:

“我保护龙国,可谁又来保护我的家人?难道要我等着替我家人收尸吗?!”

“咚咚咚!”

瞬间,这战王就被震慑的连连后退数步,心里惊慌万分,只刹那间,他就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我的话,不想再说第二次。”

没有继续理会,封宇直接下了命令。

他若要走,谁敢拦他!

很快,战机轰鸣起飞,直奔着林城而去。

封宇焦虑万分,连指甲都死死掐在掌心,渗出点点血滴。

六年前,他惹下了滔天大祸,更是被诬陷为强奸犯,只能背井离乡,来到北境冒死拼杀,靠着战功来活下来。

如今,他功成名就,却也位高权重,倘若贸然与亲属相认,非但可能暴露国家机密,更可有使敌国间谍势力对自己的家人下手!

等等!

封宇的瞳孔骤敛。

莫非,这一次姐姐受难,也是……

“咔……咔嚓!”

平板电脑被封宇当场捏成了粉碎。

看着机窗漂浮而过的云层,一幕幕仿佛变成了姐姐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样子。

心里卷起滔天血恨,封宇发誓,不管这次下手的人是谁,封宇一定要他付出十倍代价!

只是依姐姐现在状态,只怕撑不住一个小时!

云层快速闪烁而过,战机一路疾行。

姐姐的命,只剩下最后一个小时,而他也只有这一小时不到的时间来挽救!

封宇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姐姐的面前!

快!

再快一些吧!!

“姐!等我回去救你……”

“无论害你的人是谁。”

“我都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

龙国边境,御龙守卫军。

“轰隆隆!”

数架战机,轰鸣飞过!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飞机,竟敢贸然越过我龙国边境?给我拦下他!”

“是!”

将士得令,立刻离开基地,传达指示。

可传令将士刚走,那名战将却猛然发现了不对劲。

“等一下,这带着血狼图案的战机……难道是狼帅?!”

众多战将呆呆看着监控画面中的血狼战机,沉默数秒,随后更是惊惶失措!

“快!快通知下去,万万不可阻拦!”

那可是有着封狼居胥至高称号的狼帅啊,能够以一己之力杀掉数个敌国战神的存在!

他,就是龙国独一无人的存在!

拦他?

天皇老子也没这个胆量!

刹那间。

整个会议室里都乱了套。

他们想不明白——

明明是破敌国帝都的最后一刻,封宇身为狼帅,为何要离开北境?


“嗖嗖嗖!”

数架血狼战机,翱翔在天空之中。

封宇忧心如焚,心里焦虑万分。

如今每耽搁一秒钟,他的姐姐就要多一分危险!

生死攸关,怎容得半点拖延?

“轰轰轰!”

就在这时,血狼战机身后猛然跟上了数驾监军战机。

血玫神色骤变:“糟了,我们被御龙监军盯上了!”

她试探看向了封宇。

可封宇依旧面色阴冷,不做声响。

见状,血玫心里一沉。

御龙监军可是身负监察之责,只效忠于国家,隶属龙国最高领导!

没有人能违抗他们的命令。

但狼帅之怒,亦不是他们能抗,今日,注定要轰动龙国上下!

下一刻,通报声音,随之传来。

“奉监军使军令,狼帅不得返回国境,请立刻撤回北境,否则我们将按照叛国罪处理!”

“重复一遍,请狼帅立刻按照撤回北境,不得零号最高领导命令,不得返回!”

“给我让开!”

封宇怒喝一声,额头青筋爆现,双眼通红,面目狰狞起来。

笑话,他的姐姐命在旦夕,自己却还不能离开?

龙国这大家,他封宇护了,可自己的小家呢?

他身后,有龙国,有千千万万的平民百姓,可会挡在自己身前的,却只有姐姐,只有这个世间唯一和他血脉相连的亲人。

“就算是御龙监军使林天浩在,也拦不住!”

“三十秒内,给本帅滚开!否则我今日就杀出一条路来!!”

通报中的声音微微颤抖起来:“狼帅冷静一下,我御龙军奉零号领导之名在此监军,你若对我动手,就等同于叛国……”

“还有最后三十秒。”

封宇冰冷的五个字,却十分残忍,让众人犹如五雷轰顶!

战机里。

御龙军统领慌了,他拿着枪的手微微发抖。

“快!请示督军,请示督军!狼帅疯了,狼帅他居然要对御龙军动手!!”

京城。

“什么?!封宇他要对御龙军动手!?”

林天浩站起身来,不敢置信。

可,通讯器里紧接着传来的,并不是下属的声音。

而是……

封宇冷漠的倒计时声音。

“十五秒。”

“十四。”

“十三……”

林天浩脸色惨白无比,连整个背后衣服都被汗水都渗透了!

那可是国家以封狼居胥之号嘉奖的人,唯一被血狼军所认可的狼帅封宇啊!

别说是一个御龙军了,就算是他这个御龙监军使,甚至是龙国那位在,封宇都敢开枪!!

“让开!赶紧特么给我让开!”

“再不让开,你们全踏马得死!!”

……

北境机场。

“十,九,八,七……”

“……”

血玫的心被揪起。

她的手指落在攻击键上,娇颜发白。

若封宇当真数到最后一位数,她只能对御龙军战机动手!!

因为。

他们的统帅,是狼帅封宇!

可这相当于直接挑衅高层!

挑衅那位零号最高领导!

封宇阴冷而死寂的倒计时声音,回荡在通讯器之中。

空气中,弥漫着渗人的火药气息。

“三。”

“二。”

“一。”

最后一秒落时,御龙军战机惊慌让开了路来。

刹那间,血玫方才如释重负。

倘若他们再不让开,北境血狼军势必会为狼帅而开战。

炮火声响起,注定血流成河,狼帅势必背负上叛国大罪!

到那时候,一切都晚了。

还好,噩梦并未降临。

“前往林城。”

“是。”

血狼军战机呼啸而过。

直到这一刻,无数御龙军将士方才松了口气。

犹如从地狱中逃回一条命来。

……

半个多小时后

林城。

机场。

“咚咚咚!”

沉重而整齐的脚步声响起。

整个机场,被统一清空。

无数真枪实弹的将士,将机场团团包围。

封锁机场,同时再由全城的军力来保障安全。

从大到林城督长邹凯,小到任一部的部长,全部恭恭敬敬站在两侧。

这等礼数,堪比最高领导零号亲临!

“轰隆隆!”

带着血狼印记的战机轰鸣而过,停在机场之上。

这一瞬,从林城督长邹凯,到各大部长。

全林城大小数百名长官,齐刷刷低头敬礼,心中忐忑,大气都不敢喘。

他们即将要面对的,可是龙国的神话人物。

“咔……”

战机的机门打开。

最先走下的,是数十名血狼军将士。

感受到封宇身上的层层杀意,邹凯心中咯噔。

他奉命来劝阻这位杀神,可见了真人,邹凯却浑身发抖,额上冷汗密密麻麻,可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哪怕他掌握着整个林城,也不敢对狼帅放肆啊。

“下臣林城督长邹凯,狼帅今日突然回来,有些唐突啊,不如……”

“咔!咔!咔!”

话音未落,血狼军将士手中一把把黑洞洞的枪口全部对准了他。

一瞬间,邹凯脸色惨白无比,连腿都在哆嗦。

“让开。”

封宇声音看似平静,却暗含杀机。

今日,谁拦,谁死!

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他见姐姐。

哪怕是零号的代言人。

邹凯的牙齿都在打颤!

“让……快让开。”

邹凯惊惶失措,不敢再做阻拦。

封宇带着血玫,径直与邹凯擦肩而过当。

“你的车,我征用了。”

直到封宇与邹凯擦肩而过,他方才一下下剧烈喘息起来,双眼中满是惶恐,犹如劫后余生。

就在这时。

又一辆没有牌照的军用轿车猛然超速驾驶而来,停在封宇身后。

一名使者迅速从中走出。

“零号旨意到。”

御龙军将士纷纷让开一条路来。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西服使者快步走来。

这使者手握一枚带着金龙的烫金令牌。

见到这名使者,邹凯呼吸更加急促,不禁睁大了双眼,被震撼到说不出话!

零号使者,元老级别的国勋啊!

使者手中的令牌,同样是全龙国零号旨意的志刚荣耀象征!

抗旨,既是叛国!

持此令牌,相当于是最高领导零号亲自在场下达旨意!!!

“零号有旨,军机不可延误,请狼帅回往北境。”

使者微微低头,声音凝重,态度尊敬无比。

邹凯偷偷看向了封宇的背影。

那可是零号的诏令啊,全龙国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违背零号之诏!

即便如此,零号使者也对狼帅如此恭敬,就像是生怕惹怒到狼帅一样!

只怕,即便是零号亲自莅临,也得对狼帅相当敬重!

全龙国都没有几个人有这般待遇啊!

这一次,狼帅他该回去了吧……

可,封宇却是头也不回,仿佛丝毫没听见零号使者的话,继续带着人快速向着车的方向走去。

“血玫,开车。”

“是。”

邹凯傻眼了,他接连大口喘息,惊魂未定。

狼帅……

他,为了家人,居然冒着叛国大罪,违抗零号旨意?!

军用轿车前方,使者拿着令牌的手,僵在半空。

连最高零号的旨意都敢无视,全龙国也只有狼帅他敢如此吧,到现在,恐怕只有御龙督军使能拦得住他了吧?

想着,使者连连苦笑,长长叹息。

“呼——”

忽然,又一阵轰鸣声传来。

只见,好几辆幽绿色的越野车呼啸而至。

那越野车上,赫然刻着一条金色盘龙。

“御龙军!难道说,是御龙监军使不辞万里,从京城赶来了!”

“咚咚咚!”

数个持枪御龙军快步从越野车里下来,护送着又一个三十余岁的男子下了越野车。

“竟然真的是御龙监军使林天浩!”

邹凯的手都在哆嗦,他呼吸急促起来。

林天浩,全帝都中直接隶属于零号的存在!

御龙军,正是由他一手把管。

即便是龙国几大战神,见了他都得礼让三分!!

林天浩抬起头,便看到刚刚的那名手握令牌,脸色发青的使者,瞬间便猜到了结果。

他快步上前,低身拦在了封宇面前,声音急促:

“狼帅,现在可正是战事紧急之时,你再着急,怎么能突然离开前线?”

“我顾了国家大事?那么谁来顾我的家人?我换来的,就是我姐现在如今的代价吗?”封宇双目血红,他的眼神中透着无比骇然的杀意!

林天浩被噎住了,他踉跄连退两步。

就算是与北国交战,狼帅,也未曾有过如此暴怒的时候啊!!

完了,这一次,他恐怕拦不住了!

狼帅一怒,即便是北国,都要铺尸万里,血染江河。

更何况,一个小小的林城了?

林天浩深吸了一口气,从怀间拿出了一块令牌:

“好,你不听我的话可以。”

“龙国最高权力领导——零号的话,你总该听吧?!”

“零号口谕,要你立刻返回北境,不得命令,禁止回国!”

这一幕,让邹凯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令牌!又是御龙零号令牌!

这,已经是第二道诏令了!

而且,还是御龙监军使林天浩,亲自带着零号诏令啊!!

封宇只冷冷扫了他一眼,径直与他擦肩而过。

看着旁边走过的封宇,林天浩脸都绿了!

这是根本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林天浩转过头,声音低沉:

“狼帅,你冷静一点,我已经找了曾给零号治病的描述神医,去医治你姐姐……”

“别拦我。”

回应给林天浩的,只有封宇残忍的三个字。

林天浩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叫醒,试探劝解:

“你手握百万雄师,本该镇守疆土,如今却带着重军不告而返,这事若是传到京城去,让上面的大人物们怎么想?”

可这话,却丝毫不能阻挡封宇的步伐。

林天浩心里这个急啊!

零号诏令他不听。

连自己这个御龙监军使亲临他也不管!

“把他给我拦下来!!”

下一瞬,无数御龙军将封宇团团包围。

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尽数对准了封宇和血玫。

封宇抬起头,声音凛冽:

“我要做的事,没有人可以拦得住!!”

“刷刷刷!”

血狼军手中枪支,齐齐对向林天浩。

这一幕,差点把邹凯的心脏病给吓出来。

先是抗旨,而后又是拿枪指着御龙监军使?!

罪上加罪!

光是狼帅今日这个举动,足以砍他脑袋!!

林天浩又气又恼:

“封宇!你疯了吗!你这是抗旨!你这是叛国!”

“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足以让你诛连九族!!”

封宇却连看都不看他一言,径直继续走着。

林天浩心提到了嗓子眼。

与封宇合作多年,他自然知道这家伙的脾气,更不敢再多说什么。

他要走。

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拦不住!

他临进车时,血腥的目光刺在林天浩身上。

一个眼神,顿时让林天浩如坠冰窟!

今天,只怕就算是零号亲临,也拦不住他了。

“轰!”

轿车,呼啸离开。

看着轿车离去的背影,林天浩愁容满面。

一个临城督长,拦不住他。

御龙军,拦不住他。

接连的两道零号诏令,也拦不住他!!

完了。

林城,毁了!


另一边。

林城医院走廊里。

一个妙龄女子躺在担架上,奄奄一息。

封若瑄,封宇的亲姐姐。

她面无血色,明显是濒死之人。

脸上,脖颈上,胳膊上,一道道伤疤,触目惊心!

即便满身疮痍,即便奄奄一息,可她死死紧握着一根脏兮兮的深蓝色项链,不愿松手。

项链上的深蓝色宝石上,透着丝丝猩红血光,犹如是最无情的嘲讽!

那是……她曾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六年前他生日的那一天晚上,却被人诬陷成了强奸犯,被迫逃离林城,唯独留下了这根项链!

这条项链,已经成了她六年来心里唯一的牵挂,每当看见它,就像是看见了自己的弟弟一样!

白发苍苍的老者手握银针,分别刺入她的各个穴位。

随后,他又是小心翼翼探着她的鼻息,时不时又试探着检查脉搏。

终于,封若瑄的身体微微一颤,重重喘息了一下。

或许是回光返照的最后一丝生机,让她艰难睁开了眼眸,干涸的嘴唇翕动起来,绝望而脆弱的声音传出:

“小宇……你在哪?”

“姐,姐想你……”

虚弱的话音未落,她的唇边却再度吐出一口黑血。

下一瞬,她却又是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她手中的项链摔在了地上,机器更是发出了嘈杂的提示声。

见状,白发老者惊慌万分,手指翻飞,银针又快又准,直接刺入其关键穴位,接着连忙再度试探摸着她的脉搏。

命垂一线!

老者长长叹息,喃喃自语:“回光返照,而后身体器官尽数衰竭。”

“我以灵医四针护其心脉,却也只能为她再拖延那么不到一小时而已……”

闻言,老者身边的少女捂嘴惊愕。

她呆呆看着担架上的封若瑄,不禁双目湿润。

跟随师傅学医多年,她见过太多太多濒死的人,却也从没见过被人折磨到这等地步的伤者!

想着,她心里既是悲悯,又是愤怒!

究竟是怎样的蛇蝎心肠,才会下手如此狠毒!!

这封若瑄不过一介女子,怎么可能承受的住这等酷刑折磨?!

就算是师傅这等京城最好的神医,也无能为力啊!

“咚咚咚!”

这时,一阵阵紧促脚步声传来。

少女抬起头望去。

只见,走廊另一边赫然浮现出一行人的身影。

为首的军衣男子身后,同样跟着一个妙龄黑皮衣女子。

只是望见军衣男子时,她便觉呼吸一阵停滞。

仿佛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般喘不过气!

一个人,到底怎样恐怖的实力,才会连一个眼神,都令人倍感惧意??

“狼帅!”

老者的一声惊呼,才算将少女从这种恐惧中唤醒。

但这两个字,却又一次在少女的心里掀起轩然大波!

放眼全世界,只有那么一个人有资格被称作狼帅!

龙国零号,也为其敬畏!

他,是全龙国子民的骄傲——

至高狼帅,封宇!

“砰砰砰!”

少女的心跳加速。

那个传说中的男人,如今近在眼前!

还未等她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眼前的下一幕,却让她心里惊骇万分,犹如江涛翻滚一般。

只见,这个足以轰动全天下的狼帅双眼布满怖人血丝,一滴泪悄然从那眼眸中流淌而下。

什么?!

狼帅,他,他哭了?!

此时。

担架上,封若瑄面目全非的样子,呈现在封宇的面前。

她瘦骨嶙峋,面无血色,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样。

“滴!滴!滴!”

心电图的声音每一次响起,都像是刀子一样狠狠扎在他的心窝里!

瞬间,封宇如山的脊背弯了下来,直接跪在了封若瑄面前。

再低下头时,他却看见了地上那根深蓝色的项链。

封宇双眼血红,心里悲愤狂吼!

他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后知后觉!!

堂堂龙国封狼居胥,一代北境狼帅。

到头来,却让自己最亲近的姐姐,经历了这般绝望折磨!!

封宇,你还算什么狼帅,算什么国之重器!

你踏马就是个混蛋!

“姐!我对不起你!”

无力嘶吼,这是封宇第一次发泄自己的情绪。

他双眸通红,冰冷的心逐渐破碎,甚至是狠狠抽了一下。

姐!这是他的姐姐!

都是他,才让姐姐受了无尽的折磨!

脑海中的念头不断盘旋,噗嗤一声,封宇心跳加速,直接口吐黑血。

恍惚间,他又看到了年幼的自己,和破破烂烂想尽一切办法喂饱自己的姐姐。

姐姐身形瘦削,脏兮兮的小手又黑又瘦,却还是把捡来的唯一一个包子给了自己,而姐姐却浑身是伤,有气无力。

“小宇,没事,你吃就行,姐不饿……”

“这是姐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以后啊,无论你在哪,只要看到它,就会感觉姐就在你身边陪着你……”

“小宇,这是姐现在所有的钱,带着这些钱,跑啊!别回头!”

回忆的最后一幕,是封若瑄惊恐万分的惨白娇颜。

她抓起一张张钞票,连仅剩下的几个硬币都塞在了他的手里……

他一路惊慌逃跑,却唯独将那根深蓝色项链落在了地上……

可没想到,时隔多年,再见姐姐,已是生死一线!

封宇捧着那根深蓝色项链,双手剧烈战栗。

“为什么,为什么!!”

“姐……姐!!!”

他双目通红,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响彻周围走廊。

阴沉至极的楼道下,压抑无比,片刻,他便瞳孔骤敛,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栽倒。

“狼帅!狼帅!你没事吧!”

意识渐渐隐入黑暗之中,好在,血玫惊慌的呼唤声才让他清醒。

一手捂着太阳穴,封宇起身站稳,几滴血泪却是从眼角悄然流淌而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