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玄幻奇幻 > 医流圣手

医流圣手

铁锅炖大鹅儿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三年前,叶晨父亲去世,留下孤儿寡母。可家徒四壁的叶家凑不出操办后事的钱,此时赶上苏家招募上门女婿。为了拿到二十万彩礼,让父亲葬在最好的陵园,十八岁的叶晨毅然决然去做赘婿。此后三年,他失去自尊,被苏家人羞辱欺负,他都忍了。可如今,他们竟然要动父亲的墓地,他忍不了。打斗时,浑身是伤的叶晨意外获得神医传承,从此他逆天改命!

主角:叶晨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晨 的玄幻奇幻小说《医流圣手》,由网络作家“铁锅炖大鹅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叶晨父亲去世,留下孤儿寡母。可家徒四壁的叶家凑不出操办后事的钱,此时赶上苏家招募上门女婿。为了拿到二十万彩礼,让父亲葬在最好的陵园,十八岁的叶晨毅然决然去做赘婿。此后三年,他失去自尊,被苏家人羞辱欺负,他都忍了。可如今,他们竟然要动父亲的墓地,他忍不了。打斗时,浑身是伤的叶晨意外获得神医传承,从此他逆天改命!

《医流圣手》精彩片段

东海,城南陵园。

叶晨,老子明摆着告诉你!

这块坟地,已经被周家看上了!

周老太君待会就抬过来下葬!

你再不迁,别怪我们动手掀你老爹的棺材板!

叶晨跪在父亲坟前,双眸赤红。

无论小舅子等人在旁如何叫嚣斥骂。

他始终充耳不闻,只是死死盯着墓碑上的磨损字样。

人家要下葬,却偏偏要来抢他父亲的坟地……

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三年前,叶晨父亲不幸辞世,留下叶晨孤儿寡母。

可家徒四壁的叶晨,竟连操办后事的钱都凑不出来。

养育之恩比天高,比海深!

彼时,恰逢东海苏家公开招募上门女婿。

为了拿到那二十万的彩礼,让父亲葬在东海最好的陵园……

刚满十八的叶晨一咬牙,便投身苏家,从此成了被人戳脊梁骨的上门赘婿。

这三年来,他在苏家当牛当马,受尽屈辱,还得偷偷照顾病弱的母亲,却都默默忍受下来。

爸,您放心。

只要有我这条命在,没人能打扰您的安息。

望着墓碑,叶晨喃喃自语。

随即,他霍然起身,冷冷瞪着一脸蛮横的小舅子。

苏光汉,你们还讲不讲道理?

这块墓地,明明是我当年替我父亲买下的!

苏光汉一脸嘲弄,阴阳怪气道:你买下的?难道你用得不是我们苏家的钱?

叶晨,我劝你还是识相点,老老实实迁坟吧。

再说了,我们又不是要把你爹挫骨扬灰……你花点钱把骨灰盒存殡仪馆不就行了!

“你!”

叶晨气得双手发颤,“你说的这是人话?”

“再怎么说,我父亲都算是你的长辈,你居然……”

叶晨话音未落。

小舅子便抠着耳朵,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我呸!”

“那种乡下的短命鬼,还踏马想当我苏光汉的长辈?”

“真是笑话!”

闻言,叶晨目眦欲裂,拳头快捏碎了!

“苏光汉,你在这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就在此时,一道趾高气扬的声音响起。

叶晨回首望去,只见一满面傲然的男青年徐徐走来。

是周家大少,周永秋!

在他身后,还有数名牛高马大的保镖,个个扛着铁锹锄头,神色不善。

叶晨心头猛地一跳,赶紧把父亲的墓碑死死护在身后。

“周少,您别着急,我正和这小子磨嘴皮子呢。”

在周永秋面前,苏光汉不敢有半点放肆,点头哈腰的像条哈巴狗。

“嘴皮子未必管用。”

周永秋语气漠然,朝身后的保镖做了个手势。

那几名保镖得令,扛着手里的家伙,一窝蜂得扑向叶晨!

这是要强行挖开叶父的坟啊!

“除非我死……”

面对来势汹汹的众保镖,叶晨丝毫不惧。

他张开双手,怒视前方,“不然你们谁都别想过去一步!”

瞥见叶晨眼里一闪而逝的凶光,众保镖迟疑了。

他娘的,这小子是打算拼命啊!?

“叶晨,别来这套。”

周永秋眼神漠然,像是在俯瞰地面的蝼蚁,“这块墓地的转让合同,苏光汉已经和我签好了。”

“你有异议就找他去,但现在必须得腾出地方来!”

“不……这不可能!”

叶晨闻言,一脸不可置信,“这块墓地的合同,明明在我丈母娘那,苏光汉他凭什么签!”

话音落下。

苏光汉冷笑,洋洋得意道:“傻13,动脑子想想吧……”

“要是事先连合同都搞不到,我哪来的胆子敢和周少谈生意?”

此言一出,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朝叶晨当头劈下!

趁叶晨发愣的间隙,周永秋使了个眼色,两名保镖立刻上前,将叶晨牢牢控制住。

余下几人则挥动着锄头,铁锹,火速掘开了坟茔土堆!

这一幕终于让叶晨回过神来,愤怒得无法自抑。

他使劲挣脱,四肢胡乱舞动,不断朝身旁的保镖拳打脚踢。

然而,叶晨的反抗,却大大将两名保镖激怒了。

一人举起沙包大的拳头,狠狠砸在叶晨的鼻梁上。

霎时,叶晨只觉眼前一黑,扑通栽倒在地。

恍惚之中。

他模模糊糊的看到父亲的骨灰盒像垃圾一般,被人从土坑里随意刨出。

随之还有一个红色的包袱,也扔在地上。

包袱落地的瞬间,里边掉出一块莹白的玉佩。

那玉佩是据说是叶家祖传之物,是叶晨父亲生前最珍爱的东西。

“哟,居然还有块玉?”

苏光汉双眼放光,手脚极快的抄起玉佩,看了看又嫌弃道,“不对,他叶家穷得连块墓地都买不起……”

“这玉佩肯定也是假的!”

闻言,倒在地上的叶晨,不知从哪又生起一股力气,疯狂的扑向苏光汉。

“滚!”

“别碰我爸的遗物!”

苏光汉被吓了一大跳,手里的玉牌被叶晨猛地抢了回去!

回过神来后,苏光汉黑着脸,彻底怒了!

妈的,一个废物赘婿,居然敢从他手里抢东西?

简直反了天了!

“草,给老子死,你这废物!”

苏光汉暴跳如雷,当场踹翻叶晨,又一脚一脚得踩在叶晨背上。

叶晨则紧咬牙关,拼死护住身下的骨灰盒,始终一声不吭。

就在此刻,忽然周遭响起一阵骚动。

“我的娘诶,那是个啥玩意?”

“这,这好像是个死婴啊?真特么背时!”

“奇了怪了,这不是风水宝地吗?哪来的死婴啊……”

顿时,苏光汉如遭雷击,他也顾不得叶晨了,赶紧凑到墓坑前一看究竟。

只见三尺见方的墓穴底下,躺着一个黑乎乎的条状物体。

它像个虾米似的蜷缩成一团,偏偏还生有四肢百骸,有了人形。

乍一看,的确像是一个被抛尸野外的死胎。

“苏光汉,这是怎么回事?”

周永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比锅底还黑。

安葬周老太君,是如今族中的头等大事,这才由身为长孙的自己来亲自处理。

结果,事先选好的阴宅宝穴里,居然挖出一个死胎?

这要是传出去了,周家还不沦为整个东海的笑柄?!

“周少,您放心,我找人算过了,这地方绝对是百年一遇的风水宝地,那哪是什么死胎啊?我看是只地下的大老鼠……”

苏光汉连忙赔笑脸,可周永秋却看都不看,直接挥手。

“带回去!”

“马上和苏家签转让中止合同!”


说完,周永秋气恼离去,那些保镖则像拎小鸡一样,绑走了叫苦不迭的苏光汉。

“看来,这都是苏光汉的主意。”

叶晨心神一松,终于松开了紧抱骨灰盒的双臂,软软垂在一旁。

此刻,他筋疲力尽,浑身伤痕,只剩喘气的劲儿了。

但就在这时,奇异的变化出现了!

叶晨手里攥紧的玉牌沾染了他的血迹,忽然嗡嗡颤鸣,闪烁着起温润的白光!

白光愈发耀眼,刺得叶晨双目生疼,泪流不止!

当他再度睁眼的瞬间,手里的玉牌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玉牌沾血而化,神秘的融入叶晨体内。

与此同时,一股热气,自他小腹丹田处汹涌升起!

在叶晨周身上下,不断游走盘旋,冲击着人体诸多关窍。

洗髓伐毛,脱胎换骨!

不知过了多久,叶晨再度恢复了意识,缓缓从土里爬起来。

他猛然发现,挨揍后的浑身伤口,竟是一一结痂,奇迹般不治而愈了!

而且,举手投足之间,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体魄比起先前强了无数分!

“爸,这一定是您在冥冥中保佑我吧。”

“您在天上好好看着,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现在您先好好安息吧。”

感叹之余,叶晨轻轻捧起父亲的骨灰盒,热泪夺眶而出。

随即,叶晨仅用那一双肉掌,开始复原起满地狼藉的墓穴。

即便是几名身强力壮的汉子合力才能抬起的石板,墓碑。

此刻的叶晨也只需手腕一震,轻松搬起,简直不费吹飞之力。

默默完成好这一切后。

叶晨双膝跪地,在父亲的墓碑前恭恭敬敬的叩首三次。

起身的刹那,他的目光却不经意间落在了一旁的“死胎”身上。

叶晨眉头微皱,走过去捡起死婴,细细打量。

“百年何首乌,服用可补益精血,强健筋骨,延年益寿。”

忽然,一段详尽信息,莫名从脑海中浮现,吓了叶晨一跳。

叶晨心头狂跳,又惊又喜,“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懂药材了?”

他相信,今日种种奇遇,包括这种神秘的能力在内,都是天意!

老天爷终究还是没忘了我叶晨啊!

叶晨如是想着,蹲下身将脏兮兮的“死胎”清理干净。

“原来,这是一株野生的百年何首乌!“

叶晨双眸大亮,兴奋想道:“是了,一定是百年光阴才让它化作人形,这可是稀世珍药啊!”

回想起先前的苏光汉等人。

叶晨不由冷笑,居然能将一株百年何首乌看做死婴?

果然,像他们这等肤浅蠢笨之辈。

即便遇着宝物,也没有那个识货的眼光,只会令人徒增笑耳。

就在此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叶晨看着手机,眉头渐渐皱起。

是妻子苏若琳打来的。

“叶晨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接通后,电话里传来熟悉而冷漠的悦耳女声,不容叶晨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入赘苏家的三年来,叶晨早已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便报了自己的位置。

半个小时后,一辆奔驰停在陵园大门外。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绝美面容。

肤若凝脂,眉若新月,尤其是那双秋水般的眸子,美得令人惊心动魄。

“上车!”

苏若琳以命令般的口吻道。

待叶晨坐上副驾,高跟鞋便狠狠一脚踩向油门,奔驰飞驰而去。

强烈的推背感,逼得叶晨身子不得不向后仰,而苏若琳的质问声随之响起:

“光汉被周家扣下来了,我妈说是你惹的祸,到底怎么回事?”

我惹的祸?

叶晨眼神一沉,面色冰冷。

看样子,丈母娘是打算把自己推出去当替死鬼了?

“说话!”

“你们到底干什么了?”

“事情都是苏光汉自作自受,待会到了周家,你就明白了。”

叶晨不想过多解释,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毕竟俩人的夫妻关系有名无实,故而叶晨不认为苏若琳知道真相后会站在自己这边。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解释?

见叶晨少见的强硬起来。

苏若琳柳眉一皱,她忍不住用余光看了看名义上的丈夫。

二人至今尚未完婚,整个苏家也只把叶晨当下人看待。

而今天的叶晨却像是变了个人般,让她倍感意外。

很快,来到苏家大门外。

焦急不已的丈母娘刘丽早就守在这儿了。

“叶晨,你来了!”

叶晨刚下车,她便火急火燎的急声道:

“待会进了周家,你一定要说是你事先把那个死胎埋在坟地里的。”

“这样,他们会理解你是为了守住你爸的坟,不会过多为难你的!“

“等他们把光汉放出来,妈再从别的方面,好好答谢你!”

闻言,叶晨心头冷笑。

有道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果真不假!

短短两个小时,丈母娘就能想出这种办法,将一切罪责推到自己这个女婿头上。

至于罪魁祸首苏光汉,倒是成了一清二白的无辜之人。

“妈,你在说什么呢?”

“什么坟地,死胎的,到底怎么回事?”苏若琳越听越是迷糊。

“等你弟弟救出来再说!”

刘丽此刻,却无暇顾及女儿,只知拉着叶晨吩咐道:“妈刚说的,你都听懂了吧?”

“记住啊,一定要说那个死胎是你事先放进去的!”

叶晨面无表情,将一直提着的何首乌举起来,“妈,这就是你们说的那个死胎么?”

“我的老天爷!”

见状,刘丽吓得脸都白了,几乎瘫倒在地,声音都变形了,“拿走!赶紧拿走!”

“叶晨,你这天杀的什么意思?”

“拿这坟地里的东西出来,是不是想让我们苏家倒大霉,家破人亡?”

苏若琳也是悚然一惊,看着叶晨手里黑乎乎的东西。

她心念电转,瞬间串联起了事情的前后大致。

“妈,光汉是不是私自把叶晨母亲那块坟卖给周家了?”

“他怎么能干这种事!”

顿时,苏若琳俏脸气得惨白。

这件事委实是弟弟苏光汉太不是东西了。

“哎呀,闺女诶,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些?”

刘丽愁眉苦脸,迅速转移了话题,“你弟弟现在被人扣着,万一被打了怎么办?”

“光汉还是个孩子啊,他哪里吃得了这个苦!”

就在苏若琳母女争执不下的时候。

叶晨已经提着何首乌,迈过了周家的门槛。


此刻的周家,再不复平日的富丽堂皇。

放眼望去,四处挂满白绫,氛围肃穆而庄严。

周老太君的遗体放在大堂的水晶棺内,两边跪满了头带白纱的孝子孝孙,哭成一片。

叶晨的岳父苏青山也在里边,他朝着周永秋与另一名中年人不住点头哈腰。

“叶晨?!”

“给我滚出去,你没资格来这!”

望见叶晨走近,苏青山面色一变,怒声呵斥,

“有没有资格,你说了不算。”

叶晨面无表情的开口,“我来,只是为了拿回我母亲那块墓地的合同。”

“另外,有件事我要特别声明……”

“那死胎的事情根本与我无关,况且这也不是什么死胎。”

叶晨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岳母刘丽的惊叫:

“闭嘴,叶晨!”

原来是刘丽与苏若琳追着叶晨的脚步过来了。

刘丽赶紧扯着嗓子,试图颠倒黑白:

“你们瞧啊!他手里还提着那个死胎呢!”

“这绝对是他事先埋进去的,不然的话,他刚才在外边为什么想销毁证据?”

闻言,周永秋与那中年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拿着这东西进我周家的大门,还想拿回合同?”

“你小子吃熊心豹子胆了!?”

叶晨双眉一挑,冷然道,“在这种场合下我不想闹事,但你们做得实在太过分了!”

话未说完,叶晨目光忽然一滞!

原来,他猛地发觉,水晶棺内的周老太君,胸口居然还在微微起伏!

难道,老太太竟还活着,只是假死?

一个大胆至极的猜想,浮现在叶晨心底。

众目睽睽之下。

叶晨话说一半,戛然而止,反而全神贯注的看向水晶棺里的遗体。

仔细观察一阵,叶晨双眼放光。

即便幅度无比细微,老人的确还在呼吸,还有着生命体征!

这是奇妙能力带给叶晨的强烈信心!

他坚信,自己的判断绝不会有错!

“你们这些当子孙的怎么回事?”

“老人家明明还活着,这是打算把她活埋了么?”

叶晨断喝一声,瞬间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霎时,整个大厅雅雀无声,静得落针可闻!

不顾惊愕的众人,叶凡动作极快,迅速窜到了水晶棺边上。

他探出两根手指,搭在周老太君的手腕上,无数与医道有关的信息接连从眼前滑过。

“谁给你胆子碰我奶奶遗体的?”

“你嫌命长了?!”

众人回过神来后,周永秋第一个怒吼出声。

正要扑上来的瞬间,周永秋却瞬间瞪大了眼睛,吓得舌头打结,“叶,叶晨,住手!你到底想干嘛?”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傻傻站在原地。

只见叶晨拎起手里那个死胎,生生掰下了一截小腿,将挤压出来的碧绿汁水,尽数从周老太君的嘴里灌了进去!

这个举动,无疑是平地惊雷,整个大厅瞬间炸开了锅!

周家众人凶神恶煞的围了上来,破口大骂!

“畜生,竟敢亵渎老太君的遗体!”

“住手!老子叫你住手啊!信不信我踏马现在就宰了你!”

“苏家这些人都是疯子!我要让整个苏家为此付出代价!”

谩骂声,呵斥声如潮水般,铺天盖地涌来。

一瞬间便将苏若琳,刘丽等人淹没。

周永秋更是拔腿冲过来,试图拽开叶晨。

然而,就在他凑上来的一刹那,叶晨忽地后腿一抬,猛然踹在周永秋的胸膛上。

霎时,周永秋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数米之外,狠狠栽在地上。

而随即,叶晨的动作更是让人心惊胆战!

只见他直接把周老太君从水晶棺里扶了起来,不断用手轻拍着老人的后背。

这正是为了让百年何首乌的汁液能顺利被老人咽下。

“中邪了!”

“这小子一定是冲撞了那个死胎,被鬼上身了!”

刘丽被这一幕吓得魂不附体,发疯似的大叫起来。

这两句话配上叶晨手里提着的“死胎”,无疑对慌乱的众人造成莫大冲击!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面露恐慌,不敢靠前一步。

“爸,赶紧让我妈别瞎叫唤了!”

场中唯一清醒的,竟然是身为女子的苏若琳。

甩下话后,她不顾人群阻拦,毅然决然的奔到叶晨身旁。

扬起纤手,苏若琳直接一记耳光抽在叶晨脸上!

啪——

叶晨被打得一怔,脸颊火辣辣的刺痛,这才看清来人是苏若琳。

“若琳,你干什么?”叶晨皱眉问道。

闻言,苏若琳几欲抓狂,气得娇躯发颤!

明明是叶晨自己毁了整个周家的葬礼,居然还反过来问她干什么?

真是岂有此理!

忽然,大堂外响起了一阵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苏若琳抬头看去,只见一队队身穿黑衣的保镖,如潮水般的鱼贯而入。

一个个手持家伙,满脸怒容,显然是来者不善!

这一下,连向来冷静的苏若琳也不免慌了手脚。

她下意识的想抽身而去,躲得远些。

可当看见那些周家的保镖矛头直指叶晨时,她终究还是留在了丈夫身旁。

就在局势一触即发之际。

成群结队的保镖队伍,忽然齐刷刷的停了下来,一脸惊骇得盯着苏若琳身后。

“咳咳——”

苍老的咳嗽声突兀响起。

同时,保安队长则嗷得一嗓子,哭爹喊娘似的鬼叫起来:

“老,老太君诈尸了!”

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棺材里的老太君已半坐起身,正睁着浑浊老眼,疑惑的望着眼前情形。

见状,所有人俱是倒吸一口凉气,头皮阵阵发麻!

这……

这到底是尸变诈尸,还是真的起死回生了?

“妈呀,是那个死胎!”

“老太太被那个死胎的鬼魂当替身了!”

就在这时,刘丽忽然失心疯般喊出了声。

唰得一下!

一众周家族人,齐齐向刘丽怒目而视!

吓得苏若琳赶紧捂住母亲的嘴,生怕她再惹出乱子来。

这时,先前那名站在周永秋身旁的中年人大着胆子走了上去,试探道:“妈…真的是您?”

“你这不孝子!”

“连自己亲娘都认不出来了?”

老太君闻言大怒,一把揪在了中年人的耳朵上,后者却是欣喜若狂!

“娘啊,是儿子不孝!”

中年人喜极而泣!

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猛抽起自己嘴巴。

“您老明明还在世,都是我这当儿子的瞎了眼,居然就想着替您安排后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