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我的爱豆风华绝代

我的爱豆风华绝代

张三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卫仙儿喜欢景夜临,并且嫁给了他,对于一个小迷妹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可她却不太开心。因为,她始终恪守原则,男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即便成亲了,她也不敢肖想他,反而开始为他找真爱。卫仙儿的一番操作,让景夜临看不懂了,她明明是他的媳妇,怎么一个劲的把他往外推?这不符合常理啊?难道这是她的新计谋,想要引起他的注意,不得不说,这个计策成功了……

主角:卫仙儿,景夜临   更新:2022-07-16 08: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卫仙儿,景夜临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的爱豆风华绝代》,由网络作家“张三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卫仙儿喜欢景夜临,并且嫁给了他,对于一个小迷妹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可她却不太开心。因为,她始终恪守原则,男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即便成亲了,她也不敢肖想他,反而开始为他找真爱。卫仙儿的一番操作,让景夜临看不懂了,她明明是他的媳妇,怎么一个劲的把他往外推?这不符合常理啊?难道这是她的新计谋,想要引起他的注意,不得不说,这个计策成功了……

《我的爱豆风华绝代》精彩片段

郡主府,是夜,鬼哭狼嚎。

“呜哇哇哇,郡主啊,你死了老奴可怎么跟侯爷交代啊,你把老奴也带走吧啊啊!”管家老陶梨花带雨。

听老陶这么一说,三个小婢女抱头痛哭,上气儿不接下气儿的。

前些日子悦金赌坊,郡主输得银钱还没还呢,这钱还不上,她们三姐妹就要被卖过去在线发牌了,一时间对未来的人生颇感迷茫。

太医默默抽回了被抓的皱皱巴巴的袍角,擦了擦额头的汗,这都被揍得没人样儿了,有出气儿没进气儿的,景华君就算不喜欢小郡主,可这下手也太狠了点。

“你们说的都是什么话,郡主哪里亏待了咱们,要怪就怪景夜临那厮,就算小郡主求爱不成,赶回来就是,他竟然下如此毒手,这事儿闹到侯爷那儿,景家满门可担待的起!”

暴躁侍卫郑里昂,在线暴躁。

“那个……”太医伸出无助的小手。

郑里昂大手一挥,指着老陶大骂,“哭哭哭,你这是怕郡主死了,没法捞郡主府的油水儿了吧!”

老陶气的花枝乱颤,捏着兰花指就打了过来,“我呸,你天天像条舔狗似得,就算郡主求爱景华君不成,也不会高看你一眼,我呸!”

“那个……”太医无助的小手,试图拉架。

奴氏三姐妹分别飙起了高音,“别打了,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郡主府,是夜,鸡飞狗跳。

卫仙儿头痛欲裂,浑身的骨架都要散了似得,果然追星要不得,年纪大了,熬个夜啃个IP,都要了半条小命。

她正迷迷糊糊准备把这个觉补的更深入一点,耳畔就传来了一道气入丹田的怒吼!

“那个,熬一副参汤兴许还能吊上两天,不熬,现在就卷铺盖办后事!!”

卫仙儿天灵盖都是一激灵,吊两天,办后事??

她不就熬夜追个书,难不成上天带她如此不薄,猝死这么美妙的死法,都能砸中她吗!

卫仙儿一想到,她啃完书,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本命爱豆拍摄的网剧呢,她死不瞑目啊她!

喉咙仿佛被灌了一盆浆糊,发不出任何声音,终于是凭借着强悍的意志力,抬起了千斤重的手……

官家老陶,三个小奴婢,侍卫郑里昂,看到这一幕,纷纷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有什么东西入了喉,卫仙儿感到一阵舒爽,身体的酸疼也缓解了不少,脂粉香以及参汤的香味交杂,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扎着俩犄角的少女,瞪着一双红圆眼望过来,像个小鹿我见犹怜的。

接着这个正在给她擦嘴的小鹿就受了惊,向下激动的道,“郡主醒了,快看郡主醒了啊。”

卫仙儿也向下看过去……

卧槽!!

粉幔珠帘,大红大绿的古代背景,如果还不够刺激眼球的话,眼前这几个群演是怎么回事儿?

难不成是粉丝后援会故意恶搞她,横店影视城?

不过这审美也太……

她脑海里思绪万千,管家老陶就扑了过来,“侯爷早年就说,郡主受天神庇佑,果然天佑卫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郡主!”

侍卫郑里昂单膝跪倒,铿锵有声,“郡主一片真心,竟然被景夜临那厮如此糟蹋,只要郡主一声令下,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那景夜临给郡主一个交代!”

卫仙儿:……

脑子里有什么轰的炸开,景夜临、景夜临、景夜临这三个字有够惊悚的啊!

她本命爱豆要演的古耽gay文大IP里的角色就叫景夜临,她身为死忠粉,这两天啥也没干,就氪书了……

“承蒙各位,麻烦问一下,”卫仙儿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指了指自己,“我是谁?”

场面一时安静。

众人纷纷瞥给了太医一个,郡主活过来了但是脑子貌似没活过来的眼神儿。

太医一怔,这些年背锅背的飞起,已经习惯了,倒腾小碎步,对着卫仙儿就是一拜。

“郡主乃庆戎侯府卫徵侯爷的独女,卫仙儿,卫琅小郡主啊!侯爷精忠报国,常驻边城,不忍心郡主跟着风沙受罪,陛下念及侯爷功绩,这特意给郡主在京建了府邸,可怜郡主自幼与侯爷分开,郡主即便是为了侯爷,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卫仙儿一口参汤差点没喷出来,她她她、她这是穿书了?

浑身的伤不是假的,这柔顺的能去拍洗发水广告的秀发也不是假的……好半晌,她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并开始疯狂回忆原主在书中的人物关系!

书里面这个卫徵侯爷,她有印象,大抵就是功高盖主,女儿自幼被皇帝强制留于都城内,自小就给养成了个任性草包,一来挟制侯爷,二来也是想让老侯爷名声扫地,毕竟这么个烂泥扶不上墙的郡主,成天惹是生非的,老侯爷前些年积攒的好感,早晚都会败没的啦。

是啊,败没了……

穿书就穿书!就不能给她分配个好点的角色吗?

在一本gay文里做女配,这妥妥的炮灰啊!

卫仙儿又仔细想了想自己在书里的结局……

貌似是,这人一心想要攻下高岭之花、名门之后、社稷之本的景夜临,为了和主角抢人,脑袋有泡,拿着她爹辛辛苦苦打下的封地,一股脑儿的作为嫁妆,逼的皇帝不得不同意了这门亲事。

她乐颠乐颠的穿着喜服,跑去净乐府,没等拜天地入洞房呢,就被景夜临给乱棍打死了。

而且,乱棍打死的程度……还很不一般。

书里描述的,骨头都给打苏了,简直差点被槌成肉浆,好几个下人好不容易才把她从地上给捧起来,凑成了个全乎人,转头就寄给了她那个正征战沙场的侯爷爹那。

然后她爹一激动,一口精血喷出来,战死沙场了。

老皇帝总算是平了一桩心事儿,举国同庆。

想到这,卫仙儿整个人都不好了。

想来她这个身份,在都城也是个横着走的,好好活着不好吗??

吃喝玩乐不好吗??

这身边到处都是身强体壮的小侍卫,她脑袋抽了可一棵树上吊死!

卫仙儿生存守则:真爱生命,远离景夜临。

对,趁着一切都还来得及!

卫仙儿打着哈哈,“太医所言极是,快快请起!”

正说着,一个小厮自门口疾驰而来,扑通跪倒在地,“禀郡主……”

话音被突然打断,一道磁性若漫天风雪般消融于星河之上的绝品嗓音,悠然而来。

“听闻夫人醒了,夫君特来接夫人回府,你可欢喜。”

 


卫仙儿怔愣,一脸懵逼。

夫人??

小婢女奴雪闻声摔了汤碗,忙跪倒在地,抖成了筛子,“郡主,郡主开恩啊。”

卫仙儿恍然,这古代也真是的,年纪轻轻还没成年呢吧,就已经嫁人了。

这既然嫁人了,还到别人府上为奴为婢确实是不好。

卫仙儿秉承着要做一个和善且大度的主子,眼都没抬就道,“欢喜欢喜,既成了亲,就该早点回去。”

说话间,一道醉竹清香混着檀香,自凉爽的微风款款送来,入鼻息间,沁人心脾。

卫仙儿咬着牙坐直了身子,刚侧头望向珠帘之后,那之前来禀告的小厮,总算是跪着说全了话。

“禀告、禀告郡主,景华君硬闯进来,小人、小人没拦住。”

卫仙儿一袭藕色的亵衣,领口微敞,她侧卧在床榻上,正支起单薄孱弱的身子,侧头望过去,浓黑的长发,自肩头散乱而下,落在大红的喜被上,一片妖娆春色。

景夜临睫毛微颤,唇边荡起一丝笑意,似是携了满身的月色、满园的芳华、星子入眼银河束发、举国河山为鼻、冬日风雪化唇、四季皆被他踩踏脚下。

一袭纯白錦衫,宛如天上谪仙,他直视着卫仙儿那双漂亮芳菲的眼睛,阔步而入。

卫仙儿看到来人,整条胳膊都不住的颤抖,似是就要支撑不住她的身体,明俏的面庞如纸般苍白,泪花闪烁在眼底深处,她紧抿着唇,指甲都陷入了肉里,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整个人如同风中的落叶,景夜临是那风,他眨眨眼,卫仙儿都恨不得在空中碎了。

郑里昂腰间抽出弯刀,转瞬拦在景夜临身前,“景华君,莫要在向前一步,你对郡主做了什么你心知肚明,竟还有脸来此!”

卫仙儿颤的更厉害了,甚至激动地从床上栽了下来,三个小丫鬟急忙上前扶人,卫仙儿疼的眼前一黑,周身的骨头都像是重安了一遍似得,她咳了咳不顾肺部的闷疼,忙不迭的大喊,“里昂退下,不要伤他!”

郑里昂气的发抖,瞥过去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还是很听话的退下了。

景夜临唇角的笑意加深,眼里却满是冰华,这个女人还是这样,命都没了半条,竟然还在担心他?

就因为那可怜的卑微的爱意。

可凭什么,卫琅小郡主爱他,就非要嫁给他,甚至还要连累浮琛!

景夜临缓步上前,如今浮琛下落不明,这诸多痛苦,他自然要百倍千倍的在这祸首身上讨回来。

他轻缓的在卫仙儿身前蹲下,抬手握住她一缕碎发,卫仙儿整个人一颤,猛地将头发抽出,回光返照似得弹跳到了床上,将自己裹成一团,猛地呵斥,“你、你别过来!”

这话一出,众人都怔了。

管家老陶更是一脸惊悚,郡主这是怎么了,平时不是很喜欢和景华君接触吗,多少次混入芳谈阁,不分时间场合的抱人家大腿,郡主府以及老侯爷的脸,都被她给丢尽了。

怎么如今挨了一顿打?

长记性,不可能的。

自打郡主纠缠景华君以来,这挨打挨了近三年,除了身体结实了,也没看出什么成效。

众人正暗自腹诽,景夜临则挨着卫仙儿坐下,抬手搭在了她额角,“是不是发烧了,说什么胡话。”

卫仙儿整张脸呜的一声叫个不停,像是个烧开了的水壶。

景夜临凑近过来,“太医,郡主是否无碍了。”

太医道,“郡主体格硬朗,许是挨打出了道理,只是皮外伤严重些,只要多加调养,不日便可痊愈。”

卫仙儿:……

“你受苦了,此番是我考虑不周,没能及时交代好下人,才害的夫人……”

眼看景夜临越发凑近,就要握住她的手,卫仙儿一张脸红到了全身,终于是不堪重负,猛地起身,指着景夜临大喝道,“你能不能有点偶像素养,和粉丝举止过于亲密,偶像大忌啊,信不信我脱粉回踩啊你个臭弟弟!”

景夜临,“……”

太医,“……”

老陶,“……”

郑里昂,“……”

卫仙儿深呼吸,胸口不住的起伏,说完这话就后悔了,欲哭无泪啊,看着这张脸真是没法不犯罪啊!

妈的,穿书就穿书,这景夜临长得和她爱豆一毛一样是他喵的什么鬼啊!

她看书的时候,确实是带入她爱豆那张脸来看的,可也不至于,不至于真给安了这张脸吧。

卫仙儿生存守则:热爱生命,疯狂搞本命啊啊啊。

作为一个老婆粉,这是她最后的坚持。

景夜临有点看不懂了,转头看向太医。

众人同,转头看向太医。

卫仙儿这天书一样的这番话,太医保持微笑,这锅他背。

“郡主兴许是脑子受到了击打,因而导致一些行为和言语上的偏差,这都是情有可原的,只要安心休养,即可痊愈。”

景夜临这才转头瞧着卫仙儿,“既如此,是不宜在劳顿,你我已签了婚书,卫琅若是不愿与夫君回府,那景华便在这住下吧。”

婚、婚书?!

说罢,回头望向众人,“这里有我照看,你们都退下吧。”

郑里昂气不过,“景华君,郡主府不欢迎你。”

卫仙儿一颗心沉了一半,这暴躁侍卫怎么说话呢,欢迎欢迎,她恨不得拍照合影要签名,回头就发长微博啊。

我爱豆这么平易近人,我还能饭三辈子啊!

这些言语,丝毫不入耳般,景夜临甚至贴心的给卫仙儿塞了塞被角,道,“没记错的话,卫琅为与我成婚,这整座郡主府,都送给净乐府作为嫁妆了吧。”

卫仙儿:??

嫁妆?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就要宕机了……

管家老陶强拉着郑里昂,三个奴婢簇拥着太医,一行人出了房间后,偌大空阔又极度浮夸的房间内,遍布着尴尬的气息。

景夜临唇角的笑寸寸冷掉,瞥着正在卷铺盖卷打地铺的卫仙儿,眉眼间透着审视。

这人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扑过来,反而要分开睡。

他冷笑,“欲擒故纵,你的新把戏吗?”

卫仙儿艰难的铺好后,额头都蒙了一层汗,身上到处都疼的厉害。

她喘息着回头,看了景夜临一眼,眼睛都要被这光芒刺瞎了。

忙别过眼,拉开被子平躺在了地面上。

缓了缓,嗓音掷地有声,“粉丝行为,偶像买单,我要严以律己!也请你独自美丽好吗。”

景夜临,“……”


卫仙儿在第N次睡觉失败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自打她在地面上卷了这么个铺盖卷之后,景夜临就坐在床榻上,一眼不眨的瞧着她,她觉得她都要被看成个刺猬了。

刚刚大概顺了一遍后,也知晓了现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卫仙儿抖得更厉害了。

本来以为她穿过来的时间,顶多也就是她死皮赖脸纠缠景夜临的那几年,要知道景华君的美名扬四海,自小在国学宗长大,又是名门之后才冠绝伦,世代史吏军相均出自景氏一门,素有江山之国宗、社稷之华乐的美名!

放眼望去这世间敬仰景华君的善男信女数不胜数,她充其量也就是其中之一。

而原主在书里前几年的存在感,也就仅限于,各种蹲点扑倒景夜临,死不要脸的充当腿部挂件,心比天高的拱这颗玉白菜,然后被净乐府的家丁们各种暴揍之外,倒也没出什么幺蛾子,草包到不能再草包。

她若是那个时候过来,大可以以后天高海阔任鸟飞啊,何必单恋景华君。

可万万没想到,她来的时间段,好死不死,这是已经逼着人家签了婚书了啊!

氪书的时候,她也没想到这个草包后面还有这种高光时刻,活生生就把我们谪仙一般雅端华正的景华君,给变成了个二婚。

关键是这签婚书之前,这原主还干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儿,也就是书中的另外一位男主浮琛。

浮琛是玉麟铁骑的上将,镇守盛京都,她不但给人修书,夸大其词的炫耀自己和景夜临喜结连理,还特意搞事情,偷偷拿了她爹的兵符,将人给调到了边城去了。

后来她被乱棍打死,她爹也战死沙场后,浮琛担此重任,一举平了叛乱,但是这一场仗,断断续续打了七年之久,回来的时候还断了一条腿,日后再也骑不动铁骑了……很是唏嘘。

也就是说,她凭借着一己之力,成功恶心了这对儿鸳鸯不说,让人家分离了七年,一个落个二婚污点,一个还落的个终身残疾……

作孽啊!

当然那个是后话,现在卫仙儿食不下咽寝不安稳,就是担忧,现在这是到哪步了,她修书给浮琛了没有,偷兵符了没有,这人去没去投奔她老爹啊!

“卫仙儿,你到底和浮琛说了什么。”

悠悠烛火,黑影自地面逐渐映照到墙壁之上。

卫仙儿一眼不眨的盯着那移动的影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景夜临字里行间皆是风霜,影子顿住,人也在他背后站定。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还不待反应,身上一凉,云被被整个掀开、抛起、重重落在脚下。

卫仙儿回头间,衣襟被猛地提起,顷刻间被拽到景夜临的面前。

美颜暴击来的太突然,她甚至都忘记了身上还有伤,心脏不受控制的越跳越快越跳越快。

卧槽,深夜福利啊。

从前也就舔舔屏,这特么真人啊!

那张脸似琼宇、似星河、似世间万物所有的美好都不为过,可偏偏此时,映在卫仙儿眼中,只有无限的哀伤,似是晚秋的凄凉。

他紧紧抓着卫仙儿的衣襟,好半晌,无奈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要我做什么才好。”

景夜临那灵魂深处的无力感,让卫仙儿心脏猛地一窒。

粉丝是什么样的一种群体,路人都说妖魔化,说不切实际。

可路人只看到了网上撕逼,却看不到偶像带给粉丝们积极向上的意义,看不到那些生活在黑暗深渊中,每天汲取着那一丝光芒,就可以重燃希望的的力量。

她们的信仰,无非是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走向光明的同时,追着那束光,也能变得更好。

她们看不得,自己喜欢的人受一丝半点的委屈。

卫仙儿此时就是这样一种感受。

看到景夜临难过,她一颗心都仿佛都被人攥住,难受的无法呼吸,她缓缓的抬起手,想要拍一拍景夜临的背,想要安抚他哪怕一点点……

景夜临破天荒的没有抗拒,反而松开了她的衣襟,轻轻的将头垂到了她的肩膀上。

他嗓音很轻,落到卫仙儿耳中,却振聋发聩。

他说,“到底要我做什么,你才能放过我。”

卫仙儿手下一顿,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肩胛处猛地一痛,后背就重重的撞在了地面之上,她忍不住痛嘶一声,抬眼间,景夜临单手扣住她的肩,居高临下,眉眼间皆是厌恶。

“能从净乐府活着回来,算你命大。”

卫仙儿疼的深呼吸,原主命真的不大,不然她也不能来。

缓了一会儿,她想想开口,“景华、景华君,我头受了伤,很多事儿我都记不太清,你问我浮琛将军在哪儿,我一时半会也答不上来……”

“满嘴谎言!”

“疼……”

半个肩头几乎要被卸掉,她咬咬牙,“我愿与景华君和离,你与浮琛将军之间若是有什么误会,我也愿意出面澄清,你看这样可好?”

景夜临怔住,他脸上不露半分情绪,那双眸子内却满是防备。

从前人前人后的唤他阿华,前些日子,拿了婚书,花枝招展的入净乐府的时候,颐指气使、大喊大叫唤他夜临,如今倒是疏离起来,唤景华……君了?

她大费周章,叫他不得不签了婚书,现在和离说的这样云淡风轻……

偏偏那双眸里满是赤诚,“卫琅,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卫仙儿心里苦,卫仙儿不说。

她强撑着抬起手,做了个誓,“如有虚言,乱棍打死。”

糊在地上的那种。

“好。”

景夜临说话间,取出一枚丹药,顷刻入了卫仙儿的候。

大掌捂住她的口鼻,景夜临整个人俯身过来,鼻翼间皆是青竹醉香。

“放心,这枚卸元丹不会要了你的命,你若听话,待尘埃落定之后,自会给你解药。”

卫仙儿呆若木鸡,完了完了完了。

这四舍五入算不算被本命推到啊!

她的粉籍不稳了啊!

“嗬,真是无用。”景夜临不屑,区区一枚卸元丹就将人吓成这样。

真不知道庆戎候一生戎马,怎么就生出来这样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女儿。

卫仙儿眼皮蓦地很沉,不知是不是那枚卸元丹的缘故,周身的力气仿如流水般倾泻而出,周身每一处痛楚也同时被无限放大,她忍不住哼出声,想到刚刚景夜临那一眼的不屑,硬生生又给咬牙咽了回去。

她眨着眼睛,最终终于坚持不住,双眼一阖,昏睡过去。

烛光摇曳下,珠帘纱幔后。

景夜临站在卫仙儿的身边,静默许久后,方抬手将人抱起,小心的放在了床榻之上。

喜红的云被荡起弧度,落在卫仙儿身上的同时,景夜临转身,踏出了房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