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玄幻这厮都无敌了还想着吃软饭

玄幻这厮都无敌了还想着吃软饭

酒须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堂堂神尊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绑架了!对方二话不说便要他做夫君!虽然是一件美事,但做个上门女婿是闹哪样?就在秦风决定反抗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修为尽失!没想到兜兜转转,竟然再度回到了曾经生活过的天玄大陆,而此时的他并非高高在上的神尊之首,而是一个灵脉被废的普通凡人……

主角:秦风,云紫嫣   更新:2022-07-16 02: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风,云紫嫣的女频言情小说《玄幻这厮都无敌了还想着吃软饭》,由网络作家“酒须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堂堂神尊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绑架了!对方二话不说便要他做夫君!虽然是一件美事,但做个上门女婿是闹哪样?就在秦风决定反抗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修为尽失!没想到兜兜转转,竟然再度回到了曾经生活过的天玄大陆,而此时的他并非高高在上的神尊之首,而是一个灵脉被废的普通凡人……

《玄幻这厮都无敌了还想着吃软饭》精彩片段

“???”

“我不是自爆神丹了么?怎么没死?”

“这是在哪儿?被绑架了?”

秦风被塞在麻袋里,绑的跟个木乃伊似的,动弹不得。

就感觉有人夹着自己,闪转腾挪。

夹得太紧,都要窒息了。

不多久,秦风就被架进一间屋子,吧唧丢在一旁。

摔的太狠,屁股都快要裂了。

下一秒,麻袋打开。

看着绑架自己的人,秦风两眼发黑。

瓜皮!

我堂堂灵风神尊,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绑了?

只见面前的女子一袭白衣,年龄二十出头,肤白貌美,蜂腰长腿,前凸后翘,身段妖娆。

清纯,但不失妩媚,稚嫩,却气质绝佳。

一眼望去,视觉冲击效果拉满。

纵然见过不少倾国佳人,秦风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声。

妙啊!

这么漂亮一小妞,绑架自己……要干嘛?

“灵根灵脉皆废,是个凡人?”

“好在长的还不错,算了,就你了!”

女子盯着秦风看了两秒,不由分说,掰开秦风的嘴,往里塞了一颗丹药。

丹药入口即化,酥酥麻麻。

秦风给整不会了。

我灵风神尊,在天灵域威名显赫。

这小丫头片子居然鄙视自己是个凡人?

鄙视也就算了,还给自己吃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能忍?

当下不乐意了,怒问:“你谁啊!绑我干嘛?”

“本宗乃青云宗宗主云紫嫣,从现在起,你便是青云宗的宗上。”

“也就是……本宗的夫君!”

女子淡然开口,声音空灵婉转,却夹杂着一丝不允抗拒的威严。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更像是在通知秦风。

秦风:???

费劲巴列的绑我回来,就是想让我当她的夫君?

可是这美女,怎么看都不像是缺男人的样子啊!

莫非……

是仇敌整的美人计?

想要骗走我的太乙神匙?

这是在挑战我的软肋啊!

不能上当!

“云宗主,你我素不相识,想让我当你的夫君,是不是得和我商量商量?”

秦风刚端起神尊的架子,就被云紫嫣打断了。

“没得商量!”

“刚刚本宗给你服下的,乃是天玄奇毒噬心丹。你若不从,本宗让你生不如死!”

云紫嫣一甩衣袂,傲不可攀。

秦风肝疼的一批。

什么时候,这些宵小都敢胁迫本神尊了?

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休怪本神尊辣手摧花了。

当下暗自运功,却发现……

体内神力,空空如也?

什么情况?

突然,一股记忆涌入脑海。

天玄大陆……青云州……落魄少年……

秦风傻眼了。

小爷我好不容易才从天玄大陆修炼到天灵域,又给我重生回来了?

秦风本是华夏人,机缘巧合,穿越到了天玄大陆。

上一世,秦风披荆斩棘,历经艰险,终于突破位面屏障,晋阶天灵域。

在天灵域,秦风更是意气风发,短短数十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天灵域神尊之首,被人尊称为灵风神尊。

几天前,秦风得到天灵域千年一现的秘宝太乙神匙。

传说,拥有了太乙神匙,就可以打破天灵桎梏,遁入神境,正式封神!

面对这让人无法拒绝的神物,天灵域强者蜂拥而至,对秦风展开了追杀。

就连秦风十分器重的爱徒钟鸣,都毅然背叛了秦风,加入了追杀大军。

纵然秦风实力出众,怎奈双拳难敌四手,几番惨烈大战,还是被逼入绝境。

一怒之下,秦风索性自爆灵丹,与神匙一同化为虚无。

没想到,自己居然又重生回了天玄大陆。

还魂穿在了这位同样名为秦风,但灵根灵脉皆废的落魄少年身上!

问题是,自己刚刚重生,就被美女宗主逼婚了?

现在功力全无,没法反抗啊!

怎么办怎么办?

歪,妖妖灵嘛,这里有人逼婚!

看着秦风哭丧的脸,云紫嫣心底浮起一抹不忍,柔声和秦风解释起来。

原来,这云紫嫣,是青云宗上任宗主云游的亲传弟子。

因为天资聪颖,前途无量,被指定为青云宗接任宗主。

本以为接管青云宗,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可谁知,几个月前,云游在一次外出时,莫名身亡。

云紫嫣不得不提前接任宗主一职。

但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现在的云紫嫣,都难以服众。

青云宗的那些老者,更是借口为云紫嫣着想,安排心腹与之成亲,妄想掌控青云宗。

云紫嫣不愿被人裹挟,这才出此下策,绑来一人,想要堵住那些老辈的嘴。

可绑来的秦风,就是个凡人啊,哪经得住云紫嫣一番折腾,在来的路上,被云紫嫣活生生夹死了。

这才有了秦风重生之事。

“将你卷入本宗恩怨,实乃无奈之举。夫妻之实,本宗也无法满足你。”

“但只要你能老实呆在这里,本宗保你一生荣华!”

“好了,天色已晚,你早点休息吧,两日后,你我行婚拜之礼。”

“门外二人,是我特意为你安排的侍女,有何需求,招呼她们便是。”

解释清楚,云紫嫣解开秦风身上的绳索,款步离开。

独留秦风一人,在房间里凌乱。

我没死!

我又活了?

可为什么只给我一副俊俏的皮囊,却让我不能修炼?

难不成,要我背负血海深仇,枉活一世?

秦风神情痛苦。

突然,一抹异样,从心口处传来。

秦风赶紧撩起衣服,发现自己的心口处,有一朵火焰状印记。

这印记……

看着有点眼熟?

这不就是太乙神匙的样子嘛?

难道……

太乙神匙,也随着自己一起重生了?

这样的念头才刚刚出现,心口处的火焰印记,就散发出一道璀璨霞光,将秦风笼罩其中。

秦风瞬间坠入幻境……

足足一炷香的时间,霞光才缓缓消失。

而秦风的眼中,已经满是惊骇。

在天灵域,秦风没能打开太乙神匙,没想到,重生之后,竟误打误撞,进入到了神匙内部!

那是一座庞大的众神陵墓。

众神陨落,使得其中神力充盈,在其中修炼,事半功倍。

而且,陵墓中还四处散落着数不尽的神物,随便一件,都足以震惊整个天灵域!

更让秦风激动的是,自己的这副躯体,虽然无法吸纳天玄大陆的灵气,但是却可以吞噬神力。

刚刚只是激活了太乙神匙,体内就恢复了不少神力。

也就是说,自己还可以修炼!

还有机会重返天灵域,手刃逆徒钟鸣,手刃当初追杀自己的每一个杂碎!

激动过后,秦风很快冷静下来。

屏息凝神,秦风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因为上一世在天玄大陆摸爬滚打,秦风对这里的等级划分,十分熟悉。

从低到高,依次为锻体、聚灵、凝丹、破碎、踏空、超凡、灵帝、灵尊、入圣九个境界。

每个境界,又分为九重天。

刚刚激活太乙神匙,秦风恢复了不少的神力。

和灵气比起来,神力简直不要太强,就是真·降维打击。

所以秦风相信,自己现在的实力,足以媲美天玄大陆的超凡境巅峰强者。

这让秦风有了自保之力。

但秦风明白,自己不能太过高调。

天玄大陆卧虎藏龙,比自己强的,大有人在。

如果不慎招惹是非,那自己的复仇大计,就要胎死腹中了。

况且,有些入圣强者,在晋阶天灵域之后,会在天玄大陆留下圣体,供信徒供奉,获取神力。

一旦太乙神匙的气息泄露,被天灵域的那些杂碎感应到,他们肯定会降下圣喻,指使他们的信徒来围剿自己。

更有甚者,说不定会违背天意,直接撕碎位面屏障,来天玄大陆抢夺神匙。

到时候,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所以,必须先苟着!

这样的话……

秦风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两圈。

苟在青云宗,吃吃软饭,喝喝软茶,伺机修炼修炼,还有美女宗主当老婆,不香嘛?

就是不知道,这青云宗供奉的圣体,到底是敌是友。

不管了!

秦风拿定主意,自己的复仇之旅,就从这青云宗开始吧!

立马清清嗓子,朝着门外大喊。

“来人啊,本宗上要更衣沐浴!”


次日清晨。

在众神陵墓中偷偷修炼一晚上的秦风神采奕奕,迅速进入了吃软饭的角色。

慵懒的躺在院中的藤椅上,抱着一盘美味的瓜果,一边哼着小曲,一边享受美食。

两名侍女一前一后,小心的捏肩捶腿。

小日子过得贼舒坦。

哎,早知道吃软饭这么爽,上辈子干嘛那么拼?

一天到晚辛辛苦苦,打打杀杀,累的要死要活的,最后还落个众叛亲离,自爆神丹。

图个啥?

啥也不是!

不过……还削微有点小瑕疵。

给自己安排的侍女,也忒少了点吧!

都没个喂东西吃的,还得自己动手。

烦!

下次见了紫嫣,争取再要几个。

越多越好!

大不了本宗上给她们倒班,毕竟这些侍女整天捏来捏去的,也不容易不是。

正享受着,院门被人一脚踢开。

一青袍小年轻双眼通红,提着剑,骂骂咧咧的冲了进来。

进来就吼。

“谁?谁抢走了我的紫嫣,我跟你拼了!”

秦风满嘴果子差点没噎死。

乖乖!

昨天那妮子就说让自己吃软饭,没说还有生命危险啊!

现在怎么办?

人家都打上门来了,自己总不能一指头戳死他吧!

到时候,实力暴露,自己还怎么苟在这里吃软饭?

不能吃软饭,就得赚钱养活自己,就得打打杀杀。

殃及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的倒是无所谓,万一惊动了天灵域的那些杂碎,自己不就完犊子了么?

嗯,必须忍着。

这么想着,秦风马上堆起慈祥的笑容,朝着小年轻招招手。

“哎呦,你是咱青云宗的吧!你瞧瞧,年轻就是有活力。”

“来来来,先坐这儿,有话咱慢慢说。”

“这舞刀弄枪的,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不是。”

说着,还把手里的果盘往前递了递。

“我和你说个P!”

可小年轻根本不吃这一套,怒目圆睁,提着剑就朝着秦风刺来。

速度太快,甚至出现了残影。

秦风撇撇嘴。

年轻人,就是生猛。

人家都拔剑了,自己还怎么苟。

再苟就一命呜呼了。

赶紧直起身,不动声色的朝着剑尖轻吹一口气。

镪!

小年轻手里的长剑,瞬间断为两截。

“云鑫,住手!”

恰巧这时,紫嫣带着一众人马赶到。

紫嫣身后的二长老云海大声喝止。

等众人看到院中的场景,脸色齐齐一变。

云鑫是云海的爱徒,他手中的长剑,是云海倾其所有为他量身打造的。

剑体由域外寒石铸成,想要隔空将之震碎,出手之人,最起码也是踏空境强者。

可在场的……

紫嫣将目光转向了身后的云海。

怪不得这老家伙最近这么强势,三番五次逼迫自己和云鑫成亲,原来他已经突破破碎境,进入了踏空境!

藏得可真够深的!

还好他识大局,出手制止了云鑫,否则的话……

云紫嫣俏脸微寒。

云海脸色就更难看了。

出手之人,难道是紫嫣?

可她的实力,不是只有凝丹境八重吗?

怎么可能震断云鑫的剑?

肯定是镇宗秘法!

云游这老家伙,竟然把镇宗秘法传给了她,该死!

必须让云鑫加快速度,拿下紫嫣。

到时候,得到镇宗秘法,这青云宗,就是老夫的天下了!

众人各怀鬼胎。

反倒是秦风乐坏了。

我就吹了口气,你们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还好,大家都没有怀疑自己嘛!

那这饭碗,算是保住了。

“云鑫!为师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怎么能如此对待宗上大人。一点礼数都不懂!”

“快给宗上大人道歉!”

最终,还是云海率先开口,大声指责。

气息,却一下子将秦风笼罩,查探秦风的实力。

秦风咂咂嘴,淡定的很。

就凭天玄大陆的这些修炼者,根本觉察不到神力的存在。

在他们眼中,自己就是一个灵脉尽废的普通人。

果然,只是看了一眼,云海就收回了自己的气息,嘴角浮起一抹不屑。

一个废物,能对自己的计划,造成什么影响?

“这次就算了,但倘若敢有下次,宗法伺候!”

云紫嫣轻抚衣袖,给了云海一个面子。

“老夫替徒儿谢过宗主了。”

“不过,老夫万万没想到,宗上大人居然是一介凡人,宗主的口味,果然独特啊!”

将云鑫藏于身后,云海咄咄逼人。

“云海长老,本宗已经说过了,本宗在乎的,是他的人,并不是他的实力!”

云紫嫣黛眉轻皱,语气不悦。

“就是,都什么年代了,你们的思想还这么腐化。只要我俩两情相悦,实力有那么重要么?”

秦风也适时站出来,一手轻架在紫嫣的腰间,配合道。

吃别人软饭,就得替别人做事,这个时候,不能怂!

秦风突然的动作,让云紫嫣身躯一僵,但还是轻靠在秦风的肩上,表现出一副恩爱的模样。

云鑫看的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哈哈!宗主的喜好,我等自然不该干涉,不过,我青云宗宗主,竟然嫁给一介凡人,这要是传出去……”

“我这徒儿云鑫,天资聪慧,与宗主才是门当户对!”

云海继续施压。

秦风气的肝疼。

这老头子不讲武德。

当着我的面,光明正大的撬我马子?

还和你徒弟门当户对。

就你那徒弟,都二十岁了,才修炼到凝丹境,好意思说天资聪慧?

tui~不要脸!

“云海长老!”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本宗和他早已私定终身,而且,本宗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所以,本宗的婚事,就这么定了,你们休要再提,只管准备本宗的婚礼便是。”

云紫嫣放出大招。

这下,不仅是云海等人,就连秦风都惊呆了。

乖乖!

缺男人,你能绑一个回来凑数。

缺孩子,你总不能也绑一个吧!

这年头,生孩子都不用大肚子的吗?

“这……好吧!那老夫只能恭喜宗主了。我等这就去准备宗主的婚礼!”

云海眼神狡黠,带着一众人离开。

再不走,云鑫就要咬人了。

院子里只剩下秦风紫嫣二人,秦风也识趣的将手收了回来。

“刚刚谢谢你了,不过本宗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

“让你受到惊吓,是本宗疏忽了,你放心,本宗会派人保护你,刚才的事,保证不会再发生。”

“还有,把你牵扯进来,抱歉了。”

云紫嫣说完,转身便走。

看着云紫嫣那消瘦憔悴的背影,秦风竟然有些心疼。

哎,这小丫头,看起来挺傲的,心地还不坏嘛。

可惜了,年纪轻轻的,肩上就这么多重担,还被宗中长老威胁,实属不易啊。

真难为她了。

不过……

自己吃软饭的人设不能崩啊!

“云宗主,我身上没钱啦,能先给点花的么?还有,再给我配几个侍女呗?”

云紫嫣脚步明显一怔。

“本宗会安排的!”

说罢,便消失在了秦风的视线中。

……

“师傅,为什么不让我杀了那个废物!”

“紫嫣都要嫁给他了,还怀了他的孩子!”

二长老云海的府邸内,云鑫双眼通红,都要急哭了。

自小,云鑫就是青云宗的娇子,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大家都说他和紫嫣门当户对。

本以为,追到紫嫣顺理成章,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秦风来,这怎么能让他不慌。

“杀他?你以为你杀了他,紫嫣就能乖乖嫁给你?”

“哎,还是年轻啊!你放心吧,紫嫣那妮子,和他根本没事,更别说怀孕了。”

“这人,应该是紫嫣找来堵我们嘴的。”

云海成竹在胸。

“真的?”

听了云海的话,云鑫的眼睛瞬间亮了。

“为师要是连这点事儿都看不出来,就白当了这么多年的长老了。”

“你放心吧!紫嫣那妮子,迟早是你的。”

“这婚,他们休想结成,这人,也必须除掉,不过,我们不能亲自动手。”

“这样吧,你下山一趟,去这个地方,找这个人,他知道该怎么做。”

云海将一封信交到云鑫手上。

云鑫打开,脸色剧变。

“焚血阁?”


“不愧是让我吃软饭的女人,大气!”

房间里,秦风数着云紫嫣差人送来的两大箱子灵币,兴奋的合不拢嘴。

这么多钱,够自己造多久啊!

吃软饭的快乐,别人根本体会不到!

一旁的云小倩,看着哈喇子都流出来的秦风,无语至极。

紫嫣姐脑袋是进水了么?

选谁不好,就选了这么一个废物当宗上?

不就是长的好看点嘛,好看能当饭吃?

瞧瞧那财迷心窍的样子,哪里配的上我那天仙姐姐了?

以后我要是找夫君,一定要找一个实力通天,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彩祥云的!

很是不爽的瞪了秦风一眼,云小倩开口了。

“喂!我说,这些钱你省着点花啊!紫嫣姐说了,这可是她的嫁妆,你别几天就给霍霍了。”

秦风停下动作,扭头看着身穿紫色劲装的云小倩。

这就是紫嫣派来保护自己的人?

凝丹境五重,实力有点不够看啊!

不过小丫头鬼灵精怪,还挺对自己胃口的。

就是有点小!

嗯!培养培养,还是有前途滴。

“没事,花完了再找紫嫣要就行了,她堂堂一个宗主,还缺我这点零花钱不成。”

“什么?你……”

云小倩眼睛都直了。

“喂!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有点出息,别老想着靠女人生活,丢不丢人啊!”

秦风歪着脑袋想了想。

“不丢人啊,我凭本事吃软饭,丢什么人。”

“还有,你别老是喂喂的叫我,要叫我宗上大人懂不懂?宗上知道啥意思么?就是在宗主上面!”

“我比宗主地位还要高,以后对我客气点!”

“我……你……”云小倩快要气死了。

紫嫣姐居然让自己保护这么一个废物,自己都快忍不住想拍死他了。

突然,云小倩眼珠子一转,开始威逼利诱。

“宗上大人,要不这样吧,我呢,负责宗门朱雀堂的修炼事务,你以后就跟着我修炼吧!”

秦风随口道:“为啥要修炼?”

“你想啊,你要是修炼到一定程度,那事可以上天入地,移山填海的。”

“然后呢?”

“然后你就出名了啊,到时候,受万人敬仰,多爽!”

“我要那么厉害有啥用?”

“这你就不懂了吧!到了那个地步,你就可以迎娶白富美,出任灵盟主,走上人生巅峰!到时候,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想干嘛干嘛!”

云小倩眼睛滴溜溜的看着秦风,她觉得,自己讲的这些,对秦风来说,有足够的吸引力。

可谁知,秦风头都没抬,一边抓了几把灵币塞进自己的口袋,一边说道。

“我现在的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嘛?”

“再说了,我灵脉都被废了,还怎么修炼?”

云小倩瞬间石化。

她甚至觉得,秦风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但是理智又告诉她,这话好像哪里又有些不对劲。

这时,秦风满意的整整衣服,准备离开。

云小倩很警觉的问道:“你要去哪里!”

“有钱了,当然是下山去浪啊!不然呆在青云宗,我要这些钱有什么用。”

秦风像看弱智一样看着云小倩。

“不行!紫嫣姐说了,要我保护你!”

云小倩叉腰挡在秦风面前,胸脯直挺。

“对啊,紫嫣说让你保护我,有说不让我出去溜达嘛?”

“还有,你这么小,以后尽量别挺胸了。”

秦风嘿嘿一笑,绕开云小倩,走了出去。

云小倩快要气死了。

本姑娘小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了?

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废物宗上。

但想想紫嫣姐现在的处境,云小倩还是咬牙跟了上去。

哼!让你瞎逛,小心把小命给逛没了!

……

青云宗位于青云峰峰顶。

传说,当年青云老祖路过此地,见峰上灵雾缭绕,便在此处开设宗门,招纳弟子。

经过近千年的发展,青云宗在整个青云州,都名声显赫。

虽然近些年青云宗的势力有所减弱,但仍是无数少男少女心中的圣地。

原因无他,只因为青云老祖是整个青云州为数不多的,晋阶天灵域的强者。

青云峰脚下的青云城,隶属于寿灵帝国。

因为城中常年居住着不少想加入青云宗的人,所以青云城异常繁华。

秦风离开青云宗,顺着陡峭的山路,一路向下。

云小倩则是嘟着嘴跟在不远处。

暗自生闷气的她,甚至没有发现,这条山路,饶是修炼者行走起来,都有些困难。

而她心里的废物宗上,竟然如履平地。

一路无话,两人很快来到山脚。

正准备顺着官道前往青云城,云小倩的脸色突然一变。

两股强大的气息,隐晦的出现在附近。

破碎境强者!

云小倩很快判断出来人的实力,脸色凝重。

这里还是青云宗领地,两名破碎境强者突然闯入,想要干嘛?

莫非,是冲着宗上来的?

云小倩虽天赋不凡,但也刚刚修炼到凝丹境五重,对付两名破碎境强者,毫无胜算。

小心为妙!

“趴着,别动!”

云小倩二话不说,直接将秦风按在地上,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秦风气的肝疼。

出门前好不容易整理的发型,全被你丫压瘪了。

不就是两个破碎境的小渣渣么,紧张什么。

云小倩当然不知道秦风的想法。

在她眼里,秦风就是个废物,别说挨打了,估计被破碎境强者碰一下,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要是秦风死了,自己怎么和紫嫣姐交代?

稳妥起见,云小倩偷偷将手伸进怀中。

宗门求救弹就在怀里,如果这俩人有什么异动,自己就算拼死,都要拖到宗门支援。

可惜,云小倩还是低估了自己和破碎境之间的差距。

她的手,才刚刚碰触到求救弹,就感觉眼前一花,自己已经被一黑衣人锁喉,控制出三米之外。

“宗上快跑!”

云小倩绝望嘶吼。

可她明白,一个凡人,在破碎境强者面前,如蝼蚁一般,想跑?

门儿都没有!

“桀桀!这废物,还真是青云宗宗上啊!”

“真是踏什么得什么来着?本来还头疼怎么混进青云宗,没想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

“啧啧,可惜了云紫嫣那婆娘了,那么极品,竟然被你小子给尝鲜了。”

“抢我婆娘,别说有人花钱,就算没人花钱,老子也得宰了你!”

控制住云小倩,两个黑衣人显得极为轻松,甚至都没搭理趴在地上的秦风,调侃起来。

云小倩彻底绝望了。

这俩人,还真是冲着宗上来的。

可等云小倩看到秦风,差点气晕过去。

这废物宗上,居然还有心思在那整理发型?

给这废物陪葬,真是太亏了!

“呸!”

吐口唾沫,在手心揉揉,秦风将自己的发型整的油光铮亮,心里麻麦皮。

这个云小倩是卧底吧!

你不吼那一嗓子,谁知道我是青云宗宗上?

猪队友!母猪!

抬头看看两个嚣张的黑衣人,秦风开口了。

“听两位的意思,是有人花钱买我的命喽?”

“好!很好!”

“就是不知道,我这条命值多少钱。”

“他们出多少,我出双倍!”

云小倩和俩黑衣人瞬间晕菜。

本以为这宗上能说出什么视死如归的话来,没想到整了这么一出。

还真是没出息。

秦风也不想啊!

就这俩渣渣,自己挥挥手的功夫就能把他们给灭了。

问题是,自己的人设是吃软饭的废物啊!

要是把他们杀了,云小倩不就知道自己的实力了?

到时候,肯定会和紫嫣说。

那自己还怎么吃软饭。

所以,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要动刀动枪了嘛。

“哈哈!”

“想花钱买命?你拿我们焚血阁当什么了?”

一黑衣人大笑。

云小倩更绝望了。

对方,居然是焚血阁的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