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都市重生豪婿

都市重生豪婿

三番两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陈风是个豪门弃子,在阴差阳错下入赘到了韩家。一次外出途中,他与妻子和妻子的闺蜜不慎落水,妻子为了救他不幸身亡。这件事,成为了陈风心中抹不去的遗憾,纵使后来他成为了金融巨鳄,愧疚之情始终不曾消散。苍天有眼,他竟然回到了出车祸前夕!今生,他发誓要守护妻子周全!

主角:陈风,韩若溪   更新:2022-07-16 02: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风,韩若溪的女频言情小说《都市重生豪婿》,由网络作家“三番两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陈风是个豪门弃子,在阴差阳错下入赘到了韩家。一次外出途中,他与妻子和妻子的闺蜜不慎落水,妻子为了救他不幸身亡。这件事,成为了陈风心中抹不去的遗憾,纵使后来他成为了金融巨鳄,愧疚之情始终不曾消散。苍天有眼,他竟然回到了出车祸前夕!今生,他发誓要守护妻子周全!

《都市重生豪婿》精彩片段

“陈风,我的脚有点累,给我好好按一按。”

下午四点,黄州滨江大道,一辆红色宝马飞驰。

一双黑丝美腿踢掉高跟鞋,搁在后排沉睡的陈风身上。

陈风突然睁开了眼睛。

“啊——”

他震惊看着面前的黑丝美女:柳媛?

接着又望向驾驶座的娇艳女人。

韩若溪?

陈风身子止不住颤抖了起来。

他重生了,重新回到还没坠江的宝马车上,重新回到妻子韩若溪和闺蜜身边。

上一世,他是豪族弃子,也是韩家赘婿,在回家路上和妻子她们一起坠江。

他虽然活了下来,可一直嫌弃他的妻子,却为了救他连带宝马一起沉入了江底。

陈风虽然从此脱离韩家奋发,打拼十年成为世界大鳄,但心里的愧疚始终不曾消去。

如今,老天重给了他弥补机会,陈风自然喜极而泣。

“啊什么啊?”

看到陈风呆愣的样子,开车的妻子韩若溪呵斥一声:

“柳媛让你给她按摩还不快一点?”

“我闺蜜累坏了,以后陪不了我逛街,我唯你是问。”

她对陈风发出了警告。

柳媛得意用小脚戳戳陈风:“还不快点,再不听话,我让若溪停你零花钱。”

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陈风,本能握住柳媛小脚按起来。

陈风手指灵活一动。

她不仅感觉全身疲惫散去,还腾升舒服感。

随着陈风对她足底一压,女人的白皙脚趾瞬间弯曲。

柳媛既羞怒又疑惑地望着陈风。

这不是第一次让陈风按摩了,但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

这舒服的让她失去矜持。

“你怎么了?”

感受到闺蜜的异样,韩若溪止不住问道:“是不是陈风按的不舒服?”

“不,不,还可以。”

柳媛忙出声回应。

哪里是按的不舒服,简直是舒服的要命。

只是这也让她感觉丢人。

陈风把柳媛小脚挪开。

柳媛偏转话题:“若溪,你这上门老公不错啊,这么听你的话。”

“你就别嘲笑我了,他这种废物,我看见他就恶心。”

听到闺蜜这一番话,韩若溪瞥了陈风一眼,脸上流露着幽怨:

“除了做饭洗衣服之外,一点正事都不会干。”

“送快递跑滴滴连路都找不到,一天下来连油费都赚不到。”

“我们这圈子的姐妹,不是嫁给黄州豪门,就是跟你们一样单身贵族。”

“我倒好,被他绑定了三年。”

“当初如不是韩家经济危机,陈家拿借款逼我跟他结婚三年,我打死都不会嫁给他这弃子。”

“你看看他一副窝囊懦弱的样子,下周的韩家年会我都不想带他过去。”

韩若溪恨毫不留情地嘲讽着陈风。

只是陈风没有跟上一世一样受刺激。

他永远记得,韩若溪临死之前,那张凄然俏脸:

“我爱你……陈风,活下去,要幸福啊……”

现在的讥嘲,不过是她恨铁不成钢。

陈风抬起头轻柔一声:“若溪,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闭嘴!给你机会,三年了,你争气过一次?”

韩若溪不耐烦地冷笑:“你就是一个一事无所成的窝囊废!”

“就是,不给若溪丢脸就不错了,还不会让她失望。”

柳媛的丝袜小脚踢了陈风胸膛一下讥嘲:

“有本事帮若溪完成三千万业绩,让若溪在韩老太君面前露露脸?”

三千万业绩?

陈风一愣,随后想了起来。

韩若溪一家被韩家老太君不待见,一直是家族边缘人物没有地位。

老太爷临死前赠予韩若溪的百分之五股份,韩老太君每年分红也是不给或少给。

韩老太君还不止一次让韩若溪把股份交回来。

韩若溪一家因此日子艰难。

为了崛起和给父母安逸生活,韩若溪拿出股份跟韩老太君对赌。

韩若溪要了韩家一间小医药公司,答应每年销售业绩达到一个亿。

完成业绩了,韩老太君必须发放约好提成和每年分红。

完不成业绩,韩若溪就要把百分之五股份送给韩老太君。

韩家年会下个星期五就到了,韩若溪却还差三千万业绩。

她为此着急。

“好,若溪,这三千万我摆平。”

陈风抬起了头:“韩家年会之前,我一定完成这业绩。”

“呵呵呵……”

陈风话音落下,柳媛笑得浑身发颤,带着不屑和蔑视。

显然她觉得陈风在扯淡。

连韩若溪拼死拼活一年都完不成的业绩,陈风这个废物又有什么能耐?

“别说三千万业绩了,若溪任何解决不了的问题,你能帮到一次忙……”

“我叫你好爸爸。”

柳媛还用小脚挑了挑陈风下巴娇笑:“做不到你就给我洗脚一年。”

陈风捏开柳媛的小脚:“你就等着叫爸爸吧。”

“陈风,你无能就算了,现在还喜欢说大话,真是让我失望。”

韩若溪眸子有着鄙夷:“韩家年会开完,我们就去黄州大桥下面的民政局离婚……”

黄州大桥?

没等韩若溪把话说完,陈风望着前方大桥名字,身躯一颤。

他整个人腾地坐直。

接着陈风又一看时间。

十一点五十五分!

“不好!”

陈风身子一抖靠在韩若溪身上,巨大力量压住韩若溪动作。

下一秒,左手一转方向盘,右手一按她修长的大腿。

准备驶上黄州大桥的宝马,油门大作,方向一偏。

砰的一声撞开一辆车牌五个八的劳斯莱斯。

劳斯莱斯一声巨响,车灯碎裂,车头坍塌,还差一点翻滚出去。

两车踩下刹车横在了黄州大桥入口,瞬间挡住了后面的车流。

韩若溪和柳媛都惊呆了。

“陈风!”

韩若溪反应过来尖叫一声:“你疯了?”

“你干什么啊?你害惨人了。”

她手忙脚乱解开安全带,想要看看有没有撞伤人。

只是陈风比她动作更快,先快半拍窜出车门横在桥头。

他还找来一块砖头挡住了所有想要绕过去的车子吼叫:

“不能上桥,不能上桥,全给我停下!”

他的记忆中,十二点,黄州大桥就会坍塌坠江……


黄州大桥是一座石拱桥,百年历史,经历无数风雨,是黄州人的骄傲。

它担负着人们只进不出的过江重任。

陈风记得,十二点的时候,黄州大桥突然晃动坍塌,几十辆车子全部掉入了大江。

虽然当时官方和民间全力搜救,但还是死了三十多人,堪称黄州最黑暗的一天。

而韩若溪也是这次事故沉入江底冲走,一个月后才在下游把她打捞出来。

陈风不能让这种悲剧再度发生,更不能再次失去韩若溪。

所以他撞开要上桥的劳斯莱斯后,只身一人横在了桥头前面。

陈风这样一堵,车流顿时停止,排起了几十米的长龙。

无数司机纷纷骂娘。

“陈风,你疯了是不是?”

韩若溪带着柳媛冲了过来,伸手狠狠拉扯着陈风吼道:

“你撞车还不够,还跑到中间堵住大家?”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你这样是违法的!是犯罪的!”

韩若溪说不出的绝望:“我不就说离婚吗?你至于寻死觅活吗?”

陈风这一连串举动,在韩若溪看来,是自己说韩家年会后离婚刺激到他了。

这让韩若溪气坏之余,也更加看不起这个男人。

采取这种过激方式挽留自己,实在太不是男人太没有担当了。

“陈风,快把路让开!”

柳媛也娇喝一声:“你害死自己就算了,还要害死若溪吗?”

撞坏几千万的劳斯莱斯,又挡住车流,韩若溪这个妻子只怕也要被牵连。

“不行,这桥不能过去。”

陈风没有在意她们娇斥,依然挡在了桥头中间吼道:

“你们也不能过去,给我退后,退后,这里危险。”

他还一把推开韩若溪和柳媛她们。

好几部车子想要冲过去,结果也被陈风拿砖头砸坏大灯。

车主愤怒不已想要围攻,但看到陈风发疯一样,就转而拿手机报警。

韩若溪她们见状说不出的绝望。

这废物真是脑子进水了。

“砰——”

没等韩若溪她们想好对策,此刻劳斯莱斯已经打开了门。

一个中年男子夹着一支雪茄,脸色阴沉带着几个光鲜男女显身。

旁边几辆黑色车子也都钻出七八个身穿制服的保镖。

显然非富即贵。

中年男子扫过乱哄哄的局面,带着人径直来到陈风面前:

“年轻人,你撞我车子一事,晚一点再算。”

“现在马上给我把路让开,我要过桥去见贵客。”

“你耽误了我正事,我李万豪绝不饶你。”

他喝出一声:“让路!”

李万豪?

听到这个名字,柳媛倒吸一口凉气。

这可是酒店大亨,万豪集团董事长,黄州的二十间五星级酒店全是他开的。

陈风撞了他,还挡路,怕是麻烦不小。

韩若溪也心里一凉。

“李先生,对不起,陈风不是故意的……”

不过她还是挤出一句:“修车多少钱,我一定会出。”

听到韩若溪为自己辩解,陈风心里止不住一暖。

“别给我说废话,给老子让路!”

李万豪不耐烦喝出一声:“滚!”

他还粗暴地对着韩若溪一推。

“啪——”

只是没等他推翻韩若溪,一只手就牢牢抓住了李万豪手腕。

陈风挡在了韩若溪面前一字一句开口:

“李先生,有话好好说,别对我老婆动手,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我告诉你,这黄州大桥很快就要坍塌了,你上去就是死路一条。”

“安心等几分钟,你会感激我的。”

他瞄了一眼时间,还有一分钟。

“黄州大桥要塌了?”

韩若溪气得不行:“陈风,你给我闭嘴啊,不要破罐子破摔。”

“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她认定陈风被离婚刺激到胡言乱语了。

李万豪也是一脸不屑地看着陈风:

“一个肇事者化身未卜先知的预言家了?”

身边几个女秘书也是撇嘴冷笑不以为然。

这可是百年大桥,黄州的骄傲,专家说能再屹立一百年,陈风说坍塌,这不扯淡吗?

“我不仅知道黄州大桥很快要坍塌,我还知道李先生的肠胃有问题。”

陈风语气淡漠:“与其浪费时间去见贵客,不如早点去肿瘤医院详查。”

“而且是多找几个医学专家交叉检查。”

上一世,韩若溪沉入大江后,陈风每天都查看求援新闻。

他希望奇迹发生能看到韩若溪安然无恙打捞上来,

于是陈风也就看到,从江里死里逃生的酒店大亨,半个月后胃癌并发症死去。

“闭嘴啊!”

韩若溪一把扯住陈风衣领吼叫一声:

“你胡说什么啊,快向李先生道歉,快。”

“快道歉啊,我不跟你离婚了行不行?”

她泪如雨下,对陈风真的失去信心,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柳媛也气得直跺脚。

“若溪,没事。”

陈风安抚韩若溪一声:“我不会再让你失望的。”

随后他依然盯着李万豪:“掉头去检查吧,不然一旦发作,容易猝死。”

“放肆!”

李万豪闻言勃然大怒:“预言家还不够,还做起医生了?”

“诅咒我死,我先废掉你。”

他一声令下:“来人,打断他一条腿丢出去!”

几个黑衣保镖如狼似虎上前,要把陈风逮住痛打一顿。

“李先生别动手——”

韩若溪本能护住陈风:“有事好商量。”

李万豪怒道:“给我一并收拾!”

“轰——”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

惊天动地。

同时,现场无数车主和行人都惊呼不已。

李万豪和一众保镖下意识转头,正见黄州大桥断成两截掉入大江。

烟尘四滚,碎石纷飞。

桥,真的塌了!

这怎么可能?

韩若溪和柳媛也都满脸震惊,像是不认识陈风一样……


从黄州交警大队出来,时间已经下午四点。

有李万豪的周旋,陈风她们全身而退,还免去了劳斯莱斯的赔偿。

至于拯救无数人命这个大功,鉴于大桥坍塌事关重大,暂时不好定性。

等将来调查结果出来明确责任了再进行奖罚。

陈风对此一点都不在乎。

韩若溪逃过上一世的劫难,陈风心里就无比高兴。

出来的时候,宝马送去了维修,陈风只能跟着韩若溪她们坐入出租车。

坐在出租车里,韩若溪原本想要道歉,毕竟打了陈风一巴掌。

但她面子在闺蜜面前拉不下来。

“幸亏黄州大桥真坍塌了,也幸亏李先生通情达理。”

韩若溪最终哼出一句:“不然你就要牢底坐穿了。”

陈风没有在意妻子的态度:“谢谢若溪保护我。”

韩若溪刚才挡在李万豪面前,让陈风心里微微一柔。

无论韩若溪怎么看不起自己,内心还是有着善良和底线。

柳媛用高跟鞋踢一踢陈风的小腿:

“你是怎么知道黄州大桥要坍塌的?”

韩若溪也露出了一丝好奇。

陈风横在大桥前方的场面太震撼了。

陈风神情犹豫着开口:“我能未卜先知一点东西……”

没等陈风说完,韩若溪的脸就沉了下来:“说人话!”

“不想说就别说,还未卜先知。”

柳媛也撇撇嘴哼道:“我估计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没错,你有本事就预知一下我啊。”

她还挑衅一句。

陈风看着柳媛,神情很是复杂。

上一世,撞晕的她和韩若溪一起坠江死了。

陈风关注韩若溪的打捞新闻,也就关注了柳家的情况。

未来的两个月,柳家会发生巨大变故。

“柳媛,你爹一个星期后会参加珠宝大会,提醒他不要砸锅卖铁买‘石王’。”

“不然你柳家会倾家荡产的。”

“还有,告诉你早已协议离婚的母亲,下个月不要参加‘歌诗达号’邮轮的环球行。”

“不然她会遭受大风暴九死一生后精神失常的。”

一场缘分,陈风把曾经看过的新闻告诉了柳媛。

“我爹倾家荡产?”

“我妈九死一生精神失常?”

柳媛先是一愣,随后怒踹了陈风一脚:

“诅咒我爸妈,滚蛋!”

这说的什么玩意啊。

“陈风,又胡说八道了是不是?”

韩若溪也很是生气:“赶紧给柳媛道歉!”

陈风焦急提醒:“我说的都是事实啊,你记得回去跟家里人说啊。”

这两起事件也是柳家没落的开始。

“说什么啊?你瞎扯也要有个限度!”

柳媛俏脸通红:“又倾家荡产,又精神失常,你是巴不得我家破人亡吗?”

“而且我爸妈感情好得很,上周才过完银婚纪念日,哪有什么协议离婚?”

“再乱说,信不信我夹死你?”

她气呼呼作势要揍陈风。

“滚下去!”

韩若溪更是让司机停车,把陈风推了出去。

随后出租车扬长而去!

“哎,是你们让我预知的,我告诉你们,你们又生气。”

陈风很是郁闷,想要叫出租车,结果都是网约车,没有人理会。

他只能一步一步走向两公里外的公交车站。

“呜——”

在陈风走了十几分钟快到公交车站时,又一辆出租车呼啸着停在了他身边。

车门打开,是韩若溪冷着的脸:“上车!”

毫无疑问送走了柳媛折返回来。

陈风欣喜钻入了进去:“谢谢若溪!”

他就知道韩若溪外冷内热。

“让你走一走,是给你一点教训。”

出租车前行途中,韩若溪对陈风哼出一句:“以后注意一点。”

陈风辩解一句:“不是啊,柳家真会出事,我看你面子提醒……”

“又来是不是?”

韩若溪语气一寒:“想让我又把你丢下去吗?”

陈风只好收住话题。

韩若溪追问一声:“你刚才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黄州大桥要坍塌的?”

“你开车快到的时候,我看到黄州大桥晃了晃,同时第六感非常不好。”

陈风神情犹豫着解释一句:“我怕你开上去会出事,就宁错勿纵。”

“谁知它还真的坍塌了。”

陈风不敢再说这是上一世发生过的事,所以就想了一个借口应付韩若溪。

“果然是误打误撞。”

韩若溪脸上多了一丝戏谑:

“我还真以为你能未卜先知呢。”

“也是,你真那么厉害的话,也不会是陈家弃子,韩家赘婿,更不会三年窝囊了。”

“我告诉你,陈风,这一次运气好,让你逃过了一劫,但下一次不会再有这种运气。”

“你以后千万不要干出抢方向盘撞豪车的事情。”

“你更不能给我信口开河胡咧咧什么大桥垮了李先生胃癌。”

她板起俏脸训斥了一句:“不然你迟早会害死自己害死我的。”

陈风轻柔一声:“明白了,老婆。”

“闭嘴,不要叫我老婆。”

韩若溪的脸唰地一下子就黑了:“听着就鸡皮疙瘩。”

陈风没有出声,但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会让韩若溪叫老公的。

上一世,陈风富可敌国,享受了所有荣华富贵。

所以这一世,他对钱不感兴趣了,更想陪着韩若溪过小日子。

“查,给我查,好好查!”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李万豪也来到了肿瘤医院。

他直接通过关系找来专家对自己进行全身检查。

特别是肠胃,李万豪让几名专家交替检查。

黄州大桥坍塌让他震撼,可他依然不相信陈风说的病情。

不,他是不相信陈风的神奇。

李万豪要用检查结果狠狠打陈风的脸。

这黄州,不该有这样的牛逼人物存在!

只是半个小时后,几个肿瘤专家跑到他面前:

“李总,胃癌,二期,发现及时……”

李万豪笑容瞬间僵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