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傻子新娘

傻子新娘

苏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盛世婚礼过后,全城惊闻,豪门傅家大少傅向沉竟娶了一个傻子当媳妇,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场联姻定会以离婚收场之时,却不想众人等来不是盛晚被赶出傅家大门,而是她被傅家大少宠上了天。盛晚婚后过着每天撒钱睡大觉的悠闲生活,而她的便宜老公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大把大把的撒钞票眼睛都不眨一下,自己娶的媳妇只能宠着……

主角:盛晚,傅向沉   更新:2022-07-16 03: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晚,傅向沉 的女频言情小说《傻子新娘》,由网络作家“苏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盛世婚礼过后,全城惊闻,豪门傅家大少傅向沉竟娶了一个傻子当媳妇,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场联姻定会以离婚收场之时,却不想众人等来不是盛晚被赶出傅家大门,而是她被傅家大少宠上了天。盛晚婚后过着每天撒钱睡大觉的悠闲生活,而她的便宜老公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大把大把的撒钞票眼睛都不眨一下,自己娶的媳妇只能宠着……

《傻子新娘》精彩片段

夜色如墨,深沉的犹如化不开的幕布。

一片愁云笼罩在盛家偌大的别墅。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晚晚嫁给傅向沉,晚晚从小就身体不好,现如今又是这个情况,叫她嫁给傅向沉无疑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盛安陆望着坐在客厅中央,犹如孩童般津津有味玩着玩具的盛晚。

自从一年前盛晚出了意外,被医生告知智力回到了八岁,到如今已经一年过去了,盛晚完全没有好点的迹象,反而比之前更痴傻,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能让她嫁人?

尤其对象还是傅向沉这种人物。

见丈夫黑着脸不吭声,沈婉荷干脆蹲到盛晚面前,温声细语地问:“晚晚,有个帅哥哥想娶你回家,他会跟爸爸一样照顾你对你好,你愿意吗?”

女孩子的瞳孔里充满了天真,嚼着巧克力眨着眼睛问:“他会给晚晚买好吃的吗?”

“他会给晚晚买很多很多好吃的,晚晚愿意嫁给他吗?”

“愿意,晚晚愿意。”

巧克力残渍在她嘴上留下痕迹,盛晚眼眸里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一闪而过。

她天真无邪的模样让盛安陆感到心痛,可是傅家的聘礼实在给的太多了,他的心开始渐渐地动摇了。

沈婉荷:“看,晚晚她很高兴,你也知道晚晚现在这个样子,不会有人愿意娶她的,傅向沉已经是最好的人选了,要是错过了这次就没有下次了。”

盛安陆陷入了两难。

大女儿盛安安这听到了父母的谈话,下楼跟着母亲吹耳边风:“爸,你看看晚晚这样,傅向沉愿意娶她已经是踩狗屎运了,整个海城比傅向沉更好的结婚人选都屈指可数,换我我二话不说就嫁了,可惜人家指定了晚晚。”

沈婉荷朝盛安安使了个眼色,附和道:“是啊,晚晚现在这个样子也的确是需要人照顾的。”

盛安陆终于松开了拳头:“好吧,我也相信傅家这么有诚意,一定不会亏待晚晚的。”

盛安安朝母亲挑了挑眉,偷偷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可算把盛晚这个麻烦精送出去了。

盛晚这种八岁智商的智障,还隔三差五的因为心脏病住院,嫁给傅向沉那个瘸子真是绝配。

盛晚抹着嘴角的巧克力,挂着傻兮兮的笑一蹦一跳地上楼回了房间。

锁好门,确定外面没有人跟来,一秒变脸,冷笑着从衣柜里拿出电脑。

邮箱里躺着十几封工作邮件,一一回复完,手指噼里啪啦地打字给简如发邮件:给我调查一下傅向沉,半个小时,我要他所有的信息。

傅向沉,傅家长子,一年前一场火灾双腿尽废,没事之前是傅氏集团的执行总裁,在商界呼风唤雨,雷厉风行,以作风狠辣著称,出事后卸任执行总裁退居幕后,一年间再无公开露面,江湖渐渐没了他的传闻,有消息称傅向沉出事后日渐消沉,形如枯槁,不见人样……

收到简如的邮件后盛晚陷入了沉思,两年前她和简如合伙开了一家商业调查投资公司,这两年里做得风生水起,公司越做越大。

如今虽然不缺钱,但是要摆脱盛家还需要实力,更别说还要调查母亲的死因。

而嫁给傅向沉,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一个瘸子不用履行夫妻义务,还能摆脱盛家去调查当年的火灾,好像也不错。

……

出嫁当天,盛安陆亲自把盛晚送上傅家的豪车,不舍道:“晚晚,要是觉得傅家不好,随时给爸爸打电话,爸爸去接你。”

身穿一身大红凤褂的盛晚笑得天真无邪,嘟囔着:“嫁人喽,晚晚要嫁人喽。”

盛安陆一阵心酸,明明连嫁人是什么都不知道,还这么兴高采烈的,以为是要带她出去玩呢。

沈婉荷生怕丈夫会心软,笑盈盈地把盛晚塞进车里:“晚晚乖,到了那里就有好吃的了,妈妈往你的兜里塞了巧克力,肚子饿了的话就吃巧克力,千万不能闹哦。”

盛晚漂亮的眼睛里单纯的能溢出水来。

直到傅家的车子开远了,沈婉荷才松了口气,总算是把家里的这个祸害给送走了。

车子并没有往傅家大宅开,而是开到了距离傅宅半个小时车程的江边别墅。

自从一年前出事之后,傅向沉就搬离了傅家,独自和管家两人住在独栋别墅了,傅家人为了让他调养身体,更是既不敢怠慢又不敢叨扰。

别墅里。

管家毕恭毕敬地对轮椅上的男人报告:“大少爷,盛小姐已经到了,但可能是太困了,她已经睡着了。”

轮椅上的男人,一身矜贵,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闻言,只是抬了下眼皮,并未给一个正脸。

“真是个傻的?”

 


这一觉盛晚睡得甚是舒心,一觉醒来已经是大天亮了。

然而,一睁开眼,她瞬间浑身一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

视线落在一双黑洞洞的眼睛里,男人坐在轮椅上,眼神冷得能结冰,吓得她尖叫一声从床上跳起来。

管家赶忙稳住她说:“太太别误会,这是大少爷,是你的丈夫。”

女孩子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眼睛里还挂着水汽,懵里懵懂地看着轮椅上的那个男人,眨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说:“安安说我的丈夫叫傅向沉,你就是傅向沉?”

傅向沉的视线落在她脏兮兮的褂子上。

她就穿着这身沉甸甸的凤褂睡了一晚上,兜里的巧克力都融化了,把褂子弄的惨不忍睹。

“饿了吗?”

傅向沉语气清冷,神色清淡的看不出情绪。

盛晚最喜欢吃了,乖巧又听话地点头,拍着肚子:“饿。”

吃到一半的时候,管家已经目瞪口呆了。

盛晚的吃相相当难看,油糊了满嘴不说,甚至直接上手,吧唧吧唧吃得正香,就算是孩子都比她有素养的多。

他们家大少爷平时最讨厌这种人了。

管家哆哆嗦嗦地看向傅向沉时又是一惊,傅向沉举止优雅地替她夹着菜,脸上居然挂着淡淡的笑意:“慢慢吃,别着急。”

这副场景要是让外人看见,难保不惊掉下巴,就连管家照顾傅向沉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他这一面。

他家大少爷这是娶了个老婆还是多了个女儿?

盛晚吃完,抹了抹嘴巴,大摇大摆满足地回了房间,看得管家又是目瞪口呆。

望着女人的背影,傅向沉眉眼深沉。

果然和查到的一模一样,盛晚她不是傻子,只是智商只有8岁而已,这是有医学鉴定的。

如果她记得当年火灾发生什么……

管家去而复返,小心翼翼地向傅向沉汇报:“大少爷,外面有个人说是来接太太,要带太太去医院做康复。”

傅向沉面色冷淡,转着轮椅,吩咐管家:“跟爷爷汇报一声,就说人我很满意,省得他老人家惦记。”

管家闻言立刻精神抖擞,也顾不上盛晚了。

盛晚蹦蹦跳跳地跳上简如的车,啪啪啪两下打自己的脸,扯着脸皮说:“我脸都快笑僵了,再这样下去我的法令纹还有救吗?”

开着车的简如猛翻了个白眼:“所以说我的大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病情好转,智商稍微上去那么几岁?”

要不是为了防着沈婉荷,好让沈婉荷母女对放松对自己的戒心,盛晚至于这么委屈自己吗?

那场差点让自己送命的火灾,还有好几次莫名其妙的交通事故,再加上她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心脏病,想弄死她太简单了。

只有像现在这样,才不会让沈婉荷母女感到威胁。

思及,盛晚眉眼冷下来。

“不急。”

简如倒无所谓,浑身懒散:“不过你是不是该上上心了?你只是智商回到8岁,不是智障人设,演的这个度别太过了。”

盛晚眉梢一抬,脱口而出:“小心前面的车。”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简如一个急刹车,还是硬生生地和前面那辆红色跑车追尾了。

从跑车里走下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简如刚要推门下车,车窗就被人敲开了:“手机给我。”

简如没搞清楚状况,那个女人的视线似乎有意无意地飘向后座的盛晚,又重复了一遍,简如这才如梦初醒,把手机交到女人手里。

女人按下一串数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现在没时间,麻烦你到时候联系我沟通赔偿事宜。”

说罢,那女人踩着恨天高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盛晚刚才觉得那个女人一直在注意自己,有好几次视线都直接落在了她身上。

简如吓得目瞪口呆,吞了口口水:“晚晚,我们不会是要被讹上了吧?”

“谁让你开车三心两意?活该。”

简如:“……”

……

盛晚在外面磨蹭到天黑了才回到临溪别墅,简如一路都在恐吓她傅向沉的辉煌过,以及出事之后的阴鸷冷厉。

“总之,你自求多福吧,演得像样点,别没几天就被戳穿赶出来了。”

简如丢下这句话就幸灾乐祸地跑了。

眉眼一收,小女人脸上又露出那副孩童般的天真表情。

别墅里只留了一盏灯,昏暗地看不清里面的格局。

盛晚偷偷摸摸地摸黑往自己的房间去,结果在转角处忽然出现一个黑影,吓得她啊的一声尖叫。

“啊有鬼啊!”

灯光应声响起,傅向沉那张脸尤其吓人,盛晚从捂着脸的手指缝隙里看到他,牙齿打颤着问:“哥、哥哥,你怎么扮鬼吓人啊?”

哥哥?傅向沉挑了挑眉,这称呼倒是新鲜。

这一年来他与世隔绝不近女色,以前这种称呼常在风尘场合听到,都是调笑的戏称,从她嘴里喊出来却干净的不像话。

管家脸色一沉,眼神揪着盛晚纠正:“太太,大少爷是你的丈夫,不是哥哥。”

 


盛晚装出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嘟嘴眨巴着眼睛:“我记起来了,沈妈妈说丈夫是能跟我一起睡的人。”

管家顿时忍俊不禁,憋着笑不敢让大少爷发现。

傅向沉吩咐管家:“叫人去准备晚餐。”

盛晚被架到饭桌上,表面上吃得开心,傅向沉给她夹什么她就吃什么,心里却连连叫苦。

早知道刚才就不为了讹简如一顿吃那么多了,这傅向沉怎么自己不吃一个劲儿地给她夹菜,他该不会是有看吃播的癖好吧?

嗝的一声,盛晚拍拍肚子,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去,含糊不清地摇头:“饱了饱了,这些都给哥哥吃。”

她黑不溜秋的眼珠调皮地转着,想趁着傅向沉不说话的时候开溜,谁知**刚离开椅子,傅向沉漫不经心的声音响起。

“去洗个澡,把自己洗干净了来我房间。”

盛晚脚下一软,装疯卖傻地揉眼睛,“晚晚困了,要回去睡觉了。”

傅向沉勾了勾唇角,转着轮椅绕过去,摸了摸她的头,“你刚才不是说了丈夫是能跟你一起睡的人吗?”

小女人眼里闪着孤疑,似懂非懂地摇着头,“沈妈妈说一起睡觉肚子里就会有小宝宝,我不跟你睡,我不要小宝宝。”

傅向沉嘴角抽了抽,这女人哪里听来的这么多歪理?

明明身材窈窕,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水来,却说着这么滑稽的话。

管家忍不住站出来教育她:“太太,大少爷是你的丈夫,夫妻睡在一起天经地义,而且睡一觉也不会有小孩。”

多少女人想给他们家大少爷生孩子,这女人居然还敢嫌弃?是不是看大少爷脾气太好了她就越发不知天高地厚了?

盛晚显然是被管家吓了一跳,往回缩了缩,委屈巴巴地看着傅向沉,“这个大叔好凶哦,晚晚跟你一起睡就是了,晚晚听话。”

小女孩这一顿委屈的控诉,倒让管家成了罪人,老管家一心向着傅向沉,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盛晚在浴室里一顿磨蹭,算了,反正傅向沉这个样子也对她做不了什么,不就是一起睡个觉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她又没想真的跟他发生点啥,就算她想,他能吗?

傅向沉的房间可比盛晚的房间气派多了,足足有她那个房间的两倍大,室内又是恒温,格外的舒服。

大少爷就是大少爷,连房间都宽敞的能摆五桌酒席那么多。

盛晚抱着一只破烂枕头麻溜地爬上床,把枕头抱在怀里,“哥哥,晚晚睡了哦。”

傅向沉靠在床头,借着光打量身边这女人,傻里傻气的,却还是掩盖不住她眼睛里的灵气。

薄凉的唇轻启:“把你的枕头扔下去。”

盛晚撇嘴:“不行哦哥哥,晚晚要抱着它睡觉,不然晚晚睡不着的。”

傅向沉清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好像能看透她是在装傻一般。

被盯得头皮发麻,盛晚委屈的眨眼,“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晚晚?”

傅向沉眉头一跳,“把你的枕头忍下去,不然你跟着枕头一起被扔出去。”

温凉的嗓音透着不容置疑。

这男人她根本惹不起。

无奈,盛晚只好扔了那破旧的枕头,将床头的新枕抱在怀里:“哥哥的枕头也很香呢,那晚晚睡觉了哦。”

房间的灯光熄灭,盛晚警惕地缩在一角,直至睡意来袭。

翌日清晨,盛晚舔着口水舒舒服服地醒来伸了个懒腰,发现两只手好像抱了个什么。

她看了一眼之后,心跳差点停止。

明明昨晚是抱着枕头睡的,怎么一觉醒来,枕头变成了个人?

她像个八爪鱼似的缠在傅向沉身上不说,两只手牢牢地圈着他的腰身,身体紧密地贴在了一起,而且显然这是她主动的……

“睡得舒服吗?”

男人慵懒的声线在头顶响起,带着几分诱惑,吓得盛晚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她傻呵呵地笑,“舒、舒服。”

“你打算抱到什么时候?”

“啊?”盛晚人傻了,意识过来之后像是推开什么烫手山芋似的滚下了床装傻。

傅向沉当着她的面掀开被子,动作娴熟地坐上轮椅,淡淡地看向她。

“你抱着哥哥睡了一晚上还喊了一晚上的舒服,现在倒是想起来嫌弃了?”

盛晚懵了,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说完忽然意识到这不像是孩子的语气,立刻软着语气傻傻地摇头:“我睡觉很乖的,从来不说话的,哥哥骗人。”

房间内的温度好像徒然升高,傅向沉的眸光逐渐深沉。

盛晚是看着傻,其实可不傻,不会看不明白男人那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她只觉得胸口有些凉,低头看了一眼,脸都白了。

应该是刚才从床上滚下来的时候动作太大,以至于身上的睡衣扣子居然崩开了——

春光乍泄,露出女人丰满的轮廓。

微敞的真丝薄睡衣露出白净无暇的肌肤,女人该丰满的地方她一样都不差。

傅向沉含着一丝笑意,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视线一寸寸停留在了她精巧的锁骨上。

女人涨红了脸,一张脸粉扑扑的,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害羞格外勾人,她扑过去抱住自己带来的枕头装傻地往外狂奔,“哥哥,衣服坏了,我去换一身。”

男人的眉心轻挑,唇角间不经意勾起的那抹笑正好落在刚进来的管家眼里。

管家猛地惊了惊,这一年多来大少爷这张脸何曾有过半分笑意?就连小少爷他们来时都笑得勉强,盛家的傻小姐居然能让大少爷笑?

盛晚惊魂未定地扑到自己床上,一颗心跳得厉害,怎么会这样?

只不过是不小心在他面前露了不该露的而已,反正他一个双腿残废的也不能对她做什么,她紧张什么?

可能不紧张吗?

她可是第一次在陌生男人面前这么狼狈,尤其是想到傅向沉刚才打量她的眼神,她的脸蹭一下又红了。

不管怎么样,傅向沉到底是个男人,即便是坐着轮椅,他也是个男人,是男人在这种情况下就不会没有半点心思吧?

盛晚换下那套扯烂了的睡衣,没好气的思忖,下次去见陆医生的时候要问问他,双腿残废影响那方面的需求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