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夫人她能掐会算

夫人她能掐会算

半糖月色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玄门大佬意外重生,走上了逆袭之路,她肤白貌美,能掐会算,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偏偏要用实力称霸。初来乍到,温欢年只是个无人问津的小透明,要想打出名声,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开头,思来想去,她把目光瞄向了叶家大少叶远琛。人人都说叶远琛冷血无情,可她有信心打动这个冷血的人,就算他的心是块寒冰,她也能焐热!

主角:温欢年,叶远琛   更新:2022-07-16 06: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欢年,叶远琛的武侠仙侠小说《夫人她能掐会算》,由网络作家“半糖月色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玄门大佬意外重生,走上了逆袭之路,她肤白貌美,能掐会算,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偏偏要用实力称霸。初来乍到,温欢年只是个无人问津的小透明,要想打出名声,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开头,思来想去,她把目光瞄向了叶家大少叶远琛。人人都说叶远琛冷血无情,可她有信心打动这个冷血的人,就算他的心是块寒冰,她也能焐热!

《夫人她能掐会算》精彩片段

温欢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后脑勺一直在流血,痛得她差点又晕过去。

身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透着焦急:“大小姐,您怎么样?”

温欢年看过去,就见旁边站着个双鬓发白的老大爷,她认出来这是温家的老管家陈爷爷。

“我没事。”她摸了摸后脑勺的伤口,摸到一手血。

陈爷爷吓得脸色发白,立即站起来:“我去拿药,马上给您止血!”

温欢年没有阻拦他,听着他的脚步声走远,她陷入沉思。

她并不是原来的温欢年。

半小时前,原来的温欢年被后妈张小敏用花瓶砸在后脑勺上,当场死亡。

张小敏把原主扔到别墅后院,准备三更半夜把原主埋了。

管家陈爷爷偷偷救了原主,把原主背到自己的住处。

而她重生到了原主身上。

她的名字也叫温欢年,或许是这个原因,她才能和原主的身体融合。

温欢年翻了翻原主的记忆。

发现原主这一生就是个悲剧。

后妈张小敏连同原主的亲生父亲米建设,害死了原主全家,还夺走了原主家的所有财产。

当年米建设苦苦追求原主的母亲,作为上门女婿进入温家。

谁也没想到,米建设狼子野心,进入温家只为了夺取温家的家产。

他先后害死了原主的外公、母亲和双胞胎哥哥,图谋到家产后,又害死原主!

翻看完原主的回忆,温欢年不禁同情原主一家。

“放心吧,我会替你报仇的!”她在心里默念。

既然她现在占用了原主的身体,就不会让原主的家人白白枉死。

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的意识还残留在身体里,在温欢年默念完这句话后,她心头躁动的情绪渐渐散去,就好像原主真的听到了她的承诺一般。

陈爷爷很快返回来,手上提着一袋子药和纱布,说:“大小姐,我给您止血。”

温欢年目光落在他脸上。

他面相和善,额宽,地阁方圆,眼神清正,一看就是个好人。

在原主的记忆里,陈爷爷是温家的老管家,打小跟在温外公身边做事。

他很疼爱原主,原主也特别信任他。

不过在温外公去世后,陈爷爷就离开了温家,他是看出了米建设的狼子野心,也隐约猜到了原主外公、母亲和哥哥的死因,一直在暗地里保护原主。

温欢年收回视线,笑着说:“不用那么麻烦。”

她掐了个手诀,止住后脑勺的血,再用清洁术将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

陈爷爷惊讶地望着她。

她笑着起身:“看,我已经没事了。”

陈爷爷愣在那里,整个人陷入震惊中,半天都没出声。

温欢年说:“这半年家里出了很多事,我承受不住打击,每天都想自杀。有天我跑去山上想悄悄结束自己的命,结果遇到一个老道士,他说我天资聪慧,是修道的好苗子。之后我拜他为师,他教我入道的功法,我学了一些术法,还会算命。”

这当然是她胡诌的,她的确有师父,却并不在这个世界。

陈爷爷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这是真的吗?”顿了顿,他又慌张地说,“你可千万别再自杀……”

“不会的,我早就想通了。”温欢年扫过他的脸,微微蹙眉,说,“您前天是不是去医院做了检查,肝脏方面有些问题?”

陈爷爷一愣。

他前天确实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是肝癌晚期,已经无药可治。

这件事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

温欢年的视线转落到他手腕上,他手上有一串檀木念珠,是当年温外公专门去道观求来送给他保平安的。

念珠黯淡无光,透着一股死气沉沉,说明陈爷爷命数将近。

“您把念珠给我。”温欢年说。


陈爷爷不明所以,但出于对她的尊重,还是照做。

温欢年接过念珠后,对着念珠念了一段口诀,念珠肉眼可见地变得光泽,仿佛被什么神奇的药水彻底洗涤。

陈爷爷再次震住。

温欢年笑着将念珠递回给他,说:“您随时戴着,这东西能温养身体,您的病会慢慢好起来。”

可惜她手里没有朱砂毛笔,要不然再刻上铭文阵法,效果会更佳。

陈爷爷将信将疑地接在手中。

医生说他是肝癌晚期,就算做手术也没有太大效果,让他好吃好喝度过最后的时间。

他已经快七十岁,倒是并不怎么在意生死,可他一直担心原主的安危,自然希望自己能活得久一点。

陈爷爷低头看向手里的念珠。

他出生乡下,小时候听过很多道士的故事,他还是很信这种事的。

可温欢年是在他眼皮底下长大的,她从前最讲究科学,还说要当物理学家……

她真的拜了老道士为师,学了道法,还会算命吗?

虽然刚刚温欢年用术法止了血,又让念珠变得光泽,可他还是有些怀疑。

他将念珠戴到手上,念珠接触到手腕皮肤的一刹那,他感觉有一股温热的气流从手腕蔓延到肝脏。

因为肝脏损坏非常严重,这段时间他的肝部总是隐隐作痛,戴上念珠后,肝脏的那股揪痛竟然很快消散不见,他感觉浑身暖洋洋的,特别舒服。

……居然真的有效果?!

陈爷爷不敢置信地望着温欢年,满眼震撼。

温欢年笑了笑:“您先戴着,回头我找一块好玉,刻上阵法符文,会更有效果,您的病会好得更快。”

癌症这种东西主要是破坏身体的淋巴和免疫系统,她用术法治疗陈爷爷的病症,虽然无法根治,却能让陈爷爷活得更久。

陈爷爷切实地感受到身体的舒适,一时又激动又感慨。

没想到他家大小姐真的懂道法,而且还这么厉害!

那他就不用担心大小姐被米建设和张小敏那两个小人暗算。

这次原主之所以会死,就是张小敏刻意算计。

在原主家人相继去世后,米建设和张小敏还留着原主,就是为了以她温氏血脉的身份来控制公司。

经过半年的内斗,就在昨天,米建设彻底得到了温氏的股权,稳坐温氏董事长位置,不用再留着原主。

张小敏故意透露原主的母亲和哥哥被她害死的事实,原主年轻气盛,直接上门找她算账。

这正合张小敏的意,她挥退佣人,趁原主不注意,用花瓶砸在原主后脑勺上。

原主当场没命,临死前最大的愿望是让张小敏和米建设得到报应。

陈爷爷离开温家后,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原主,这次知道事情不妙,赶紧跟了过来。

幸好他在温家待了几十年,知道进入温家的小路,因此他把原主带出别墅时,并没有惊动张小敏。

他虽然只是个下人,温外公温外婆却对他很好,给了他很多养老钱,他手中有不少房产和现金。他非常感恩温外公温外婆,在原主的母亲和哥哥离世后,他怕原主遭受米建设和张小敏的毒手,准备把所有钱都给原主,再送原主去国外定居。

原主可是温家唯一的血脉,他必须保住原主的命。

如今温欢年拜了厉害的老道士为师,又有了一身本事,他这下子彻底放下心来。

温欢年知道他忠心耿耿,笑着说:“米建设和张小敏那边,您不用管,我肯定会找他们报仇。”

陈爷爷点点头:“你也要小心。”

米建设和张小敏心狠手辣,他到底还是有些担忧。

温欢年微微一笑:“您放心吧,我不做没把握的事。”

陈爷爷长长地舒了口气。

温欢年扫过他的脸,又开口:“您把您儿子叫回来吧。”

陈爷爷又是一愣:“你……你怎么知道我儿子去了哪里……”


之前陈爷爷怀疑米建设和张小敏害死了原主的母亲和哥哥,让儿子潜入温氏内部调查。

这件事只有他和儿子知道,温欢年却能直接点出来,可见她的确有几分真本事!

陈爷爷心头更加震动。

“我说啦,我会算命。”温欢年笑了下,说,“我师父很厉害的,我又有天赋,把师父的本事学了九成九。”

陈爷爷:“……”

以前的大小姐性子软绵,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他特别害怕米建设和张小敏会对大小姐下手。

如今大小姐变得这么自信,他忽然间觉得欣慰极了。

温欢年敛了笑,神色变得肃穆:“米建设和张小敏手段阴毒,您儿子留在公司很危险,让他回家吧。”

陈爷爷的表情也变得严肃,点头说:“我会和他联系,让他尽快回来。”

温欢年嗯一声,还想说什么,她手机突然来了一条微信消息,辅导员让她立即回学校。

原主是学霸,成绩很好,考取了国内最好的学校Q大。她喜欢物理,考入Q大工程物理系。这个系特别牛掰,是第一代领导人牵头成立的,直接隶属国家,主攻核技术。

现在刚好开学,据说今天晚上有新生入学晚会,原主大二,被辅导员叫去接待新生。

温欢年看了眼手机,对陈爷爷说:“我得马上去学校,您先回家,咱们回头再联系,我还有很多事要找您帮忙呢。”

陈爷爷笑盈盈点头:“好好好,你快去。”

只要想到大小姐如今一身本事,再也不用害怕被米建设和张小敏那两个心狠手辣的贱人迫害,他就特别高兴,做梦都能笑醒。

温欢年临走前,扯下自己的一根头发,又撕下衣摆一小块布条,将头发包在布条里,折成三角符的形状,递给陈爷爷:“您把这张符给您儿子,随身带着,关键时刻能救他的命。”

陈爷爷脸色一变:“他有危险?”

“您子女宫发黑,说明您儿子最近有一劫,不过问题不大,肯定能够逢凶化吉。”温欢年解释。

陈爷爷放下心来,感叹地说:“小年糕长大了。”

原主的名字是温外公取的,意禹年年欢喜岁岁安康。她有个小名叫小年糕,家里人最喜欢这样叫她。自从原主母亲和哥哥遇害后,就再也没有人这样叫过她。

或许是原主的情绪还残留在身体里,温欢年听见这个小名,鼻子竟然有些发酸。

告别陈爷爷后,温欢年马不停蹄赶去学校。

至于米建设和张小敏,她倒是不急着去找他们的麻烦。

原主一家被米建设和张小敏害死,三条人命,她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让他们死了呢,当然得让他们尝尽人世间所有的痛苦,让他们生不如死,最后才让他们魂飞魄散。

她不知道的是,张小敏也在谈论她。

“你女儿已经死透了,晚上咱们把她埋了。”张小敏倒了杯红酒,准备和米建设庆祝。

她最讨厌温家人,米建设为了温家的财产做上门女婿,而她做了米建设二十多年的地下情人,早就想把温家人弄死。

如今得偿所愿,她几乎想放鞭炮庆祝。

米建设也很高兴,一点也不觉得张小敏弄死自己的女儿有什么不对。实际上,这个主意还是他和张小敏一起商量的。

他接过红酒,点头说:“要是有人问起她的行踪,咱们就说她去国外留学了,到时候找个人用她的身份证办出入境证明,保证万无一失。”

张小敏嗯一声,凑过去抱住他的腰:“咱们终于能扬眉吐气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