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甜系暖婚傅总的心尖宠

甜系暖婚傅总的心尖宠

扶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许安宁上辈子被亲爹无情的赶出家门后,被姐姐找来的小混混欺辱,最终被人活活捂死了。好在上天眷顾,让她魂穿到另外一个世界,跟随师父学习驱鬼驭妖之术,获得了不小的成就。七年磨砺,许安宁带着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强势回归,重生而来。这一世,她定让前世害死的人付出最为沉痛的代价,从此以后,她不再是许家的女儿了。

主角:许安宁,傅司年   更新:2022-07-16 05: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安宁,傅司年 的武侠仙侠小说《甜系暖婚傅总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扶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安宁上辈子被亲爹无情的赶出家门后,被姐姐找来的小混混欺辱,最终被人活活捂死了。好在上天眷顾,让她魂穿到另外一个世界,跟随师父学习驱鬼驭妖之术,获得了不小的成就。七年磨砺,许安宁带着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强势回归,重生而来。这一世,她定让前世害死的人付出最为沉痛的代价,从此以后,她不再是许家的女儿了。

《甜系暖婚傅总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A市的夜晚,雷电交加,下着滂沱大雨。

紫色的闪电好似要将夜空破开一般,伴随着短暂而耀眼的白光,一道沉闷的雷声蓦地响起。

轰——

而在市中心的某个昏暗的巷子里。

身穿夏季校园制服、扎着一头高马尾的许安宁正活动着右手的筋骨,那张清冷如月的漂亮脸蛋上布满寒霜,浑身上下气息冷冽,明显是一副刚打完架的模样。

她站在雨中,任由雨水肆虐地打在自己身上,孤傲不屑的目光看着被自己踩在脚底的混混老大。

“下回还敢吗?”悦耳的声音淡而冰凉,如寒冰刺骨般让人从头凉到脚。

“再、再也不敢了……”混混老大艰难的吐出一句话。

这小姑娘看着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本以为细皮嫩肉的好欺负,结果没想到是个身手不凡的女魔头!

他的这帮弟兄们,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说,有的还被折断了手!

当真是天使的容颜魔鬼的心!

“回去告诉她,有本事就亲自出面收拾我,别整天像条狗一样,只敢躲在背后搞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动作。”许安宁沉声说完,收回踩在混混老大身上的脚,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巷子。

那背影孤独却冷傲,仿佛是冰雪中的一支寒梅。

夜晚的城市,灯光五彩缤纷,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在雨中显得格外的华丽气派。

许安宁站在人行道前,神情平淡,身旁所有人都打了伞,唯独她依然淋着大雨,两眼定定地望着对面的红灯秒数走神。

“许安宁,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许建华的女儿,马上滚出许家!”

“我的好妹妹,谢谢你把他让给我,我会替你照顾好他的。”

“许安宁,我早就说了,你根本配不上我,我光是看到你那张脸就觉得恶心!”

一句又一句令人心寒的言语,萦绕在许安宁耳边挥之不去,一股烦躁的情绪迅速占据她的大脑。

“啧!”

许安宁不爽地抓了抓头发:“真是烦人。”

没想到她居然又回到了这个久违的地方,回到了这个曾经让她伤心欲绝、被人害死的夜晚。

可能是老天垂怜,觉得那些伤害过她的人不应该过得如此安逸,所以当她在另一个时空习得一身好本领后,就让她回来报仇了。

没错。

另一个时空。

当初她被许建华这个亲爹无情地赶出家门后,姐姐许佳妍就特意花钱买通了一帮混混,为的就是要在她19岁生日这一天糟践她!

结果没想到,那些混混蠢笨如猪,直接用毛巾把她捂死了,因此她便穿越到了一个有着妖魔鬼怪的时空,跟着师父习得驱鬼驭妖之术,还获得了不小的成就。

算算时间,应该有七年吧?

在那七年里,她有过无数次想要回来报仇的幻想,没想到最后成真了!

在这个本该死去的夜晚,她成功改写了自己悲惨的命运,让自己活了下来!

雨,渐渐小了……

等红绿灯的路人走了一批又一批。

许安宁却始终站在原地没动。

突然。

她神情一滞。

目光瞥向缓缓停在人行道前等红绿灯的第一辆黑色宾利。

她在意的并不是车,而是坐在车里的人。

更准确的来说,是坐在后座的那个人!

许安宁微抿着平淡的嘴角,顶着雨水不慌不忙地走过去,一把拉开宾利车后座的车门钻了进去。

“……”

车内本就压抑的气氛因她的出现变得更为阴沉。

连空气都凝结了!

“下去!”男人低沉冷酷的嗓音中带着一股戾气,矜傲孤冷的面容阴云密布,好似下一秒就要世界末日一般。

他穿着昂贵的高级定制西装,气质高贵不凡,但周身的气息却如同嗜血的野兽,要将身旁浑身湿透的少女无情啃噬!

前面的司机和总裁秘书被吓得抖若筛糠,汗如雨下。

这、这这这,这是哪家的倒霉孩子,咋谁的车都敢上啊!

本来总裁的心情就不好……

这下完了……

赵秘书扒着手指开始估算自己本月大概要被扣掉多少工资,估算完后当场落泪。

根据总裁此刻的心情值,他怕是要被扣三分之一的工资啊!

都说伴君如伴虎,此话一点不假。

“这位帅大叔,你生病了。”许安宁像是感觉不到男人野兽般的戾气,调整坐姿面向他,身体微微前倾,明澈的桃花眼中绽放一抹光彩。

傅司年皱眉:“……”

少女的靠近,让他本能的有些排斥。

不过赵秘书却是惊讶极了,连忙问:“你怎么知道的?”

神奇了。

这小丫头一上车就直言总裁病了,明明她都没给总裁检查过身体,就敢说的如此肯定!

莫非她是医学方面的天才,一眼就能看出病人得的什么病?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治。”

“你?”傅司年冷淡的语气中夹杂着质疑。

“没错,我能治好你。”许安宁知道他肯定不会轻易相信自己,于是又道:“你这两日总是噩梦不断,暴躁易怒,我说的没错吧?”

傅司年眸中闪过一丝轻微的讶异。

他扫了眼许安宁身上的校服,校服上绣着的校徽何其熟悉:“澜一的学生?”

“嗯,美术生,快升大二了。”

“不用回答得这么详细。”傅司年身上暴戾的气息稍稍敛去不少:“你若真能治好我,条件随你开。”

“好说,包我一年吃住就行。”

“……”

车内诡异的安静。

前面副驾驶座的赵秘书满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小丫头,要不你再仔细看看我们总裁大人?”

“不必,我知道他很帅!”许安宁发自内心的说道。

“……”

谁特么跟你说这个了!

你没发现我家总裁满脸写着‘你在看不起我’这五个字吗?

条件太低,重开!

赵秘书真想把许安宁的脑袋撬开,看看里边装的是不是变质豆腐渣,简直太没出息了!

你就不能要他个三五百万的?

真是从未见过这么没出息的蠢蛋!

许安宁感觉到车里的气氛不对,再回想起自己刚刚提出的条件,若有所思的道:“难道我的要求太高了?要不,降到半年?”

“……”

傅司年头疼地捏了捏眉心:“把车开回海棠居。”


雨,渐渐停了。

奢华大气的新中式独栋别墅里,傅司年满脸阴沉地坐在书房内,身上如凶兽般暴戾恐怖的气息正在疯狂肆虐。

他紧抿着薄唇,微抬的目光中带有毁灭性的狠意,额角微微暴起的青筋,仿佛是在隐忍着什么。

赵秘书紧张得一颗心都快飞到嗓子眼了:“小丫头,你到底行不行啊?说好的治病,怎么越治越严重?”

看看总裁现在的样子,简直就跟地狱的修罗一样……

太特么可怕了!

许安宁站在傅司年身旁,神情淡然,眼里好像失了温度一般,看起来格外的冷:“你先出去。”

“啊?”赵秘书愣住:“你叫我出去?”

“嗯。”

“为什么?”

“我怕你偷学我的医术。”

“……”

你这小丫头是不是脑子不太灵光?

我又不是从事医护行业的,就算想偷学也学不会啊!

赵秘书虽然心里不乐意,但为了自家总裁的病,还是乖乖离开了书房。

“一会儿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准进来,否则后果自负。”许安宁在房门完全关闭前提醒了一句。

噩梦缠身,暴躁易怒,这是邪气入体的症状,所以普通的医生才治不好。

更何况——

这书房内还有一件邪秽之物!

许安宁冷冽的目光落在书架上的那个长方形盒子里,盒子已经打开了一条缝,一缕缕黑色的雾气从里边源源不断地钻出来。

“哼,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随着她讥讽的话音落下,黑雾越发猖狂地往外涌,不过须臾之间,就已经弥漫了整个书房!

无处不在的黑暗阴森恐怖,宛如世界末日一般,压抑到让人窒息!

傅司年只感觉头痛欲裂,一滴滴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滴落,那双满是痛苦的眼眸慢慢变得空洞,连理智也逐渐跟着消失。

而就在此时。

一双柔软的手将他轻拥入怀,掌心的温度夹杂着一股奇妙的暖流钻进他几乎快要爆炸的脑袋里。

“别怕,有我在。”少女轻柔的嗓音仿佛有着神奇的力量,莫名让人觉得安心。

傅司年绷紧的身子慢慢放松下来,头痛也得到了很好的缓解。他松了口气,像是用光了所有的力气般,脑袋无力地靠在许安宁的胸口,旋即缓缓闭上眼睛。

许安宁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他的头发:“帅大叔,你不能睡。”

醒着的时候都差点被占了身,要是睡着了毫无防备,岂不是更容易被对方得逞?

“小丫头,我劝你莫要多管闲事。”一道雄厚的男音在黑暗中突然响起。

“哼!你还是劝你自己少作点恶吧!”许安宁冷笑,清冷不屑的目光扫向书房某处,明明四周一片漆黑,但她却能清楚的瞧见,有一把长约30厘米的骨刀正藏匿于那片黑雾中。

那就是让帅大叔被邪气入侵的罪魁祸首!

是凶器,更是邪物!

“别试图激怒我,那样对你没好处,你也不希望自己年纪轻轻就丧命于此吧?”顿了顿后,那道雄厚的声音再度响起:“只要你乖乖交出那个男人,我就放你离开,这对你来说应当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

“谁生谁死不一定,我护着的人,你休想动他一根汗毛!”许安宁此话一出,明显感觉到怀中男人的身体微微怔了一下。

傅司年的心中,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是连他父母都不曾给过他的温暖和安心,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一个少女身上感受到。

这种保护不同于保镖的保护,她的怀抱明明那么娇小,那么温柔,还带着淡淡好闻的体香,但安全感却远远高于那些身强体壮的保镖。

他好像……并不讨厌这样的女孩子。

心里正这般想着,身体已经被少女柔软的手轻轻推开,傅司年顿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有什么珍贵的东西正在离自己而去。

可紧接着,他怀里又多了一样东西,一摸,才发现是把油纸伞,伞上还有属于少女独特的气息。

傅司年那颗空落落的心瞬间又被暖流填满。

“帅大叔,这东西你拿好,一会儿我不在的时候,它能保护你。”说完,许安宁迅速投身于那片黑雾之中。

当务之急,还是尽快除掉那个罪魁祸首。

只要毁了它,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骨刀察觉到许安宁的靠近,以一种不屑的姿态悬浮在空中纹丝未动。

“哼!不自量力的东西!”

轻蔑的声音落下,书房里黑雾翻滚,以一种铺天盖地的死亡气势,想要将少女娇柔的身影吞噬。

许安宁猛地顿足,如白玉般好看的手在身前迅速结印:“驱邪缚魅,凶秽退散!”

咻——

五张蓝色灵符分别飞到不同的位置,迅速连成一个五星芒阵!

“驱邪阵,启!”

疯狂涌动的黑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驱邪阵散发的光芒净化。

骨刀见此震怒:“你找死!”

刀身在怒气中慢慢变大,书房内一阵剧烈晃动,熄灭的吊灯在天花板上吱吱作响,随后嘭地一声掉下来。

许安宁从容淡定地伸出一只手。

下一秒。

一道寒光划破黑暗,她手中已然多了一把剑,剑的周身好似萦绕着点点星光,煞是亮眼。

许安宁看着还在不断变大的骨刀,指尖轻轻抚过剑脊,嗤笑道:“你以为我会像电视剧里那样,等你憋完招再打你?呵!天真!”

音落。

洁白的手腕翻转。

两道白色光刃带着一股逼人的气势迅速劈向骨刀!

咔嚓——

骨刀那已经变得越发沉重的刀身根本来不及躲闪,被劈了个四分五裂。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不可置信的声音渐渐变得虚弱,最终随着骨刀的消灭而彻底消失在书房中。

黑雾散去,终归宁静。

五张灵符缓缓飞回许安宁掌中,隐没不见。

这时。

嘭!

外面的赵秘书终于忍不住破门而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搞得像地震一样!总裁,您没事吧!”

“没事。”坐在书桌前的男人淡声道:“书房灯坏了,你找人修一下。”

“呃……好的。”赵秘书也不敢多问,转身再度离去。

许安宁拎着剑慢慢走到傅司年面前,微微俯身与他平视,悦耳的声音中带着一分笑意:“帅大叔,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都轻松了?”

“嗯。”

“那你对我刚才的表现还满意吗?”


傅司年沉默了一会儿,眼里闪过一抹深沉:“满意。你之前提的条件,我答应了,并且再附赠一个条件。”

“真的?”许安宁有些意外的直起腰身。

“嗯。”

“那这个条件可以先欠着吗?我目前没有其他想要的东西。”

虽然眼下身无分文,但食宿问题已经解决,而且考虑到帅大叔不可能专门请佣人去给她做饭,所以伙食费肯定是要单独给她的。

如此一来,她干嘛还要浪费一个条件去换取原本就有的东西?

傻子才会这么干。

傅司年将怀里的油纸伞拿起来放在书桌上,语气淡而平静:“可以,等你有需要的时候再找我,至于住的地方,你可以自己挑,也可以让赵秘书帮你安排。”

“那还是让赵秘书安排吧,我这人比较懒。”许安宁拿回油纸伞,将手里的剑慢慢插回伞杆中。

目睹这一幕的傅司年目光开始变得幽深起来。

这少女身怀特殊能力,绝非寻常之人,而且从她之前临危不乱的表现来看,像今晚发生的这种事情,她已经遇到过很多次,早都习以为常了。

澜一学院的美术生……

傅司年若有所思,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在桌面上。

不一会儿。

赵秘书便火急火燎地回来了:“总裁,已经通知人来修了,他们很快就到。”

“嗯。”

“那您的病……”

其实赵秘书能感觉出来,总裁身上已经没了那种凶残到仿佛要把人拆吃入腹的恐怖气息,那便证明总裁恢复正常了。

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嘴!

“已经好了。”傅司年的声音依旧淡到毫无波澜,仿佛不带一丝温度:“赵秘书,你带她去找住的地方,她若有什么需求,尽管满足。”

“好的总裁。”

***

第二天。

骄阳似火。

炙热的阳光铺天盖地,连风都带着一股令人不爽的热意。

澜一学院美术系的教学楼里。

许安宁拎着背包,嘴里咬着一根棒棒糖,神色散漫地走在同学们嬉笑打闹的过道里,那一头柔顺黑亮的头发颇为凌乱,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的。

“哟?这不是咱学院的知名人士许安宁吗?都过去大半天了你才来上课,真当学院是你家开的,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迅速将过道里所有学生的目光全部吸引过来。

嘲笑、不屑、幸灾乐祸……

他们每个人都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许安宁停步,微微抬起头,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耐,她看着前方那只拦路的‘母老虎’,冰凉的视线好似能够穿透人的灵魂:“别挡路,让开!”

短短的五个字,充满了冷冽的寒意,仿佛能把人浑身的血液都给冻结。

学生们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惊讶。

怎么回事?

这还是以前那个任人欺凌的受气包吗?

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拦路的女生显然也没料到许安宁会是这种态度,当下怔了怔,不过很快又恢复刚才那种嚣张放肆的样子,脸上讥讽的笑瞧着格外刺眼。

女生并没有让路,反而再次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听说,你昨晚被你爸爸赶出家门了?啧啧啧,真是可怜呢!不过一夜之间,你就从许家的三小姐变成了一条无家可归的丧家犬,都已经这样了,你怎么还有脸来上课啊?”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为了高子易呗!”有人接过话。

“可我听说,昨晚高子易跟她退婚了。”

“啊?这样吗?那她真够惨的!许家不要她,未婚夫也不要她,哈哈哈!笑死我了!”

一道道幸灾乐祸的声音,让许安宁本就不舒服的太阳穴越发肿痛。

昨晚淋了太久的雨,导致她后半夜感冒发烧,现在头还在隐隐作疼,因此,她今天的心情并不美丽,甚至可以说很糟糕。

偏偏这帮王八犊子还要来招惹她。

真是癞蛤蟆跳油锅,自寻死路!

看来她得来一波杀鸡儆猴,给自己立立威了!

许安宁轻咬着棒棒糖的塑料棒,抬脚走向对面那位满脸讥笑的女生,微眯的眸子透着危险的讯息。

她的目光就像是盯准了猎物一般,周身清冽的气息带着一抹肃杀。

找麻烦是吧?

想看我笑话是吧?

那就先拿你开刀了!

女生当然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什么,她见许安宁走来,立马挪步挡在教室门口,接着高傲地仰起头颅,以一副藐视的口吻说道:“要想进教室,就得从这儿钻过去!”

说着,指了指旁边一名男生的胯下。

那男生愣了两秒,随后自觉地叉开双腿,并朝许安宁露出一抹邪笑。

见此,学生们立马跟着起哄,有的甚至还拿出了手机,想要记录这激动人心的时刻。

“钻过去!钻过去!”

“别墨迹,赶紧的啊!”

女生听到大家的附和,神色间更为得意,于是又道:“许安宁,快钻吧,只要你钻了,我保证你今天能顺顺利利的上完所有的课!说不定我一高兴,还能帮你找间破屋子住两晚呢!”

那施舍一样的表情,看着就让人窝火!

许安宁冷笑,眼中杀意顿起:“你算什么东西!”

随着那道轻蔑不屑的话语落下,少女旋身一踢,又直又白的长腿带着一股凌厉果断的气势,狠狠踢在了女生的脸上。

“啊!”

女生顿时痛得面目狰狞,嘴里飞出两颗带血的牙。

而后。

咚!

女生在同学们无比震惊的目光中倒了下去,两眼一黑,晕了。

现场一片诡异的寂静。

所有人都被许安宁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懵了。

他们看着少女杀气腾腾的模样,一个个仿佛被抽了魂似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而就在此时。

铃——

熟悉的上课铃响起。

许安宁垂眸扫了眼地上不省人事的女生,微勾的唇角带着一抹嘲意:“嘴上叫嚣的厉害,结果这么不经打,废物。”

还想让她受胯下之辱?

呵!

谁给你的胆子!

想到此,许安宁凌冽的目光倏地移向旁边那名还叉着腿的男生,那危险的眼神仿佛透露着一种‘要不要把那两条腿砍掉’的信息,吓得男生连忙夹紧双腿。

哼!

欺软怕硬的东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