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嘻嘻看书 > 女频言情 > 残疾大佬宠我如命

残疾大佬宠我如命

温若离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最近上流社会出现一则笑料,权势滔天的陆爷陆唳洐,竟然娶回家一个小哑巴。而且,小哑巴一无是处,不是名门千金,也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都认为陆唳洐疯了,或者是真的瞎了眼。可一次名流宴会上,陆唳洐带着新婚娇妻莫善出场,瞬间亮瞎了众人眼睛。传闻中一无是处的土包子,竟是眼前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大美人。很快,莫善的大佬马甲全被扒了出来!

主角:莫善,陆唳洐   更新:2022-08-09 09:3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莫善,陆唳洐 的女频言情小说《残疾大佬宠我如命》,由网络作家“温若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近上流社会出现一则笑料,权势滔天的陆爷陆唳洐,竟然娶回家一个小哑巴。而且,小哑巴一无是处,不是名门千金,也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都认为陆唳洐疯了,或者是真的瞎了眼。可一次名流宴会上,陆唳洐带着新婚娇妻莫善出场,瞬间亮瞎了众人眼睛。传闻中一无是处的土包子,竟是眼前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大美人。很快,莫善的大佬马甲全被扒了出来!

《残疾大佬宠我如命》精彩片段

C国。

边境孤岛上,一座戒备森严的地下室内。

四周沁人的凉意缓缓袭来,躺在手术床上的女孩猛然睁开眼睛。

望着这熟悉的环境,莫善眸光里闪过一抹震惊。

她,竟然重生了?

“咯吱!”

厚重的铁门突然被人拉开,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带着助理快步走了进来。

“陆家那边已经来人了,现在就要提货,动手吧。”

说完,医生便戴上无菌手套,准备摘取床上女孩的心脏。

他嘴里所说的陆家,正是c国第一大豪门的陆氏集团。

陆家大少爷陆天域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活不过二十五岁,为了让他活下去陆家为他找了很多的心脏源,可惜却无一配型,而莫善,是唯一能与陆天域匹配的人。

上一世,莫善就是被父亲莫庭远下药,转手卖给了陆家。

锋利的手术刀很快向莫善的胸口刺来。

就在只差一点刺入她心脏的瞬间,莫善猛的从床上坐起,一脚踹翻那名助理的同时,将医生的手术刀夺下,抵在他的脖子上。

“带我出去,否则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好,我带你出去,你别杀我。”

求生欲望的本能下,医生连忙求饶。

很快,莫善便来到了黑岛的后山的一处悬崖下。

悬崖之下,一艘快艇此刻正停在那里。

“砰,砰,砰!”

就在莫善准备跳上快艇之时,远处突然传来密集的枪声。

追捕的人马很快赶到。

知道已经没有机会去夺那艘快艇,莫善咬了咬牙,纵身一跃,跳入了波涛汹涌的大海中。

汹涌的海水卷着她的身体迅速向更深处漂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善被海水冲刷到了岸边。

她艰难的吸了口新鲜的空气,刚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蓦地,

一只程亮的尖头皮鞋踩着细软的沙子缓缓走到了莫善的面前。

听到响动,莫善迅速抬起头。

顿时,一道阴翳的目光落入她的视线。

眼前的男人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五官英挺,轮廓如雕刻般锋利,眉峰飞扬之下,一双狭长的凤眸自带倨傲和冷然。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跑来几名身穿黑衣的保镖。

在看到突然出现的女人,为首的男人突然将枪口对准了她的胸口。

望着黑洞洞的枪口,莫善眼阔猛然一缩。

这些人,是想杀人灭口?

“等一下!”

就在莫善寻找机会反击的同时,头顶突然传来一道低沉冷郁的嗓音。

陆唳洐伸臂挡开高城手中的武器,低头看着面前的女孩。

湿漉漉的白色衣裙黏贴在她的身上,宛若一条童话世界的美人鱼。

她的一双黑白分明的水瞳,宛如这黑夜下的繁星,明亮耀眼。

陆唳洐的眸子不觉沉了沉。

他弯下腰,捏住女孩小巧细致的下巴,高高抬起。

“叫什么名字?”

莫善眨了眨眼睛,假装没有听见他说的话。

这些人并非善类,想要保命,唯有装聋作哑或许能逃过一劫。

见她不说话,陆唳洐唇角泛起一抹复杂的笑,“既然是个哑巴,应该不会泄露咱们的消息。”

“可是……”

高城略带不安的开口。

“听说人鱼能给人带来好运,说不定这女孩能保佑我一举成功。”

“带下去吧!”

甩开女孩的脸,陆唳洐淡声吩咐道。

……

莫善最终被带到了晋市郊区一栋装修奢华的别墅内住了下来。

那晚的男人,在她住进这栋别墅后,整整半个月都没有再出现。

别墅外围有不少于十个保镖看守,她想要逃跑,并不容易。

隔天一早。

莫善坐在花园的藤椅上,一边看书,一边默默的听着旁边两名女佣谈话。

园子里的佣人大概以为她是个聋哑人,说话从不避讳着她。

“听说了吗?咱们家大少爷刚从医院出来,老爷子那边就交了实权,现在整个陆家都是大少爷的天下了。”

“我也听说了,大少爷这次做完心脏手术后,性情都变了,属下人只要稍微犯一点错误,立刻就会被大少爷严惩,上次陆宅的女佣不小心闯进了大少爷的房间,当天就被撵出了陆宅。”

听到换心脏手术几个字,莫善的心头猛然一震。

陆家?

那不就是逼着父亲把她送上手术台的幕后黑手陆氏集团么?

这么说,那晚的男人,就是要换她心脏的陆天域?

“听说人鱼可以给人带来好运,小东西,希望你能保佑我成功。”

那晚男人捏着她下巴说出的话,顿时让莫善脊背一阵发凉。

她是这世界上唯一能匹配陆天域心脏的人,而陆天域留下她的目的难道是……

“大,大少爷,您怎么来了?”


就在这时,莫善身后突然传来轮椅拖动的声音。

她知道,是那晚的男人来了!

深吸一口气,莫善假装没有听到,依旧坐在藤椅上默默的看手中那本医学书。

不管陆天域留着她的目的是什么,但现在,绝对不是和他翻脸的时候!

“在看什么?”

一只修长的大手缓缓从她背后伸出,将她手中的医书夺走。

莫善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回头看了一眼,刚好对上那张惊为天人的容颜。

阳光将男人那英挺犀利的五官衬托的格外精致,他唇角噙着一抹捉摸不定的笑,凤眸微挑,一脸玩味的看着她。

莫善动了动唇角,迅速将眼帘垂下,错开他那探寻的目光。

陆唳洐随手翻了翻手里的医书,薄唇轻启,“你是学医的?”

嗯?

莫善心头一震,难道他不认识自己?

可……

见莫善没有回答,旁边的女佣连忙大着胆子跟陆唳洐解释道,“大少爷,这位小姐听不到咱们说话的,她……好像是个聋哑人。”

闻言,陆唳洐一脸玩味的将手中的书合上,上下打量着莫善。

莫善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及踝长裙,裙子是复古的蛋糕裙,精致的蕾丝,繁复的刺绣,配上她一身雪白的肌肤,俨然像是童话中的公主,美轮美奂。

那一晚没有好好看清楚,不过那双亮如繁星的眸子,却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如今这张小脸洗干净了,那精致的眉眼,吹弹可破的肌肤,的确是不负陆唳洐所望。

“知道叫什么名字吗?”

陆唳洐将视线收回,转身去问旁边的高城。

高城欺身上前,轻声道,“回大少爷,这女孩身上没有任何信息,也不说话,查起来多少有些困难。”

“既然不知道,那就别查了,她的身份我来定。”

陆唳洐挥了挥手,示意高城,“现在就去信息库录入。”

“是,那这姑娘的名字……”

想起那晚在海边看到的场景,陆唳洐唇角泛起一丝浅笑,“陆小鱼。”

噗——!

听到这么俗气的名字,莫善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

陆小鱼……大哥你能再俗气点吗?

“唔!”

就在莫善暗自腹诽眼前这个太没品的男人时,身子猛然一轻,她竟然被人腾空抱了起来。

等到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稳稳的落在了陆唳洐的怀中。

此刻陆唳洐还坐在轮椅上,长臂将她圈紧。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

他捏住她秀气挺巧的小鼻子,原本凉薄的眼角,竟生出了一丝暖意。

莫善呆呆的看着他。

刚才这男人弯腰将她打横抱起时的力气非常的大,绝对不像是一个才做完心脏手术的人该有的体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假如他留下自己的目的是为了她的心脏,可为什么他却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

难道这个男人……不是陆天域?

……

莫善是被陆唳洐抱着走进的别墅。

女佣推动轮椅的时候,莫善假装不经意的看向陆唳洐的胸口。

他今天穿着一件宽松的衬衣,衬衣领口敞开了几颗,胸前那缠绕的绷带若隐若现的呈现在莫善的眼底。

有绷带,看样子,这男人是真的做过手术了?

可是,以她对人体的了解,没有人能在短短十天之内就恢复成陆天域这个样子,更何况,他做的手术可是换心脏!

除非这绷带之下,根本就没有伤口。


“看什么?”

就在莫善盯着男人胸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低沉而极富磁性的声音。

莫善脸色一煞,慌忙将视线从陆唳洐的胸,前移开。

这一小小动作,一寸不落的被陆唳洐尽收眼底。

他微微低头,咬住女孩柔软的耳廓,轻轻在她耳边逗弄道,“想看,等下让你看个够。”

莫善身子一僵,耳后根不自觉的泛起一丝红晕。

望着女孩耳朵上那一抹可爱的红潮,陆唳洐凉薄的唇泛起一丝邪笑。

很快,王妈便推着她和陆唳洐两人来到了卧室。

待到将陆唳洐的轮椅停稳后,王妈伸出手,要解开他胸前的衣服,帮他换药。

莫善借着机会快速从男人的怀中跳下去,准备逃跑。

“你出去,让她来!”

不等莫善转身,陆唳洐突然淡声吩咐王妈道。

王妈有些迟疑的看向莫善,“大少爷,这女孩是个聋哑,怕是不方便伺候您。”

她话未说完,立刻收到陆唳洐一记冷寒的眼神,“我说可以就可以,滚出去!”

王妈被陆唳洐身上的戾气吓到,连忙低下头默默的从卧室内退了出去。

莫善也想假装没听到,想跟着王妈一起离开。

但她的手腕很快就被人捉住,一把拽了回来。

莫善一个踉跄,有些站立不稳的被男人拉回到轮椅前。

“去放洗澡水!”

陆唳洐敛起脸上的温和,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浴室吩咐她道。

莫善眨了眨眼,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假装听懂了他的话,对他点了点头,快步走向浴室。

干点力气活,总比要以羞耻的姿势坐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要强。

莫善动作很快,几分钟不到,洗澡水就放好了。

她急着离开这个男人,洗澡水刚一放好,她便急匆匆的拉开门准备离开。

这,这混蛋怎么不进去脱衣服?

偏偏要在外面脱?真是个变态!

“不是要看?捂什么眼睛?”

一双大手带着强势的力道,硬生生将莫善搭在双眸中的两只小手拉开,逼迫她迎向面前的男人。

莫善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眼睛有些无处安放。

男人的目光阴郁中透着审视,似乎在打量着她的内心。

哪怕只要她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像聋哑人,他随时都可以把她扔出去处决了一样。

那眼神太过犀利,莫善不敢与其对视,只好低下头。

可下面的景象却是更让她不忍直视。

该死的陆天域,拜托你做个人好吗?非要在小姑娘面前这么赤身裸体,展现你的好身材?

正在莫善不知所措之时,她的小脸突然被人轻轻的拍了拍。

莫善抬头,对上男人那警告而玩味的眸子。

“不管你是真的哑巴,还是装的,记住,那晚的事,你敢泄露半个字,我会把你埋进土里当花肥!”

这话说完,陆唳洐便松开莫善纤弱的身体,转身向浴室走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