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盛唐逆子 > 第1467章 教子有方看唐皇
    (本章全名:教子有方看唐皇,手足亲情存皇室。)

    卑路斯闻言,脸上有些犯难。

    他麾下最勇猛的人,当属阿努斯,可对方却被他亲手送给了李恪。

    如今阿努斯为李恪重建长生军,威震西域,自然不会重回波斯效力。

    卑路斯只能一口答应,反正可以跟在唐军身后,喝口剩下的汤!

    国事处理完毕,李恪也不枉回到后宫,与孩子们相处。

    李璇玑虽然是长女,却被一群弟弟们捧在手掌心。

    只见长公主躺在长椅上,开始发号施令。

    “李天映!快去帮我洗点葡萄!”

    “小雀雀过来给阿姊捶腿!”

    “云轩过来给阿姊说段西游记!”

    “星辞你也别闲着,快给阿姊倒杯茶!”

    李恪无奈摇头,都说富养女,穷养儿,果然如此。

    “咳咳!”

    李恪轻咳两声,李璇玑见状,赶紧收回刚才那副蛮横模样,随后行了个万福,“见过父皇!我在安排皇弟们做事呢!”

    李恪宠溺地摸了摸李璇玑的额头,“你是在安排他们做事,还是让他们伺候你啊?当姐姐的,不照顾弟弟就算了,还以大欺小,作威作福!”

    李璇玑调皮地做了个鬼脸,李天映可知道皇姊的德行。

    “父皇,是我们自愿的……小雀雀,你说对不对?”

    李阙闻言,小脑瓜起初摇晃的跟拨浪鼓一样,随后看到李璇玑杏目圆瞪,又赶紧点头称是:“对对对,父皇,是我们自愿的!”

    李云轩和李星辞,哪还敢说一个不字,当即一头:“父皇,我们也是自愿的……”

    如今李璇玑和李天映已经六岁,李阙五岁,云轩和星辞只有四岁,这几个小家伙都相当可爱。

    李恪一把将璇玑抱起,耐心教导道:“你啊,在家可以欺负弟弟,可若是到了外面,就一定要保护弟弟,承担起做姐姐的责任!”

    李璇玑晃了晃小拳拳,“父皇放心!璇玑可是北斗星,谁敢惹我弟弟,就锤爆他的狗头!”

    李天映点头称道:“皇姊孔武有力,一定行!”

    李阙拍手称快,“呜呜!皇姊你没事总锤我们,是为了以后保护我们哇!好感动!”

    李元轩:“皇姊,好伟大,偶好感动!”

    李星辞:“皇姊,以后你锤我,我再也不去告状了!”

    李璇玑怒瞪李天映一眼,随后脸色红润娇羞道:“父皇……儿臣才没有故意欺负他们呢,哼!人家是淑女!”

    李恪大笑道:“如果你们五个人,却只有四个苹果,该如何分呢?”

    李璇玑狡黠一笑:“星辞最小!古有孔融让梨,那就让星辞让苹果吧!以后史书一定会记载下来!”

    李星辞一听说好吃的苹果都没了,当即开始抽泣。

    李恪无奈道:“星辞,朕只是说假如……又不是不给你!”

    李星辞不满道:“皇姊坏坏!我的苹果也不给他!哼!”

    李恪笑着揉了揉儿子的头,耐心道:“璇玑,你聪明伶俐,但却有些急功近利,不顾兄弟的感受,以后凡事三思而后行。”

    李璇玑点了点头,“父皇,我知道啦!”

    李天映见父皇看向自己,直言道:“我把我的给弟弟和阿姊!”

    李恪摇了摇头,“天映,你看似慷慨,其实心中也难受。一位退让,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你可以分享,却不能一味谦让!”

    李天映若有所思,李恪笑道:“想不明白,就慢慢想!朕当年也想将位子让给兄弟,可最后却引得兄弟反目成仇!”

    李云轩紧张地攥着小手,低声道:“父皇……我不要苹果,但是我可以去他们的苹果上各咬一口,就当我吃啦!”

    李恪闻言大笑,“好好好!云轩果然聪明!”

    李星辞有些不服气,说道:“父皇,那我就再去种一颗苹果,或者去抢别人的!”

    李恪眼前一亮,摸了摸星辞的小脸,“有志气!朕不鼓励去劫掠,朕希望你能开拓,让家里人都吃上苹果!”

    高力士站在一旁,只觉得陛下说的玄之又玄,从不让名师大家教育名师大家。

    而是让皇子们一起游玩,即使自身在忙,也要抽身每日与皇子们交谈。

    “陛下,真乃奇人也,我等所不及!”

    不少朝臣,都有意接触高力士,想问问他对陛下立太子的意见。

    李天映为独孤皇后所生,年龄上为长子。

    可坊间传闻,皇帝钟爱樊皇后和孟皇后,太子一定在云轩星辞二人中选择。

    李阙则被排除在外,婧皇后的出身并不好,也没有有权有势的娘家。

    至于武皇后诞下的女儿,古往今来,哪有女子做皇帝的道理?也被群臣一致排除。

    李恪让子女们一起玩耍,随后笑看向高力士,“在想什么?”

    高力士受宠若惊,躬身行礼道:“微臣看陛下与皇子们交流,一时有些感触……”

    李恪看了看对方,太监之身,子女是无缘了。

    “若你想的话,便收干儿子,朕可以让他袭承你的爵位!”

    “陛下大恩,臣没齿难忘,只是臣想的不是这些……”

    高力士难以启齿,他是陛下身边亲近人,更清楚李恪并不喜欢别人谈论立储之事。

    “你说,为何自古都喜欢立嫡长子?”

    高力士吓得当即跪倒在地,“陛下息怒,微臣逾越……”

    李恪大笑道:“朕只是想跟你讨论此事,何必如此惊慌?朕以为,立长不立贤,也有一定的道理!”

    “若是立贤,何为贤?还不是胜利者一句话的事!”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立贤,想必也会引起纷争吧。”

    高力士浑身冷汗直流,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算了,谅你也不敢跟朕说实话。”

    李恪笑道:“朕登基以来,就被朝臣们关心修陵之事!连太子储君之事,朝臣们比朕都要上心!”

    高力士低声道:“诸位大人,也是关心江山社稷……”

    李恪自嘲道:“他们是关心自己吧!说说傅游艺此人,最近有何动静!”

    高力士松了口气,有关立储之事,总算是说完了!

    “回陛下,此人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