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武侠仙侠 > 战神的偷心王妃

战神的偷心王妃

小仲夏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美女神偷,手法高明,至今没有人破解过。如今穿越古代,附身丞相府长女,仍旧秉持着高冷却有一颗爱美男的心。偷心偷物她从没有失手过,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想过,前世医学天才的她,居然在穿越之后发挥了大用处。

主角:慕夕芷,花亦邪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夕芷,花亦邪 的武侠仙侠小说《战神的偷心王妃》,由网络作家“小仲夏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美女神偷,手法高明,至今没有人破解过。如今穿越古代,附身丞相府长女,仍旧秉持着高冷却有一颗爱美男的心。偷心偷物她从没有失手过,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想过,前世医学天才的她,居然在穿越之后发挥了大用处。

《战神的偷心王妃》精彩片段

 

秦仪国

京城郊林,深秋的夜里寒风呼啸着,乌云将那轮空洞清冷的月遮得密密实实,只剩几缕微弱的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在地上,四周透着诡异的宁静。

悬崖边上的呼救声却打破了这一片宁静。

“不……不要过来,救命……”女子身上的丝质华丽长裙早就已经被荆棘勾得破烂,已经几乎要靠近悬崖边缘了,但是还在不住的后退,终于,她一个没站稳,跌落在地。

从内侧密林中缓缓走出两个黑衣男子,看着跌趴在地上的女子,表情只有浓浓的不屑,完全没有半点同情。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女子不断的哀求,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但却被那脸上有着一条狰狞刀疤的黑衣男子踢倒在地,随即一脚狠狠踩在背上。

女子无力地趴在地上,声音已经微弱得如同蚁蚋,嘴角一抹鲜红缓缓流下,浑身颤抖的厉害:“你……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刀疤男和身旁的黑衣男子对视一眼,不屑地笑道:“为什么,还不是你长的丑,还不自知,还非要挡别人的路。”

“好了,别跟她废话了,直接办完回去复命。”那高大杀手冰冷的声音响起,仿佛来自地狱的使者。

刀疤男移开踩在她背上的脚,冷笑道:“到了阎王面前,可别说是我们兄弟二人害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女子脸上一行泪留下,混着刚刚逃跑沾染上的泥土,从脸上流下来,她伸出脏污的手拉着男子的腿,哀求道:“不要……求求你……放……”

刀疤男脸上闪过一丝厌恶,又一个用力把女子踢开。

一旁高大的杀手早已经磨掉了全部的耐心,抽出自己的剑,此时,月亮从乌云中挣脱出来,月光映在剑上,反射极其强烈的白光,晃了他的眼睛,他下意识的地闭了闭眼。

女子泪水模糊了眼睛,一边摇着头,一边后退,终于,她膝盖一滑,纤细的身影摔下了悬崖。

两个杀手疾步靠近悬崖边,看着望不见底的深渊,对视一眼,刀疤男问道:“都掉下去了,就不用追了吧。”

高大杀手拿着剑,看着深渊,眉头紧皱,没有说话。

刀疤男人不耐烦了,语气急了,道:“这么深掉下去她怎么可能还能活命?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复命拿赏银吧,小翠还在倚红楼等着我呢。”

持剑男子看着深渊,深深的雾气从底部升起来,深不见底。他点点头,收起长剑,两人转身离去。

悬崖上又恢复了宁静,连月亮也重新被乌云密密地包裹着,没有露出一丝光亮,仿若刚刚这里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

深夜的京城,百姓们都已熄灯就寝,而城北一座恢宏的府邸,此刻却依旧灯火通明。府邸正院的大厅中,依旧笙歌艳舞不断,似是不知已到深夜。

坐在上首的锦衣男子,斜靠在华丽的软榻上,微眯着眼睛,看着下面扭动着蛇腰的舞姬们,嘴角笑意放荡而又轻浮。

两个黑衣人低头走进来,对着锦衣男子跪拜行礼,而后恭敬道:“殿下,事情已经办妥了。”

锦衣男子挥退歌姬,嘴角勾起,笑着问道:“死了?”

“是,属下亲眼见她掉下悬崖,这会儿肯定已经气绝身亡了。”刀疤男人不敢直视高位上的男子,低着头回应道。

“好,干得好,”锦衣男子直接从位子上站起:“这比直接杀了她好太多了,本来就是她今夜出去夜会奸夫,掉到悬崖下,没有任何人会怀疑到本宫身上。”

“殿下英明。”两个黑衣男人立刻讨好地说道。

锦衣男子仰天大笑,显然黑衣男人的话完美的取悦了他。他拍了拍手,从暗处走出一个高大身影,恭敬地对锦衣男子行礼。

锦衣男子对那人吩咐道:“流影,赏他们黄金百两。”

两黑衣人闻言,立刻跪倒在地,行叩拜大礼:“谢太子殿下。”

没错,锦衣男子正是秦仪国太子,秦熠。秦仪国皇帝的嫡子,天资聪颖,身份贵重,极受皇帝宠爱。

他冲着匍匐在脚前的两个杀手摆了摆手:“下去吧。”

两个杀手接过流影手上的黄金,恭敬地退了下去。

“流影,这次我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秦煜整了整自己的华服,对那高大身影说道,但也不管后者的回应,直接往寝殿走去。

流影看着秦煜大步离开的身影,张了张嘴,但是没有讲话,默默跟上。

他是皇室影卫中挑出来的太子近卫,虽然他不赞同秦煜今晚的做法,但是无论秦煜做什么,他都不会反对,只会执行。因为皇室影卫最重要的就是“忠心”二字。

……

“咳咳……”慕夕芷狼狈地从河里爬出来,拼命地捶打自己的胸口,让自己把胃里的水吐出来,一边纳闷自己为什么会在河里。

终于,她感觉胃里好受一点了,趴在岸边缓了一会儿,但却发现自己胸口极痛,再一动,发现浑身上下哪哪都不舒坦,眉头不自觉地紧紧皱起。

她用尽全力,才坐起身来,低头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口,却发觉自己身上穿着的是繁复厚重的丝质长裙,并不是她刚才简单的黑色夜行衣。

“这衣服?怎么回事?”她脑子里跳出一个十分不合理的想法,连忙掀起自己的裙摆,却见两条莹白如玉的纤细长腿,而右腿外侧原本应该有着一朵鲜红的风铃花胎记,此刻却已经完全不见踪影。

她一惊,又拉开自己的上衣衣襟,低头看向自己的锁骨,却发现这里本应该纹着的自己的英文名字也消失不见。

她呆愣的看着自己的身量,胸前的丰满也缩水了不少,这,不是她的身子。

“呵,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奇怪。”身边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却让人辨不清方向,仿若天上来音。

 


 

慕夕芷瞬间回过神来,一时大意,竟然没有意识到身边有人,她瞬间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理好,瞪向一旁高大茂密的树,厉声:“什么人!”

“哟,你倒是厉害,能这么快发现小爷的所在。”

树上一道身影轻盈落在地上,来者一袭华贵的红袍,肤白如玉,一双桃花眼微微上翘,眼眸中荡漾着水汽,嘴角斜斜地勾着,饶是慕夕芷见过那么多美男,也没有人能和眼前的男人相提并论的。

但她虽然喜欢美男,可是理智不会让她被眼前的美貌迷惑,她站起身来,眼中锐利的光射向他,声音冰冷地问:“你是谁?”

邪魅男子看着面前气场瞬间强大的女子,忍不住扑哧一笑,这笑容极为魅惑人心:“呵,你这女人还真是有意思。”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见到他的面容却迷醉的。

“少废话,你是谁?”慕夕芷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垂在身侧的手已经握成拳,随时要让面前的男人尝尝什么叫做教训。

邪魅男子明显感觉到了女子身上的杀气,他眼中的兴趣愈加浓厚,嗓音中带着隐秘的笑意:“女侠别介意,我就是路过,看见你在这郎朗月光下,突然扯开衣服,有点好奇,就忍不住停下来看看。”

慕夕芷:“……”

不过她也不打算讨论这个话题,见面前的人没有别的意思,转身便走。

邪魅男子惊讶,这女人怎么说走就走,他几个快步落在她身边,跟上他的脚步,道:“你怎么就走了?”

慕夕芷只顾着走自己的路,没有搭理他,但她身上的伤明显阻碍着她的行动,终于,她强撑不住,晃了几晃。

“哎,我说你这个女人,强撑不住了就停下来休息啊。”邪魅男子忍不住伸出手去拉她。

可手指尖刚刚碰上慕夕芷手臂上的衣服,就被慕夕芷大力甩开,她很不喜欢别人随便碰她,但她却忘记了自己此刻的身体状况,这样大力的动作,竟让她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邪魅男子没想到慕夕芷现在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差点被推了个趔趄,他稳住身形,却见慕夕芷摔倒在地,他站在一旁,双手环胸,摇了摇头,说道“就说让我扶你啊。”

可过了一会儿,却见慕夕芷没有站起来,他弯下腰,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肩膀上戳了戳:“哎,你别装死啊。”

然而慕夕芷还是一动不动,他又抬手戳了戳她的脸:“不是吧,真昏过去了?”

他看着紧闭着眼侧躺在地上的慕夕芷,忍不住想再戳一下她的脸,没想到这个女人虽然长得丑,皮肤手感还挺好的。

他修长如玉的洁白手指几乎就要碰到慕夕芷的脸的时候,后者突然睁开眼睛,眼神比刚才更要凌厉,直接把他的手攥在手中:“你干什么?!”

“没……”男子平生第一次被吓了一跳,他不自在地清咳一声:“我就是看看你怎么了?”

慕夕芷凌厉的视线紧紧盯着他,手上还狠命攥着他的手,好像在分析他刚刚讲的话是不是在诓骗她。

手上温热的触感极其鲜明,男子的桃花眼中的轻佻慢慢收起来,他再次不自在的清咳一声:“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慕夕芷放开他,没有再多给他一个视线,坐正身体,调整气息,整理现在发生的一切。

她,慕夕芷,21世纪华国第一神偷,同时是华国五百强企业的创始人,听说某个高官收受一个机构的贿赂,帮他们摆平走私军火的事情,那是一尊纯紫水晶打造的佛像,价值超过了10个亿。

她带着最信任的女属下准备偷回来,扔给公益机构。

一切进展地很顺利,但却没想到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在返回的路上,从背后被属下狠狠击中,从高楼摔下,只在摔下前看见那女属下和一个陌生男人,两张阴狠的脸。

等她清醒过来,一睁眼,便发现自己在河里,拼死爬上岸,勉强接受自己穿越了的现实,又一个不察,晕了过去。

而刚刚晕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一股陌生的记忆如开了闸的洪水,逼迫地涌入她的脑袋。

她这才知道,她现在所寄身的这具身体,遭遇了多少可怕的心机。

这个女子也叫慕夕芷,是秦仪国左相嫡女,她但虽为嫡女,却因为母亲早亡,被继母设计,被庶妹陷害。

那继母为了博个贤惠大方的名声,对她有求必应,告诉她可以随心所欲。

于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慕夕芷,从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想要什么就闹着要的纨绔子弟的风范。

而没有一点大家闺秀应该有的气质,琴棋书画一窍不通,只知道追着男人跑,被京城众人都称为草包花痴。

终于,她整理好了思绪,睁开眼睛,看向还一直守在旁边的男人,站起身来,声音不似刚才的冰冷,但依旧透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你是谁?”

男子被问得一愣,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像个护法一般,等这个女人调整气息,他也跟着站起身,随手撩了撩自己的长袍,眨了眨自己的桃花眼:“你听过花阁没?”

慕夕芷搜索了一下刚刚得到的信息,发现并没有有关于花阁的记忆,她反问:“我有必要知道吗?”

男子一哽,差点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从来都只有他哽别人的话,什么时候会这样窘迫的被问得答不上来话。

他今晚第三次清咳了,做了自己更加没有想到的事情,自报家门:“花亦邪,我的名字。”

慕夕芷并没有意识到花亦邪此刻眼神中闪过的异样,只是对他的坦诚很满意,她伸出手,作握手的姿势:“你好,我是慕夕芷。”

花亦邪看着眼前算不上白嫩的小手,有点疑惑,这是要我给她什么吗?他问道:“我没有拿你的东西啊?”

 


 

慕夕芷嘴角抽了抽,一时忘记自己穿越了,她没有多余的表情,冰冷着脸,把手伸长,拉着花亦邪的手上下晃了晃:“这是我的礼仪,很高兴和你相识一场。”

花亦邪点点头,一副了然,还没来得及回晃,慕夕芷却已经把手收回去了。

他也没有介意,依旧是那副轻佻的样子:“看你的打扮,应该是深阁小姐吧,这么晚,在郊外是……?不会是在私会情郎吧?”

“对。”慕夕芷点点头,低头把自己的裙摆整理好。

花亦邪:……

这女人,这种话也可以这么坦诚的吗?

“吓到你了?”慕夕芷似是想到什么,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有个小人想要把这个罪名压在我身上,当然会挑最骇人听闻的方式了。”

她接受了原主的记忆后,结合今晚发生的事情,很快确定了这次事情的谋划者,除了原主之前一直纠缠的那个位高权重的人以外,又还会有谁,如此容不下她呢?

原来是这样……花亦邪这才明白过来,额头冷汗涔涔,这女人说话怎么这么大喘气?

慕夕芷看见花亦邪的反应,嘴角微勾,直接道:“你刚刚说‘花阁’,应该是个厉害的组织吧?而你,肯定是花阁的首领吧?”

“你怎么知道?”花亦邪下意识反问。

慕夕芷也没有直接回应他,而是继续道:“我现在受了很严重的伤,而这里距离京城肯定有很远的距离。能否劳烦你送我回去?”

她问的直接,完全没有一点麻烦人的抱歉,仿佛理所应当。

花亦邪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反问道:“你住哪儿?”

“京城左相府。”慕夕芷清浅的吐出几个字,表情淡定,仿佛那地方就是她称王称霸的地盘。

“哦。”花亦邪下意识的点点头,又突然瞪大了眼睛。

左相府?!

花亦邪音量都不自觉提高了:“你就是传闻中那个貌丑无盐,暴躁易怒还花痴的相府千金?”

难怪他刚才觉得名字有点耳熟,但是这女人和传闻哪里相符,除了确实貌丑以外。

慕夕芷嘴角的笑意越发不屑,这些人还真是府内欺负她不够,还要各种散播她的恶名,也怪原主自己过于轻信他人。

她薄唇微掀,声线极为平静,仿佛刚刚说的传闻中的那个人不是她:“对,所以你还愿意送我回去吗?”

……

慕夕芷刚进闺房大门,门内等待的丫鬟映月便焦急迎上来:“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你这一身怎么回事?怎么还有血迹?”

慕夕芷知道映月是难得的真正关心原主的人,语气忍不住放柔:“你放心,我没事。”

映月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放松下来,还是前前后后地打量着她,还好,除了衣服有点皱巴巴的以外,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碍。

慕夕芷任由她打量,只是问道:“翡翠呢?”

依托原主的记忆,慕夕芷知道还有一个和映月同等级的大丫鬟,还是是左相大人的继室,左相府现在的女主人王氏,拨来伺候她的。

映月顿了顿,迟疑的开口道:“翡翠说小姐今晚肯定不会回来了,所以已经去睡觉了。”

慕夕芷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翡翠自从来了原主身边伺候,总是在帮着原主追求太子殿下,因而原主相信翡翠胜过所有人,而今夜告诉她去城墙跟下守着的人,正是翡翠。

难怪今晚原主会这么轻易就出了府,完全不担心,毕竟是翡翠告诉她已经打点好了一切。

她表情上没有任何变化:“映月,你去帮我准备热水吧,我想沐浴。”

映月闻言,立刻下去准备,没有因为已到深夜,而有任何不满,不过一会儿就在屏风后准备好了热腾腾的浴汤。

“你先去休息吧,我自己来就行。”慕夕芷走过来,对着还在加热水的映月说。

映月手一顿:“这怎么行呢小姐?还是映月伺候您沐浴吧。”

慕夕芷正解着自己的腰带,抬头看向她:“不用了,夜也深了,你先去休息吧。”

映月很是惊讶,以前小姐虽然心地善良,但从来不会如此体贴她们下人。

她也没敢多问,只是顺从地放下手上的木勺,福了福身:“映月先下去了,小姐你有什么事情就叫我。”

慕夕芷点点头,看着映月退出房间,才脱下衣服,整个人放松的躺进浴桶中,温热的触感渗入四肢百骸,缓解了她身上的酸痛感。

翌日

初秋的阳光洒在干净但又有点奢侈得过于俗气的院里,安静而平和。

但一阵突如其来的争吵声打破了这片宁静。

“翡翠,你干什么啊,小姐还没醒,你不要惊扰了。”映月看着一起来就想动手推开小姐房门的翡翠,伸手阻拦着,小姐吩咐过,不让人来打扰她休息的。

翡翠怒目一瞪:“映月,你拦着我干什么?别忘了我才是小姐最宠的大丫鬟。”

“你……”映月想反驳,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门里却传出来清亮的女声:“在门口闹什么,进来。”

闻言,映月应了一声后推开门,想往里面走,却见翡翠站在原地,呆呆的不动,她回身推了推她,翡翠这才回神,和她一起进去。

看到床上安静坐着的女子,翡翠眼底闪过一丝不敢置信,但却是掩饰的很好,没有表露出来。

但慕夕芷怎么会错过呢,她看着眼前这个颇为清秀的小丫头,年纪不过15岁左右,脸蛋圆润白嫩,可爱得如同年画娃娃。

外表看上去毫无心机,但眼底的那抹贪婪的精光却暴露了她的不怀好意。

慕夕芷问道:“说吧,什么事?”

翡翠收敛了自己心里的惊讶,现在也只能够随机应变了,她立刻装作十分焦急的样子,说道:“小姐,太子殿下来了。”

太子?就是原主之前一直纠缠的那个男人吧。

慕夕芷斜倚在枕上,撩了撩睡得凌乱的头发,懒懒地说:“那又怎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