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

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

腊月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主人公:凝雨、长羽天,穿越小说精选著作《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作品上线以来收到许多书友们的好评反馈,本书尚未完结,故事主要讲述了:穿越大军也有自己的份了?醒来之后的凝雨,难以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可即将完婚的她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新身份;有一个大将军父亲和皇子母妃闺蜜的母亲,是怎样的体验,那便是自己从小便被定了娃娃亲,如今她穿越之后,直接就要和陌生男人完婚。只可惜原主凝雨是个傻的,嫁过去之后,被二皇子心尖宠毒杀,这才有了她的到来。

主角:凝雨,长羽天   更新:2022-07-15 22: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凝雨,长羽天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由网络作家“腊月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人公:凝雨、长羽天,穿越小说精选著作《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作品上线以来收到许多书友们的好评反馈,本书尚未完结,故事主要讲述了:穿越大军也有自己的份了?醒来之后的凝雨,难以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可即将完婚的她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新身份;有一个大将军父亲和皇子母妃闺蜜的母亲,是怎样的体验,那便是自己从小便被定了娃娃亲,如今她穿越之后,直接就要和陌生男人完婚。只可惜原主凝雨是个傻的,嫁过去之后,被二皇子心尖宠毒杀,这才有了她的到来。

《神医傻妃王爷日日狂吃醋》精彩片段

正月十五黄昏。

盐长国。

乾王府。

在一个偏远的院落,传来一声声痛苦地低低地呻吟声。

屋内床上,有个年轻女子仰面躺在床上,痉挛般地用手抠着自己的喉咙,拼命地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她已经气噎了许久,双目突出,大张着嘴,眼看就要不行了。

屋内灯光昏暗,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半碗汤圆,屋内没有一个侍奉的人。

这时候,从后门悄然飘进了一个身影。

她面容姣好,身材窈窕,目光冰冷地死死盯着床上挣扎的女子。

“姐姐,你看你又不乖了,明明知道自己对花生过敏,却还吃这么多花生汤圆。”

她的声音很是温柔,轻飘飘地拂进床上人的耳畔。

“其实我早就知道姐姐对花生过敏,哈哈......”说到这,她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的笑声诡异阴森,令人毛骨悚然。

“郎中刚刚来了,说你已经不行了,妹妹我真的很难过。”说到这还擦了擦干巴巴的眼睛。

“你就放心去吧,这个正妃的位置本就属于我的,你个傻子做了几个月,也算是没白活。”

床上女子瞪圆了眼听着她说话,嘴里喃喃地哀求:“药......药!”

“要?好啊,姐姐再来一个?“女子说着端起旁边的汤圆碗,又拿汤勺在她嘴里塞了一个。

女子惊恐地望着那碗,拼命摇着脑袋。

女子却将她的手按住,将汤圆硬生生塞了进去,嘴里还发狠道:“王爷爱的只有我一个人,先皇要不是给你和二王爷定了娃娃亲,逼着王爷娶了你这个傻子,恐怕王妃的位置早就是我锦非儿的。”

“王爷绝不会委屈我做个侧妃,你个废物早就该死,趁着十五,让这美味的花生汤圆送你上路,不是挺好?你不是爱吃,索性多吃点。”

女子想将汤圆吐出来,锦非儿却掏出帕子,按住她的嘴,强迫她咽了下去。

女子本身就对花生过敏,吃一点点都会发憋喘不上气来,更何况又被强迫喂了三四个。

很快她已经开始翻白眼,呼吸越来越急促,不一会就休克过去,渐渐的没了气息。

“哎呀!姐姐,你怎么了?好姐姐!”

锦非儿伸出手探着她的呼吸,发现她已经彻底没了气息,顿时泪流满面,大声呼喊着人。

很快进来两个早就在门外候着的婆子。

“你们是怎么看着姐姐的?她这是怎么了?”锦非儿指着其中一个婆子叱问道。

她的贴身侍婢张嬷嬷装模作样瞧了瞧,惊叫道:“哎呀,谁给王妃端来的汤圆,王妃莫不是吃太多噎死了?”

这时旁边的另一个婆子转着眼珠道:“王妃平日侍奉的丫头只有晴雪那丫头,肯定是她拿过来的。”

锦非儿登时寒了脸:“来人,快把晴雪那死丫头给我带过来。”

正说着,晴雪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粥从外面进来,看到屋内这许多人,她不由地怔住。

“来人,把这贱婢给我拿下,棍打二十。”

“怎么这么憋气?”凝雨缓缓睁开了双眼,是耳旁的聒噪声把她給叫醒了。

她二十一世纪Z国赫赫有名的军医,刚刚在执行任务,却被从天而降的一个炮弹給炸死过去。

“这是哪?”她悠悠地张开眼睛,古代的床,屋内家具都是古色古香的?

怎么?她穿越了?

这么幸?

她感觉喘不上气来。

嘴里好像堵着东西一般,她不由地坐起来,把嘴里的东西“噗”吐到了地上。

“啊......诈尸啦!”锦非儿看到凝雨坐起来,惨叫了一声,两个嬷嬷吓得一屁股墩在地上。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一个梳着双鸭髻的侍女眼里带着泪水将她扶住。

瞬间,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了她的脑海。

她本是当朝凝瀚大将军的嫡女,她娘和顺妃娘娘同时怀的孕,被太上皇知道,給他们定了娃娃亲。

只是没想到,她被生下没几日,娘亲就得了大病撒手人寰。

而她在府里疏于照顾,发烧也没人发现,好了以后竟然成了傻子。

顺妃娘娘本想悔婚,可是有太上皇的圣旨,在凝雨和二皇子年满十八,必须完婚。

不得已,前几个月乾王长羽天,也就是当今的二王爷被迫娶了她为妃子。

她痴呆傻,体质一直不好,最重要的是对花生过敏。

大将军其实告诉了长羽天,只是这位王爷心思一直在侧妃锦非儿身上,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嫁入府里多半年,他从未正眼看过她,更甭说同房了。

正月十五,晴雪没在,她醒来发现屋里多了一碗汤圆,她最是爱吃甜食,一口气吃了三四个。

她吃完就感觉胸闷憋气,又被锦非儿一连喂了几个,不一会就气绝身亡......

她想明白了这些,知道面前这个一脸关切自己的侍女,就是陪嫁丫头晴雪。

也知道了泪水涟涟看着她的女子,就是乾王的侧妃锦非儿。

“哦,老娘刚刚就是被你害的......”凝雨长出口气,静静地看着这个女子如何开始表演。

“姐姐,你总算醒过来了,吓死妹妹了。”

锦非儿说着娇俏的脸上落下了泪水,然后用修长的手掌捂住自己的胸口。

好一个西子捧心!

可惜捧的是一颗黑心!

“那个傻子怎么样了?”屋外传来一个凛冽的声音。

伴着声音,进来一个男子,五官俊美,身材修长,一副英俊潇洒的风流体态。

“啧!”凝雨不禁咽了个口水,这种地方竟然也有这么酷毙了的男人?

只是男人看到她全然一副不屑的样子,轻轻扫了她一眼。

“她不是也没事么?大呼小叫什么?”言语中竟然还露出一股子失望的意思。

“王爷,姐姐刚刚吃了汤圆差点被噎住,她的样子担心死奴家了,我好担心姐姐有什么状况......”

锦非儿说着,泪水涟涟地伏在了长羽天的怀里。

“担心我?恐怕是担心我死不了吧?”凝雨心中暗想:“狗男女,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长羽天看到锦非儿脸上带着泪珠,心疼地掏出帕子給她擦掉。

“非儿实在太善良了,都是这个傻子不让人省心,晴雪这丫头不好好管好她,让非儿担心了,来人将晴雪打二十板子,給她长长记性!”


晴雪连忙跪下哀求:“王爷饶命。”

“这汤圆不是我給娘娘端来的,我刚刚一心在給娘娘熬粥,没注意到娘娘怎么会吃到了汤圆。”

“那就是你的失职,姐姐有事,就该罚你!”锦非儿火上浇油。

眼看着自己侍女就要被挨打,凝雨慌忙跳下床,将晴雪抱着,不让他们碰到她。

“你还护着她,刚刚险些酿成大错,多亏非儿发现,不然你早就没了命。”

长羽天也发现了地上吐的汤圆是花生馅的,对凝雨斥责道。

“非儿,她不能吃花生,将军大人说这个傻子对花生过敏。”长羽天对锦非儿和其他下人道。

他不是在意这个傻子,只是前方战事吃紧,朝中还要指望着凝将军破敌。

如若这时候,他的女儿出了问题,死在了自己府里,圣上定会要怪罪于他,不能让凝将军安心出征。

“是么?王爷怎么不早早告诉奴家,你们听好了,以后府里厨房一律不许出现花生,如若谁记不住,立刻杖责二十轰出府去。”

锦非儿一直在府里管家,她向来说一不二。

长羽天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这样费心费力,心疼地握着她的手:“让你费心了。”

“王爷,这都是奴家应该做的,只是奴家愚笨总是做不好,让姐姐受了罪。”

锦非儿说着泪珠又在眼里打转。

“谢谢妹妹......谢谢妹妹!”凝雨起身学着痴呆傻憨憨的声音握着锦非儿的手。

她趁机在锦非儿的手掌上轻轻划了一下,指甲上带的毒粉落在了她的掌心。

她可是用毒高手,在军队,有个老军医,是制毒世家出身。

她一次战争中救了老军医的命,老军医就教给了她一些制毒解毒的秘方。

刚刚她抱着晴雪。

拼命的在想着如何保住她,不让人伤害她:“要是我的毒粉在就好了,毒死这个大绿茶。”

她刚刚想完,发现她曾经自制的毒指甲已经贴在手指尖上。

她以为自己眼花了,用手背擦了擦眼,没错,的确是贴上了一枚毒指甲。

这特么的就是传说中的自带空间?

她抱着晴雪好半天才相信这个事实。

听到大绿茶又在火上浇油,她方才站起身,装作感激的样子握着她的手,用毒指甲在她掌心扫了一圈。

不疼不痒,没有感觉。

可是待到天黑,可就不是这样子了......

她嘴角划过一丝不经意的笑容。

阴冷地瞄了一眼锦非儿,锦非儿被她的眼神看的一怔,这个傻子醒过来怎么感觉不太一样了?

她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明明自己摸她的气息已无,死的彻底了,怎么会突然又醒转过来?

“姐姐,都怪妹妹,不知道姐姐对花生过敏,差点让姐姐丧了命,姐姐不然你打妹妹几下出出气吧......”

说着拿着凝雨的手轻轻打在自己脸上。

凝雨趁机用毒指甲在她脸上轻轻划了一下子,毒粉无声无息落在脸上。

“这下子可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我。”凝雨挑了一下眉毛,心中暗道。

锦非儿说着眼睛余光不停地瞄着长羽天。

长羽天看着锦非儿竟然如此通情达理。

不但不因为凝雨是个傻子歧视她,反而待她如亲姐妹一般,心中暗自叹息自己这个侧妃心地实在善良。

只是自己实在对不住她,委屈她做了侧妃。

想到此,对凝雨越发厌恶,他气愤地将凝雨的手从锦非儿脸上拿下:“拿开你爪子,别抓伤了非儿。”

“不抓伤,只会让她生不如死......”凝雨心里道。

“王爷,这晴雪还打不打了?”王嬷嬷举着棍子在请示。

“王爷,不能打......要打就打我......”凝雨扑在晴雪身上,任凭谁过来拉都拉不开。

王嬷嬷有些犯嘀咕。

往常她记得这个傻王妃每天疯疯癫癫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跟圈了养的猪没什么两样。

“这个傻子今天怎么还知道护着人了?”

好像刚刚醒过来的王妃说话似乎也清楚了。

此时天越来越黑了,锦非儿脸上开始出现了潮红之色,手掌开始发痒。

凝雨看看外面天色,知道毒性已经开始发作了。

“王爷,奴家脸上、手上好痒,王爷我好难受......”锦非儿扑倒在长羽天的怀里。

长羽天却误会了锦非儿的意思:“非儿,本王这就带你回叠翠园。”

今晚这侧妃是怎么了,当着这许多下人的面,这样不矜持么?

隐隐的心里有点觉得锦非儿失礼,却也宠溺地依然想满足她的小心思。

“王爷,那晴雪......”王嬷嬷又在提醒。

凝雨面色变冷,王嬷嬷是锦非儿的人,自然想替她的主子收拾她们,她绝对不能趁了她们的心意。

她既然占了这具身体,就要保护这具身体和她身边的人。

早晚她也要收拾这个恶奴。

看着在自己怀里不停扭来扭去的锦非儿,王爷也开始有了些想法,他松了口。

“暂时饶了她,晴雪,你记住下次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你绝对跑不掉一顿打。”

说完,将锦非儿拦腰抱起,向门外走去。

王嬷嬷看着晴雪躲过一劫,心里很是不甘心:‘贱婢,下次可别落在我手里。’

说完,将棍子在地上一扔,跟着长羽天他们走了。

屋内只剩下凝雨和晴雪主仆二人。

凝雨扶着晴雪站起身来:“雪儿,起来吧。”

晴雪听王妃这样清晰地叫她,惊喜地抬起头:“小姐,你好了?”

凝雨笑着点点头,然后四下咂摸一眼,确定屋里只剩她们两个,她悄声说:“我好了。”

“小姐......呜呜......”晴雪扑在凝雨的身上放声痛哭。

来到二王爷府这半年,她和小姐明里暗里被这些人欺负惨了。

她们欺负小姐傻,她又没背景。

总是給她们用最差最次的东西,甚至端过来的饭菜,大多时候都是馊了的还有发霉的。

她若去理论,王嬷嬷就会连本带利欺负回她们。

她无奈只好和小姐一起吃着馊饭菜。

今天过十五,她偷偷溜出府用自己的月银买了点白米。

想給小姐熬点香喷喷的粥喝,可没想到小姐竟然遭到了暗算,吃了带花生的汤圆,差点命都没了。

她知道这汤圆一定是有人故意給小姐吃的,不然她们根本就摸不到吃这么好的东西。

而且她也知道陷害小姐的一定就是锦侧妃娘娘。

可是她是王爷最得宠的妃子,就是知道了,她也奈何不了她。

“小姐,是锦侧妃故意给你吃的汤圆吧,她都想做王妃想疯了,最想你死了。”

晴雪很是明白。

凝雨点点头:“雪儿,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知道,她们很快就要有报应了,咱们只要等着就好。”


晴雪望着小姐,的确和往日大不相同了。

平日她大部分时间都疯疯癫癫,只是吃吃睡睡,说话也囫囵不清。

即便是偶尔清楚一点,也是反应很迟钝的样子,和她说什么她都皱着眉头似乎听不明白。

她有时候简直都觉得小姐这样子都不应该出嫁,索性在家里养一辈子算了。

可是太上皇有圣旨,谁都不敢违抗。

小姐的娘对她有恩,在雪夜里捡了她回来,并且把她养大。

夫人没了后,她就死心塌地的跟着小姐。

一直陪着小姐嫁到了王府。

看着小姐被锦侧妃欺负,她经常心疼地落泪。

可是她一个婢女又能有什么办法。

现在好了,小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竟然清醒了过来。

刚刚小姐说恶人有恶报,她不知道什么意思,可是她从小姐的眼神中能看出来,小姐没骗她。

她心里也期盼那些坏人能遭到报应。

凝雨坐在镜子旁,打量着这张陌生的脸。

五官还算精致,只是额头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想必是发起疯来磕磕碰碰受的伤。

“小姐,这都是王嬷嬷指使人拿石头扔的小姐,她们巴不得小姐早点死,好让锦侧妃成了王妃娘娘。”

晴雪哽咽着说着,手指轻轻抚摸着小姐的额头上的伤痕。

“这群恶奴!”凝雨沉吟半晌终于发声。

“放心,本王妃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也不会亏待一个好人。晴雨,我以后会加倍对你好的。”

说着她将晴雪揽在怀里。

这是她们主仆二人入府以后第一次说的这么多话。

“明日一早,我们去給王爷请安,你一定能看到好戏。”

凝雨说着嘴角轻扬,她很是自信望着这个比她大五岁的侍女。

“小姐,王爷不想见到咱们,你去了,锦侧妃会不高兴的。”晴雪好心提醒自己的小姐。

“不高兴?恐怕现在她已经开始不高兴了!”凝雪望了望窗外黑漆漆的天空。

她給锦非儿用的是一种用升仙草汁制的毒。

这种毒最可怕的不是能毒死人,恰恰相反是毒不死人。

因为中毒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开始是奇痒难忍,中期如百抓挠心,虫咬蚁嚼的感觉。

到最后会被挠的浑身溃烂,犹如一块块烂肉一般。

只可惜这个过程异常缓慢,快的一两天,慢点就十天半月也是这样。

她給锦非儿只是下了一点点,估计她现在已经开始浑身奇痒,到浑身溃烂恐怕也得有三五日了。

用毒的量,她掌握的恰到好处,她就是想让她好好享受一下这个过程。

当晚她让晴雪打了水,好好的洗了个澡,想到明日要去看好戏,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她让晴雪給自己梳了一个比较大方的发髻。

然后打开柜子想找一件颜色鲜艳些的衣服,可是看到柜里衣服完整的没几件,大部分都有些破口。

想必她发疯时经常在地上滚来滚去,即便再好的衣服也得磨破了。

总算是晴雪給她找到了一件囫囵点的,也还算是干净的衣服。

她穿上,然后又淡淡地画了一个妆,她要去看好戏了,怎么能不打扮的正式点呢?

“小姐,今天你真漂亮。”晴雪由衷地夸赞着:“和夫人一样漂亮。”

听晴雪这样说,凝雨怔怔地瞅了她一眼,心中暗叹。

这个女孩子真的是重情重义的人,看来她和原主的娘亲感情实在很深。

晴雪满脸带笑望着她,自己的小姐呆傻病好了竟然也是个端庄秀丽的小姑娘。

晴雪跟着凝雨出了院门,她们住的地方叫静心斋,是这王府位置最偏,也是最简陋的一处院落。

曾经是給经常来府里做法的僧人住的地方。

她堂堂一个正牌王妃,竟然住在这样庙一样的地方,可见这原主在府里过得多么悲催。

两人沿着石子路,向府里最大的院子叠翠苑而来。

这是二王爷特意为锦非儿修建的院子,院子周围各种奇花异木,香气扑鼻。

院子里假山林立犹如峰峦叠嶂,最令人惊异的是还有一个人工湖。

所谓的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可不说的正是这锦非儿住的叠翠苑。

甚是豪华气派。

“这是典型的宠妾灭妻,这二王爷连祖制都不在意了么?”

凝雨望着比她的小庙好一千倍的院子,不由的火从心中起:“这个大院子应该是我的!”

想当初凝雨的娘亲和顺妃娘娘可是闺中蜜友。

两人自幼相识,从小一起长大,后来顺妃娘娘成了皇上的宠妃,而她的娘亲则嫁给了凝大将军。

两人出嫁时间差不多,先后怀了孕。

太上皇知道她们二人交好,就自作主张给她们订了儿女亲家。

他还甚是笃定两个娃一定能做夫妻,果然生下来真的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她凝雪才是正妃!

她应该是这乾王府的女主,这大园子应该是她的!

原来的凝雪痴呆傻不挣不抢。

现在她既然接替了原主的身子,就应该将本是属于她的一切夺回来!

想到这,她在晴雪的耳畔悄悄叮嘱了几句。

机灵的晴雨立刻点头称是。

她还惊讶地盯着小姐看了许久,小姐竟然真的好了,而且还变得如此聪明。

刚进院子,就听到长羽天在大发雷霆:“废物,一群废物,亏得你们还是太医院的太医。”

“连非儿的病因都找不到,养你们做什么,明日本王就请求父皇将你们轰出太医院,永不录用!”

屋内顿时一片哀求声。

“王爷饶命,侧妃娘娘这病实在蹊跷,似乎是中毒,可是又找不到是哪一种毒,请恕臣等无能。”

“找不到?那就对了?这可是我和师傅一起培育的新毒种,只有我们能制造这种毒,自然也只有我们有这个解药。”

凝雨站在外面听到了太医的分析,脸上显出嘲讽之色。

这可是她的最得意之作。

这种鬼毒实在和这个蛇蝎女人很是般配。

“王爷,让奴家死了吧......王爷求求你,奴家实在受不了了......”

屋内锦非儿的痛苦声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越发凄惨。

可这声音在凝雨耳中听起来却犹如天籁之音一般,很是悦耳动听。

她和晴雪挑帘子走了进去。

看到屋内齐刷刷跪着三四个太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