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影后她宫斗满级

影后她宫斗满级

北棠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古代,虞晨风是将门虎女皇后,戎马出身。没成想,她只是替皇帝挡了一剑,就穿越到了现代。在这,她竟然也遇到了皇帝,还是个总裁。夫妻两人双双改行,皇帝改行开戏班子,皇后改行去演戏。对于各种危险动作,虞晨风统统亲自上阵,没办法,以前是做将军的。直到无所不能的皇后遇到三角函数,她怂了:以前太子都不用学这么难的三角形!

主角:虞晨风,江灏   更新:2022-07-16 03: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晨风,江灏的武侠仙侠小说《影后她宫斗满级》,由网络作家“北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古代,虞晨风是将门虎女皇后,戎马出身。没成想,她只是替皇帝挡了一剑,就穿越到了现代。在这,她竟然也遇到了皇帝,还是个总裁。夫妻两人双双改行,皇帝改行开戏班子,皇后改行去演戏。对于各种危险动作,虞晨风统统亲自上阵,没办法,以前是做将军的。直到无所不能的皇后遇到三角函数,她怂了:以前太子都不用学这么难的三角形!

《影后她宫斗满级》精彩片段

虞晨风从未想过,自己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因为这种事情死去。

她自幼时起就觉着,她应当生活在一望无际的苍穹之下,与将士称兄道弟,以箭为歌。

她觉着自己的归宿应当是戍边难归乡,马革裹尸还。

可世事,哪有什么“应当”。

就好像庶女出身又混迹军营的她“应当”难嫁好儿郎,事实却是她入主后宫,权倾天下。

就好像力排众议立她为后的江灏“应当”与她举案齐眉比翼连枝,事实却是两人离心离德同床异梦,江灏已三月有余未涉足她的宫中。

就好像她恼极怨极了江灏与他“应当”再无情爱只剩怨怼,事实却是当那一剑刺来之时,她甚至来不及思考,本能地以自己的身躯挡在了江灏的面前。

以自己的性命,换取他的生机。

在皇宫高墙之中,在万国来朝的国宴之时,为救江灏死去。

怎么听来,都荒唐至极。

虞晨风的视线开始模糊不清,耳边的呼喊声也渐渐变得不那么真实。唯有胸口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感受到自己还活着,甚至连血液不断涌出的感觉都一清二楚。

她有些费力地偏过头,那万万人之上向来说一不二杀伐予绝的男子正抱着她,哭得像个孩子。

虞晨风有些费力地笑了笑,沾满血迹的手掌努力抬起,想要去抚摸男子的脸庞。男子仿佛知道她的意思,立刻握住她的手,将她已经渐渐冰冷的手掌贴在自己脸颊上。

殷红的血迹在他脸上留下印迹,虞晨风想,可真丑。

上一次见到他哭泣是什么时候呢?

她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莫说哭泣,十数年来他们之间似乎只剩下了争吵与冷战,连平和的时间都屈指可数。

“灏……灏郎……”

她有些费力地开口,喉中又涌出一口鲜血。嘶哑的声音难听到了极致,她已经有些分不清眼前究竟是真实还是幻觉。

“朕在!……我在……我就在这里,晨风你撑住!你还没有看着我去死,你怎么能先死?!”他说着又猛地回过头,冲着身后一群人声嘶竭力地吼着太医呢?!虞晨风却轻轻摇了摇头。

他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自己了呢?自己又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他了呢?

明明当初山盟海誓,亲密地仿佛一切一切都无法将二人分割,又为何会成为如今这副模样呢?

虞晨风有些想笑,勾了勾唇角却又咳出两口血来。她眼前发黑,已经看不真切眼前男子的容貌。

啊,她想起来了。

就是从登基典礼那一日开始,他站在祭台上,享万人朝拜,“万岁”之声直冲天际,他们之间却开始被彻底分割成两个世界。

“灏……郎……”

她又低低唤了一声,抱着她的男子哭得更是可怜,通红着双眼像一只兔子。她莫名地想起十四岁那年,自己偷偷跑去边疆战场,他带着圣旨千里迢迢追来,看着她就是这副模样。

只是从未想到,再次见对方这副模样,竟然是自己濒死之际。

怀抱很温暖,让她渐渐冰冷的身躯甚至有种被灼伤的错觉。

他们又有多久没有这样亲密地拥抱过了呢?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呢?

虞晨风有些无力地揽了下他的脖颈,男子便立刻顺从地低头,伏在她耳边急切地叫着她的名字。

她稍稍侧了下头,带着鲜血的双唇便碰到了男子的脸颊,鲜红的唇印像极了小夫妻闲来无事的逗趣。

男子在说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意识开始混沌,她仿佛想起来很多很多的过去,似乎触手可及,又似乎远在天边。

罢了。

她想,罢了。

恩恩怨怨,左右已经这么些年了。连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自己也马上要去喝那孟婆汤过那奈何桥,又还有什么可放不下的呢?

相爱也好,相怨也罢。

生命走到了尽头,一切一切便都没有了意义。

她张了张嘴,似乎是用尽了此生所有的力气一般,声音嘶哑地开口。

“若有来生……愿咳……愿我们……咳咳……再不……相见……”

她想即使她用尽了一生去爱这个男子,却依旧有自己不愿放弃的东西。

她相信这个男人也是同她一般爱着她,却也同样有自己不愿放弃的东西。

他们是如此的相似,却又是如此的不同。

相爱又如何?这个世上总有比“爱”更为重要的东西。

既然如此,那就再莫相见了吧。

不见,总好过纠缠一生,不得其终。

男子还在声嘶竭力地吼着什么,她却有些疲惫地慢慢闭上了眼。声音渐渐远去,甚至连身上的疼痛都慢慢消失。

真好。

真好……

她想,她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止血钳。”

“擦汗。”

“小心一点,这里的位置比较危险。”

“镊子。”

……

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伴随着物品碰撞小小的声响。

虞晨风挣扎着睁开双眼,正对着眼睛强烈的光线晃得她又立刻闭上了双眼。

“患者怎么醒了?!麻醉师!”

男人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似乎还有些紧张。她试图活动一下身子,却立刻被人按住四肢。

胸口的感觉十分奇怪,她似乎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胸腔被人打开,却诡异的并没有多少疼痛。

眼睛适应光线后可以看清,男男女女一堆人穿得奇奇怪怪,脸上蒙着布头上戴着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手上沾的满是鲜血围着她。

这是在做什么?!要造反吗?!

她想说大胆,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一般,话语根本说不出口。

似乎有什么液体顺着手臂进入体内,她的思维很快便再度混沌起来,而后再次陷入沉睡。

待再次睁开眼,入目是雪白的墙壁,耳边传来“滴滴滴”的声响。

房间的装饰十分奢华,却大多是些她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窗户是用一整块的水晶打磨而成,外面的东西看得一清二楚。窗前挂着纱制的帘子,随着风微微摆动。

她这是睡了多久?这些奇怪的物什……是番邦进贡的吗?

虞晨风稍稍侧了侧头,长长的杆子上挂着水晶的瓶子,里面是透明的液体,她顺着管道向下看,没入自己手背。

双眼猛地睁大,伸手就要去拆掉手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却似乎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痛得她闷哼了一声。

“小姐你醒了?!”

一声惊呼从门口传来,她扭头去看,是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婆婆。

“别乱动!快好好躺下!”

婆婆手上提着的东西被她放去一旁,见虞晨风要起身急忙过来又扶着她躺了回去,同时快速按了两下床头一个红色的不知什么物什,再看她眼眶都红了,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小姐你可算醒了……先生和太太都急坏了,连大少爷都来看了你好几次……”

虞晨风不认识她,只听她带着哭腔七七八八的说话,没过片刻便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房门又被打开。

一众穿着白衣服的男男女女涌入,老婆婆立刻让开位置,嘴里说着拜托他们“仔细检查”。

虞晨风警惕地看着所有人,她不知道这是哪里,这里的一切她也都从未见过。身体绷紧了只待他们做什么便立刻反击,然而这群人只是用不知什么东西在她胸口听了听,又问她身上疼不疼之类的简单问题。

她觉得这群人像是大夫,但是其中还有女子,又让她不敢确定。

“手术很成功,碎玻璃进去的也不深,麻醉药效过了现在有点疼是正常的,不用担心。好好休息几天,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出院了。”

领头的白衣男人这么对她说着,又与婆婆说了几句,便带着一群人出去了,还叫上了那位婆婆。

手术是什么,碎玻璃,麻醉药效是什么,虞晨风都听不懂。

她只听懂了“有点疼是正常的”,她也觉得,毕竟一剑穿心,捡回一命已是奇迹,疼点罢了,她也不在乎。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胸口的伤口被处理的很好,她试探性地运了下内功,双眼猛地瞪大。

她的内力不见了!

丹田中空空如也,一丝一毫也没有!

这下脸上的表情再绷不住,她瞪大双眼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自己的手掌,又掀开被子看到自己身上蓝白相间条纹的衣服。

掀开衣服胸口包扎得严严实实,腹部却光滑白皙,没有一点疤痕。

裤腿被她急匆匆地拉上来,只有膝盖处有细小的新伤痕,小腿与脚踝像是瓷娃娃似的。

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猛地扭头,她看到水晶窗上影影绰绰映出她的模样。

是她的长相,只是是她十八九岁时的长相。

一瞬间她的呼吸似乎都停止了,怔愣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半晌,她忽的有些讽刺地笑了。

手掌光滑细嫩,肌肤白皙,身上没有一点老旧的疤痕,明显是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女子。

她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却终归是个庶出的女儿。加之从小习武练剑风吹日晒雨淋,手上早已满是老茧。十四岁后更是去了边疆战场,驰骋沙场六年,身上也留下了抹不去的伤疤。

哪怕后来在皇宫中坐着皇后的位置养了近二十年,却也不可能有这么好的皮肤。

这不是她的身体。

大约是死后不知夺了谁的舍,白白让她多捡了条命。再看周围这完全没有见过的场景,也全不似大宁朝。

虞晨风正出神,方才被大夫叫出去的婆婆又回来了,她把方才丢在地上的果篮捡起来,还通红着眼眶吸着鼻子,脸上却是笑意。

“小姐吉人天相,医生都说没什么大事。我刚刚给少爷打电话了,少爷很快就来。先生和太太……哎呀,小姐你怎么又坐起来?还不盖被子……快躺下,别着凉了。”

她说着就放好水果急忙又来扶虞晨风,安置好她又看了看她手背上贴的东西,问她痛不痛,看她摇头又去看挂着的水晶瓶子,确认没事后才松了口气,给她盖好被子。

虞晨风一面听着她絮絮叨叨,心中一面迅速思考着。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不知道这个身体的情况,甚至连眼前的所有事物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她不知道这里的人会怎么对待夺舍的人,但在大宁,定然是要被驱鬼的。

老人家一边唠叨一边切好水果端到她面前,虞晨风垂眸看了看眼前的果盘,半晌才终于低声开口,说出了自她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你……是谁?”

老人家一愣,果盘掉落,切好的水果散落在床上,滚落到地上。


“小姐你……你在说什么胡话啊?!我是王姨啊!你不记得王姨了吗?!……”

老人家通红的眼睛一瞬间就涌出了泪水,她颤抖着手握住虞晨风的手,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这样没有不懂礼数地直接碰她了,虞晨风不自觉地稍稍避了下,却看着趴在床边痛哭的妇人终是没有把手抽回来。

她应当很宠爱原本的这个姑娘吧?哭得如此伤心。

王姨又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先生夫人大少爷”,浑浊的眼睛看着她带着期盼,而虞晨风依旧只是沉默。

王姨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一边哭着一边又去按床边的红色东西,虞晨风看了一眼,上面写着“急救”两个字。

不过片刻两名身穿白衣的女子就急忙跑了过来,王姨哭着说小姐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两名女子皆是一愣,与虞晨风对视了一眼。

紧接着便是一阵兵荒马乱。

虞晨风自问自己从不是那种胆小之人,她四岁蹲马步六岁握长枪,十二岁就能同侍卫打个不相上下。十四岁更是一个人背着包袱偷偷摸摸跑到了千里之外的边疆,上战场后除了第一次杀人去昏天黑地吐了一场之外,哪怕刀架在脖子上她也是面不改色。

可是在这里,她对于一切物什都充满了惊恐。

巨大的不知是什么器具将她推入其中,光线在身上来来回回扫动。还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物什贴在头上,脑袋几乎被大约是大夫的人摸了个遍,气得她直想叫人拖出去斩了。

战战兢兢地做完了检查,大夫来问她问题也是一问三不知。

知道自己叫什么吗?犹豫了下,摇头。

知道这是哪里吗?摇头。

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什么吗?摇头。

知道现在是哪年哪月吗?

虞晨风犹豫了片刻,试探性的开口:“天维十九年?”

医生护士王姨:“……。”

好了,她知道她猜错了。

检查完一堆项目后医生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按理说胸腔受伤不应该影响大脑的机能,我们检查颅内一切正常,连个血块都没有。目前医学在失忆这一块还没有什么重大的突破,所以只要不影响身体健康,医院建议保守治疗,顺其自然就好。”

王姨哭得双眼鼻头都是红的,一边擦眼泪一边听医生说,听两句就忍不住看虞晨风,随即便哭得更凶。

虞晨风被送回病房,王姨又跟医生出去了。

她也无可无不可,毕竟其他人当她失忆了,她自己却是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的。

胸口还疼,她也不急于一时熟悉这里,便在床上一边打坐,一边在心中默念《地藏经》为被她夺舍的小姑娘超度。

默念完了一遍她心中正说着先以经文告慰亡灵,待回了家中再亲自上香,房门就被敲响了。

王姨通红着眼睛进来,眼底却带了些抓到倚靠的笑意。

“小姐,大少爷来了。”

虞晨风微微颔首撑起身坐靠在床头,从她醒来起便总是听王姨说“先生夫人大少爷”,此时先生夫人还没来,倒没想到是大少爷先来的。

这家人倒是挺有意思……

她正想着外面的人便走了进来,男子穿着一身黑衣,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一起走了进来。

虞晨风瞳孔骤缩,整个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江灏!

怎么会是江灏?!

看到来人太过震惊,以至于她的身子都反射性地抽动了一下。

临死前江灏抱着她痛哭的模样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向来冷静自持的人又何时如此失态过?

刚说过愿来生再不相见,白捡一条命还未完全接受自己来到全新的地方就又见到了对方,虞晨风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不知道该感慨得之我幸还是造化弄人。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短衣长裤,露出里面些许白色的里衣。一头短发显得干净利落,衣物贴身的剪裁也更衬得他身形挺拔。

不变的是那一张她再熟悉不过的面容,与浑身上下高贵冷峻的气质。

江灏一进门看到床上的虞晨风也是愣了下,这个便宜妹妹性格怯弱内向,从来没有什么存在感。而眼前的女人即使是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也依旧散发着不可忽视的气息。

华贵?慵懒?霸气侧漏?江灏一时间没有想到什么合适的形容词,再次看去却又似乎没有了那种感觉。

他只当是自己的错觉,而比起这“错觉”,更让他在意的是对方看到他时震惊的神态。

“你还记得我?”

他一边说走到床边,立刻有人把凳子推了过来。

江灏顺势坐下看着床上的虞晨风,虞晨风这才别过头去,掩去自己的目光。

王姨和医生分明告诉他,这个妹妹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可若是什么都不记得,见到他的一瞬间又怎么会露出那种震惊的表情?

虞晨风整理了下情绪微微深吸了口气,她也知道方才自己失态了,只片刻间便想好了借口。

“不记得……只是看到你就觉得……你叫江灏,其他没有了。”

江灏瞳孔微不可察地收缩了一下。

他和这个便宜妹妹向来不熟,小时他还上学的时候接触还稍多些,等他上大学搬出去后,两人见面的次数不比他爸妈多多少。

可明明失忆了,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却偏偏记得他的名字?

原来在他自以为疏远的时候……这个妹妹,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是这么在意他的吗?

江灏的目光闪了下。

“对对对!少爷他就叫江灏!是你哥哥,小姐你想起来了吗?!”

王姨在床另一边急忙说着眼看又要哭了,虞晨风愣了下,他竟然当真还叫江灏?

那……那她现在的这个身子……可是还叫“晨风”?

脑海中千回百转,面上却垂着眼帘掩去眼底的震惊。

她停顿了下像是在思考,而后轻轻摇了摇头,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他是我兄长?”

王姨哭声都停顿了下,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江灏也说不上自己心里是愉悦还是失望,对于这个便宜妹妹什么都忘了却唯独记得自己名字这一点,他还是有点开心的。

可是怎么就只记得个名字呢……。

“爸妈正好在澳洲谈投资实在是走不开,医生说你没什么大问题,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等他们忙完手上这点事,立刻就赶回来看你。”

虞晨风停顿了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江灏像是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想问什么只管问。”

她犹豫了片刻,试探性地开口:“爸妈……是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