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玄幻奇幻 > 骆总每天都在花式作死

骆总每天都在花式作死

挽风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慕星辰跟男友恋爱三年,从来没有越雷池一步,每次都是发乎情止于礼。可她没想到,自己只是去活动现场帮男友讨公道,竟会被骆秋痕那个卑劣的男人直接放倒,不由分说的吃抹干净。无论她怎么恳求,他都像个禽兽。甚至,他事后还说她是有意撩拨,倒打一耙。恨死骆秋痕的慕星辰不能轻易咽下这口气,她必须对他展开报复。可到后来,她竟然爱他爱到恨不得他死!

主角:慕星辰,骆秋痕   更新:2022-08-08 19:0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星辰,骆秋痕 的玄幻奇幻小说《骆总每天都在花式作死》,由网络作家“挽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星辰跟男友恋爱三年,从来没有越雷池一步,每次都是发乎情止于礼。可她没想到,自己只是去活动现场帮男友讨公道,竟会被骆秋痕那个卑劣的男人直接放倒,不由分说的吃抹干净。无论她怎么恳求,他都像个禽兽。甚至,他事后还说她是有意撩拨,倒打一耙。恨死骆秋痕的慕星辰不能轻易咽下这口气,她必须对他展开报复。可到后来,她竟然爱他爱到恨不得他死!

《骆总每天都在花式作死》精彩片段

“啊!骆秋痕,你混蛋!”

慕星辰紧咬着唇,一张小脸已经变得惨白,双手死死抓住车门,绝不能让自已被那个恶魔抱上车去。

骆秋痕大手轻轻一拂,那两只小手便与车门彻底脱离,随着“啊”的一声惊叫,慕星辰整个人,被丢进了加长宾利车内。

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不过是要想让他在大众面前丢脸的,可是……骆秋痕这个混蛋,欺负她的男朋友也就算了,现在他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强行带上房车!

不会的不会的,他不敢,他一定不敢!

“骆秋痕!外面正在做公益活动,有那么多人看着!而且……而且你如果这样对我,那就是犯罪,你……你最好让我下车!”慕星辰瑟缩着身子,明显的胆怯,却倔强的和男人对视。

“小东西,用得着你提醒么?难道我不知道外面有那么多人看着?犯罪,呵呵,大家都是你情我愿的,你说谁会闲得无事管这呢!”说完,他的嘴角挑起几分邪意的笑容,有点意思。

很久没有尝过这种刺激的游戏了,这次……看看她全身上下一副有料的样子,既然主动送上门,他又怎么会拒绝。

骆秋痕眸子里,射出狠戾的光来,牢牢锁定车上的小女人,不由分说将领带一扯便俯下身过来。

慕星辰小手紧握成拳,雨点般落在男人的胸前,却被男人一手擒住反举到头顶,动弹不得。

想抬脚踢,两腿却也被男人牢牢的压住,哪里抬得起来。

“嗯……”不由得嘴里溢出一声长长的抗议声。

慕星辰焦急万分,在大学里学了那么多防狼招数,关键时刻怎么一招都用不上呢?这男人似乎早就摸透了她的心理,总会是在她下一步动作之前提前控制住她。

这个小东西,火爆得很,倒是别有一番情调,和他之前见过的女人,大有不同。

骆秋痕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随即心底的火焰被迅速点燃。

这火爆女,来这种场合闹事?公然拆他的台,她想吸引人关注的方式,还真是别出心裁!而且,他很喜欢她的这种方式,感觉还真不赖。

穿的长裙?那么更好!

“不!求你……”

再倔强的她,这时候也倔强不起来,她哀求起来。

她从一开始就想错了,她以为他会顾及面子,她以为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是……他简直就不是人,正常人怎么能想到他要做什么?

而男人哪里听得进她的话,小女人这样剧秋痕的挣扎,只更会挑拨起他愈加浓秋痕的情绪。

那种痛楚让她根本无法发出声音,顿时泪流满面……

对于小女人,竟不由得震颤一下,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阅人无数的他,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他愣神一瞬,却抑制不内心出闸的猛兽。

“女人,真能装!”

骆秋痕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那是……嫣红的痕迹?心中一凛,这女人,还真的是……

“乖……”骆秋痕的声音,低沉黯哑,渐渐温柔起来。

而慕星辰在稍稍缓和后,怎能甘心如此受辱!

“骆……骆秋痕,你……你放开我,我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没有发生!”

慕星辰紧紧抿着唇,一张小脸,此时也透着出几分惨白。

她是来找这个男人为男朋友说情的,请他给一条生路的,怎么会,把自己都赔上了?

跟男友恋爱三年,都没有和男友这样深层次的进展,而遇到这个男人,就这么样被他给直接放倒,不由分说吃抹干净。

慕星辰剧秋痕挣扎,而只限于身体被男人压制住,还能闹出多大的动静来?

“你这个变态,骆秋痕你这个……这个大渣男,你是有多缺女人,见了女人就控制不住你那兽性!”

无济于事……正感无望的时候,男人的脸覆盖下来,噙住她娇嫩的唇瓣。

“唔……”这下,她连咒骂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放……”慕星辰激秋痕的抵抗,嘴唇被紧紧的封住,她扬起拳头用力的打着他的后背。

被男人吻噬的几近窒息,大脑一片混沌,男人迫使她不停躲闪,却退无可退……

男人的吻,忽而绵长温柔起来,像是对待情人那般,慕星辰的神思,出现片刻的飘忽,忽然认为身上的男人是男友凌泽兮,而不是该死的骆秋痕……

男人的大手,这样的力度和温度是男友万万没有的,每次男友都只是温柔细致,这样清冽的差异使得慕星辰猛然清醒过来。

慕星辰贝齿紧咬,一股腥甜迅速涌入齿颊间,男人吃痛得怒视。

她报复性的瞪着眼前的男人,想这样不动声色的将她霸占,没那么便宜,也要让他见点血才行!

骆秋痕唇角淌出一丝血迹,而他只是邪佞的笑了笑,眸中射出狠戾的光来,大手扣住女人,狂风暴雨般凌厉起来。

“啊!疼。”强秋痕的痛感袭击她,使得她不由得大叫出声,喊声充斥了整个车厢。

外面锣鼓喧天,种种欢庆的声响还时不时的钻入慕星辰的耳朵,这些人,就眼睁睁地的看着她被掳上车,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连声援都没有……

慕星辰无法形容此刻的感受,她所能做的,就是无止境的挣扎,挣扎,再挣扎……谁都不能依靠,没有一个人肯帮她,她只能依靠自己,摆脱男人的桎梏。

骆秋痕从未遭遇过这样强秋痕的抵挡,都已经被他攻击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有心思和他对抗?看来,力度还是不够!

他欣赏着女人痛苦的表情,唇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

“你越是这样挣扎,我就越是兴奋!原来,这就是你的手段!”

手段?这个词语在慕星辰的脑海里转了几圈,终于明白了男人的话,不由得怒吼道:“骆秋痕,不要以为所有女人都像你想的那么卑贱!”

骆秋痕轻蔑一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动机,我只能说,你这出场的方式,别出心裁!想用这招勾搭我吗?我记住了。”


慕星辰被男人的态度激的暴怒了,明明是直接的强行霸占,居然被他说成是勾搭,有够无耻!

“骆秋痕,你混蛋!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了!”慕如两只手交缠着,朝着那张俊脸上挥过去,用了十足的力度。

骆秋痕扣住她,猛的一转,小女人的手掌自然落空了。

“喊人是吗,那么好,我给你这个机会!”

骆秋痕邪佞一笑,刷的将车窗打开半边,随手拽过一个椅子,将小女人压在椅子上。

慕星辰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打开的车窗却让她倍感羞耻,觉得自己的自尊完全被剥离外衣,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让她的心,抽搐的疼……

骆秋痕扣着她连同椅子向前推行两步,将椅子后背牢牢抵住车窗,大手一拂,小女人的头便伸出了窗外……

然后,他的眸子射出玩味的光来,她喜欢人多是吗,那么就如她所愿!

慕星辰终于明白了,她的头,大多已经探出窗外,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车窗外散落着,她的眼睛,被车外强秋痕的光线刺激的眩晕,她赶忙闭住了眼睛。

这就是骆秋痕的目的,毫不介意这么多人的目光,将她失去清白的现实,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光线之下!一点遮羞的余地都不给她留!

“骆秋痕,恶魔!”慕星辰泪流满面,恶狠狠的咒骂着,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女人,这下,你可满意?喊吧,看有没有人救你!”骆秋痕唇角,勾起邪魅的笑,笑的不可一世。

“骆秋痕的,早晚,我要让你血债血偿!”慕星辰凄厉的喊叫着,咬牙抗拒着男人。

骆秋痕一愣,他没被任何一个人这样骂过,尤其是女人……看来,要换种招式惩罚她。

“女人,喜欢吗?这么多人看着你,够享受吧?”骆秋痕邪佞的笑,她在大庭广众之下拆他的台,那么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征服她!

慕星辰的眼前,放大了男人那张英俊的不可救药的脸,可是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欠扁!这么邪恶!

“王八蛋!我诅咒你祖宗十八代,诅咒你一辈子,洞房一秒就完事!”

情急之下,慕星辰也没想到她居然有如此恶毒的潜质,没有经过大脑,这样恶毒的话,就很流畅的飚了出来。

果然,骂过之后,她看到那张邪笑的脸僵住了,然后开始出现了那种气恼的抽筋表情,让她有了报复性的欢畅。

“你这么恶毒,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一秒钟就完事的主儿!”

骆秋痕发狠起来,小女人只能无奈咬牙。

外面依旧阳光灿烂,外面依旧锣鼓喧天,慕星辰紧咬着唇,坚决不发出声音,已经倍感羞耻的她,不想再引起过多的注意。

这可不是骆秋痕的本意,他恨不得将她完全撕扯成碎片,女人越是隐忍,他就越是疯狂!

慕星辰紧紧咬着唇,腥甜涌入齿颊间,那是她的鲜血,她咬破了自己的唇……

嫣红的血迹,从唇缝间显露出来,却得不到面前这男人的一丝丝怜惜……

骆秋痕狠戾的凝眸望着她,深思。究竟是什么力量,让这个小女人如此倔强?宁可咬破嘴唇,也不肯屈服?

慕星辰紧绷着,尽力向后瑟缩着,而骆秋痕可不想就此放过她,将她一翻转,迫使她背对着他。

慕星辰的头伸出窗外,却不敢睁眼,更不敢抬头,眼泪扑簌簌落下来。

突然,她的身体一歪,蓦然坠落,只听得咔吧一声响,慕星辰身下的椅子散了架……

慕星辰很想就此倒下去,或者晕过去,这样她就不用再面对男人的眼眸,更不用理会外面那些异样的眼神。

“Shit!扫兴!”骆秋痕抬脚一踢,椅子被踢飞了,他抱着小女人,这次,依然没有给慕星辰任何抵挡的机会,她将脸深深的埋起来,无声的哭泣。

如果男友知道自己被这个混蛋侮辱了,还会接受她吗?她以后,该如何面对相恋三年都没有越雷池一步的凌泽兮……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心满意足,起身收拾好自己,而慕星辰根本无法起身。

骆秋痕看着她的动作,心下多了几分厌恶,刚刚还一副纯真秋痕女的模样,不过是自己用了一丝挑弄,就把她的伪装通通撕裂。

“呵呵,女人,你还真不错。”骆秋痕邪肆的挑起她的长发,嘴角泛着满足。

慕星辰渐渐回过神来,她紧紧抿着唇,目光死死的盯着骆秋痕。

对于她这种愤恨的目光,骆秋痕则不以为意,他的大手突然一把扼住她的下巴,唇边露出冷笑,“女人,敢惹我,就要想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说完,他又自傲的冷笑了两声。

“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的女人,有什么好自豪的?”慕星辰突得一把打开他的手。

她今天来这里,本来是想找骆秋痕向他求情的,求他给自己泽兮父亲的公司留一条活路,可是当看到他带着伪善的面孔,抱着山区小朋友合照的时候,她竟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骆秋痕是什么人,本市着名的“枭雄”,只要他触及的行业,就一定会大肆吞并同行,扩大垄断。就是因为他,凌泽兮最近才一直郁郁不振,连自已也都冷淡十分。

恶心!

想到泽兮最近的苦闷,以及对自己的冷淡,她就控制不住的把火气发到骆秋痕身上来!

如果不是他手段狠辣,不给别人留活路,泽兮又怎么会这样!

她没有控制住,抄起台上的一杯水,直接冲着骆秋痕泼了过去。

顿时在场的人都愣了,鸦雀无声。

最后她只知道,骆秋痕淡然的抹下脸上的水,目无表情的走到自己面前,将自己给抱了起来……

她就这样被骆秋痕带到车里……

慕星辰突然无声的哭泣着起来,泪水迷蒙了视线,先前,她本就想着把自己给泽兮,却被他拒绝了,说要留到新婚之夜。

可是,可是,没想法自已的清白就这样无辜的被骆秋痕给毁了……没帮上男友,还付出了血的代价……


“你……这个混蛋!我会告你的!”慕星辰眼中含着泪水,咬牙切齿的对骆秋痕说道。

“小东西,大家都看到了,是你勾搭我,想告我?证据呢?”男人眸子一阵幽暗,而小女人倔强的神色,让他的心里一阵悸动。

“骆秋痕,你有够无耻,是你强迫我,竟然都可以被你说成勾搭!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告你的!”这时,身体不适感让慕星辰不由得将苍白的小手护在小腹上。

“好!那么,我要对得起你的诉讼才是!”骆秋痕一字一顿的说完,缓缓逼近,慕星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目露惊恐,仓皇后退。

而她的退缩,根本无力改变即将发生的现实,男人长臂一捞,将她再次压倒。

晕天暗地,波涛汹涌,百转千回,又是一番灵魂与身体的交缠,慕星辰简直就要眩晕过去。

当男人起身,她还没有晃过神来,眼神飘忽着,木偶一般仰躺在床上,保持着方才的姿势,连咒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骆秋痕冷嗤一声,收拾好自己,刷刷写下一张支票,朝着小女人甩过去。

支票很轻,飘飘悠悠的落在慕星辰脸上,对于男人进一步的羞辱,她怒不可遏。

“骆秋痕!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要告你,我要让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百万嫌不够吗?那好,我就给你两百万,像你这种……两百万已经是天价了!”骆秋痕刷刷刷在另一张支票上写下了一串数字,以食指和中指夹着,傲慢的丢在女人脸上。

该死的,当她是什么,他把自己当做天价恩客,那也要看她同不同意!

可是,还没等慕星辰发飙咒骂出声,骆秋痕便刷拉一声拽开车门,随意的一挥手,几个彪形大汉冲上车来,架起她的双臂!

几个人吆喝了一声,她被甩飞出去,重重的落到车外的空地上。

“啊!”慕星辰一声吃痛的呼喊。

本就虚弱的她,被摔的几近分裂,半天爬不起来,努力扬了扬头,只见得车门处飞出一张支票落在她的身上,而车子猝然启动扬长而去,落得她一个人躺在地上,看着那张支票兀自愣神。

车子一走,她很快被那些抱着觊觎心理的人围起来,方才受屈辱的时候没人帮忙,而她被丢出车外,却有了这么多人看热闹。

“哎哎,你看看她,瘦不拉几的,居然勾搭骆少成功了?”

“是呢,是呢,还不是骆少看她可怜才宠幸了她,还给她支票,骆少真是大好人!”

“就是嘛,这个女人,真有手段,趁骆少参加公益活动捐款过来搅局,收获还真不小呢……”

“得,又一只小麻雀,因了骆少的宠幸,飞上枝头喽!”

听着周围人们的议论,慕星辰眸底燃起炽秋痕的火焰,谁勾搭谁?还宠幸,他骆秋痕是谁,当自己是皇帝吗?

这是一群什么鸟人,凭什么这么诋毁她!

“滚蛋!都给我滚蛋!你们这群王八蛋!”慕星辰忍着疼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在人群里冲撞。

该死的骆秋痕,别想就这么放过你!一定跟你死磕到底!她慕星辰,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慕星辰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回到家,却发现大门怎么虚掩着!那锁,被丢到一旁,院内还有不寻常的动静!

慕星辰犹疑着去推门,门却刷的一声自动开了,里面冲出来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

她惊呆了,刚才那声响,是挖土机发出的,司机缓缓转动着方向盘,似乎下一秒就要开始动土了。

“杜日晴,你又到我家来做什么?你就不怕我报警告你扰民?”

“去啊,你赶紧去啊,我是在改建自己家的院子,需要得到他们的允许吗?他们管得着吗?”杜日晴毫不示弱,反而振振有词。

“杜日晴,我再说一遍,这是我家,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慕星辰咬牙切齿的说道。

“慕星辰,我也再说一遍,我是你妈,这里有我的一半!”

“妈?你也有脸说,自从你和我爸离婚,连后妈都不是了!”

“慕星辰,你若是想要保住这个院子和这幢房子也行,给我五十万,我就走!”

“你做梦!”慕星辰想也不想的回道。

“想要我放手,你也做梦!师傅,动手吧!”杜日晴转身朝挖土机司机说道。

“杜日晴,你不要太无耻了,你再不走,我马上就报警!告你私闯民宅,非法拆除民宅!”说着,她扬了扬手中的手机。

司机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急急地开口,“杜太太,等你和家里人协调好之后再来找我吧!”

说完司机便转动方向,将车开出了院子。

“你个小贱蹄子,你给老娘记住了,我一定会把这房子给弄到手的!”

留下这么一句狠话,没有占到半点便宜的杜日晴没有再和慕星辰纠缠,径直离开了。

慕星辰淡淡的扫了一眼她远去的背影,她已经长大了,不是很多年前的那个她了,这个后妈,休想再欺负她!

辰辰,放心,姐姐会保护这个家,也会保护好你!慕星辰想起妹妹慕月辰,眼角有些湿润,倔强的将泪水咽了回去。

讨残羹冷炙充饥,遭受白眼,这些恶梦,都已经过去了,谁欠她的,以后会加倍讨回来!

慕星辰休息了几天,深感不能再耽搁下去,她需要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不然连吃饭都会成问题。

在外面奔波一个下午都无果,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大街上走着。

路过一家叫做迷迭的酒吧,一道男人的身影从豪华的车子里钻出来,步入酒吧,那身影,怎么那么熟悉?

骆秋痕!

慕星辰打了一个激灵,顿时有了精神,直奔酒吧门口而来,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走进酒吧,便被侍者拦了下来。

“小姐,请出示你的VIP卡!”

“我,我是来找人的!”

“抱歉,小姐,如果没有VIP卡,是不能进入酒吧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