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医妃她又社恐跑路了

医妃她又社恐跑路了

小女不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洛常曦万万没有想到,一觉醒来,自己竟然来到了古代,而且开局就撞到了一口棺材上,惹得某王爷勃然大怒,差点丧命。为了保命,她决定将棺材里那个有着微弱气息的人救下来,可谁知身体原主却是个不懂医术的,为此,她的话听在男人的耳中可笑至极……

主角:洛常曦,萧璟和   更新:2022-07-15 21: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常曦,萧璟和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妃她又社恐跑路了》,由网络作家“小女不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洛常曦万万没有想到,一觉醒来,自己竟然来到了古代,而且开局就撞到了一口棺材上,惹得某王爷勃然大怒,差点丧命。为了保命,她决定将棺材里那个有着微弱气息的人救下来,可谁知身体原主却是个不懂医术的,为此,她的话听在男人的耳中可笑至极……

《医妃她又社恐跑路了》精彩片段

疼。

彻骨的疼痛遍布全身,洛常曦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断了!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

什么声音?

头发上传来一阵阵拉扯的感觉,把她从混沌的黑暗中拉出,眼前的视线逐渐清晰。面前有一面做工精致的铜镜,里映着一位俏佳人。这人美虽美,自己却不认识。

在她身后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妪,正满脸慈祥地给镜中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梳着头。

一瞬间的怔愣后,洛常曦意识到眼前的一切好像有些不对劲。可她现在头脑发胀,唯一的强烈念想就是,今天科里有一台重要的手术在等着她,她必须得赶过去!

“九梳九子连环样样有,十梳夫妻两老到白头。”老妪口中念念有词,随着祝词结束她手上梳头的动作也进入尾声。

最后老妪把手中那雕琢精致的梳篦插在新娘的发间,“郡主,夫人留给您的玉云丹老奴帮您戴上了。这大喜的日子……”

洛常曦满脑子都是那台手术,根本无暇顾及老妪再说什么。她动了动裙子下面的腿,感觉力气渐渐回笼。于是猛地站起身,低声说了句“抱歉”。

她一把推开老妪要搀扶她的手,抬腿向门口跑去。

这时,屋外有人推门进来。人未到,清脆的声音倒先飘了过来。

“桑嬷嬷,郡主梳好头了吗?”一个粉色的肉团子站在门边,脚还没来得及跨进去,就被一抹艳丽的红影又撞了出去。

被撞的粉团子在门口愣了几秒钟,转身追逐着那抹红影,一边跑一边开始连珠炮,“郡主!您去哪儿啊?王爷的迎亲队已经到门口了!您还没戴红盖头呢,这么出去不合礼制啊!郡主您等等奴婢!”

洛常曦被她喊得心里一紧,脚下更是一刻也不敢停,同时脑中也在飞快地分析着眼下的情况。

她记得自己是打车去医院的。今天有台很重要的手术,她昨天熬了一晚上做术前的确认工作,所以在车上她好像是睡着了,然后……

突然有刺耳的刹车声和碰撞声撞入耳中,她被震地脚下一阵踉跄。身上又开始一阵一阵的疼,她勉强在一个池塘边上靠了靠。不经意地看到池面上倒映的人影,有些出神。

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这幅身体好像不是她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郡主!您别跑了,您到底是怎么了,可别吓奴婢啊!”身后那个粉团子气喘如牛地追了上来。洛常曦好不容易才缓过来,一看这架势,撩起裙子就跑。她平时一直把手术排得很满,为的就是不想和人有过多的交流。

是的,她有社交恐惧症!所以有陌生人大喊着追她,她本能的反应就是逃跑!

“诶?郡主您怎么又跑了!”

洛常曦腹议着:我也不想跑啊,可谁让你非要追我呢!

她慌不择路的乱跑,这一路上见到她的人全都齐刷刷地跪的端正,然后跟着那个粉团子开始一起追她。吓得她也顾不得方向了,没头苍蝇似的在这豪门阔府里打转。身后的人们一声声地喊她“郡主”,这副身体也不是原来自己的了。她虽然情商不高,可智商妥妥有180。

洛常曦多多少少地猜到自己这是被“大奖”砸中了头——穿越了。


门外锣鼓喧天,洛常曦躲在一座假山后面。看着满院子寻找她的人来来去去,脑中不禁又想起那粉团子的话——什么王爷,迎亲……

她低头看看自己一身大红的喜服,莫名的一阵委屈,眼泪止不住地流。

“卿月郡主。”身后忽然传来幽幽的一声。

洛常曦吓得一激灵,头皮有些发麻。她自幼耳力过人,能比别人听得更清更远。她确定刚才并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那身后这是?

她僵着脖子不敢扭头,生怕看见点什么非人类的。更何况那声音低哑难闻,音似鬼魅。

“贵妃娘娘让老奴提醒您,还请郡主记得自己的立场,切莫行差踏错。”

“不……不是,你认……认错人了。”洛常曦磕磕巴巴地说着,她一开口周围的空气更诡异了。她忍不住摸了摸脖子,这不是自己熟识的声线。

“郡主莫要和老奴开玩笑,赤南王已在府门外,还请郡主不要误了吉时。”

“我不是郡主啊,我就说你认错人了。什么赤南王,真的和我……”洛常曦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怒火,为这无力掌控的局面和这些人无厘头的话。

太过分了!就不能听她好好说吗?!

可她好不容易爆发一次的小宇宙,在转身看见那人脸上纵横的刀疤时,哑了火。

“郡主何意?莫非是想背叛贵妃娘娘?”刀疤脸满眼阴郁地盯着洛常曦。

“不……不是,我……”她一着急就会显得结巴,满脸的泪痕让她看起来狼狈至极。

刀疤脸有些意外,这洛常曦竟是哭了?他忍不住眉头深深皱起——今天的卿月郡主,好像有点不对劲,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正在洛常曦不知所措,身体摇摇欲坠之际,那个粉团子犹如神兵天降一般及时跑过来扶住了她。

“奴婢见过常公公!我家郡主许是昨天没睡好,今日有些魔怔了,还请常公公见谅!奴婢这就带郡主前往正门。我家郡主绝对不会背叛贵妃娘娘,还请您明察秋毫!”

一连串蹦豆子似的话语扑面而来,刀疤脸——常公公眉头皱得更深了些,卿月郡主身边这个丫头最是呱噪。

“既然如此,老奴就静待郡主,啊,不对,现下应称为王妃。那老奴——就静待赤南王妃的佳音了。”

洛常曦那精密的大脑好像死机了一般,那人都离开了好一会儿还没反应过来。

“郡主,奴婢知道您不愿意嫁。可侯爷还在大狱里,您……”三宝看了看一脸呆滞的洛常曦,叹了口气没有说下去。她掏出手帕给洛常曦净了脸,然后把手臂上挂着的一方绣工精巧的喜帕,给洛常曦盖上。

这个动作一下子把洛常曦惊醒了,她一把拉下喜帕,努力克制住心里的恐慌:“那个,小妹妹。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你放我出去,我给你把真正的郡主找回来?”

“郡主,您别吓奴婢啊!奴婢是三宝啊,郡主乃侯府千金怎么能喊奴婢妹妹呢!还有什么真正的郡主?您不就好端端在奴婢眼前吗?”三宝双眼通红,她家郡主今天怎么一直说胡话,早起梳头的时候神思就一直恍惚,如今这——莫非是疯了?

唉,洛常曦在心中一叹。看来是说不通了,那就只有靠自己了!

她抖了抖手里被攥得有些皱巴的喜帕,往自己头上一盖,把这个叫三宝的小丫头那惊疑未定的眼神挡在了喜帕之外,遂说了句“走吧”。

门外忽然响起了鞭炮声,当下也没有时间多想了,三宝搀扶着洛常曦向着大门走去。

从喜帕的缝隙间,洛常曦一直在暗暗观察。随着耳边锣鼓声、鞭炮声越来越近,她知道机会来了!

“三宝,我的鞋有点松,你帮我看看。”洛常曦低声说着,趁着三宝低头去查看她鞋子的瞬间,她拉下盖头拔腿就向门外跑去!

“郡主!别——”

身后传来三宝尖锐的惊叫声,洛常曦跑得太急,根本没看清眼前的路。刚跨出门就猛地撞在一物上,发出“碰”的闷响。

她被撞得头晕眼花,可待看清眼前之物时,她吓得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眼前赫然是——一副棺材!


纸敬鬼,香敬神,唢呐一响断人魂……

漫天的“撒路纸”翻飞飘荡,有几张甚至落在洛常曦的喜服上。艳丽的红配上刺目的白,看得人胆战心惊。

侯府门前,黑压压站了许多人,大门两侧威风凛凛的石狮间,横着一口棺材。府邸大门内侧,七八名礼仪官面色紧张地看着她,仆从们则是跪了一地。

“郡主,您没事儿吧?”

三宝见洛常曦呆愣不动,心下着急。再看看眼前这一团乱麻,这赤南王是何意思?大喜的日子竟然弄口棺材在门口……

此时大门内侧走出一位中年男人,看样子应该是这群礼仪官的头头。只见他眉头紧皱,绕过棺材,冲着门口骑在马上的男子作揖道。

“王爷,敢问您这是何意?”

“白大人,我们大帅刚打退了南蛮余部,就日夜兼程的从赤南赶过来成亲,全因为今天是你们司天监择的良辰吉日。可我这好兄弟不幸殉国,理应也在黄道吉日下葬。大帅仁义,既然今天是好日子,咱们想着送送兄弟也不为过吧?”

一位头戴熟麻布带子的人站在棺材后说道。此人肤色黝黑,但眉眼很周正,浑身透着一股军人的英气。而马上那男子根本连眼神都没分给这边一丝一毫,只是低着头摸着手上的扳指,眼神隐在睫毛下,看不真切。

“左将/军,您这,这不是让老臣为难吗?”白大人搓着手,回头瞄了一眼仿佛石化的准王妃,心里暗道:这倒霉差事,怎么就落自己头上了!

“为难什么,王妃这不自己出来了吗?那就请上轿吧。”左青一挑眉,手指着棺材斜后方的花轿,语气轻佻。

“这不合规矩啊!王爷理应下马迎接新娘啊,还有那马鞍,这这……”白大人扭头看看横在府门口的棺材,指了指,“您要不给尊驾挪挪位置?也好让下官把礼仪完成……”

“好你个白敬朝!林校尉为国捐躯,当今圣上下令‘第赐阶勋十转’。你竟敢用手指他?”左青厉呵一声,吓得白敬朝膝盖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下官不敢,下官不敢!”

看着抖成筛子的白大人,左青心里那股气方才咽下去。正打算请示一下王爷下一步该怎么做,就听见“碰碰”的敲击声,寻声看去,差点没被眼前的一幕气得厥过去。

“郡主,您这是干什么呢?咱可不能拿棺材出气啊……”三宝错愕地看着洛常曦突然冲上前,哐哐地砸棺材盖子,吓得连忙上去拦着她!

可郡主的力气比刚才大出很多,三宝吃力地拦着,忍不住在心里嘀咕:我滴亲娘诶,郡主你可长点心吧,身后那位爷要吃人的眼神您是看不见嘛!

“三宝!你拦着我干什么?”洛常曦有点生气,别看平时她见人连话都说不利索,可真到治病救人这事儿上,她宛如变了个人一样,眸中有急切和战胜病魔的志在必得。

三宝让她这个眼神震得松了手,突然觉得郡主浑身有种说不出的气势。

“愣着干什么?过来帮我一起推开它,快点!”她那过人的听力尤其对呼吸声最为敏感。刚才闹成一团她没注意到,现在无论是鞭炮声还是锣鼓声都停了,那微弱的呼吸声瞬间被放大。

棺材里的人没死,还有呼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