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万古邪神之路

万古邪神之路

火星引力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云澈的意识逐渐苏醒,明明掉下了绝云崖,他怎么可能还活着?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他终于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自己这是借体重生了。原主名叫萧澈,与他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是流云城萧门五长老的唯一孙子,这里是天玄大陆。既然重活一世,那就不能辜负命运的眷顾,这一世,他必将纵横诸天万界,踏上至尊之路……

主角:萧澈,夏倾月   更新:2022-07-16 09: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澈,夏倾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万古邪神之路》,由网络作家“火星引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澈的意识逐渐苏醒,明明掉下了绝云崖,他怎么可能还活着?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他终于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自己这是借体重生了。原主名叫萧澈,与他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是流云城萧门五长老的唯一孙子,这里是天玄大陆。既然重活一世,那就不能辜负命运的眷顾,这一世,他必将纵横诸天万界,踏上至尊之路……

《万古邪神之路》精彩片段

 云澈的意识逐渐苏醒。

怎么回事……难道我还没有死?我明明坠下了绝云崖,怎么可能还活着!而且身上居然没有痛感……连不适感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云澈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快速起身坐起,赫然发现,自己竟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床的上方垂下大红色的曼联,渲染着一种喜庆的气氛。

“啊!小澈!你……你醒了!”

一个惊喜的少女声音从他耳边传来,随之,一个女孩的悄颜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这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孩,一身翠绿色的长裙,嫩颜雪润娇美,红润香唇鲜艳欲滴,秀气的瑶鼻娇翘,一双透着深深惊喜的美眸就如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整张脸颊温婉柔美,明艳照人。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风姿,长大之后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倾城艳色。

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女孩,云澈短暂的懵了一下,三个字完全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小姑妈?”

女孩雪白的皓腕抬起,温玉般的小手按在了云澈的额头上,她的神色也更加放松了一些,欣然道:“体温也差不多恢复正常了,太好了,刚才差点要被吓死了。小澈,你身上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面对少女盈满着深深关切的眸光,云澈有些木然的摇头……精神完全处在游离状态。

“你先好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去告诉你爷爷。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忽然昏倒,你爷爷差点没急疯了,刚才亲自出门去请司徒大师了。”

少女急切之下,并没有发现云澈表情中的异样,她按着云澈的肩膀让他躺回床上,然后脚步匆匆的离开。

门被关上,云澈也再度从床上坐起,双手一下抱住了自己的头。

这里是天玄大陆七国之一苍风帝国最东方的小城——流云城,而他,是流云城萧门五长老的唯一孙子——萧澈!今年刚满十六岁。

这是他现在的身份。

他的记忆,和在沧云大陆那二十多年的记忆顿时重叠在一起,让他一阵恍然。

我是萧澈……那沧云大陆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在沧云大陆死后,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

不对!自己明明就是萧澈!这个房间的一切自己都无比熟悉,从小到大,所有的记忆清清楚楚,所有一切都是自己亲身经历,绝对不会是窃取了他人的记忆!

难道沧云大陆的一切,仅仅是一场梦?在自己坠下绝云崖后,梦忽然醒了?

但沧云大陆的记忆同样清晰无比……那二十四年的恩怨情仇,怎么可能是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澈……现在应该是萧澈,他恍然半晌,眼神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思绪也缓缓的清晰。

此时正值清晨时分,外面的天空还未大亮。今天,是他和夏倾月大婚的日子,两刻钟前,他就被小姑妈喊醒,换上一身大红的喜衣,然后喝了一碗小姑妈亲手熬的粥,然后,他便感觉全身无力……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直到现在才醒了过来。

这时,一抹异样的味道从他的唇边传来,萧澈将嘴唇微微一抿,顿时脸色微变。

这是……弑心散!

在沧云大陆的那些年,有天毒珠在身的云澈对天下万毒了如指掌,可以说世上没有他不知道的毒,无论是什么毒,他只需轻轻一嗅,就能瞬间识辨出这种毒的名字和构成。同时,拥有天毒珠的他百毒不侵,再厉害的毒,也不可能伤害的了他。

弑心散,是以绝魂草和紫纹海棠所制成,溶入水中后无色无味,入体后十几秒的时间便可夺人生机,直接毙命,尸体上甚至不会呈现任何中毒的痕迹。

萧澈眼神一阴,瞬间明悟。

原来,他刚才不是昏迷,而且所喝的粥中被下了弑心散,然后被毒死了!死后轮回转世,生在沧云大陆,在沧云大陆坠下绝云崖后……居然又重生回在了上一世刚刚死去的身体上!

虽然这种事听上去完全就是天方夜谭,但这是萧澈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等等……若是这样的话,自己现在的身体根本没有抗毒的能力,为什么刚刚接触了唇边的弑心散,现在却是安然无恙?

一抹轻微的异样感从他的左手手心传来,萧澈抬起了自己左手,赫然发现,掌心部位,竟然印着一枚绿色的圆形印记。

这个印记的形状、颜色、大小……分明是天毒珠一模一样!

在堕下绝云崖前,绝境中的他直接把天毒珠给吞到了腹中,他完全不知道这样做会引发什么后果。而此时,这个手上的印记,竟似是天毒珠也跟着他一起穿越了过来!

“天毒珠……”发怔的看着这枚神似天毒珠的印记,萧澈下意识的默念一声。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手心的绿色印记忽然释放出一团碧绿的光芒,他的眼前顿时没由来的一恍,大脑一阵轻微的眩晕,让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在他睁开眼睛时,他周围的世界,已经变成了茫茫的绿色。

这个绿色的世界空旷一片,看不到边际,四处充盈着独属天毒珠的微弱气息,萧澈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明白,自己的精神竟然进入了天毒珠的内部世界。

原来天毒珠内部,居然还有这样的广阔世界!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不计后果的吞下了天毒珠,居然让天毒珠随着自己穿越,还似乎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既然能进来,那必然也能出去。

萧澈闭上眼睛,意念微动,顿时,周围的绿色世界快速溃散,让再次睁开眼睛时,视线里,已是那个熟悉的房间。

看着掌心那个浅绿色的印记,萧澈缓缓的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不可思议的事,但自己不但死而重生,还有着两世的记忆。或许,是老天都不忿他这两世命运的悲惨,从而大发慈悲给了他一次再获新生的机会!

云澈遭受沧云大陆无数绝顶强者追杀,虽然最后陨灭,但他一人搅动天下风云,何等威风!但他现在的身体,却是平凡……不客气点说,是渣到了极点。

天玄大陆,玄力为尊。萧澈虽然生在萧门,还是实力最强的五长老萧烈的孙子,但他已是十六整岁,玄力却始终是处在初玄境一级,他从七岁半岁开始修玄,八岁进入初玄境一级,之后整整八年玄力没有半分进步,在萧门中受尽嘲笑。后来萧烈为他请来流云城第一医师司徒允为他检查身体,得到的答案如晴天霹雳——他竟然是天生血脉受损,而且损伤极其严重,几乎不可能修复。这种状态下,萧澈将终生停在初玄境一级,任凭如何努力,也不可能有寸进。

就算拼死修炼,终生也只能是初玄境一级。这样的人在天玄大陆无疑将是最最底层的存在,完全成为了萧门的一个大笑话,如果不是他的爷爷萧烈是萧门乃至整个流云城的第一强者,根本不会有人愿意多看他一眼。

萧门作为流云城三大修玄家族之一,强者无数,年轻一辈人才辈出,萧澈在其中可以说完全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哪怕他哪天死了,也根本不会有几个人关心,但今天却有人不惜用弑心散这种千金难求的无痕剧毒毒杀他,原因,现在的萧澈当然一清二楚。

因为今天是他和夏倾月大婚的日子。

夏倾月与他同龄,同样只有十六岁。但如此小的年纪,她的玄力却据说已经达到了初玄境十级,即将突破初玄,踏进入玄境。能在十六岁到达如此境界的,她是夏家百年来的第一人,在整个流云城的年轻一辈中也无人能和她相比。甚至有传言,如果她的进境一直这么持续下去,几十年后,她有可能成为夏家有史以来第一个踏入地玄境的人……甚至,还有可能达到流云城百年来从未有人敢奢望的天玄境!

更关键的是,她不但天赋惊人,更是天姿国色,是流云城公认的第一美女。流云城几乎所有有些资本的青年才俊都对她倾心垂涎,如果夏家招亲,登门的人估计足以从流云城的北门排到南门。

就是这么一个天赋容颜都堪称流云城之最的天之骄女,竟然要嫁给萧家这一代最废,而且连一丝前途都不可能有的子弟,流云城不知多少人捶足顿胸,愤慨不已……这完全就是一朵傲世莲花插在了别人看都懒得看一眼的牛粪上!

那些迷恋夏倾月的人对萧澈当然是嫉恨交加,更多的是不甘……会有人毒杀他,在现在的萧澈想来,一点都不奇怪。

“果然是红颜祸水。”萧澈下床站起,一声自言自语。不过想到夏倾月的倾城之姿,他咧嘴笑了起来:“不过能娶到这么个老婆,还真是不错的开始。”

——

直接附上本书玄力等级设定,从底到高为:【初玄境→入玄境→真玄境→灵玄境→地玄境→天玄境→王玄境→霸玄境→君玄境→神玄境→?】,每一个境界分一到十级。


 此时,他一身大红的喜袍,房间也到处挂满着“囍”字和红布。这是昨天晚上,他的爷爷萧烈和小姑妈萧泠汐亲手布置的。这里是他平时居住的房间,也是他这次大婚的新房。

门在这时被推开,一个轻灵的身影急急的走进。萧澈马上站起,微笑着喊道:“小姑妈,是爷爷回来了吗?”

萧泠汐是萧烈中年得女,虽然是萧澈的小姑妈,但今年才刚满15岁,比萧澈还要小上一岁。年纪虽小,却已是生的娇美动人,玄力已踏进初玄期六级,虽然不能和夏倾月相比,但也已相当不错,在萧门很受重视。

“呵呵,澈儿,你醒了啊。”

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萧烈缓步走进,看着已经下床,脸色也相当不错的萧澈,他的神色顿时松弛了几分。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个是照顾他起居的管家萧鸿,另一个则是流云城人人皆知的第一医师——司徒允。

“醒了就好,脸色看上去也没有大恙,不过还是让司徒大师给你检查一下,今天是你成婚的日子,不容出半点差错。司徒大师,有劳了。”萧烈一边说着,让开了身体。

把一直提在手中的药箱放在桌上,司徒允坐在萧澈对面,手指点在了他的脉搏上,少顷,他的手便从萧澈身上移开。

“司徒大师,小澈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有没有很严重?”萧泠汐连忙出声问道,紧张担忧之色溢于言表。

萧烈目光看着司徒允,虽然没有说话,但神情间同样有着一丝凝重……他又怎么会察觉不到,之前萧澈的忽然昏迷绝不正常。

司徒允却是缓缓起身,轻然笑道:“萧长老不必担心,令孙的身体状况绝佳,别说大恙,小病都没有。之前的昏迷,或许是心情过于激动而气血冲头,毕竟,令孙今天可是要娶夏家前千金,我们流云城的第一美女啊,呵呵呵呵。”

虽然司徒允极力掩饰,但言语间还是透露出些许惋惜的意味。天之骄女嫁给一个一无是处,更无前途的废柴,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那就好。”萧烈舒了一口气,点头道:“真是辛苦司徒大师大清早被我拉过来,老鸿,送司徒大师到会客厅休息。”

“不用了。”司徒允一摆手,提起药箱:“既然令孙没事,我也就不留了,恭喜萧长老马上将迎得这流云城最优秀的孙媳妇,不知该有多少人艳羡,呵呵,告辞了。”

“记得一定要来喝杯喜酒。老鸿,送一下司徒大师。”

“澈儿,你的身体真的没事?有没有感觉不适的地方。”司徒允刚一离开,萧烈就皱起眉头,依然不放心的问道。之前萧澈忽然昏倒,体温骤降,生机溃散,这些绝不可能是过于激动所导致。但看萧澈现在的样子的确是安然无恙,让他心中顿时疑惑起来。

“爷爷放心,我真的没事。”萧澈一脸轻松的说道。看着萧烈担心的神色和满头的白发,他的鼻尖不自禁的酸涩了一下。

萧门共有五大长老,萧烈虽为五长老,却是萧门玄力最强者,早在五年前就已进入灵玄境十级,现在更是达到了灵玄境十级巅峰,只需一个契机,便有可能突破灵玄境,达到无数玄者梦寐以求的地玄境。

萧烈今年只有五十五岁,又有着灵玄境巅峰实力,却已是满头白发苍苍。每次看到他的一头白发,萧澈都会心中酸涩。

萧烈中年白发的原因,整个流云城无人不知。他唯一的儿子,也就是萧澈的父亲萧鹰,当年堪称是流云城的第一天才,十七岁突破初玄境,二十岁到达入玄境五级,二十三岁直接突破入玄境,达到真玄境,震动了整个流云城,成为了萧门的骄傲,更是萧烈的骄傲。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萧鹰人至中年后,必是最有资格继承萧门门主之位的人。

但可惜,或许是天妒英才,在萧澈出生后仅一个月,萧鹰忽然遭遇刺杀,而刚好在那个时候之前的几天,萧鹰为了救夏家之女,玄力大耗,遭遇刺杀时连平时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最终亡命。他的妻子也悲伤之下自断心脉殉情。如此巨大的打击之下,萧烈一夜间白发,九个月后,萧泠汐出生,她的妻子也在长久丧子之痛的折磨下,在萧泠汐出生一个月后抑郁而终。

丧子之后妻子也永远离去,可想而知那几年萧烈是怎么走过来的。那苍雪般的头发里,深蕴的是无法言喻的痛苦、哀伤,还有仇恨。

而直到今天,萧烈依然没有查到当年究竟是谁杀死了萧鹰。

后来,他便将所有的希望都倾注在了萧澈的身上……但天生玄脉受损的残酷事实,再次成为了他人生中的一道晴天霹雳。

但是,面对这个毫无希望的孙子,萧烈却从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失望与怨怒。反而对他关心有加,几乎到了溺爱的程度。因为在他看来,天生玄脉受损已是命运对他的不公,他最不应该受到的,就是谴责、漠视和嘲笑,而是应该以更多的关爱去弥补。这些年,他一直在想法设法的寻求着各种可能修复玄脉的丹药,但玄脉破损,就像是折了玄力的命脉一般,又岂是那么容易修复。

有这样一个爷爷,萧澈虽然是在别人漠视,甚至嘲讽的目光中长大,他依然觉得是自己是幸运的。

看着萧烈的苍苍白发,萧澈的目光逐渐变得凝实……既然上天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还让我拥有了两世的记忆,就算是为了让爷爷多几分欣慰,我也要活的轰轰烈烈!玄脉破损又怎样!我可是医圣的传人,只要被我找到了合适的药材,短短三周时间,我就可以将玄脉完全的恢复。

“没事了就好。”看着他的样子,萧烈总算放心,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光线,道:“时辰也差不多道了,澈儿,你好好的准备下,我去安排一下迎亲队伍……对了,你是想骑马前往,还是……坐轿?”

如果是昨天的萧澈,必然会回答“坐轿”。他虽是长老之孙,但除了这个身份,可说是一无是处,与夏倾月的差距可谓是天壤之别。这迎亲路上,毫无疑问会遭到无数的指指点点,承受无数的嫉妒嘲讽惋惜,若是露脸人前,那滋味可想而知。但如今的萧澈却是微微一笑:“当然是骑马!爷爷你放心,夏倾月她再高贵,也早已注定是我们萧家的媳妇,我会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把她娶回来,绝不丢爷爷的颜面。”

萧烈的神情顿时一滞,似乎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随之,他的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微微点头:“好。”

短短一个字,透着久违的欣然。萧烈抬步走出房间,轻轻带上了房门。

萧烈刚一走开,萧泠汐一下子站到萧澈面前,唇瓣弯翘,眸光里带着些许的不高兴:“原来居然是激动的直接昏掉,白白害我担心害怕这么久。你和夏倾月明明都没见过几次,原来一直都这么喜欢人家……也是哦,她可是我们流云城第一大美女呢,哼!”

萧澈连忙摆手:“怎么可能!夏倾月虽然很漂亮,但小姑妈比她漂亮多啦!如果我是因为她昏倒,那小姑妈天天陪在我身边,我这辈子都不知已经昏过去多少次了。”

“嘻……”萧泠汐好不容易才绷起的脸色顿时垮掉,嫣然而笑:“就知道你会说这种话哄我开心。不过呢,小澈就算因为马上要娶她而激动的昏倒也没关系啦,毕竟夏倾月那么漂亮,还是流云城公认的第一天才,夏家又是流云城第一巨富,不知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娶她当老婆呢。不过,最终还是嫁给了我家小澈。”

说到这里,萧泠汐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神色,随之,她的眼神又逐渐变得游离,声音也轻缓了起来:“只是感觉好快……小澈马上就成家了呢……”

“咚咚”,敲门声响起,门外紧接着传来萧鸿苍老沉稳的声音:“少爷,吉时马上就到了,该去夏家迎亲了。”

“啊……这么快?”萧泠汐看了一眼萧澈的装扮,顿时有些焦急起来:“鸿叔再稍等一小会儿,马上就好。”

说完,她已到了萧澈身前,一双柔夷开始快速的整理起他的喜服:“这个衣服好麻烦,出了刚才的事,又全部乱掉了。先站着不要动,马上就好。”

一双雪白细嫩的手儿开始在匆忙中抚平他翻起的衣领,重新系好松掉的衣带……她的动作很是生涩,但却是无比的认真专注。萧澈默默的看着她,眼神逐渐迷蒙起来……

他今天就要娶夏倾月过门,但夏倾月是不是真心愿意嫁给他,他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他的父亲萧鹰和夏倾月父亲夏弘义当年的约定,夏倾月不要说嫁给他,连看都不一定懒得看他一眼。这个世界上真正对他好的人,也唯有爷爷萧烈,和眼前的小姑妈萧泠汐。

在他年幼之时,萧泠汐整天就如一块牛皮糖般粘在萧澈身上,他走到哪里,萧泠汐就跟到哪里,想甩到甩不掉,一时半刻见不到他就会哇哇大哭。在萧澈十岁被确认玄脉破损时,萧泠汐仿佛一夜间长大,她知道玄脉破损会是什么后果,也知道了自己“小姑妈”身份的概念,她开始苦修玄力,只为能保护一生都只能处在天玄大陆最底层的侄儿萧澈。

经历了苍云大陆二十四年“南柯一梦”,萧澈无比真切的感觉着萧泠汐对他的好是多么的奢侈与珍贵。

夏倾月虽然马上就会成为他的妻子,但也只会如天空冷月般只可见而不可近触。

如果能娶到小姑妈这样的女孩子,该是多么完美的事……这样的想法不受控制的出现在萧澈的脑海之中。

复杂的喜服终于整理完毕,萧泠汐小舒一口气,踮起脚尖,伸手整理起萧澈额前微乱的头发。随着她脚尖的踮起,粉雕玉琢般的嫩颜与萧澈的脸顿时近在咫尺,眼眸,还有神情之中都清晰的印着一抹少女才会有的娇嫩与柔弱,让人不由的产生爱怜呵护的欲望,两瓣芳唇微微弯翘,粉嫩欲滴。

鬼神神差的,萧澈的头部忽然倾下,嘴唇轻轻的点在了萧泠汐的粉唇上……


 “啊!”

萧泠汐一声惊叫,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般向后跳开,她伸手点在莫名酥麻的唇瓣上,美眸瞪大,一抹红霞从雪颜上快速蔓延至脖颈:“你……你……你又偷亲我!”

“你又是这种反应。”明明是过错方的萧澈却是一脸无辜外加心伤的表情:“我们小的时候你最喜欢和我玩亲亲了,现在我每次亲你一下,你都像受了很大惊吓一样。”

“你你你……你也知道那是小时候!”萧泠汐一张脸儿涨的越来越红:“我们现在都是大人了,不可以再乱亲!你……你也马上就要有老婆了,以后只可以亲你老婆!”

“为什么……”

“因为我可是你小姑妈!”萧泠汐气急的一跺脚。

“那……我老是想亲你怎么办?”萧澈手点下巴,笑眯眯的说道。身前这个可爱甜美的15岁少女,根本没有半点“小姑妈”的威慑。

“哼……那你娶我啊!”萧泠汐鼻尖一翘,嗔声道。

“喂!你可是我小姑妈,怎么可能娶你……”萧澈的声音低了下来,眼睛倒是瞪大了几分。

“知道还乱亲!再敢偷亲我我就告诉你的老婆夏倾月,让她收拾你,哼哼!”萧泠汐螓首一仰,满是得意的看着他。

这时,萧鸿的声音再度从外面传来:“少爷,准备好了吗?该去夏家迎亲了。”

“好,我马上出去。”萧澈看了一眼自己此时的装扮,准备出门。刚迈出两步,就被萧泠汐一手拉住,一脸认真的说道:“小澈!再去迎娶夏倾月之前,先把我们昨天说好的约定重复一遍,一个字都不许错,否则就不让你出门。”

昨天的约定?萧澈随意一想,略带无奈道:“好吧……和夏倾月成婚之后,不能有了老婆忘了小姑妈,不能减少和小姑妈在一起的时间,对于小姑妈的召唤要和以前一样随叫随到……应该一个字都没有错吧?”

“嘻嘻,这才乖嘛。”萧泠汐露出了可爱的笑颜,但拉着萧澈的手还是没有松开:“不过,还是再加上一条,是我昨天忘记的一条……虽然夏倾月成为了你的老婆,但是,她在你心里的地位,不可以高过我!马上重复一遍,快说快说快说!”

萧澈目光侧过,看着她的美眸说道:“你亲我一下,我就答应。”

“那……你娶我?”

“……”萧澈败阵。

“少爷,还没好吗?”过了既定的“吉时”是大忌,萧鸿催促的声音又一次从门外传来。

萧澈的手放在门上,却没有马上推开,而是小声的说道:“这件事,我没办法答应小姑妈……因为小姑妈在我心里的地位,是一百个夏倾月都比不上的,我才不愿意拿她和小姑妈比。”

声音落下,他才推开门,施施然走了出去。

萧泠汐站在原地,发怔了好一会儿,随之唇角弯起一抹雀跃的弧度,像个得到最心爱糖果的小女孩般蹦蹦跳跳的跟了出去。

萧澈走出房门,勉强算得上是华丽的迎亲队伍已经等在那里。萧鸿向他和蔼一笑:“少爷,请上马。迎亲路上我会全力保护少爷周全……当然,少爷大喜的日子,只会有喜无灾,应该也用不着老朽。”

“鸿爷,有劳了。”萧澈冲着萧鸿微微一笑,直接翻身上马。这时,一个和善的声音忽然从左手边传来:

“看来来的刚刚好。萧澈弟弟这是要去迎亲了吗?真是恭喜恭喜。”

萧澈的眉头微微一挑,随声而望,看到两个青年男子向他这边缓步走来。说话的男子二十岁出头,身材中等,长相很是风雅俊美,眸光清亮,脸上挂着让人如沐春风般的和熙微笑。他的后方,亦步亦趋跟着一个长相颇为消瘦,年纪隐约要比他小上一些的青年男子,他的脚步始终后于前方男子一个身位。

看到他们,萧澈微笑了起来:“原来是玉龙哥和萧阳哥,你们到这里来,是专程为我送行的吗?”

萧玉龙,萧门现任门主萧云海的独子,今年二十整岁,无论长相、天赋、谈吐、智慧,都是萧门年轻一辈中最顶尖的存在。目前玄力已达入玄境三级,是萧云海的骄傲,也被萧门寄以了厚望,如果不出什么大意外,他将会是下一任的萧门门主。而拥有诸多光环在身的他却是没有丝毫的傲气,无论对谁都是温文尔雅,即使是面对残废一般的萧澈,也一向是温和有礼,从未露出过丝毫嘲讽的意味,反而经常会对他玄脉破损的事表现出关心。

一直以来,萧澈对他都有着很深的好感,还有些许的感激和崇拜……当然,是今天之前的萧澈。

萧玉龙身后的人身份同样不简单,并不是普通的萧门弟子,而是二长老最小的孙子,萧阳。现年十九岁,初玄境九级,从小就跟在萧玉龙后面,一直对他马首是瞻。不过他对于萧澈,就没有萧玉龙那么友善了,虽然同为长老之孙,但他对于萧澈从来都是不屑一顾,萧澈偶尔主动和他说上一两句话,他要么理都不理,要么只是鼻孔朝天的哼哼两声。

作为长老之孙,萧澈不但有自己的住房,还有一个独立的小院,但这个院子除了爷爷萧烈和小姑妈萧泠汐,以及他唯一的那个死党,平时极少有人来,此时萧玉龙却是带着萧阳主动来到这里,目的或许也只有目送他去迎亲了。

“哈哈,当然。”萧玉龙爽朗一笑,走近了说道:“你今天要迎娶的可是我们流云城第一明珠,这可不仅仅是我们萧门的大事,还是整个流云城的大事。你能娶到如此明珠,我这个当哥哥的真是欣慰和羡慕,当然,还有些惭愧啊,哈哈哈哈。”

萧澈也笑了起来:“玉龙哥说笑了,以玉龙哥的人才,若是想要成婚,整个流云城的优秀女子还不任你挑选。”

“少爷,我们该走了。”萧鸿提醒道。

“萧澈弟弟,快去吧。我们翘首盼着你把我们流云城的明珠风风光光的娶进门。”萧玉龙笑着说道。

萧澈点头,在马上坐稳,迎亲队伍顿时出了院子,在敲锣打鼓声中直奔夏家。

萧澈从视线中离开的那一刹那,萧玉龙脸上的笑瞬间僵硬,然后神情变得无比阴沉,他猛然回身,狠狠的一个耳光砸在萧阳的脸上,口中发出低沉的声音:“废物!”

萧阳被萧玉龙一个耳光直接打飞了出去,左脸高高肿起,他连忙连滚带爬到萧玉龙脚下,惶恐道:“我……我明明已经把弑心散投了进去,之前他忽然昏倒的消息也是真的……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哼!”萧玉龙眉头死死蹩起,面孔一阵扭曲:“我花那么大的代价弄来这种就算是司徒允都查不出的剧毒,你却给我搞砸了!难道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夏倾月就这么嫁给萧澈那个废物?”

“老大,那小子才刚刚出门,迎亲路上我们有的是机会……虽然我们不适合出面,但完全可以教唆宇文家的那些人,还有城主府的那几个公子,他们都垂涎夏倾月,对于夏倾月要嫁给萧澈这件事都恨的牙痒痒,只要稍微鼓动一下,再加上一起出门,一定就能……”

“如果这么简单,我还需要花费那么多心思搞来弑心散吗!”萧玉龙冷冷的打断萧阳的话:“萧澈虽然是个废渣,但他的爷爷萧烈可是灵玄境十级,在流云城内无人可敌,谁敢惹他?夏倾月的父亲对这件婚事也从来没有异议,敢公然闹事,等于同时得罪萧烈和夏家,就算宇文家和城主府的那几个小子敢,他们的家人也绝对会全力阻止……而且,你没看到萧鸿那老家伙亲自跟着去了吗?有他在,谁能闹得起事来!”

萧玉龙一边说着,紧攥的双手不断的发出“啪啪”的骨骼错位声。他第一次见到夏倾月时,就惊为天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处事不惊的他在那时直接魂魄皆失。从那时起,他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让夏倾月成为他的女人。

但,如今夏倾月居然就要嫁给萧门之中最让人看不起的萧澈,这让他如何甘心!

“老大,其实……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萧阳看了一眼萧玉龙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你想想,以夏倾月的脾性,流云城中那些一等才俊她都从来懒得看一眼,有可能喜欢萧澈那小子吗?她会嫁给萧澈,仅仅是因为十六年前的约定而已。我想她就算嫁过来,也绝对不可能允许萧澈这样的废物碰她的手指一下……而以后她嫁到我们萧门,老大和她接触的机会就会大大的增多,以老大的相貌天赋,再加上和萧澈那废物的对比,时间长了,还怕折服不了一个夏倾月?到时候……”

听着萧阳的话,萧玉龙阴沉的脸色开始一点点舒展,狭长的眼眸也缓缓的眯了起来,他手指点着鼻尖,低低的说道:“你说的,倒是很有道理啊……看来没有毒死那个废物,倒还是一件好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