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重生离婚当天拿下女儿抚养权

重生离婚当天拿下女儿抚养权

天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金晨陪客户去会所喝酒,可他竟然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在做陪酒小妹。父女俩还没来得及沟通,羞怒交加的女儿转身就跳楼,自我解脱。这时候金晨才知道,当年妻子和自己离婚,女儿被禽兽继父折磨羞辱。女儿死亡的真相他一时难以接受,金晨突发心梗,悲愤去世。再睁眼,他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在离婚那一天。有幸重来,他只要女儿的抚养权。这一世,他势必宠她如公主!

主角:金晨   更新:2022-08-08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金晨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离婚当天拿下女儿抚养权》,由网络作家“天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金晨陪客户去会所喝酒,可他竟然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在做陪酒小妹。父女俩还没来得及沟通,羞怒交加的女儿转身就跳楼,自我解脱。这时候金晨才知道,当年妻子和自己离婚,女儿被禽兽继父折磨羞辱。女儿死亡的真相他一时难以接受,金晨突发心梗,悲愤去世。再睁眼,他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在离婚那一天。有幸重来,他只要女儿的抚养权。这一世,他势必宠她如公主!

《重生离婚当天拿下女儿抚养权》精彩片段

“金总,走一个?”

喧嚣豪华的会所包厢内,一位大腹便便的光头老板开了一瓶轩尼诗XO,又吸了一口雪茄:“干了!”

“楚总,我心脏不太好,喝不了酒。”

人到中年的金晨苦笑一声:“这样,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呵,金总这是不给我面子啊?”

楚总冷哼着喷出一口烟圈:“看来解放路的工程,金总你是不打算干了!”

“这——”

金晨瞬间脸色一僵,因为近年来经济不景气,在宁海开建筑公司的他是好不容易才搭上楚总这条线,准备包下解放路翻新后重铺下水管道的工程!

“楚总,那我干了!”

没办法,金晨只好咬牙把手中这杯中的XO一饮而尽。

“哈哈,这才是好兄弟嘛,不喝酒还算什么男人?”

大腹便便的楚总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金牙的他对门外的少爷一挥手:“去喊几个小妹过来,陪我兄弟好好喝一顿!”

“金总你瞧好吧,这店我常来,都是零零后的小姑娘,一个赛一个的粉嫩漂亮!”

“楚总玩得开心就好。”

金晨自然不会扫兴拒绝,毕竟这年头谈生意都是这样。他挥手喊来一旁的助手,示意这助手等下去主动结账。

“两位老板可真是好运气呢,今天店里新来了好几个小姑娘,还是雏呢。”

这时会所的妈妈桑率先走进包厢,向金晨和楚总打了声招呼后,便笑着一挥手:“姑娘们,还不进来见过两位老板?”

在妈妈桑话声落下后,七八个身穿JK格裙白衬衫,或是黑色百褶裙与紧身牛仔裤的少女便依次走进包厢。

“老板下午好。”

这几个美女莺莺燕燕的站成一排后,便同时向金晨和楚总鞠躬打招呼,等着二人挑选。

“哎呀,菲菲你还愣着干嘛,快进来和两位老板打个招呼啊!”这时妈妈桑把一个身穿碎花连衣裙,低着头,怯生生的双手压着裙角的小姑娘推搡进包厢。

“看样子这小妞还真是个雏,金总你要是喜欢的话可以试试,我就算了,咱还是喜欢玩得开的!”楚总喷出一口烟圈,扫视一番后,便直接选了两个胸大腿长的。

“菲菲!”

说着,妈妈桑把一杯酒塞到小姑娘手里:“听话,快去向金总敬酒。”

“你——,咔擦!”

低着头的菲菲在抬头看到金晨的一瞬间,手中的酒杯却蓦然掉下砸碎。

“这?”

听到酒杯砸碎的声音,金晨下意识的抬头一看,继而却发现站在他面前的小姑娘身影很是似曾相识。尤其是她左臂上的一处烫伤疤痕,那更是——。

“你是,菲菲?”

“你怎么会在这里?”

盯着面前的小姑娘,还以为她是青春期叛逆的金晨很有些愤怒:“你妈怎么允许你来这种地方,你为什么要这样自甘堕落?”

“你没资格管我!”

“嘭!”

没回答金晨的质问,金菲菲转身便冲出了包厢。

“金总,什么情况,这妞谁啊,你认识?”一旁左拥右抱的楚总很是惊诧的看向金晨。

“她是我女儿!”

“金菲菲!”

“啊?”

没理会楚总和妈妈桑以及一众陪酒小妹瞪大眼孔的惊诧,神色万分复杂的金晨赶忙迈步追出。

十四年前他和前妻离婚后,因为自己当时很穷,所以为了女儿的未来考虑,他便同意放弃抚养权的,把女儿交给了前妻陈梦媛和她新找的有钱男人沈昭。时隔多年,他怎么都没想到和女儿的再次相见竟然会是在会所,而且更会以这个方式——!

十分钟后,酒吧天台上,身材纤瘦的金菲菲站在护栏外,裙摆在风中飘扬。面对金晨的呼喊,她始终只是神色凄凉的笑着。

“闺女,你下来,有什么话和爸好好说,有什么委屈就告诉爸,爸给你做主。”金晨无比急切的看着金菲菲,想要冲过去救人,但又怕刺激到金菲菲。

“来不及了,我没脸活下去了。”

“没事,你别急,人谁没有走错路的时候?”

金晨赶忙说道:“今天的事咱们就当做没发生,不会有人向外传,更不会有人知道!”

“呵,你以为只有这?”

“你以为你轻飘飘的一句话,便会让一切都真的从没发生过?”

金菲菲惨然一笑,眼眸中满是绝望:“你当初为什么要把我留给她们,为什么不能带我走?”

“这些年,你为什么从不来找我!?”

“菲菲,爸不知道你这些年受了什么委屈,但爸是有苦衷的。”金晨赶忙开口:“爸当时什么都没有,想着你跟你妈走能过的好一些。”

“爸本想着这次项目完工了,赚到钱后就去找你!”金晨赶忙打开钱包,拿出已经泛黄的金菲菲儿时照片:“你的照片爸一直带在身上,爸从来没有忘记你。想着你马上读大学了,爸可以带着你去做环球旅行,小时候你最喜欢去游乐场坐旋转木马了,爸这次带你去全世界的迪士尼和环球影城玩。”

“等过些年你谈恋爱了,想结婚了,爸会给你准备十里红妆,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

“闺女,你要理解爸,你可千万别冲动!”

金晨小心翼翼的靠近金菲菲:“走,和爸回家。”

“钱有那么重要吗?”

金菲菲快步避开金晨伸来的手,半个脚掌悬空的踩在台沿上:“你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想法,小时候我就不想跟她走,我抱着你的腿的让你带走我,可你却自己走了。”

“菲菲。”

金晨脸色蓦然一僵:“爸当时是对不起你,但爸也没办法。你还小,你不懂,这个世界没有钱真的不行!”

“我懂,但我觉得它并不重要!”

金菲菲摇了摇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脸色蓦然变得无比难看:“我想要的是一个家,是疼爱我的爸爸和妈妈,而不是——”

“好,爸知道了,现在爸有能力了,爸可以给你一个有钱的家。”金晨再次小心翼翼的靠近金菲菲:“你下来,和爸回咱们的家。”

“太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金菲菲绝然的回头看了金晨一眼,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我这一辈子,就是个笑话!”

“噗通!”

“不,菲菲!”

扑到围栏尽头,被几个消防员死死按住脚掌,险些跟着金菲菲掉下楼的金晨,只来得及抓到一片破碎的裙角。

而宛如谪仙般的金菲菲,早已从六楼天台飘然而下。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跌跌撞撞的跑下楼的金晨踉跄的跪在地上,看着躺在血泊中的金菲菲,目眦欲裂。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陈梦媛,沈昭,你们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思索着女儿刚才不停嘟囔着的‘没脸活下去’的话,老泪纵横的金晨紧握双拳,眼眸中满是无尽的愤恨。

“这是菲菲的手机。”

这时一个陪酒小妹走到金晨身旁,一脸悲戚的她把一部红米手机递向金晨:“我和菲菲是闺蜜,我俩也是初中同学。她的事情我知道一些,她那个继父。”

“就是个禽兽——”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双眼通红的金晨抬起头,目光中满是择人而噬的森然寒芒。独生的女儿受到这样委屈的走上绝路,金晨已然觉得活着没什么意义了。此刻他唯一想要做的事,便是查清事情的真相,给女儿一个交代!

他更想起了大名鼎鼎的白哥和田哥,所以他即使豁出去性命,那他也要让所有欺负过金菲菲的人都去死!

“你让我怎么说?”

这陪酒小妹被金晨猩红的双眼吓到了,她身体一颤,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这些年菲菲的她真的太难了。”

“菲菲!”

浑身颤抖的金晨拿起金菲菲苍白的手指,为她的手机解锁后,便打开相册和记事本与通讯软件的分别看了一下。

“都怪爸,爸应该早些去找你的!”

翻着金菲菲的手机,此刻的金晨更是越加愤怒。他这懂事又聪慧的女儿,今年高考斩获了690分,已经被宁海的旦复大学录取。但因为陈梦媛和沈昭不愿意出学费,所以她只能被迫出来自己打工赚钱。

“混账,你们该死!”

而在看到录取通知书之前的照片和聊天记录后,金晨则更是彻底狂怒了。因为沈昭这个混账继父,不仅不给金菲菲出钱,而且更是和金菲菲说了许多肮脏龌蹉的话。甚至他还拍了自己某些丑陋无比的地方给金菲菲发微信,然后和金菲菲说,想要把金菲菲和她妈一起——

这混蛋更是在金菲菲明确的表示拒绝后,便用自己的身份来威胁金菲菲,说金菲菲不同意的话,那就算金菲菲在街道申请助学贷款,作为监护人的他也不会同意!

“菲菲之前说过,她小时候沈昭就经常对她动手动脚。她和她妈说了,但她妈却骂她小题大做。”一旁的陪酒小妹神色复杂的看着金晨:“而她读高中时,沈昭更是强行闯过她的屋——,为这,后来她早早的就一个人搬出去住了。”

“该死,陈梦媛你个贱人!”

“沈昭,我要让你死!”

双眼通红的金晨猛然站起身,便想去给金菲菲报仇。可在他起身的瞬间,他的心脏却突发心悸。

“噗通!”

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在血泊中,捂着心口,巨疼让金晨的身体在痉挛中弓的宛如虾米。心脏本就不好的他先是被逼着喝了酒,继而又碰到金菲菲出这样的事,显然他是在急怒交加中触发了心肌梗塞!

“快救人!”

“做心肺复苏啊!”

濒死的迷茫中,听着耳畔众人的呼喊声,金晨并没有太大求生欲。他不怕死,但唯一让他遗憾的,便是没能在死前带走陈梦媛和沈昭这对该死的贱人!

“没能给女儿报仇,我好恨——!”

“金晨,你还愣着干嘛,户口本带了吧?”

昏沉中,一声尖锐冰冷的女声呵斥突然响彻在金晨耳畔。

“这?”

倏尔睁开双眼的金晨看着面前的一幕,立马懵了——。

“爸爸,我想跟你走,爸爸。”

在陈梦媛冰冷与沈昭玩味不屑的注视下,四岁的金菲菲紧紧的抱着金晨的腿,闪亮的大眼睛中满是哀求。

“你跟他个球,他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穷鬼,能照顾好你?”陈梦媛冷哼一声,直接揪着金菲菲的衣领把她拽到沈昭身旁:“我告诉你,以后你沈叔叔才是你爸!”

“至于这个烂人。”

陈梦媛冷眼扫过金晨:“他以后就是个陌生人!”

“菲菲乖。”

穿着笔挺西服,拿着公文包的沈昭伸手摸了摸金菲菲的头,继而刻意挑衅的冷眼扫过金晨:“喊爸爸,爸爸奖励你棒棒糖吃!”

“我不要,你不是我爸爸!”

虽然被陈梦媛揪着衣领,但金菲菲还是无比急切的看着金晨,小手扑腾着:“爸爸,你别不要菲菲。菲菲很听话的,我可以照顾自己,也可以照顾你,我每天只吃一点点就好。”

“嘶,这一切,这都是真的。”

“我真的回来了!”

狠狠的一掐自己胳膊,感受到巨疼的金晨看着面前的一幕,知道这不是濒死前的幻想。而是自己真的重生了,回到了离婚当天的2008年11月29号!

“菲菲!”

金晨直接劈手从陈梦媛身旁夺过菲菲,把她紧紧的抱在怀中:“你放心,爸爸当然会要你。你跟爸爸走,爸爸永远喜欢自己的乖女儿!”

“我就知道爸爸最疼我了。”

金晨怀中的金菲菲顿时喜极而泣。

“金晨,你几个意思?”

陈梦媛闻言顿时怒了,她厉喝一声:“之前可已经说好了,你自愿放弃菲菲的抚养权!”

“你闭嘴!”

“啪!”

愤怒的金晨反手便狠狠的抽了陈梦媛这贱人一巴掌,此前他虽然知道陈梦媛嫌贫爱富,但想着虎毒不食女,她就算性格再恶劣,那也会照顾好菲菲,为此这才同意在离婚时放弃抚养权。

毕竟沈昭是宁海户口,家里又开厂有钱,所以他想着菲菲跟着陈梦媛过去或许可以接受到好的教育,并且高考也有优势。

可谁曾想,这俩人竟然是披着人皮的禽兽!

前世亲手把女儿推进火坑的金晨,今生怎么可能再重蹈覆辙?

“老公,他打我!”

被金晨抽了一巴掌的陈梦媛捂着脸,一跺脚的向沈昭撒娇。

“你小子脑子有坑啊?”

沈昭冷哼一声,冲上前就想去揍金晨。

“呵!”

“嘭,噼里啪啦!”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金晨直接一脚踹翻沈昭,继而便骑在他身上,把他劈头盖脸的一顿狠狠暴揍。要不是现在重生了,他真想当场就弄死沈昭这个禽兽王八蛋!

“金晨,你疯了?”

扶起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沈昭,陈梦媛很是愤怒:“你敢打沈昭,你不要命了?”

“小子,你给我等着!”

一抹鼻子上的血,沈昭更是气急败坏的怒吼:“老子非找人弄死你不可!”

“爸爸!”

这狰狞的一幕吓到了金菲菲,慌张的她立刻紧紧的抓住金晨手掌。

“没事,爸爸在,别怕。”

金晨深吸一口气,揉了揉金菲菲的头,强行压制住了心中的暴虐。陈梦媛和沈昭这对贱人他肯定不会放过,但为了女儿的未来,他需要换个手段!

“金晨,你是不同意离婚了?”

陈梦媛更是愤怒的瞪着金晨:“我告诉你,我不可能再和你过了,我就要嫁给沈昭!”

“穷鬼。”

沈昭刻意炫耀的抱住了陈梦媛的小蛮腰:“你养不起梦媛!”

“想多了。”

金晨冷笑一声,他当然不会再要陈梦媛这个贱人:“离婚我同意,但菲菲的抚养权必须给我!”


“金晨,你疯了,你究竟是几个意思?”

看着又抽自己巴掌,又暴打沈昭的金晨,陈梦媛气急败坏的吼道:“你要是还有点良心,那就不要这样瞎搞。我告诉你,菲菲跟着你这个穷鬼是不会有什么前途的!”

“你别太自私!”

“呵!”

金晨直接被陈梦媛逗笑了,他拉住金菲菲的小手:“就是因为我对菲菲负责任,所以我才不能让她跟你走!”

“你!”

陈梦媛脸色一僵,只好看向金菲菲:“菲菲,你要妈还是要这个穷鬼?”

“小菲菲,到叔叔身边。”

为了打击金晨,沈昭也是刻意装出一副关爱模样的对金菲菲挥手:“叔可以带你到宁海去坐轮船,吃蟹黄汤包,再去游乐场玩。”

“还可以送你到宁海最好的幼儿园。”

“不要!”

金菲菲紧紧的拉着金晨的手:“我只要爸爸。”

“你——!”

陈梦媛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她牙齿一咬:“你就等着后悔吧,以后没钱活不下去时,可别来找我!”

“金晨!”

沉默片刻,巴不得尽快和金晨离婚,再和沈昭结婚的陈梦媛只好愤愤的吼道:“我本来就不想要这个拖油瓶,这下倒是轻松了。这可是你们自找的,走吧,现在就去办离婚手续!”

“呵,好!”

金晨冷笑着点头,毫不犹豫的便直接迈步走进了民政局。

“王八蛋!”

见到似乎比自己还着急离婚的金晨,陈梦媛嘴角狠狠的抽搐着,心中满是怨恨。她想看到的一幕是金晨急切的跪求她不要离婚,然后被她一脚踹开。

而现在这情况,搞得就像金晨主动不要她一样!

“别急。”

眼眸中满是寒芒的沈昭拍了拍陈梦媛,轻哼一声:“他一个连自己都养不活的穷鬼,拿什么养女儿?”

打量着自幼就是个美人胚子的金菲菲,沈昭嘴角闪过一丝邪笑:“菲菲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跟着他没前途,等饭都吃不饱时,她自然就会主动的过来找你了!”

“嗯。”

陈梦媛轻哼一声,任由沈昭搂着自己小蛮腰的走进了民政局,因为这年头还没有离婚冷静期,所以她前脚刚和金晨办好离婚手续,后脚便立刻和沈昭领了结婚证!

这一幕让民政局的工作人员都看呆了!

“金晨!”

拿着红色的结婚证小本本,陈梦媛刻意昂头向金晨炫耀:“离开你,我会过的更好!”

“他这穷鬼。”

沈昭嚣张的打开宝马车门,万分不屑的扫了金晨一眼:“我看就是又胖又穷,离婚带孩子的老女人那也看不上他!”

“就是,他就等着一辈子打光棍吧!”

“这就用不着你们操心了。”

骑着自行车的金晨让金菲菲在后座坐好:“我这人有洁癖,不喜欢穿破鞋,也不喜欢吃剩菜。”

“真不明白有些专捡别人吃剩下东西的人,是个什么心理?”

“金晨,你!”

“混账!”

本想狠狠嘲讽金晨的陈梦媛和沈昭,此刻看着骑着自行车远去的金晨,脸色均是瞬间苍白青紫,尴尬无比。

民政局的一众工作人员则更是强行忍着笑。

“嗤啦!”

开着宝马的沈昭刻意一脚油门踩下,飞驰而过的溅了金晨和金菲菲一身尘土的扬长离去。

“等着吧,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我会让你们体验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

看着远去的宝马,金晨眼眸中满是浓郁是寒芒。前世那撕心裂肺的疼,那后悔莫及的仇恨,这些他一刻都不敢忘!

既然老天爷给了他重活一世的机会,那他不仅要照顾好菲菲,更要报了这彻骨铭心的仇!

“小菲菲,以后就你和爸爸相依为命了。”

带着金菲菲走进出租屋,金晨笑着勾了勾她的小琼鼻:“有什么就告诉爸爸,爸爸会照顾好你的。”

“爸爸我是大孩子啦,不用你照顾。”

金菲菲立刻挺起腰杆:“我会照顾爸爸的。”

“你呀!”

金晨苦笑着点了点头金菲菲额头,哪有四岁的大孩子?

“去睡会吧。”

带着金菲菲回到老城区的出租屋后,金晨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打量着面前的一切。老旧的翻页挂历,印着红色牡丹花的被褥,贴满报纸的脱落墙皮,可以打魔兽红警和CS,当然还有罪恶都市的惠普mini1000。

“这是诺基亚最后的荣光。”

掏出兜里的诺基亚翻盖手机,金晨自言自语:“这年头做智能手机倒也是风口,但需要太多的资本了,我现在可没这个钱。”

“这些东西就没必要再留着了。”

扫了桌子和衣柜里陈梦媛残留的化妆品与衣服一眼,金晨毫不犹豫的把它们全部塞进垃圾桶。

他此时所在的城市叫婺城,他和陈梦媛都是婺城农村人,住在隔壁村的俩人算是青梅竹马,因为都没读大学,所以结婚后便来到婺城市区打工

因为没啥学历和技术,为此金晨只能在工地做小工。而陈梦媛则是一开始在家带孩子,后来菲菲大了一点,因为她身高苗条又长相好,所以便去商场做了导购。再之后便认识了宁海来婺城开工厂的沈昭,最终勾搭成奸。

前世金晨和陈梦媛离婚后,便离开婺城的一个人跑去宁海打工。在工地从搬砖的小工做起,一直干了十多年,这才开了一家中型的建筑公司。

“我记着沈昭在婺城开的厂子主要是做各种板材加工的,以我现在的情况,和他比的确是差远了。”

“等着,用不了多久!”

紧握拳头,金晨思索着该靠什么迈出自己在婺城崛起的第一步。零八年和后世的二几年时不一样,这会普通人创业成功的机会还是略微较大的。

毕竟这时候房产市场方兴未艾,互联网市场刚刚崛起,外卖和直播行业还并未出现,比特币也有着东风。虽然次贷危机导致国际市场不景气,但国内因为人口红利正旺,所以各行业经济发展的也都不错。

“哐当,咔擦。”

正当金晨思索着前路时,几声噼里哐当声便从厨房传来。

“怎么回事?”

急切的金晨赶紧冲出卧室。

只见厨房里浑身脏兮兮的金菲菲坐在地上,铁锅倒扣,水和挂面残渣洒了一地,几个瓷碗也碎的四分五裂。

“你怎么这么调皮,哪能跑到厨房瞎玩?”

金晨眉头一皱,赶紧把金菲菲提到客厅:“没伤到吧?”

“没,爸爸我没事。”

被金晨态度吓到的金菲菲紧咬嘴唇,小脸苍白的她小心翼翼的缩到墙角。

“看你弄的。”

收拾好厨房的金晨把碗筷碎片倒入垃圾桶:“以后别瞎到厨房玩!”

“爸爸你别生气,我再长大一些就可以的。”

在金晨的呵斥声中,豆大的泪珠从金菲菲眼角滑落:“爸爸,你别嫌弃我,你别不要我。”

“我会给你做饭的,我每天只吃一点点就好,我很快就长大了,我可以照顾爸爸你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