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玄幻奇幻 > 我有杀生术

我有杀生术

小妖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三年前,叶家承包的工地发生重大事故。坍塌现场,父母和嫂子被砸死,哥哥高位截瘫,叶天悲痛欲绝,一边处理丧事,一边照顾重伤的哥哥和年幼的小侄女。然而,他在清理工地现场时,发现工棚被人做过手脚。他确定,这是一场人为陷害的事故。可他很快就被打晕,被陷害判刑四年半。在狱中,他以神医之术救下众多大佬,出狱时,人际关系遍布各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为叶家洗清罪名,为家人报仇雪恨!

主角:叶天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天 的玄幻奇幻小说《我有杀生术》,由网络作家“小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叶家承包的工地发生重大事故。坍塌现场,父母和嫂子被砸死,哥哥高位截瘫,叶天悲痛欲绝,一边处理丧事,一边照顾重伤的哥哥和年幼的小侄女。然而,他在清理工地现场时,发现工棚被人做过手脚。他确定,这是一场人为陷害的事故。可他很快就被打晕,被陷害判刑四年半。在狱中,他以神医之术救下众多大佬,出狱时,人际关系遍布各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为叶家洗清罪名,为家人报仇雪恨!

《我有杀生术》精彩片段

海城,龙湖监狱。

一向冷清的监狱门口停着五辆豪车,其中最便宜的也价值数千万。

此时,H省几位政商两界的精英们站在监狱门口,他们盯着监狱的大门,翘首以盼,明显在等什么人。

“刘总,叶神医怎么还不出来?”有人问。

“不少狱警和囚犯都受到过他的恩惠,现在叶神医要走了,他们自然要欢送一下。”

那人感慨道:“叶神医的医术当真天下无双!我听说他上上个月治好了李柱国的重病!上个月,又根治了陈国老的顽疾。我们一会表示一下,给叶神医留下好印象!”

其余几人纷纷点头,能和叶神医搞好关系,等于给生命加了一道保险!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

此刻的监狱内。

一名二十出头,短发,剑眉星眼的青年男子双臂平伸。一名又白又胖的男子,笑呵呵地替他换下囚服。

年轻男子就是神医叶天,狱中这三年,他治好了许多狱警和囚犯的顽疾。如今即将出狱了,狱警和囚犯们刚刚为他举行完欢送会。

此时帮他换下囚衣的,是龙湖监狱的狱长,刘学成。

换了套新衣衫,刘学成笑着说:“先生,时间差不多了。”

叶天点点头,转身朝外走去,很是洒脱。

监狱长连忙跟在后面,走了几步,他递来一个笔记本,道:“先生,我把您这几年医治过的大人物,全记在上面了。先生留着它,说不定以后用得着。”

叶天接过笔记,道:“谢谢你老刘。”

他去年治好了刘学成母亲的胃癌,以及他岳父的中风。从那时起,后者便十分敬重叶天。

刘学成这时又递给他一张银行卡,笑道:“先生,这些年您虽说是免费帮人治病,可那些达官贵人过意不去,差人送来了不少礼品。我自作主张,把那些不是特别珍贵的处理掉了,卖了两百多万。其余的等先生回到家,我再送过去。”

叶天接过银行卡,点点头:“辛苦你了。”

刘学成笑着说不辛苦,然后帮叶天打开安全门,一起走向监狱的大门。

出了大门,外面等着叶天的五人立刻齐声道:“祝贺叶神医出狱!”

一个方面大耳的男子首先走过来,他笑道:“叶神医,得知您重获自由,我们无比高兴,特意前来为您送行!”

然后他拿出一个信封,双手呈上,道:“我准备了些许盘缠,不成敬意,还请叶神医笑纳!”

刘学成代叶天接过信封,笑呵呵地说:“刘总太客气了。”

然后他打开信封,看到里面有张二十万的支票,还有一张制作精美的名片。

接下来,其余几人都送上“盘缠”,数额也都是二十万。

叶天有些感动,他向众人一拱手:“叶天谢过各位!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绝不推辞。”

众人皆大喜,他们等的就是这句话!

刘学成早就给叶天备了一辆车,众人目送着他上车,直至车子远去。

车子行驶着,叶天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眸光变得深沉起来。

三年前,叶家承包的工地出现重大事故。工作棚坍塌,父母和嫂子当场砸死,哥哥高位截瘫!

他悲痛欲绝,一边处理丧事,一边照顾重伤的哥哥和年仅一岁的小侄女。

然而,他在清理工地现场时,发现工棚被人做过手脚,有人蓄意制造了事故,他当即报警。

可他报警的第二天,就在回家途中被人打晕,醒来后人已在警局。警方以故意伤人罪对他提起公诉,声称他在昏迷之前致人重伤。可他根本就不认识伤者,也不记得打伤过人。

他的辩解无人肯听,最终,被判刑四年零五个月!

入狱后,他无法与家人联络。在监狱的第三天,就被一群囚犯无故殴打成重伤。

在重伤昏迷之际,他身上的玉佩碎裂,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有位自称叶氏祖先的人传了他无上医术和至强武技。

在梦中,无数记忆涌进他的脑海,他获得了远超这个时代的医术,以及不可思议的武学传承!

醒来后,他尝试着修炼记忆中的呼吸法,效果极好,没几天便已伤愈。

从那之后,他习医练武,很快成为监狱神医,救人无数。最近一年,就连政商界的大人物也纷纷慕名而来,请他诊治。

回忆过往,他喃喃道:“害死我家人的凶手,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有紫怡,三年不见,你过得好吗?”

想到林紫怡,他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林紫怡是她的女朋友,他一生的至爱。

想到女友,叶天打开笔记,找出一个号码拨打过去:“沈科首,帮我查一下林紫怡的位置......”

海城,千娇会所的豪华包厢。

一位身材丰腴,容颜绝美的女人无助地站着。她身材完美,肌肤胜雪,身穿黑色包臀裙,紫色丝袜。她非常紧张,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她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一名三十几岁的男人,他眯着眼,贪婪地打量着女人那完美的曲线。

“走近一点。”他道。

女人没有动,她看着男人问:“丁少,你真的能帮叶天提前出狱?”

男人“呵呵”一笑:“我丁建在海城一手遮天,让监狱放他出来,无非一句话的事。可想让我帮他,你就得乖乖听话!”

林紫怡紧握双拳,指甲几乎要刺破掌心,她心里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男人观察着她的反应,随后嘴角露出一抹得意之色,继续说:“叶天在监狱里过得很惨,他每天都被人殴打。如果再不出狱,他一定会死在里面。”

林紫怡浑身一颤,急切地问:“叶天现在怎么样了?”

这几年,她根本联络不到叶天,几次去那边探监,监狱方面都以各种理由拒绝她探视。

丁建这时拿出手机,拨打了视频电话,说道:“龙湖监狱就有我的朋友,我请他帮个忙,让你看看你男朋友的处境。”

视频很快接通了,他冲对面的人笑道:“王狱长,我朋友想看一眼囚犯叶天,你行个方便。”

对面出现一名矮瘦的中年人,他笑道:“丁少的面子,我当然要给,稍等。”

过了半分钟,男人把手机屏幕朝向林紫怡,淡淡道:“看,这就是你男朋友叶天。”

屏幕上,一名披头散发的年轻男人蜷缩在地面,他浑身是血,又瘦又脏,此时脸朝下,完全看不清楚面容。

林紫怡心中一痛,叫道:“叶天!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叶天!”

那“监狱长”很快移开屏幕,冷冷道:“叶天现在病得很厉害,已经昏迷不醒,很可能活不过本周。”

林紫怡还想多看几眼,丁建已经关掉视频,他看着林紫怡,正色道:“你也看到了,你男朋友再不出狱,一定会死在里面!”

林紫怡顿时泪如雨下,她痛苦地低下头,什么也顾不得了,哭道:“丁少,只要你肯救叶天出来,我什么都答应!”


丁少的眼睛放出光芒,他将身子倚在了沙发上,笑道:“是吗?那你先把衣服脱掉!”

林紫怡心中充满屈辱,可是为了救叶天,她别无选择!

抹去眼泪,她缓缓脱下外套,里面已经是贴身裙装。

丁少舔了舔嘴唇,沉声道:“继续脱!”

林紫怡的手,背到了身后,摸到拉链,然后缓缓拉开,露出一片雪白光洁的脊背。

此时,叶天刚进入会所,看到这里的环境,他心中一沉,林紫怡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先生,请出示您的会员身份。”一名服务生上前询问。

像这种高级娱乐会所,一般需要注册会员才能消费。

叶天:“我找人。”

服务生语气转冷:“抱歉。如果不是会员,请马上离开!”

叶天皱眉,他只想立刻找到林紫怡,没时间与他废话。于是一闪身到了服务生身后,并快步冲向楼梯。

服务生大惊,叫道:“保安!拦住他!”

大厅里的五名保安冲了过去。可叶天的速度太快了,他一晃就上了二楼。

叶天让人查到了林紫怡的具体位置,她现在就在会所三楼的“皇”字号包厢!

他速度极快,没等保安冲上三楼,已经先一步来到包厢前,然后推门而入。

门一开,他就看到了林紫怡。她正在脱掉裙装,刚刚露出那光洁的肩膀与脊背。

见有人闯入,丁建吃了一惊,他腾地就站了起来,怒声道:“谁!”

叶天没理他,他大步到林紫怡身旁,默默帮她整理好衣服,然后将拉链拉回去,淡淡道:“跟我走吧。”

林紫怡猛然看到叶天,又惊又喜,颤声道:“叶天!你出来了?你不是生病了吗?”

叶天凝视着她,淡淡道:“我提前出狱。”

丁建此时终于看清楚,来人是叶天!

他大吃一惊,叶天怎么提前出狱了?

他曾托人打探叶天的情况,知道他会医术,因在狱中治好了不少囚犯和狱警而获得减刑,两个月就会出狱。

得知叶天快要出狱,丁建知道再不下手就来不及了,便用叶天的生死威胁林紫怡,逼她顺从自己。

为了达到目的,他几年前买通了负责探视审批的职员。导致林紫怡十几次提交探视申请,均被狱方拒绝了。而叶天对此一无所知,还以为林紫怡不愿意去监狱探望他。

叶天的突然出现,一下就打乱了丁建所有的计划,他不禁又惊又怒!

不过他很有城府,冷哼一声,道:“叶天,你是越狱出来的,对吗?”

他并不知道,叶天因为救治了几位大人物,所以再度减刑,提前出狱。至于那些大人物的信息,以丁建的层次根本就没资格知晓,自然也就不知叶天提前出狱的事。

林紫怡吃了一惊,颤声问:“叶天,你越狱了?”

叶天盯着丁建,冷冷道:“滚出去!”

丁建是海城有名的恶少,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叶天的一句“滚出去”让他火冒三丈,他阴阴一笑,道:“敢这么和本少说话,你是活腻歪了!在本少面前,你就是一条微不足道的虫子,我一根手指就能摁死你!”

叶天看着丁建,眼睛里写满了轻蔑。

狱中三年,他经历了太多。他,一代武学宗师,当世医道圣手,又岂会将丁建这种小人物看在眼里?

叶天冷冷道:“我再说一遍,滚!”

丁建大怒:“小子,知道我是谁吗?在海城这一亩三分地,我丁建就是天,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你有种就在这等着!”

叶天面无表情,完全不搭理他。

丁建一脸怒气地冲出门,去其他包厢叫人,他要狠狠收拾叶天一顿!

林紫怡连忙道:“叶天,你快走!”

叶天轻蔑地道:“为什么要走?”

刚才,林紫怡在丁建面前露出香肩,这令他对丁建的印象极其恶劣。

林紫怡急得直跺脚,几乎在哀求他:“丁家在海城势力很大,我们斗不过的。叶天,我求求你,你快走......”

话没说完,一群人已经冲了进来,为首的正是丁建。他身后跟着五名身高体壮的打手,一个个恶形恶相,绝非善类。

“打!给我往死里打!”丁建大吼,被坏了好事,又被瞧不起,他已经恨死了叶天。

五人冷笑着,把叶天围了起来。一名长发男子怪笑一声:“小子,你想先断腿呢,还是先断胳膊?”

叶天看着他,冷冷道:“就凭你这句话,我断你一手一腿!”

长发男子大怒,一拳轰向叶天面门。他练过拳击,这一拳力道凶猛,速度很快。

叶天身未动,同样一拳轰出去,拳与拳结结实实撞在一起。

“咔嚓!”

长发男子的手腕骨折,手骨粉碎,痛得他惨叫一声,抱着手连连后退。

叶天上前一步,一脚踢断他左腿,淡淡道:“我说过,断你一手一腿。”

剩下四人都大吃一惊,纷纷后退,畏惧地看着叶天。此时的叶天,给人一种岳峙渊渟的感觉,令人丧胆!

丁建先是一惊,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叶天道:“叶天,你打伤我的人,起码要判三年!给我继续回去蹲大狱吧,哈哈哈!”

林紫怡一阵绝望,才出狱,又要回去坐牢吗?

她突然对丁建道:“丁建,我求求你,放叶天一马......”

丁建一脸得意:“放了他?可以!但你必须当着这小子的面,服侍本少!”

林紫怡心头一惊,这丁建太无耻了!

叶天大怒:“你找死!”

丁建“嘿嘿”冷笑:“叶天,信不信本少有办法让你一辈子蹲大狱?”

“轰”

气流激荡,叶天瞬间就来到丁建面前,伸手掐住他脖子,将他举在半空。

丁建大惊,他无法呼吸,吓得双脚乱踢,脸色渐渐发紫。

这时,站门口的保安连忙拨打了报警电话。

丁建都快要憋死了,叶天忽然抽了他两巴掌,然后将他丢在地上。

“啊!你敢打我!”丁建被摔得头晕眼花,他要疯了,长这么大他从未被人打过脸,更没被人掐过脖子!他完全不能接受!

叶天冷冷道:“你敢再多说一个字,我立刻废了你!”

此时的叶天,双眸之中寒芒涌动,吓得丁建将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屁都不敢放一个!


叶天还想再踢丁建几脚,门口冲进来几名警员,为首是位络腮胡男子,三十多岁,他扫了一眼现场,冷冷道:“什么人敢在我的地盘闹事!”

丁建一看到络腮胡子,顿时双眼放光,大声道:“张所首,快把这小子拷起来,他打伤了我的兄弟!”

络腮胡子连忙扶起丁建,笑道:“丁少,你没事吧?”

丁建一指叶天,恶狠狠地道:“小子,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张所首一挥手,喝道:“拷上!”

现场的两名警员拿出手铐,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拷走叶天。

叶天一挥手,两名警员便仿佛遇到一道气墙,无法近身,他冷冷道:“拷我之前,你最好先打个电话。”

张所首干了十年片警,经验丰富,听叶天这么说,不由心头一动,他冷声问:“小子,你想说什么?”

叶天摸出一张名片,手一甩,名片就轻飘飘落在他的手上。

张所首扫了一眼,就看到一个十分熟悉的名字,周传武!

周传武?他愣了一下,随即浑身一震,这不是省里的周厅首吗?

他看了叶天一眼,惊讶地问:“你认得周厅?”

叶天淡淡道:“认不认得,你一问便知。”

丁建看到这一幕,心中一阵着急,连忙说:“张所,你别听这小子吹牛,他就是一介平民,不可能认识周厅!”

张所首为人谨慎,他没有理会丁健,当即摸出手机,拨打上面的电话号码。

很快,听筒里传出一道洪亮的声音:“哪位?”

这声音很有特点,张所首立刻就听出这正是周厅首的声音,他连忙哈起腰,脸上堆满笑容,道:“周厅首,我是海城五柳街道的张志刚......”

对方一听是个小人物,顿时不耐烦起来,冷冷地打断他,直接问:“找我有事?”

张志刚连忙道:“周厅,是这样的,有个人给了我一张红底金字的名片,上面有您的电话......”

话说一半,那周厅急切地道:“什么?红底金字的名片?那人在吗?”

张志刚连忙说:“周厅,他就在属下旁边。”

“让他接电话,快!”周厅连忙催促。

张志刚很震惊,看得出,周厅应该是认得此人!他连忙把电话递给叶天。

叶天拿起电话,淡淡道:“周厅,我是叶天。”

周厅笑道:“是叶神医啊!听说您今天出狱,您到家了吗?”

这位周厅,原本也想去迎叶天出狱的,可惜他级别太低,根本没资格去!

叶天:“我现在被你的下属控制了,说是要拷走我。”

周厅一愣,继而大怒:“什么?反了他!叶神医,您让这个混账接电话,我一定狠狠批评他!”

叶天把电话丢回到张志刚手里,后者脸色发白,颤声道:“周厅首,我......”

我字刚落,周厅首就一阵劈头盖脸的痛骂,最后怒声道:“我命令你马上给叶神医道歉。还有,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许为难叶神医!”

“是是,我一定照办。”

张志刚点头如小鸡啄米一样。

那周厅又和叶天客气了几句,这才挂断电话。

张志刚擦了把冷汗,他向叶天深深一鞠躬:“叶神医,是我工作马虎,我向您道歉,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请原谅我这一次!”

叶天淡淡道:“退下吧。”

张志刚不敢多说,赶紧躬身退下。

丁建见他要走,顿时就急了,叫道:“张所,你别走啊......”

可张志刚看都不看他一眼,一挥手,就带着手下离开了。

丁建一脸焦急,叶天就是一个刚出狱的穷小子,怎么可能惊动周厅?骗术,他一定用了骗术!

他想去追张志刚,被叶天一脚踹倒在地。这一脚很重,丁建像虾米一样蜷缩成一团,表情痛苦。

他盯着叶天,一脸怨毒地道:“叶天!今天的事没完,我不会放过你!”

叶天却不再理他,拉着林紫怡就往外走。没人敢追出来,他的手段将所有人都震慑住了。

进了电梯,叶天拉着林紫怡的手立刻松开。

林紫怡看出他情绪不对,连忙道:“叶天,我......”

“你不用解释。”叶天语气很平淡,“三年时间很长,人心易变,我不怪你。”

林紫怡急了:“叶天!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丁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够了!”叶天握紧拳头,他凝视着林紫怡,“我是坐过牢的人,配不上千金大小姐!”

此时,电梯门打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林紫怡呆住了,眼泪瞬间滚落。叶天的话深深刺伤了她,那些原本用来解释的话,此时一句都说不出了。

在电梯站了几秒,她忽然抹去眼泪,快步跟上叶天。

酒店大门外,叶天来时乘坐的那辆车还在外面,他淡淡道:“上车吧,司机会送你回家。”

林紫怡默默坐进车子,过了几秒,她又扭头看向叶天,美眸中满是水雾,泫然欲涕的模样我见犹怜。

叶天却硬起心肠,生生移开目光,不与她对视。

林紫怡心中凄苦,她又低下头,轻声道:“你现在出狱了,我再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我走了。”说完,她让司机开车。

车子渐行渐远,叶天却站在原地怔怔出神。三年的感情,他不可能放下,也放不下。

许久,他轻轻一叹,叫了辆出租车赶往家中。

几年不见哥哥和小侄女了,他很想念他们。

龙湖监狱是一座特殊监狱,不能与家人通电话,但可以探视。可大哥瘫痪在床,不能来监狱探望他,侄女还小,更不能来。

这几年,他只能给家里写信。可是他写的信都没有得到回复。他只能找人打听家人近况,好在一切平安。

可三年来,林紫怡从未去监狱探望他,为此他很失落。而刚才看到的一切,更是令他心如死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