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现代都市 > 新婚老公是替身

新婚老公是替身

霜序作者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唐杳虽然是唐家的千金小姐,但她从小被养在乡下,等到长大,也是因为要她冲喜才会被接回来。很快,她被迫嫁给了变成植物人的南城首富薄暮时。结婚消息一放出来,外界都在嘲笑薄家大少娶了个乡野悍妇,粗鄙邋遢。大家都在赌,赌薄暮时苏醒后,绝对会立即让唐杳滚出薄家。岂料,薄暮时苏醒后,传出的是千年冰山动了真心,却被女方当替身玩了一遭!

主角:唐杳,薄暮时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杳,薄暮时 的现代都市小说《新婚老公是替身》,由网络作家“霜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杳虽然是唐家的千金小姐,但她从小被养在乡下,等到长大,也是因为要她冲喜才会被接回来。很快,她被迫嫁给了变成植物人的南城首富薄暮时。结婚消息一放出来,外界都在嘲笑薄家大少娶了个乡野悍妇,粗鄙邋遢。大家都在赌,赌薄暮时苏醒后,绝对会立即让唐杳滚出薄家。岂料,薄暮时苏醒后,传出的是千年冰山动了真心,却被女方当替身玩了一遭!

《新婚老公是替身》精彩片段

暮色山庄今天很热闹,薄家老太太尤其高兴,早早就在门口等。

一个月前薄家大少爷出车祸变成植物人,苏醒无望,老太太想要冲喜,找遍全南城名门贵女的生辰八字,最后落在唐家小姐身上。

大师批命:天作之合。

而今天,是两家人第一次见面。

一辆大众停在门口,一个少女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

看清来人,所有人都惊呆了。

一双沾着泥土的黑色布鞋,往上,是最廉价的红配绿棉布衣,像东北二人转里的喜剧演员,一条麻花辫,又黑又土。

随着她走近,一股刺鼻的猪屎味传来,众人不禁纷纷捂鼻后退,面露嫌弃。

唐杳不动声色将众人反应收入眼底,垂眸勾唇。

她就不信了,打扮得这么土这么臭,堂堂南城第一豪门还会要她做儿媳。

今天一早唐家就派管家到乡下去接她,说给她说了门好亲事,嫁的是南城首富。

听身份了不起,可唐家哪有那么好心啊。

要真是好亲事,轮得到自己?那对母女早就凑上去了。

她从管家那一套话,才知道要自己嫁给一个植物人。

为了搅黄这桩婚事,她故意磨蹭到现在,还把自己扮得这么丑。

这些豪门都要面子,肯定不会接纳她,早些完事她还要回去喂猪。

老太太疑惑:“这是谁?”

唐伯元一脸歉意:“老夫人,之前弄错了,生辰八字是小女唐杳的,我已经将人接来了。”

此话一出,薄家众人脸色微变。

谁不知道唐家二小姐小时候声名恶劣,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几年前放火想烧死姐姐害得姐姐毁容,被唐伯元送到乡下,从此消失在上流圈子。

唐伯元笑嘻嘻说搞错了,分明是舍不得宝贝女儿嫁给一个植物人,又不敢得罪薄家,就把私生女搬出来了。

再看唐杳如今这邋遢的样子,薄家众人脸都黑了。

可老太太即便嫌弃也不得不接受。

和孙儿比起来,什么都是小事。

她直接吩咐佣人将唐杳带进家洗澡换衣服,之后送进洞房。

唐杳目瞪口呆,还没从震惊中回神就已经被佣人推搡着进浴室剐了衣服,三两下冲洗干净换上秀禾服推到新房。

在新房她看到了她的便宜老公——薄暮时。

安安静静躺在床上,鼻梁高.挺、薄唇紧抿,哪怕沉睡着也掩盖不了他久居上位浸染在眉骨间的凌厉强势,天生贵胄,矜贵而疏冷。

唐杳怔怔地看着这张熟悉陌生的脸,记忆翻滚而来。

没想到多年不见他竟然会变成这样子。

唐杳吧搭上他的手腕,眉头拢起。

说是车祸变成植物人,可他分明身中剧毒,也是这种毒让他无法醒来。

“哐——”

门被人踹开,一个身影冲进来抓着她就往外拽,嘴里谩骂着:“乡巴佬,给我滚出去,我们薄家绝不允许你这种女人嫁进来。”

“你配不上我儿子。”

唐杳眸光一冷,手腕微动就将女人摔了出去,女人踉跄几步摔在墙上。

唐杳一看,这好像是薄暮时的母亲齐欣。

唐杳双手环胸,目光泛着冷意:“现在是你儿子配不上我,要真娶得到媳妇,犯得着我来冲喜?”

齐欣听完她的话气得不轻。

她儿子那么优秀现在竟然被一个邋遢女人嫌弃,简直就是把薄家的脸面放在地上摩擦。

她指着唐杳,气得胸脯发抖。

豪门太太从小接受良好教育,很少像这般骂人,翻来覆去都是那几句脏话。

唐杳掏了掏耳朵,听得腻。

这骂人的本事,和隔壁王大娘比起来差得远了。

“吵什么!”老太太凌厉的声音传来。

齐欣脸上怒气尤在:“妈,你怎么能给暮时相看这种女人,我不同意。”

老太太看了眼唐杳,刚才佣人嫌弃她,只是给她随便洗了下,现在臭味还在,脸上也灰扑扑的。

她也嫌弃:“大师说了冲喜三天内暮时就会醒来,要是三天后暮时没醒,她便给你处置。”

唐杳挑眉,三天?她怎么不知道这回事。

就薄暮时那样子,别说三天,三十天都醒不过来。

唐杳看着两人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逆反心理也上来了。

你薄家把我当冲喜的工具,嫌我碍眼,那我偏要成为你们的眼中钉肉中刺,看不惯又不得不忍着。

“行啊,三天后如果薄暮时醒不来,我随你们处置,倘若他醒过来,我要你们薄家三书六礼迎我进门,你当着所有宾客的面为刚才侮辱我的话道歉。”


一大早,唐杳就起来给他施针,佣人进来的时候她正好将金针收了,没来得及给他将睡衣穿回去。

精壮健硕的胸膛暴露人前,佣人老脸一红,连忙退出去。

没一会儿,关于少奶奶饥不择食,连植物人都下得去手的谣言传遍薄家。

齐欣气冲冲进来,指着她骂:“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我儿子现在昏迷不醒你竟然还有心情占他便宜。”

“你不许碰他......”齐欣看清唐杳的面容,当即愣住了。

眼前的少女穿着一袭草绿色的裙子,上衣沿用旗袍样式的斜襟盘口,腰线处线条流畅,勾勒出纤细的腰肢,下面是一件同色半身裙,裙子上是手工刺绣的花鸟。

少女乌发雪肤,眉眼精致,盈盈水眸中仿若藏有春雨夏风,身上萦绕着江南女子独特的婉约淡然,像个未染尘埃、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和昨天见到的土鳖判若两人。

人都喜欢漂亮美好的东西,这样没有攻击性的一面很容易给人好感,齐欣面色稍缓。

可想到昨晚的事,心里又膈应起来。

等着吧,三天一到,要是儿子还不醒,就把她赶出去。

没一会儿,薄老夫人满心欢喜地拄着拐杖进来,想看看孙子醒没醒,听到没醒有些失望。

看到唐杳同样意外。

看到这个眉眼精致的少女,和昨天比起来顺眼多了。

薄老夫人拉着她的手,想将手上的碧玉手镯退到她手腕上,才发现她手上带着一串沉香木雕刻的佛珠,颗颗圆润,带着淡淡的香。

“丫头还信佛?”

她看唐杳更顺眼了,信佛的孩子心眼都好。

唐杳抿唇,没反驳也没承认。

齐欣在一旁皱眉。

老太太又笑眯眯地叮嘱了唐杳几句:“丫头,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不要见外。”

唐杳应好,别人笑脸相迎,她自然也不会冷面以对。

老太太掏出两个红本本放到她手上,唐杳一看是结婚证,有些怔忪。

这......就结婚了?

齐欣上前搀扶着老太太出门,出了门脸色就变了:“妈,你该不会真想认她这个孙媳吧?”

老太太眯了眯眸子:“若是她真能让暮时醒来,什么身份我不在乎。”

卧室内,唐杳盘膝坐在地毯上认真研究薄暮时的病情,虽然不能在短时间内完全解毒,但让他醒来没问题。

晚上的时候,她继续给他施针,这套“春风化雨”针法极其耗费精力,收针时她累得不轻。

第二天,专家来检查薄暮时的情况。

“恭喜老夫人,夫人,大少爷的情况好转,不日便会苏醒,真是奇迹啊。”

老太太高兴得拍大腿,认为唐杳就是福星,一口一个乖孩子。

唐杳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面色微红。

她瞥了眼齐欣,眸子微顿。

自己儿子快要苏醒了,为什么她脸色那么难看?

齐欣冷着脸:“医生,你之前不是说苏醒无望吗?现在怎么又变卦了,你是不是在骗我们,要知道骗我们的代价。”

“夫人,我说的是真的,大少爷很快就能醒来了。”

齐欣脸色难看至极,儿子很快便会醒来,难道她真的要认唐杳这个儿媳妇?

一想到他们家要三书六礼迎娶她,办场盛大的婚礼,她还要当着所有宾客的面给她道歉,齐欣心里就不舒服。

一个乡下来的、粗鄙不堪的私生女,竟然也想她低头。

她以后还怎么在太太圈立足。

她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暮时都睡了那么久,晚一两天醒来又有什么关系。

她眼神一狠,拿着安眠药走进医药室,没过多久,齐欣看着医生走进薄暮时的卧室,唇角缓缓上扬。

短时间内,儿子绝对不会醒过来。

唐杳,明天我看你怎么办。

卧室内,唐杳看到医生进来给薄暮时输液,并没有多想。

当天晚上和次日早上照例给他施针,按照她的估计,晚上就能醒。

到时候就不用担心被赶出去了。

可一直等到月上中天,薄暮时都没有苏醒的迹象,薄老太太脸上的失望越来越重,悄悄红了眼眶。

唐杳安慰她:“奶奶,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齐欣站起来,傲慢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唐杳:“三天时间已到,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薄家。”

唐杳看了眼表:“还有两小时今天才结束,说不定就醒了呢。”

齐欣一脸笃定:“他不会醒了。”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薄暮时的情况,想通过薄家野鸡变凤凰,她打错了算盘。

她不友善地看着她,神色之间尽是对她的厌恶排斥:“冲喜本来就是迷信,你想要借此攀附薄家,没门。”

她态度强硬,直接吩咐佣人将唐杳的东西收拾好,塞进她怀里,两个佣人过来拉扯她准备将她赶出去。

唐杳看着她,纯澈的眸子映着她丑恶凶悍的嘴脸,嘲讽地扯了扯唇:“夫人这么笃定,莫非是你动了什么手脚?”

齐欣一慌,提高嗓门冲她吼了起来:“你闭嘴,他是我亲儿子,我怎么可能不想他醒来,我比谁都希望他好好的。”

“是吗?那你为何在他......”

唐杳刚想质问两句,猛然察觉到一股冰冷凌厉的视线落在自己后背,不自觉绷紧了神经。

在她面前,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她身后,惊愕中又带着恐惧。

她僵硬地回头,对上一双深邃的眸子。

唐杳顿时屏息,垂在身侧的手悄然握紧,不知不觉出了一层汗。

墨眸无温,凌厉逼人,那一瞬间仿佛有一把利剑破云而来。

凉、狠。

她不由得想起这些天听到的传闻,薄家大少心思深沉、手段狠辣,是南城最不可得罪的人。

年纪轻轻接手YU集团,短短几年将集团打造成全球前20强,他也成了南城首富,身份地位超越他的父亲,成为商界新贵。

他穿着黑色睡衣,一步步从楼梯上下来,矜贵疏离,如从天而降的神祇,冷漠地看着众人。


“吵什么?”

他一开口,场面仿佛按了继续键,大家都活了过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老太太,连忙上前拉住他打量,满是皱纹的脸上全是笑意,眼里却流着泪。

“我就知道,我孙儿福大命大,绝对不会一辈子躺着。”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齐欣在一旁想要亲近又不敢上前,唐杳瞥了一眼,发现她并没有那么开心。

“这事你可得好好感谢杳杳,”老太太拉着唐杳的手交到他手中,“杳杳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是你妻子。”

柔嫩的小手落在宽厚的大掌上,唐杳手指像被电了一下卷曲,条件反射想要收回来。

“妻子?”

男人略带凉意的墨眸落在她身上,唐杳如芒在背,心里略有失望,看来他没认出她。

“嗨,老公,初次见面我叫唐......”

“滚!”

薄暮时拂开老太太的手,声音冰冷:“我不需要妻子,哪儿来的送回哪儿去。”

若是之前,老太太可能就答应了,但现在孙子因为唐杳醒来,她对这桩天定姻缘深信不疑,觉得这世上除了唐杳没人能做他的媳妇。

“杳杳是我认定的孙媳妇,大师说你们是天定姻缘,杳杳旺夫,你这次能醒来全靠她,以后要好好待她。”

薄暮时冷峻的眉头狠狠蹙起,眼底逐渐染上一抹薄怒。

“我的事,任何人都干涉不了。”

“江枫,”他喊了一声,守在门外的特助就跑了进来,满脸欢喜,大少爷醒来他可高兴了。

“跑一趟民政局,把婚离了。”

“不行!”

唐杳和老太太异口同声,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薄暮时直接忽略老太太的话,墨眸看向唐杳,她说不行?

呵,他嘴角露出抹桀骜轻蔑的笑。

唐杳稳了稳心神:“我不离婚。”

薄暮时冷笑,强势而凌冽,看她就像在看一个小丑蹦跶,改变不了任何结局。

唐杳上前两步抓住他的手:“老公,我们不离婚好不好?”

薄暮时眼神咻地阴沉,一把将她甩开。

刚欲开口训斥,就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倒下去之前他看到那个少女上扬的嘴角,慌乱的声音。

“老公你怎么了?”

很快,医疗团队过来给他做全身检查,说完情况后便带着人离开,老太太和齐欣守了一会儿也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唐杳和薄暮时。

唐杳坐在床沿,杏眸带着水雾:“老公,你没事吧?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薄暮时动弹不得,却没有失去知觉,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演戏的女人。

他现在这副模样就是她干的。

她拉他手时便感觉到一阵刺痛,接着失去行动能力。

这个女人竟然敢暗害他,心底暗生杀意。

唐杳见此,正了脸色,指尖捻着一根金针:“我救了你,而你现在身中剧毒,没有我,你命不久矣。”

薄暮时目光落在那根金针上,觉得有些熟悉。

“我们做个交易,我帮你解毒,薄少奶奶这个身份,暂且借我玩玩,如何?”

“同意你就眨眼睛。”

薄暮时看着她,没反应。

唐杳在他冰冷的目光中拨了两下睫毛,那双深邃的凤眸顿时眨了两下,薄暮时听到她欢快的声音。

“我就当你同意了。”

薄暮时:“......”

唐杳拿着金针在他身上几个穴道扎了下,薄暮时便感觉自己能动了,伸手掐住她脖子。

“敢和我谈条件,不知死活!”

唐杳被他按在床上,能够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少,她觉得自己会死在他手里。

薄老太太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吓得血压飙升,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薄暮时甩开唐杳快速跑过去,将人抱到沙发上让医生过来。

薄老太太很快醒来,见唐杳不在,叹了口气。

“你出事以来,我夜夜做噩梦,吃斋念佛担惊受怕,怕我这把老骨头白发人送黑发人,怕你就这么没了。”

“我和佛祖许愿,只要你能醒来,折寿十年我也愿意。”

对老人来说,迷信重诺,时日本就不多,许下折寿十年这个愿不管能不能验证,都是无比沉重的。

薄暮时浑身一震:“奶奶,对不起。”

薄老太太拉着他的手:“我知道你介意什么,你放心,杳杳是我一手选的,你父亲没插半点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就答应奶奶吧,一年时间,倘若一年后你还是这么抗拒,一切你自己做主。”

薄暮时放在膝盖上的手紧握成拳头,喉咙苦涩:“好。”

薄老太太离开后,薄暮时将江枫叫到书房。

江枫禀报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说道:“爷,明天我就去办离婚。”

“暂时不离了。”

“什么,”江枫震惊了,“难道你真的要娶她?唐杳从乡下来的,粗鄙不堪、邋遢肮脏,怎么配得上你。”

“而且她还是个女流氓,馋你的身子,你昏迷期间扒了你的衣服上下其手。”

“爷,您不干净了。”

他心想,爷能这么快醒来,是不是因为受了什么刺激。

他听医生说,某些方面的刺激对植物人来说效果很大。

一定是这样。

一想到自家风光霁月的主子被一个女流氓玷污了,江枫一阵心痛。

薄暮时额头青筋暴起,咬牙切齿:“她敢!”

深夜,唐杳躺在床上正睡得香,猛然被人掀下床,她睁开眼,眼前是一个昏暗高大的身影。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面容隐藏在阴影中,但唐杳从他浑身上下都看出阴冷和烦躁。

“谁准许你睡我的床!”

唐杳被掀下床,心里也很不爽。

翻身又爬回去,呈大字型:“民政局。”

眼前忽然多了一片阴影,男人弯下腰俯身在她上方,眸光暗沉:“就这么想做我的女人?”

从男人身上传过来的危险气息让她汗毛竖起,唐杳连滚带爬滚去沙发,身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跟防狼似的。

她忘了,他已经不是植物人了。

黑暗中,男人凛冽干净的声音传来:“你和杏林圣手什么关系?”

杏林圣手,一个中医大佬,神龙见首不见尾。

据说一手金针出神入化,在中医界赫赫有名,想要求医的人不知凡几,但能请到却很难。

唐杳眼皮一跳,随口胡诌:“我师父。”

“你来薄家什么目的?”

“我看上你了。”

“你不配!”

唐杳:“......”

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