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黑红后我被陆二爷宠成了全球顶流

黑红后我被陆二爷宠成了全球顶流

甜桃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一世,安慕慕被养父一家榨干最后一丝剩余价值后,惨遭挖肾,断了双腿,被人丢弃到荒郊野外,凄惨而死。一朝重生归来,她果断抱上陆擎耀的大腿,一路逆袭,虐渣打脸,成为娱乐圈女王。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除了陆擎耀有点不遵守契约规则,说好两人只是合约夫妻,他却总想假戏真做,将安慕慕彻底的占为己有。她不知道,有人想了她两辈子,怎么可能轻易再放手……

主角:安慕慕,陆擎耀   更新:2022-07-16 02: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慕慕,陆擎耀 的女频言情小说《黑红后我被陆二爷宠成了全球顶流》,由网络作家“甜桃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一世,安慕慕被养父一家榨干最后一丝剩余价值后,惨遭挖肾,断了双腿,被人丢弃到荒郊野外,凄惨而死。一朝重生归来,她果断抱上陆擎耀的大腿,一路逆袭,虐渣打脸,成为娱乐圈女王。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除了陆擎耀有点不遵守契约规则,说好两人只是合约夫妻,他却总想假戏真做,将安慕慕彻底的占为己有。她不知道,有人想了她两辈子,怎么可能轻易再放手……

《黑红后我被陆二爷宠成了全球顶流》精彩片段

肮脏破败的废弃工厂里,女人被铁丝困在生锈的柱子上。

“啪——”

安慕慕被耳光狠狠扇醒!

她的脸歪在一旁,唇角有血溢出......

她忍痛睁开眼,便看见几个纹着狰狞纹身的男人,正光着上身站在自己面前,表情凶狠!

“你们要干什么......”

她抬眼,视线穿透人群,和坐着喝咖啡的安云莲,撞了个正着!

安慕慕全身的血液,似乎在瞬间凉透......

她颤声道:“小云,你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你是被他们胁迫的,对不对......”

安云莲踩着高跟鞋走近,脸上挂着冰冷嘲弄的笑意。

“安慕慕你还真是傻得可笑,难道你还看不出来,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么?”

“你......你想对我做什么?”

“这个我一时还没有想好,噢对了,你不是最清高最圣洁吗?不如就让你被无数男人凌辱致死,你觉得如何?”

她的笑声冰冷残忍,满是嘲弄。

“为什么这么对我?!”

“从小到大,你想要的东西,无论我多喜欢都会让着你,就连我最爱的男人都肯让!”

安慕慕的声音不住的颤抖。

“你去海边冲浪坠海,我为了救你被礁石刮伤了腿险些残废,最后虽然保住了腿,却再也不能跳舞!”

“你去国外做医美,输血患上了肾衰竭,我知道自己肾脏适配的消息,连想都没想就答应给你捐肾!”

“安云莲,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说啊!”

安慕慕嘶吼着,眼泪合着唇角的血一同流下,脸色惨白如纸!

安云莲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目露狰狞的瞪着安慕慕。

“你当然对不起我,你最对不起我的地方,就是在我面前装模做样的摆出圣母的架势,我堂堂安家大小姐,需要你个野种让我么?”

此话一出,安慕慕仿佛一棒子打醒。

原来不管自己付出多少都是徒劳,原来她的存在本身,便是一个碍眼的笑话!

“安云莲,你如此泯灭人性,爸妈知道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呵,自从你两年前在酒店捅了王总砸了爸爸的订单,他们就对你失望透顶了!你知道吗?爸爸临走前特意叮嘱我,让我把你的尸首处理的干净点......”

“你胡说!那次只是意外,王总告我故意伤人,是父亲把我保了出来!”

安云莲嘲弄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笑话。

“你被下药就是父亲安排的,如果不是当时我需要你的肾脏,他恨不得你立刻去坐牢!”

“安慕慕,你不过是个从孤儿院捡回来的野种,能够被拿来当棋子是你的福气,可惜你不知好歹,既然留着你碍眼,不如除去了干净!”

她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扎在安慕慕的心口,痛的窒息!

安慕慕死死瞪大双眼,仿佛要将她这副恶毒的嘴脸深深的刻进灵魂当中!

“安云莲,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报应吗?”

“我安慕慕就算化作厉鬼,也要回来找你们偿命!”

说罢,她竟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将头重重撞向了铁棍的尖端!

断气前,双目依旧死死瞪着安云莲,死不瞑目!

——

“动作快点,把她送到楼上王总的房间,嘻嘻,这小妞长得真不错,还是个明星呢,送给王总前,不如由哥们俩......”

扶着安慕慕男人露出猥琐的笑容,对着旁边矮胖男人挤眉弄眼,随后看向酒店的杂物间。

与此同时,本该中药昏睡的安慕慕忽然睁开了眼睛。

谁能相信,她被安云莲逼死之后,竟然重生到了两年前,被养父迷晕拿来送礼的这一晚!

一定是连老天都看不下去这一家人渣,才会给她重活一次的机会,让她能够亲手为自己报仇!

安慕慕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趁着扶着他的男人在开门时,狠狠地踩了他一脚,一把将他推开后,逃跑起来,那两个男人愣了片刻后,连忙朝着安慕慕追去。

可是安慕慕没跑多远,便感到浑身无力和意识涣散,眼见着那两个男人要追上来,安慕慕看着眼前虚掩着的房门,咬咬牙,闯了进去。

安慕慕关上门的瞬间,听到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不禁松了口气,这才抬起头,环顾房内的一切,然而目光触及床上俊美妖艳的男人以及染红被单时,浑身血液凝固。

男人不着寸缕的上半身肌肉线条如猎豹般优美,白皙光洁的肌肤沾染着血迹,腰部仅仅覆盖着薄薄的被单,宽肩窄臀,长腿笔直修长,让人遐想。

然而男人的手上拿着一把锋利精致的匕首,而他的旁边躺着一个看似嗝屁的金发美人。

安慕慕内心十万个卧槽,这是凶案现场吗!

然而,安慕慕还没来得及逃跑,妖艳男人便把玩着匕首,抬起幽深如寒潭的眼眸,玩味地看向安慕慕。

“过来。”陆擎矅命令道。

安慕慕想也不想的转身逃跑,然而门却已经紧紧锁死,只有指纹匹配才能开启。

更让她绝望的是,她的药效开始发作......


陆擎曜散漫地拿着匕首,一步步走向安慕慕。

他的脚步声低沉有力,仿佛踩在了她的心上,将她本就沸腾的血液激起更大的涟漪......

安慕慕想要逃跑,药效却令她,插翅难逃。

就在男人距离她不足两米的时候,安慕慕脑中电光火石之间,察觉到这个男人或许就是她的转机!

眸光流转片刻,她终于忍不住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他!

陆擎曜还是第一次被女人如此“轻薄”!

“你找死?”

男人咬牙切齿的低头看着身上的人,握着刀柄的手又紧了紧。

“我被下了那种药,你能不能帮帮我......”

她灼热的呼吸打在陆擎曜的胸口,周围的温度瞬间变得火热。

“小东西,你胆子真是大,知道我的身份么?”

他声音低沉嘶哑,极尽撩拨,安慕慕险些把持不住!

“陆擎曜......陆二爷!”

这个名字或许现在还不被众人熟知,但两年以后,陆家老爷子去世,这个韬光养晦的陆家二爷将会以雷霆手段拿下陆家全部的资产,搞垮并吞并勾结内奸的竞争对手江城付家,成为整个江城最有话语权的男人!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该知道撞破我秘密的后果,你说,我是杀了你再毁尸灭迹,还是......”安慕慕被他的语气吓得微微颤抖。

“还是留我一条小命吧......我听说陆二爷正被逼婚,不如让我来做你的未婚妻,我只是个没权没势的小明星,和我在一起,一定可以让忌惮你的人放松警惕,帮你掩人耳目!”

盯着她被吓得惨白的小脸,陆擎曜心下微惊!

男人眉头忽的一皱,“你为何对我的事如此了解?”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一时半会说不清,反正我就是偶然间知道的......如果你担心我会背叛,我们可以签订合约,这样我们两个的利益就绑在了一起,对吧?”

沉默片刻,陆擎曜才沉声道:“合同很快会到你手上,我的手段你已经亲眼见识过,最好不要跟我耍花样,嗯?”

听到他松口,安慕慕狠狠松了一口气。

她壮了壮胆子,小手顺势攀上了陆擎曜的肩膀,甜腻的呼吸打在男人的耳畔——

“那既然我们都要订婚了,不如你今晚就从了我吧......”

陆擎曜扔了刀,俯身似笑非笑的盯着她挂着泪意的双眸。

“想睡我?”

安慕慕被这磁性的嗓音撩的心尖都开始微微颤抖。

“嗯,二爷......”

一声二爷,叫的人骨头都快酥了。

安慕慕那张清纯的脸蛋被欲望熏染的酡红醉人,陆擎曜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险些崩盘!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安慕慕......”

他眸光闪了闪,循循善诱,试图印证心底的怀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真的是无意闯入的......”

陆擎曜此刻才终于信了五分,他扯了扯唇角,毫不犹豫的单手拎起安慕慕的后领,直接将人扔进了浴室!


安慕慕怔怔的看着他,表情有几分呆萌。

陆擎曜打开花洒,冰水劈头盖脸的浇在了安慕慕脸上,她的意识瞬间清醒!

“你!”

不等她反应过来,陆擎耀已经毫不犹豫的将水流调大又调大,安慕慕的理智总算回笼,落汤鸡般将自己缩成一团,不住咳嗽。

见她脸上不正常的薄红总算消失的差不多,陆擎耀才关上了水龙头:

“醒了吗?”

却没人回应。

陆擎耀长眸微眯,有些不耐烦的半蹲下身:

“你又想搞什么手段?”

下一秒,他却微微愣住。

刚才还胆大包天对着他上下其手的女人,这会儿却好像失去了所有活力,像是霜打的花般蔫蔫的靠在浴缸上,一张小脸纸一样苍白,乌黑的睫毛垂落,眼睛却紧闭,竟是直接晕过去了。

男人嗤笑一声:

“够娇气的。”

他应该将安慕慕丢在原地,这才是最符合他性格的做法。

但不知为何,看着仍在不自觉颤抖的苏慕慕,他莫名生出几分烦躁。

下一秒,男人长臂一伸,便抱住她的肩膀与膝弯,将她从湿滑的地砖上捞了起来,随后向外走去......

安慕慕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刺目的阳光落在眼皮上,陆擎耀已经无影无踪,女人的尸体和满地血痕也不见了,她睡在一间全新的套房,床铺柔软,干干净净。

若不是床头这张写着陆擎耀电话的卡片,一切真像一场镜花水月的幻梦。

这么想着,安慕慕打了个喷嚏,发现自己有点感冒了。

她掀开被子,正准备去楼下买点药吃,手机却突兀的响了起来。

一经接通,安云龙怒气冲冲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安慕慕!你昨天晚上到底死哪里去了?我不是叮嘱过你让你好好伺候王总吗?你知不知道王总在房间里等了你整整两个小时!”

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逼问架势,仿佛安慕慕犯了天大的错处。

而她只觉得可笑。

上辈子,她可能还会因此感到愧疚,但认清楚安家人本质之后,她对这群溃烂到骨子里的垃圾就不再抱有任何期待,更没有任何情谊可言:

“谁答应你伺候王总了?”

安慕慕声音冷淡:

“安云龙,我还没质问你给我下药的事情,你倒好,竟然恶人先告状。”

安云龙被噎了下,忽然觉得这个一向唯唯诺诺的女儿有些陌生,他强压下内心的狐疑,骂骂咧咧的提高了声线:

“少说那些有的没的,赶紧给我滚回家,当面给王总道歉!”

说罢,不等安慕慕再度回应,他已经直接挂掉了电话。

安慕慕深呼一口气,不顾仍昏昏沉沉的大脑,朝安家赶回去。

这事情,是要尽快解决才好,不过,她绝不可能如安云龙意就是了。

等她到家的时候,王总与安云龙已经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见她出现,安云龙“唰”的站起身:

“逆女,你还知道回来!”

还不等安慕慕说话,安云龙已经朝着她的方向走来,一把捏住她的手腕:

“王总说还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这回可千万不能掉链子了!”

中年男人的力气很大,握的她手腕骨发疼。安慕慕抬起头,正对上一双满是贪婪和垂涎的浑浊眼睛。

王总似是对她的容貌十分满意,恼火消失大半:

“慕慕还真是......漂亮啊!”

那油腻的目光仿佛要形成实质,蛞蝓般攀爬而上,安慕慕越发反胃:

“我不。”

她想要甩开安云龙的手,却因为昨夜着凉没什么力气,挣了两下,反而叫安云龙拽的更紧:

“你还敢跟我在这儿闹脾气!我供你吃供你喝,你就这么报答我的?安慕慕,我警告你,这次你要是不伺候好王总,就别想再进我安家的门!”

这话也彻底激起了苏慕慕的逆反心理,她冷笑一声,见挣脱无法,干脆用高跟鞋尖恶狠狠碾在了安云龙脚背上:

“好啊,反正我在这个家也呆够了!”

安云龙因为剧痛表情扭曲,惊叫一声,下意识将苏慕慕朝着反方向重重一推:

“你这小畜生——”

安慕慕摇晃两下,因为失重向后倒去。

她恍惚间颇为无奈的想:

这才刚醒,难道又要摔晕过去一次?

但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

她撞进一个略微冰凉的宽阔怀抱,男人的手很大,轻而易举便将她一截纤细腰肢捏入掌心:

“真不省心。”

那嗓音低沉磁性,带着几分嘲讽,如此熟悉。

安慕慕瞪大眼睛:

“陆擎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