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超级武大郎系统

超级武大郎系统

比目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叫武植,和历史上的那个武大郎同名,更巧的是,家中排行老大的他,在读书年代,总会因为这个名字被同学们取笑,如今莫名其妙穿越进《水浒传》世界中的武植,真的成了武大郎本尊,想想自家的美女娘子,马上就要联合西门庆,把他给害死,武植就一阵心慌,不行!他绝不能让这种悲剧发生!

主角:武植   更新:2022-07-16 03: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武植 的女频言情小说《超级武大郎系统》,由网络作家“比目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叫武植,和历史上的那个武大郎同名,更巧的是,家中排行老大的他,在读书年代,总会因为这个名字被同学们取笑,如今莫名其妙穿越进《水浒传》世界中的武植,真的成了武大郎本尊,想想自家的美女娘子,马上就要联合西门庆,把他给害死,武植就一阵心慌,不行!他绝不能让这种悲剧发生!

《超级武大郎系统》精彩片段

 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河北东路恩州府清河县中,有个叫武大郎的,人见他为人懦弱,模样矮小猥蕤,给他起了个浑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

紫石街一处低矮的房屋内,武大郎这时正一脸苦瓜样的站在铜镜前,大喊了一声:“坑爹呢这是!”

是的,现在这个武大郎模样虽然一点都没有改变,然而原本在里面的灵魂,却已一个来自现代的人给“鸠占鹊巢”了。

这个来自现代的灵魂的主人原名叫武植,与武大郎的大名倒是一样,更巧的是他也在家中排行老大,所以使得在读书年代,同学都是叫他作“武大”或“武大郎”。

不过武植以前可是标准的山东大汉,身材魁梧挺拔,与武大郎可一点都不像。

至于武植为什么会穿越,这一点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

他只依稀记得自己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终于为公司拿下了一个大项目,想着下个月的工资不知要涨多少,美滋滋的吃饱喝足,准备小憩一会,再去酒吧泡个妞的。

谁知再次睁开眼后,一切都已全部改变了。他竟然穿越了,而且还成了那个著名的倒霉蛋武大郎。

武大郎啊!

看着自己一米四左右的身材和树皮一样皱巴巴的面部,想着潘金莲与西门庆,武植表示已生无可恋。

武植在前世也算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了,但穿越成武大郎这实在是让他难以接受。

“有穿越者协会吗?我要抗议,强烈的抗议,为什么其他穿越者的身份大都是高富帅,带着各自金手指,走向人身巅峰,而我却是个矮矬穷,还要面临被人带绿帽,然后被奸夫淫妇谋杀的命运!”武植内心呐喊道。

“叮,系统正在与宿主绑定,10%、40%、80%、100%,系统和宿主成功绑定,超级武大郎之路开启。”

忽然脑海中出现这么一个声音,将武植惊得一脸懵逼。

“啥?超级武大?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下一刻,武植发现,自己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面板:

宿主:武植

等级:1级(0/10)

经验点:0

技能:无

道具:无

武植还未理清思路,脑海中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

“叮,现在发布主线任务,宿主需要快点生火做饭,避免自己饿死,奖励为10经验值。”

“任务?”武植惊醒:“难道我竟获得了系统?”

“没错,你获得了超级武大郎系统,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向我咨询,不过我不一定会回答你。”

脑中的声音回答道。

“能不能给我介绍下,你刚才说的那经验点是什么东西,能有什么用处?”武植急切的问道。

“经验点,可用于升级宿主的等级,升级后宿主的肉身会变得更强,身体敏捷等等都会变强,战斗力也会随之变强。此外,经验点还可用于在系统商城购买物品或者技能。”

武植闻言,顿时眼睛一亮:“升级能让我的身体长高吗?”

“可以的。”系统给予了肯定的回答,让武植瞬间觉得人生充满了希望。

那还等什么,赶紧做任务吧!

武植之前一直想着各种事情,还没什么感觉,这时放松下来后,肚子立即咕咕的叫个不停,真是饿得不行了,如果再不吃些东西,饿死也是有可能的。

生火做饭这种小事,对武植来说简直都不能算是个事。他前世的时候单身几十年,除了练就了好手速外,厨艺也是杠杠的。

然而,武植在厨房转了一圈后,又瞬间懵逼了:“米在哪?菜在哪?油盐在哪?”

这武大郎,还真是一贫如洗啊!怪不得他在被武植附身前,死活都不愿回家休息,原来是已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了。

想到那个自己身体的前任倒霉蛋后,武植不由的想起了他的炊饼,想要去拿几个充饥,恢复点力气再说。

但是,当他打开原本装着炊饼的两个大筐后,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武植先是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之前被众人唤醒后,李大婶大肆诉说自己的功劳,然后拿走了一大半的炊饼,其他人也跟着一哄而上,将炊饼抢了个精光。

“真是一群强盗!”武植大骂了一句。

随后,武植将这房屋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翻了个遍,只找到了二十个铜版和一小袋做炊饼用的面粉。

武植撇了撇嘴,用两个铜板在隔壁李家大婶处买了几根萝卜,又悄悄的去李大婶后院的鸡窝中偷了两个鸡蛋,这才气喘吁吁的返回家中。

不久后,一个个的“萝卜鸡蛋饼”便新鲜出炉了,武植早已忍耐不住,也不顾热不热的了,急急忙忙的吃了几口,竟感觉还挺好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饿了的缘故。

武植填饱肚子后,打了个饱嗝,脑中同时也叮的响了一下。

他查看脑海中的任务时,发现自己的第一个任务显示已经完成,他那人物面板中经验点的数字,也终于从0变成了10。

吃饱喝足后,武植整个人也恢复了许多精神,这时,他忽然想起一件要紧的事来,“对了系统,我那老婆潘金莲在哪?”

他在这屋子里待了半天,也没发现传说中的武大郎媳妇潘金莲在什么地方。

系统回答:“潘金莲现在只有十六岁,还没有嫁给武大,后续任务将很快与她有关,请宿主稍安勿躁,耐心等待。”

“我哪里‘躁’了?话可不能乱说!”武植立即反驳道。

武植心中想到,自己既然得到了系统,那一切都好说了,潘金莲这位自己宿命中的女子是一要去娶来的,只有那些没什么能力的男人,才会去担心绿帽的问题。

那个西门庆若还是要与自己作对,那就以实力将他打倒的!

至于那些以前只存在于纸上的梁山好汉,比如“豹子头”林冲、“花和尚”鲁智深等人,武植也希望能有机会与之会上一会。

对了,大名鼎鼎的打虎英雄武松,还是他武植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呢!不过武松现在似乎已经在外闯荡江湖去了。

总之,既然穿越到了这个位面,若是不能“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岂不白走了一遭?

好吧,武植承认自己似乎想得有点太远了,他现在还是一个标准的“矮穷挫”,仅能勉强填饱肚子而已,想要达成自己定下的那些小目标,仍需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武植这时将目光看向了自己刚得的那10经验点,这似乎已能将自己从1级升为2级了。

不过武植没忙着升级,问道:“系统,你之前说的那个什么系统商城,里面有什么东西?”

系统问:“宿主是否现在要浏览系统商城?”

“是。”

下一刻,武植脑海中便出现了一个全新的面板,面板上是各种各样的信息:

财物区:经验点可以直觉兑换钱币,1经验=100个铜币=0.1两白银=两黄金。

另外经验点还可以直接兑换古董字画,奇珍异宝。张旭真迹《肚痛帖》(220经验)、吴道子《送子天王图》(700经验)、夜明珠(8000经验)……

兵器区:……

武功兵法区:……

看完系统商城后,武植陷入了思考之中。10点经验虽然不多,但似乎还是能做不少事情的。

武植当然是想将直接的等级升到2级,让自己长高一点,这模样看着实在是有些别扭,但是……

“系统,下一个主线任务是什么?”武植问了一声。

“下一个主线任务是:一天卖出50个饼,每个饼至少10文钱,奖励50点经验!”

“什么?你……你在逗我吧!”武植大声抗议道。

系统却没发声,直接将他的强烈抗议置之不理。

武植又问:“这一天是规定在明天还是几时?”

系统道:“没有限定在什么时候,只要宿主在某一天能一次性卖出50个便算完成任务,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如果前一个任务没完成的话,系统是不会发布下一个任务的。”

武植听后,稍微的松了一口气。一天卖出50个炊饼,这个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他需要时间来好好考虑。

他看了看自己那10点经验,再看了看家徒四壁的住所,终于做出了觉得,“系统,我要将10经验全部兑换成铜币!”

“收到指令,正在执行兑换,兑换成功!”

随着系统话音的落下,武植忽感眼前发亮,亮光消失后,他身前的桌面上,已多了一堆铜币,10经验能兑换到整整1000个铜币!


 宋朝现在的主要流通货币就是铜币,金、银、钱引(这时的一种纸币)都是在豪商们大额交易的时候才会用上。

1000个铜币又被称为1贯钱,对于平常百姓家来说,1贯钱已属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了。

武植强忍着让身体变高的欲望,用这10经验换成了一贯钱,自然是为了今后的长远打算着想。

如果不换点钱的话,就凭他全身那十八个铜板,别说卖出50个炊饼了,连做炊饼的材料恐怕都买不了,一切都将无法继续下去。

现在看着眼前的这1贯钱,武植觉得自己的决定还是十分明智的,至于身体方面的问题,他觉得以后一切都会变好的!

吃饱喝足,有了逆天系统,还凭空得了一笔钱财,武植觉得自己现在最需要的便是好好的睡上一觉,养足了精神,才能继续做其他事情。

翌日清楚,天刚放亮,武植便神清气足的起了身,他第一件事便是向问系统:“主线任务中卖的饼,是什么饼都可以是吧?”

系统答了一声没错,武植听后打了个响指,“很好,我有主意了!”

他随便洗漱一番后,拿着个袋子,带上适量的铜币,出门采购去了。

武植穿越后,也继承了原来那武大郎的记忆,所以对各条街道都是门清,倒是省了他向别人了问路的麻烦。

在这个相对和平的年代,有钱不怕买不到东西,武植可是家财一贯零十八文钱的人,自然是没费多少功夫,便买齐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当武植挑着东西往家走去的时候,却忽然的被一个一身酒气的人给挡住了。

那人身高一米七左右,武植仰起头后,才看到了他的脸,根据武大郎的记忆,知道这人是附近的一个叫刘五的泼皮。

这刘五整日游手好闲的,就会和人偷鸡摸狗,不做正经事,看他现在双眼通红的样,只怕昨晚又是一夜没睡。

“呦,这不是三寸丁吗?买了这么多东西啊!”刘五说着,一脸贪婪的看向武植刚买的那些货物。

武植眉头一皱,心想这刘五这怕要惹事。

虽然武大郎的外号是“三寸丁谷树皮”没错,但这大家一般都是在他身后说的。

在他面前还是留有面子的叫一声“武大郎”,这刘五现在直呼他为“三寸丁”,这就满是挑衅的意味了。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回去了。”武植说着,便向一侧走去。

但刘五又挡在了他的面前,笑道:“人可以回去,但东西要给老子留下,嘿,老子自从昨天中午后,就没进过食,这下终于可以回去饱餐一顿了!”

刘五说着,便伸手向武植肩上的的货物抓去。

在他眼中,武大?胆小懦弱的蝼蚁而已!他刘五既然都开口了,武大自然会乖乖的将东西给他,不可能会有丝毫的反抗。

然而,武植却向后退了一步,让刘五抓了个空。

刘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寒声道:“三寸丁,你这是吃了豹子胆吗?”

“叮,触发支线任务,击败敌对势力,奖励为10点经验。”

就在武植还在想着该怎样应对这么一个局面的时候,系统竟不怕事大似的发布了这么一个任务。

不过武植表示,这个支线任务来得好!

别看那刘五人高马大的,但一看就是个酒色过度的空架子,而且他刚才自己还说,他已差不多一天的时间没过东西了,现在他还剩下多少力气?

武植反观自己,虽然是矮小了点,但在吃饱了休息一夜之后,已没有了刚穿越时的疲惫无力之感,精神头也是十分的足。

所以,在综合考量一番后,武植下定了决心,这10点经验,他拿定了!

于是,武植将货物放下,双眼盯着刘五,做出了严阵以待的姿势。

虽然他觉得自己赢的几率比较大,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刘五可是经常跟别的泼皮打架的,经验比自己足。

刘五见了武植的架势后,哈哈大笑了几声,向渐渐围过来的人喊道:“你们看好不好笑,这三寸丁竟要跟我刘五干架!”

围观的人听后大都不由自主的嗤笑起来。

一会后,刘五见武植仍是那副架势,慢慢的收住了笑容,向着武植走了几步,接着一脚向他狠踹过去!

在刘五的试想中,武植肯定毫无悬念的被自己一脚踹飞,他这时甚至都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武植躺在地上的痛苦模样了。

然而,早有准备的武植又岂能让他如意?只见他这时如百米冲刺般向刘五直撞而去,刘五的脚还为踹开,武植就已整个人猛的撞在了刘五的身上!

武植现在的头部只到刘五的胸口处,他这么一撞,坚硬的头部,就直接的撞在了刘五的心窝子上,痛得刘五脸都变白了几分。

武植一击得逞后,立即跳了开去,刘五发起狠来,“啊!”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一拳打向武植却跳到一旁,躲了开去。

刘五如此鼓着劲追打了一会,都被武植灵活的闪开了,武植这时倒是庆幸自己身材矮小,躲起刘五来轻松无比。

刘五打人本是凭着鼓狠劲,几下打不中武植后,那股劲已不由的泄了大半,加上他这时心口发痛,又没吃饱饭等因素,忽然感到一阵眩晕。

就在这时,武植再次抓准时机的向他直撞而去,刘五这次没再站稳,直接被武植撞到在地上,过了好一阵子才勉强重新站起来。

不过刘五已不敢再与武植打斗下去了,他伸着颤颤发抖的手指着武植道:“三寸丁,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这话后,他便捂住心口,向远处跑去了。

在一旁全程围观的众人,这时都惊了,互相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谁也没想到,一向懦弱好欺负的武大,不仅奋起反抗泼皮刘五,还将刘五给打跑了!

“这……这还是原来的那个武大郎吗?”

“我别不是看花眼了吧!”

“谁能掐掐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众人霎时间议论纷纷起来,每个人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武植可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他重新跳起货物,吹着口哨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将东西放下后,武植看着自己新多出来的那10点经验,心里充满期待的喊道:“系统,我要升级!”

“好的,收到升级指令、升级成功!”

武植感到自己立即被一股暖洋洋的气息所包围,一种难以描述的奇妙感觉充斥着身心,就像是沐浴了圣光一样。

当那种舒服的感觉消失后,武植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手上、腿部等许多地方,都多出了一些黑乎乎的粘稠物质。

“系统,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那些东西还奇臭无比,武植感到自己都快要吐了。

“这些黑色物质,是宿主身体升级改造后,从你身体排出来的污秽之物!”系统一本严肃的答道。

武植已管不了那么多了,急忙忙的去弄了几桶水洗起澡来。

洗了澡,穿上短裤后,武植又走到了铜镜前仔细端详起来。

首先,他发现自己那树皮般发皱的脸,竟变得平整了些许,虽然这变化还不是特别明显,但武植十分肯定这改变是真的,而不是自己的心里作用。

接着,武植还发现他的身体变得更壮了,他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力气,要再碰见刘五的话,应该能将他轻松打败。

至于他最关系的身高,说实话,他并没发现跟之前有什么差别。

“系统,我怎么没有长高!”武植强烈抗议道。

系统回道:“宿主之前的身高是米,现在是米,已整整长高了5厘米。”

“坑爹啊,升一级才长5厘米?我那身高达到一米八的梦想,要几时才能实行啊!”武植大声哭诉道。

系统道:“宿主升级后,身体各方面的改变都是随机的,5厘米已不算少了,”

武植听后,感到无语了。

但不管怎样,自己总算是长高了一点,变得更顺眼了一点不是?对于这些变化,武植的心里其实还是挺满意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武植觉得自己这一心想着长高一点的想法,是不是有太没志气了点?

武植返回家中后,便将采购来的东西搬到了厨房,然后哼着小调,开始忙活起来。

他先是将猪肉、香菇等食材剁好,然后又奋力的揉起的面团来。

之后,武植又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动手能力,用买来的铁皮、木轮子等物,搭建了一个后世小食街上常见的煎手抓饼等一类美食的小车子。

不过武植现在想做的并非是手抓饼,他真正想做的是——武大郎烧饼。


 武大郎烧饼自然也是现代的一种美食,不过跟武大郎一点关系都没有,武大郎之前卖的炊饼武植看过,其实跟普通的馒头差不了多少。

就在武植拿好做烧饼的材料,正准备推小车出门的时候,忽听得刘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三寸丁,快给老子滚出来!不然我们就要进去拆了你的破屋了!”

武植从门缝中瞧去,见刘五身边还多了个十五六岁的壮小伙。

这壮小伙武植也认得,叫做刘拴儿,人原本倒是不坏,就是脑瓜似乎有点不好使,刘五等泼皮见他长得强壮,经常糊弄他去帮他们打架。

武植又从窗户、墙缝等地方观察了一会,没再发现其他的敌人后,这才放下心来。

刘五这时又喊道:“三寸丁,今早我没甚力气,这才被你得逞了,现在我吃饱喝足了,我看你还是乖乖出来磕头求饶吧!”

武植哼了一声,心想:“你刘五变强了,我又岂还是早上的武植,我可是升了级的!”

武植虽然觉得刘五不足为虑,但对他身边的刘拴儿,却感到有些棘手。不过他眼睛转了几下,已是想到了一个对付刘拴儿的法子。

于是,武植将屋门打开,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他不等刘五发话,抢先喊道:“刘拴儿,你跟这泼皮来这做什么,想要打你舅舅我吗?”

刘拴儿愣头愣脑的道:“舅舅?你是我舅舅?我怎么没听我娘说过你?”

一旁的刘五立即明白了武植的诡计,喊道:“刘拴儿,别听这三寸丁胡说,他是骗你的。”

武植大声道:“我骗你刘拴儿做甚?不信你回家问问你娘亲,她前几日才认了我做干弟弟。”

刘拴儿是由寡母一手拉扯大的,人是傻了点,但对于和他母亲相关的事物,都看得格外看重,所以这时听了武植的话后,立即将信将疑的道:“那好,我现在就回去问问我娘。”

刘五一手拉住刘拴儿,“你收了我一袋米,事情没做,就想这么走了?”

刘拴儿用力将刘五往前一推,使得刘五蹭蹭一连退看好几步才站定,嘟囔道:“他最好不是我舅舅,他要真是我舅舅,你骗我打我娘的弟弟,就是坏人,看我不把你家给拆了!”

他说着,便大步离开了。

刘五瞬间感到气炸了,没奈何,只得将气撒在武植身上,挥着拳头便向武植打来。

武植先是站着不动,等到刘五的拳头接近时,才侧了侧身子,惊险的避开了刘五的拳头。

接着等到刘五的手来势将停的时候,双手忽然将其抓住,往后猛的一拉,刘五瞬间摔了个狗吃屎,门牙都被碰掉了一颗,鲜血流得满衣服都是。

刘五刚刚站起来,武植却已到了身前,趁他还没站稳,整个人向他撞去。

刘五立马又被撞得倒在地上,这下后脑勺撞在了地上,弄得他眼冒金星,一阵天旋地转。

他连滚带爬的走到远处后,喊道:“三寸丁,你……你给我等着,下次我一定弄死你!”

武植没有理刘五,因为他惊喜的发现,自己放经验值竟变由0变成看5,“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早上触发的支线任务‘击败敌对势力’,为长期任务,所以刚才宿主击败了敌人,得到相应的奖励。”

武植这下又有了新的疑问:“那为什么只有5点经验?我记得早上第一次打败刘五的时候,得到的可是10点经验。”

“同一个敌人,第二次击败时奖励减半,第三次再次减半,依次类推。”

武植听后,不免有些小失望,如果能不减少的话,他就可以无限的去刷刘五赚取经验了。不过下一次不还有2.5的经验值吗,蚊子再小,也算是肉啊!

远在别处的刘五,忽然打了个冷颤。

对于武植再一次轻松打跑了刘五,微观的街坊邻居们,自然又是一阵目瞪口呆,众人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还是那个一向懦弱可欺的三寸谷树皮吗?”许多人都开始重新思考着今后与武植的相处方式。

武植回到自己的破房屋,想了想后,还是拿起了一小袋米,出了门,往刘拴儿家走去了。

再说刘拴儿匆匆忙忙赶回自己家后,立即向正在为人缝补衣服的母亲李氏问道:“娘,你是不是认了那卖炊饼的武大郎做干弟弟?”

李氏是十六岁的时候生的刘拴儿,没多久丈夫就病死了,刘拴儿别看长得人高马大的,但其实只有十四岁。所以李氏现在的年纪其实才刚三十岁。

三十岁的李氏,虽然没刻意保养过,但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身材饱满圆润,加上在清河县城中,为人缝补衣物谋生,不用风吹日晒的,皮肤很是白嫩。

李氏长得这么好看,自是惹得无数垂涎欲滴的鳏夫让媒人提亲了。

但这时理学盛行,李氏受程颐“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思想影响颇深,所以没有再改嫁,一心要为亡夫守节。

但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李氏独自抚养刘拴儿这些年,很是不容易。

她既要辛苦赚钱,又要忍受些风言风语,别的不说,前几日就有附近的泼皮,在喝醉酒的时候,大喊着要当她的干弟弟,然后“干姐姐”、“干姐姐”的胡叫一通。

李氏当时还没听明白,后来经邻居刘婆婆点拨,才知道那是占自己便宜的话语。

这时,李氏听了儿子刘拴儿问自己的话后,脸色一红,“谁跟你说武大郎是我的干……干弟弟的?”

刘拴儿大声道:“难道不是真的?这是那武大郎那家伙自己说的!”

李氏啐了一口,心里想道:“这武大郎,平日里看着挺老实的,原来也是个不正经的人。”

就在这时,武植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姐姐在家吗?弟弟武大来了。”

武植说着,没待屋中的李氏和刘拴儿风云过来,便自动自觉的走了进来,将肩上扛着的那袋米放在了刘拴儿的腿上,“拴儿去将米放好了,我有些事跟我姐商量商量。”

刘拴儿还不确定武植是不是自己的舅舅,于是将目光看向了李氏,见李氏点了头后,才扛起米袋子往另一间屋子走去了。

刘拴儿刚一离开,李氏便随手抽出一根鸡毛掸子,指着武植道:“好你个武大,竟然敢说些胡言乱语占老娘便宜,你以为老娘好欺负吗?”

李氏说着,便挥起了鸡毛掸子,作势遇打,武植连忙抱紧头,“好姐姐,听我解释,我那是迫于无奈的。”

鸡毛掸子在武植的头顶处停了下来,李氏狐疑的道:“你是怎样迫于无奈的?”

武植道:“我今天早上跟泼皮刘五打了一架,并将他打跑了,随后他又来寻我的麻烦,可能是觉得自己势弱,便叫上了拴儿,我一打二有些吃力,这才向拴儿谎称是你新认的干弟弟。”

李氏听后,终于将鸡毛掸子收了起来,生气的道:“那可恶的刘泼皮,就会胡乱使唤我家拴儿!”

随后,李氏又喊道:“拴儿,你给我过来!”

刘拴儿重新进来这屋后,李氏立即严声道:“你是不是又跟那刘泼皮做坏事了?”

刘拴儿低着头道:“我看家里的米不多了,刘五给了我一袋米,我就……就……”

“那他下次给你白花花的银子,你是不是就要跟他去杀人了?”李氏说着,狠狠的抽了刘拴儿一记鸡毛掸子。

“武大这么强壮,打两下又不会死。”刘拴儿小声嘀咕道。

李氏听后,更加的生气了,饱满的胸脯一阵起伏不定,她转头向武植道:“今天这事真是对不住了,你先回去吧,我得好好管教管教这翅膀硬了的家伙。”

武植本想就这样离开的,但看到刘拴儿求助般的目光后。

于是武植便向李氏道:“姐,我看这次还是算了吧,我的‘武大郎烧饼’就要开张了,正缺一个人手,拴儿如果能帮忙的话,我可以给他结算工钱。”

“武大郎烧饼?”李氏疑惑的问了一句。

武植嘴角掀起一个弧度,昂首挺胸道:“没错,是我新研制出来的武大郎烧饼!”

宋朝的商品经济高度繁荣,没有隋唐之时那样严格的坊市制度,商贩们想要在何处叫卖东西,都挺随意的,只要不阻碍交通,不在皇宫、衙门附近就行。

不过这其中,还是会讲究一些商业规律的,比如在烟花聚集之地,你开一家打铁铺,大煞风景不说,恐怕也没什么人会帮衬生意。

离武植住处不到三里的地方,是个十字路口,过往的人很多,面馆、饺子馆、酒楼有好几家,卖糕饼、冰糖葫芦等小吃的小贩更是不少。

武植就在接近中午的时候,让刘拴儿帮忙推着他的烧饼车,来到了那个十字路口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