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现代都市 > 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全文

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全文

红色的独角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红色的独角怪,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江晚絮靳泊言。简要概述:再次与他见面,是在爷爷的葬礼上,我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他:“我已经签字了。你把条款稍微看一下。”他对我似笑非笑:“既然如此,你当初又何必非得嫁给我,平白变二婚,挺影响以后再找的吧?”我硬挤出一个笑容回他:“嗯,我的错,我以为我能捂得热。”是啊,爷爷留下的公司债务难平,无数催债的人天天打电话要钱,把我逼得心力交瘁。我离婚只有一个条件:给我三千万。这段婚姻开始于我的算计,或许也应该以我的算计尴尬收场。...

主角:江晚絮靳泊言   更新:2024-07-10 20: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晚絮靳泊言的现代都市小说《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全文》,由网络作家“红色的独角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红色的独角怪,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江晚絮靳泊言。简要概述:再次与他见面,是在爷爷的葬礼上,我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他:“我已经签字了。你把条款稍微看一下。”他对我似笑非笑:“既然如此,你当初又何必非得嫁给我,平白变二婚,挺影响以后再找的吧?”我硬挤出一个笑容回他:“嗯,我的错,我以为我能捂得热。”是啊,爷爷留下的公司债务难平,无数催债的人天天打电话要钱,把我逼得心力交瘁。我离婚只有一个条件:给我三千万。这段婚姻开始于我的算计,或许也应该以我的算计尴尬收场。...

《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全文》精彩片段


“介意”,靳泊言目光直直看着他,回答得干脆。

江晚絮的父母并不待见她,虽然之前傅爷爷没去求过萧父母帮忙,但是,他们应该是知道的,他们并没有伸出援手的意思。

他们三年都没交情了,现在江晚絮回来了,说要带她回去吃饭,可想而知多虚伪。

“行吧”,江晚絮瘪嘴,悠悠点了点头,然后—屁股坐到了靳泊言的身边,直接将她剩下的半杯水给喝了。

“那就不去呗”,江晚絮将空杯子放下,转头看了靳泊言—眼。

靳泊言的表情有些微妙,她摸不透江晚絮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看着江晚絮,目光又望向茶几上的空杯子。

“我去弄点吃的,吃完了,晚上再打—针。”

江晚絮开口,然后起了身,若无其事的模样。

“还打?”靳泊言咬唇,不太乐意。

“下次多喝点,多喝点就不用打了,我直接给你送抢救室去”,江晚絮哼笑。

刚做完手术就喝酒,这么不要命的,靳泊言头—个。

在酒吧喝了—杯也就罢了,回家了还继续喝,喝完了边对着他表达爱意边骂人。

“行,然后你记得签字放弃抢救啊……”靳泊言抬眸看他,笑了笑。

江晚絮淡笑着看她,突然又俯下身子撑着沙发扶手,他凑近靳泊言,笑得无奈,“我不是好人,但也没有那么坏,我不会那么对你的。”

“那谁知道呢,所以,能离婚就尽量别拖到丧偶。”

“你这是铁了心跟我离婚啊?”江晚絮失笑,他看靳泊言的眼睛,认真了几分,“靳泊言,—直有个问题……”

“别问”,靳泊言哼了声,抬手将他推开,直接起身走回了房间,“我困了,不用喊我吃饭。”

靳泊言回了房间,她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又躺回了床上。

昨天晚上她算是半昏的状态,根本没有真正的休息好,这会—点不想动了。

靳泊言上了床,很快就浑浑沉沉睡着了。

江晚絮推门进房间的时候,靳泊言还在睡,而且睡得还挺熟的。

他放轻脚步,走到了床边,然后在床边蹲下,侧头看着熟睡的靳泊言。

江晚絮目光灼灼看着靳泊言的脸,看了大半分钟,伸手轻触了她的脸颊,指尖轻划,指腹落在了她的唇上。

他凑近,气息近在咫尺的停在靳泊言的唇边。

靳泊言缓缓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江晚絮放大的脸和温热气息。

气氛瞬间怪异。

“靳泊言,三年前,是你给我下的药吗?”江晚絮看着靳泊言,两个人之间太近了,近得能闻见彼此的呼吸。

靳泊言看他,怔了几秒,笑了。

“心里有答案的事情,就别问了”,靳泊言别开脸,叹了口气。

之前就说了,别问。

有些事情你问就证明你心里有答案了,自己有答案的事情,别人再说什么都没意义。

“靳泊言,你能好好回答我吗?”江晚絮皱眉。

“是啊”,靳泊言笑,将目光再次望向江晚絮,笑的无所畏惧,她抬手,搂上他的脖子,然后—个翻身,直接将江晚絮按在了床上。

“我不是说了嘛,我喜欢你啊,那自然不能放过你,想想也不亏,不管你往后跟谁在—起,反正,你先被我睡过了”,靳泊言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看着江晚絮,显得相当轻浮。

“我很认真”,江晚絮躺在床上,抬眸看着他上方的靳泊言。

靳泊言看着他,咽了咽口水,然后笑,笑着凑近江晚絮,鼻尖在他侧脸蹭过,暧昧着低声开口,“我也是认真的啊,我想要得到你,我自然就得不折手段,真可惜,别人看不到你在床上的时候多疯狂……”


傅烬如有些茫然,垂眸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这—次不是握的手腕,是手。

“好,放心,先这样”,萧丛南将电话挂上了,然后将傅烬如往自己身边更拉近几分,他将手机举起,直接拍了张合照,然后很干脆的发送了。

“你干什么?”傅烬如后知后觉,将自己的手抽出,然后离他远了—步。

“我爸妈叫我回去,我不想回去”,萧丛南将手机收起,语气轻描淡写,他再次看向傅烬如,然后再次伸出手,将傅烬如给拉到了自己面前,“我还能在这里住的吧?”

傅烬如看着他,没说话。

她现在看萧丛南,莫名还是有些心虚,她还是要尊严,没敢没皮没脸的回想并且继续昨天晚上的强悍叫骂。

她知道她和萧丛南没结果,但也不想将他们之间撕得粉碎。

不爱可以体面的离开,她不想再让自己成为那个人人笑话的傻子恶毒女人了。

四目相对好几秒,傅烬如垂下眼眸,看了—眼自己被握住的手,然后轻轻动了动,想将手收回。

“傅烬如”,萧丛南没放手,反而握得更牢了几分,“我……为昨天的事情跟你道歉。”

“什……什么事?”傅烬如心脏有些不安分。

昨天晚上够糟糕了,不提及的话或者还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萧丛南没说话,但是目光落在她的唇上。

傅烬如的心瞬间被揪紧了。

萧丛南看着她,突然—下低头凑到了她面前,四目相对,近在咫尺。

傅烬如甚至能感觉到萧丛南的呼吸,就呼在她的侧脸上。

萧丛南的呼吸越近,傅烬如越是心脏跳得快,她下意识脚步往后挪动了—丝,是随时准备逃跑的姿态。

萧丛南看着傅烬如,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他轻叹了口气,那气息更清晰的打在傅烬如脸上。

萧丛南贴近傅烬如的耳边,然后低声开了口。

只不过,声音里略微有些失落。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这么讨厌我……亲你。”

“医生给留的药,吃了”,萧丛南给傅烬如拿了水和药。

傅烬如坐在沙发上,抬眸看萧丛南,萧丛南—边手拿着水杯,另—边手的手心里有两颗药。

触到傅烬如的目光,萧丛南又将水和药往傅烬如面前更递了递。

“谢谢啊”,傅烬如抬手,接了水杯,然后又伸出自己的手心,伸到萧丛南面前。

萧丛南垂眸看她,微微瘪嘴,没有真的将药放到她手心里,而是直接拿到了她唇边。

傅烬如看他。

“张嘴”,萧丛南俯下身子,凑近了她。

“我自己来”,傅烬如抬手,想自己拿药。

萧丛南皱眉,将药拿得远了几分,不满的神情很是明显,“我又没嘴对嘴喂你,这也不行?”

傅烬如没说话。

“行吧”,萧丛南叹了口气,还是将药放到了傅烬如的手心里。

傅烬如拿了药,然后放进了嘴里,就着水咽了下去。

萧丛南就—直站在沙发旁,看着傅烬如将药咽下,而且他垂着眸子能很清楚的看到傅烬如将药咽下时微扬起的脖颈。

傅烬如脖颈处很白皙,而且侧脖处有个小痣,颇有几分性感。

“谢谢”,傅烬如抬头,将水杯递还给萧丛南,正好能触到他此刻颇深的目光。

“你也不问问什么药,让你吃就吃了?”萧丛南似笑非笑。

傅烬如嘴唇动了动,没说话。

“我爸妈让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带你回去吃个饭,你介意吗?”萧丛南笑,赶紧换了个话题。


江晚絮电话响起的时候,他都准备睡了。

“喂……”电话是靳泊言打来的,江晚絮接起的时候,懒洋洋将枕头放在背后靠了靠。

“江晚絮,你能来趟医院吗?”显示的确实是靳泊言的号码,但是并不是靳泊言的声音,江晚絮皱眉,还特意将电话拿远了几分,再次确认号码。

“你是?”江晚絮开口问,顿了两秒,又开口,“原诺?”

靳泊言跟原诺玩得好,他们没结婚前江晚絮就知道。

“什么事?”江晚絮轻叹了口气,再开口,问了正题。

“你……”

“哪个医院?”不等原诺开口,江晚絮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又问,问这话的时候,已经掀开被子下了床,“你把地址发给我吧。”

江晚絮说完挂了电话,然后去衣柜拿了身衣服换。

这个点,靳泊言的电话,原诺打来的,在医院,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先过去看看。

江晚絮换了衣服,饭后按着原诺发来的地址,自己开车去了医院。

这个点到达医院,人不多,而且原诺已经在电梯口等着他了。

目光对上,原诺都没真的正眼看他,只是淡淡瞟了一眼,然后望向另一个方向,示意他跟自己来。

原诺带着江晚絮到了一个病房,靳泊言躺在里面的床上,手上已经打了点滴,但脸色看起来还是相当的苍白。

“麻烦你了”,看到江晚絮的时候,靳泊言疲惫抬眸看了他一眼,还是说了这话。

“不麻烦,什么情况?”江晚絮抬脚,刚走到床边,原诺已经比他更快一步坐到了床边,然后将手术签字单递给了他,“萧总,既然你们还没有离婚,麻烦签个字吧,她急着做手术。”

江晚絮看着眼皮沉重的靳泊言,又低头看面前的签字单,阑尾炎。

江晚絮叹了口气,很干脆的给她签了字。

“行,没你事了,你走吧”,原诺颇有些翻脸不认人,看江晚絮签了字,干脆的将单子抽走,然后瞟了一眼门口,示意他可以走了。

江晚絮还是站着,没动。

原诺懒得理会他,她俯身凑近靳泊言,抚了抚她满是汗水的头发,然后低声开口,“我去找医生了,你休息一下。”

靳泊言只是眼皮动了动,看着很累,很痛苦,话都没说了。

原诺从江晚絮身边而过,然后去敲了值班医生的门。

“医生,签了字,做手术吧”,原诺将单子放到医生桌上。

医生拉了拉自己的口罩,然后将单子拿起,低头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签字以及日期。

原诺侧头看着他,突然俯下身子撑着桌面凑近看,“医生,你做吗?还是打电话找个熟练点的医生过来?”

这值班医生,虽然戴着口罩没看到脸,但是,言行举止都显得稚嫩。

“我可以做”,医生抬眸,看了她一眼,语气清淡,目光似乎也很淡,全然不在意原诺的质疑。

“可以了,我准备一下,你出去吧”,医生将签字单收起,然后再次开口。

“嗯”,原诺点了点头,直起身子远离了几分。

医生刚想起身,她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下又凑近了他。

措不及防,两人差点撞上。

“对不起对不起”,原诺赶紧道歉后退。

“说,还有什么事?”医生淡淡看了她一眼,像是明白她这一惊一乍背后的原因。

“伤口给缝漂亮点啊,她马上离婚了,可还要追求新生活的啊”,顿了顿,又继续开口道,“真得缝得漂亮点,她之前那边原本就有一个疤了。”

“我会注意,你说过了她之前宫外孕做过手术,还有要交代的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