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现代都市 > 竹马不留情面,我换做他小婶气疯他

竹马不留情面,我换做他小婶气疯他

尤知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简橙周庭宴是古代言情小说《竹马不留情面,我换做他小婶气疯他》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尤知遇”正在积极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万幸,她的家人和未婚夫,都没选择她,让她当众出丑。周庭宴让周聿风今天过来,谈和简橙解除婚约的事,蒋雅薇听到后兴奋的要疯了。等了这么多年,她终于等到希望了。简文茜说了,只要简橙彻底跟周聿风决裂,她就有办法让周聿风娶她。她是信简文茜的,毕竟当初能让周聿风爱上她,全靠简文茜。不过,周庭宴为什么让她也过来?蒋......

主角:简橙周庭宴   更新:2024-02-28 13: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橙周庭宴的现代都市小说《竹马不留情面,我换做他小婶气疯他》,由网络作家“尤知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简橙周庭宴是古代言情小说《竹马不留情面,我换做他小婶气疯他》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尤知遇”正在积极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万幸,她的家人和未婚夫,都没选择她,让她当众出丑。周庭宴让周聿风今天过来,谈和简橙解除婚约的事,蒋雅薇听到后兴奋的要疯了。等了这么多年,她终于等到希望了。简文茜说了,只要简橙彻底跟周聿风决裂,她就有办法让周聿风娶她。她是信简文茜的,毕竟当初能让周聿风爱上她,全靠简文茜。不过,周庭宴为什么让她也过来?蒋......

《竹马不留情面,我换做他小婶气疯他》精彩片段




骂名,你背

简橙给周聿风发【50】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劝自己。

如果,最后真的要放弃了,她一定昂首挺胸,高傲的离开,一定不能哭,一定潇洒一点。

她劝了自己大半年。

她今晚在老宅表现得很好,没哭,就要成功了,现在孟糖的一个拥抱让她功亏一篑。

她对所有恶意百毒不侵,唯独不能触碰善意和关怀。

一个温暖的拥抱,就能让她丢盔卸甲。

简橙抱着孟糖哭的一塌糊涂,撕裂的嗓音和剧烈颤抖的身体像受了酷刑。

什么酷刑?大概是割肉削骨挖心。

周聿风这三个字,贯穿了她的整个青春,占据她的心,刻进她的骨髓。如今,被一把最锋利的刀剔除,连心脏都撕裂。

这些年,周聿风给予的温暖困住了她,把她困在过去的回忆不可自拔。

他像一束光,照亮她年少昏沉的路。

可惜现在,这道光,穿透了她,照向了别人。

孟糖小心翼翼的把简橙抱在怀里,生怕一用力把她碰碎了。

最开始还劝两句,后来越来越心疼,越来越难过,就跟着她哭,最后比她哭的还凶。

哭声断断续续,持续到凌晨两点才完全停止,孟糖问她喝不喝酒,需不需要大醉一场。

简橙拒绝,“不用。”

刚从医院出来,她的胃还不能完全放肆的大醉一场,喝伤了,受罪的还是她自己。

简单洗漱后,两人躺在一个被窝,孟糖听完生日宴的整个过程,差点气出心脏病。

“简文茜到底有完没完,她想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怎么还不放过你!”

简文茜联合蒋雅薇闹这么一出,可谓一箭三雕。

第一,激化简橙和简家人的矛盾,从小到大,她一直是这么做的,简橙和家人关系恶劣,都是她搞的鬼。

第二,让所有人看看,她比简橙得宠,比简橙金贵,她才是简家的大小姐。

第三,逼着简橙跟周聿风闹,不想简橙嫁到周家去。

“简文茜从小嫉妒你,什么都跟你争,整个江榆没有比周家更好的了。

“她嫁谁都比不过你,所以就费尽心思的拆散你们,你跟周聿风决裂,她不知道怎么得意呢。”

孟糖问简橙,“我以前怎么劝你都不听,这次是真的放弃吗?真的不会再后悔?”

简橙盯着天花板,哭肿的眼睛酸涩难忍。

“日记本都记满了,一百分都扣完了,他就是不爱了,我还怎么骗自己?”

这条路是错的,越走越错。

不破不立。

再不清醒,再执着强求,早晚有一天,她会变成连自己都痛恨的样子。

所以,结束吧,她放过周聿风,成全他,成全她爱过的那个少年。

也放过自己。

孟糖抱了抱她,沉沉叹了口气。

怎么说呢,周聿风当年护着简橙的样子,连她都动容,他们是相爱过的。

但是,两人分开也是必然的。

因为从简橙救了周庭宴开始,他们的爱情就埋下了炸弹。

周家很复杂,内斗很严重,周聿风的父亲是最得老爷子喜欢的,如果没有周庭宴,他父亲就是周家掌权的人。

周聿风的母亲憎恶简橙,主要就是因为简橙救了周庭宴,她没少在周聿风跟前败坏简橙。

少年逐爱,不问前程,周聿风年纪小的时候认定简橙,不会被影响。

可是,他身在周家那样的豪门,他母亲又不是善茬,总有一天,他会碰触权利,他会被权利激出欲望。

总有一天,他也会觉得,如果简橙没救周庭宴,他会是集团的接班人,那时候,他也会怨简橙。

他俩分开是必然。

只是,周聿风在两人还有娃娃亲,还是情侣没分手的时候移情别恋,就很恶心了。

孟糖没再提周聿风那个晦气的渣男,她想起另一件事。

“你说简文茜喜欢周庭宴?”

简橙:“潘助理说的,应该是。”

她现在也搞不清简文茜到底什么情况,明明跟简佑辉搞地下不伦恋,怎么又惦记周庭宴?

不过潘屿完全没必要说谎,最大的可能是,简文茜知道自己和简佑辉没结果,所以觊觎周庭宴。

毕竟,简文茜的野心向来很大。

孟糖:“你说周庭宴给你三次机会,你用了两次,他还欠你一次,他说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对吗?”

简橙差点跟不上她的脑回路,“是。”

“哈!”

孟糖直接从床上坐起来,兴奋的拍她胳膊。

“你明天就去找周庭宴,你告诉他,救命之恩应该以身相许,你让他娶你!”

简橙:“?”

孟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脸上的笑容逐渐灿烂。

“你听我给你分析哈。”

“……”

长达半小时的分析,总结下来,中心思想跟潘屿的完全一致。

得出的结论:周庭宴是她最好的退路,她应该趁机嫁给周庭宴,这样她能报复所有人,还能给自己找一个大靠山。

简橙:“……”

简橙把孟糖拽回来,“睡觉吧,梦里什么都有。”

她倒是想,但是这么胆大包天的要求,她根本不敢开口好嘛!

孟糖在她旁边躺下,不死心的劝。

“我说真的,明天你去找周庭宴,他自己说什么事都可以啊,反正他没老婆,你试试。”

这个话题没意义,简橙闭上眼酝酿睡意,敷衍开口。

“明天周庭宴应该会找周聿风,等婚礼取消了再说。”

……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周聿风的车驶入京岫集团的地下停车场。

蒋雅薇坐在副驾驶,忐忑了一路。

从昨晚周庭宴通知周聿风见面后,她整个人一直是被撕裂成两半的状态。

高兴,又害怕。

高兴是因为,她和简文茜的计划似乎成功了。

简橙给周聿风发数字的事,她知道,周聿风喝醉后当玩笑跟她吐槽过,这种事,男人不信,很多女人会信。

比如她,比如简文茜。

简橙发到【98】时,简文茜说闹场大的。

生日宴上,她是故意撞到简橙,故意让她看到耳环,故意在众目睽睽下“被迫脱衣”。

耳环是简橙奶奶的遗物。

老太太离世前,最疼爱的就是简橙,简橙小时候跟着老太太住了几年,祖孙俩感情极好。

简文茜了解简橙,用她奶奶的遗物激怒她,再用梅岚的偏心刺激她,她肯定会发疯。

蒋雅薇了解周聿风,知道当众扒开衣服自证清白,周聿风一定会冲出来护着她。

简文茜说,“简橙看着坚强,其实跟玻璃一样脆,用她最在意的人轮番攻击,她不发疯才怪。”

事实证明,简文茜确实了解简橙。

她的计划,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甚至超出她们的预期,谁都没想到,简橙会疯到把她们都踹下水。

女人的直觉,那应该是简橙最后一次试探周聿风。

万幸,她的家人和未婚夫,都没选择她,让她当众出丑。

周庭宴让周聿风今天过来,谈和简橙解除婚约的事,蒋雅薇听到后兴奋的要疯了。

等了这么多年,她终于等到希望了。

简文茜说了,只要简橙彻底跟周聿风决裂,她就有办法让周聿风娶她。

她是信简文茜的,毕竟当初能让周聿风爱上她,全靠简文茜。

不过,周庭宴为什么让她也过来?

蒋雅薇想了一夜,又想了一路,揣测过万种乱七八糟的可能。最后笃定,是简橙在周庭宴跟前说了她的坏话。

“聿风,我能不能不上去?要不,你跟你小叔说,我昨晚落了水,发烧了?”

蒋雅薇是周聿风的秘书,跟着周聿风来总部办事的时候见过周庭宴。

那个男人,她远远瞧见都觉得可怕。

周聿风找到车位,熄火,握着她的手安抚。

“放心吧,简橙不会真的要解除婚约,她只是让小叔教训教训我。

“让你过来,应该也只是警告两句,不会对你怎么样,我会护着你。”

直到现在,周聿风都不相信简橙真舍得放弃他。

……

八点,两人准时踏入周庭宴的办公室。

“小叔。”周聿风拘谨的喊一声。

“周总。”蒋雅薇比周聿风更拘谨,又多一丝胆怯。

周庭宴在看文件,没抬头,像是没看见他们。

他不说话,周聿风两人也不敢再开口,偌大的办公室内,安静了半小时。

跟体罚一样站着,加上紧张,蒋雅薇脚快麻了,后悔今天穿了十公分的高跟鞋。

周聿风站的也累,见周庭宴终于合上文件,立刻开口。

“小叔,如果您是要为简橙出气,没必要,我既然答应跟简橙结婚,就不会出尔反尔。”

啪!

文件扔在桌上,周庭宴抬头,沉幽的眸朝他望过去,薄唇微侧。

“听不懂人话?”

淡漠的语气听不出情绪,却让周聿风心里一突。

“小叔,什么意思?”

周庭宴指尖捻着钢笔,语气沉冷,“2%的股份,是你答应订婚,我才给你。

“现在,是简橙主动要跟你解除婚约,股份我不会收回,还是你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至于解除婚约的对外理由,”他侧眸看向蒋雅薇,“骂名,你背。”

蒋雅薇本就忐忑,被周庭宴这么一看,更觉浑身如针扎。

然,比目光更可怕的,是那裹挟嘲讽轻蔑的冰冷话语。

骂名,你背……

什么意思?

周聿风和简橙解除婚约,让她背骂名?怎么背?为什么她背?凭什么让她背?

蒋雅薇还在琢磨会不会是自己理解错误时,忽又听周庭宴道:

“生日宴上闹那么大,你很爱出风头?”

蒋雅薇浑身一僵,下意识反驳,“周总,您是不是听简橙说了什么,我……”

“下月初,是秦濯的生日,你过去。”

周庭宴打断她的话,用钢笔指着她。

“秦濯的生日宴,给你半小时,你当众给简橙道歉。

“另外,你当众承认,是你,插足了她和周聿风,所以她解除婚约,成全你们。”

小说《竹马不留情面,我换做他小婶气疯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