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穿成猎户的福运娇妻

穿成猎户的福运娇妻

鹿门山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意外穿越到古代,施千寻成了罪臣之女。穿成这种身份就算了,她还被人用二十两银子卖给了家里一贫如洗的猎户。看着穷得叮当响的新家,施千寻没办法,只能撸起袖子加油干,尽快赚钱改善生活。于是,她这个前世的化学生开始在古代创业,从做日化品开始,转眼就成了炙手可热的女富商。甚至,就连猎户相公也成了大将军,让她成为诰命夫人!

主角:施千寻,方亦虎   更新:2022-08-08 19:0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施千寻,方亦虎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猎户的福运娇妻》,由网络作家“鹿门山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穿越到古代,施千寻成了罪臣之女。穿成这种身份就算了,她还被人用二十两银子卖给了家里一贫如洗的猎户。看着穷得叮当响的新家,施千寻没办法,只能撸起袖子加油干,尽快赚钱改善生活。于是,她这个前世的化学生开始在古代创业,从做日化品开始,转眼就成了炙手可热的女富商。甚至,就连猎户相公也成了大将军,让她成为诰命夫人!

《穿成猎户的福运娇妻》精彩片段

大夏国,汝南城内市坊。

“二十两?一个女奴罢了,这也太贵了些!”

“这批女奴可都是刚发卖下来的官家女眷,皮相身段都属上乘,买回去做丫鬟通房都使得……尤其这个,你看,皮相身段都是这批货里最好的,而且这可是三品刺史家的嫡小姐,若非犯事,她原本要嫁的可是镇南王!二十两纹银哪儿贵了?”

施千寻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耳边就是一对男女的讨价还价声。

她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从未见过,四面天井之上,一面旗帜上书“会仙酒楼”。

酒楼大门敞开,从里向外看去,街道极为平整,两侧是高大的市楼,来往客人川流不息。

此时一段记忆涌入脑海,原身女子原是封疆大吏豫州刺史施经纶家的小女儿。

父亲施经纶不知何故,在任上身死,父亲的副手上书其因贪墨畏罪自杀,官方采信了副手的说法,母亲祁氏不堪屈辱上吊自尽。

家中100多口人,男人流放,女人发卖充当奴仆,真是好不凄惨!

她这是……穿越了?

“哦?那确实值当,只是这身子看着太单薄了些,怕是不禁折腾……”

“大人看着不缺银钱,尝个鲜罢了,死了再买便是,我这货多得是。”

“别提了,我家那泼妇最近吃味的很……”

施千寻越听心越凉,人家穿越都到贵族家,要么是高门贵女要么是天子宠妃,自己居然穿越到一个被抄家的女奴身上?

这也就罢了,眼下要买自己的似乎还是个变态。

她欲哭无泪的望天,救救孩子吧!

这时,一个粗沉的嗓音响起:“这位姑娘,我要了!”

来人身着粗布衣服,有不少补丁,左手持一副弓箭,右手提着半麻袋野物,沉沉的。

看装扮像个猎户。

牙婆打量了男人一眼,有些嫌弃,一看就是个没钱的。

“二十两,不讲价。”

男人没说话,只是默默将身上的银袋取出,打开了一层又一层,才露出一锭二十两的银子。

他看了施千寻一眼,耳朵有些红。

他似乎有些不舍,最终仍是将钱递给了牙婆。

牙婆倒没想到他真能拿出二十两,不过有钱就是客,她喜滋滋的接过银子,快速取了身契给他。

“按了手印,她就是你的人了。”

方亦虎接过身契,自己先按了手印,再蹲下身拿起施千寻的手去按。

大掌中女人的小手软若无骨,香软滑腻,这是他从未尝过的滋味。

施千寻有些懵,这个猎户模样的男人身量很高,看上去孔武有力,样貌被硬胡茬遮了大半,但一双眼睛明亮有神,很好看。

她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盘算,如果这人对她用强,她能有几分逃脱的胜算,结果大概……为零?

“可惜了,这小娘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这猎户是顾家村的,可是有杀人的名声!”旁边有人小声嘀咕。

施千寻的耳朵很好使,虽然对方声音不大,但她听的真切。

见她神色惊慌,方亦虎以为她被吓到了。

他是个粗人,也不会哄女人,但他还是蹲在施千寻面前有些僵硬的安抚:“小娘子别怕,我叫方亦虎,是南乡顾山村的猎户。将你买回家,你放心,我不会用那些纨绔折腾女奴的法子对你的。”

“……”

不折腾,就是买回去直接杀掉吗?

施千寻反应过来,晕了过去。

路程还远,耽误不得,方亦虎一把抱起怀中的小女人,大步向外走去。


在一个人怀里颠簸了一会儿,施千寻醒过来。

她身体虚弱,加上得知买她的人杀过人,才吓晕了。

醒来一看,已经躺在“杀人犯”的怀里了,她身体立即僵直了。

“师傅,麻烦雇一辆马车,到城外30里顾山村,小娘子走不动。”方亦虎对马车夫说。

马车飞驰在城市通往乡村的官路,越走越荒凉,她的眉头也蹙的越来越紧,却一句话也不敢问。这可是“杀人犯”,必须小心应对,来不得半点差池。

“杀人犯”脸色阴郁,端坐车中,一句话也不说,麻袋中散发出死亡动物的腥臭味,她心里更没底了。

马车的防震差的很,一路下来,她浑身骨头都要震散架。

马车突然减速,她伸出头瞧了瞧,歪脖子树上一面破旧的旗帜,上写“顾山村”三个大字。

不多时,猎户叫停了车夫:“到了。”

眼前,四间房排成一排,三面是竹篱笆,围拢呈一个口字型,是一座简陋的农家宅院。房子接近地面的部分用石头砌成,上面是土墙,覆盖茅草屋顶。石头已经发黑,土墙也部分风化,有个房间门只剩下半扇,看起来破败不堪。

一个身形肥硕的中年妇人从院内出来:“亦虎我儿,什么时候作兴乘马车回家了?”

“娘,这是我从南市买回的媳妇,名唤施千寻。她身子柔弱,不惯跋涉,才雇了马车。”

媳妇?就是说,不是买回来直接杀掉?

她松了一口气。

妇人从头到脚看了她一眼,眼神露出的敌意,她再熟悉不过了。

前世她母亲刚死,父亲三个月不到娶了后母,对方就是这样的眼神。

虽然眼神不善,但妇人还是用温和的语气问:“亦虎,买小娘子所费几何啊?”

“二十两银子。”

方沈氏的眼中,蓦地浮现一层薄怒。

人家买个丫鬟,五两银子罢了。这个女人,居然要花二十两银子!

那可是家里一年的用度!

她嫁入方家多年,这个家所有人,都被她拿捏的死死的。

男人前妻留下的儿子方亦虎当时才两岁,人傻心直。

她过门那天,敷衍着抱着他睡了一晚上,他就跟在她身后叫上了娘。

后来亲生儿子出生,她便对方亦虎更敷衍了,但这孩子仍把她当作亲娘。

前几年,老头子生了半年多的病,死后家中拉下饥荒。

她痛陈家中生计艰难,继子主动表示不再去学堂,做了打猎的营生。

这营生虽凶险,但来钱快,可解决家中生计。

老头死后,方亦虎的生活虽发生巨变,而亲生儿子方亦文,仍跟着先生读书认字。

亦文很争气,十四岁就通过了童子试,准备参加乡试,这一等就是三年。

亦文既是可造之材,她认定了亦文以后会飞黄腾达,媳妇当然不能随便乱找,首先得家世好,其次得能帮得上亦文。

思前想后,花费巨资,开春给他娶了媳妇,家世极好,是他启蒙恩施赵秀才的女儿赵小芸。

既是高攀,为了求娶贵女,她是花了血本的。

彩礼、家具、酒席等,花费甚巨她也没皱眉头,一部分是继子打猎换来的,一部分是借的。

眼下八月就是乡试了,亦文不可不参加。

秋闱要去省府,路途遥远,需要盘川。

这20两银子,拿来给亦文参加乡试,或者是还债多好。

就买了这么一个小娘子?

“娘可是嫌贵?”方亦虎看她神色不悦,遂问到。

“哪里。”方沈氏分辨到:“若不是你有杀人犯的名声,哪家的姑娘都不肯嫁你,我这个当娘的,也该为你考虑婚事了。如今有媳妇了,怎能不替你高兴?”

她当然生气,但不能表现出来,否则继子怎么甘心继续给家里当牛做马?

“那就好。麻烦娘操心,帮我准备几桌婚宴酒席。”方亦虎心无城府地说,继而面皮一红。

方沈氏皱了皱眉,眼前这女子,身材高挑,样貌绝佳,活脱脱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哪是能长久留得住的呢?

算了,反正继子打猎为生,经常要出门,到时候有机会处置她。

找村里牙婆王氏,或卖给妓馆,或卖给贵人,不拘卖多少,不亏本就是了。

思虑停当,她换上一副热络笑脸,对方亦虎点点头,转而施千寻说:“小娘子快快请进,家中贫寒,勿要见怪。”


虽然婆婆很客气,但施千寻一眼就看穿对方的不善。

但对方态度热情,她也赶紧行了大礼,娇声到:“婆母在上,受媳妇一拜。”

婆婆自然要认的,如果“杀人犯”娶她,那就暂时不会杀她了。

看母亲和媳妇相处融洽,方亦虎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娘,我就知道您定会善待孩儿的新妇。”方亦虎憨笑说。

方沈氏点点头,热络地对着院长喊:“亦文,灵灵,小芸,大哥回来了!”

方灵灵已经十三岁,正在门廊下玩耍,听说大哥回来了,急忙跑去迎接。

大哥对她可好了,每次出远门回家,都会给她带好吃的或好玩的。

乡间饮食单调,生活乏味,大哥回家成了她翘首盼望的大事,她奔向门口。

可没想到,大哥竟然带了一个小女子回来,看大哥的眉眼,喜笑颜开的,还口口声声要跟这女子办酒席。

她心里一酸,看那女子就不顺眼了。

方亦文放下手中书本,慢吞吞地走到门口迎接大哥。

他今天很不高兴,眼下已是三月,八月开考,盘川、书籍费用都未有着落。

母亲虽有钱,也舍不得拿出来给他买《科考秘笈》。

大哥要成亲,这关自己什么事吗?算了,还是要行礼的。

“嫂夫人在上,受弟弟一拜。”

赵小芸听到婆婆的呼声,停止了手头的织机工作,走上前去,对施千寻也是一番打量。

施千寻的心里“咯噔”一下,这眼神,跟她前世的高中教导主任一般无二。

赵小芸可不是一般人,娘家家世显赫,她本人精明厉害,才十六岁未出阁就在娘家当家。

她父亲是老秀才赵儒器,十里八乡的小孩子都是他开蒙的,她从小就经风雨见世面。

待到及笄之年,父亲答应了方家的重金求娶。

她嫌嫁的人穷酸,但父亲却说,亦文是他见过天资最聪颖的少年郎,叫她莫欺少年穷。

可大哥带来的女人生的太漂亮,虽着粗布衣服,却难掩天生丽质,自己瞬间被比的容貌平平。

她怎么会对这女子有好感,便木着脸站着。

见她没有反应,婆婆狠狠剜了她一眼,做个眼色,她不得不恭恭敬敬,对着女子福了一福,柔声到:“小芸拜见嫂嫂。”

而方灵灵,只是扫了一眼施千寻,略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转而热情地向方亦虎问到:

“大哥,今天有没有带好吃的?”

方亦虎一愣,今天倒是带了吃食,只是小娘子也没有东西吃,现在也不是饭点,还得留给她,哪里能给妹妹吃呢?

“没,没带。”方亦虎平生头一次对自己的妹妹撒谎,有些吞吞吐吐。

方灵灵根本不信,哥哥从来都不会忘记给自己带吃食,她伸手就要往哥哥身上找食物。

母亲方沈氏假意制止她:“都大丫头了,还这么没规矩!”

听闻母亲的呵斥,她才悻悻住了手,不发一言,转头往廊下玩去了。

方沈氏看似热情,但明知道这两人长途跋涉腹中饥饿,却一点没有要预备吃食的样子,反而开始抱怨:

“老大啊,买媳妇花了二十两,置办酒席的钱是没有了,这到底该怎么才好?”

“娘,要不先把家里的猪杀了吧?我往二叔家里借些米粮,今天打了这几只山雉野兔,我下塘捉几尾鲜鱼,你去地里拔些菜蔬,也能置办出几桌酒席了。”

“老大,菜蔬可以拔,但猪万万不能杀啊!你弟弟八月要秋闱了,盘川尚不足,这猪得养到八月间卖的呀!”母亲阻拦。

“那好。不过,娘该薄有积蓄了,可否拿五两银子出来,为喜宴多添些酒菜?”方亦虎又建议。

他每年为家里挣的也有二十两银子,母亲拿出区区五两银子给自己办婚宴,应该不为过。

“这也不行啊,家里还有欠着钱呢。”母亲面带难色的说。她虽有一些银子,但那是给亦文考试用的。

母亲的拒绝令方亦虎有些意外,他眸子一黯。

见双方为难,弟媳小芸盈盈一笑,说到:“大哥,我倒是积蓄了一吊钱,你去找二叔拆借几两银子,还能再添些肉和酒。虽不丰盛,亦不算简陋了。”

她是方家花了一百两银子高娶来的媳妇,光是彩礼就给了五十两,婚宴也花费颇多,婆婆把老本都拿出来了。

如今大哥娶亲,婆婆连区区五两银子都不肯拿出来,可见自己比这妯娌重要的多。

思虑至此,她心里就平衡了。

想了一下,夫君以后的路还长,还要大哥赚钱帮衬,此时自己该做好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