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大明我成了朱棣妹夫

大明我成了朱棣妹夫

再扑街倒立洗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赵辉来自二十一世纪,是气象局的一个普通职员。他的生活原本平淡如水,一场意外的穿越,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跨越千年,赵辉来到了大明,刚开局就遇上了地震!在自救的同时,他凭借一己之力挽救了危局。直到被封赏,他才恍然大悟,自己的老婆居然是当朝公主,而大舅哥正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

主角:赵辉,朱韵柔   更新:2022-07-16 08: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辉,朱韵柔的武侠仙侠小说《大明我成了朱棣妹夫》,由网络作家“再扑街倒立洗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辉来自二十一世纪,是气象局的一个普通职员。他的生活原本平淡如水,一场意外的穿越,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跨越千年,赵辉来到了大明,刚开局就遇上了地震!在自救的同时,他凭借一己之力挽救了危局。直到被封赏,他才恍然大悟,自己的老婆居然是当朝公主,而大舅哥正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

《大明我成了朱棣妹夫》精彩片段

 成祖八年,十月秋风送凉意,巍峨的南都城,逐渐恢复了往日的辉煌。

青石铺路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各种小贩吆喝声络绎不绝,依稀可见复兴后的繁华。

在旭泰街上,一座俩层高的酒楼处在街道上的一角落,虽然酒楼的地段不是很好,不过客人却是络绎不绝。

这一切都是源因酒楼的那神秘大厨,在菜肴上总是推陈出新,而且口味那叫一绝。

“红烧鸡翅我最爱吃,最爱吃的就是红烧鸡翅.”赵辉一边摇头晃脑,一边拿着自制的涮子正在给烤鸡翅上色,鸡翅在他娴熟的手艺下,逐渐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色泽金黄,可是青年似乎还是颇为不满意,皱了皱眉。

“可惜少了一点辣椒,不然就能更加刺激味蕾,不过辣椒那东西,还需要郑和下西洋才能带回来种子。”

赵辉百无聊赖的想着,一年多前,他还是二十一世纪气象局的一名副科长,可是在和同事在一场庆祝会上醉酒,眨眼间等他醒来,已经穿越到了大明朝成祖七年?

好在赵辉他穿越到这大明朝的身份还算不俗,父亲因为跟随成祖朱棣靖难有功,因此被封为千户,负责镇守金川门。

自从那短命的老爹一命呜呼后,这千户的恩荫自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这辈子的千户和上辈子的副科,官职倒是也没埋汰了多少吧?”

赵辉虽然继承了千户的职位,可是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毕竟,明朝的抠门那是出了名了,从朱老八开始就有遗传。

为了生计,赵辉只得隐藏身份,在这旭泰街上开了这么一座不起眼的小酒楼。

“掌柜的臭豆腐又不够卖了。”小厮一脸神色匆匆,肩膀上的汗巾不停擦着额头。

“哎哎,我说二狗子,你能不能那么庸俗,什么叫臭豆腐,那叫夜来香,懂吗?”

赵辉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没文化真可怕,怪不得跟我混了一年了,还只是个小小跑堂,难道你就不想出人头地,搞个三掌柜,二掌柜的当当?缺货断粮了直接关门大吉不就行了,真是脑袋瓜子不好使。”

那被一顿训斥的小厮二狗子嘴角一憋,嘴中嘀咕着,到底究竟是谁没文化?

我二狗子好歹读过几天私塾,知道夜来香是屎尿哇!

再说了这小酒楼,除了你这个当掌柜的,就我一个跑堂的小厮,哪来的三,二掌柜的岗位。

不过嘟囔归嘟囔,小厮脸上却贱兮兮的笑着,竖起了大拇指:“掌柜的就是英明神武,饱读诗书,小人佩服,五体投地。”

“去你的!爷我只负责英俊潇洒,光英明神武”赵辉抬腿就要踹过去,哪曾想到二狗子拔腿就跑,那溜得叫一个贼快,他摸了摸鼻子,暗自嘟囔,跑堂的难道都是飞毛腿?

“夫君,方才我见二狗子那么慌慌张张的下楼,夫君你又欺负他了?”

就在这时,一道娇如莺啼似的清脆声音传了过来,来人正是赵辉的夫人朱韵柔,说来他和朱韵柔也是能够结为夫妻也是缘分。

那是在半个月前,朱韵柔晕倒在了酒楼门口,恰逢被值班归来的赵辉所救。

而这半个月时间的相处,俩人互生情愫,朱韵柔感恩赵辉的救命之恩和细心照顾,而赵辉则是爱慕对方的温柔婉约,竟是一见钟情,私自定下了终身。

朱韵柔的身后,则是跟随着一名估摸着十四五岁的丫鬟玲珑,虽然容貌还略显青涩,不过胸前已经初具规模。

想来再过个一俩年,必会出落的亭亭玉立。

“不管那二愣子。”赵辉连忙起身,脸上尽是荡漾着柔情:“夫人来的正好,尝尝我赵氏牌的BBQ,玲珑,你也尝尝你姐夫的手艺。”

虽然玲珑只是朱韵柔的丫鬟,不过从新世纪穿越过来的赵辉,可没那么多的顾忌。

只是玲珑似乎很忌惮朱韵柔,凡事都要看朱韵柔的眼色行事。

“难道姐夫的话,你这小妮子也不听了?”赵辉故意沉下了脸。

朱韵柔笑道:“你姐夫让你坐就一起坐吧,可不要辜负了你姐夫的一片心意。”

看着玲珑也坐了下去,赵辉立马又流出了一幅谄媚的表情。

“夫君,你又是弄了什么新鲜菜肴?闻着便是十里飘香,看着更加秀色可餐。”赵韵柔人如其名,即便是声音也是软中透着糯米似的温柔,一双明眸好奇的望着赵辉:“只是夫君,这什么叫做BBQ?”

“哎呀,这个BBQ,该怎么解释呢,就是烧烤,对,通俗点的说就是烧烤!”

前世,赵辉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野外自助烧烤,这也让他练就了不弱于专业烧烤师傅的手艺。

“脆而滑嫩,唇齿留香。”朱韵柔轻轻的咬了一口,眼眸一亮:“夫君的手艺真是无可挑剔,本宫.”

“本什么那个啥?”赵辉掏了掏耳朵。

听到赵辉的话,朱韵柔脸上不由流露出一丝慌乱,忙不迭的改口:“妾身是说,夫君能够弄出如此美味佳肴,本可不必为妾身一人独享,更应该让大众分享如此美食,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艾,我说过的麻,爱老虎油,我这爱心牌鸡翅可是专门为夫人你精心秘制的。”

赵辉的话让朱韵柔脸上泛起了羞涩的绯红,赵辉跟她说过,爱老虎油就是我爱你的意思,这些难以启齿的情话,对于她这么一个古人来说自是羞涩。

“夫君.”朱韵柔正想开口。

一旁,丫头玲珑已是吃的满嘴油渍:“姐夫,今日我和小姐前往南坪镇秋游,突然窜出来了蛇.”

她囫囵吞枣的,说的话也是含糊不清。

“多嘴!”朱韵柔轻叱了一声,顿时吓的小丫头缩了缩脖子。

赵辉隐约了也听了个清楚,连忙关心起朱韵柔,听见娇妻只是受到些许惊下,顿时安心了下来,卖弄似的道:“不就是一条蛇麻,下次若再吓到我的夫人,你夫君正好给夫人给炖了,炖成龙凤汤给夫人补补身子。”

“不是的姐夫,不是一条蛇,而是好多好多,那些蛇像是疯了似的,见人生人也不避让,好像在惧怕什么,都在逃窜。”


 群蛇出逃这可不是常见的事,赵辉的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眉头也死死的紧锁着。

辗转之间,他起身走来走去的踱步,手指敲打着太阳穴,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夫君,你这是怎么了?”朱韵柔也急忙起身,关切问道。

相处这半个月下来,赵辉给她的印象都是嬉皮笑脸,油嘴滑舌,还没见到过赵辉这么的脸色凝重。

“对了,我想起来了。”

赵辉突然怪叫一声,根据史册记载,成祖八年,期间着实发生过大地震,而且震感强烈,波及的范围达到数十公里,死伤的难民更是数以万计,要知道这可不是二十一新世纪,而是大明朝,数万难民的一次自然灾害,不管是安抚还是救扶,足足耗费了一小半的国库财力。

要知道从朱棣靖难到现在才过去半年,国库财政还十分的吃惊。

一小半的国库财力,还需要分配到各处地方去,简直就是国难。

关键的是,赵辉还不仅仅只是一个酒楼掌柜的身份,南坪镇正是他所管辖的地带之一。

一旦真的发生了大地震,朝廷追责下来,这个锅他赵辉可背不起。

赵辉对于朱韵柔的问话,似乎充耳不闻,从烤盆旁拿出一块木炭就在地上测绘了起来。

他时而皱眉,时候又眉目松散,空气仿佛都被冻结了一般。

“嘘!”足足过了半个时辰,赵辉这才起身,长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炭笔一扔:“震感六点八级,北纬度39,震感辐射面积21公里,震感中心正是南坪镇,而安全点就是这.”

脚尖一点,他画了圈圈的地方,显示的正是安临县。

“夫君,你这是?”朱韵柔见赵辉忙好,虽是秋风十月,可额头还是渗出了细细的微汗,不禁问道。

“地震,怕是要大地震!”赵辉脸色肃穆:“夫人,你现在不要多说,通知李管家,将家里积攒起来的钱财,全部变卖,转化成粮食,不过注意,动静越大越好,至于其它的事情我会亲自来安排。”

“地震?”朱韵柔看赵辉说的认真,欲言又止。

她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不过熟读史书的她,也曾从书中看到了地震后灾民,那猪狗不如的惨状,简直犹如人间地狱图。

“照我的去办吧。”赵辉语气焦急。

“可是我们都走了,我怎么可以独自一人留夫君在此地冒险。”

赵辉情不自禁的叹了一声:“但愿灾祸不会发生的那么快,在此期间,我还需要坐镇在这里,夫人你可不要忘记了,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便是千户啊!”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赵辉还有一句心里话没说,如果临阵脱逃,真的地震发生,他这个千户被抄家灭族都算是轻的。

而他坐镇一方,即便救治不力。

朝廷姑且可能会念在自己救灾有功的份上,最多将罪责都降落到自己一个人的头上.

南都城,作为京都皇宫所驻之处。

朱棣龙盘虎踞的端坐在金銮宝座上,不管是作为沙场悍将还是靖难成功后,取代了自己的侄子,龙登九五,他那体内散发出来的龙威,足以使得除却少有的几个从龙元老,无不在他面前战战兢兢,瑟瑟发抖。

“有事起奏,无事下朝!”陪伴龙驾的是太监方塑。

在明成祖朱棣的一生中,最信任的人或许只有俩个半。

一个是劝他造反的黑衣宰相姚广孝,另外一个则是自幼便被俘获,由他亲自一手栽培郑三宝,也就是后世名列史册的郑和。

而他方塑虽然不及俩人,但是能在朱棣心中占据半个位置,已是足够彰显龙恩浩荡。

“臣有事起奏!”一面胡须半花白,却给人老当益壮感觉的张懋站了出来。

这张懋可不是一般人,他的祖上可是文皇帝的爱将张玉,不知道为大明朝立下多少战功,朱元璋登顶后,敕封的四位国公内就有他的先祖,而他本人也是因为战功显赫,在靖难时率先投靠了朱棣,因此除了徐达以外,他张家可以说是唯一一个可以世袭罔替,永不削爵的存在。

地位显赫,可见一斑。

朱棣看是英国公张懋,龙威似乎也收敛了几分:“爱卿,你说。”

老朱家虽然贵为帝王,不过都是武将出生,面对心腹亲近大臣,说话还是稍显随意的。

“启禀殿下,臣闻得知,近日民间心态动荡,百姓们纷纷在传,将会天降怒于我大明,天眼无情,地震尸海,受到这谣言蛊惑,吹风煽动,牵一发而动全身,已经有不少我大明子民纷纷逃离,而各地米商,更是聚粮屯其,米价一翻再翻,在风闻之前一斗米只需百纹钱,然而现在,竟然足足翻了五倍不止.还有,还有许多米商还在望风,此情一变,老臣担心激生民变,此风此火断然不能任由滋生下去。”

“是谁在造谣,源头在哪?”朱棣虎目一睁,龙威散开,顿时吓的群臣犹如鹌鹑一样,战战兢兢。

什么叫做天眼无情?

他,朱棣就是天子,天眼未开就是形容他朱棣没长眼睛?

面对盛怒中的朱棣,即便是张懋也是有些膝盖发软,不过还是硬着头皮上奏:“启禀殿下,据老臣所知,源头就在咱们南都城,旭泰街上的一处酒楼。”

听到这话,哪怕隐忍不动如山的朱棣也不禁嘴角抽搐了下。

除了明面上这些文臣武将,要知道大明朝最恐怖的势力,便是无孔不入的锦衣卫。

锦衣卫早就将各行各业的所有信息都搜集了情报。

当年自己流落民间的女儿宁成公主,根据锦衣卫调查的所有蛛丝马迹线索证据,都指明她就在那家酒楼当中。

而锦衣卫后续的消息更是指称,自己那失落的女儿现在已经与一名偏远的千户郎成亲了。

朱棣要不是实在朝廷国事繁忙,早就想去见上一见那个秘奏中的赵浩。

“区区一个千户郎竟然都敢碰公主的千金之躯,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朱棣气极,若不是念在顾及帝王家的皇威以及还没与宁成公主相认,怕是早就已经下令将那酒楼掌柜命人奉召入狱。

他一个眼神,方塑立马心领神会宣布退朝。

“张爱卿,随朕走上一趟。”


 任何一个朝代,不管是朝廷还是帝王都不可能任凭无良奸商囤积居奇。

毕竟那是关乎到江山社稷,一旦民心动荡,那么势必导致民间与朝廷抗衡,到时候怕是朝廷的政权都会不稳定。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那是任何帝王启蒙时就必然懂得的道理。

“掌柜的,外面米价都长疯了,尤其是张王俩家,大肆的囤积粮食,却是坐在那里观风着,估计是想要狠狠的捞上一把。”二狗子一个劲的吐槽着,正坐在酒楼下的赵辉,却像是没有一点知觉,依旧在桌子上,用手指沾着水,像是在推演着什么。

“我说掌柜的,你听到了没?”

二狗子哭丧着脸,他似乎都在回忆着前几天的酒楼座无空席,而现在放眼望去,整个酒楼都显得空荡荡的。

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崽儿不爱田啊。

“你慌什么,本掌柜的都不慌。”赵辉依旧埋头,不轻不痒的回了一句,“对了,夫人他们可是已经安顿好了?”

“李管家昨天就将夫人和玲珑都接去了临安县,只是夫人担心掌柜的,一再叮嘱,让小的劝掌柜的留的那个什么山,山在的,不怕没有木材烧。”二狗子毕竟只是读过一点点的私塾,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典故都说不完整。

“朝廷自然会有朝廷的安排,你慌什么?”

赵辉轻笑一声,“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当朝廷都没有察觉到,怕是朝廷早就有了行动,等到朝廷雷霆一击,什么张家,李家,王家,这些居奇囤货的一个个都没好果子吃,你要信我的”

赵辉险些脱口而出,什么信辉哥得永生。

“哎呦,这三位爷,您们里面请。”

正在埋怨丧着脸的二狗子,突然像是兴奋了起来,高喊一声,有客到喽。

“您三位请坐,请问要吃点什么?本店那是”

不等二狗子招呼完,却被身旁一名胡须半苍白的老者,一个怒眼瞪了回去:“多嘴!”

眼前这三个人一定不是寻常的普通人。

二狗子虽然只是酒楼小厮,不过也跟着赵辉混了一年,富家公子,达官显贵,平日里头他也算是见的过多,可是从没有从这个老头身上感受到过那么浓郁的煞气,顿时吓的缩了缩脖子,只能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赵辉。

“终于来了。”

赵辉布置了这几天的局,率先是利用自己千户的身份以及印象里,变卖家产,而且闹的动静极大,对外宣称是自己的职务另有安排。

可是有心人还是从中不断的去获取信息,毕竟,自古以来,官商勾结那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而赵辉虽然在外界的印象里,虽然纨绔了一些,不务正业,甚至自从那短命的老爹一命呜呼之后,赵氏家族从此走下了下坡路,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纸。

一旦用心起来,那些奸商绝对是一个比一个精明。

原来那个不起眼的小酒楼,居然正是赵辉,赵千户名下的产业?

只不过自从大明朝开国后,朱老八为了子孙后代,永久为了让这个江山姓朱,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

比如种田的佃户,子孙后代永远只能种田,而经商的只能经商。

甚至连出行时的衣着,死后坟墓什么造型,高几尺宽几何,都是严格的按照朱老八指定的制度来,他觉得如此一来,各行各业都会按照他制定的规章制度,可以保他子孙后代,永享千秋。

可是强如老朱,他虽然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帝王之一,然而他忽略了一个最大的对手。

那便是老天!

“客官,三位用餐?不知道有什么忌口的?”

赵辉布的局可以说是环环相扣,而在他布局当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造势,唯有将事情闹大,才会引起民众的恐慌。

民众的恐慌这才足够引起朝廷的重视。

从三人的气质穿着打扮上来说,赵辉心中早已判定,怕是这三位来头不小,定是朝廷派遣下来的钦差。

“随意点吧。”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子,似乎满怀心事。

“客官看来是心情不美啊,那我便拿本店最拿手的几个小菜,供三位客官享用?”

赵辉一脸赔笑,见对方也没答复,自然也就认为是默许了。

好家伙,前世他好歹也是气象局的副科,即使算不上人精,不过也能看的出来,在场的三人定是以中间端坐着的中年男子为首。

这一次的赵辉,可以说是使出了全部的看家本领。

四菜一汤,端了上来,可是中年男子似乎没有胃口,反而倒是打趣的问向赵辉:

“掌柜的,你这生意好像不太景气啊?”中年男子看似漫不经心的笑问着:“我等在店里都已经快半个时辰了,可是还没有一个顾客上门,听说最近整个南坪镇都闹的沸沸扬扬,说是将会有大地震,使得物价飞涨,人心惶惶,怎么掌柜的你还依旧经营开张啊?”

“这是下套?”赵辉岂能听不出对方话里话外的用心。

“还不是不知道哪个该死的鬼,造谣生事,使得南坪镇群蛇逃生的事被一传十,十传百,传到了最后搞的大家都人心惶惶,有句话叫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群众心理一起来,民众的情绪自然就会被点燃,就如我明朝,从太祖皇帝开始便传下祖训,天子守国门,君臣死社稷。”赵辉摆出一幅为国可以舍身取义的模样,愤恨不平的道:“我只恨我这无用的七尺之躯,只能做点小买卖,养家糊口,若是能够为国尽忠,就算抛头颅散我一身热血,那又如何?”

赵辉神情激动,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让中年男子以及旁坐的那大老粗汉都不经的被煽动了情绪。

“好,说的好,好一句抛头颅,洒热血,为国尽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