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陆爷每天都在吃醋

陆爷每天都在吃醋

骨子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盛晚棠是盛家假千金,当真千金归来后,她被迫替嫁给了双腿残废,在陆家不受待见的四爷盛陆霁渊。于是,前任渣男等她回头跪舔,真千金那个白莲花幸灾乐祸,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话。可没人知道,她名下产业无数,下属都是各界精英和大佬,豪车豪宅私人岛屿她都有。进入娱乐圈她能拿顶级大奖,下能手撕渣男绿茶白莲花。就在大家只能嘲笑她老公残疾时,陆霁渊也站起来了!

主角:盛晚棠,陆霁渊   更新:2022-08-09 09: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晚棠,陆霁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陆爷每天都在吃醋》,由网络作家“骨子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盛晚棠是盛家假千金,当真千金归来后,她被迫替嫁给了双腿残废,在陆家不受待见的四爷盛陆霁渊。于是,前任渣男等她回头跪舔,真千金那个白莲花幸灾乐祸,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话。可没人知道,她名下产业无数,下属都是各界精英和大佬,豪车豪宅私人岛屿她都有。进入娱乐圈她能拿顶级大奖,下能手撕渣男绿茶白莲花。就在大家只能嘲笑她老公残疾时,陆霁渊也站起来了!

《陆爷每天都在吃醋》精彩片段

帝都。

暴雨倾盆。

盛晚棠被一辆轿车草草的送进银月庄园主楼的新房。

曾经人人艳羡的帝都第一名媛,如今却成了盛家代替亲生女儿出嫁的工具。

盛晚棠要嫁的那个陆家四爷陆霁渊,年少时智商超群惊才绝艳,却因为过于冷血而被陆氏族人所孤立,还落了个双腿因车祸而残疾的下场!

夜幕降临,盛晚棠依旧没有等回她所谓的丈夫。

陆霁渊至今未归,无非就是不愿意见到她,不认可她。

自然也不会回来。

不回来最好,省得她思考该如何面对那个陆四爷!

盛晚棠换下繁琐如枷锁的婚纱,缩进被窝里休息——她这段时间应对盛家人的冷血和卑劣,实在有些疲倦。

不知过了多久。

房间门突然“咔嚓”一声,从外被打开。

一个高大挺拔的人影走进来。

盛晚棠睡得不踏实,听到动静,迷迷糊糊的醒来。

还没做出反应,身旁的床垫往下一陷,被子被掀开,一个灼热的身体拢过来。

盛晚棠大惊,瞌睡瞬间清醒。

那个身影意识到不对劲,轻身一翻,将她遏制在身下。

强有力的手毫不犹豫的掐住她的脖子!

“你是谁?”

低沉的男性嗓音,冷漠如淬了冰,宛如被侵犯了领地的猛兽。

透过窗外洒进来的月光,盛晚棠看到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有一双比他说话的口吻更加冰冷的眸子。

她不说话,直接单脚往上狠狠一踹,直攻男人的命门!

“草。”

男人低骂了一声,迅速躲开。

盛晚棠借此机会从他的控制下逃离,跳下床。

几秒的时间,两个人已经迅速过了几招。

盛晚棠自己是柔术高手,鲜少有敌手,却很快感觉到不敌对方。

“我是这里的女主人,陆霁渊的妻子,你再不离开,我让保镖丢你出——嗯!”

她急中生智的示威,却是话没说完,就被对方再次掐着脖子摁在墙上。

与此同时,灯被“啪”的打开!

明亮的灯光下,男人五官线条凌厉,眉眼深邃,鼻梁高挺,下颌线冷硬,意外而讽刺的看着盛晚棠。

“你要丢谁?”

男人的眼尾扫了眼堆在房间角落的婚纱,视线再回到盛晚棠身上。

她穿着一身保守的常服,没有穿睡裙,显然是防备着什么。

陆霁渊眼底划过不屑。

盛晚棠强忍着喉咙的痛和窒息的恐惧,看着眼前的男人,突然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

“你是……”她嗓子吃力的出声,“陆霁渊?”

陆四爷深居简出,盛晚棠没见过陆霁渊。

但是,能出现在陆霁渊私人庄园卧房里的男人,只有陆霁渊本人!

可眼前这个人,双腿比谁都健全!

陆霁渊眉梢轻挑了一下,看在她还不算蠢的份儿上,冷漠的松开手。

“咳咳!咳咳……”

盛晚棠跌在地上猛烈的咳嗽,刚才那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她不想再经历。

阴晴不定,冷血无情,还真符合传闻!

“不是要叫保镖?”

陆霁渊点了一支烟,慵懒散漫俯视盛晚棠,目光无意中落到女人的脖子上。

那脖子细得脆弱,轻轻一拧就能掐断,肌肤在灯光下白得能发光,覆着他的掐痕。

盛晚棠羞耻得面红耳赤。

她刚才不知道他就是陆霁渊才那么说的!

陆霁渊仿佛在打量一只可以随意碾死的蚂蚁,说:“给你个机会,选个死法。”

撞破了他双腿的秘密,自然要考虑灭口。

“陆四爷,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盛晚棠戒备的看着陆霁渊,心跳如擂鼓。

“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也妄想成为我的妻子?”陆霁渊吐了个烟圈,轻蔑的反问。

盛晚棠紧紧的握住拳头,感到一阵彻骨的屈辱。

没错,她确只是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不知道亲生父母姓甚名谁。

如今整个豪门圈都知道,盛晚棠不过是个冒牌货,是鸠占鹊巢多年的盛家假千金!

可是,她不是盛家的亲生女儿,是她的错?

从头到尾,她有选择的余地?

她稀罕嫁给他当陆太太?

陆霁渊耐心告罄,按了床头的按钮。

没过一会儿,两个保镖进来。

“把这个女人,丢出去。”陆霁渊吩咐保镖。

“陆霁渊!”盛晚棠急切开口,“我、我不会把你腿的事情说出去的!”

盛晚棠答应嫁给陆霁渊,偿还盛家这二十年的养育之恩——从此之后,她与盛家父母,恩情两清!

陆霁渊一脸冷漠,突然想起什么,大发慈悲的说:

“盛晚棠,如果你没死,我让你当这个陆太太。”

“轰隆——”

“啪啦!”

天空应景的响起一道惊雷。

闪电未熄,暴雨不停。

天气预报说,这场暴雨,要持续一整夜。

今天她嫁给陆霁渊的日子,她是陆霁渊的新娘,却只能在门外站着淋雨……

盛晚棠算是明白了。

陆霁渊这不仅是想侮辱她。

他还想她,死在这场暴雨之中!

毕竟,她这个新娘原本就是陆家硬塞给他的,死了正好!

“不用丢!”盛晚棠站直身子,脊背透着一股傲气,“我自己会走。”

她瞥了眼那两个要上前架她的保镖,善意的提醒,“好歹我也是陆四爷配偶栏上的女人,主子的女人还是不要碰,你们说,是么?”

盛晚棠依旧一副乖巧柔顺的模样,眼底却闪过满意。

她自认为把情绪藏得很好,却被陆霁渊尽收眼底。

陆霁渊心底泛起几分玩味。

外界都说,盛家小姐盛晚棠贤淑端庄柔软乖巧,待人温厚脾气极好,是各大豪门世家当家主母的不二人选。

可眼前这个女人,分明是跌到尘埃里还一身傲骨。

一副学不会真的乖的样子。


听到动静,一位鬓角发白的男管家走到主卧门口,规矩的没进门。

——陆霁渊是个领地意识很强的人,不喜别人进入他的私人领域。

“林叔,是你把人放进来的?”陆霁渊脸色不好。

在这银月庄园内,也只有照顾陆霁渊长大的林管家敢不经过他的允许,把盛晚棠放进他的房间。

林管家叹了口气,劝说:“四爷,您总不能一直孤身一人的不成家,夫人也属意盛小姐成为您的妻子,为她的儿媳。”

陆霁渊仿佛没听到林管家的话,冷着脸道:“林叔,今天的事,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一周前,盛晚棠还是他侄子陆启的未婚妻。

如今为了能留在他身边,甘愿待在暴雨之中受折磨。

女人的感情真是廉价!

他陆霁渊又不是收破烂的,什么女人都要。

陆霁渊站在落地窗旁,从这个位置看出去,恰好能看到盛晚棠。

电闪雷鸣下,女人纤瘦的身影站在雕花大门外。

盛晚棠肤白如雪,细腻如瓷,眼睛弧度优美,鼻梁精致,嘴唇小巧,美得宛如深夜绽开的优昙花,美到极致。

她全身湿透,雨水不停的砸在她脸上、身上,雨水从额头流入眼角、流到脸颊、下巴滴在地上……

即使如此,她一点也不狼狈,反而多了一份脆弱的美感。

忽然。

雨夜中的女人似有所觉。

她抬起头,看过来。

盛晚棠的视线被雨水模糊,只看得清二楼的落地窗前逆光立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身影。

她知道,陆霁渊正盯着她。

盛晚棠兀的歪头一笑,冲着二楼的方向,轻轻招了下手。

那模样,说不出的乖巧柔顺。

可是仔细一品,全是挑衅!

就好像在说:陆太太这个位置,我坐定了!

“人死之前,丢回盛家。”陆霁渊周身气压骤降,冷漠的进了书房。

他给她机会离开,她要找死,没人拦着!

-

主楼别墅外。

电闪雷鸣,暴雨不停。

男人消失在落地窗后,盛晚棠无趣的收回视线。

暴雨之下头晕脑胀的痛苦感越来越浓重,全身又冰冷又烧热。

如果不是盛家的威胁宛如一把刀架在脖上,傻子才会站在这里淋雨!

——盛晚棠答应嫁给陆霁渊,盛家父母仍不愿放过她这颗棋子,又以盛老夫人作为要挟,企图控制她继续为盛家卖命。

盛晚棠从来没有从盛家父母身上感受过一丁点亲情。他们对她只有苛刻的要求,即使她有了“第一名媛”的美称,他们依旧不满意。

盛晚棠曾经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高烧病危,只有盛老夫人送她去医院,尽心尽力的照顾她。

盛老夫人是盛晚棠在盛家多年,唯一的温暖。

就在这时,盛晚棠的手机来电震动。

“晚棠,你只要你求我,我可以让你留在我身边。”

听筒里传来熟悉的男人声音,那高高在上的口吻宛如恩赐。

盛晚棠差点没被恶心吐。

“陆启,背着自己未婚妻和别的女人乱搞的渣男,我嫌脏!”

盛陆两家早有婚约,盛家父母选择陆启一家作为靠山,命令盛晚棠和她毫无兴趣的陆启订婚。后来,盛晚棠身世大白,盛家又要求盛晚棠嫁给陆霁渊,以履行盛、陆两家的婚约。

直到出嫁前夕,盛晚棠亲眼撞见陆启和盛家才找回来的亲生女儿盛梦月滚在一张床上,这才知道,陆启和盛梦月早有苟且!

盛家逼她嫁给陆霁渊,就是要她给盛梦月让路!

“我勾上盛梦月还不是因为你太端庄得无趣?我们都要订婚了,你连手都不给我摸一下!”

陆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就算盛晚棠有绝顶漂亮的皮囊,一个只能看不给吃的女人,有什么用?

“盛晚棠,陆霁渊那个废物什么都给不了你,甚至连床上都不能满足你,你想要过好的生活,只有依附我。”

“陆启,醒醒!我盛晚棠再落魄也不会在垃圾桶里捡男人。”

盛晚棠突然想起什么,嘴角扬起笑意,“对了,你以后见到我,记得尊称我一声——小、婶、婶!”

盛晚棠挂了电话,闭着眼都能想象出陆启被气得七窍生烟的模样,感到一阵痛快。

陆启的父亲是陆霁渊同父异母的兄长,按辈分,陆启自然要叫她一声婶母!

让渣男当她的晚辈,爽!

盛晚棠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身体忽冷忽热,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一口气撑着。

不能放弃啊盛晚棠。

如果倒下去,奶奶怎么办啊?

……

东方的天际吐出一丝鱼白。

破晓了。

豆大的雨滴渐渐变小,终于停下。

银月庄园的佣人打开了主楼的大门,轮椅压在鹅卵石上,发出轱辘声。

轮椅里坐着高大冷峻的男人,他身姿散漫慵懒,看到盛晚棠还站在门口。

女人全身湿透,湿润的头发贴在脸蛋的上,皮肤是不正常的红,嘴唇却是病态的白,偏偏她眼睛却格外的亮。

带着一股固执和……挑衅。

盛晚棠轻轻抬手,微微一笑:“早啊,陆先生!”

她脸蛋又娇又虚弱,轻轻一吹就能倒下似的。

声音又轻又哑,像是一根羽毛在人的心尖儿上扫。

陆霁渊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

盛晚棠从他的冷淡的神色看到三个字:还没死?

“真不好意思,我让陆先生失望了!”高烧让盛晚棠头晕脑胀,没好气的提醒他,“想必陆先生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只要我不死,就是你的陆太太!”

他不能再赶她走!

陆霁渊娴熟的驱动轮椅,转瞬间停在盛晚棠的面前。

他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即使是坐着,也能一抬手就轻松捏住盛晚棠的下巴。

盛晚棠的身体被迫下倾,抓住轮椅扶手才没有跌倒,错愕的瞪大眼,呼吸一滞。

男人的面孔近在咫尺,盛晚棠甚至能看到他的睫毛,又长又密。

陆霁渊冷冰冰的看着盛晚棠。

“盛晚棠,你就这么想当我的女人?嗯?”


“疼!”

盛晚棠秀气的蹙眉,感觉下巴都要被捏碎了。

“疼?”陆霁渊嗤笑,眼底没有笑意,“这就疼了,盛晚棠,你怎么作为女人,在床上伺候我?”

在床上……

伺候……

盛晚棠瞬间红了耳垂。

的确,按照她和他现在的法律关系,她的确有这个义务。

看出她的羞赧,陆霁渊感到讽刺。

她早就和陆启在一起了,还在这里跟他装纯?

“和我这种残疾,你要自己来,懂?”

陆霁渊的指腹摩挲着女人细腻的皮肤,恶劣的说。

他用最冷漠而禁欲的脸,说出这样的话。

盛晚棠整张脸都红了,只有浓密的睫毛微微的颤动。

这人装残疾还装上瘾了!

“说话。”

陆霁渊不耐烦的命令。

盛晚棠忍着羞耻心,差点咬着舌头,故意说:“我、我可以学……我在床上,不、不怕疼……”

他那么一个骄傲的人,怎么可能碰她这么一个冒牌货的假千金?

“恬不知耻!”

陆霁渊嫌弃而厌恶的松开手,随即注意到盛晚棠白皙小巧的下巴上,留了两个红色的指痕。

啧,娇气!

盛晚棠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胸膛的心脏还在劫后余生狂跳。

她歪头轻轻一笑:“陆先生,以后请多指教!”

陆霁渊黑着脸驱使轮椅离开。

他没有再叫人把她丢出去,就是同意将她留下。

盛晚棠紧绷的神经骤然松懈下来,身体在高烧下摇摇欲坠,眼前猛的一黑,失去意识……

-

盛晚棠再一次醒来,头晕脑胀,手背上还留着一个打完点滴的针眼,传来阵阵的胀痛。

她被林管家安排在陆霁渊主卧旁边的次卧。

重病之下精神不好,盛晚棠吃过药,将自己埋入被子里,出了一身的汗。

临睡前脑子里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陆霁渊那个男人,最好避而远之,招惹不得!

至于陆霁渊装残疾的事情……不探究,不好奇,这就是最聪明的应对方式。

不知过了多久,盛晚棠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太太,四爷让您去一楼小仓库,您的嫁妆……”来叫人的佣人脸色难看。

嫁妆是盛家人准备的,盛晚棠不知道他们准备了什么,但是现在看来,绝对有不好的东西。

小仓库的气氛僵硬。

陆霁渊坐在轮椅上,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浑身散发着骇人的低气压。

“四——”

“哐当!”

盛晚棠走到门口刚要说话,陆霁渊手一扬,他手里的东西就狠狠的砸向她!

“盛晚棠,你还有多少恶心的手段?”

陆霁渊眼神犹如淬了毒的冰。

东西砸在盛晚棠的身上,落到地上,散开来——

除了几套衣不蔽体的情趣衣,还有几盒药。

盛晚棠脑袋一热,几乎已经猜到这是什么药,还是忍不住蹲下身去看个明白。

这几盒是让人兴致大起的下三滥药,有两张是生儿子的偏方,甚至还有一盒药是……壮、阳的!

这不就是故意侮辱陆霁渊吗?

盛家竟然在嫁妆里放这些东西!

“盛晚棠,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爬上我的床,怀上我的种?”陆霁渊眼底一片晦暗不明。

盛晚棠狠狠闭了闭眼,压制住对盛家人的愤怒,深吸一口气,站起来。

“四爷,在这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

“那这个呢?”

陆霁渊讽刺的冷笑了一声,打开手边一个精致小巧的化妆匣。

盛晚棠心中一跳,走过去看清楚——

一张她和陆启的合照,一条爱心项链,还有几份她对陆启的示爱情书……

这些东西都不是她的!

连合照都是合成的!

“嘶——!”

盛晚棠还没来得及说话,脸颊突然被男人两根手指给掐住,被迫抬头迎视他阴翳冷漠的双眼。

这些“纪念品”无异于一巴掌狠狠地打在陆霁渊的脸上,没有哪一个男人能够忍受这样的事情!

“盛晚棠,带着和别的男人的定情信物嫁给我,你好样的。”

“我没有,那些嫁妆是盛家准备的,我……”

盛晚棠解释的话到嘴边,戛然而止。

这件事根本没有办法解释。

解释反而像是她在狡辩。

盛晚棠低下头,一副柔顺认错、任由打骂的模样:“对不起,是我的错。”

——她错在对这些嫁妆大意了!

陆霁渊突然觉得这女人,挺无趣。

昨晚看着还有几分意思,现在又变成了那个逆来顺受的名媛模样。

“盛晚棠,陆太太这个位置多的是女人想坐,不要以为进了这个门,你就坐稳了。”

这是警告。

陆霁渊虽然不受陆老爷子的喜爱,在陆家无权,名声也不好。

但是,就凭他是陆家唯一婚生子的身份,也有数不清的女人想要成为陆太太。

倘若外界知道陆霁渊根本没有残疾,恐怕更有人挤破头想进这银月庄园。

盛家送来的嫁妆全部如垃圾一般被丢出了庄园。

盛晚棠仔细的回忆了那些所谓的她和陆启那个渣男的定情信物的来源……

是盛梦月!

出嫁前,只有盛梦月鬼鬼祟祟的靠近了嫁妆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