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地府小祖宗嫁给病娇王爷

地府小祖宗嫁给病娇王爷

鹿米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黎妤原本是地府里的阴司判官,在抓恶鬼时中计,被困在湖水之下。这时,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生坠入湖中,以自己的魂魄冲破了困住黎妤的法阵。女孩死后,黎妤的魂魄附在了她体内,按道理要为人家的死负责。于是,黎妤以女孩的身份开始寻找仇人。岂料,家里在这时把她嫁给活死人九王爷容珩,害她大婚之夜就在棺材里抬新郎。王爷一醒,她从此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主角:黎妤,容珩   更新:2022-08-08 19: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妤,容珩 的女频言情小说《地府小祖宗嫁给病娇王爷》,由网络作家“鹿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妤原本是地府里的阴司判官,在抓恶鬼时中计,被困在湖水之下。这时,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生坠入湖中,以自己的魂魄冲破了困住黎妤的法阵。女孩死后,黎妤的魂魄附在了她体内,按道理要为人家的死负责。于是,黎妤以女孩的身份开始寻找仇人。岂料,家里在这时把她嫁给活死人九王爷容珩,害她大婚之夜就在棺材里抬新郎。王爷一醒,她从此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地府小祖宗嫁给病娇王爷》精彩片段

“你与人苟且,闹得满城皆知,让皇族颜面尽失,也让黎家蒙羞,四王爷仅是退婚于你,已经算是便宜你了!”

“可你竟然不知死活,还想将脏水泼到我的头上,是谁给的胆子!”

“你和你娘一样,全是贱蹄子!你给我去死吧!”

刺耳的嗓音断断续续地传入黎妤的耳中,满含嘲讽与怨愤。

冰凉咸腥的水大量的从她的口鼻涌入她的身体。

胸腔的空气被挤出来,窒息之感笼罩上周身。

巨大的力道自后脑勺传来,不断地将她往水下压。

黎妤睁着眼睛,灰暗地湖水之下,仿佛蛰伏着一只巨大的怪兽,正等着将她一口吞噬。

终于她的双瞳渐渐灰败散大,不再挣扎。

岸上之上见此情景,心一横索性将黎妤的尸体往湖中一扔。

黎妤俯身趴在湖面之上,死了也不曾阖上的眼中却映入了一道飘忽的身影。

那身影周身笼罩着红光,星眸如血,一下子没入了黎妤的额间。

“来人啊,快来人啊,大小姐投湖自尽啦。”

“快捞上来,看看还有气儿没有啊……”

“造孽啊,大小姐一定是因为清誉被毁又被退婚,这才一时想不开投湖了……”

“快别说了,这人都没气了……”

周围窸窸窣窣的碎语声吵得黎妤心头一阵烦躁。

“闭嘴。”

一声冷喝,黎妤睁开眼睛的同时眉头不禁紧紧拧起。

四周围满了人,一个个瞪着眼睛见鬼似的看着她。

黎妤心里咯噔一下,脑中记忆如潮水涌来。

三天前,她不甚让一只百年恶鬼逃出了地府,阎王爷大怒责令她前往抓拿。

她追了恶鬼三日,直至来到此处湖心,结果被恶鬼困进了法阵之中逃脱不得。

在元神覆灭之际,一个濒死少女意外冲破了法阵。

之后,她的元神便冲进了这个少女的体内。

这么说来,少女已死。

如若魂魄不散,她断然不可能占据这具躯体。

该死的,黎妤暗咒一声,这下麻烦了。

“啊!诈尸了!大小姐诈尸了!”一道尖锐的吼叫声将黎妤游离的神思拉了回来。

诈尸?

黎妤眯了眯眸子,她阴司判官在此,谁敢诈尸?

不过下一瞬,她便意识到周围这些人各个面露惧意,不断地朝后退去。

敢情这诈尸说的是她?

黎妤眉头一挑,从地上坐起,猛地一瞬只觉浑身无力,恨不得昏死过去。

她眸色一黯,指尖轻动,果不其然,她的法力荡然无存。

“大小姐没死,没死!大小姐,你没死,呜呜呜……”人群中跑出一个脸蛋儿圆圆胖乎乎的丫头,冲过来一下子就抱住了黎妤。

向来不喜与人接触的黎妤整个人僵住了,脸色铁青。

“鬼叫什么!”一道尖锐的女声从不远处响起,她挥开人群,当看到黎妤的瞬间,脸色一变。

黎妤扯开胖丫头,歪着头打量着眼前的女子,挖了挖原主的记忆,片刻后恍然。

黎家二小姐,也是临死前那个将原主按着活活淹死在湖里的女人。

“黎妤,你怎么有脸自杀?!”

黎妤眉头一皱,倒打一耙?好算计。

她心思一转,一步步走到女人的跟前,欺身凑近她的耳畔,低声道:“我没死,你怕不怕?”

黎洳心里咯噔一下,吃惊地看着黎妤,似乎没想到往日里柔弱好欺的黎大小姐居然会说出这种威胁她的话来,她不是永远吃了苦头牙碎了都得往肚子里吞的可怜虫吗?

“你说什么?”黎洳瞪着眼睛,仿佛没听清楚一般询问了一遍。

下一刻,黎妤却忽然扯住了黎洳的发髻,一把将她拉扯到了湖边。

她下手的猝不及防,在黎洳的尖叫声中众人才回过神来,刚想上前,却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眼前之景。

只见黎妤用力扣着黎洳的后脑勺,将她死死地往湖里按下去。

黎洳双手撑着地,却挣脱不开,不断喝着带着土腥味的湖水。

众人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救……命……”黎洳挣扎着探出头的瞬间,嘴里细碎的呼救出声。

周遭的下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三步并两步地一拥而上拉住了黎妤。

黎妤本就没想弄死她,一撒手顺带一脚将黎洳踹进了湖里。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

“拉我干嘛?害我松手了,你们家二小姐落水了,还不赶紧下去救?”黎妤一副看戏的姿态,这话倒将众人说懵了,搞得好像是他们害了二小姐一般。

黎洳被下人手忙脚乱地从冰冷的湖水里捞了上来,已经翻了白眼,奄奄一息。

黎妤勾了勾唇,眼底闪过一丝邪笑,死不了也要她半条命,就当是还原主肉身的情了。

她自问不喜承别人的情,眼下歪打正着元神入了这具身体,总该为她做些什么。

这湖边的事情不多时就传进了黎家主母的耳朵里,黎妤才由着胖丫头带回闺房,后脚就有一行人气势汹汹地跑来兴师问罪了。

门被砰的一声推开,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柳眉倒竖走了进来。

“黎妤,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当众对你妹妹下死手,她不日就要嫁入四王府,若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待的起吗?”柳氏质问声声。

黎妤没吱声,循着脑中的记忆终于想起这柳氏就是勾搭原主生父,谋害前主母上位的黎洳的亲娘。

“啧啧啧。”黎妤暗叹这原主活得也是憋屈,亲娘身亡,生父不喜,妹妹欺辱她,后母虐待她。

自小许了的亲事,却因一个贼人坏了清白,被四王爷当众退婚,另许黎洳入主四王府。

好一出深宅大戏啊,比地府话本上的还要狗血几分。

“她死了吗?”黎妤掏了掏耳朵,一屁股坐到凳子上,云淡风轻地问道。

“现如今还昏迷着!这一次,谁也保不了你!来人,给我拖出去家法处置!”柳氏厉喝出声。

黎妤眯了眯眸子,“你也配家法处置我?我堂堂黎家嫡女,一个外人,真当自己是根葱了。”

“放肆!我身为黎家主母,怎么就不能处置你了,戒鞭拿来,我要亲自动手!”


暗黑色的戒鞭上染着斑斑血迹,想来也是用它教训了不少下人。

柳氏接过戒鞭就不由分说地朝着黎妤打去。

黎妤眸色一冷,当即一个侧身躲开了去。

柳氏一愣,还不等反应过来,手中的戒鞭已经脱手而去,被黎妤反握在了手中。

黎妤扯了扯戒鞭,倒是用了上等的皮料,若是加诸法力,可谓是一件衬手的武器。

只可惜,血腥气太重,她不喜。

“黎妤,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把戒鞭还来!”柳氏叫道,声音尖利让黎妤觉得十分聒噪。

她扬手就甩出鞭子,鞭子带着凌厉之势陡然袭上了柳氏的面门。

啪的一声脆响。

随后就是一阵哀嚎,柳氏捂着脸跌倒在地,剧烈的痛意让她整个人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我的脸……我的脸……”柳氏脸色惨白,那一道血痕却从脸颊斜着直飞入额头,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这一鞭,是替我那死去的娘亲还给你的,柳氏,人血馒头吃多了容易噎着,你且等着,若再来惹我,这鞭子就要换成刀子了,滚。”黎妤将戒鞭往柳氏脚边一丢,又向前走了两步。

那些个下人都见了鬼似的扶着柳氏就落荒而逃了。

黎妤谋害黎洳,又当众殴打主母的事情不日就在黎府之中传开了。

他们都传说是因着黎妤被四王爷退婚受了刺激疯魔了,跟变了个人一样如同地府的夜叉,冷血又狠毒。

“夜叉?夜叉能有我一半手段就不会混的那么惨了,将我比作他?掉份儿!”

黎妤翘着二郎腿坐在树荫下吃着枣泥糕,听着胖丫头怯生生地讲述着府中的流言蜚语。

胖丫头悄悄抬眸打量着黎妤,这落了回水,总感觉换了个里子,让人瘆得慌。

这人间难得来一趟,不成想来的时候好好的,回不去了!

黎妤思来想去定然是元神被那恶鬼大伤,所以只能就近找个肉体凡胎寄养一段时间,等时候到了,她自然就能回去了。

就在这时,她感受到了一抹异样。

黎妤陡然起身,屏退胖丫头之后开口道:“什么鬼东西?出来。”

而她的眼前出现了一道极其浅淡的虚影,与她一般无二。

黎妤惊了,“你是黎大小姐?竟还留有一丝残魂?不可思议。”

“我以我躯供养于你,只求你能为我报仇。”

黎大小姐的话让黎妤脸色一冷,她素来讨厌被支配,对付黎二小姐和柳氏已经是还了人情,怎么还敢得寸进尺?

“就你这身无几两肉的残躯,且不说能不能供养本座,还妄想本座替你报仇?你怎么敢的?”黎妤眯了眯眸子,墨黑的眼底隐隐闪过一丝红芒。

黎大小姐见状缩了缩脑袋,又颤巍巍从怀里掏出一张半透明的绢帛递到了黎妤的跟前。

黎妤皱了皱眉,却见一行行黑色文字漂浮而起,一道雄浑之中带着寒意的嗓音传入脑海。

“死丫头,一只恶鬼都逮不住,还被他把判官笔给顺走了,恶鬼作乱人间必将生灵涂炭,判官笔如若落入邪佞手中,本王看你怎么跟底下那位交代,恶鬼和笔但凡缺一你丫就别回来了!黎妤之死你脱不掉关系,她的仇,你必须报,这是因果!”

绢帛自燃化作星点光火消散。

黎妤甚至都来不及说个不字。

她兀自扶额,装过头了,老家伙知道她把判官笔弄丢了,这回真完犊子了。

“辛苦判官姐姐了。”黎大小姐十分同情地看了黎妤一眼,糯糯地说了一声,随后便消失了去。

“你倒是跟我说说你的仇人是谁啊!”黎妤双手攥拳,气得牙痒痒。

话音刚落,她的手腕上多了一根黑色的手绳,手绳泛着森冷的凉意,隐隐有一道道诡异的纹路在游动着。

黎妤眸色一黯,“老家伙,你犯不着用缚魂咒来搞我吧?但凡人干的事儿你偏不干!”

她一脸丧气地坐下来,缚魂咒一出,黎大小姐的仇不报,她是离不开这具身体了,太狠了!

桌上的枣泥糕不香了,黎妤烦躁的抓了抓脑袋,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这黎大小姐的仇,莫不是那个毁了她清白的人?

黎妤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若非此人,黎妤过两天就会是四王妃了,这记忆里她对那位四王爷可是爱得死去活来的。

“大师,就是这里了。”

随着话音落下,黎妤循声转头,就见黎府管事带着一群身着道袍的道士鱼贯而入。

她本就不爽,如今更是一脸不悦地看向来人,这又是哪一出?

“常伯,你们这是做什么?”胖丫头匆匆赶来,先行开口疑惑问道。

常伯扫了胖丫头一眼,趾高气昂道:“夫人说了,大小姐自落水后性情大变,似有鬼怪作祟,遂请了青山观的宋真人前来作法驱鬼!”

黎妤眉头轻挑,嘴角一扯,笑了,来驱她?有点意思。

那宋真人挥了挥手中的拂尘,拾步来到黎妤的跟前。

就在这时,黎妤看到那宋真人身上蓦然出现了三道火,火光飘忽不定,而右肩之火黯淡的几乎看不见了。

黎妤心头一突,这是?

所以即便她法力尽失,这双眼睛依旧是通灵的?

这宋真人大祸临头了啊。

青山观?她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宋真人到底也是有些道行在身上的,在见到黎妤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黎妤身上的与众不同,他单手捏起手印,冲着黎妤厉喝一声:“何方妖孽胆夺人之身,找死。”

“哦?妖孽?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是妖孽了?青山观宋真人是吧?你祖师爷宋老狗要知道你这么无能,怕是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黎妤抬手摸了摸鼻尖,微微扯着的嘴角邪气逼人。

宋真人一听大怒,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不过及笄的小姑娘居然大言不惭地叫祖师爷的名讳!

诶?

不过她怎么知道祖师爷老狗这不太雅正的绰号?

“孽障敢尔!”

管她的,这小姑娘气息古怪,绝非善茬。

宋真人说罢拂尘一甩,脚下踏出罡步,两道黄符就朝着黎妤飞来。

黎妤站在原地未动,且不说如今的她法力尽失,又附身于寻常人身上,即便自己真身在此,区区两道驱鬼符,能耐她何?

黄符明晃晃地打在了黎妤的两侧肩头,而后飘落在地。

一时间,院子里安静非常,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宋真人傻眼了,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他堂堂青山观观主,这人可丢不起!


黎妤弯下身子捡起地上的符箓,一边把玩着一边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好奇道:“宋真人,这符莫不是可以驱鬼?”

宋真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是鬼附身?

黎妤见状慢慢走向宋真人,星眸含笑,抬手将两张黄符拍在了他的肩头。

她虽没了法力,但是偷摸着篡改一下符文还是没问题的。

这一拍,宋真人分明感觉到右肩无名火陡然大盛,整个人清明了不少。

三花聚顶?黎妤挑眉,好家伙,此人命格极好,邪祟理应不近五尺,宋老狗一定在青山观动过手脚才能得此造化,只不过眼下,这造化可能要变成恶果了……

黎妤自问管不了也没兴趣,救他一命纯粹因为和宋老狗的交情。

“你!你!”宋真人大骇,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黎妤,是巧合还是?无名火居然平白复燃了!

“我,我我什么我?这破符,还给你!”黎妤说着拍了拍手,却赫然发现自己丹田处隐隐有一股气息开始流动起来。

黎妤大喜,她的法力!虽然很少,但是有恢复的趋势。

难道是因为她出手帮了这宋真人一把?一条命,那可是大功德。

“老家伙,没想到你还留了这么一手!”黎妤暗自嘀咕,看来功德是恢复法力的关键了。

“此女非邪祟侵体,而是落水开了天眼,假以时日定能与鬼神通,你们黎家将出大造化了。”宋真人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看着黎妤说道。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这宋真人倒是会给自己找台阶下。

“小姑娘,你可愿拜贫道为师?贫道助你通鬼神!”宋真人盯着黎妤,目光锐利。

黎妤斜睨了宋真人一眼,这不明摆着想探她个虚实,她才没那么好的兴致跟他周旋。

“不妥不妥,我才不要通什么鬼神,还有你说的开天眼,我都听不懂,我就是一寻常深闺女子,只求嫁个好人家,平平淡淡过一生便足矣。”黎妤胡诌道。

宋真人扼腕叹息,一脸遗憾。

“既是如此,那便作罢,贫道提醒你一句,不日将有血光之灾,你且好自为之。走吧。”

说着就带人朝外走去,管事很懵,忙跟着追了出去,一边追一边喊道:“大师不再看看?”

这老狐狸,演技属实精湛。

血光之灾?手绳忽而收紧,她皱眉抬手,便见阴气凝聚,隐没于东南方向。

这是什么意思?

宋真人这么一搅合,她这开了天眼可与鬼神通的能力被以讹传讹搞得城里人尽皆知,还煞有介事地传出她是被河神选中的女子,迟早要回到河神身边的。

黎妤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好在这些传言能唬人,黎府安静了许多,柳氏破了相成日躲在房里也没了动作。

正当她以为终于可以清净下来好好规划规划报仇大计的时候,一道圣旨打破了黎府表面上的平静。

“什么年头了还搞冲喜这一套?俗不俗?”黎妤环抱双手站在大门口,一脸不屑。

“闭嘴!”这一声中气十足,倒有几分震慑力。

黎老爷子武将出身而后转商,能混迹到盛京首富的地位,除了处事圆滑之外,也多亏了这久经沙场磨出来的杀气。

府里后院的事情他向来不掺和,任凭女眷们斗个你死我活他自巍然不动,黎妤觉着这样的人,是纯粹的利己主义,简而言之,自私。

可任凭他手段再高,脱离了朝堂混的风生水起,眼下还不是得由着朝堂支配。

黎老爷子瞪了黎妤一眼,“要不是你搞出这个可与鬼神通的传言,怎么会惹来这事儿?现在说什么都由不得你了,这人,你是非嫁不可了!”

“姐姐啊,如今的你已非完璧,能让你嫁给九王爷冲喜,这是你的造化啊。”黎洳莲步而来,对着黎老爷子施施然行了个礼后,视线落在了黎妤的身上。

这话一出,黎老爷子的脸色更难看了。

“什么时候又轮到你指手画脚了!”他怒声道。

黎洳缩了缩肩膀,略显无辜道:“父亲,女儿只是实事求是,更何况,姐姐前不久才说只想嫁个好人家平平淡淡过一生。”

那小表情委屈之中带着几分楚楚可怜,让黎老爷子的火也不忍爆发了。

黎妤眯了眯眸子,她踱步走到黎洳的跟前,“你搞的鬼?”

黎洳下意识退了两步,抬起锦帕捂了捂嘴,回避了黎妤的目光,轻声不满道:“妹妹哪有这个本事?”

此地无银三百两!

黎妤正想着如何回绝,手腕又是一紧,她能感受到付缚魂咒的一丝古怪,难道是……让她嫁?

缚魂咒出自地府,阎王爷那老家伙必然意有所指,看来这冲喜真是由不得她拒绝了。

夜已深,黎妤看着桌上的大红喜服,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

“吉时将至,烦请大小姐更衣,喜轿已在门外候着了。”管事的声音将黎妤游离的神思拉了回来。

她看了眼窗外,快到子时三刻了。

这时辰来迎亲,这九王爷莫不是个死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