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夫人回来离婚了

夫人回来离婚了

花凛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念深无名无分的陪着顾奕,为他做尽了荒唐事,也受尽了嘲讽,在她怀孕数月时,他突然要结婚了,新娘是与他门当户对的名媛。听闻这个消息,沈念深心如刀割,她大闹婚礼,赶走了他的新娘,自己取而代之。结婚后,两个人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生产之时,沈念深命在旦夕,可她的丈夫却陪着另一个女人。挺过这个难关后,她拿出离婚协议,搬出了两人的爱巢,从此以后,她不会再爱任何男人。

主角:沈念深,顾奕   更新:2022-07-16 15: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念深,顾奕 的武侠仙侠小说《夫人回来离婚了》,由网络作家“花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念深无名无分的陪着顾奕,为他做尽了荒唐事,也受尽了嘲讽,在她怀孕数月时,他突然要结婚了,新娘是与他门当户对的名媛。听闻这个消息,沈念深心如刀割,她大闹婚礼,赶走了他的新娘,自己取而代之。结婚后,两个人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生产之时,沈念深命在旦夕,可她的丈夫却陪着另一个女人。挺过这个难关后,她拿出离婚协议,搬出了两人的爱巢,从此以后,她不会再爱任何男人。

《夫人回来离婚了》精彩片段

顾家庄园,大厅里的灯光透过玻璃窗,照在花园内,和昏黄的园灯交织在一起,照着偌大的花园。

花园里,用白合花布置的婚礼现场美伦美唤。

今天是顾家大少爷顾沉的婚礼,顾沉娶的是江市最美的女人,江市四大家族之一温家的千金,温暖。

大厅内一片欢腾,杯光交错,纷纷举杯,向顾老爷和这一对新人致敬,隆重的婚宴盛典上,顾家的人全到了,偏偏二少爷不见了人影。

华丽的水晶灯光下,顾夫人转过身来,美艳的面容一片影阴,向管家沉声道:“把二少爷找来。”

管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悄悄退出大厅,站在花廊隐蔽的地方,看到一个保镖上前面,忙上前去问道:“二少爷找到了吗?”

保镖摇了摇头,管家阴沉着脸,“继续找,找不到人,明天就收拾收行李,滚出顾家。”

今天来顾家庆贺的人,都是江市的权贵,明里是来参加大少爷的婚礼,实则是看看这个江市第一家族是否真的像外界传言的那样,貌合神离。

保镖说了句“是。”然后带着属下去找。

这次的婚礼,特地选在顾家的庄园里举行。

顾家庄园座落在江市边缘,庄园后面就是一大片森林,前面是一片湖泊,庄园像一座王宫一样,辉煌壮观,象征着顾家的繁荣昌盛。

十几名保镖迅速分开,往不同的方向去找人。

就在保镖们四处查找的时候,静谧的游泳池边,突然响起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疼痛和隐忍,月光从玻璃顶棚上洒下,偌大的游泳池如一块蓝宝石一般,煜煜生辉,水面上却荡起了阵阵涟漪。

游泳池边上,一对男女正在一起。

沈念深被男人抱着,双手被扣在头顶,惨白的小脸上贴着湿漉漉的发缕。

“二少爷,你在那边吗?”手电筒的光芒扫过头顶。

沈念深猛地惊醒,用力推开身上的男子,顺着游泳池的边缘,滑了下去。

不一会儿,保镖正要走进游泳池,只见门口倚着一个身材高大,相貌俊美的男子,走近了一看,果然是二少爷,只见他眉宇之间含着隐隐的狠戾,白衬衫上的领带已经不见了,钮扣错扣着,一片凌乱,浑身酒气弥漫,脸颊酡红。

看到保镖手电筒的光芒,不由抬头看去,保镖对上他的目光,不由直冒冷汗,“二......二少爷!”

顾奕伸起手,揉着隐隐发痛的太阳穴,回头看了游泳池内一眼,只见泳池边散着几片碎裂的衫布,池面水波荡漾。

他喝醉了,却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女人还有游泳池里。

他一伸手,将游泳池的门带上,“不许人进去。”

保镖忙点头说道:“是是是......”

保镖又开口道:“二少爷,喜宴快要结束了,夫人让您过去。”

顾奕没有说话,静静地站了十几秒,才开口道:“我先去换一身衣服。”

游泳池里,沈念深静静地蹲在池底,白色丝织的荷叶边领已经被撕了一半,贴身的职业短裙下,颤抖着的双腿间不断涌出血液,消融在池水中。

她抬起头看着月色融融的水面,顾奕,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哗哗哗的水声停下,沈念深躺进浴缸里,将头埋进泡沫里,让自己彻底隐藏起来,身上隐隐作痛,却不及心里痛。

“哗啦”一声,浴室的门被拉开。

沈念深“哗”地从浴缸里起来。

于子悠“啊”地尖叫起来,拍着心口喊道:“沈念深,大早上的,你怎么在沐浴?”她看着沈念深的眸子张大,“你脖子上怎么了?”


沈念深躺进浴缸里,让自己从脖子以下,全部淹藏在泡沫中,“可能这几天太累了,有点不舒服,想泡下。”

“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哑?”于子悠已经坐在浴缸边,伸手抚着她的额头,“你怎么这么冷?”

“你呀,”于子悠站起来,“就知道死命工作,命是你自己的,业绩是顾家的。”她说着,很快端来一杯热牛奶,还有感冒药。

沈念深看着感冒药,无奈地笑笑。

她不是病,而是昨夜被顾奕拆吃进腹,她浑身痛,心更疼。

他是顾奕啊!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

我的意中人,是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接我,可我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这结局。

“深深?”

“深深?”

“啊?”沈念深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沈念深笑笑,“感冒了呀。”

“你这条命,早晚要搭给顾家。”于子悠把药递了过来。

于子悠以为她这几天是赶项目,累倒了。

沈念深却不敢伸出手来去接药,怕她看到自己手臂上的痕迹,“空腹吃药不好的,你先拿到桌上,我泡完澡就出来吃。”

王子悠白了她一眼,“你也知道自己胃不好啊,早点把咖啡戒了。”

“好啦,”沈念深看着她,“于子悠,你才几岁,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于子悠唉了口气,“你是无可救药了。”

沈念深笑笑,“大少爷的项目策划案已经赶出来了,今天我想休息一天,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我熬夜赶策划案生病了。”

“项目策划案已经做好了?”于子悠高兴得跳起来。

沈念深是顾氏集团的一名经理兼顾沉的助理,在沈沉结婚前,沈沉正接手了一个海外地产项目,这是个大项目,才开展到一半,顾沉就结婚了,原本计划要等他蜜月之后,再继续项目,没想到沈念深已经把事情搞定了。

沈念深看着于子悠高兴的样子,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因为自己赶项目累倒,就可以趁机休息两天,不会被别人注意到。

“太好了,深深,这样大少爷度蜜月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放假了。”

沈念深点点头。

突然听到敲门的声音,“我去看看。”于子悠这才出了浴室。

沈念深趁着她出去的空档,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冲了凉,裹着地浴巾站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雪白的肌肤上有大片的淤痕,从胸口直往下,身上青一道紫下道,惨不忍睹,连脖子上都还有一些暧昧的粉红,她的身体不由瑟瑟发抖起来。

她换了一套休闲长装,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子悠正从门外走进来,后面跟着西装革履的韩助理。

韩助理,是顾奕的助理,韩铭。

她愣在原地,韩助理则向她打招呼,“沈经理。”

“韩......助理。”一想到昨夜的事情,她的声音就抖得不成声。

韩铭精悍的目光看着沈念深,“沈经理昨晚去游泳池了吗?”

沈念深又是一怔。

韩铭已经接着问道:“沈经理见到二少爷了吗?”

沈念深脑袋里又是一轰,脸色发白。

“怎么,沈经理不舒服吗?”

“我们家深深这几天赶项目策划案,累得病倒了,她昨天在办公室里赶策划案。”于子悠看着韩铭阴沉的样子,很不高兴地说道。

韩铭则看着沈念深,目光逼人,“哦,原来沈经理昨夜在赶策划案。”

沈念深已经恢复了神情,精致的脸上带着微笑,“是啊,海外地产那个项目很重要。”

韩铭沉默了五秒钟,“知道了。”

沈念深暗暗吸了一口气,只觉这五秒钟无比漫长。

韩铭说道:“海外地产那个项目,现在交给二少爷了,明天早上八点半,沈经理带着文件去集团,找二少爷交接。”

沈念深一愣,项目转交给了二少爷?

韩铭看着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问道:“沈经理听清楚我说的话了吧?”

沈念深木讷地点头。

韩铭也点头,“沈经理,明天见。”

沈念深仍是木讷地点头。

韩铭走了一会儿,于子悠“哐”地将门关上,一脸不高兴,“看到韩铭那张面瘫脸就讨厌,跟了二少爷几年,就跟二少爷一样冷着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们一样。”

沈念深笑而不语,“明天就要上班,赶紧收拾行李走吧。”

子悠突然扑在意大利真皮沙发上,抱着沙发控诉道:“我不想走啊,要不是大少爷大婚,我这一辈子也不可能进入顾家庄园,二少爷那个大魔头,明明庄园里也有办公室。”

沈念深倚在落地窗下,看着楼下的花园,声音幽幽,像在自言自语,“或许,他不想呆在这个庄园里吧。”

整个江市的人都知道,温家的千金温暖,和他顾奕最爱的女人。


子悠抬起头来,看着沈念深的背影,“深深,你在说什么?”

沈念深回过神来,“没什么,快收拾行李,回家吧。”

一想起昨夜的事,她就恨不得离开这个地方。

第二天一早,沈念深开着车往顾氏集团去,子悠在她身边说个不停,“深深,你说二少爷抢了大少爷的项目,是不是......”

车转了个弯,进了停车场,沈念深停好车,转过头来看着子悠。

子悠朝她吐了吐舌,“我知道啦,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这些话,我也只是跟你说说。”

沈念深下了车,子悠抱着文件跟着她,“深深......”

沈念深一边按电梯,一边看向于子悠,“子悠,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大少爷结婚,你不难过吗?”

沈念深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子悠为什么会这么问,她笑了笑,“我为什么会难过?”

子悠瞪大眼下看着她,“你不是喜欢......”大少爷吗?

电梯门开了,电梯里站在一个人,身材高大,穿着意大利手工西装,笔直挺拔,俊美的轮廊像也刻出来的,他的脾气,也如人一般锋利。

顾家二少爷的暴戾与跋扈,是众所周知的。

顾奕看了电梯门口的两人,几乎不用思考,便伸手按住了电梯。

就在电梯关上的瞬间,一只黑色的高跟鞋踩上前来,电梯门打开,两人四目相对,沈念深走了进去,一把将还在发愣的子悠拉了进去,按了五楼。

“沈经理就是这么没礼貌的人吗?”

倨傲而冷漠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沈念深抬起头来,迎着他如鹰的目光,含着淡淡微笑,“明知道电梯门外有客,还故意把门关上,顾总确定自己知道礼貌二字怎么写吗?”

子悠靠边电梯一角的角落里,目瞪口呆地看着沈念深,心跳到了嗓子眼。

深深,你怎么敢跟二少爷这么说话?

“沈念深。”他薄薄的嘴唇里念出这几个字,精光内敛的眼睛直直盯着她,轻轻一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沈念深浑身一颤,迎着他的目光,前天晚上的一幕幕又在她的脑海里翻腾,油生出一种无处可逃的绝望,清亮的眼眸中,不由闪烁着泪光。

“你,很怕我吗?”

沈念深脸上挤出甜甜的笑容,“我......”

“还是,你很恨我?”

沈念深心里一沉,“我为什么要恨你?”

子悠看着这一幕,早已经惊呆了。

“叮”一声,电梯铃响了,已经到了五层,电梯开了。

沈念深别过脸,“顾总,再见。”

从电梯里出来,电梯门关上,沈念深只觉浑身发软,手心已经全是冷汗,她歇了一口气,才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子悠跟着她进了办公室,“深深......”

“于助理,在办公室,得叫我沈经理。”

子悠这才回过神来,忙小声问道:“沈经理,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得罪了顾总。”

沈念深按着桌上的文件,是自己得罪了他吗?

明明是他欺服了自己。

子悠端着杯子去茶水间倒水了,沈念深坐下,现在才八点十分,离上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沈念深坐下,浑身又不由一阵颤抖,休息了两天,她的身体还是没有恢复。

她长长吐了一口气,让身体适应椅子,这才找出关于地产的文件,这些是要交给顾奕的。

不一会儿,子悠端着两杯开水从外面进来,“深......沈经理,重磅消息,听说昨天二少爷在庄轩的游泳池里和公司的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哗!”沈念深手中的琉璃杯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你怎么了?”子悠忙上前来,“有没有受伤?”

沈念深只觉心口堵着一块棉花,连呼吸,都是疼的。

为什么这件事会传到公司里来?

“让我看看。”子悠拉过她的手。

沈念深回过神来,朝她笑笑,“没事,给我泡杯咖啡吧。”

子悠“哦”了声,清扫了地上的琉璃渣子,再去给她泡咖啡。

门又“咚咚”地响了,一个助理喊道:“沈经理,顾总让你去他的办公室。”

沈念深抱起已经准备好的文件,深吸了一口气,去了顾奕的办公室。

顾奕的办公室在八楼,她轻轻敲了一下门,便听到顾奕的声音,“进来。”

沈念深抱着文件走了进去,将文件放在他的桌子上,“这是海外地产项目的所有文件和策划案。”

顾奕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审视着她,“前天晚上的人,是不是你?”

沈念深一窒,马上笑道:“顾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的眸色更深了,语气加重,“前天晚上,和我在游泳池边做的人,是不是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