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爱在暮夜之后宋子衿

爱在暮夜之后宋子衿

万贵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夫妻一场,怀胎四月,宋子衿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幸福的女人。直到她发现邵峯出轨,背叛了他们的感情,她才意识到自己所谓的幸福,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等邵峯去救自己时,宋子衿从满怀希望,等到了满心绝望,原来爱一个人,恨一个人,真的只在一念之间。余生漫长,她希望他断子绝孙,痛失所爱……

主角:宋子衿,邵峯   更新:2022-07-16 10: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子衿,邵峯 的武侠仙侠小说《爱在暮夜之后宋子衿》,由网络作家“万贵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夫妻一场,怀胎四月,宋子衿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幸福的女人。直到她发现邵峯出轨,背叛了他们的感情,她才意识到自己所谓的幸福,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等邵峯去救自己时,宋子衿从满怀希望,等到了满心绝望,原来爱一个人,恨一个人,真的只在一念之间。余生漫长,她希望他断子绝孙,痛失所爱……

《爱在暮夜之后宋子衿》精彩片段

邵峯有问题。

凌晨四点,宋子衿看着倒下就睡的邵峯,浑身无法抑制地发抖。

空气中似乎还能闻到,自己丈夫身上杂夹着的另一个女人的味道……

宋子衿走出房间,攥紧了手中的孕检单,在沙发上坐到天亮。

翌日,邵峯早早起来,像往常一样换好西装便准备出门。

“听说你有事找我?”邵峯看到了客厅中的她,眼神微微闪烁,“昨天忙了一宿,回来便睡了。”

宋子衿眼眸闪过一丝苍凉。

她的丈夫,在别的女人身上忙了一宿。

“忘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你去上班吧。”宋子衿攥紧孕检单,不动声色道。

邵峯点头,随后轻声道:“记得以后晚上别等我了,这阵子我都会比较晚回来。”

想起昨夜怀中缠绵的似水娇人,再看着眼前寡淡无味的妻子,邵峯心底划过一抹复杂。

每天工作繁忙辛苦,他真的需要一个解风情的女人调节情绪。

宋子衿给他的感觉,已经是左手握右手,倒胃口。

他的细微表情,都让宋子衿尽收眼底。

她微扬的嘴角带着抑制:“不会了,你放心,再也不会等了。”

邵峯,真正爱一个人,可以忍受对方所有缺点——

除了背叛。

“离婚”的念头在宋子衿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很快被一张稚气的孩子脸掩盖。

她不光是个妻子,还是个母亲。

她和邵峯,已经有了一个四岁的儿子——辰辰。

她的肚中,还有一条尚不知归处的新生命。

自己的童年因父亲的背叛,母亲的疯狂已经变得不幸,她不能让自己孩子的童年再遭不幸……

为了孩子,在谎言没有撕开之前,这段婚姻必须继续。

待辰辰醒来,宋子衿打起精神张罗好早饭,然后带着孩子一起拼积木,看动画片。

正在辰辰看得津津乐道之际,电脑屏幕突然一跳转,上面的动画片变成了一男一女的暧昧画面!

宋子衿的心,毫无防备地狠狠一揪。

她慌忙抬起鼠标要去关视频,可怎么按都按不掉。

“妈妈,爸爸和那个阿姨在干什么?”四岁的辰辰呆住了。

宋子衿一慌,立马捂住孩子的眼睛。

“别看……”她的声音在颤抖。

视频无法关闭,那令人作呕的声音也从音响中传了出来。

她的丈夫在别的女人身上耕耘,还说着羞耻的情话。

宋子衿抱紧孩子,双眼红得滴血:“辰辰,不要看,不要听……”

她的孩子,还那么小,他的眼睛不应该看到任何不堪和肮脏,他的耳朵也不该听到任何毁灭性的话语。

好不容易拔掉电源,电脑终于黑屏。

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安静。

辰辰已经低头玩着手中的积木,刚才看到的画面,似乎已经被他忘却。

这时,宋子衿的手机突然“滴”地一声响。

她猛地一弹,似是还没从刚才的突变中恢复过来。

宋子衿看了眼辰辰,随即将手机打开。

入目的短信让她呼吸一滞——

“姐姐,邵峯哥在你身边,有这么厉害吗?”


短信末尾,附了一个咖啡厅地址。

毋庸置疑,是挑衅。

宋子衿本不想赴约,她此刻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处理邵峯的桃花债。

可那个女人不该用黑手段让她的儿子看到那一幕。

这女人的撒野手段,越过了宋子衿可以容忍的底线。

宋子衿捏紧手机,嘴角扬起一个冰凉嘲讽的弧度。

咖啡厅。

宋子衿看到了那个邵氏集团人尽皆知,唯独她被蒙在鼓里的女人——佘悠悠。

一个买酒灰姑娘在逃避非礼之人时撞到了霸道总裁怀中,从起一发不可收拾。

这便是佘悠悠和宋子衿丈夫邵峯的故事。

佘悠悠一头黑直长发随意披在肩上,像极了刚毕业的大学生。

可那精致妆容和烈焰红唇,却让人看到了媚感。

像颗早熟的青苹果,这是宋子衿的第一印象。

“宋姐姐。”佘悠悠开了口,有些拘谨地挪了挪身子。

宋子衿淡漠凝视着她,没有出声。

“你想吃点什么别客气,反正……咱们用的是同一个男人的钱。”

佘悠悠看着宋子衿那般沉得住气,敌意瞬间从心口蔓延至头顶。

“不了,我自己赚钱自己花,从不用男人的钱。”宋子衿淡淡的口吻,藏着与生俱来的尊贵与冰冷。

她的异常平静,让佘悠悠终是沉不住气。

倏地,那青涩白皙的脸颊变得楚楚可怜,杏眸中也布满了雾气。

“宋姐姐,不管你信不信,我和邵峯哥是一见钟情……他帮我母亲治病,还帮我偿还了父亲欠下的所有债款……他吻我的神情,是别人从未见过的温柔……我是心甘情愿陪在他身边……”

佘悠悠声泪俱下说着,声音透着几分哽咽。

“然后呢?”宋子衿似笑非笑看着这个戏感十足的年轻女人。

她垂在腿上的手,已经将掌心掐出一道道血痕。

腹部隐隐传来几番疼痛,宋子衿连忙调整呼吸。

“宋姐姐,求你成全我们吧……峯哥早就不爱你了,你做这个邵太太还有什么意思?难道你要他为了孩子勉强跟你凑合过日子吗?”

佘悠悠一脸娇柔可怜地看着宋子衿,哀求声透着咄咄逼人的意味。

宋子衿淡然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只是眸中的神情愈发寒凉。

“你说对了,我就是要让他为了孩子跟我继续勉强下去。”

她的话,让佘悠悠的表情瞬间错愕不已。

“你……”这跟她预想的剧情不一样。

宋子衿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这个局促不安的女人。

“等我不要他的那天,我会把他送给你。”

最后再扫了佘悠悠一眼,她头也不回地离去。

坐在车里,看着车上一家三口的合照,宋子衿连忙退散眼眶里的泪,深吸一口气,启动车辆朝幼儿园驶去。

孩子,是她唯一的慰藉。

回了家,刚开门,便看到邵峯光鲜亮丽地准备出去。

宋子衿愣了愣,辰辰则已经朝邵峯怀中扑去。

“爸爸,你又不在家陪我跟妈妈吃晚饭吗?”

邵峯闪了闪眼眸,对着宋子衿欲言又止。

“今晚……有应酬,不会回来睡……”他声音中透着一丝不自然。

“好,晚上别太累了。”宋子衿咬紧牙关,最后几个字,让她心若针扎。

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别太累。

身后传来电梯关门声,宋子衿抬手覆向微疼的腹部。

这条小生命从一开始就得不到父爱,还有留的必要吗?


这条小生命从一开始就得不到父爱,还有留的必要吗?

-----------

医院。

宋子衿看着B超单,面色静如潭水。

“胎儿已经四个月,你子宫壁太薄,不适合做手术。”

医生的话,让她眸底划过一丝波澜。

“必须得生下吗?”宋子衿喃喃问道。

医生看了看她的生育史,劝说道:“你头胎是个儿子,现在二胎要是能生个女儿,刚好凑个好字,何乐而不为呢?”

一儿一女吗?

曾经,宋子衿对这个孩子的到来,也充满了期待。

可现在……

宋子衿在医院坐了很久,才勉强说服自己。

既然小生命已经选择了自己做她的妈妈,那便是她们两个人的缘分,自己就一定要负起这个责任。

回到家,宋子衿看到沙发上的邵峯,明显愣住。

他看着手机,眸色柔情万千,是她许久不曾见过的神态。

心,狠狠地揪起——

宋子衿无比痛恨女人敏感的神经。

为什么要让她看到,自己丈夫对其他女人的柔情!

“一整天都不在家,干什么去了?”邵峯看到宋子衿,收起手机,脸上的表情也瞬间消散。

“你一晚没回家,又干什么去了?”宋子衿明白自己不该质问他这些,毫无意义,可刚才邵峯眉眼里的情绪,刺痛了她的眼。

邵峯怔了怔,脸上泛起不悦之色:“昨天不是说了在忙应酬,你现在板着脸给谁看?”

“我一直都这样,你心虚什么?”宋子衿语气中带着一抹嘲意。

“莫名其妙!忙了一晚的工作,回来休息还要受你的气!”邵峯提起沙发上的外套,起身便要往外走。

“今天又要彻夜不归吗?”宋子衿已经心如死水。

邵峯一愣,随即恼羞成怒:“你瞧你说的什么话!整天在家没事干,学会胡思乱想了?宋子衿,有时间你就多陪陪孩子,多打扮一下自己,别疑神疑鬼的!我赚钱养家已经够累了,没心情听你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他说完,便直接摔门离去。

湿冷的风从门缝中溢进来,让宋子衿四肢百骸发凉。

她拢了拢胳膊,抱紧自己。

邵峯,你跟别人逢场作戏,假戏真做——

回到家,你连勉强都不愿再勉强了吗?

空荡荡的房间,双人床的另一侧永远都是冰冷的……

入夜。

宋子衿在浴室洗漱着,手机又是“叮”地一声响。

“姐姐,我刚把邵峯哥喂饱,你一个人独守空房寂寞吗?”

短信上的内容,充斥着得意和挑衅。

一种强烈的眩晕感冲击着宋子衿的大脑,她一个趔趄,足下打滑直接摔倒在地!

腹部重重撞击在浴缸边缘,带来锥心刺痛。

宋子衿面色一寸一寸白了下去,额头泛起密密麻麻的细汗。

孩子,我的孩子……

一圈又一圈的红色自身下蔓延开,将湿漉的地板染成诡异的血色之花,下腹的剧痛让她近乎昏厥。

夜太静,静到没有任何人知道她此刻在生死边缘挣扎。

谁来救救我,还有我的孩子……

宋子衿的视线变得浑浊不清,恍惚中一个坚挺的身影映入脑海。

邵峯……

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

“阿峯……”宋子衿死死咬着舌尖,强迫自己稳住最后一丝清醒。

她抬手朝手机掉落的位置爬去,一点点往前移。

邵峯,救我,救救我们的女儿。

不管你现在哪里,只要你回来,只要这一刻你能出现在我面前,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就当给我们的婚姻一次机会,给我们死去的爱情一次机会。

求你,快回来……

不求你回头,只求你回来,回来救救我们尚未出世的孩子……

“嘟——”染血的手机响起了通话音。

电话很快被接听,宋子衿还未来得及开口,便听到那端传来熟悉又刺耳的喘声。

另一个声音,是佘悠悠。

宋子衿呆愣了两秒,松开了手机。

“嘭”手机坠地,亦如她支离破碎的心。

她眼底的期盼变成了绝望——

夜太长,长到足以让一个女人失去全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