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无敌兵王在水浒

无敌兵王在水浒

妖惑天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现代顶级特种兵陈枭来到了水浒世界中,成了梁山好汉中的一员。且看这个男人,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梁山各个好汉,拐骗水泊各路英雄,打造出一支专属于他的精锐水浒军,成功建造独属于他的无敌帝国。

主角:陈枭,潘金莲   更新:2022-07-15 21: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枭,潘金莲 的女频言情小说《无敌兵王在水浒》,由网络作家“妖惑天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现代顶级特种兵陈枭来到了水浒世界中,成了梁山好汉中的一员。且看这个男人,如何利用现代知识忽悠梁山各个好汉,拐骗水泊各路英雄,打造出一支专属于他的精锐水浒军,成功建造独属于他的无敌帝国。

《无敌兵王在水浒》精彩片段

一片人迹罕至环境险恶的崇山峻岭,其中隐藏着一座峡谷。原本应该荒无人烟的峡谷里不知从何什么时候开始修建了许多简易的木屋高塔建筑,许多人在峡谷中活动。这里是陈枭任务的目标区域。

陈枭领着尖刀小队一路蛰伏渗透,终于来到营地正中间那座最大的建筑之前。所有突击队员做好了突击准备,随着陈枭一声令下,数名突击队员同时解决各自目标,进入建筑。

一个巨大的装置呈现在众人的面前。陈枭观察了一下,突然警报声大作!

不待隐蔽,一名队员突然叫道:“头儿,你看!”陈枭立刻来到那个队员身旁,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赫然看见核弹头上内嵌的小小显示屏幕上一个数字突然跳动着:8,7......

陈枭脸色大变,“他们要鱼死网破!快撤!”话音刚落。

轰......炽烈的白光迅速吞没了整个山谷,一团蘑菇云升腾而起。

陈枭在被可怕的冲击波卷了进去,以为必死无疑了。在那时,他在想:早知道今天就要死了,昨天晚上就应该和对象把事情办了,可惜了!可惜了!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机会!

陈枭发现自己并没有被冲击波撕成碎片,而是被一个黑色的漩涡吸了进去。

接着,白光一闪,爆炸的可怕景象立刻消失不见了,湛蓝的天空出现在眼前。陈枭还没反应过来,就扑通一声跌入了荷花池中。

陈枭呛了一大口水,赶紧钻出水面。抹掉脸上的水渍,四下张望,看见了精致美丽的中国传统庭院景观,就是古代大户人家居住的那种有山有水有树有石的跟公园似的宅院。

陈枭从水塘中爬了上来,看着眼前的景致不禁泛起了嘀咕:这什么地方啊?刚才我不是在山谷中遭遇了爆炸吗?这里是地狱?陈枭的心中不禁升起些古怪的感觉,觉得如果这么优美的环境如果是地狱的话,那大家早该抹脖子了!

“老爷,不要......”一个女子的惊呼声突然从面前的那幢两层的精致木楼上传来。陈枭眉头一皱,立刻奔上了二楼,来到那间唯一的房间外。这时,女人的惊呼声再一次传来。陈枭想都没想,一脚就踹开了房门,正好看见一个肥硕丑陋的中年男子正搂着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意图不轨,女子脸上充满了惊恐的神情。

陈枭大怒,冲了进去,左手抓起那胖子的后颈猛地一拽把他拽了起来。胖子扭过头来,显得不知所措的模样。陈枭照着他肥硕的面庞狠狠地来了一拳,噗的一声大响。胖子的脸上登时像开了染缸似的,惨叫一声,向后跌翻在地。

陈枭赶紧扶住那个差点被侵犯的女子,笑眯眯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女子一眼,发现她竟然出奇的美丽。

她靠在墙壁上,显得娇娇弱弱的样子,惹人怜爱;身上穿着一身水绿色绣蝴蝶的古装长裙,身材高挑而又性感;云髻上横插着一支金钗,容貌秀丽妩媚,嘴唇紧抿着,美眸瞪得大大的,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陈枭不由的在心里赞叹了一声,把她和机要秘书李茹萍对比了一番,惊讶地发现,被称为军花的李茹萍竟然和眼前的这个美女差距非常大!虽然不敢说她倾国倾城,但也绝对是祸乱人心的狐狸精!


那女子傻傻地看着陈枭,随即眼中流露出激动之色,双手紧紧地抓住陈枭的手臂,美眸中流露出乞求之色,急声道:“带我走!带我走!”随即美眸看着陈枭的背后变了颜色,惊叫道:“小心!”

陈枭这时也听到了背后传来动静,连忙放开女子,向右侧跃开。只见那个中年胖子举着一张圆凳在面前砸了下去,他扑空了。

陈枭嘲弄一笑,右脚抬起横扫而出,正中那个胖子的面部。胖子惨叫一声,向后翻倒在地,哼哼唧唧,一时爬不起来。

女子看见放在圆桌上的一柄匕首,立刻奔过去,抓起匕首,拔出来,冲到那个胖子面前,对着胖子的胸膛发疯似的乱刺,胖子发出杀猪似的惨叫声。陈枭大惊,赶紧奔上前,一把拽住了女子的手腕,没好气地叫道:“你疯了!不知道杀人要偿命吗?”

女子满脸都是鲜血,歇斯底里地笑了笑,疯狂地道:“这些年,我受够了!我受够了!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陈枭没好气地道:“他要是做了什么,自然有法律可以制裁他!你现在杀了他,这件事情就不好收场了!”

女子看了陈枭一眼,嘲弄地道:“法律!法律有什么用?像他们这样的有钱人,和官府都有勾结的,我若去告,官府是不会替我做主的,事后我只会招来更加凄惨的命运!”随即呜呜地哭了起来,“我已经招来了凄惨的命运了!......”

女子一指那具尸体,哭叫道:“这个人,是我的主人,从我被卖进他们家那一天开始,他和他儿子就时时刻刻地想要把我欺辱!我费尽心机才保住了几年的清白......”抽泣了一下,继续道:“几天前,我去告诉了主人婆,表明心迹绝不会做主人的小妾。因此主人怀恨在心,想要糟蹋奴家,为此他准备倒赔妆奁把奴家嫁给阳谷县的那个三寸丁武大郎!......”

陈枭一则感叹眼前这个美女的命运多舛,一则又感到无比震惊:怎么跑出了武大郎来了?

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梨花带雨娇媚动人的女子,瞪大眼睛,无比惊讶地问道:“你,你不会是潘金莲吧?”说这话时,陈枭的眼角不由自主地跳了跳。

美女看了陈枭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奴家正是潘金莲!”随即凄苦地笑道:“奴家的事情相比已经传遍十里八乡了!竟然素不相识的恩公居然都知道了奴家!”

陈枭干笑了一下,随即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刚才核爆之时,我好像被吸进了黑洞,随即来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女子自称潘金莲,又有个武大郎!难道,难道我穿越了?......

潘金莲低着头偷偷地打量着陈枭。发现对方长得挺不错的,而且身材高大强健充满了令女人心旌动摇的男人味,就是衣着有些奇怪。潘金莲不由的心花怒放,情思荡荡,觉得如果能够跟了这个男人,也不枉做女人一场了。想到这,不由的娇颜红了,秋波脉脉,春心荡漾。

陈枭发了一会呆,赶紧问潘金莲:“现在是宋朝吗?”

潘金莲奇怪地看了陈枭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公子怎么会问出这样奇怪的话?”见陈枭的衣着非常怪异,好奇地问道:“公子难道是外邦人?”

陈枭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潘金莲看了一眼面前脚下那具血淋淋的尸体,流露出厌恶和恐惧之色。不敢再看了,急匆匆地出了房间。

陈枭发了会儿呆,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是一间古韵盎然的房间,左侧有一座画格月洞门,门上遮着粉红色的纱帘,周围的墙壁上挂着些名人字画,右侧和身后都有那种古代样式的窗户,窗下都摆着一张与窗户下缘齐平的木台子,木台子上放着香炉花瓶之类的装饰物。窗户都打开了,露出外面的苍翠景色和远处山下的一座古代城池。真的是古代城池,四方形的,边长六七百米的样子,围着一圈城墙,每一面城墙上都有谯楼,城市中间屋宇连绵鳞次栉比,一座宝塔格外引人注目。

陈枭仅存的一点期望彻底破灭了,如果说那个女子还有可能戏弄他的话,那么那座古代城池怎么可能做得了假呢!我真的穿越了,这里是宋朝!

潘金莲端着一盆水匆匆进来了,洗了把脸,便匆忙进入了那座挂着粉红纱帘的月洞门。随即陈枭就透过纱帘隐隐约约看见潘金莲在里面宽衣解带,露出了光华平坦的粉背,陈枭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片刻之后,潘金莲换上了一条粉红色的纱裙,肩膀上则多了一个黑布包裹的包袱。来到陈枭面前跪了下来,一脸感激地道:“要不是恩公,奴家就被那个可恶的主人侮辱了!”随即面泛桃红地说道:“恩公是奴家的大恩人。奴家虽然读书不多,但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然而奴家一介女流却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以报恩公的大恩大德!”

陈枭心头一跳。潘金莲抬起头来,美眸满含春色地看了陈枭一眼,似羞涩又似挑逗似的说道:“奴家愿意服侍恩公一辈子,为恩公铺被暖床,为恩公生儿育女!”说着就要宽衣解带。

陈枭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暗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潘金莲!确实很潘金莲!

回过神来,笑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用好意思拒绝啊!”潘金莲大喜拜道:“奴家拜见相公!”

陈枭不由的心痒难耐,随即又有些担心起来,潘金莲,将来会不会戴绿帽子啊?随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暂时抛到了脑后。

陈枭看了一眼那具尸体,问道:“他是谁?”

潘金莲满脸恨意地道:“他是奴家的主人,清河县的牛老爷。”

陈枭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潘金莲,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地地问道:“那个,你有没有被欺辱了?”


潘金莲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通红着娇颜急声道:“相公放心,奴家,奴家没有被这个恶贼玷辱身子!奴家还是完璧!”完了还怕陈枭不相信,又道:“如果相公不相信,就请为奴家验身好了!”美眸满含春意地看着陈枭,胸部也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冲动剧烈地起伏着。陈枭不由的心头一荡,蠢蠢欲动起来。可是一看到牛老爷那个死人头,满腔的兴奋立刻就消于无形了。陈枭虽然不是好人,却不是变态。

“我相信你。”陈枭道。

潘金莲闻言,很激动的样子。随即面色一变,急声道:“相公,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否则一旦牛老爷的仆役回来了,我们就麻烦了!”

陈枭点了点头,“那就走吧。有没有什么要收拾的?”

潘金莲拍了拍挂在身上的那个沉甸甸的报复,说道:“我都已经收拾好了。快回走吧。”

“等一下。”陈枭道。潘金莲不解地看着陈枭。陈枭看了看自己的一身黑色特种兵战斗服,问道:“这里有没有衣服让我换上?”潘金莲连忙又奔进了月洞门,随即拿出了一套白色丝绸的外套长裤和一套白色丝绸的长内衣,交给陈枭。陈枭当即把身上的战斗服脱了下来,包好,在潘金莲的帮助下换上了那一套古装。随即两个人各背着一个包袱打开房门出去了。

从房间里出来,一座精巧的被翠竹修篁掩映的不大的山庄映入眼帘了。这座山庄在山腰上,陈枭和潘金莲在一座两层的木楼之上,木楼前有一个小小的水池,那就是陈枭掉落的地方。水池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六角凉亭,周围杨柳依依、修篁曼曼,这是一座被白色波浪院墙围起来的相对独立的小院子。除了这个小巧的院落外,山庄还有几片其它的区域,从二楼这个角度看,只能看见一些掩映在苍翠绿色中的屋宇罢了。

两个人从木楼上下来,迅速出了小院,穿过一条夹在绿树假山之间的游廊奔出了山庄大门,只见大门口的拴马桩上正拴着一黄一黑两匹骏马。

潘金莲立刻把那个黑色的包裹放到那匹黑色的骏马背上,用马鞍边用来固定包裹的皮带固定好包裹,然后翻身上马。这时,陈枭把两匹马的缰绳从拴马桩上解了下来,也翻身上马了。两人调转马头,沿着山路飞驰而去。迅速离开了清河县,两人也没有一个具体的目的地,只是想要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陈枭跟随潘金莲策马狂奔而去,一路上,潘金莲快乐得就好像逃出了牢笼的金丝雀一般。

陈枭看着潘金莲,觉得潘金莲可能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狠毒轻浮,她的所作所为或许都是被人逼的吧。

两人奔驰了一阵,勒住马,缓步走起来。潘金莲哼起了小曲,百灵鸟似的歌声在荒郊野外回荡着。陈枭听不懂她哼的是什么,不过却觉得非常动听,忍不住赞叹道:“真好听!”潘金莲嫣然一笑,“以后奴家天天给大哥唱歌!”陈枭心头一荡,“好啊!那我可是求之不得啊!”

两人走了一个多时辰,一路有说有笑,陈枭把现代社会的那些荤笑话信手拈来,潘金莲被逗得娇笑不止,美眸荡荡。

与此同时,山庄里已经乱了套了,回到山庄的仆役侍女们发现了牛老爷的尸体。几个仆役侍女奔回城里,侍女们慌慌张张地去禀报主母,几个仆役则去县衙告状。不久之后,县衙派了一个捕头领着几个捕快匆匆赶去城外的山庄;此时,各种各样的谣言已经在城里面传开了,说什么的都有,最离奇的说法竟然是说牛老爷死于马上风!

视线转回来。陈枭和潘金莲在路上行走着,有说有笑,陈枭突然看见前方路旁的草丛中趴着一个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人。“前面趴着一个人。”陈枭道。潘金莲吓了一跳,连忙朝前面看去,果然看见路边的草丛中趴着一个人,不由的心头一紧,随即一脸恐惧地看了看两侧的山林,说道:“会不会,会不会是被强人杀死的?”陈枭知道她所说的‘强人’就是土匪强盗的意思,看了看周围,感觉周围并没有人,便对潘金莲道:“别害怕,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策马来到那人的附近,翻身下马,潘金莲躲在陈枭的身后,纤手扯着他的衣角,一副紧张到极点的模样。陈枭走到那人身旁,蹲了下来,把那人翻转过来,竟然是一个非常强壮颇有些英气壮汉。

潘金莲见了,不由的双眸一亮,惊叹道:“真是一个大丈夫呢!”陈枭扭头瞪了潘金莲一眼,潘金莲立刻意识到自己有些忘情了,连忙解释道:“奴家只是有些惊奇罢了,并没有别的意思,相公你千万不要多想啊!”陈枭扭过头去,暗道:潘金莲到底是潘金莲啊,只怕在放荡这一点上并没有冤枉她!

陈枭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抛到了脑后,检查起面前的这个壮汉来。发现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嘴角处却有一点白沫,呼吸还有,心跳还算正常。陈枭根据经验推断,这个人可能是突发了什么恶疾,以至于晕倒在了路边。

陈枭把他抱了起来,放到自己那匹马的马鞍前。潘金莲难以置信地问道:“相公要救他?”

陈枭点了点头,随即把壮汉的那个粗布包裹和一条哨棒拿起来,放到壮汉身边,然后翻身上马了。潘金莲连忙也翻身上马。两人继续赶路。

傍晚时分来到一座小村庄里。这是一座傍水依路的村庄。这座村庄,傍依着潺潺溪水,一座座茅草木板房坐落在柳荫之下,一条官道穿村而过,村边酒馆客栈的旗斾迎风飘扬;此时已经夕阳西下了,外出放牛的牧童正赶着牛羊归圈,家家炊烟袅袅,酒馆客栈灯火辉煌一片喧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