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寒少追妻有妙招

寒少追妻有妙招

炎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那场阴谋算计的背后,藏着的是利欲熏心的黑!误惹权势滔天的寒少,逃跑未果,还被司寒禁锢在身边,从此过上了白天看家,晚上看他的生活。逐渐沦陷在男人的情网中,乔希天真的以为自己遇上真爱,实际上她只是司寒覆灭乔家的工具!

主角:乔希,司寒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希,司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寒少追妻有妙招》,由网络作家“炎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场阴谋算计的背后,藏着的是利欲熏心的黑!误惹权势滔天的寒少,逃跑未果,还被司寒禁锢在身边,从此过上了白天看家,晚上看他的生活。逐渐沦陷在男人的情网中,乔希天真的以为自己遇上真爱,实际上她只是司寒覆灭乔家的工具!

《寒少追妻有妙招》精彩片段

晚上八点。

站在滨江大酒店门口的乔希,悲愤欲绝。

父亲让她今晚去“讨好”司寒身边的管家。

因为管家能在司寒面前说得上话,只要她将管家“钓”到手,吹吹枕边风,管家就能替乔家说话,给乔家带来最大的利益。

乔希极其不愿意,奈何父亲用奶奶威胁她。

父亲说:“如果你不去,我就找医生签了给你奶奶放弃治疗的协议!”

乔希是奶奶一手养大的,是乔希最亲的亲人,哪怕有一丝治好奶奶的希望,她都要坚持。

来到房间门口,乔希捏了捏掌心,想好了一个计划。

把对方恶心跑,让对方主动拒绝她!

如此一来,父亲就没办法找她麻烦。

乔希拧开门把,走进房间,看到眼前的一幕,愣住了。

房间很大,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沙发上。

这男人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材颀长,精瘦,浑身透着矜贵的气息。

男人微微侧过脸来,那双眸子,幽深而冷彻,看得乔希的心脏狠狠地一颤。

好家伙,这男人帅炸天了!

剑眉星目,削薄的唇轻抿,脸部轮廓棱角分明,俊逸不凡。

司寒身边的管家都这么帅了?

也对,司寒是全国龙头老大企业司氏集团的总裁,传闻他帅气迷人。

即使手段狠辣,也有不少女人为了他的盛世容颜和权势地位趋之若鹜,他接手司家短短三个月,便让司氏集团跻身全世界前五十强。

如此优秀的男人,他身边的下属自然也不会差。

但那又怎样,乔希最不屑的就是将爱情作为一场交易。

她在男人幽冷的目光下,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将一直拿在手中的红酒打开。

自顾自的给男人面前的高脚杯倒上半杯红酒,同时也给自己准备了半杯。

她端起红酒,朝男人举杯:“初次见面,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先喝一口,以酒会友吧。”

男人周身散发着沉冷的气场,幽眸冷锐的看着她。

乔希不禁打了一个哆嗦,这男人就像一个制冷机一样,散发出来的冰寒能渗透到她的毛孔里。

见他不动,乔希主动喝了一口,以酒壮胆:“看你长得不错,我看上你了,你自己想办法爱上我。”

男人邃眸微眯,冰寒的眼里燃起一抹不可思议。

乔希被他那玩味的眼神看得极其不自在,一股没由来的怯意升起。

她再次喝了一口酒,辛辣的味觉让她不自觉吧唧了一下嘴巴,一双清澈媚眼醉朦胧的瞥着他。

“你别不识好歹,全国十四亿人里面,我只给了你机会。”

男人冷峻的脸终于有所动容,眉梢微微挑起,薄唇斜勾,勾出一抹邪肆。

敢这么对他说话的人,她是第一个。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修长的手,端起桌上的酒杯,轻啄了一口,低磁醇厚的音质,从嗓子间滑出来。

“乔希,呵呵,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乔希笑着道,她放下酒杯站起身:“看来你没办法强迫自己爱上我了,那不好意思,不是我没给你机会。”

说完,她转身往外走。

就算是司寒身边的管家,也不可能对目中无人,又如此嚣张的女人感兴趣吧。

乔希走出房间,男人没有阻拦她。

他修长的手指捏着高脚杯,轻轻摇晃,明红的液体随着杯沿晃荡,犹如他的幽眸一样,神秘,深邃。

他嘴角勾着邪魅的弧度,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

乔希走出9号房间之后,去找6号房间。

她今天来滨江酒店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去找奶奶的主治医生,求他给奶奶做手术。

奶奶的病情拖不了了,必须立马做手术,奈何医生觉得风险太大,不愿意给奶奶做手术。

没办法,为了给奶奶争取一线生机,她只能去求医生。

大概是因为刚才喝了酒的缘故,乔希有些醉了,头又晕又沉,她眼前的事物都出现了双影。

她在走廊转了两圈,终于看到一个数字“6”的门牌号。

她甩了甩头,开门进去。

屋内很黑,只是玄关处亮着一盏脚灯,依稀可以看清前方的路。

乔希脑袋越来越沉,摇摇晃晃的走进去。

“有人吗?”

“谁!”一道痛苦,隐忍的嗓音响起,混合着水声。

是从她旁边的浴室传来的。

“是我......唔......”

乔希正准备说明来意,突然伸出来一条手臂,将她拽进了浴室。

男人身上一片冰冷的水渍,打湿了她的衣服。

“女人,你找死!”

男人大手将她的脸捏得变了形!

酒里面被动了手脚。

这女人又回来了,目的昭然若揭!

男人的话语,冷彻,刺骨,拒人于千里之外。

乔希顾不上脸上断骨一般的疼痛,解释道:“我找你,有事……”

求人给奶奶治病,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不后悔。

她艰难的从喉间发出几个字,身体不自觉朝他靠近。

男人邃眸一暗,咬牙:“好,我成全你!”

男人话落,大手勾住她的后颈,狠狠的吻上她的唇。

薄唇冰冷,唇齿火热,霸道,狠厉。

浴室里的冷水还在哗啦啦落下,乔希不知道迷糊了多久。

后半夜,空气凉冷。

乔希猛然惊醒,身边男人沉浮的呼吸如此鲜明。

意识激烈的在她脑海翻滚。

她喝的酒有问题,然后她闯进了一个男人的房间,将他给睡了!

这一切不是梦,而是真实的存在。

她捂着砰砰直跳的心脏,小心翼翼的下床,穿好衣服。

临走之前,她从口袋里掏出唯一的一张红票子,放在床头上,随后,她马不停蹄的走了。

黑夜中,一双邃眸猛地睁开。

犹如雄鹰,深沉,又冰寒锐利。


司寒猛地睁开眼,长臂往床上一捞。

空的!

他快速起身,将床头灯打开。

在房间扫视了一圈,哪还有女人的影子?

他幽邃的眸子眯起。

见鬼了!

刚才他抱着女人激烈,难道是跟鬼不成?

随后,洁白床上的那一抹红吸引了他的视线。

那抹红,犹如一朵红莲一般,妖艳,绽放。

这不是那女人留下的还能是谁?

睡了他就逃跑,女人,你胆子很大啊。

司寒呼吸深沉,闷得慌,他走到窗前,将紧闭的窗户打开。

今晚,妖风阵阵,要下雨了。

这风吹得他短发矗立而起,他的视线猛然瞥见床头柜上那一张红票子。

他的俊脸,黑沉得不像话,周身弥漫的气息,比这天气还阴沉。

这是女人付给他的钱?把他当什么了?

他走过去,正欲拿起那张票子,突然一阵狂风卷进来,将红票子吹得飞起,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从窗户飘了出去。

司寒脸色冷沉,并没有去抓。

他要抓的并不是这一百块,而是算计了他之后,还拿钱羞辱他的女人!

“寒少......”门口,有人叫他。

他拉开被子,将床上的痕迹盖住,裹上浴袍。

“进来!”司寒声音低冷,带着沉怒。

走到沙发边坐下,轮廓分明的脸上弥漫着冰霜,靠坐在沙发上的动作却慵懒又尊贵。

门被推开,有人进来。

“寒少,您安排的事已经办妥了,乔家的资金链已经断了......”管家站在他面前,低着头,恭敬又小心。

原本,他昨晚应该在这间房里,可是寒少突然莅临,让他去办事,他不敢耽误,即刻就去安排寒少交代的事情。

再次回来,没想到寒少是这样的状态,难道......

管家看了一眼桌上,有两个红酒杯,而且都是喝过的。

管家战战兢兢,不敢再多言。

......

乔希拖着乏力的身体,狼狈的往乔家的方向走。

现在还没天亮,街道上的霓虹不断闪烁,从乔希娇美却疲惫的身上,一一掠过。

灯火辉煌的繁华之中,透着绝情的色彩。

原本她还以为可以通过自己的小聪明,躲过这一劫,没想到还是没能逃过被毁清白的命运。

可笑的是,她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刚才那种情况,是她药性发作,不断的攀附着男人,是她理亏在先,她连开灯看看男人长什么样子的勇气都没有。

乔希迷茫的往前走着,她突然停下脚步。

望着前方看不到尽头的长街,就如同一个黑洞一般,能将人吸食进去。

未知的迷茫和恐惧,让人孤寂,又无奈得发疼。

她是一个被丢在垃圾堆的孤儿,要不是乔家奶奶捡到她,并且执意要养她,她早就在垃圾堆里断了气,发烂,腐臭。

她从小和奶奶生活在山水环绕的乡下,靠着养父乔强寄的一点生活费维持生计。

最苦的时候,她三天没吃过饭,她也曾怨过自己的父母,为什么要生下她,既然把她生下来了,为什么又要丢了她,让她吃尽苦头......

好在,她从小就是一只生命力顽强的向日葵,就算有阴雨天,等太阳升起的时候,她依然乐观向上。

就像她知道自己必须报答乔家的养育之恩,就算乔强对她如此残忍,她都得面对一样。

兴盛小区,乔家。

“乔希,你回来了!”屋内,竟然亮着灯,乔希名义上的姐姐乔媛迎接上来,她脸上是欢迎的微笑。

“乔希,你衣服怎么都是湿的?还有你的手臂,怎么被抓伤了?”

乔媛翻看着乔希的手臂,那雪白的肌肤上,有三道抓痕,印子很深,触目惊心。

乔希看着乔媛露出来的惊讶于关心,她很怀疑,这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

要知道,养父乔强让她去“讨好”司寒身边的管家这件事,乔媛也是知道的。

她还特意为她准备了一瓶红酒,说应对那样的场面难免会喝酒,以防她被人下药,她为她准备了一瓶正常的酒。到时候,她只喝她自己带的酒就好了。

还告诉她,一定要想办法让对方讨厌她,这样她就能全身而退了。

乔媛如此为她着想,乔希相信了她的话。

就是因为太信任,她才毫不犹豫的喝了自己带的酒。

可就是这酒才有问题!

“没事,刚才被蚊子咬了,我自己抓伤的。”乔希笑了一下,将自己的手从她手里抽出来。

她面上虽是自然的笑着,可眼底却是蕴藏着无尽的苦楚。

恰逢这个时候,乔媛的母亲,也就是乔希的养母叶晶晶从厨房走出来。

她冷冷一笑,道:“事情办成了吧。这以后啊,要处处为乔家着想,多为乔家说点好话,你也知道,这养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别说是二十年的养育之恩了。”

叶晶晶说话间,全是鄙夷之色。

乔希秀眉微皱,心脏骤疼。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乔希,你看你身上脏的。”

乔强从楼上下来,看乔希的神色也是满脸挑刺。

“赶紧去洗个澡,洗了澡把地扫一扫,待会儿乔媛的未婚夫要来咱们家,可不能让他觉得我们家太脏。”乔强补充着道。

这个“脏”子,像是一吨厚重的钟一般,狠狠敲击在乔希心间。

又痛又颤抖。

她明知道乔家全家人都在欺负她,按照她的个性,她应该拆了乔家,然后狠狠的将这些人骂一顿。

但是她不能,为了不放弃奶奶的治疗权,她忍得发抖也得忍了。

“乔希,你别听我爸妈瞎说,你的生活是自己的,你怎么开心怎么过。”乔媛温柔的说着安慰的话。

乔希深呼吸,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先去洗澡,洗了还得拖地。”

说完,她往自己房间走去,不再看身后的任何人一眼。

将自己泡在浴缸里,热水冲刷着她的身体,让身体暖和起来,可那伤痕累累的心,却怎么都暖不了。

昨晚,男人粗重的呼吸犹在她耳边回荡,那般炽烈,疯狂。

乔希浑身发抖,脸色苍白。

她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没想到是这样的残酷。

乔希深深的闭上眼,这就是孤儿的命。

洗完澡,她特意穿了长袖长裤。

打开房门出来,眼前的景象却是让她心惊。

只见一个男人姿态闲散的坐在沙发上,长腿随意的交叠,一身纯手工制西装,穿在他颀长精瘦的身上,矜贵又俊美。

这不是司寒身边的管家吗?他怎么来了?

乔媛站在男人身边,正面色娇羞的给他递着茶:“司寒,这是我亲手为你泡的,你尝尝,好不好喝......”

乔希浑身一僵。

他是乔媛的未婚夫,司寒?


在听到乔媛唤那男人的名字之后,乔希才知道,她昨天认错了人。

她就说呢,什么样身份的男人,才能有如此强大气势?

乔家如今虽然没落了,但乔强年轻的时候,跟司寒的父亲司山是好朋友,生意上更是合作伙伴。

因为乔司两家关系好,所以在乔媛出生的时候,就直接跟司寒定了娃娃亲。

乔媛不仅从小享受着父爱,母爱,长大后更有疼她,爱她的男朋友。

而她乔希,从出生开始就注定孤寂。

恐怕这一辈子,她都尝不到幸福的滋味。

乔希垂下眼,将眼底的苦涩掩盖。

她默默的走到一边,拿起扫帚,开始扫地。

沙发这边,司寒修长的手指拿着手机,正在发信息,对乔媛的话置若罔闻。

乔媛的笑容僵在脸上,手中还端着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她朝父亲投去求助的目光。

乔强脸上堆着讨好的笑,胆战心惊的找了话题:“寒少,你回国三个月了,第一次来我们乔家。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些什么,如果不喜欢喝茶,抽根烟吧......”

说着,他赶紧抽出早就准备好的上好雪茄,双手拖着,呈现在司寒面前。

男人狭长的凤眸这才挑了一眼。

“我不抽烟。”低磁醇厚的嗓音,犹如玉石滚动大提琴,好听又邪肆。

乔强尴尬的笑了笑:“好,不抽烟是好事。”

他默默的将烟收起来,又朝乔媛使了个眼色。

乔媛将茶轻轻的放在茶几上,走过去,挨着司寒坐下。

为了见司寒,她今天刻意精心打扮了自己,穿着抹胸白纱裙,只为了博得司寒另眼相看。

而她刚坐下,司寒的身子斜靠在沙发上,这一靠,便于她拉远了距离。

他只是一个随意的动作,慵懒的样子,都透着与生俱来的威慑。

“寒少,你父亲的后事已经处理完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司乔两家的婚事?”

乔强做足了心理建设,终于在司寒强大的气势下,鼓起勇气开了口。

三个月前,司山突然坠楼身亡。

就因为他的死,司寒才从M国赶回来,接手了司氏集团。

“急什么,我父亲尸骨未寒,死因未查明,司家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办喜事?”

司寒邃眸悠然的看向乔强。

虽只是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却是无比犀利,看得乔强心里发怵。

乔强的脸颊不自觉抖了抖:“寒少说得是,那再缓缓......”

“寒少,我们可以先谈恋爱啊,等感情稳定了,再结婚。”乔媛不甘被冷落,她主动靠上前,伸手,正准备挽住他的手臂。

她打扮得这么漂亮,难道就换不来他的一眼正视吗?

然而,在她伸出手的那一瞬间,司寒却是站了起来,她伸出去的手扑了个空。

司寒长身而立,双手潇洒的抄在裤兜里,原本打算走的,视线突然瞥见一抹俏丽的身影。

她拿着扫帚,正低着头在扫地。

浑身上下,全是廉价品,长袖长裤,将她除了脸之外的皮肤全都盖住。

宽大的衣服之下那凹凸有致,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平添了几分神秘之感。

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鬓角的发丝垂落下来,飘扬在她的瓜子脸边,让那份青涩更显一丝魅力。

是她!

睡了他,还拿钱羞辱他的女人!

司寒好看的薄唇,几不可闻的微微向上翘起一抹兴味。

出言道:“我身边不差情人,佣人倒是差一个。”

闻言,乔媛的脸色由刚才的娇俏变得极其苍白。

司寒竟然有情人?

他不是她的未婚夫吗?怎么可以跟别的女人谈恋爱?

乔媛捏紧了掌心,心里越发不甘。

“呵呵,寒少,我们家乔媛很能干的,平时家里的家务活也都是她在分担。”

乔强讨好的笑着,准备将乔媛推销出去。

能在司寒身边当佣人,那机会就更多。

乔媛道:“寒少,你是缺清洁工吗?我可以帮你找一个。”

让她当佣人?

怎么可能?

她可是乔家大小姐,才不要降低身份去做什么佣人。

如果她做了司寒的佣人,他就更加看不起她了!

她这话一说,乔强脸色变得难堪至极。

乔媛却不顾父亲的眼色,满脸期待的等待着司寒的回答。

“是吗?我看她还不错。”司寒抬起手,指向前方。

指的正是乔希。

乔希虽然在扫地,但他们的谈话,她可是全都听见了。

感受到自己被一双冰寒的视线注视,她脊背一僵,停下扫把,回头看去。

清澈的视线,刚好跟司寒的黑眸对上。

一瞬间,四目相对。

他的眼眸,玩味,邪肆,更是深不见底。

看得久了,能将人的灵魂都吸食进去。

乔希心里一颤,即刻别开了视线:“不好意思,我不是佣人......”

乔希拒绝。

“那真是可惜了。”司寒唇角微微向上勾起:“司家原本打算投资乔家的新项目,但乔家一毛不拔,连个佣人都不舍得,怎配跟司家做生意?”

乔强一听,紧张得冷汗都冒出来,他急忙道:“寒少,小丫头不懂事,况且她就是乔家的佣人,来去由乔家支配,由不得她。”

一边安抚司寒,乔强一边走到乔希身边,一反刚才堆笑的表情,对乔希小声的威胁道:“司寒看中你去当他的佣人,是你的福气!你要是不去,想想你的奶奶......”

乔希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她又愤怒又心疼奶奶。

奶奶为人仁厚,怎么会有这么个心狠手辣的儿子?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能拿来利用!

可现在,她只能忍。

她捏紧了扫把,看向司寒道:“好,我同意!”

司寒满意的勾了勾唇角:“下午五点,去寒苑,把全屋的卫生都打扫了。”

说完,他迈开长腿,离开乔家。

乔强连忙去送:“寒少,你慢走,给乔家注资的事......”

“放心,照常进行。”司寒低磁的嗓音环绕。

乔强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安心。

这段时间要不是银行的贷款支撑着,乔家早就破产了。

昨天晚上,乔强突然收到通知,各大银行都不再给乔家放款,都不愿意承担风险。

眼看乔家就要完了。

司寒是乔家最后的希望了。

乔希既然已经睡了司寒的管家,又能去司寒身边当佣人,她就是乔家的桥梁。

只要拿捏她,乔家就不会倒!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