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闪婚穷老公竟是亿万首富

闪婚穷老公竟是亿万首富

极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楚楚穷了二十多年,突然被豪门认回去做女儿。原本以后迎接自己的是好日子,岂料,她被逼替嫁。为了不被他们操控,叶楚楚一气之下找了个无业青年弟弟闪婚。婚后,她想方设法赚钱养家。只因弟弟不仅样貌俊美,还下得厨房上得厅堂。而且,虽然穷,但他上进勤劳,白天晚上都在上班。叶楚楚乐在其中,觉得自己婚姻幸福。直到某天她看到财报,老公竟是亿万首富!

主角:叶楚楚,沈彧   更新:2022-08-09 09: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楚楚,沈彧 的女频言情小说《闪婚穷老公竟是亿万首富》,由网络作家“极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楚楚穷了二十多年,突然被豪门认回去做女儿。原本以后迎接自己的是好日子,岂料,她被逼替嫁。为了不被他们操控,叶楚楚一气之下找了个无业青年弟弟闪婚。婚后,她想方设法赚钱养家。只因弟弟不仅样貌俊美,还下得厨房上得厅堂。而且,虽然穷,但他上进勤劳,白天晚上都在上班。叶楚楚乐在其中,觉得自己婚姻幸福。直到某天她看到财报,老公竟是亿万首富!

《闪婚穷老公竟是亿万首富》精彩片段

阳光透过半开的窗,屋内大理石的冷白与细腻的瓷白交织。

叶楚楚睁眼,看到的就是一张冷峻硬朗的帅脸,鼻梁高挺,眉眼如墨,仿佛女娲精心捏出来的珍贵艺术品一般毫无瑕疵。

糟了!

叶楚楚瞪大了眼睛,身体彻底僵住。

都怪苏可可!如果不是她带自己来见识大人的世界,她也不会喝醉了,跟一个陌生人开房。

她手脚小心翼翼的从男人身上收回来,移动过程中,手不小心触碰到,吓的她浑身一凛,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

好在男人现在还没有苏醒。

叶楚楚拍拍胸口,小心翼翼捡起自己的衣裙。

看着被撕破的衣服,她深深的抽了一口气。

昨天晚上她喝多了,只记得自己被苏可可逼着玩什么游戏,出门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神共愤的帅哥,跟着人家就走了。

后来就完全断片了……

叶楚楚本来是个孤儿,几个月前,叶家突然找上她,说她是叶家真千金,老人找了她很久。

于是她回到了叶家。

结果才回来几个月,就被逼着要嫁什么花心大祸害,她一气之下就出来喝酒了。

叶楚楚看了看手机,叶家昨日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她一个也没接着。

美色误人啊。

哦,对了,他叫什么来着?

“睡得好吗?”一双坚实有力的手臂从后圈着她的腰,毫不费力的将人带上床。

他的肌肉结实,但不像健美先生那样夸张,而是维持在一个恰到好处的范畴内。

想到昨夜,正是着一双手臂掐住她的腰肢,叶楚楚脸上的热度就难以降下来。

男人的声音低醇悦耳,似低音提琴,因晨起还泛着一丝暗哑。

叶楚楚轻轻的挣脱了下,没挣开。

“姐姐什么时候带我回家?”

叶楚楚脸上刚升起的热度,又飞快的降低。

如果他不提,她都要忘记了,那张包养协议现在还热乎乎的躺在她的包包里。

“我也知道我昨天做得不对,可成年人嘛……”

没等她把话说完,一只手伸向前,“需要我报警吗?”

嘶——

叶楚楚深吸一口气,这男人要不要这么腹黑啊。

难道做晚快活的是她一个人吗?

“我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最基本的道德就是遵守规则!我在阳光城有一套房子,从今天起你就可以住进去!”

男人低声笑了笑,“还没问姐姐芳名。”

“叶楚楚。”她放弃抵抗,摆摆手:“一个无名小卒。”

男人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低低的笑了声,令叶楚楚的耳朵一阵阵的酥麻。

争气点叶楚楚!

谁知男人大提琴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是沈彧。从今天起,是姐姐的人了。”

“嗯,好好好……”叶楚楚脸色涨红,起身穿衣,仓皇而逃,走之前还不忘给床上的男人留下了一沓钱。

房门关上后,沈彧垂眸看了看摆在一旁厚厚的一沓纸币,嗤笑着拿起手机。

“钱助理,昨晚去会所的所有人名单给我。”男人清朗的眸色渐渐暗沉,“沉寂了几年,手都伸到我眼皮子底下了。”

昨晚他在夜色谈一笔生意,没想到有人给他下了东西,这才有了荒唐的一夜。

随后沈彧挂断电话,望着门口,若有所思,“叶楚楚?呵……有意思。”


第二天,叶楚楚好不容易睡个懒觉,叶家别墅里却吵个不停。

“妈!你真的忍心让我嫁给周泯?”叶揽月带着哭腔抱怨:“以前他就是个花花公子,现在不但瘸,还毁了容。周家让我嫁给他,根本是为了我的肚皮!”

叶母心疼的叹气:“揽月,为了咱们家,你就稍稍忍耐一下吧。眼下公司增遭遇重大危机,只有周家才能救咱们。”

“那您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落入火坑?”叶揽月气愤道:“叶楚楚呢,怎么不让她去嫁!她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她吃家里的,用家里的,还拿着爷爷给她的遗产,凭什么她不用为家族牺牲。”

正在气头上的叶揽月并没有注意到,叶母在听到这句话时,脸上不自然的神色。

而这一切,都被站在楼梯旁的叶楚楚看了个正着。她摸摸下巴,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

“叶楚楚不行。”叶母不耐烦的说道:“她个乡下丫头,含胸驼背毫无仪态,而且黑黄干瘦不懂礼仪,带出去我都嫌丢人!”

叶楚楚撇撇嘴,心中嗤笑:她这就叫低调。要是她展露真容,早就被这对夫妻打包贱卖。

“我不管,要嫁让她嫁去,反正我不去。”

叶母心疼不已,外面已经传来叶父的声音。

“吵什么,嫁到周家去能要了你的命吗?”

叶揽月听到叶父这么说,捂着脸哭诉:“我就知道叶楚楚回来后,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好,我嫁!”

“老公……要不就让楚楚去吧……”

“我可不去。”叶楚楚从楼梯后走出来,黑黄的小脸上满是嫌弃。“你们谁爱去谁去。”

叶母看到叶楚楚,先是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镇定下来。

“既然你都听到了,该清楚如何选择。”

叶父也沉默了。

比起一直养在身边的叶揽月,叶楚楚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没有那么亲近。

何况,他们花费了这么多年培养了叶揽月,配周家那小子,多少有点亏本。

“楚楚,为了这个家……”

“我怀孕了。”叶楚楚脱口而出。

犹如重磅炸弹似的消息,直接在叶家炸开。

叶揽月撇了撇嘴,讥讽道:“叶楚楚,我知道你不想嫁到周家去,但也不用撒这种毫无边际的谎话吧,你都没有男朋友,哪来的孩子。”

叶楚楚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怎么,你是每天躲在我床下,所以知道我有没有男人?”

“就你那德行,哪个男人肯要你啊!”叶揽月鄙夷的目光赤裸的在叶楚楚的脸上绕了一圈。

叶楚楚平日在叶家人面前伪装自己,专门化了丑妆。因此,在叶家人看来,叶楚楚除了遗传了叶父一双明亮的鹿眼,整个人又黑又瘦,而且塌腰驼背,简直就是个乡下妇女。

叶父接叶楚楚回来是无奈之举,看到这样的女儿更是不忍睹目,根本不敢把人带出去。而且叶楚楚在回家后不久,就在宴会上丢了个大丑。

此后,不管有任何活动,叶母都不会带她出门,俨然是叶家的小透明。

叶楚楚本人倒是十分自在。

明明没有一点感情,只不过是为了完成叶老爷子的遗愿,她也该离开了。

“楚楚,别闹了。你姐姐说得对,反正以你的长相,也没人要。”叶父根本不敢多看叶楚楚一眼,怕瞎。

叶楚楚揉了揉鼻尖,无所谓地说道:“要不要我把报告拿来给你们看?谁说没男朋友就不能怀孕了,找个男人还不简单?”

叶母被气了个倒仰,“叶楚楚你要不要脸!叶家是怎么对不起你了,才让你做出这种,这种……”

叶楚楚耸耸肩:“确实,叶家此前二十几年也没养过我嘛。”

叶父冷着脸,“叶楚楚,作为父母,我们给你了生命就已经是最大的恩惠。如果我没有把你接回来,你现在还在乡下。你既然享受了叶家的好处,也该替家族分担一些责任了。”

叶楚楚的视线扫过几张贪婪的脸孔,突然笑了。

“好处?您说的是别人不要的衣服还是磨损严重的首饰?。”叶楚楚面对叶母做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原来我来叶家,是为了捡破烂啊。”

叶母被戳到脊梁骨,气急败坏地让叶楚楚滚。

叶楚楚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她来叶家本就是空手而来,走了自然不会带走叶家一件东西。

直到叶楚楚离开,叶父才沉声问:“她说的旧衣服和首饰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了先哄着她把股份转让书签了吗?”

叶母脸色青白,躲避叶父的视线,嗫嚅道:“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谁知道公司突然出事……”


叶楚楚出了叶家大门,手机特殊的提示音,让叶楚楚的脚步一顿。她神色一肃,“喂。”

“计划有变,鸽子归巢。”

叶楚楚一愣,“这是让我提前退休?起码给个理由吧。”

“我劝你不要多事。”听筒里的女音冰冷,“盛景集团对你的追杀令还未撤,你的小命危在旦夕。”

叶楚楚被噎了下,当年她做任务的时候,把一份重要情报卖给了国内两大财团之一的奥格集团。结果导致另一家景盛集团发生重大变故,景盛的追杀令让她数次差点殒命。正好叶家上门,她这才顺水推舟进了叶家。

“做好叶楚楚,不要泄漏身份,也不要动用组织的情报网。盛景是认真的,就在一分钟前,对你的赏金已经提高至一亿元美金。”

叶楚楚咋舌,“卖了我下辈子都不愁。”

“所以,管好你自己,不要找事。钱我会打给你,你……好自为之。”

叶楚楚看着手机上自动消失的通话记录,撇嘴,“冷冰冰的。”

拖着行李箱走出别墅区,叶楚楚并未注意到停在远处的黑色宾利。

沈彧坐在轿车内,看着女孩一脸轻松喜悦跳上公交车,视线微垂。

“叶、周两家要联姻?”

“从目前的消息来看,应该是这样。”钱助理冷静地说:“周家选定的人原本是叶揽月。不过看叶家的意思,倒是想换成叶小姐。”

沈彧轻嗤:“被卖还要替人数钱。”

“据我所知,叶小姐已经拒绝了叶家的要求,所以被赶出了家门。”钱助理怜悯的看着女孩消失不见的背影,“叶小姐现在应该是无处可去了。”

“你同情她?”

看到男人幽沉的目光,钱助理闭了嘴。

“‘夜色’的事与叶小姐无关,她只是误入。”

“真是巧合?”

钱助理瞥了眼男人俊美的侧脸,连摇头:“也许是美色……”

“继续。”

“您酒杯里的东西,应该是那个公关放的,监控显示,他在您上台后就离开了,初步判断,叶小姐出现在那里也是纯属巧合。”

沈彧皱了皱眉,这调查结果跟他猜测并无二致,但对方是谁,他仍旧不知,但叶楚楚……

他总觉得似曾相识。

“阿嚏!”

叶楚楚揉了揉鼻子,嘀咕:“谁在想我?也对,像我这样的人间小可爱,理应得到全人类的喜欢嘛。”

她摸出手机,编辑了条微信发给沈彧。

“昨天才说给人家好日子,今天就要搬出豪华公寓。叶楚楚,你做人不诚恳嘛。”

她摸摸脸,转手拨出号码:“帮我找一间房子,要求是……”

紧随在公交车后的黑色宾利,男人低头看着刚收到的微信,讽笑了声:“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钱助理问:“还去阳光城吗?”

“转道,去置办一身行头。”沈彧舔了舔唇角,“弟弟就要有弟弟的样子。你说,父母双亡欠债千万,白天咖啡馆打工,夜里酒保人设如何?”

钱助理:“您要听实话吗?我同情叶小姐。”要给你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