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婚色撩人路少的追妻攻略

婚色撩人路少的追妻攻略

韩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知意嫁给路南风,是想跟他过一辈子的,她爱他,爱到了骨子里。可她不知道,某人娶她不是因为爱,而是想从她手里抢走沈氏集团。沈氏给他,这场无爱的错误婚姻,也彻底走向了陌路。路南风权势滔天,无所不能,沈知意自愧不如,既然惹不起,那就只能躲。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不管她躲到哪里,某人都阴魂不散的缠着她……

主角:沈知意,路南风   更新:2022-07-16 06: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知意,路南风 的武侠仙侠小说《婚色撩人路少的追妻攻略》,由网络作家“韩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知意嫁给路南风,是想跟他过一辈子的,她爱他,爱到了骨子里。可她不知道,某人娶她不是因为爱,而是想从她手里抢走沈氏集团。沈氏给他,这场无爱的错误婚姻,也彻底走向了陌路。路南风权势滔天,无所不能,沈知意自愧不如,既然惹不起,那就只能躲。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不管她躲到哪里,某人都阴魂不散的缠着她……

《婚色撩人路少的追妻攻略》精彩片段

四季别墅。

凌乱的衣物散落一地,房间内攀升的高温还未完全消散。

沈知意拖着疲惫的身子下了床,借着一盏昏暗的睡眠灯,她摸索到橱柜。

打开柜门,熟练地拿出一瓶毓婷。

今天晚上路南风不知道发什么疯,早早回了家坐在客厅等她,沈知意一进门就被他拽上了楼。

保险起见,沈知意多倒了两颗。

她没有片刻犹豫,仰头吞了四颗药。体力欠缺喉咙干哑,药丸吞下去的时候咽喉发涩。

“在做什么?”

男人有力的手掌握住女人纤细的胳膊,他湿热的指腹在她肌肤上按压,沈知意被他吓了一跳,手里的药瓶掉到了地上。

“咚”的一声,白色的药丸滚得到处都是。

“我不想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沈知意躲避他的亲近。

结婚半年,她深知他的为人。他的温柔可以给世间万物,但唯独不会给她。

三年前路南风以经济顾问的身份出席宴会,她对他一见倾心。宴会后她追求他,他们成为了男女朋友,步入婚姻殿堂。

实则他蛰伏数年,暗中联合外人一举夺下沈家家业,吞并沈氏企业。

步步为营,手段狠绝!

昔日的沈家大小姐,如今还有着路太太头衔,实则只是在路南风眼皮子底下苟且偷生的蝼蚁。

“这么为我着想?”路南风拽着她的胳膊将她转了过来,“72小时的对吗?”

背光的阴影下,男人仿佛与黑夜融为一体,声音沉冷得可怕。

“既然如此,不要浪费了药效。是不是?亲爱的路太太。”

-

第二天,沈知意睡到下午。

她是被同事林棉的电话吵醒的:“知意,你负责的珠宝设计作品出现了问题,公司惹麻烦了!”

沈知意赶到“荔枝设计”办公室是十五分钟后。

看到沈知意,周晴阴阳怪气:“某人得意的设计作品是抄袭作品,现在连累总监被停职,公司还要赔偿巨额违约费。”

“总监在哪?”沈知意问。

林棉:“在休息室。”

休息室桌面上,摆放着两份一模一样的设计作品,以及一份辞退申明书。

昨天他们还因为拿到了“皇后珠宝品牌”的合作案,全设计组前往海边轰趴馆庆祝。今日忽然就被告抄袭,总监还要被公司开除!

“总监您相信我,这份画稿是我亲手画出来,绝不可能抄袭。”

“我相信你的能力。”程琦很欣赏她,沈知意来公司便得到了他的栽培,“但是知意,咱们这次是被人盯上了。”

“还是被大公司盯上了。”程琦补充,“我们是小作坊,他们打压我们只需要一个很简单的理由。”

大公司?

像荔枝娱乐这种设计小公司海城特别多,到底是哪家大公司蓄意打压一个规模才百人的团队?

在看到程琦那份辞退申明书的那刻,沈知意懂了。

路氏集团。

皇后珠宝品牌是路氏集团名下的子公司,这次总公司下场,意图很明确。

路南风,你就这么狠吗?

-

路氏集团。

沈知意在前台预约,等了一个半小时,江特助在一楼大厅找到她:“太太,您来公司可以提前给先生打个电话,不用等的。”

“我担心打扰他工作。”

沈知意随江特助进了电梯。

这栋大楼半年前姓沈,上至股东下至安保,见到她都要称一声“大小姐”。路南风莅临,换掉了公司所有职员。

保留的股东也是他的合伙人,与沈父交好的都被他清理掉了。

若不是为了保全公司和总监,沈知意不会踏足这栋大楼。半年前沈氏企业破产,沈父在这里跳了楼,目前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

“叩叩叩。”江特助敲了董事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

江特助帮沈知意开了门,“太太您请进。”

“谢谢。”

屋内陈设与以前一样,只是位置上坐的人不是沈父。

路南风在忙,男人掀开眼帘扫了她一眼,“有事?”

沈知意将两份一模一样的设计作品拿出来,走到办公桌前,摆在路南风手边。

“这份作品从灵感到铅笔画稿是不是出自我,你比谁都清楚。”

这份作品叫“only”,沈知意十九岁那年画的。那是她第一次见路南风,少女情动不可自拔,画了一对钻戒送给他做礼物。

“......”

“清楚又怎么样?”路南风抬头。

一个冷血极端的人,偏生老天垂怜给了他一双深邃的眼睛,每当他注视着她,都能给沈知意一种被他深深爱着的错觉。

“你既然知道出自我,为什么发律师函告荔枝设计抄袭?为什么联系我们老板开除程琦?”

程琦两个字,她念得多好听,平日里喊的次数很多才能说得这样顺畅自然。

男人拾起桌上的设计稿,修长骨感的手指轻轻摩挲。“这是我的。”

深究起来,这是沈知意送给他的,的确就是路南风的。

“我画的你也要?”

“我的东西就算丢弃,也不让别人染指。”路南风收回视线,“荔枝设计总监会被辞退,海城所有设计公司都不会再录用他。”

“凭什么!”沈知意控制不住冲他发火。

也不知道是不是屋内熏香的缘故。

女孩脑袋有些昏沉,眼前不断浮现父亲跳楼,母亲责骂她的画面。

“沈知意你引狼入室,导致沈氏企业破产,你爸爸跳楼!你不要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你滚!你给我滚!”

公司破产、父亲跳楼、母亲不认她......

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

沈知意双眼一白,整个人倒在地上,没了半点意识。

女人腿间米白色的裙子,染上一层淡淡的红色,有鲜血正从她身体里流出。


海城妇产科医院。

路南风在床边坐了几个小时。

从三年前见到沈知意起,她给他的永远是炙热、高傲、张扬又积极的一面。就算沈氏企业破产,她沦为他的阶下囚,她还是守着她的傲骨。

脸色苍白如纸,虚弱躺着如病猫般的沈知意,不多见。

沈父那样聪明,却生了一个为爱痴狂的女儿。

他谋得她的喜欢,也借她的手夺得了沈家。

“路先生,沈小姐需要安心修养,怀孕期间不能再有过度亲密的事,更加不能再服用避孕药了。”医生叮嘱。

“谢谢。”

沈知意朦胧中隐约听见怀孕两个字,尖锐的汉字仿佛刺痛人心的一根针,让她疼醒了。

“我怀孕了?”她烟眉骤拧,抓着被子就要爬起身。

路南风先一步按住了她的肩膀,“是,你怀孕了。”

“我要把他打掉!”

“你敢。”

男人在力气上天生就有优势,受了伤的沈知意更加不是路南风的对手,只能被他摁在床上。

“孩子不能平安降生,你父亲次日就能被医院挪出去,荔枝设计公司破产,你的总监在海城再无立足之地。”

“路南风你混蛋!”

沈知意扬起手,一巴掌扇在路南风脸上。她身体虚弱,力气不大,但也打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

被打了路南风也没生气:“闹够了没有?”

这一巴掌把沈知意也打懵了。

失控的情况下,她甩了他一巴掌。其实她是畏惧他的,沈家拿捏在他手上,她怎么敢跟他动手?

他竟然没生气。

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吗?

可是他不是已经有一个孩子了吗?

约莫三个月前,沈知意婚后第一次与路南风吵架,为的就是裕华路居住的韩新雨母子。

她也是那天才知道,原来他有女人,还有个三岁的儿子!

于是当晚,沈知意提出了离婚。

他不同意,撕毁离婚协议书的第三天,沈氏企业破产,他一跃成为了公司董事长。

-

周五。

沈知意怀孕后嗜睡,午觉醒来后已经是傍晚。

路南风见她醒了,便问:“想吃什么?”

今天周五,他竟然没去裕华路陪韩新雨母子。

沈知意刚想开口说什么,路南风的手机响了,见到屏幕上“新雨”二字,男人立马接了电话。

“你别心急,我马上过来。”

能让路南风如此担心的,只有韩新雨。

在路南风挂断电话后,沈知意即刻主动拉住了他的手,“我想吃中餐。”

“你不是问我想吃什么吗?我现在想去火宫殿吃中餐,你跟我......”

“你不要无理取闹!”路南风直接将她推开,与一旁的韩婶交代了一句,头也不回地走了。

沈知意被他甩开的手滞留在半空。

韩新雨是他心尖上的人,不是她沈知意能比的。

“太太,我帮您去火宫殿买中餐。”

小保姆说话她没理,沈知意掀开被子下了床,“我想去裕华路看看。”

-

裕华路586号,一幢小洋房别墅。

望着路南风下了车,急切进了门后,沈知意才从出租车上下来。她沿着石子路往园子里走,站在侧门口。

这门像是特地为她开的,既能躲避屋内人的视线,又能将一切收入眼底。

“南风、南风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小九,他晚饭的时候还好好的,还念叨着你就要来看他了,我不知道为什么......”

韩新雨一面哭,一面走到路南风怀里,男人也伸手抱住了她。

“你照顾得很好,不是你的错。”

“南风,小九不会有事吧?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这屋子二楼有着专业的医疗设备,医生在五分钟前也赶来了,正在给孩子医治。

二十分钟后,医生下了楼,“先生,小少爷的病情稳住了。要尽快找到相匹配的干细胞做手术,否则下一次就危险了。”

“南风。”韩新雨哭得满脸泪痕,“我怕小九等不到沈小姐将孩子生下来,万一小九病发,沈小姐怀胎还未足月,那怎么办啊?”

医生:“可以催产,只是产妇受些罪,孩子生下来也是正常的。”

“倘若小少爷再次发病,沈小姐胎儿不足月也可以剖腹取子,使用胎儿的脐带血干细胞为小少爷做手术。”

韩新雨暗中侧目,侧门窗口那沈知意已经走了。

“匹配的干细胞会持续寻找,知意的孩子不是因为小九才存在,也不会因小九不足月就生产。”

路南风与医生交代,随后上了二楼。

他这话像是在跟医生说,但韩新雨明白,他是在跟她明说,让她不要打沈知意的主意。

韩新雨不甘心!

女人望了一眼二楼方向,转身朝屋外跑去。

在院子门口,韩新雨叫住了沈知意。“沈小姐既然来了,不如进去坐一会儿?”

沈知意没理她。

“南风在沈家蛰伏数年,假装跟你交往完婚。现在沈家破产,沈小姐没有高傲的资本了。我儿子身体有恙,南风一定会让你剖腹取子!”

沈知意下意识摸了一下小腹。

她终于知道路南风对她没感情,却还要坚持留下这个孩子的原因。

可她嘴上却不服输:“韩小姐现在是第三者,那孩子也是个私生子。”

“你!”韩新雨抬起手,却被沈知意掐住了手腕。

“即使沈家落败,你也没资格跟我动手。”

沈知意从小养在骨子里的高贵,是韩新雨永远学不来的。正因为如此,她才格外讨厌她的傲气。

韩新雨忽然自己用力,将脸甩在沈知意手上,整个人被甩了出去,倒在地上。

“......”沈知意迟疑了片刻。

“谁准你来这里?”路南风冰冷的声音传过来。


这会子沈知意明白韩新雨为什么要往她手里撞,自己扇自己巴掌了。

这种市井小女人做法,沈知意不屑。于是在低头看韩新雨的时候,沈知意的目光也是鄙夷的。

“南风你不要跟沈小姐争辩,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我看见沈小姐进了门,原本是打算邀请她进来坐......”

韩新雨啜泣,“沈小姐却说我是见不得人的第三者,阿九是私生子。”

“南风,别人说我怎么样都可以,但是不能说阿九。阿九如今三岁了,要是听见别人这样说他,他会伤心的。”

路南风将韩新雨扶了起来,女人半边脸红肿,那一巴掌力气不小。

“你进屋。”

韩新雨捂着脸,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往屋里去了。

路南风的目光始终落在沈知意脸上,眸光锋利,仿佛要将沈知意刺伤。

“什么时候能把大小姐脾气收起来?”

不带她去吃饭,就尾随跟来了裕华路。故意挑事,还扇了韩新雨一巴掌。

是他太过于纵容她,才让沈知意有了撒泼的机会。

“收不起来。”沈知意迎上他的目光,他此刻心里该气急了,毕竟她打了他心尖上的人。

她总有办法三言两语让他生气。

“以后不准再来。”他警告她,又朝一旁的江特助吩咐:“送她回家。”

沈知意扣了扣指甲,“不稀罕过来。”

沈知意转身往街边的宾利慕尚走去,走了三五步,胳膊被路南风握住了。“过两天陪你吃饭。”

“不需要。”沈知意抽回手,上了车。

车上,沈知意坐得很端正,娇软的细腰挺直。

她看着自己的美甲出神。

“太太,先生只是担心小少爷的病。小少爷天生有白血病,每次发病都是走了一趟鬼门关。”开车的江特助说。

所以就需要她的孩子去救?

怎么不跟韩新雨再怀一个,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干细胞更加匹配。

“去1998.”沈知意朝江特助吩咐。

“太太这......先生让我送您回家。”去酒吧?太太怀着孕,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承担不起责任。

“你不去就把车停下,我自己打车过去。”

江特助没办法,在前方路口掉了个头,往1998去了。

-

“沈大小姐您别开玩笑了,您来我这里做台柱,路先生会封我店铺的。”花姐只当她在说笑。

沈知意却格外认真,“我驻场弹钢琴,您支付薪水,跟他无关。”

海城谁不知道沈大小姐长相美艳,性感妩媚?更是弹得一手的好琴,不少贵公子都拜倒在人家石榴裙下。

花姐犹豫一番,“行,但您可得签协议,日后不得找我麻烦。”

沈知意点头:“知道。”

“以叫座情况定薪水,一个晚上一万起步,上不封顶。沈大小姐是今晚开始做,还是明晚?”

“今晚。”

沈父住院需要花钱,每个月十五万的医疗费。路南风不承担,沈知意也从未开口问他要过钱。

上个月她筹钱艰难,导致沈父月底被停了药。

大概谁都不会相信,昔日海城富商沈家,如今会沦落到连医药费都出不起的地步。

-

首次弹奏叫座非常,弹了约莫两个小时,沈知意中场休息。

在通往洗手间的走廊上,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拦住了沈知意的路:“小姐,陪我喝杯酒啊。”

“1998这阵子来的都是歪瓜裂枣,像小姐这样漂亮的,我生平都没见过几个。”

他喝醉了,浑身的酒味儿刺得沈知意鼻子不舒服。

加上怀孕初期,沈知意胃里一阵翻腾,当即就想吐。

“抱歉,我只弹琴。”

沈知意绕路打算走,男人冲上前将她拦得死死的:“都来1998卖了,还立什么牌坊?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爷有的是钱!”

男人上手抓住沈知意的胳膊,撕扯她的衣裙。

“干什么呢?”路谨宴掐住男人后颈,将人从沈知意面前提开,扔在地上。

他挡在沈知意身前,抬起脚踩上男人的手腕。脸上面不改色甚至扬起笑容,脚下靴子的力道越来越大。

随之躺在地上的男人喊叫声也愈发惨烈。

“咔嚓”一声,似乎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宴少有话好说。”花姐闻声赶来,路谨宴是位祖宗,她得罪不起。

“这种败类也放进来,1998门槛这么低?”路谨宴松开脚。

花姐朝一旁的几个服务生使了个眼色,几个人立马将地上已经昏厥的男人抬走。

“不好意思宴少,我以后会把关好进门的客人,实在不好意思。”

“我倒没什么事。”路谨宴转过身,低头看身前的女孩,他伏低身子凑到她脸前:“意意没事吧?”

沈知意本能伸手猛推了路谨宴一把。

女孩转身就跑。

男人双手插兜,不慢不急地跟了上去。

沈知意一面跑一面掏出手机,遍寻联系人也只寻到一个路南风。可他现在在裕华路,肯定不会撇下那对母子赶过来。

事出危急,沈知意还是给他去了一条信息:“1998,遇险。”

“跑什么?见到我不高兴吗?”

两人相隔五六米,沈知意在前跑,路谨宴在后头慢慢走。这情景,宛如一头野兽正在追赶一只逃命的白兔。

她慌张求生,他稳操胜券。

“意意,你让我坐了四年牢,我出狱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找你,没有人比我更想念你了。”

男人几个大步,轻易追上了沈知意。

他抓住女孩纤细的胳膊,一把拉到怀里,“不认识我了?”

沈知意呼吸急促,睫毛颤抖了两下,嘴唇苍白又颤抖:“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