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辉煌人生赵江川

重生之辉煌人生赵江川

猫咪不吃鱼 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重生,对于赵江川来说不光是时光的倒回,同时还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上辈子,他在工厂工作了六年之后,被迫下岗,他并没有想办法赚钱,反而自此消沉了下去,甚至沉迷于赌博而忽略了家人。如今,他回到了命运的转折点,九零年代虽然经济萧条,但是机会遍地。赵江川发誓要弥补对妻儿的亏欠,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主角:赵江川,艾小爱   更新:2022-07-16 12:2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江川,艾小爱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之辉煌人生赵江川》,由网络作家“猫咪不吃鱼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对于赵江川来说不光是时光的倒回,同时还是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上辈子,他在工厂工作了六年之后,被迫下岗,他并没有想办法赚钱,反而自此消沉了下去,甚至沉迷于赌博而忽略了家人。如今,他回到了命运的转折点,九零年代虽然经济萧条,但是机会遍地。赵江川发誓要弥补对妻儿的亏欠,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重生之辉煌人生赵江川》精彩片段

“赵江川,那是丫丫的学费啊,你怎么可以拿去赌!”

“你能不能不要再说了!”

“你打啊,把我打死算了!”

“......”

许久之后。

赵江川睁开眼,摸着后脑勺嘶了一声。

外面雨夜淅淅沥沥,屋里潮湿阴冷灯光昏暗,地上杯子、碗、筷子砸得到处都是,仿佛有什么野兽刚刚过境。

妻子艾小爱蜷缩着身体,脑袋垂在膝盖上,躲在墙角不断呜咽抽噎。

女儿丫丫哭得撕心裂肺,正晃着自己的身体,小脸哭的通红,闪着泪光的眼里全是惊慌失措。

赵江川目光呆滞望着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他心里涌起惊涛骇浪,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记忆交替重叠,他瞬间意识到自己重生了。

当下是1996年。

这一年,赵江川二十四岁,接父亲班在一家国营钢厂工作了六年,两年前突然下岗潮爆发,所在厂子响应压锭减员政策,他被取消编制和岗位失去了工作。

县城所有单位也都在下岗,大厂小厂子也是每天都有倒闭的,就连广播站,计生办等等单位,也仿佛一夜之间全都不需要那么多人了。

剩下熬着的,不管是老师还是事业单位,半年发不下来工资那是常态。

工厂本来是铁饭碗,赵江川原以为可以干一辈子的,忽然失去了工作又找不来别的事,他变得焦虑而又恐惧。

出去外地谋生吧,听说外面很乱,什么路霸,抢劫,扒手集团到处横行,他最远就去过市里,完全不敢去想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做点小生意吧,老丈人年轻时候就是因为投机倒把被判了死刑,跑出去到现在都不知道是生是死,他潜意识害怕重步老丈人以前的覆辙。

但生活需要钱,偏偏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无法承担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他性情大变,买醉逃避现实,还沉迷上了赌博奢望靠赌博赢钱,输光了就找老婆要,要不来就砸东西,打人。

就在不久前,他晚上出去打牌输掉了给孩子交学费的钱,老婆啰嗦了几句,又被自己暴打一顿。

打砸中,他一不小心踩到地上的啤酒瓶子摔晕了过去......

......

丫丫才五岁,看到父亲摔了一跤后眼神呆滞,奶声奶气哭着喊道:“爹,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摔傻了,别吓丫丫......呜呜......” 

童言无忌,这话本该让人哭笑不得。

但听到这话,赵江川猛地把女儿抱在怀里,泪水夺目而出。

当年自己人生迷茫,被现实和生活压到崩溃,毫无斗志,对看不到希望的未来生活又充满恐惧,跟个懦夫一样逃避现实,酗酒和赌博,还朝老婆拳打脚踢发泄精神上的压力。

却从来没想过,老婆一个女人能承担的压力又有多少。

输光该给孩子上学前班的钱,成了压垮老婆艾小爱精神上的最后一根稻草,第二天,她带着孩子投河寻了短见。

母女俩惨白的尸体,那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记忆。

就算他后来拼了命奋发图强搏出了别人羡慕的资产,却再也见不到和自己一起吃了五年苦,宁死都没有想过离开自己的女人。

还有女儿丫丫天真无邪的眼神,也永远只能在梦中才能追忆。

无数个夜晚惊醒,他真希望当场死的是自己这个废物,而不是被自己祸害的老婆和孩子。

“爹,是不是很痛?不痛,不痛,丫丫给你吹吹就不痛了......”

丫丫发现自己肩膀被父亲的泪水打湿,她抱着赵江川,小脑袋伸到脖子后面对着他刚才摔到的地方轻轻吹了起来。

赵江川心里无人能碰到的地方像是被灌满了硫酸,腐蚀着他的四肢百骸和灵魂血液,泪水顷刻间打湿衣襟。

他恨极了自己曾经的无能与懦弱,恨极了当初那个自己的自私和无耻。

什么不知道怎么赚钱,什么赌博也是想赢钱,什么身体不好找不到事情做,什么被压力压到崩溃,都是他给自己的懒惰和懦弱找借口罢了。

而每一次打人,发火,也都是因为自己无能的无耻狂怒。

倘若他在这个时候哪怕有一点点的勇气和担当,老婆又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失望,最后变成绝望,带着孩子与他天人永隔。

后悔和自责撕裂着赵江川的内心,他紧紧抱着女儿,嘴里混合着鼻涕泪水念叨着:“爹不痛,一点都不痛,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丫丫虽然才五岁,但穷人孩子早当家,天天看到父母打架,又会听到别人说闲话,很是聪明伶俐。

听到父亲不是因为疼的哭,她抱着赵江川的脖子睁着大眼天真说道:“爹,我一点都不喜欢上学前班,你不要和妈妈吵架了好吗?”

小孩子的话,哪里骗的了大人。

赵江川记得清清楚楚,丫丫之前去学前班,在那些游乐设施上玩得有多开心,望着其他小孩的眼神,充满羡慕和向往之色。

这一刻,他恨不得用力抽自己几个大耳光。

连女儿都这么懂事,为什么他当年连一点男人的勇气都没有,只知道买醉和赌博来逃避现实,给自己找借口还不愿意承认。

“丫丫不用骗我,明天开始我会努力赚钱,然后就送你去上学,好不好?”

“真的吗?”丫丫尚且噙着泪水的眼里露出了惊喜,她其实是想去上学的,因为幼儿园有好多小朋友,还有好玩的滑滑梯。

但随后她又想起了什么,小脸一苦说道:“可是......爹你把丫丫的学费输光了啊,咱家没钱了,我不想你再和妈妈为了让我上学打架。”

赵江川闻言,羞愧难当,他用力说道:“丫丫放心,爹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和你妈打架了。”

“真的?”丫丫透明的眼里露出怀疑之色问道。

赵江川用力点了点头。

丫丫明显不信父亲说的话,小嘴一撇有些嫌弃道:“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赵江川苦笑一声。

知道自己父亲的威严和信誉早已经败光,要挽回自己的形象,恐怕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哄着女儿,赵江川看了一眼躲在墙角无声抽噎着的老婆艾小爱。

要说他上辈子对谁最愧疚,那一定非老婆艾小爱莫属,这个女人没有图他任何东西,仅仅是结婚之前扯了一块布,做了她身上现在穿着的碎花衬衫。

跟着他五年,没过上一天好日子不说,就算是自己下岗失业,天天酗酒赌博,挨了一次次打,也从来没有过别的想法。

老婆带着女儿死后,赵江川既恨自己,也恨这个笨到极致的女人。

恨她的笨,恨她的蠢,恨她为什么宁愿死,也不离开像自己这样的软废物。

那时候,他是多么希望死的是自己,而不是老婆孩子,留下自己一人,一辈子品尝那种无尽的自责和痛苦。

艾小爱长发蓬乱,一身洗到掉色的的确良碎花衬衫短裙,露出大片莹白的肌肤,因为之前厮打,还可以看到一片片淤青,模样分外凄惨,像是一个疯子。

但即使她现在未施粉黛,身上还有淤青,也难掩她的天生丽质,反而凭添了一股楚楚可怜之色。

只是那双本该灵动的乌黑眸子现在充满死灰之色,身上也没有任何生气,透着一股哀莫大于心死的木然味道。

她哭累了,就那样静静靠在墙角,像是失去了灵魂的残破娃娃,无声望着光秃秃的天花板。

“老婆,对不起!”赵江川眼角挂泪,望着眼神晦暗的老婆心中充满愧疚和自责说道。

“妈妈,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丫丫很懂察言观色,看到母亲一脸死灰绝望之色,从赵江川身上下来,跑过去钻进了她怀里说道:“爹说以后再也不会打你了,还说明天就去赚钱让我去上学,妈妈,你就再相信一次他吧!”

听到女儿为自己求情,赵江川也赶紧说道:“小爱,是我对不起你。这些年让你跟着我受苦了。明天我就去赚钱送丫丫去上学,你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艾小爱听着赵江川一番发自肺腑的话,神色木然没有任何言语。

像这样的话,她已经听过太多太多。

每次,她都对明天抱着希望,希望丈夫可以改变,但每一个明天,世界依旧是那样的灰暗,根本就没有明天。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这个男人的话,她一个字也不敢再相信,像今天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个男人总是说下次一定不赌了,却从来没有改过。

相比身上的疼痛,一次次的希望变成了无尽的绝望,让人心中彻骨冰寒,比去年百年一遇的寒冬之夜还要冰寒。

而这次,他变本加厉竟然把孩子的学费也拿去输了个精光。

家里值钱的东西已经被卖光,全都被这个男人拿出去输了,她不敢去想,如果这个男人下次再输红眼,会不会把自己和孩子都卖掉。

也许,只有死了才能解脱吧!

可是自己死了女儿怎么办,丫丫还这么小,如果这个男人发脾气打她,输红眼把她卖掉,或者又娶了老婆后妈虐待她......

赵江川见老婆不理会自己,充满痛心怜惜。

他很想走过去抱抱这个傻女人,可又怕此时的自己吓到这个内心早已千疮百孔,伤痕累累的可怜女人。

女儿这么小都已经不敢再相信自己,何况是这个被自己打了不知道多少次,骗了多少次的老婆。

如果不是对自己失望到了极点,如果不是内心绝望到了极致,就老婆的善良和柔弱,她又怎么狠得下心带着孩子去投河自尽!

不过老婆的冷漠,他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到了这个地步,她连命都不想要了,又怎么会再搭理自己。

“小爱,以前是我太自私,太懦弱,没有承担一个男人应承担的责任,还给自己找借口逃避现实,却从来没有想过你承担了多大的压力。”

“你说得对,这个世上从来没有靠赌博到最后能发财的。”

“我这次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这次一定改。”

赵江川以一种从未有过的诚恳态度说道,自自发自内附,绝无任何虚言。

艾小爱充满灰暗的眼神动了一下。

以前赵江川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每次被自己啰嗦,他不是倒头就睡,就是大声怒吼,嫌烦了就动手打人。

承认自己说的对,那是从来没有过的,承认赌博不能发财,那更是没有过得。

他只会说,今天运气不好,所以输了钱!

不过艾小爱并没有因为这番话欣喜,类似的话她已经听过太多次,而每一次,都还是那样看不到明天。

抱起女儿,艾小爱将门反锁,拖着身体和精神双重的疲惫回了房间。

赵江川望着紧闭的房门,神色痛苦煎熬,狠狠攥着拳头。

老婆木然绝望的眼神,仿佛灵魂都死去了一样,让他真真正正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给她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小爱,对不起!”

“我知道我以前我不是个东西,伤透了你的心。”

“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罪,遭一点委屈。”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屋内没有任何回应。

艾小爱蜷缩着身体,明明是夏季,却感觉全身一片冰冷,那种彻骨的绝望透入血液和灵魂,寒冷从心底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丫丫只感觉妈妈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大冰块,她懵懂无知问道:“妈妈,你身上怎么这么冷!是不是生病了丫......”

“妈妈没有生病,丫丫快睡。”艾小爱勉强挤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说道。

丫丫有些难过说道:“丫丫不瞌睡,丫丫好饿,睡不着。”

听到这话,艾小爱转过头,无声留下了一道眼泪:“乖,睡觉,睡着就不饿了。”

“嗯,丫丫睡觉,妈妈也睡觉。”

“......”

将孩子哄睡,艾小爱轻轻亲了亲女儿明显营养不良的消瘦脸颊,心中充满愧疚。

她知道孩子很饿,可是家里只剩下一点点碎苞谷珍,还有半个月自己才能发工资,现在吃了下顿又能吃什么。

将孩子单薄的身体紧紧抱了抱,艾小爱无声流着泪喃喃道:“丫丫,是妈妈对不起你,让你来到这个世上受苦了!”

门外。

赵江川蹲在地上抽着烟,没敢再打扰老婆休息。

上一世他粗心大意没察觉到老婆身上那种绝望,如今他两世为人洞察力非比今天,又岂会看不到她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绝望。

一想到老婆那双灰暗的眼睛,他就痛心疾首,如果不是自己当初太混蛋,又怎么会把老婆伤成这个样子。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以前谎言说的太多,早已没有任何信誉。为今之计,只有让老婆看到自己的改变,才能够一点点温暖她的心。

早上四点钟。

赵江川感觉困的有些顶不住,便起身到厨房,准备给老婆孩子做个早饭。

拉开放米面的大缸,他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家里用来储放米面的地方,平时老婆也会把蒸的馒头和做的大饼放进去,以免被老鼠偷吃,但现在,里面空空如也,只有缸底放着一撮玉米珍,还是妹妹之前送过来的。

转瞬之间,赵江川就意识到了什么,心里像是刀绞一样酸痛的无法呼吸。

啪!

赵江川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知道自己不是个东西,从来不管柴米油盐酱醋茶和洗衣服做饭这些家务事,可没想到自己竟然混账到这个地步,连家里没有吃的了居然都一直没发现。

怪不得老婆会那么绝望!

钱都被自己输光,能卖的也都被自己卖了,这样的日子她受了两年,现在孩子的学费又被自己输掉,又连饭都吃不上了,她又如何再坚持的下去。

巧妇也难无米之炊。

但再难的事,也永远也难不到有心人。

以前吃过食堂,赵江川并不是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苦日子,家里的房子是以前的老房子,后面有两分多的地,老婆平时会种一些适龄季节的瓜果蔬菜。

天色已经灰蒙蒙亮,他悄悄出了门到后院看了看,发现一大片绿意盎然的红薯叶,心中顿时一喜。

摘了一大把红薯笼头,赵江川回到家里,认真洗了洗,

生了火,倒上水。

赵江川做起了有生以来第一顿饭,很快水开,他和上苞谷珍,拿着竹编的蒲扇慢慢扇着火。

苞谷珍煮的越久,才越好喝。

足足煮了一个多小时,赵江川将切碎的红薯叶丢进了锅里,稠糊糊的玉米粥混合着菜叶子散发着香味。

丫丫也不知道是被饿醒了,还是闻到了玉米粥的香味,早早就爬了起来,等出来看到桌子上的饭,她眼神明亮惊喜问道:“爹,好香啊!是你做的吗?”


玉米粥,红薯叶。

让人不禁回想到二十年前吃大锅饭的年代。

那时候赵江川还小,犹记得母亲就是这么每天张罗早饭,填饱一家六口的肚子。

可如今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自己的家竟然还在吃这种饭,女儿还说好香。

他这个父亲,真的太不合格了!

更混账的是以前女儿想吃一点好的,他就会说过去能喝苞谷珍已经很不错了,明明是自己无能没用,却把女儿打一顿说她挑食。

这时,艾小爱换上一件只有走亲戚才会穿的衣服走了出来,看到男人竟然破天荒做了早饭,她情不自禁楞了一下。

赵江川忙不迭地站起来说道:“老婆,吃饭了!”

艾小爱并没有因为赵江川的改变有什么感动,只是恍然了片刻就又恢复了冷然,她只能想到丈夫今天的异常表现是因为昨天打自己没要到钱,又出的新招数。

反正自己就要死了,要钱还有什么用!

“还剩十五块,都给你!”艾小爱从兜里摸出十五块钱放到桌子上淡淡说道。

她的语气异常平静,身上穿着平时走亲戚才舍得穿的白色连衣裙,乌黑长发披在肩上,美的就像是一朵天山雪莲花。

但赵江川的心却抽搐了一下。

那是怎样一双让人心碎的眼睛,要绝望到什么地步,才会有那样漠然平静的眼神。

他无法忘记,又怎么敢忘记,老婆就是穿着这件衣服,带着孩子跳了河。

“老婆,我真的改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赵江川痛苦自责说道,恨透了自己上一世竟然粗心大意没有发现老婆的异常,直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改?

艾小爱很想问问赵江川这句话说过多少遍,但一时间,又没有任何争辩的想法了。

今天,她不想再吵架,也不想再挨打。

就这样吧!

“吃饭吧。”艾小爱淡淡应了一声,和丫丫吃起了饭,甚至勉强露出笑容,哄着孩子让她多吃一点。

突然,砰地一声巨响,反锁的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跟着三个大汉叼着烟走了进来。

带头的留着一个平头,穿着背心,胳膊上纹着青龙白虎。

此人名叫李占坤,是江海镇出了名的恶霸,这两年经营赌场还有沙土生意,在镇上很有势力。

之前赵江川在赌场打牌,输红眼借了对方一百块的印子钱。

李占坤一进门,不怀好意在艾小爱身上扫了一眼,恶狠狠地朝赵江川说道:“赵江川,老子就知道你在家里,欠我的钱这都多长时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赵江川微微皱眉,老婆带着孩子投河,跟李占坤也脱不开关系,就是这个王八蛋上门恐吓,才彻底压断了老婆已经崩溃的精神世界。

但现在不是跟这种人纠缠的时候,赵江川尽量控制着情绪说道:“坤哥,再给我两天时间,两天之后,我连本带利一分不少还给你。”

“两天?你上次也是说两天,现在都一星期了,钱呢?”李占坤的眼睛一瞪,露出了凶相说道。

两个小弟知道老大这次的目的是赵江川老婆,这可是镇上出名了的大美女,其中一个眼睛一横溜须拍马说道:“姓赵的,连我们坤哥的账都敢赖?你是想死吗?”

李占坤蛮横挡在门口,朝艾小爱的胸口瞄了一眼说道:“你是赵江川老婆吧,你丈夫欠我们一千块钱,这都半个月了,你说怎么办!”。

艾小爱立刻就感觉到对方眼神不对,她心中充满悲哀凄凉,一直以来,她都害怕这些混蛋来家里要钱,现在,该来的还是来了。

对方色眯眯的眼神,明显是不怀好意。

艾小爱紧紧抱着孩子,本来看见赵江川早上有所改变稍稍动摇的心,现在又坚定了死的意志。

自己绝不能让孩子跟着他这样的男人留在世上继续受苦!

赵江川正在想着怎么对付李占坤这个王八蛋,一看老婆被人威胁,眼神顿时一寒说道:“坤哥,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两天之内,欠你的钱我连本带利还给你,吓唬我老婆算什么?”

“呦呵,欠我钱你还有理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还钱,你老婆我可就带走抵债了。”

李占坤说着,竟然就要去抓艾小爱。

赵江川心里顷刻间涌出杀机,上一世,就是李占坤这个王八蛋欺人太甚,一百块钱半个月竟然让他还一千块,不然就要抓自己老婆抵债。

最后逼的他不得不拿刀拼命,才吓走了这帮王八蛋,可结果,却没有顾得上老婆,最后直等到她和孩子冰冷的尸体。

两世仇恨,瞬间堵住了胸口,他脑子一热,心中戾气上涌只想将李占坤这帮人千刀万剐。

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

李占坤之所以在江海横行霸道,主要是仰仗老婆家辉煌集团的势力,但这家伙明面上怕老婆,背后却在外面有个私生子。

以辉煌集团唐家的强势,是绝对不可能允许李占坤这种上门女婿有儿子的。

想到这里,赵江川眼神一冷说道:“李占坤,你说你老婆要是知道你有个儿子在东关读书,会是什么后果?”

李占坤闻言,吓得亡魂大冒。

当初他上门唐家是因为穷,但唐家有规矩,上门女婿不能有自己的儿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老丈人和大舅哥才吧很多事情都放心交给他做。

但这些年攒了些家底,也有了自己的势力,谁又甘心一辈子给人当工具。

为了给家里传宗接代,也为了以后自己的家业有人继承,李占坤背着老婆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女大学生,偷偷生了孩子。

只有这样,他以后才能谋夺黄家的家业。

可这件事是他最大的秘密,只有几个心腹才知道,万万没想到赵江川这个废物居然会知道这件事。

但很快,李占坤就想起来,赵江川只是个又懒,又没骨气,靠老婆工资吃饭的烂赌鬼。

就这种窝囊废,竟然还敢威胁自己?

“姓赵的,你他妈的敢威胁我!你是想逼我弄死你吗?谁告诉你的这件事?”李占坤一把抓住赵江川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

他相信,就赵江川这种废物,绝对经不起自己的恐吓,他倒要看看,谁敢把这件事说出去。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何况赵江川如今两世为人。

他不骄不躁,神色间有种绝对的从容。

知道这件事的原因,还是上一世偶然间得知的,那时候李占坤已经坐牢,原因就是他在外面有个私生子,还想某夺妻子家的家产,和辉煌集团两败俱伤所导致。

“威胁,谈不上。你也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只是告诉你,欠你的钱我会还。”

“但这件事跟我老婆孩子没关系,出来混,总要讲点江湖道义,祸不及家人的道理你应该知道。”

“如果你逼我,可就别怪我把这件事告诉你老婆了。”

赵江川挣脱被抓着的领子,神色淡然说道,他敢肯定,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李占坤绝对不会冒险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这还是那个跟自己说话眼神躲避,脑袋下垂,满脸堆笑,连大气都不敢出的烂赌鬼吗?

李占坤眼神愕然。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印象中的那个废物。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番话竟然是从一个出名的烂赌川嘴里说出来的。

李占坤眼神又再艾小爱身上瞄了几次,心中很是挣扎。

他谗言艾小爱的容貌和身材已经很久了,赵江川又是个废物,本以为这次趁着他借钱可以把这个女人搞到手里玩一玩别人的老婆,却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知道自己的把柄。

更没想到,这个废物居然有勇气威胁自己。

趁着李占坤拿捏不定的功夫,艾小爱没时间去想赵江川怎么会知道李占坤的隐私,她带着孩子疾步往外走,李占坤两个手下见老大拿不定注意,只能看着她快速离去。

赵江川望着老婆的背影心急如焚,就欲去追艾小爱,但刚迈步,就被李占坤挡住了去路。

“姓赵的,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李占坤眼神阴冷问道,儿子关系到自己现在的势力和未来的谋划,绝对不容有失。

赵江川心急火燎说道:“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现在,只要你不骚扰我的家人,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

“你说我敢相信你说的话吗?”李占坤冷冷说道,眼里充满杀机。

赵江川被一直纠缠,担忧老婆和孩子安危,也跟着发了狠:“那你想怎么样?杀了我,灭口?不敢的话,你现在没有其他选择。”

在江海镇,李占坤还从没有被人这么威胁过,他一把抓住赵江川的衣领吼道:“你是真想找死!”

“我说过,祸不及家人,但这个前提是你不要太过分。”

现在是白天。

杀人,肯定是不行的。

李占坤狠狠说道:“小子,记住你说的话,如果再有人知道这件事,就别怪我拿你老婆孩子开刀。”

拿我老婆孩子威胁我?

龙有逆鳞,触之必亡。

赵江川心中最大的痛就是妻子和女儿,现在被人当面用她们威胁,眼神藏着深深的杀机。

但现在不是和李占坤继续纠缠的时候,他急忙打发走这帮混蛋,门都来不及锁赶紧冲了出去。

沿江小路上。

艾小爱抱着女儿,神色漠然走着。

丫丫懵懂问道:“妈妈,我们现在去哪啊!爹一个人在家,那些坏蛋要是欺负他怎么办。”

“我带你去一个再也不会受苦的地方。在哪里,就没人敢欺负咱们了。”

“那是什么地方啊!”

“是一个很远的地方,去了你就知道了。”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