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现代都市 > 精选篇章阅读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

精选篇章阅读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

刀上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朋友很喜欢《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刀上邪”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内容概括: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主角:迟域苏迦妮   更新:2024-06-18 1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域苏迦妮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篇章阅读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由网络作家“刀上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朋友很喜欢《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刀上邪”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内容概括:前世她对校草死缠烂打追了好几年,没成功,最后又用手段母凭子贵终于跟校草结婚了。但是她心里都清楚,校草不爱她。这次重生到高考前,她决定远离校草,恐婚恐育恐校草,坚决不能步前世后尘。但是这一世,校草反而缠上了,要追求她了。...

《精选篇章阅读强扭校草苦涩难咽,重生后她放弃了》精彩片段


“没…没有呀……”

苏迦妮手脚冰凉,眼见躲不过,火速管理好小脸上崩坏的表情,扬起被迫营业的微笑,“好巧呀,你也喜欢走楼梯?”

迟域没回答。

他双手插兜,继续踢着黑色球鞋朝她压去,鞋尖几乎抵着她的鞋尖才停。

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近。

他不说话。

苏迦妮也没再说话。

僵持着。

灯灭。

楼梯间陷入一片漆黑,很安静。

苏迦妮憋着不太稳的气,没敢喘出来。

小口微张着,小心翼翼地呼吸。

她看不到迟域的表情,但能感觉到他压过来的凌人冷气,凉飕飕的气息包裹着她,仿佛能浸入她的五脏六腑。

他,好像很生气。

黑暗里,过的每一秒都煎熬。

迟域离得近。

苏迦妮挨不住。

她跺了跺脚,灯亮,她主动喊他,“迟域……”

“嗯?”

“让一让?”

“不让。”

“………”

苏迦妮抬头,借着黯淡的灯光看他,发现他俊脸疲惫,表情冷冰冰的,清冷的黑眸正盯着她。

眼神,骇人。

她咬着唇瓣,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迟域像是洞察了她的脑回路,大发慈悲地开口提醒她。

“苏迦妮,解释。”

“解…解释什么?”

“躲我的理由。”

“我没……”

躲呀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又被苏迦妮生生咽了下去,迟域的眼神太过冷戾。

他冷着声,“撩完就跑,用完就踹?”

八个字总结她离京后,她和他之间的传闻。

苏迦妮也有所耳闻,顿时心虚。

“我不是……”

“你最好不是。”

“如果,我说如果是呢?”

“呵。”

一声冷哼,什么都没说,又什么都在里面。

苏迦妮打了个寒颤,前世今生,她第一次见迟域这么可怕。

他看起来很很很生气,她的脖颈被他的眼神扫得凉飕飕的,仿佛下一秒就会保不住。

她没敢再睁眼说瞎话,只得想方设法找突破口来狡辩。

“你想让我从哪开始解释?”

“大学志愿。”

四个字像是从迟域的牙缝里蹦出来,冰冰冷冷的,仿佛出口都冒着寒气。

天天挂嘴边说考清大的是她。

最后考上了却没填报的也是她。

苏迦妮迎着他吃人啃骨头般的眼神,软声说起那套说烂的陈词。

“不是我不想上清大,就,我突然对学医很感兴趣,所以填了苏医大。我外公三两针治好林暖的手抖,这事你听说过吧?我就是因为这个生了学医的念头,一发不可收拾。”

迟域盯着她,“清大也有医学院。”

“我也知道啊。”

苏迦妮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我当时也研究过清大医学部,却发现读不起…”

“?”

“学医苦成本高。相比之下,很有诚意的苏医大更适合我。再加上我外公在苏市,我在那边读书,也能多陪陪他。”

迟域漆黑的眉毛微不可察地往眉心里挤,“什么诚意?”

苏迦妮像是难以启齿,在迟域骇人的眼神下,软软的声音才缓缓出口,“就,免学费和给奖学金。”

听起来合情合理。

迟域声音更冷,“苏家不是资产过亿?”

苏迦妮桃花眼里凝出泪水,娇软的声音如泣如诉,放出大招,“迟域,我爸妈,离婚了。”

“他们都不打算供我读大学。”

“………”

迟域周身凌人的冷顿时收敛了大半,“抱歉。”

“没关系。”

苏迦妮感觉这局过了,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其实我现在自力更生,也挺好。”

迟域居高临下,这时注意到她头上劣质发圈岔出了黄色的皮筋,那皮筋被拉得很薄很薄了,他沉默着没接话。

黑色球鞋的鞋尖离开白色鞋尖,挪了方向,朝楼梯门走去。


白色SUV开进苏家别墅大门。

苏父和苏母殷勤上前。

“迟......”

见到车里坐着的人是林暖,苏母堆满谄媚的脸瞬间僵住,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和蔼可亲、礼貌应对。

前脚送走林暖。

苏母后脚就问,“妮妮,怎么不是迟少送你回来?”

“妈,你也说了,他是迟家大少爷,又不是我的司机,为什么要送我回家?”

“傻丫头,看你说的什么话,我不是看前两次你都坐迟少的车回来,就随口问问嘛?心情这么不好,是不是在学校没吃好?妈妈烧了一桌子的好菜,就等着你回来。”

苏母笑眯眯的。

苏父脸色不佳,看表情像是把要迸发的恼怒生生给忍了回去。

餐桌。

苏星蕴看着盘子里的帝王蟹和波士顿龙虾,轻扯唇角,笑得很淡也很冷很讽刺。他们这么明显的讨好,前世她怎么没察觉到?

苏母注意到了她的表情。

“妮妮,别黑着个脸,不是妈妈忘记你海鲜过敏。听你说迟为简喜欢海鲜,妈妈以为他今天又送你回来,万一他顺便吃个饭,咱们也得讲礼貌,给人准备准备,是吧?边上还有你喜欢的香椿炒鸡蛋,多吃点?”

话音刚落,也不管苏星蕴要不要,一大勺香椿鸡蛋就盖在她的米饭上。

旁边的苏父开了口,“苏星蕴,今天就算了,什么时候你约下迟少,请他到我们家来吃顿饭。”

苏星蕴放下筷子,软嗲的声线此时很冷很尖锐,“为什么要请他来家里吃饭?”

“你这孩子,炸什么炸?让你请同学吃饭都不行?”

“不行。”

“你!”

“你俩别吵,妮妮啊,今天在学校受委屈了?火气这么旺?你爸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下迟少,毕竟他两次送你回来。”

“我强求的,谢过了,他没空。”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脑筋?!!你爸我实话告诉你,这迟为简,他不是一般的富家少爷,来头大着呢!就因为那天他送你回来,你爸我申请了几个月都没动静的贷款直接就批下来。人家审批就差没明着讲看的是迟少的面子,有这样的同学,你还不抓紧时间跟他搞好关系??”

苏星蕴面无表情地看向苏父,原来他这么早就尝到了甜头,这份恨不得把女儿焊死在迟为简身边的嘴脸,她前世怎么没注意到?

她语气戏谑,“爸,你怎么知道别人批了这笔贷款不是在害你?”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我们苏家的生意稳得很,这笔钱是用来扩大生产的!正经用途,怎么是在害我?”

是啊,扩大生产,资金全投进去,最后行业变革,亏成大窟窿。

逮着迟为简这个女婿,猛吸他的血。

苏星蕴站了起来,“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花无百日红,爸你好自为之。”

这一世,不会再有女婿给你吸血了。

“妮妮,这就吃饱了?”

“嗯,我上楼了。”

“苏星蕴,记得约迟少!!”

苏星蕴停下脚步,“不可能。我不会约他,以后都不会。”

“你!”

“老苏,别气,随她去吧。贷款你也拿到了,迟家高攀不起,我们就不去攀,好好做自己的小生意不也行嘛。”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

苏星蕴关上房门,隔开了他们的声音。

她的房间,装修粉z嫩梦幻,尽显父母对她的宠溺。

前世,她天真地以为这个家温暖又温馨。

苏父和苏母原是苏市人,年轻时结伴来京市发展,从小作坊做到中型公司,家里资产过亿,勉强算是在这里安下了家。

一家三口人,住在二千多万的双拼别墅里,请了3个保姆,2个司机。

原先她读京市附中的国际班,周围的同学家境比她只好不差。

苏父苏母的计划是让她出国读大学,但她高二见到了迟为简,死活要转尖子班,走国内高考。

她卯足劲,还真进了尖子班。

苏父苏母举双手赞同。

她天真地以为父母宠她,支持她所有的想法。

前世她婚后无意间才听到真相,苏父原先想打断她的腿,苏母却劝他说国际班最多是富二代富三代,尖子班妥妥的精英和权贵子弟,攀上哪个有点交情都给他们涨人脉,两人这才达成一致。

她考上清大,正儿八经地开始猛追迟为简,他们从精神和物质上鼓励她,她感动地以为父母在支持她追求爱情。

其实他们只是看上迟为简的背景,眼巴巴地流口水。

哈哈哈,多么可笑。

苏星蕴一双桃花眼,瞬间染起了雾。

“咚咚咚......”

“妮妮,妈妈能进来吗?”

苏星蕴张口想说不能,苏母已经开门走了进来,嘘寒问暖,叽里呱啦,拐弯抹角地夸迟为简的颜值气质,企图洗脑她。

前世,她居然觉得妈妈好开明,好懂颜狗的她!!呵!

“男人啊,在18岁这个年纪,是最吸引人的,青春,干净。妈妈都羡慕你。”

苏星蕴突然蹦出一句,“妈,不是男高就干净的,你注意做好措施。”

“………傻丫头,我开玩笑的。”

“我没开玩笑。”

“..........”

苏母装了一天的和蔼可亲和善解人意突然崩裂,一张脸青一阵白一阵,笑意全都收了起来。

过了半晌,才开口,“妮妮,你......”

“嗯,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她们查到的。”

“她们?”

“喜欢迟为简的人。”

“?”

“因为迟为简两次送我回家,她们很妒忌,就去查你和我爸的黑料,你时常私会男高和男大学生的事,她们都查到了。拿来威胁我,远离迟为简。”

“..............”

苏母沉默。

苏星蕴也不算说谎,只是那群名媛不是现在抖出来,是后来她和迟为简领了证,张罗着要办盛大的婚宴,才有人把这些丑闻放了出来,那时,苏母已经染了病。

苏星蕴无地自容。

迟家也不愿认这样的亲家。

最后,她和迟为简的婚宴就再也没人提过。

他们不是隐婚,也胜似隐婚。

苏母叹了一口气,“你爸那边.......”

“他玩得比你花。”

“......”

“你们如果过不下去,不如早点离,以后各玩各的,总比现在道德。”


她默默地把手机放了回去,一言不发。

车到了目的地,停下。

这次,迟为简主动开口,“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啊?没啊!”

苏星蕴明显在装傻。

迟为简没放过她,“高校联盟圈APP,我也出资了。”

“哦。”

“操场那张照片。”

迟为简接着细讲,“戴你碎钻头绳的那张。”

苏星蕴见他提到这,感觉更慌了,她的右手已经去摸车门锁,摸到了,她按了也推门了,但门愣是没开。

中控锁死。

迟为简看着勉强强装镇定的苏星蕴,勾起唇,清冷的声音从喉间滚出,“那张照片是我让周洺玺发的。”

“为...为什么?”

“你说呢?”

苏星蕴没敢说。

迟为简像是料到她的沉默,沉着声继续,“给某人的回应。”

“想让某人看到我戴了她的皮筋,想让某人知道我答应了她。”

“结果,某人送出的东西自己却忘了,还误会我和另一个不相干的人。”

苏星蕴这时才抬起头来,跟迟为简对视。

迟为简锁紧她的视线,“某人说说,现在要不要官宣?”

官宣?

官宣什么?

苏星蕴脑子转不过来,她只知道迟为简那双要命的黑眸正一瞬不瞬地凝着她,眼神禁欲又撩着点不渝的深情,是她梦里最想要的样子,她一颗小心脏都被他锁得牢牢的。

他这样看着她说话,要她的命她都肯给,官宣什么的官宣,她的脑袋不听使唤地点了点。

这头一点的动作,像是破除了魔咒般,让苏星蕴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她又猛地摇头,把跟迟为简对上的视线给挪开,闭着眼深呼吸后才开口,“我们还不是.......有什么好官宣的?我们又不是什么可以官宣的关系。”

语气有点恼火。

她在恼她自己明明重生了,还是这么轻易就被迟为简蛊惑。

迟为简清冷的视线还是落在她身上,听出她的恼火,勾唇,“苏星蕴,如果你想,我们现在就可以是。”

“我不想。”

“嗯。”

迟为简应了声,微顿,又接着勾唇,“那我们就还不是。”

“听你的。”

“我....”,苏星蕴心头微颤,软嗲的声音还是很恼火,“迟为简,你能不能别这样看着我,也别这样对我说话?”

“嗯?”

“话里话外都是暧昧。”

“嗯?”

“会让我以为你在撩我。”

“我确实在。”

“......”

苏星蕴毛骨悚然,迟为简他...来真的?

他似乎知道她最喜欢他这双眼睛,他似乎知道怎么说话才最让她扛不住,他随意就能拿捏她,从在皇久楼梯间见面到现在,她像是掉进了他织好的网里,一件件他在她离开京市后做的事情,都被揭开,放到她面前。

又是糖衣炮弹,又是明撩暗诱。

让她此时此刻不由自主地滋生出一个念头,迟为简对她会不会是真的有意?

苏星蕴警惕地打了个寒颤。

如果他来真的,那她该怎么办?迟为简这个人,对她的诱惑太大。光是硬扛他的颜值就已经很难,他再说好听的话,再做漂亮的事,她肯定会再度沦陷泥沼。不行不行。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是不接茬,当他开玩笑,束之高阁。

苏星蕴视线东躲西飘,从前挡玻璃往外看,见到车前是一家餐厅,她萌生的退意顿时生了退路。

“迟为简,你是不是要去吃饭?我已经跟室友们在学校食堂吃过了,我......”

“嗯?”

“我先......”

“嗯?”

迟为简视线骤然变冷,气场尤其慑人。

苏星蕴先走的话都到口了又生生地咽下去,当即改口,“我,我可以陪你去,如果你还没吃中饭的话。”

呜呜呜......他好可怕,吃个饭再遁也不是不可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