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玄幻奇幻 > 灵异复苏开局说书教捉妖

灵异复苏开局说书教捉妖

大米大米大米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一场意外,张初平穿越到一方玄奇世界。初来乍到异世,他原本只想靠说书混口饭吃,却没想到,自己所讲的恐怖故事,竟然都成了这个世界发生的真事。于是,他每次讲完故事都要强调,这是杜撰不是真事。但听众们每次回去尝试,都会看到诡异的存在。大家自然而然的认为张初平有控制鬼怪的能力,一时间都成了他的听众。迫不得已的张初平不能再讲故事了,只好开始教捉妖!

主角:张初平   更新:2022-08-08 19: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初平 的玄幻奇幻小说《灵异复苏开局说书教捉妖》,由网络作家“大米大米大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张初平穿越到一方玄奇世界。初来乍到异世,他原本只想靠说书混口饭吃,却没想到,自己所讲的恐怖故事,竟然都成了这个世界发生的真事。于是,他每次讲完故事都要强调,这是杜撰不是真事。但听众们每次回去尝试,都会看到诡异的存在。大家自然而然的认为张初平有控制鬼怪的能力,一时间都成了他的听众。迫不得已的张初平不能再讲故事了,只好开始教捉妖!

《灵异复苏开局说书教捉妖》精彩片段

“各位看官,驱魔道长昨日已毕,今日开新书。”

“话说这降妖除魔的泰山北斗,共有两派,谓之南茅北马。”

“南有茅山术士,北有出马仙。”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这南茅前辈,天师毛小方。”

“时值天下大乱,有一千年僵尸王玄魁四处作乱。”

“毛小方带领徒弟马帆,为救苍生,誓要灭除之。”

……

张初平于台上正襟危坐,前有一方木桌,上摆扇子、醒目、手帕三物。

嘴里口若悬河,讲述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故事。

他穿越来到平行世界不久,无意间成为说书先生。

原先只想着随便糊弄一段时间,暂时混口饭吃,以后再换行当。

谁知他很快发现,这个世界跟他原来的世界,有着很大的区别。

这个世界,居然真的有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邪祟!

作为“外来人口”,张初平自上个月初次见到天师当街除鬼后,心情变得极为复杂。

对他来说,那些东西应该只存在荧幕里。

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张初平入乡随俗,在尝试着说《驱魔道长》的时候,竟然意外绑定诡异说书系统,只要有人喜欢他讲的恐怖故事,就可以获得人气值。

人气值可以用来抽奖,共分为黄金、白银、青铜三等层次,最低级的青铜抽奖,都需要一万人气值。

张初平说完整本《驱魔道长》,得到的人气值还不到八千。

当然这也跟他先前没什么名气有关系。

这段时间他的名声也在小范围传播开来,瞧着今天茶馆里人头拥挤,能得到的人气值肯定会比先前要多。

此时台下,不少看客正小声议论。

“张先生开新书,讲的是茅山术士,真的有趣。”

“有趣不有趣我不在乎,我想知道的是,张先生在上回书说到,柳叶擦眼可以看到鬼魂是真的吗?”

“嘘,小点声,这可都是驱魔家族的不传之秘!”

妖魔来袭,人类的热武器完全派不上用场,真正能抵御危机的,只有那些屈指可数的驱魔家族。

这些家族代代传承,可惜在某个特殊时期,大多数家族的传承都遭受破坏,如今流传下的寥寥无几。

这也就造成驱魔家族超然的地位,而维持这种地位的道术,成为他们最看重的根基,任何外泄道术的人都会受到惩处。

“那又怎么样?张先生说这是他在古籍里查出来的,跟现在的驱魔家族又没什么关系。”

“你们还没告诉我,柳叶擦眼可见鬼,到底是真是假呢?”

“我朋友圈有人说是真的,而且还有视频作证。”

“啊!?那张先生可真厉害!”

“这么说的话,多听张先生说书,我们也能学会抓鬼?”

“对啊。”

“别吵,张先生开始往后讲了。”

台上张初平折扇一打,继续往下讲。

“恰逢月圆深夜,上百村民聚集在山中乱葬岗前,各个高举火把,齐声大喊‘吸血神’。”

“村民无知,竟把妖孽当成神来参拜,甚至还抓来童男献祭。”

“毛道长与弟子匆匆赶到,阻拦下村民助纣为虐的恶行,为证明躲藏在荒冢之中的乃是僵尸,而非神仙,毛道长当即施展手段。”

“只见他手捏道诀,对准棺材施展道术。”

“棺材应声爆裂,飞出十数只僵尸。”

……

当张初平说到僵尸开始漫山遍野追杀村民的时候,在场看客无不冷汗连连。

他们之中哪怕没有亲眼见到过僵尸,可在新闻上也没少见僵尸作乱的视频。

对他们来说,这是真实的生活。

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所有人都瞪大双眼看着张初平,他们都期待着毛道长可以拯救村民。

即便村民无知,可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谁知道,某天他们会不会也沦落到这种处境?

“毛道长心地善良,见村民陷入危机,当即高声大喊,让所有人全部蹲下,屏住呼吸。”

“村民闻言,立刻照做。”

“诸位猜,接下来发生什么了?”

张初平脸上露出神秘的微笑,沉声发问。

台下的观众面面相觑,尽皆疑惑不已。

在他们看来,这个时候不赶紧跑,还蹲下来不出气,那简直是在找死。

可这是毛道长的吩咐,肯定会有深意。

台下有人忍不住猜测说:“毛道长是不是想用这些村民当诱饵,好把这里的僵尸一网打尽?”

这类事情虽然驱魔家族羞于外传,但也不是没发生过。

听到这话,其他人也都附和道。

“对,蹲下不动,可以吸引那些僵尸先攻击村民,这样毛道长就有机会出手解决僵尸。”

“可惜那些村民了,不过谁让他们愚蠢到把僵尸当神仙呢。”

“那蹲下来就行,为什么还要屏住呼吸呢?”

张初平端起茶杯,喝下一口热茶,这才开始往下说。

“所有人都蹲下并且停止呼吸后,那些僵尸像是突然什么都看不见一样,到处乱跳。”

“大家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吧?”

张初平这回没有再卖关子,直接解释说:“据书中记载,只要停止呼吸,就可以让低级的僵尸看不见你。”

听到这话,台下观众全都张大嘴。

要是真有用的话,再碰到僵尸,他们保命的希望能大很多啊。

“张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

张初平神秘一笑:“这是古籍中所写的方法,是真是假得要靠各位自行判断,就像我说过柳叶擦眼可见鬼,试过的人自然心知肚明。”

他看过朋友圈的视频,知道有人成功见鬼,自然知道他前世所见的方法,全部都有用。

之所以没有把话说的太透彻,是想免去点麻烦而已。

此刻,茶馆二楼的包间里。

两个女孩相邻而坐,其中一人很是惊讶地扭头问:“小玲,张先生说的是真的吗?你是出马仙的后人,应该清楚的呀?”

马小玲点头:“张先生说的没错,低级只能僵尸以气血为引,双目无法视物,只要停止呼吸的确可以让僵尸看不到自己。”

王珍珍脸上流露出好奇的表情:“小玲,你说这位张先生,会不会也是某个驱魔家族的传人?”

马小玲闻言,双眸闪烁,面色阴晴不定。


马小玲身为马家嫡传,跟帝都所有驱魔家族都很熟悉,可却从来没听说过有名叫“张初平”的驱魔天师。

难道,对方是南方某个家族的过江龙?

这也不对。

虽然柳叶擦眼与屏气躲尸都是非常初级的手段,即便普通人也可以使用,但驱魔家族的共识,便是不对外大肆宣传。

这位张先生,要真是某个驱魔家族的传人,可有些不太守规矩啊。

看来,回去后要问问姑婆,说不定她老人家会知道张先生的底细。

原本她对这种消遣活动毫无兴趣,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意外发现。

王珍珍见马小玲沉思不语,倒是有些担心起张初平。

“小玲,你别多想,张先生说他是从古籍里看到的方法,应该是不会是驱魔天师,我猜只是碰巧而已。”

她跟马小玲多年好友,耳濡目染,知道这些驱魔家族的规矩很多。可别她随口一句,却给张先生招来祸事。

马小玲微微颔首,心底却不以为然。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更何况,她发现“毛天师”施展对付僵尸的手段,有很多都跟毛氏施展的手段类似。

虽然她暂时还无法判断,那些道法是否真的管用,但她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看书就能学到的东西。

这个张先生来头绝对不小!

念及至此,她低头望向楼下其他客人。

这时她才发现,客人们不仅听得津津有味,脸上露出憧憬与激动的神情。

更有甚者,干脆直接拿出笔记本,边听边在做笔记,个别夸张的,还按照张初平的描述,双手捏起道诀,有模有样地比划起来。

这是在说书么?

传道也不过如此啊。

“毛道长趁此时机,将镇尸符贴在僵尸额头。”

“徒弟马帆依样画葫芦,可惜年轻人毛手毛脚,明明该贴在额头上的镇尸符,居然拍在僵尸后脑勺。”

“镇尸符不起作用,僵尸顿时双手掐住他的脖子。”

“毛道长见徒弟有危险,顾不上再隐藏气息,当即高高跃起,用桃木剑刺进僵尸身体。”

“解除徒弟的危机,毛道长连忙招呼着村民逃走,连想帮忙的徒弟,都被他一掌推开。”

“毛道长一人一剑,竟是要独战十数僵尸!”

张初平说到精彩之处,众人听得也是热血沸腾。

王珍珍紧握衣角,面露担忧之色:“毛道长不会有事吧?他一个人居然要对付这么多僵尸,实在是太危险了。”

马小玲倒是依旧神情平静,只是眼神变得深邃起来。

她一听便知道,这十数只僵尸只是行尸,根本不足为据,真正的威胁乃是还未现身的千年僵尸王玄魁。

她更好奇的是,接下来毛道长会怎么做。

张初平见茶馆的客人们,情绪都被调动起来,当即继续往下说道:“只见毛道长,持剑冲入尸群,与僵尸战成一团。”

“没有村民的妨碍,他得以全力施展拳脚功夫,不过三招两式便暂时击退所有僵尸。”

“毛道长当即跃出僵尸的包围圈,稍稍拉开距离后,从袖口甩出数条画着符咒的黄绸,瞬间缠住所有僵尸。”

“随后便见他右手握住黄绸,左手自腰间八卦袋里取出引火用的磷粉,辅以引火术催动,甩向黄绸。”

“黄绸瞬间被引燃,汹涌大火蔓延而去,顷刻间点燃所有僵尸。”

“由此可见,毛道长手段多么高明,然而还没等他放松下来,就瞧见一块墓碑,自那山坡无端飞下。”

“墓碑还在半空便径直爆裂开来,一道身影随即落下,毛道长定睛观瞧,正是那僵尸王玄魁!”

此时茶馆变得悄无声息,观众刚放下的心,又一次提了上来。

所有人都在心中暗想,毛道长这次能不能顺利降服千年僵尸王。

连起身上厕所的人都止住脚步,生怕错过精彩的场面。

张初平收起折扇,握住一端,以扇为剑继续讲述:“毛道长追杀这玄魁近十年,双方可谓是仇敌见面分外眼红。”

“尸王玄魁露出满嘴獠牙,吐出一口浓郁的尸气后,率先朝着毛道长扑来。”

“毛道长毫不畏惧,挥舞着桃木剑冲上前去,与之鏖战。”

“玄魁那里是毛道长的对手,不过几个回合,便被毛道长飞身踢中肩头,身躯倒退几步。”

“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毛道长的桃木剑已经刺中它的胸口,逼得它不断后退。”

“玄魁好不容易用手臂甩开桃木剑,毛道长早已经握在掌心的糯米,也朝着它甩过去。”

“糯米能克制尸气,玄魁被糯米击中的地方,顿时发出噼里啪啦,好似鞭炮般的声音。”

张初平说到这里,台下又是一阵惊呼。

倒不是这段情节特别出彩,而是他们又听到一个秘闻——糯米可以克制尸气。

与此同时。

二楼另外一个包间里。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全都阴沉着脸。

对于别人来说,这是故事,可对他们来说,这是记载在族谱上,毛氏七世祖,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爷爷,张初平说的都是真的吗?”年轻男子毛温问道。

毛成明眉头微皱:“细节不能确定,但根据族谱记载,此事为真,七世祖毛小方天师,的确与玄魁有过数场恶斗。”

毛温猛然起身:“这怎么能行,他泄露的可都是我们毛氏的道术!”

“坐下!”毛成明呵斥道,“张初平现在所说的,不过都是些皮毛,根本算不上什么机密,你这么沉不住气,以后怎么继承我毛氏一族?”

毛温面露不忿:“可是,爷爷……”

“坐下!”毛成明语气刹那间变得冰冷。

毛温即便万般不愿,还是强压着不满,重新坐下。

在毛氏一族,身为族长的毛成明拥有绝对的权威。

迟疑片刻,他还是忍不住问:“爷爷,您看得出这个张初平是什么来历吗?他怎么会这么了解我们毛氏先祖的往事?”

毛成明眼睛微眯:“不清楚,可以肯定他并非出身于驱魔世家,或许……跟上头有关系。”

毛温闻言,神情瞬间凝重。

官方机构想要成立足以取代他们驱魔家族的部门的事情人尽皆知。

难道这个张初平,是上头放出来试探他们驱魔家族的棋子?

那他们该怎么应对?


毛温此时才明白。

为什么爷爷在听到新泰茶馆有说书先生,教柳叶见鬼法的时候,会亲自前来。

为什么今天茶馆二楼的包间,还有其他驱魔家族的核心人物。

看来,大家都是为探探这位张先生的底。

张初平其实早在开场前,从茶馆老板嘴里得知,二楼包间全都被人花大价钱包下来,就意识到这场书没那么简单。

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

不管来的是南方毛氏,还是北方马氏,又或者诸葛世家,天师正统,他都不会畏惧。

在他绑定诡异说书系统时,系统赠送一份新手大礼包,直接获得“九叔附身”的技能。

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九叔的全部能力。

“九叔”无论是身手还是道术,都是顶尖的存在,应付这样的场面,完全是小意思。

想到今天攒齐人气值以后,可以开启抽奖,他觉得冒再大的风险都值得。

要知道光是青铜抽奖,有可能得到的奖品,就有《万法归宗》秘籍、茅山玉佩、轩辕镜等物品。

如果是黄金抽奖的话,连五世奇人命格、将臣精血、魔星之血等变态的东西都有。

张初平知道台下客人,都着急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

当即嘴角微微上扬,他心里忽然生出个非常有意思的想法。

“毛道长用糯米压制住玄魁的动作后,朝天抛出一叠符纸,随后双手掐道诀。”

“漫天的符纸,瞬间化为密不透风的符网,将玄魁牢牢罩在其中。”

“玄魁被道法阳气所伤,周身尸气与邪气迅速外泄,口中不由发出痛苦的呻吟。”

“不过这玄魁到底是千年僵尸王,还是有几分自保手段,在此关键时刻,它猛然爆出周身尸气,瞬间撑爆符网,随即逃之夭夭。”

“毛道长见此,直叹可惜,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今日斗法,他消耗的真气也不少。”

说到这里,他悄然停了下来。

台下观众无不惋惜,旋即翘首以盼等待他继续往下说。

可张初平却半晌没再开口,这不禁让渐入佳境的观众,纷纷出声催促。

张初平摊手道:“再往下的故事,会涉及到某些驱魔家族不光彩的往事,咱们还是到此为止吧。”

他这话不仅没有让观众打消听下去的念头,反而激得观众们,全都嚷嚷起来。

“张先生,您继续往下说啊,咱们纯粹当个故事听,没有人会当真的。”

“是啊,您这话说半截,不是吊人胃口么?”

“张先生,我们可都花钱买票了。”

“您还是再往下说一段吧,我们绝对不会外传。”

如今大多数驱魔家族的口碑都很差,百姓虽然要依靠他们驱鬼除魔,但是他们索求太多,而且驱魔的时候几乎都不顾普通百姓的安危,自然没人待见他们。

张初平摇摇头笑道:“还是为尊者讳吧,关于毛道长的故事,后面我还会择取其中部分继续往下讲。”

说到这里,他话锋忽然一转:“不知道大家前两天,有没有看那条铜甲尸的新闻?”

台下观众不由得一愣,不明白张初平为什么会提到这条新闻。

不过,还是有人点头说:“张先生,您说的是丰县有铜甲尸出世的新闻吗?”

张初平眼神深邃地点点头,他今天就是要爆出个惊天猛料来。

“听说丰县周边的驱魔天师全都赶过去了,如今已经把铜甲尸围困在山上,可惜至今还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

“新闻上说,铜甲尸力大无穷刀枪不入,大多数道法对它都不起作用,少数威力巨大道法,也只能暂时压制住它。”

台下观众全都议论起来。

张初平折扇一打:“我倒是在古籍上见过克制铜甲尸的办法。”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

“张先生,您说的是什么办法?”

“您可真博学!”

“您是在什么古籍上看到的啊?”

这会不止台下百姓议论纷纷,就连二楼包间里的数位驱魔天师都有些坐不住。

为对付铜甲尸,丰县周边的驱魔天师可谓倾巢而出,他们这些人也帮忙出过主意,可到现在都还没能成功。

这要是张初平的办法真的管用,那绝对是震惊华夏的大事。

张初平没有急着开口,而是不急不缓地扫视在场的观众,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此刻人气值,肯定在蹭蹭往上涨。

“咳咳。”张初平罕见地清清嗓子,然后表情神秘地说,“据典籍记载,泡过公鸡血的棺材钉,可以克制铜甲尸。”

刚刚还无比喧嚣的茶馆,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懂行的在思索这个办法有没有用,不明觉厉的掏出小本本开始记录。

二楼某个包间,忽然有人高声道:

“胡说八道,铜甲尸躯体天下无双,沾染着公鸡血的棺材钉,就算是顺利钉进去,也会很快被逼出来。”

张初平闻言,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包间。

他记得入场的时候,隐约看到过这个包间里的天师所穿的道袍,跟别的道袍比起来,很有家族特色。

应该是那个驱魔家族吧?难怪会对铜甲尸这么了解。

他嘴角微微上扬,轻咳一声道:“这位先生说的不错,普通公鸡血的棺材钉肯定不起作用,所以要五十年以上的公鸡血才行。”

二楼包间内里的中年男人听到这话,面色刹那间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张初平嘴角含笑继续道:“诸葛先生,据我所知,你们诸葛世家,应该珍藏着五十年公鸡血的棺材钉吧?”

霎时间,台下的观众如同煮沸的开水,不仅万分惊诧地议论起来,视线也都望向二楼诸葛世家的包间。

二楼其他包间里的驱魔天师,不仅惊讶,而且还有些恼怒。

“诸葛世家有对付铜甲尸的法器,居然不拿出来,白白牺牲丰县同道的性命,简直是吾辈之耻!”

“逼他交出来!”

“好。”

三言两语间,几名驱魔天师便达成共识。

至于包间内的诸葛平,此刻脸色已经铁青。

他实在想不明白,张初平怎么会知道如此隐秘之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