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影帝誓死不做舔狗

影帝誓死不做舔狗

西瓜满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的婚姻,让沐瑾欢明白了一个道理,舔狗的结局便是一无所有!为了保留最后一丝体面,她主动留下离婚协议,之后从墨淮南的世界消失。所有人都等着看沐瑾欢的下场,包括墨淮南在内,他也想看看之前说爱他没有他不行的女人,离开他之后究竟会如何。

主角:沐瑾欢,墨淮南   更新:2022-08-09 09: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瑾欢,墨淮南 的女频言情小说《影帝誓死不做舔狗》,由网络作家“西瓜满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的婚姻,让沐瑾欢明白了一个道理,舔狗的结局便是一无所有!为了保留最后一丝体面,她主动留下离婚协议,之后从墨淮南的世界消失。所有人都等着看沐瑾欢的下场,包括墨淮南在内,他也想看看之前说爱他没有他不行的女人,离开他之后究竟会如何。

《影帝誓死不做舔狗》精彩片段

“墨淮南,我们离婚吧。”

沐槿欢盯着手机屏幕上闪烁许久的光标,深吸一口气,终于不再犹豫,按下了发送键。

将手机扔到茶几上,她跪在地板上,开始收拾行李。

手上的动作不停,脑子里也思绪翻腾。

她和墨淮南结婚三年了。这三年,她对他的爱,低到尘埃里,可他心里却一直住着另外一个女人。

而那个叫沈千歌的女人,现在回来了。

所以,她才收到那样一张照片——沈千歌亲昵地靠在墨淮南的身边,笑得温柔又灿烂。

那笑容深深刺痛了沐槿欢。更讽刺的是,照片上显示的日期,正是她23岁生日的那天。

他的丈夫,在妻子生日那天陪别的女人。

太可笑了……

他们的婚姻原是墨老爷子的安排,她本以为她倾尽所有,能捂热他的心。

现在她发现,她错了。

在墨淮南眼里,她就是一个别有心机、贪慕虚荣的女人,和他心中的白月光相比,就是云泥之别。

如今,也该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沐槿欢扬起头,逼退眼中的雾气,然后用力合上行李箱的盖子。

……

凌晨,墨淮南踏进家门,沐槿欢正拎着一个大行李箱下楼。

想起这女人几个小时前发的信息,他的脸色沉了下去。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

沐槿欢闻声抬头。

柔和的灯光照在墨淮南身上,氤氲出一圈朦胧的光影,如雕刻般的五官棱角分明,眉眼深邃好看。

即便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墨淮南一刀两断,但此刻见到他,一颗心还是会不受控制,不争气地小鹿乱撞。

别再犯傻了。

沐槿欢这么告诫自己后,走到墨淮南跟前,放下行李箱,从包里拿出一沓文件递了过去:

“这是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完字了。你签完了,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办手续。”

墨淮南眉头蹙得更紧。

什么意思?还在演戏?

他不相信像她这样贪慕虚荣的人,会愿意离婚,放弃现在这锦衣玉食的生活。

“沐槿欢,你又想出新法子作妖了?”

墨淮南看都不看,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他绕开她,准备上楼洗漱。

沐槿欢见他要走,心里隐隐抽痛。

他就是这样,对她永远都只有冷冰冰和不耐烦,不愿意为她花哪怕一分钟的时间……

双手在身侧紧紧握拳,沐槿欢轻声道:

“墨淮南,上面写的是我净身出户。”

墨淮南顿住,猛地转头看她,眼中透出不可置信。

面前的女人忽然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声音里却带着轻慢和嘲讽:

“怎么?你这样子是舍不得我?”

她的一双眸子在灯光下,像是细碎的水晶一样,泛着晶莹的光泽。

墨淮南从未见过她这种态度,直觉她眼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但还来不及捕捉,就被她那句“舍不得”给刺到。

拿起笔,墨淮南直接翻到最后一页,果真看到了她所说的内容。

他的手一顿,无视心底没来由涌上的一股烦躁,签上自己的名字。

接着,啪的一声,他把离婚协议书扔到沐槿欢怀里,脸上浮现出讥讽的笑容:

“你想玩什么,我奉陪。”

沐槿欢嘴角也扯出一个似有若无的弧度,淡淡道:

“明天早上9点,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

……

沐槿欢拖着行李箱,在小区喷泉边的长椅上坐下。

以前,她也经常坐在这里,有时候是等墨淮南回家,有时候只是单纯地坐着,看来来往往的人。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年,她活得太卑微,太没有自我了……

十年前的一场车祸,差点要了她的命,是墨淮南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她。

于她而言,墨淮南不仅是她深爱的人,更是她的救命恩人。

为了他,她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性命。

可惜,他不记得过往,她巴巴地守护着他,到头来活成了替身,如今正主回来了,她是该亲手结束了这一切,重新做回自己。

无名指上的钻戒,在夜色下闪耀着光芒,沐槿欢缓缓脱下,放进兜里。

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曾经被她当成家的二层小楼,她站起身,朝小区大门走去。

远远地,她看见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停在路边,车旁斜倚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沐槿欢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似是要把心里所有的伤感,都埋在今天晚上的夜色里。

然后,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朝着男人的方向走过去。

可走近后,沐槿欢差点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四下无人,深夜凌晨,这个男人居然戴着口罩、墨镜和鸭舌帽,还围着围巾,捂得严严实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大半夜的出来从事什么非法活动呢!

男人看到沐槿欢眼里的揶揄,有点尴尬地别过头:

“职业病……毕竟你也知道我的那些粉丝。”

沐槿欢莞尔。

他是容桦。

一流的颜值和演技,时下最火爆的顶流小生,也是上流豪门容家最受宠的小少爷。

更是她最好的朋友。

容桦接过沐槿欢手里的行李箱,随即脱下风衣,披在她身上,这才摘下墨镜,盯着沐槿欢有些冻红的俏脸。

那个曾经神采飞扬、一颦一笑都明媚动人、摄人心魄的女孩,怎么变成今天这副落寞的样子了?

沐槿欢看懂了他的眼神,冲他微微一笑:

“我没事,真的。”

容桦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双比女人还美的桃花眼里,有恼怒,有不解,更多的是心疼……

他伸出右手,握住沐槿欢单薄的肩,露出标志性的笑容,粲然道:

“欢迎回来,沐沐。”

 


沐槿欢点了点头,忍着没让眼中的雾散出来。

容桦修长的手指掌控着方向盘,他看向后视镜,将她微妙的神情看在眼里,心中刹然生出了几分心疼。

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将奶茶递给坐在副驾上的沐槿欢。

他记得她喜欢喝这个牌子的奶茶,路上特意停车去买了一杯,现在还是温热的。

沐槿欢感动地看了容桦一眼,一口气喝下了小半杯,觉得全身都暖了。

容桦看她脸色舒缓了不少,这才开口问道:

“你想回哪里?去你舅舅家行吗?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一个“家”字,将沐槿欢瞬间从离婚的阴霾中扯回了神思。

她望着茫茫夜色,眼神逐渐冰冷起来。

“回我自己的家。”

“另外,我跟墨淮南离婚的事情,你暂时不要告诉我舅舅和表哥们。”

十年前,一场意外车祸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幸福家庭。

爸爸和哥哥当场身亡,妈妈成了植物人。

直到现在,她的妈妈还躺在医院冷冰冰的病床上,每天只能靠各种医疗器械续命。

自此。

沐家所有家产,都落在了姑姑沐雅和姑父尹均的手里。

她也从一个娇惯的千金小姐,沦落成了沐家的遗孤。

而且,车祸后她失忆了。

直到三年前,她才找回记忆,也顺利跟舅舅相认了。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容桦问。

沐槿欢沉默了几秒钟,道:“这两年,我一直在查我父母车祸的事,虽然查到的线索不多,但我父母的车祸,跟姑姑和姑父脱不了干系。”

她攥了攥手指,不甘的眼底闪烁坚毅的光。

“我要查明当年车祸的真相,夺回属于我的一切,让害我父母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现在她任性够了,时机也刚好成熟,自然要回去,大杀四方!

容桦认真开着车,抿直了薄唇,十分心疼,“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会找你的。”沐槿欢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回去之前,我会先跟墨淮南去趟民政局,把婚彻底离了。”

容桦将沐槿欢送回三年前她买下的家,便离开了。

家里很干净,虽然她不住,但每周都会有阿姨来打扫的,沐槿欢换了新床单,躺在床上。

过往的一切,就像电影一般,在她的脑海中一遍遍飘过。

眼底忍了一路的雾气,不知怎么的,一下就不争气的啪嗒啪嗒滚了下来。

一颗接一颗。

她表面上不在意跟墨淮南离婚。

可是,只有她心里清楚,她嫁给墨淮南三年,爱了墨淮南十年,如今就这么离开了他,要说一点不伤心,她自己都不信。

沐槿欢擦掉眼泪,随后拿过电脑,将她在墨家的一切信息和痕迹,都清除掉了。

她的眼睛里满是痛意,还有斩断一切的决绝,低喃道:“墨淮南,从今往后,我不再爱你了……”

沐槿欢醒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七点。

洗漱,吃早餐,换衣服,又给自己化了个精致的妆。

然后,她给墨淮南发消息,约了离婚的时间。

一出家门,容桦的车刚好停在她家门口。

容桦送她去民政局,下车时,沐槿欢无端感到冷。

嘶——

凉飕飕的冷风吹过单薄的沐槿欢,她伸手拢了拢衣角。

“别冻着。”

身旁的容桦立即脱下身上的外套,长臂一伸,从后边披在了沐槿欢的身上。

沐槿欢搓搓手,冲他笑了下,“幸亏有你。”

这时,另一辆豪车在民政局门口停了下来。

沐槿欢和容桦朝豪车看去。

秘书林霄给墨淮南开车门,墨淮南下了车,他依旧西装革履,看起来禁欲冷漠,身上有一种浑然天生的优雅,尊贵,一双过分冷冽的眸子,甚至将这种优雅衬得近乎冷漠。

他也看见了沐槿欢,今天她打扮的很漂亮,一双眼睛圆滚滚的,清澈又迷人。

他还看见了沐槿欢身边长相妖孽的男人,深邃的瞳眸微微眯了起来。

他以为沐槿欢不会来离婚,昨天是在闹,没想到不仅来了,还带了一个……小白脸。

这就是墨淮南啊,长得是人模人样的,做的事比狗还狗。

容桦眯了眯眼睛,妖孽的脸上刷的一下沉冷下来,刚想要怼回去,却被沐槿欢拦下了。

“白天人多,你回车里吧,我离完婚就出来。”

容桦是大明星,要是被人认出来,就麻烦了。

容桦的冷光从墨淮南的身上收回,冲沐槿欢笑眯眯的,“好,我等你。”

说着,他便回了车上。

墨淮南就这么冷漠的看着他们两个人浓情蜜意的姿态,再看容桦上了价值不菲的限量跑车,眸里闪过一丝不悦。

还没有离婚,就公然带着野男人在他面前晃了。

这要是被人看见,肯定会有人说他被戴了绿帽,简直影响公司形象。

“沐槿欢,还没有离婚给我注意点分寸,我不想当垃圾新闻的主角。”

说完,他便进了民政局。

沐槿欢意识到他在讽刺她,心蓦然一疼,可也没说什么,踩着高跟鞋进了民政局,办手续。

离婚公证处。

沐槿欢快速浏览了一遍协议,利落签字。

而后,她看向墨淮南。

“签字吧——”

 


墨淮南毫不犹豫的签字,两个人立即走法律程序。

今天办离婚的人不多,很快就处理好了。

离婚证到手,沐槿欢有些恍惚,这么多年的青春,在此刻划上了句号。

忽然,她听墨淮南甩下一句:“既然离婚了,以后就不要再见爷爷。”

她之前救过墨老爷子一命,老爷子是十分喜欢她的,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能嫁给他。

沐槿欢点头,笑容有些嘲弄。

“放心吧,我不会再见你的家人。”

墨家除了老爷子,没一个她喜欢的人,也没有一个对她好的。

说完,她没给墨淮南说话的机会,转身出了民政局。

沐槿欢答应得那么干脆,甚至都没有再看他一眼,墨淮南挑了下眉头。

这三年,沐槿欢舔着脸纠缠着他的时候太多了,现在竟然这么反常,一点不黏黏糊糊,确实让他有些意外。

他跟着走了出去。

沐槿欢上了容桦的车。

她深吸了一口气,“走吧。”

“嗯。”容桦含笑的眼底透着讥诮的挑衅,瞅着随后跟出来的墨淮南,倏地抬手,朝他竖了个中指。

下一秒!

敞篷的跑车一个漂亮的甩尾,直接掉头,如风一般,霸气地从墨淮南跟前驶过。

这一顿猛如虎的操作,着实亮瞎了给墨淮南开车的林霄。

林霄默默的瞅了一眼自家总裁面无表情的俊脸,谨慎问道。

“墨总,跟少夫人一起来的叫容桦,是娱乐圈时下很火的一个流量小鲜肉,您要不要出手?”

看起来,少夫人好像给总裁戴绿帽了,而且,奸夫还十分嚣张的挑衅总裁呢……

“出手?”墨淮南冷笑了一声,“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无论是沐槿欢这种靠手段上位的女人,还是什么明星,他都不在意,都不值得他出手。

只要丢人别丢到他这里,他不会管那么多。

尽管,他现在莫名的不悦,毕竟没有人敢这么挑衅他。

沐槿欢的小白脸做到了。

这时,墨淮南的手机突然响了,看到来电显示,他眯了眯眼睛,接听了。

电话里很快传出沈千歌哽咽的声音,“淮南,淮南,医生说我的腿好不了了……”

一个月前,沈千歌出了很大的舞台事故,双腿可能站不起来了,墨淮南怕她自杀,所以才在医院陪她。

具体结果今天才出,听起来不太好,墨淮南的眉头立即蹙紧。

“你先别哭,我马上过来。”

另一边,沐槿欢上车后,看见容桦竖中指这么幼稚的举动,不由得失笑。

“你干什么呢?”

容桦冷哼,“鄙视他啊,我们家沐沐多好的女人,不知道多少人喜欢你,他竟然这么弃之如敝履,真是没眼光,而且我是真看不上他,冰冰冷冷的,不知道你喜欢他哪里。”

沐槿欢扯唇笑笑,没有多说话。

只能说,十年前的墨淮南不是这样的,所以她才心心念念那么久……

这时,车里的广播突然插播了一条新闻……

【新生代舞后沈千歌受伤,与墨氏总裁在病房相拥,疑似再续前缘。】

听着爆炸性的新闻,容桦的表情瞬间阴冷下来,迅速拿手机,点进微博,就看到【沈千歌跟墨淮南再续前缘】的热搜已经顶到了热一!

全网都被“沈千歌与墨淮南”的消息刷爆了,帖子还配了穿着病服的沈千歌和墨淮南抱在一起的照片!

容桦的情绪瞬间激动起来,都没发现这是昨天的新闻,忍不住怒骂起了墨淮南。

“这个死渣男,刚离婚还不到半个小时,就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

“沐沐,你可绝不能吃回头草!”

沐槿欢窝在椅背上,闻言,心脏忽然颤了颤。

真没想到,墨淮南会这么的迫不及待。

但没关系,她跟墨淮南已经离婚了。

从今往后,他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跟她都没有一毛钱关系。

于她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夺回沐氏,查明爸爸的死因,拿回属于她的一切。

车子很快到了沐氏集团,容桦想陪她上去。

沐槿欢摁住正要拉车门的容桦,戴上了家族特有的徽章戒指。

“我自己上去就行,你现在是正当红的大明星,别沾手这些事,而且我的能耐,你还不知道吗?”

容桦听闻她这话,瞬间止住了推车门的动作。

他一下笑开,看着沐槿欢时,眼睛亮亮的。

“是我忘记了,沐槿欢究竟是什么响当当的人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