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命被运逆

命被运逆

生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张浩的母亲来历不明,生下他之后便难产而死,孤苦无依的他吃着百家饭长大;七岁那年,他跟随邻居大爷上山采药,不幸坠崖生死不知。谁也没想到,七天七夜过去了,张浩居然完好无损的回来,村里人本就质朴老实,看见他还活着,也没有追问他那几天都经历了什么,对他来说,那七天犹如再生!

主角:张浩,苏琳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浩,苏琳 的女频言情小说《命被运逆》,由网络作家“生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张浩的母亲来历不明,生下他之后便难产而死,孤苦无依的他吃着百家饭长大;七岁那年,他跟随邻居大爷上山采药,不幸坠崖生死不知。谁也没想到,七天七夜过去了,张浩居然完好无损的回来,村里人本就质朴老实,看见他还活着,也没有追问他那几天都经历了什么,对他来说,那七天犹如再生!

《命被运逆》精彩片段

什么是命运,命是格局,命是定数,命无人能掌控。

何为命中注,天生为王,今生为贵,永世为荣,一切均为不可违。

命不可违,运却可逆。

辉煌鼎盛的初始大陆,百门千宗可谓群英崛起。

他,张浩,生于边缘昌木小城,某小村庄,命中本该注定碌碌无闻。

此小村庄里的人,均为赵姓,因此故名为赵家村。

三年前,某女子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来到赵家村,村民们见其可怜,将其安顿村庄。

短短三年,女子因病而逝,留下三岁幼童,村民们见其犹怜。

张浩从小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受百家恩。

穷家的孩子早当家,张浩从小懂得感恩。

赵大娘家有什么东西要搬,赵大妈家有什么农活,张浩都力所能及的帮忙。

命亦是如此,但他的运却不错。

七岁那年,张浩随赵大爷,前往深山采药,却不料失足摔下悬崖。

此事惊动赵家村所有人,众人倾巢出动,深山老林寻找张浩。

一连寻五天,却不见任何踪迹,赵家村众人都渐渐放弃。

毕竟深山老林,时常有强大的猛兽出没,莫说七岁孩童,即便成年男子遇到强大猛兽,都必死无疑。

却没想第七天,张浩独自回到赵家村,令众人感到意外。

众人问起,张浩说是当时并没摔下悬崖,被挂在树枝上,爬上来时,就寻找赵大爷。

却没想到迷路,在深山老林里游荡七天,吃野果,喝泉水度过,才找到回来的路。

赵家村的众人都感慨,称张浩命好,在深山老林度过七天七夜,没遇到任何猛兽。

其实众人怎知,张浩遇见的东西,乃是极度邪恶危险的苍无凶兽。

当时张浩说的话,并不假,当时的他,确实被悬崖边的树枝挂住。

挂在悬崖半山腰的张浩,为活命,死死抓住树枝,发现旁边不远处,有个隐蔽的洞口。

出于求生本能,张浩爬进洞口,却不料里面别有洞天。

刚爬进洞口的张浩,直接摔进去,掉落到洞底,足有十几秒坠落时间。

轰隆,一声闷响,掉落在地,张浩当场口吐鲜血,浑身剧痛,不知摔断多少根骨头,渐渐昏迷。

等在苏醒时,撕心裂肺剧痛涌来,张浩惨叫连连。

任由他如何哭喊,如何求救,声音在洞穴回荡,并无任何回应。

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仿佛蔓延着无边无尽的恐惧。

在恐惧与煎熬中度过,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不知多久,求生本能的驱使,张浩双腿摔断,却在地上爬行,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里探索。

地上爬行没多久,突然摸到前方像是水潭。

哭喊得喉咙沙哑,干裂剧痛的张浩,哪管那么多,奋力将身体前倾,想喝水潭里的水。

由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洞,张浩怎知前方并非水潭,而是血池,里面满是鲜红的血液。

刚准备喝口水,身体前倾向前方,重心没把握住,噗通一声,整个人摔进血池。

张浩落入血池,疯狂挣扎,感到窒息,意识逐渐变得模糊,慢慢沉入池底。

就在此时,血池里发生诡异的变化,形成鲜血旋涡。

张浩的身体仿佛无底黑洞,疯狂吸收血池里的鲜血。

不知多久,等张浩在苏醒时,下意识蹬地而起,站在原地,顿时愣住。

此时张浩感到不可思议,发现浑身剧痛消失,明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洞,却能看得无比清晰,而全身有使不完的力量。

不到片刻,张浩露出迷茫表情,回想起先前某件事,记得不久前掉进水潭。

为何水潭里的水都消失,变成十米深,数十米宽的大窟窿?

张浩有些着急,如何才能出去,绕着大窟窿走一圈,却发现并无出路。

见此情景,张浩急得一跺脚,身形却蹦起好几米,才落在地上。

摔在地上的张浩,有些傻眼,感到非常惊愕。

很快张浩站起身,来到窟窿边缘,双腿使力一蹦,身形跳跃而起,重重摔倒在地。

在爬起来时,张浩忍不住发出欢呼,没想到十米深的窟窿,一蹦就跳上来。

跳上窟窿的张浩,开始打量四周,发现周围并没什么特殊,就是圆形山洞。

仿佛整座山内部被掘空,形成巨型山洞,此山洞唯一出口,就是先前摔进来的洞口。

想要离开,必须得爬到侧顶端的洞口,为能活着离开,张浩没有任何退路。

浑身有力的张浩,发现周围坎坷不平洞穴侧壁,攀爬起来,似乎并不是很难。

没多久就攀爬十几米高,但经验不足的他,失误手滑,重摔向地面。

坠落向地面时,张浩以为必死无疑,砰,一声闷响。

张浩觉得背部传来剧痛,但疼痛在短短片刻,就慢慢消失。

等张浩在站起来,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如此高度摔下却没事。

发现并无大碍,张浩继续攀爬,经过几次尝试,终于爬出山洞。

顺着悬崖边缘,小心翼翼爬上去,并沿原路返回到赵家村。

赵家村众人问起,张浩才编出迷路的事情,来圆谎过去。

毕竟在山洞里发生的事,即便说出来,恐怕也没人相信。

张浩并不知道,此番山洞奇遇,彻底改变命运,踏上仙途之旅。

 


虽说七岁孩童,在深山老林里游荡七天七夜,没遇到任何猛兽的说法,赵家村众人都有些不太相信。

张浩却活生生站在面前,并回到赵家村,众人便欣然相信他的话。

毕竟张浩三岁失去唯一的母亲,赵家村的众人,都格外怜爱他。

张浩回到赵家村时,夜幕已渐渐降临。

经过检查,见张浩身上并没受伤,在场众人才陆续散去。

张浩也准备朝自家走去,却没走几步,迎面走来一名七十多岁模样的老爷爷,急忙走过来抱住张浩。

“小浩子,都怪赵爷爷,带你上山,差点害你丢掉性命。”

赵大爷搂着张浩,声音有些颤抖,这些天深深感到自责,茶不思饭不想,模样憔悴不少。

得知张浩回到赵家村的消息,赵大爷立即赶往村口。

见张浩站在那里,赵大爷悬挂半空的心,才重重落地。

“赵爷爷,您不必自责,张浩不是好好的嘛。”

察觉赵大爷的手有些冰凉,张浩反倒安慰起赵大爷。

“把衣服掀起来,让爷爷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刚才众人已检查过张浩的身体,但见赵大爷如此着急模样,张浩也任由着他。

赵大爷仔细检查一遍,发现张浩并没受伤,赵大爷眼眶有些发红,开心说道。

“小浩子,幸好你没事,否则爷爷会内疚一辈子。”

“小浩子,在外面这么多天,肚子肯定饿坏,上爷爷家,爷爷弄好吃的给你。”

听闻赵大爷说出此话,张浩不由愣住,回想起某件事。

刚才众人口中诉说,似乎他在山洞里待七天七夜。

七天七没吃任何东西,按理来说,早该饿得快行才对。

却不知为何,此时的张浩,却没有任何饥饿感。

本来张浩想拒绝赵大爷,但见到他热情的微笑,慈祥的脸庞,带着一丝歉意的神情。

虽说张浩仅有七岁,却明白赵爷爷在内疚,想要弥补,想要做些什么。

见此情景,张浩不忍拒绝赵爷爷,尽管他没有感到饥饿,却依旧开心点头。

在赵爷爷家吃过晚饭,赵爷爷亲自从他回到家门,才转身离开。

张浩的家非常简陋,就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除此外再无其他。

躺在床上,看着破旧的屋顶,张浩回想山洞里发生的事,仿佛做梦一般。

如此陡峻的山洞,七岁的他,却能爬上来,实在不可思议。

“虽然欺骗大家,但那样的事,说出来,谁会相信。”

就在张浩躺床上,自顾自说出此话时,脑海突然传来声音。

“我会相信。”

听到苍老说话声,张浩顿时坐起来,下意识喊道。

“谁在说话,出来!”

喊完出此话的同时,张浩朝屋里打量,发现并没有任何人。

张浩立即冲到门前,打开门,伸出头张望四周,却发现依旧没人。

傍晚赵家村几乎所有人,都不会出门,而且都会早早就休息。

“不用紧张,我并不是什么坏人。”

就在此时,张浩脑海传来苍老声音,就像耳边传来,近在咫尺,却不见任何人。

顿时张浩被吓得脸色有些苍白,毕竟他不过七岁孩子,很容易被奇怪的东西吓到。

顿时张浩尖叫一声,砰,一声闷响,急忙关上门,跑到床上,躲进被窝。

“幻觉,一定发生什么幻觉,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躲在被窝里的张浩,声音颤抖,自顾自念叨着。

见到张浩吓成这样,脑海中的声音,似乎一时陷入沉默。

没过许久,脑海中的苍老声音,在次传来。

“小子,别害怕,如果不是我救你,你早死在山洞里面。”

听闻脑海中苍老声音说出此话,张浩不由愣住,下意识问道。

“你骗我,我自己爬出山洞,你什么时候救过我。”

对于张浩的话,苍老声音并没在意,平静说道。

“如果你没喝掉我的鲜血,浑身骨头几乎快断裂完的你,能够活下来?”

“因为我的鲜血帮助,你才跳过筑基期,直接突破到开光初期的境界。”

“难道你没察觉,身体仿佛有无穷无尽使不完的力气?”

听闻苍老声音说出此话,张浩苍白的脸色,才恢复几分血色,不像先前那般恐惧。

此苍老声音,虽很诡异,却说中他现在的感觉。

但张浩对于什么是筑基期,什么是开光初期,根本就是一无所知,听不明白苍老声音的话。

大概几秒左右,张浩猛然想起什么,语气颤抖道。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喝你的鲜血!”

“小子,记不记得山洞里的水潭?”

听闻苍老声音说出此话,张浩回想山洞里的水潭,隐约记得掉进水潭昏迷前的事。

当时他确实爬过去,身体前倾,想喝水潭里的水。

没想到苍老声音却说是他的鲜血,想到喝下别人的鲜血,张浩伸手扣向喉咙,想让自己呕吐出来。

“不用白费力气,抠不出来,喂喂,你脱裤子是什么意思…”

“我抠不出来,我就拉出来!”

“小子,差不多就行了,别太放肆!”

 


“鲜血已彻底融合你的身体,因此你才有此等健壮体魄。”

听闻苍老声音说出此话,大概意思是任由他怎么折腾,都无法将其分离。

因此张浩不在就结鲜血的问题,充满疑惑道。

“你在哪里,为何能听到你的声音,却见不到你?”

“小子,想见我?闭上眼睛即可。”

按照苍老声音吩咐,张浩犹豫片刻,才闭上双眼。

等在缓过神,张浩顿时愣住,发现身处于某黑暗的空间。

张浩好奇打量四周,却不见任何人影。

“你在哪?为何还是看不到你?”

“就在你面前,抬头看看。”

当张浩仰头看去时,顿时眼中露出恐惧神色,一对血红色的巨眼,正盯着他。

“怪,怪物,你是怪物…”

顿时张浩一声惊呼,吓得拔腿就跑,没有丝毫犹豫。

见到张浩此等反应,模糊巨型身影愣原地片刻,瞬间化作人形模样。

一名白发老者,挡在张浩面前,平静说道。

“小子,不用害怕,刚才是我的本体。”

黑暗空间里想逃跑的张浩,见到前方的白发老者,回头查看,才发现刚才庞大怪物已不见踪影。

“你,你说什么,什么是本体…”

问出此话时,张浩的语气依旧带着颤抖。

“呃,不必担心,刚才的怪物,已被我击杀。”

犹豫片刻,白发老者平静说道。

听闻方才的怪物,已被击杀,张浩脸上恐惧神色,才逐渐褪去。

“小子,你想不想变强?成为强者?离开此小村庄?”

本来白发老者自信满满问出此话,却没想张浩的回答,令他感到意外。

“不想,我不想成为什么强者,不想离开赵家村。”

“在赵家村有得吃,有得穿,我为什么要离开赵家村?”

张浩的回答,出乎他预料,白发老者皱着眉头,疑惑道。

“小子,外面很广阔,难道你不想看看?”

白发老者似乎忘记,眼前的张浩,不过七岁的小男孩而已。

对于变成什么强者之类的事,张浩并没有什么想法。

等张浩在睁开眼时,发现已离开黑暗空间。

任由苍老声音,如何在脑海,连拐带骗想劝他修炼,张浩完全不理会。

张浩渐渐习惯脑海中苍老声音,但没将脑海中苍老声音的事,告诉赵家村任何人。

毕竟张浩很清楚,就算告诉旁人,也不会有人相信此事。

张浩完全将苍老声音,当成无话不说的朋友来对待而已。

苍老声音也逐渐明白,张浩虽失去母亲,却仍旧是蜜罐里的孩子,赵家村众人都疼爱着他。

对于他而言,什么修为,什么强者,根本没有什么概念。

因此苍老声音,没在劝说张浩修炼,平时就跟张浩说说话而已。

时如过隙白驹,眨眼间两年,张浩已经九岁。

某天夜幕即将降临,似乎发生什么事,赵家村的成年人,全部出去寻找。

赵家村的众人回来,却传来赵婆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撕心裂肺哭喊令张浩无比恐惧,听闻赵家村的成年人交谈,才得知事情原委。

上山采药的赵爷爷,早晨出发,傍晚未归。

赵家村的众人前去寻找,仅带回采药的竹篓,以及被鲜血染红的破碎衣物。

赵爷爷在采药的过程,遇到猛兽袭击,连骨头都被啃食,遗骸都没留下。

透过门缝,见到赵婆婆抱着破碎衣服哭得撕心裂肺,张浩已泪流满面。

赵爷爷慈祥的微笑,一幕幕记忆,不断涌现而过。

即便母亲去世时,三岁的他,什么都不懂,并不知道去世是什么意义。

但九岁的张浩,已懂得许多东西,明白死亡,就意味着消失,在也见不到。

泪流满面的张浩,内心无比难受,就像被大山压得,喘不过气,快要窒息。

此时赵婆婆,跪地求着赵家村的众人,为赵爷爷报仇。

却听闻,赵家村的众人,很无奈说话声。

将人连骨头都吞下,起码是开光期妖兽所为,赵家村众人都没有办法。

毕竟赵家村的成年人,修为不过筑基初期,筑基中期的修为而已。

遇到开光期的妖兽,筑基期的任何人,都难以挡得住。

张浩握着拳头,咬着嘴唇,嘴唇都被咬出血,缓缓站起身,准备推门而出。

赵爷爷,从小疼爱他,要为赵爷爷报仇!

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情绪,蔓延而来,完全覆盖恐惧情绪。

“此衣物上残留的气息,初步判断,它是开光后期的妖兽。”

“找到它,又如何,你打不过它。”

张浩刚站起身,脑海中传来苍老声音。

“打不过,我也要打!”

张浩咬牙切齿,脸色狰狞低吼出此话,推门而出。

“想报仇?必须得变强,你是否准备好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