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超品弃婿

超品弃婿

令狐二中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王劫自幼被家人抛弃,幸好遇见了老爹,才因此捡回了一条命。老爹经营一家丧葬铺子,做一些纸活,王劫便一直留在店里帮忙。这么多年来,他是受人诟病的穷小子,作为一个上门赘婿,受尽了屈辱。如今十五年过去,他终于决定不再隐忍,王家人势必要为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王劫自此重出江湖,开始了一条复仇之路!

主角:王劫,柳珊   更新:2022-07-16 05: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劫,柳珊 的武侠仙侠小说《超品弃婿》,由网络作家“令狐二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王劫自幼被家人抛弃,幸好遇见了老爹,才因此捡回了一条命。老爹经营一家丧葬铺子,做一些纸活,王劫便一直留在店里帮忙。这么多年来,他是受人诟病的穷小子,作为一个上门赘婿,受尽了屈辱。如今十五年过去,他终于决定不再隐忍,王家人势必要为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王劫自此重出江湖,开始了一条复仇之路!

《超品弃婿》精彩片段

王劫开着老爹的破皮卡拉着一车纸扎奔了南郊!

在云城有句话,东城贵,西城富。南城都是暴发户,北城住着泥腿裤!啥是泥腿裤?就是指那些干粗活、地位卑贱的泥腿子!很不巧,王劫就长在这样的北城。

王劫今天接的就是南城一暴发户的大单!

皮卡车上是满套的纸扎,车马牛人,还有当下流行的手机、电脑、别墅、小娇娘,一应俱全,造价三百八,售价一万八。你还别嫌贵,都这样年代了,搞土葬的暴发户肯花几十万的墓葬费,就不在乎这万八千的纸扎费!

电话里那胖子本来让王劫七点准时到的,可是从北城到南城这一路都是红灯,到地方的时候都七点半了!

丧葬的大院是一套欧式别墅,可惜,被房主刷成了亮眼的土豪金色,屎黄屎黄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云城屎业管理处呢!

“你看看都几点了?是不是不想要钱了?”王劫正打量着这个不伦不类、人头攒动的大院,忽然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车窗上,一个大胖脸凶巴巴地正瞪着自己!

这就是自己的主顾了!

王劫讨好一笑,赶紧下了车,点头哈腰道:“哥,对不住,交通太堵,让你等这么久!”

“我能等!我家老爷子能等吗?阴阳先生说了,八点钟,老爷子要坐上车直奔极乐世界呢!”胖子冷声奚落道:“耽误了时辰,你背我家老爷子上西天啊!”

王劫讪讪一笑,这些年,他别的不会,装孙子已经炉火纯青了。

“别傻笑啦,老子这是葬礼,你笑个屁啊!还不赶紧把这些东西搬进去!”胖子扫了王劫全身一眼,呵斥道:“还有,谁是你哥?套什么近乎?看你穿的穷酸样!老子姓金,土豪金的金!”

“是,是,土总!”王劫哈腰道!

胖子转身进了院子,一边走一边嘀咕着:“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管我叫哥?我呸!”

王劫看着胖子的背影苦笑一声,开始卸车!冥具品看着不少,可分量轻,三下五除二,所有的东西都搞到了灵棚前!

其实云城三年前就已经取消土葬了,不过,这姓金的一家还是坚持给自己老子搞起了土葬,说这是身份的象征,谁让人家有钱呢!

按理说,干冥具一行的,东西送到,就算完活,收钱走人便是!可是,就在王劫放下最后一件冥具的时候,那胖子忽然走了过来,冷声道:“嗨,穷鬼,去,给我家老爷子拜一拜。”

“我?”王劫有点莫名其妙!

“怎么?就是你!你差点耽误了我家老爷子的良辰吉日,没让你下跪就算不错了!”

胖子语气生硬,故意将嗓门提高了八度,吸引了不少的目光,送葬亲朋一个个冷面含笑地看着王劫,显然,这胖子是有意在众人面前抖抖威风!

“好,好,我拜,应该的!”犹豫了几秒,王劫垂下头,窝窝囊囊地走上前,朝着红色的棺材弯腰一拜,然后拿过一沓黄纸像模像样地烧了起来,口中念念有词道:“冥钱引路马朝西,仙人驾鹤蹬天极。无名晚辈今拜谒,望君早日穿霓衣!”

胖子嘴角一咧,朝众人哼声道:“看,到底是干的卑贱勾当,嘴里还挺有活!”

王劫毫不介意,依旧是平静地朝胖子正色道:“金总,我该走了,能不能把白包付一下……”

“急什么?少不了你那两个铜子儿!”

胖子冷嘲一声,转而朝旁边一个穿着黄袍子的老头道:“阴阳大师傅,可以开始了!”

那阴阳先生点点头,走到灵棚前,高呼一声道:“起灵,生人回避,长子打幡儿。”

王劫正要退到一边,谁知道那胖子却拉住王劫,努努嘴道:“小子,给你个美差,替我打幡!”

王劫不禁一怔,不仅仅是他,就连旁边的一众亲朋,也都有些诧异!

按照丧葬习俗,打幡的人必是死者的长子长孙,没有长子长孙,也要事宗亲近侄,怎么也不该落在王劫这个外人身上,这分明是在羞辱人啊!

“怎么?不愿意?”胖子顿时黑了脸道:“你们干丧葬行的不是连哭丧都干嘛?扛个幡儿怎么了?”

王劫有些尴尬,可是他还是耐着性子,小声道:“金总……这打幡儿不是外人能做的,何况我……”

“不识抬举!”胖子压低声音,凶巴巴道:“老子是生意人,今儿来的非富即贵,都是场面人,总不能让我大庭广众之下穿着西装去打幡吧?总之,你今儿就当我家老爷子的打幡贤孙啦,老子给你钱,老子有的是钱!”

胖子说着,掏出两沓钞票拍在了王劫的身上!

可能是用力过猛,或是存心炫耀,厚重的钞票一角竟然摔在了王劫的脸上!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迅速传遍了全身……

不知道为何,这种这羞耻感总是能让王劫莫名的有些快感,或许,在别人眼中,这就是病,贱病。但对王劫来说,正是这样的羞耻感,让他可以不断地提醒自己好好活着!

“还愣着什么啊,把幡儿扛起来啊!拿了钱,就是孙子!”胖子又一遍斥责道!

王劫攥了攥那两沓钱,僵硬一笑,众目睽睽之下,还真就把幡儿接了过来!人群里不禁传来了一阵低笑,王劫知道,现在自己就是这场葬礼上的小丑。可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一如既往,他认了!

“起杠!”阴阳先生高呼一声,抬棺的八个汉子一声吆喝,将那沉重的棺椁驾到了肩膀上!

此时,王劫需要在前打幡儿引路,也就算是正式出灵了!

可就在这时候,王劫的电话忽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

一首活泼喜庆的《好日子》响亮地唱了起来,这突兀的音乐和悲戚的环境放在一起有些不伦不类,瞬时引来一阵阵窃笑!

王劫歉疚一笑,赶紧掏出手机!不巧,此时电话正好挂断了,屏幕上只留下了一条短信!

正是这条只有五个字的短信,让王劫全身一震,犹如泼了一盆冰水,透心凉。

这个世界上,为二在乎他的人,又去了一个!

“喂喂,看看,这小子戏精啊,眼泪还下来了!”

“哈哈,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他们这些泥腿子见了钱都这德行!”

“给人当孝子贤孙,还一脸入戏,真贱!”

人群一阵嘁嘁喳喳,话语不堪入耳,可是王劫此刻脑袋里轰鸣一片,什么都没听见,看着手机上的五个字,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冷!

“喂,傻愣着什么呢?赶紧走啊!耽误了时辰,老子活劈了你!”胖子见王劫愣在那,后面的棺椁被堵在了灵棚里,不禁大怒,劈头盖脸过来就是一巴掌,直接将王劫的手机砸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碎屏的手机和消失的字迹,王劫目光陡然凶戾起来。

他猛地转过身,阴森森地盯着胖子的脸!


金胖子被王劫突然的举动吓了一哆嗦,不过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大骂道:“瞪眼?你还敢朝我瞪眼?老子给你钱,让你吃屎你也得吃!”说着,抬起巴掌就朝王劫的脸上招呼!

谁料,他肥胖的拳头高高举起,却最终没有落下来!因为面前这个清瘦的小子竟然提前出手,死死按在了胖子的手腕上!

谁也没想到,这只白皙的手,竟力大无穷,就像是铁扳手一样,攥的胖子呲牙裂嘴!

“哎呦,你……你敢还手?找死!快,快来人啊!”胖子撕心嘞肺尖叫一声!

一听主家的吆喝,几个抬棺材的汉子赶紧落了抬棺杠,捋胳膊网袖子就要往上扑!

王劫却轻描淡写,猛地抬起一脚,将抬棺的杠头踢飞了起来,扑在最前的两个汉子应声倒在了地上,被杠头打的口鼻窜血,显然这两人的鼻梁断掉了!

“谁动,谁死!”

王劫阴森森环视一周,那些个还准备动手的汉子瞬间怂了下去,不由自主朝后退了一步!

胖子疼的牙巴骨直打哆嗦,此刻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妙,赶紧改口道:“小兄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你……你先放了我!”

王劫面无表情,和先前那个唯唯诺诺的样子判若两人,他拖着胖子的手像是在拖一条死狗,冷冷道:“走,去见一见你老子,我问问他,他是如何教育儿子的!”

王劫说着,抬手朝着棺尾一拍,啪的一声,棺盖被打翻了下来……

整个院子里,金家的亲朋不下二三百人,可谁都不敢上前,因为眼前这小子的眼神太吓人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一脸卖笑的窝囊废,怎么突然就成了一头要吃人的“狼”。

棺盖一开,一股微臭就散发了出来!

毕竟五六月的天气,停尸三天,尸体早就出现了尸臭!

乎拉一下子,周围的人都赶紧朝后退了几步。按照云城的传说,尸气害人,谁都不愿意触这个霉头!

可王劫却毫不在乎,揪着金胖子的脑袋狠狠按在了棺口上!

金胖子哇哇叫着一低头,正好对着自己老爹那张尸肿的脸,几乎是眼对眼贴上了,顿时吓得魂都差点散掉,裤兜子一热,尿了出来!

“和你爹说说,该谁扛幡儿?”王劫冷声道!

“我,该我打幡儿,爹啊,是我该打幡儿……”

“你骂谁下贱?谁该吃屎?”

“我,我下贱,我该吃屎!小兄弟啊,我错了,饶了我吧!”

“饶你?行啊,你不是有钱吗?当着你爹的面,把这两万块给我吃了!”王劫狠狠将那两沓钱砸进了棺材里!

金胖子看着那掉在父亲遗体上的钱,带着哭声道:“小兄弟,我错了,能不能不吃……”

“不吃?”王劫手上一个寸劲,嘎吱一声,金胖子的无名指和小拇指当场折断!

“啊……我吃!”金胖子哀嚎一声,捞起一把钞票就往嘴里塞!

当金胖子真的将一张张纸币嚼成碎片的时候,王劫心头久违的火焰又熄灭了。他松开了一摊烂泥一样的胖子,默然走过去,弯腰捡起了摔坏的手机,在一片惊惧又愕然的眼神中,开上皮卡消失在了南郊。

王劫离开的时候,他没听见,趴在地上的金胖子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王八蛋,老子不灭了你誓不为人!”

回到店北城老街的时候,王劫又恢复了平时那副懒洋洋的样子!

老街坊们老远就嬉笑着朝他打招呼。

“呦,瞎少爷回来啦?”

“今儿瞎少爷去哪发财了?”

“咱们的瞎少爷今天不怎么精神啊!”

随街坊们玩笑,王劫一笑了之!

王劫其实不瞎,不仅不瞎,两眼明亮有光,是那种典型略带坏坏神色的丹凤眼。之所以被称为瞎少爷,是因为老爹的缘故!老爹就是这家冥具店的主人,也是王劫的养父——赖瞎子!

赖瞎子本名赖跃进,有一只眼睛是睁眼瞎,早些年又爱戴着一副盲人镜装算命先生,故而得名赖瞎子!至于这间只有屁股大小的店面,是赖瞎子唯一的财产,其还厚着脸皮美其名曰:云城国际冥具旗舰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有跨国业务呢!就是因为这个倒霉的名字,以至于五岁就跟着赖瞎子混的的王劫就成了少掌柜,也就是别人口中的瞎少爷!

进了店面,关好了店门!王劫默默地从货架上拿出了一个最好的栗木牌位,取老爹最好的狼毫笔,用老宋体写道:先妣林氏太孺人雅君之灵位!

王劫将牌位放在了店面后堂正中的位置,恭恭敬敬上了一炷香,沉默许久,喃喃道:“您走好,不能见你最后一面了,不过你放心,用不了多久,儿子就会回去的,他们所有人都得出代价!”说这话的时候,王劫的脸苍白如纸!

没错,这林雅君就是王劫的母亲!只不过,王劫已经足足八年没有见过她一面了!

十八岁生日那天,老爹赖瞎子张罗了一桌好饭,对王劫说,今晚会有重要客人!王劫很兴奋,隐隐的,他感觉到了,一定是母亲要来。可那晚上,他和赖瞎子等来等去,没等来母亲林雅君,却等来了一伙黑衣人。王劫的生日蛋糕被砸了稀巴烂,赖瞎子的店也被砸的稀巴烂。

王劫知道,这些人,正是燕城王家的爪牙!

回忆,总是带着一丝丝的苦涩!

就在王劫跪在牌位前抽第三根烟的时候,砰的一声,外间的店门被踹开了!

王劫擦了擦眼角,捻掉烟头,刚一出后间,门口自己那辆豪华版“飞鸽牌”大二八就飞进了店里,随后,五六个花臂大汉一股脑涌了进来!

“怎么个意思,各位大哥,有什么需要?”王劫淡笑着将自行车扶了起来,还不忘吹了吹上面的灰,客气问道!

“靠,晦气,竟然是个死人店!”一个染了黄毛的家伙环顾四周,不禁唾了口痰骂道。

王劫看着黄毛的一头“秀发”,谄媚笑道:“这位大哥所不知啊,虽然这卖的是死人用的东西,但这可不是死人店。就像是同样是黄毛的狗,金毛可以叫金毛,可本地黄狗就只能叫狗腿子!”

黄毛似乎没察觉王劫此话的含义,只是冷冷道:“你就是这的店主,叫什么?王劫?金胖子夸大其词,说你很能打,我还以为你是何方神圣呢,原来就是个干瘪猴子啊!”

王劫明白了,这是被自己掰断了手的胖子找人报复来了!速度倒是够快的……

要是以往,王劫现在一定赶紧点头哈腰赔不是,一口一个大哥给人装孙子。可从今往后,他得换个活法了,因为再没有任何顾虑了。

“没错,是我,怎么了几位大哥,那金胖子是不是觉得我的纸扎不错,把你们的生意介绍给我了?”王劫淡笑着,干脆坐在了柜台后面,一边用削刀劈着糊纸扎的竹子,一边漫不经心道:“敢问几位,是死了爹啊,还是死了妈啊?来的这么急?不会是父母双亡吧!金胖子有没有告诉你们,我的纸扎可不便宜啊!”

黄毛听闻此言怒骂一声,抬手将柜台上的招财三足金蟾给摔在了地上,恶气冲天道:“你装什么傻?实话告诉你,金胖子给我们十万,不要别的,就要你一条腿!”


王劫面露惊惧,小脸煞白,结结巴巴道:“几位大哥,能不能商量商量,给个活路!”

黄毛森然一笑,指着王劫的鼻子怒骂道:“你个小王八蛋,知道害怕了?我告诉你,晚啦!有道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老子们干的就是这个营生,这条腿要定了!不过,给你个权利,那就是选择留左腿还是留右腿!”

此刻,在几个小混混的眼中,眼前这个窝囊废哭丧着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王劫一边点头哈腰,一边递上烟来道:“要不这样吧,几位大哥,金胖子花钱买我的腿,我也花钱消我自己的灾吧!你看成不?”

本来几个人都要动手了,黄毛一听,两眼顿时放出金光,一摆手道:“等一下,让他说完。嘿嘿,花钱买腿,也不是不可能啊。毕竟,老子们吃的就是这碗饭,只要价钱合理,赚谁的钱不是赚啊!”

王劫长出一口气,惊魂未定般道:“嗨,早说啊,原来有钱就能办事啊!这样,买一送一,我再出一条胳膊的钱还回去,这事就交给你们办了!”

“你倒是挺上道啊!”黄毛哼笑一声道:“按理说,金胖子是我们的主顾,你就算花钱,我们也不能回头再去找他麻烦,不过,今儿豹爷我开心,要是你价钱合理,要他一条手也不是不成!说说,你小子有多少钱?我们这行向来是有多少钱办多大的事!”

“好说,好说!”王劫麻利的拉开了抽屉,从里面用力的抓了一把拍在了桌面上,正色道:“一共九十四块零八毛,昨天我刚盘点的,错不了!你们六个人分一分,别抢啊,人人有份!”

原本黄毛几个信以为真,还想着一口吃两面,从王劫这再赚一笔呢,结果一看到桌上的一把零钞,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

“我……”黄毛恨得咬牙切齿,不知道该骂点什么好了,干脆上前一把揪住王劫的衣领就往柜台外面薅,大呼一声:“哥几个,他这是找死呢!给我狠狠的打……”

“等一下!”王劫声嘶力竭又喊了一声:“还有呢,别急啊,整钱在这呢!”

黄毛几个抡起的拳头又迟疑了一下,冷冷看着王劫道:“小王八蛋,你要是再敢耍滑头,老子……”

“喏,你的,你的,还有你的!”王劫狞笑着,从柜子下面一抓好几沓,红红绿绿的还冒着油墨的气息,全是印着玉皇大帝的鬼票子,直接摔在了黄毛几个的脸上!

“要么?还要很多呢!金纸,银子,连元宝都有,只要你敢要!”

黄毛看着王劫那张笑脸,脑海里莫名的有一种感觉,就像是漆黑的暗夜里自己站在草原上,对面正有一只朝自己咧嘴的恶狼!

这种感觉让他有点心慌,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况自己要是怂了,以后在小弟面前、在这个圈里就没法混了,干脆,一咬牙,挥拳就朝王劫的鼻梁上招呼了过去!

黄毛挥拳的瞬间,王劫脖子微微一闪,将拳峰避了过去,同时下盘一个侧踢,用沉甸甸的大头鞋踢在了黄毛的后跟腱上!

啪嚓一声,黄毛大叫着就飞了出去,正撞在了墙上,半天没爬起来!

其它几个小混混见状,呜嗷呜嗷扑了上来,有两个还从腰间拔出了匕首,凶神恶煞。

眼看着就是一片混战,就在这时候,店外忽然传来了清脆的警笛声!

“别打了,他把我扶起来,我这后脚跟好像断了!不能让条子抓住,上次的事还在风头上呢!”黄毛带着哭腔喊了一嗓子!

几个小混混赶紧收了刀子,上前去扶黄毛,拖起来要走!此时,血正滴滴答答顺着黄毛的后脚跟让下淌着,白骨青筋清晰可见……

“等一下!”王劫却拦在了店门前,面无表情道:“走可以,可这个怎么算?”

王劫说着,指了指地上被摔得稀碎的三足金蟾!

黄毛疼的龇牙咧嘴,嘴里却发狠道:“小王八蛋,得寸进尺,今要不是有警察,老子弄死你!”

“什么时候你有本事弄死我再说,我现在说的是这东西怎么算?”王劫毫无所动,冷声道:“杀人偿命,毁物赔钱,天经地义!”

外面警笛声越来越急,黄毛一咬牙,朝身边人道:“真是劫道的碰上打杠子的了,今儿老子认了!给钱!”

旁边的混混摸出一沓钱摔在地上,就要走!

王劫却站立不动,依旧表情平静道:“该多少钱就多少钱,这三足金蟾花了我九十四块八,多一分不要,少一分不行!”

黄毛一头冷汗,嘴角疼的直抽,心中一万个不服气,可是却无可奈何只能朝左右道:“还等什么,凑钱给他,以后在慢慢修理他!”

几个小混混慌忙从身上往外掏钱,摸了半天,除了整钞,所有零钱加起来才九十块钱,差了四块八!

王劫看着那九十块钱,森然一笑道:“不是我不讲道理吧,是你们拿不出钱来啊!用你们刚才的话怎么说来了?多少钱办多大的事!既然你们拿不出钱来,还摔了我的镇店金蟾,那只能肉尝了!你们要我一条腿,我王劫买一送一,加一个巴掌!”

话音一落,不等其他人反应,王劫手里劈竹条的刀子已经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着将黄毛的左手掌给戳了个窟窿!

“我的手!”黄毛撕心嘞肺尖叫一声,血已经顺着巴掌溢了出来!他不敢再看王劫的眼睛,也不敢再放狠话,唯恐再招来杀身之祸!

“滚!”

王劫侧了侧身,冷声喝道!

这几个小混混如蒙大赦,拖着手脚窜血的黄毛,狗一样逃出了店门,坐上一辆黑色商务消失在了胡同里!

出了恶气,宣泄了情绪,可是王劫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兴奋,黄毛们一走,他便直接坐在了地上,靠着墙,又默默抽起烟来!

警笛声越来越近,最后直接进到店中来了!

王劫抬起头,苦笑道:“牛伯,你这口技越来越厉害了!”

面前站在一个秃顶干瘦的小老头,嘿嘿一笑,将手从嘴里拿了出来。

这老头姓牛,王劫也不知道他的全名,反正十二岁自从王劫跟着老爹来到这个胡同,牛伯就一直在这住着。他的店在对面,是个同样不起眼的古董行,里面假货居多,正经玩意没几件!

“小瞎子,今儿你不对劲啊,你可是从来不惹祸的,怎么还让人堵上门来了?”牛伯说着,看了看地上的血,不禁又咂了咂牙花子,嘀咕道:“你出手啦?小子,你老爹不是告诉过你,不许你和人动手吗?”

王劫从地上站起来,幽幽地看着房子内间的香火道:“牛伯,我装孙子都装了八年了,装够了。”

牛伯听言,皱了皱眉道:“咋?你,要回燕城了?”

“不,现在还不会回去,但是,我会回去的。我得带着自己的剑和土地回去!”王劫斩钉截铁道!

牛伯可不知道这剑和土地是谁的名言,但他很久之前就知道,在这乾元胡同里这个最软最怂的小子早晚得牛逼狼烟的杀回燕城去。

“牛伯,你当真不知道我老爹最近去哪了吗?”王劫忽然问道!

大约半个月前,赖瞎子突然就没了踪迹,以前也有这种情况,可待几天赖瞎子就回来了。但这次,老爹一走就半个月了,也不知道又跑哪花天酒地去了!

“这个我可真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你老爹吗?是个娘们长两个包都能把他整的五迷三道的,鬼知道又在哪条石榴裙下风流呢!”牛伯一边奚落着,一边从背后拿出了一包点心道:“小子,今儿可是柳家的大日子,你得去赴宴啊!喏,点心我帮你备好了,你老爹走时让我给你带话,还是那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不知道这死瞎子怎么想的,非要让你受这犯罪!”

一提到柳家,王劫便马上觉得一阵浑身不自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