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被摄政王娇养了

被摄政王娇养了

袅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苏棠,因为渣男恶女的算计,最终落了个身败名裂,死无全尸的凄惨下场。重活一世,她发誓绝对不会让那对渣男恶女好过。然而在此之前,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挣脱冷面阎王的怀抱。本以为他会向上一世那般轻饶了自己,可谁知这一世,他却猩红了眼,将她堵在了床上……

主角:苏棠,裴樾   更新:2022-07-15 21: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棠,裴樾 的女频言情小说《被摄政王娇养了》,由网络作家“袅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苏棠,因为渣男恶女的算计,最终落了个身败名裂,死无全尸的凄惨下场。重活一世,她发誓绝对不会让那对渣男恶女好过。然而在此之前,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挣脱冷面阎王的怀抱。本以为他会向上一世那般轻饶了自己,可谁知这一世,他却猩红了眼,将她堵在了床上……

《被摄政王娇养了》精彩片段

天色将明。

一夜折磨过后,苏棠忍着身上的酸痛起身,捡起地上破烂的衣裳裹住自己。

下一瞬,下颌一痛,她被迫抬起头,对上男人阴狠的眼眸:“爬上本王的床,心里却还想着别的男人?苏棠,你当本王是什么?”

苏棠漠然的抬起头,呆滞的像是一具行尸走肉:“您答应过臣女,保沈云轩官运亨通,还有......”

“滚!”

不等她说完,男人嫌弃的将她掀倒在地,像是碰了什么脏东西。

苏棠伏在地上,自嘲的笑了起来。

她是被自己的夫君沈云轩亲手送到这个男人的床上的。

她费尽心机,替沈云轩扫清障碍,让他从一无所有的穷书生,成为了今日的丞相爷!

可他转身,却以归德侯府满门性命要挟,逼她爬上这个男人的床,为他的荣华富贵铺路。

无论是沈云轩,还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他们都一样,在他眼里,她苏棠就是一个厚颜无耻的荡丨妇!

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

苏棠深吸一口气,起身朝着男人福了福身子,“多谢王爷昨夜怜爱,臣女告退。”

怜爱?!

裴樾以为昨夜是她心甘情愿的做他的女人,可到头来她竟是用自己的清白给别的男人换取仕途?

她把他当什么!

裴樾瞬手上一个用力,生生的将手上的扳指掰碎。

“滚!别让本王再见到你!”

苏棠扯了扯嘴角,转身离开。

......

回到丞相府,苏棠刚进门,就被一脚踹倒在地。

“贱人,你还有脸回来!”

沈云轩怀里揽着苏凝烟,满脸厌恶的看着她。

苏棠早已习以为常,从沈云轩把苏凝烟接到相府的那一天,她就明白,她和沈云轩的夫妻情分到头了。

她起身理了理衣裳,平静道:“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去陪靖王,你就放了我爹爹。爹爹人呢?”

“真是对不起呀,姐姐。”

苏凝烟依偎在沈云轩的怀里,讥讽的瞥着她:“爹爹罪犯谋逆,证据还是我亲手交上去的呢!现在,他的人头应该已经挂在城门口,以儆效尤了!”

“你说什么!”苏棠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真正的归德侯府千金,“苏凝烟!他是你亲爹,你怎能如此狠心!”

“亲爹?”苏凝烟掩唇娇笑起来,“我的傻姐姐,你才是归德侯府的真千金!而我,才是那个冒牌货!当初是我收买奶娘,让他们以为你我抱错。”

苏凝烟像受了刺激一样突然嫉恨尖叫,“可即便如此,他心里始终只有你这一个女儿!”

“即便你被当成了假的,那个老不死的依旧那么疼爱你,所以我才要慢慢折磨死这个顽固的老东西!”

“姐姐你知道吗?他就连死之前,都在喊着你的小名,跪在我脚边哭着求我放过你呢哈哈哈,真是可笑!”

苏棠眼眶疼得好似要撕丨裂!

怎么会这样!

这么多年,她以为苏凝烟才是侯府的真千金,这些年来对她处处忍让,就连沈云轩将她接回丞相府,放纵她处处羞辱自己,她也从未有过怨言。

可没想到,这竟是一场骗局!

“苏凝烟,我要杀了你给爹爹陪葬!”

她疯了般朝着苏凝烟扑去,然而就在距离苏凝烟一指的距离,四肢却猛地被铁链拽了过去!而同时,沈云轩的剑,刺进了她的胸膛!

“不!苏娇娇!”

恍惚中,苏棠仿佛听见有人撕心裂肺的在喊她。

那是谁?

为什么会叫她的小名?

身体里的血像是快流干了,脑子里的意识也逐渐被抽空。

她像是被人揽入怀里,耳旁的声音越发遥远......

......

“配合我!否则杀了你!”

耳旁传来男人阴冷的嗓音。

苏棠感觉自己的脖子仿佛被人掐住,强烈的窒息感瞬间袭来。

她猛地睁开眼,便对上一双极美的凤眼。

她没死?

苏棠捂着胸口,本该被刺穿的地方,此刻完好无损,铺天盖地的记忆纷涌而至,不等苏棠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门外传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男人欺身上前,将她压住。

“我会负责的。”

说罢,男人手上用力,一把撕开她肩上的衣裳。

瞬间,香肩半露。

男人俯身吻上。

苏棠又惊又羞!

正要用力去推男人,腹部一紧,一把凉飕飕的匕首正抵在她的腹部,仿佛下一刻就能要了她的命!

她不能死!

娇娇颤颤的声音忽然响起。

“郎君,怜惜些,别叫奴家的夫君知道了。”

男人身子猛地一僵,女人的娇滴滴的嗓音直触心底。

他眼底寒冰渐融,还未开口,就听见外面搜寻的人往柴房走近。

“确定刺杀齐王殿下的刺客逃到这里了吗?”

“我一路追随至此,绝对没错!”

“这可是归德侯府,若出了差错,咱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眼看着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越来越近,苏棠的一颗心也紧跟着提了起来。

她小心翼翼的抬眸去看身前的男人,男人戴着面具,只露出冷峻而完美的侧脸,矜贵而又淡漠。

此时,苏棠才百分百确定,她真的重生了。

重生到了她被赶出归德侯府的前三天。

前世苏凝烟被当做‘真千金’从乡下接回侯府后,便想方设法的要将她撵出去。

后来更是勾结沈云轩,给她安了个煞星的罪名,让她被世人唾弃。

后来沈云轩为了利用她得到归德侯府的支持,不仅花言巧语哄骗她,更是给了她一处安身之所,她才误以为普天之下只有沈云轩一人待自己是真心,从此一心辅佐他,助他成为靖王的臂膀,后来更是位及丞相!

可恨她一世谋划,最终却没能保住归德侯府。

爹爹惨死,她唯一的亲弟弟被人打断双腿,身染重疾!

这一切,都是从她被撵出侯府开始的!

今生,她决不能重蹈覆辙!

一想到前世的这一天,她衣衫不整的在柴房里被人发现,名声尽毁,她就恨不得食他肉,剥他皮!

可眼下,门外那人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推门而入......


苏棠立马将脑袋埋进男人怀里,娇滴滴的喊道:“郎君,奴家害怕~”

脚步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传来那两人的低笑声。

“走吧,估计是侯府的一对野鸳鸯。”

说完继续往前搜去了。

人一走开,苏棠立马声音一冷,“人走了!放开我!”

男人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搂着苏棠的手。

垂眸,瞥见苏棠微微发颤的身体,将握着匕首的手负于身后:“刚才情急,吓到你了?”

苏棠莫名的看了男人一眼,总觉得这人有点熟悉。

她冷着脸推开男人,转身要走。

却在走之时,手掌忽然被人拉住,苏棠不悦回头:“你还想做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裴樾松开手,常年冷硬的唇角此刻微微抿起,藏着丝不易察觉的柔丨软。

苏棠冷笑:“那您又是哪位王爷?您手上的匕首,应该不是俗物吧!”

“本王封号‘靖’,姓裴名樾。”

“靖王裴樾!”

竟然是他!

前世那个给了沈云轩滔天权势,当今皇上第四子,靖王裴樾!

一想到前世这个男人给了沈云轩权势,害的归德侯府满门惨死,苏棠就恨的咬牙切齿。

裴樾!

早知道前世她在柴房救下的男人就是裴樾,她就该一刀了结了他!

“你,认识我?”

裴樾望着苏棠愈发冷漠的眼神,颇有些疑惑。

苏棠回过神,压下心中恨意,冷声道:“奴婢白菊,归德侯府的丫鬟怎么配认得王爷呢?”

“白菊?”裴樾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本王记住你了,过些日子,还会再见的。”

说完,转身离开。

苏棠望着靖王挺拔的背影消失,半晌,眼底杀意才渐渐退去。

她急忙收拾好自己,起身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白菊的声音:“小姐,小姐您在里面吗?”

苏棠还没回话,柴房门便被推开。

尚未看清里面的情形,白菊便扯着嗓子哀嚎起来:“小姐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奴婢也不活了!”

‘啪——!’

苏棠狠狠的一巴掌打了过去。

白菊惊讶的捂着被打的脸,不可置信的看向站在她面前衣衫整洁的苏棠,“小姐......”

“再敢乱嚎一句,我杖毙了你!”

“小姐,奴婢冤枉啊!奴婢实在是担心您啊!”

苏棠冷笑一声,担心?

前世她在柴房被人非礼后,白菊身为她的贴身丫鬟,却像是提前知晓一般,准确无误的找到她不说,还直接一嗓子嚎的人尽皆知。

如今想来,这一切只怕是有心人暗中指使的吧。

想到这儿,苏棠闭上眼,深吸了口气。

再睁开时,眼底又是那片彻骨的冷漠。

“找我什么事?”

白菊惶恐的抬头看向苏棠,一时间竟是被苏棠浑身的气势震慑,编好的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不敢嚎出来。

犹豫再三,白菊一咬牙,沉声道:“小姐,老夫人让您立马去前厅。”

“怎么了?”

“是凝烟小姐替您求情,让沈家同意再与您重订婚约。”

苏棠冷笑,重订婚约?

归德侯府如今的千金是苏凝烟,婚约自然也是她。

想必她是看不上如今的穷书生沈云轩,这才想要退而求其次吧。

前世这门婚事,她为了不让父亲为难,是应了的。

只是沈云轩想娶的从来都不是她,而是苏凝烟。

一想到前世临死前,沈云轩和苏凝烟那副恶毒的嘴脸,苏棠就恨不得立刻送她们下地狱!

拳头攥紧又松开。

过了半晌,苏棠这才压下满腔恨意,一字一句道:“你去回话,说我不同意。”

苏棠说完就离开了。

白菊前去回话。

回去没多久,苏棠就收到了老夫人的传话,让她搬到偏院去住,将她的院子让给苏凝烟。

在白菊嘲讽的眼神中,她神色淡定的去了破旧僻陋的新院落。

反正很快,苏凝烟就会灰头土脸的被人赶出来!

入夜,苏棠换了身夜行衣,悄无声息的离开侯府。

一个时辰后,她又悄无声息的回来。

一切都好像从未发生过一般。

次日,沈家再次登门了,并且以大师算出苏棠‘命里带煞’为由,提了只‘消煞’的公鸡来提亲。

“给我往死里打。”

苏棠搬了把凳子坐在侯府大门口。

看着尚未功成名就的沈云轩,眼底满是冷意。

苏老夫人闻讯赶来,看到被揍得满地乱窜的沈云轩,气得差点厥过去。

这可是她娘家的子侄啊!

即便是落魄了,也不该被如此欺辱!

然而苏棠却慢悠悠的说:“爹爹亲口说过,我纵是假的,也是他的女儿,是这侯府的大小姐。沈家敢以公鸡提亲,便是辱没侯府,我岂能容他们放肆?”

沈云轩阴沉沉的盯着苏棠,心里那股莫名的慌乱却更深。

苏棠她......真的不肯嫁自己了?

不,有老夫人和侯爷做主,她不嫁也要嫁,她定是又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罢了。

惹人厌烦!

就在这时,浑厚的男声传来,间杂着爽朗的笑声:“没错!给我打,打死这群不要脸的,我归德侯的女儿,就是不嫁人,我也养得起她一辈子!”


苏棠扭头的瞬间,湿了眼眶。

这就是她的爹爹,打了一辈子仗的大老粗,也是毫无底限信任她,支持她的人!

前世苏棠被苏老夫人瞒着爹爹赶出侯府时,爹爹拖着病体,淋着大雨追出十几里。

那是苏棠唯一一次看爹爹跪下双膝,跟人求饶,求他们放过他的棠儿。

苏棠永远记得,那样的绝望和羞辱!

所以重生一世,她不仅要报仇,更要好好守护真正爱她的亲人!

“你,立即去沈家赔礼道歉,把这桩婚事定下来,否则就给我滚出侯府!”

苏老夫人呵斥苏棠。

归德侯刚要开口就被苏凝烟拦下:“爹爹,祖母身子不好,您别气着她。”

苏棠心中冷笑。

祖母自小就不喜欢她,觉得她跟去世的母亲一样清傲,不肯在她面前伏低做小,卑微奉承。

前世她却是好运,侯府尚未覆灭,她就寿终正寝了。

“祖母忘了,母亲去世时说过,等我出嫁,舅舅才会将她那份巨额的嫁妆送还回来,祖母如今要我滚,是不要这笔嫁妆的意思?”

老夫人的脸瞬间黒沉:“你既是假的,那嫁妆自然也是凝烟的。”

“那照这个逻辑,与沈家的婚事也是苏凝烟的。”

“凝烟是让着你。”

“她既叫我一声姐姐,我岂能让她委屈?”苏棠唇角浅浅翘起:“我就提前恭喜凝烟妹妹,觅得佳婿了。”

苏老夫人胸膛剧烈起伏着:“孽障,你看看那孽障!”

“爹爹,这一切是不是都怪凝烟?是凝烟不祥,若是爹爹没把凝烟找回来就好了。”

归德侯看着哽咽的苏凝烟,不知为何,总觉得她的话哪里怪怪的。

“这怎么能怪你!”老夫人瞪着归德侯:“是苏棠抢了凝烟十几年的荣华富贵,如今你竟忍心看她被苏棠这样欺负!”

“这......棠儿不是把您觉得好的沈云轩让给凝烟了吗,棠儿这是在欺负凝烟?”

老夫人眼睛瞪直,苏凝烟也略有些尴尬,忙道:“最近祖母不是说夜里总做噩梦,怕是游魂野鬼纠缠么,凝烟听闻京城最近来了一个得道高僧,不如请他来做一场祈福法事,驱驱邪气。”

“本侯征战沙场,杀人无数,从不信......”

“你闭嘴!就听凝烟的,去请高僧来。”

苏老夫人离开前,郑重的跟归德侯道:“苏棠目无尊长,你不许再惯着她。我已经让她住到偏院去了,你舍不得赶她走,以后就按庶出的标准养着吧。”

“娘!”

归德侯一向孝顺,可叫他宝贝女儿去住偏院,他也不忍心,想要争辩,却被苏棠拉住。

“爹,棠儿愿意去偏院。”

“你身子娇弱,哪能吃得了这苦!”

“只要爹爹还心疼棠儿,再苦也是甜的。”

“如此......太委屈你了。”

苏棠看着活生生就站在跟前的爹爹,强忍住眼底酸涩,“能得到爹爹偏疼,这点委屈很值得。”

一旁的苏凝烟满心不是滋味,却猝不及防撞上苏棠冰冷的目光,仿佛一瞬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

“棠儿,怎么了?”

“只是羡慕凝烟妹妹,竟是爹爹的亲生女儿。”

“又说胡话了,爹心里,你永远都是爹的亲闺女!”

归德侯嗔怪着,眼里却是说不出的疼爱和骄傲,瞧,任你们怎么说棠儿不是我亲生的,她还是跟亲女儿一样敬爱我这个父亲!

苏棠轻笑,是啊,只要爹爹认她,她管其他人怎么想呢。

至于苏凝烟,很快,她就会知道被人轰出去,是什么滋味了!

白菊一直低着头,直到苏棠离开,才悄悄朝苏凝烟点了点头,揣着衣袖里的东西,快步去了苏棠房间。

隔日,苏棠就被老夫人叫了出去。

高僧四十上下,看起来很高深的样子,就是走路时脚有点儿跛。

“大师的脚这是......”

“谢老夫人关怀,这是贫僧的业障,无碍。”

“那就劳烦大师了。”苏老夫人冷冷瞥了眼苏棠,意有所指的说:“最近侯府事事不顺,要是真的发现了冲撞侯府气运的灾星,请大师务必指出来,我也好送她去庵堂修行了此残生,免得她害人害己。”

下人们都看向苏棠,心道这下这个假大小姐真的完了。

苏棠只诧异般问苏凝烟:“你也这样认为吗?”

“我......”苏凝烟仿佛被故意刁难了一般,眼眶都红了:“若真有灾星,为了侯府大家的平安,也只能如此了。”

本以为苏棠要气急败坏,却没想到她只是嫣然一笑,眉眼明媚,让人惊艳。

苏凝烟的指尖微微掐入掌心:“姐姐觉得凝烟说得不对吗?”

“不,是对极了。”

苏老夫人只当她是嘴硬,冷哼一声,让慧济开始准备法事了。

殊不知慧济在接触苏棠眼神的那一瞬,瞬间想起了前两日莫名出现在他门口的纸,纸上写‘今夜必会伤到右腿,若不想日后死无葬身之地,就在侯府好好回话。’

慧济本不放在心上,谁知半夜起来喝水绊倒柜子差点砸断了右腿。

莫非,那纸条出自这位苏大小姐之手?

而且随着纸条一起的,还有一张生辰八字......

“大师,你怎么了?”

苏凝烟连叫了几声才让慧济回过神来。

慧济开始做法,等到太阳都移到了正中间,才见这和尚睁开眼睛。

“大师,怎么了?”

“有煞气。”

“在何处!”苏老夫人急问道:“是不是就在这里?”

“是。”

慧济肯定的回答让屋子里的人一悚,瞬间以苏棠为中心退开几步。

“胡闹!”

归德侯怒气冲冲的赶来,将苏棠护在身后:“什么灾星不灾星,有本侯镇着,哪个灾星能害了侯府的人?”

“话不是这么说。”

苏老夫人瞪着苏棠:“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难道你要拿整个归德侯府打赌?”

“爹爹。”苏凝烟怯怯的上前:“您别气着祖母,都是凝烟的主意,您要怪就怪凝烟吧。”

苏老夫人顿时心疼不已,态度也更加强硬:“大师请说吧,有我在这里一天,断容不得这灾星作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