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退婚后她名满京城

退婚后她名满京城

镇国美少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被继妹陷害,京城有名的丑女元梦清与陌生男人发生关系,未婚先孕。一时间,她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料。因此,渣爹不顾她的处境,强行把她嫁人,害她生产之日差点死掉。五年后,元梦清携子归来,此时的她已不是当年人人可欺的软柿子,她拳打渣男,脚踢绿茶,渣爹后妈,通通被她踩在脚下。可就在这时,权倾天下的摄政王陆酩找上她,来认儿子!

主角:元梦清,陆酩   更新:2022-08-08 19: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元梦清,陆酩 的武侠仙侠小说《退婚后她名满京城》,由网络作家“镇国美少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继妹陷害,京城有名的丑女元梦清与陌生男人发生关系,未婚先孕。一时间,她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料。因此,渣爹不顾她的处境,强行把她嫁人,害她生产之日差点死掉。五年后,元梦清携子归来,此时的她已不是当年人人可欺的软柿子,她拳打渣男,脚踢绿茶,渣爹后妈,通通被她踩在脚下。可就在这时,权倾天下的摄政王陆酩找上她,来认儿子!

《退婚后她名满京城》精彩片段

夜色如泼墨一般黑压压地叫人心悸,远处渐近的惊雷声昭示不久到来的风雨。

“啊——”

大宅中,女子凄厉的惨叫犹如啼血的夜莺,在空旷的院落里久久回响。

元梦清宛若浑身水洗了一般,满头是汗地瘫软在床上,她紧闭着双眼,大张着腿奋力使劲,鲜血浸透了身下的床单,滴滴答答地淌了一地。

稳婆急白了脸色,急急忙忙地冲出门,朝着外头一身华贵的男子焦急道:“小侯爷,夫人胎大难产,须得赶紧请大夫诊治!”

肖梦生冷笑道:“请大夫来医治这个贱人?她跟他肚子里的野种早就该死了!”

他看向黑洞洞房门,眼里几乎蹦出怨毒的光:“这种京城人尽皆知的丑妇能加入我们侯府已是她天大的福气!行止不端,水性杨花,便是死了千次万次也是活该!”

稳婆被肖梦生吓得浑身一颤,哪里还敢说话,唯唯诺诺地只得重新又回到房里接着生产。

“梦生,你在外人面前说这些作甚!”

肖廷烨皱眉训斥儿子,“若是叫人传出去,侯府的面子往哪搁?”

这话叫肖梦生气得不轻:“面子面子,我绿帽子都被人带头上了,还要什么面子?若不是爹你一直拦着,我早就让这女人扫地出门了,那还能留到现在。”

肖廷烨知道肖梦生心中委屈,叹了口气,拍怕他的肩:“再忍一忍,现在休妻还不是时候,你放心,这孩子我会处理的干干净净,保证不留下半点隐患!”

父子二人的谈话,一字不落地进了元梦清的耳中,她原本因着生育脱了力,这会更是从心底泛起一股彻骨的寒意。

她与小侯爷早有婚约,只是她自小脸上有一片乌黑的胎记,是京中有名的丑女,小侯爷一直心有芥蒂,谁知她意外怀孕,连孩子的生父都不知道是谁,更是叫小侯爷受了莫大的耻辱,一心想要退婚。

可是老侯爷不肯,小侯爷一气之下正妻未过门便纳了一堆妾,还娶了她妹妹做侧室,时不时当众羞辱她叫她难堪,她忍辱偷生,早已心如止水。

可若是他要对孩子下手,自己必定拼尽性命也要同他搏个生死!

许是这一刻的狠劲起了作用,元梦清一使力,只觉下身一松,稳婆惊喜地声音便传来:“生了生了!是个男孩!”

元梦清扯了扯嘴角,正欲开口,却忽觉身下大股大股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浑身犹如被抽去了精气神一般,瞬间便失了意识。

恍惚中只隐约听见:“不对,还有一个……”

肖廷烨闯进门,只看到稳婆手中抱着的一个孩子,二话不说夺了便走,只留下一句警告:“今日之事若是谁敢传出去,我定叫他生不如死!”

好容易等肖家人离去,稳婆转身去瞧时,元梦清竟是出气多进气少!

稳婆白了脸,刚捏着东西想着要不要逃走,突然脖颈一痛,身子软绵绵地瘫软在地。

六年后。

“娘亲,你看郯儿摘得花好不好看呀?”

男孩绑着两个童子髻,一蹦一跳地朝着药田里的女子跑去。

少女闻声抬起头来,她生的极为俏丽,一双眼睛皎皎如月,皮肤莹白似雪,半点看不出已然是一个稚童的母亲。

“你又摘舅公种好的曼陀罗!待会我就去告诉舅公,保准他要狠狠打你屁股!”

元郯摇头晃脑,半点不怕:“郯儿才不怕呢,舅公最疼郯儿了!”

两人正闹着,忽见远处一只海东青远远飞来,元梦清伸手一招,那海东青便稳稳地落在她手臂上,她解开鹰腿上的纸条,只看见黑字的那一刻,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她另一个孩子没死!

想到能找到阔别已久的孩子,元梦清一刻也等不及,立时便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启程进京寻找孩子。

才收拾到一半,便瞧见元琛拿着一封书信走了进来,“正巧你不日进京,京中有一位大人物,正寻着你往家中,与他家人治病。”

元梦清随手接过,长眉微挑:“这不是京中那位一手遮天的摄政王么?”

“听闻摄政王性情捉摸不定,平时喜怒无常,唯独对自己的独子,极为疼爱。你进京之后,可以先去会一会他。”

顿了顿,元琛又道:“还有那个人,他一直在找你,大概又是冲着你娘留你的遗物去的。”

元梦清冷笑道:“岂止!他女儿至今还是个登不上台面的妾,正等着我让出正室的身份,好抬举她上去。”

元琛不放心地叮嘱道:“出了神医谷,舅舅不能庇佑你,你切忌意气用事,万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令牌圣药我都放在你的行囊里,若有什么……”

“知道了知道了,舅舅您都说了好几遍了!”

元梦清推着元琛往外走,一副不堪其扰的模样:“婵儿身手了得,我又有医术傍身,您就不要不放心啦!”

未过两日,神医谷中一辆马车正往京城疾驰而去。

元郯还是头回出远门,一路瞧着什么都好奇,等到了京城,瞧着满街的小吃叫卖,杂耍技艺,简直挪不开眼睛,伸着头便往外头够。

元梦清正想把人摁下来,突然前头响马长长地“吁”了一声,陡然停了下来。

“哪个不长眼睛的,冲撞了安庆侯爷的车架,有几条命也赔不起!”

一道尖利地呵斥从车头传来,元梦清长眉微挑,安庆侯?

婵儿觉察不对,连忙低声问道:“小姐,要我出去看看嘛?”

元梦清摆了摆手,伸着一只柔弱无骨的玉手撩开车帘,只露出半张倾国倾城的侧脸:“何人车前犬吠?”

肖梦生坐在马上,原想发作,只看见那侧脸的一瞬间,便被迷得浑身骨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元梦清抬眼,似水朦胧的眼睛瞟了肖梦生一眼,洒出一把银元宝:“当是赔偿吧!”

说完放了帘子也不看肖梦生脸色,直接命人纵马离去。

只留下肖梦生神魂颠倒一般,朝着身边小厮连连叫道:“去去!去查她是哪家姑娘》我要纳她做妾!”


方才在路上的插曲,并未耽搁元梦清的形成,她领着元郯一路到了神医谷药膳产业下最著名的酒楼安置。

元郯奔波了一路,早已有些累了,钻进被子里,半睁着一双葡萄一般的大眼,滴溜溜地围着元梦清转悠。

元梦清弯下腰,温柔地摸了摸元郯的小脑袋,轻声道:“娘亲要出去一趟,郯儿要乖乖地听婵儿姐姐的话哦!”

元郯乖巧地点了点头,撒娇道:“娘亲要早点回来哦,郯儿还想吃街边的糖葫芦!”

“好,娘亲给你买。”

安抚好元郯,元梦清起身收拾东西,眼中的温情被取代,早已覆盖上一片寒霜。

六年前的一切也该有一个了断了!

才走到半路,元梦清忽然摸到身侧的香囊,原是在谷中预备好,防着元郯到了京城水土不服,睡不着觉,没想到走的太急,竟然还带在身上,她终究是不放心,犹豫了一瞬,还是折回了酒楼。

还没等她上楼,就看见大厅一脚,“元郯”竟安安静静一个人拿着勺子吃饭!

方才元郯不是还闹着困了,怎么又一个人跑到楼下用膳?

“郯儿!”

陆知意正对着一碗珍珠海米煨鹌鹑发怔,便感到扑面而来一阵药香,掺着山水间的雾气,混着泥土里的芬芳瞬间把他包裹了起来。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吃饭?”

他一抬头,便撞上一双温柔缱绻的眼睛,面前的女人容色出众,只刚进门这会,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或羡慕或觊觎。

似是被她担忧地神情触动,陆知意到嘴边的解释又咽了进去,闷着头继续戳着碗里的鹌鹑。

元梦清只以为刚来到陌生的地方,自己又急着离开,元郯将将五岁,难免内心不安,愈想心里越是过意不去,她伸手揉了揉陆知意的脑袋,安慰道:“郯儿乖乖的,娘亲回来给你带好多好多零食好不好?”

娘亲……

这个陌生的词汇,让陆知意戳鹌鹑的小手一顿。随即便被纳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着他的人似乎还嫌不够,垂着头亲了亲他的额角,浓郁的药香配着温暖的体温,更加肆无忌惮地钻进陆知意的鼻尖,让他忍不住贪婪地深吸了一口。

元梦清掏出准备好的安神香囊,塞进陆知意手中,又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这是娘亲做的香囊,若是睡不着,便放在床边闻闻,有安神的效果。”

她四处看了看,有些疑惑:“婵儿去哪了?”

陆知意不敢出声,只梗着脖子应道:“嗯。”

元梦清瞧了瞧外头的天色,又伸手点了点陆知意的小鼻子,威胁道:“吃完赶紧去找婵儿姐姐,不许再乱跑咯!”

眼看着陆知意点了头,元梦清才放下心,又薅了一把陆知意的小脑袋:“今儿个话怎么少了好多?”说完才匆匆离去。

陆知意垂眸看着手中香囊,这香囊做的精致,看着是一个圆咕隆咚的不倒翁,但是绣工精细,连小老头的胡子都分外可亲,看着便知道是下了功夫的。

正盯得认真,忽然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知意,你在看什么?”

陆知意猛一转身,下意识把手背在身后,睁着一双鹿眼左顾右盼就是不敢对上陆酩的眼睛,“没……没什么!”

陆酩狭长的凤眸微微一顿,眼神在陆知意周身转了一圈,他方才早已听到手下人通报,说陆知意收了一位女子的香囊,若不是那女子对陆知意没有敌意,这会早已身首异处。

只是,陆知意向来不喜与旁人接触,除了自己之外,别人靠近他三尺内,都会让他无比厌恶,怎么会收下陌生人送的东西?

陆知意小手紧紧捏着香囊,看着眼前高大俊朗的男人,他不过随意站着,散发出的气场便叫人不敢逼事,陆知意手心几乎渗出汗。

“吃完了吗?”陆酩画风一转,转头看向陆知意面前摆满了桌子的饭菜。

陆知意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他点点头,又问道:“爹爹,要启程了吗?”

“不,”陆酩摇了摇头,转头看着身后的楼梯,“我们要在这住一段时间。”

他方才离开,正是收到了消息,那位他苦苦寻觅的神医早已离开了神医谷,前往京城处理事务,这座酒楼是神医谷名下最大的酒楼产业,想来那位神医必定会在这里休憩,他正好在这守株待兔。

另一头,元梦清一路赶回元家,才到门口便瞧见门口朱罗玉翠,妆点得极为华丽,后宅的笑闹声,院落挡不住,一波一波地荡了出来,像是在举办什么宴会。

元梦清眼神微闪,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身子一侧便消失在墙角。

她一步迈入正厅,正瞧见元钦与刘氏在商议要事。

元钦抬头,只瞧见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站在门口,满是彻骨的冷漠。

他一怔,下意识便问:“这位姑娘……”

元梦清扬了扬下巴:“怎么,不过几年不见,就把当初被你当物件随意买卖的女儿忘干净了?”

“元梦清?”

看着那双眼睛似笑非笑,像极了记忆中的那个女人,元钦勃然色变。

“我没死,很失望吗?”

元梦清冷冷地盯着两人。

元钦登时指着元梦清便骂:“孽障!你还有脸回来?知不知道因为你,我们元家丢了多大的脸,今日回来搅局,安的什么心思?”

一旁的刘氏忙帮元钦顺着胸口,假意安慰道:“大小姐,当初因着你,我们元家在侯府至今抬不起头,若不是若蓝正妻,生了儿子,我们元家早就被侯府问责了!”

元梦清听得发笑,懒得跟这帮人虚与委蛇,“当年要不是我嫁给小侯爷当正妻,你以为以她一个庶女的身份,有可能当小侯爷侧室吗?少在那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元钦变了变脸色,到嘴的谩骂却又突然顿住,他咳嗽了一声,威吓道:“到底你大难不死,我也不计较你这些年荒唐行事,只要你把你娘亲的嫁妆匣交出来,把打开的法子告诉我们,往日恩怨一笔勾销,我也愿意认你这个女儿!”

刘氏忙在旁边帮腔道:“还有跟小侯爷的婚事也要退了,你占着那位置多年,害的我们若蓝只能屈居为妾,趁早退婚,还算你有一份孝心。”

“小侯爷这些年对你厌恶至极,我劝你还是早些退婚,换小侯爷一个亲近。”

“孝心?”

元梦清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她从歪靠的太师椅上起身,看着元钦的眼神带了一丝深刻的恨意:“我娘死的时候,我的孝心也早就去喂狗了!”

“今日我是来退婚不假,我早就受够了那个又蠢又好色的小侯爷,但是你想动我娘的嫁妆,下辈子吧!”

元钦瞧着当初软弱可欺的大女儿,如今竟是这般彪悍,一时心里也有些打鼓,他底气不足道:“你既不愿与小侯爷有瓜葛,我也可帮你退亲,只是当初你娘嫁到元家,嫁妆也原该是元家的……”

“我娘与元家没有任何关系!”元梦清眼神带着一股狠意,“我也是!”

“只要我活着一日,你休想从我手中拿到宝匣!”

说完她也不看两人脸色,转身径自离去。

而此时宴会中,元若蓝正是春风得意。

元梦清死后,她终于如愿以偿成了小侯爷的侧室,一时风光无限。小侯爷后宅虽是花团锦簇,娇妻美妾,不堪其扰,但是她前不久生了一个儿子,成了安庆侯府第一个庶长子。如今小侯爷正妻之位悬空,她母凭子贵,乃是安庆侯府第一尊贵的女子。

宴会间觥筹交错,多的是察言观色,溜须拍马的,元家姐妹先后嫁给安庆侯,京中无人不晓,立时有人极有眼力见地恭维。

“要如今京中年轻一辈的贵妇,无不以若蓝小姐为尊,要我说也是,嫁了一个好夫家,又生了长子,安庆侯再花花肠子,还不是服服帖帖的!”

另一位贵妇忙跟着夸赞道:“那要我说,以若蓝小姐的才情美貌,这原是应当的。安庆侯原先那位夫人你瞧见没,当真是丑陋至极,多看一眼,我隔夜的饭都要吐出来!”

“啊,对对对!要我说,同父异母的姐妹,怎能这般天差地别,妹妹这般才貌,姐姐那真是罗刹转世,谁娶了去,都是上辈子倒了大霉!”

“怪不得安庆侯婚后纳了一堆妾室,跟这种丑八怪同处一室,想必是痛苦万分的!”

元若蓝听得心中万分得意,只是面上却不能显现,反而惺惺作态地谦虚道:“长成那种样子,姐姐想来也是万分痛苦的,只可惜侯爷厌恶她……”

“是在说我吗?”


众人转头看去,正看见院落小径上立着一位婀娜娉婷的女子,她生的极为精致,一双眼睛压过满园的桃李春色,冰肌玉肤在阳光下泛着莹润的玉色,当真是容色无双,倾国倾城,只一眼就叫众人屏住了呼吸,生怕一口气吹化了这个冰雪做的人儿。

元梦清朝着元若蓝抬了抬下巴,举止间尽是桀骜,“好久不见,我的好妹妹!”

元若蓝猛地变了脸色,瞧着元梦清的眼神宛如见鬼了一般。

眼前这个绝世美人怎么可能是元梦清那个丑八怪?

再说当初生产,元梦清大出血,生死未卜,怎么会活着……

“胡说!我姐姐当初突发恶疾,早已被送去外宅疗养,况且我姐姐长相丑陋,你怎么可能是她?”

她说的又快又急,生怕在场众人觉出不对,朝着下人大吼:“管家,谁把这个疯女人放进来的,冲撞了客人你们担待得起吗?赶紧把她赶出去!”

方才元梦清突然出现,早已吓得管家魂不附体,这会听到元若蓝差使,忙冲上前想要捉人。

元梦清双手环臂,一声冷笑:“当真同你那罪臣出生的母亲一般上不得台面!当初你在我床前,求着我让你给安庆侯做妾发的誓,一句也记不得了?”

眼看着元若蓝脸色刷的惨白,元梦清饶有兴致地一字一顿道:“我元若蓝,愿以父母双亲名声,以及我的性命起誓,过门之后,必定事事以姐姐为先,以姐姐马首是瞻,若有违背,必定千刀万剐,永世……”

“闭嘴!闭嘴!”

元若蓝当即朝着元梦清尖叫,哪里还有半点贵妇人的腔调?

瞧着她一副癫狂像,众人不由交头接耳,低声议论。

“这女子当真是元家嫡小姐吗?不过几年不见,竟成了貌若天仙的美人!”

“你瞧元家二小姐那癫狂劲,还能有假?要我说这妹妹也真是没良心,当初死皮赖脸嫁给姐夫做妾,姐姐出事了,立刻摆出正妻的架势,啧啧!”

“所以说庶女上不得台面,这嫡小姐不过动动嘴皮子,你瞧瞧她那轻狂样子,当真是同市井泼妇一般!”

指指点点的话语,越发让元若蓝抬不起头,她心中暗恨,恨不能生啖元梦清的血肉,却又担心元梦清说出当日之事。

她可记得元梦清当时诞下双生胎,又是正妻,若是她想要带着孩子回来争夺家产,自己的儿子连半点胜算也无。

她不能叫人知道元梦清还有孩子!

想到这里,元若蓝又换上那副得体从容的贵妇姿态,朝着众人笑道:“今日天色不早,贵客们舟车劳顿,还是早些回家,也好梳洗休息。”

又招呼下人道:“管家,还不送客!”

众人情知她是被元梦清戳中了痛处,难堪不已,想留下看热闹,但到底是来人家府上做客的,也不多留,只得一一应声告别。

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热热闹闹的宴会便人走茶凉,好不凄凉。

元若蓝压着怒意,看向坐在石桌上正抛着玉环戏耍的元梦清问道:“你到底有何目的……”

元梦清冷笑道:“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她猛地站起身,朝着元梦清尖利地质问:“你就是痴心妄想,还想当侯府的正妻!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身为正妻却与男人苟且,还怀了不知是谁的野种,活该你当初大出血,那野种死了才是好的!”

元梦清眼神一寒,冷冷地盯着元若蓝,声音淬了寒冰一般:“野种?”

元若蓝被她看的浑身发抖,宛如被毒蛇缠住一般,从脊骨冒出寒意,仍旧强撑着道:“难道不是吗,谁知道你跟几个野男人鬼混,怕不是连孩子爹都好几个……”

“啪!”

元若蓝尚未看清元梦清的身形,脸上便重重挨了一巴掌!

“你竟敢打我……啊!”

元梦清一把攥住元若蓝的头发,拎得她整个人面容扭曲,反手又是两个巴掌。

“打你就打你,还要挑日子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