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现代都市 > 寸寸相思惹人愁

寸寸相思惹人愁

万小烟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尔笙本是狐族的帝姬,荣宠万分,多少优秀的男儿正想追求,可她却偏偏爱上冷酷如冰山的天族水神长渊。这在别人看来是天作之合,可实际上只有尔笙知道自己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才换来站在他身边的资格,可她付出的那些,却换来了绝情的抛弃。

主角:长渊,尔笙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长渊,尔笙 的现代都市小说《寸寸相思惹人愁》,由网络作家“万小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尔笙本是狐族的帝姬,荣宠万分,多少优秀的男儿正想追求,可她却偏偏爱上冷酷如冰山的天族水神长渊。这在别人看来是天作之合,可实际上只有尔笙知道自己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才换来站在他身边的资格,可她付出的那些,却换来了绝情的抛弃。

《寸寸相思惹人愁》精彩片段

 

“碰你,本殿嫌脏。”

大红喜床前,一袭嫁衣的尔笙看着眼前的墨蓝袍子男人,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天族狐族联姻,她以狐族公主身份嫁给天族水神长渊殿下,本是九天欢喜之事,但欢喜的似乎只有她一人……

“长渊,我们百年未见……”尔笙涩声道。

“百年前各族大战,你带领狐族军卫用卑劣手段重伤于我,让我险死于蛮荒谷,像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做本殿的水神妃?”长渊面若冰霜。

尔笙心头一窒:“可在蛮荒谷是我……”救的你,也是你亲口承诺要娶我的啊。

“够了!本殿今夜来此,只是想警告你,除了这听雨阁,硕大的水神殿再无你的容身之处!”

慕言冷声说着,拂袖踏出新房,徒留一室冷清。

尔笙攥紧手中的喜帕,眼睁睁看着床头一对龙凤囍烛燃成灰烬。

她为这个男人卸下战袍,披上鲜红嫁衣千里迢迢来嫁给他。

可他,不要她……

百年前族难当头,尔笙厮杀前阵,和长渊对战之时差点跌落断崖,被他用水鞭缠腰相救。

可狐族将领却在这时对长渊使了阴招,让他重伤被困幽冥噬魂的蛮荒谷。

尔笙不忍,跟着一并跳下去,找到奄奄一息的他,照顾了他整整三个月。

那三月时间,长渊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是尔笙用尽自己半生修为,剜出世上独有的五彩琉璃心脏巩固了他的神魄。

尽管当初尔笙易了容,但他依旧知道她的真身是狐狸,并许诺要娶她为妻。

她放下了狐族的一切荣华富贵,带着一生柔情只身一人来到这天族,为何换来的是他冷至骨髓的漠视?

一夜未眠。

翌日清早,尔笙便听到仙娥们在窃窃私语。

“昨日水神殿下大婚,但他却抱着那红狐在惜水宫睡了一夜……”

“据说那狐狸百年前曾在蛮荒谷救过殿下的命,殿下本已发誓娶她为妻,只等她幻化成人形就昭告九天,可半路上被那狐族公主给截胡了……”

尔笙手中的帕子被惊得滑落到地上,当年在蛮荒谷救水神的狐狸明明是她,那红狐是谁?

她正要去追问那两个仙娥,便看到另一个仙娥匆匆奔了过来。

“快!惜水宫的红狐狸幻成人形了,是个绝世美人呢……”

所有人都朝惜水宫跑了过去,尔笙惊愕交错也拂袖飞了过去。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冒充了她的身份!

惜水宫。

繁花似锦,鸟语花香。

相比她冷清萧条的听雨阁,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尔笙收敛情绪,朝宫中走了进去。

入眼看到相拥的一男一女,她的感觉自己的血肉被眼前的一幕撕咬啃噬。

那个男人是她的夫君长渊,那个女人——

待看清那个女人的模样,尔笙的脑子嗡地一声似炸开一道惊雷!

怎么是她?!

长渊怀中的漫烟看到尔笙后,脸色苍白地往他怀中又缩了几分。

“你来干什么?”慕言顺着漫烟的视线看去,一脸柔情瞬间化为冰霜。

尔笙的视线一直落在漫烟身上,眸中带着震惊和痛意。

“我来不是找你,是找她……我想问问她,百年前是怎么救的我夫君的性命!”

 


百年前,狐族中人为了寻尔笙下落,找到蛮荒谷。

为了保护长渊,尔笙救了一只重伤的貉妖,助她化成人形,让她帮忙照顾自己的心上人,这才离去。

只是如今,她救过的貉妖顶替了她的救命之恩,受了她心上人百年恩宠!

漫烟眼神闪烁地缩在长渊怀中,浑身瑟瑟发抖。

“殿下,我好害怕……”婉转轻颤的嗓音,楚楚可怜。

长渊抱紧了她,转眸看向尔笙的眼眸带着锋利:“还不快滚!别逼我动手!”

“长渊,百年前在蛮荒谷救你的人……”

尔笙正要将真相说出,漫烟却忽的揪住长渊的衣襟,痛苦地低喘了起来。

“痛,头好痛……”

音落,她变成红狐模样,躲在长渊怀中瑟瑟发抖。

“烟儿!”长渊抱住怀中的狐狸,看向尔笙的眼眸燃起熊熊烈火。

“她好不容易才重新化成人形,却被你毁了!你居心何在!”

尔笙痛心无比:“她根本就不是狐狸,她是只貉妖……”

“满嘴胡言,你当本殿是瞎吗?!”长渊彻底怒了,直接以掌幻术挥向尔笙。

猝不及防,尔笙被那猛力甩得跌至宫外台阶下,震碎了一地玉石渣。

“噗——”一口鲜血喷出,她紧捂着胸口,那里似被扎了匕首般难受。

明明已经没有了心脏,为什么还是这么痛?

尔笙跌跌撞撞回了听雨阁,整个人还是浑浑噩噩。

贴身照料她的陪嫁宫娥小雀见状,赶紧找来安神丸给她服用。

“公主,您为水神殿下付出了那么多,他怎可这样对您……”小雀声音哽咽。

尔笙不说话,就那样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的茫茫仙雾。

她想不通,漫烟明明是只貉妖,怎么就能幻出狐狸的真身呢?

“我要去告诉水神殿下,当年救他的人是公主不是那假狐狸!”小雀越想越气不过,抹了把泛红的眼睛就要起身,但被尔笙拉住。

“别冲动,眼下我说他都不信,又何况是你……”尔笙不想让小雀为自己惹祸上身。

小雀眼泪汪汪看着她:“难道您要将所有真相埋在心底吗?蛮荒谷之恩,还有狐族帝姬之位……”

小雀的话还未说完,被尔笙出声打断。

“那件事不要再提,若长渊知道,这婚事怕就作废了……”尔笙沉声提醒道。

“您为了嫁给他,舍弃了所有,奴婢怕您后悔……”小雀哽咽道。

尔笙顿了顿,眸色微微变得柔软。

“一眼万年,大抵便是如此,爱了嫁了,就不存在后悔一说……”

入夜。

一阵猛力将门撞开,随即寒凉的冷风吹拂了进来。

一身墨蓝袍子的长渊大步走了进来,带着一身寒气。

小雀行礼退下,尔笙则不顾身上的伤支撑着从床上起来。

“长渊……”

她以为他发现了漫烟的假狐身份,可是她错了,大错特错。

长渊眸色清冷,少了白日的愠怒,但依旧不带一丝温情。

“烟儿惊吓过度幻不成人形,神医说需要同族心头血用来巩固,族中只有你们两只狐狸,我来取你心头血。”

我来取你心头血——

明明是无理的野蛮索要,他却说得理所应当。

尔笙咽下喉头的涩意,无力地扯了扯唇角。

“我的心早给了你,又哪里会有心头血……”

我给不了,因为我没有。

长渊没细究她话中的深意,有些不耐烦:“只是要你一滴而已,这就是你公主的风度?况且是你伤的她,现在也只是赔她罢了!”

他的话字字带刺,扎得尔笙无处可避。

她向前一步,拉住长渊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胸口。

那里,没有心跳。

 


那里,没有心跳。

长渊一时怔住。

“在蛮荒谷照顾你的人是我,我用我的心脏救了你……我给不了你心头血,因为这里已经空了……”尔笙哑声道,百年的相思尽在言语中。

长渊却是在这时清醒了过来,他甩开手,有些厌恶地与她保持了距离。

“救我的人明明是烟儿,她的内丹早已融进了我丹田之中!百年前我修为受损灵力被封,看不透照顾我的女子易容之术,但她是只红狐这点我绝不会看错!可你……是血统纯正的九尾白狐,尔笙公主。”

长渊冷声说完,双手合掌幻出真身虚影,让尔笙看到自己丹田处那橙红的内丹珠子。

尔笙不敢置信;“怎么可能……”

明明是她将自己的半生修为渡进了自己的琉璃心中,然后给了长渊。

可现在长渊身上却没有她的心脏!

“现在死心了?以后少胡言乱语!既然没了心头血,只能剜你的心头肉做药引……”

长渊神情中带着一丝厌烦,化水为剑,直指尔笙胸口。

尔笙看着他,早已不知心碎为何物。

她把她的心脏剜出来给了这个男人,他却还要剜她的心头肉去救别的女人?

在长渊要朝前之际,尔笙伸手握住了水剑。

“我自己动手。”她的声音晦涩不已。

锋利的坚韧一点点刺进了胸脯,尔笙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狠狠转动,再麻木拔出!

漫烟是貉妖,自己的狐狸肉对她并没有太多帮助。

想拿她的肉做药引,无非是变相的折磨罢了。

既然那个女人要,那便给,看她还能把这个谎言滚多大。

尔笙的坚韧和主动惊到了长渊,但一想起还在床榻上躺着的烟儿,他的神色便被冰霜覆盖。

“也罢,省得脏了我的手。”

说完,他用法术包裹住那血肉模糊的心头肉,直接化作水影消散离开。

窗外的月光碎落一地,照得尔笙的脸色惨白无比。

她再也无力坚持,直接瘫软倒地。

小雀匆匆冲了进来,看到自家公主的凄惨模样,她直接哇地哭出了声。

“公主……您怎么伤成这样了……”

小雀颤抖地找出生肌散给尔笙涂药,恨不得自己替她受痛。

“公主,痛就哭出来吧……我们回狐族好不好,天族人对您不好,但狐族上下没人敢伤您一根头发……”

尔笙抬手缓缓擦拭小雀脸上的泪水,没有说话。

连一个下人都知道她很痛,但身为她夫君的那个男人却问都没有问一句。

不爱和被爱,只有一字之差,待遇却是天壤之别。

养伤七日,终能下床。

尔笙看着窗外萧条的花草,心底思绪万千。

一阵清脆铃铛声响起,随即传来一阵沁鼻的馨香。

尔笙转头,看到了多日未见的漫烟。

“漫烟前来谢谢姐姐的心头肉,让我能以人形和殿下恩爱快活。”漫烟娇涩说道。

“冒充我的救命之恩享受他的恩宠,你就如此心安理得?”

尔笙眼眸深处迸射出的尊贵让漫烟不由得背脊发凉,有种被神威压迫的低人一等感受。

“姐姐别生气,我只是无名无分陪在殿下身边,你又何必在意百年前的事呢?”漫烟强稳住情绪。

尔笙冷声道:“你明明是貉妖,为什么变成红狐的模样?别以为你可以用假真身糊弄所有人!”

漫烟听着她的训斥,倒也不恼,而是笑盈盈的抬起掌心幻出一物。

“姐姐看这是什么?”

她掌心悬浮着的,正是尔笙的五彩琉璃心!

“多亏了姐姐的宝贝,我不光修为大增还进化成了狐狸,还得以提前百年变成人形……”

尔笙气得面颊血色褪尽:“我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夺我修为和心脏,还夺我所爱之人!这是我的,还给我!”

不甘和委屈让她没能稳住情绪,直接伸手去夺那琉璃心。

漫烟却慢悠悠放置进了自己的胸口:“没了这心脏,我可变不成狐狸模样,又怎么会给你呢?”

尔笙又气又急,直接幻出薄弱的灵力想夺回琉璃心。

但她的手刚触到漫烟衣襟,一柄幽蓝水剑狠狠刺来,将她的胸膛刺个对穿!

顿时,血如涌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